基改小孩漫畫    2004基改講座    2005基改環境風險座談    2005基改食品安全座談  GMO面面觀網站  2011基改論 壇
2009基改演講台語版   殺戮農場--餵養企業化農場的戰爭     基因改造作物 台語十二講  (YouTube)  
除草劑嘉磷塞的健康風險           法國Séralini事件詳錄

 按我進入 拒買拒吃飼料級黃豆製品 行動專頁         
參考資料書包

「基因編輯」還是要視為「基因改造」

 

(公視有話好說) 基改馬鈴薯申請來台!

訊息日日新 2018

  • 基改黃花蒿育成栽培要小心   18-05-20.1

中國研究者屠呦呦在四十年多年前由黃花蒿提(Artemisia annua)煉出青蒿素(Artemisinin),取代逐漸失效的瘧疾藥,奎寧(金雞納霜),榮獲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

現在中國學者用基因改造的方式,創造出青蒿素含量高出2-3倍的基改黃花蒿,除調控基因表現,他們還轉殖了抗出嘉磷塞除草劑的基因,所以有利於大規模生產。Source

按,基改作物作為藥用成分來源,經過藥廠提煉,給人吃的產品本身並沒有基因改造所衍生的健康風險。比較麻煩的是基因汙染。

美國生技公司ProdiGene研發基改玉米,用來提煉糖尿病與腹瀉用藥與豬疫苗等。但在2002年基改玉米田採收後,少量種子殘留於土中自行長出,讓下一季所生產的大豆受到汙染,農部責令Prodigen收購全部大豆並加以銷毀。Prodigen還需要繳出25萬美元罰鍰,以及280萬的大豆處置費

基改黃花蒿若大量種植,很可能污染到野生的黃花蒿。艾屬約有兩百多種,會不會與基改黃花蒿發生種間雜交,也都需要小心。

  • 日民團討論基改成分門檻值   18-05-20.2

各國基改標示規定中,大都列出非刻意摻雜基改的門檻值,超過該門檻值,仍需標示含基因改造成分。該門檻值在歐盟是0.9%,韓國3%,日本5%。我國早期行政命令時期設在5%。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修定時,民間開始也希望能比照歐盟。不過行政單位認為標準越嚴格,非基改原料產品的價格越貴,不利於推展非基改食品,因此後來就設定為3%,在恰當時期再來討論要不要調降。

目前日本消費者連盟正在討論門檻值的修改事宜,其中一個提案是設在0%。不過這比起可測定的最低值還低,若這麼嚴格,會讓食品公司相當頭痛,就算用產銷履歷的方式,也很便免非常微量的汙染。若通過有可能是日本市場再也看不到目前充斥市場,「非基改」食品的標示了。

不過既然有這樣的提案,日消連還是得尊重,因此向六家製造非基改醬油的公司發問卷調查:1.亀甲萬(Kikkoman)2.山佐(Yamasa)3.政田(Masada)4.ひげた(Higeta)5.ヒガシマル(Higashimaru)6.モリタ(Morita)。但Morita沒有回覆。

第一題:是否同意非基改標示設定0%門檻值? 三家反對,兩家依規定。

第二題:若設為0%,貴公司醬油製品目前的非基改標示(1)取消,改採基改原料;(2)取消非基改標示,改用「採用與基改黃豆分流的無基改黃豆」;(3)其他。答案五家都是(3),對應方式各自不同。

(第三題略)   Source

  • 全球反基改孟山都台北活動   18-05-20.3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與台灣無基改推動聯盟等團體,今日(0519)上午在台北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響應每年全球共同的反孟山都(March Against Monsanto)行動,呼應世界反基改的腳步,抗議美國農業生技公司孟山都在生物剽竊、食安危害與環境污染方面的惡行惡狀。期望藉此跨國行動,使台灣民眾瞭解國際反基改運動的狀況與訴求,令國人保持對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基改食品的警覺性。反基改議題也獲得國民兩黨立委共同的關注,李彥秀及陳曼麗立法委員都前來表達支持民間反基改的訴求,未來也將在立法院持續監督政府,維持嚴格把關基改食品的方向。

美國孟山都公司(Monsanto)是全球最大基因改造種子企業,以農藥除草劑與基因改造種子的配套使用,一手向農民收取種子權利金,另一手賺取除草劑的收益,不但對環境造成難以復原的傷害,農民也因為失去種子的控制權而成了被剝削的對象。儘管基改作物存在健康風險,孟山都仍利用資金遊說各國政府放寬基改標示法規,因而引起廣大的批評聲浪。20135月美國一位家庭主婦發起了「反孟山都大遊行(March Against Monsanto)」,獲得全球52個國家、436個城市響應,如今每年的5月全球都有這樣的串連活動發生。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台大種子研究室及綠色陣線協會自2008年起組成「台灣無基改推動聯盟」,長期關注基改議題,鼓勵民眾選購非基改食品,支持國產雜糧,並持續監督政府在政策上堅守本土不種植基改作物,嚴格評估進口基改食品風險,落實基改食品之明確標示以及追蹤追溯流向,每年5月也會響應全球的反孟山都行動串聯。

台灣大學農藝學系郭華仁名譽教授認為,基改公司在全球造成破壞環境,危及消費者食安和剝削小農種種惡行,台灣由於大量進口國外基改大豆亦無法倖免,所幸近年來在民間團體的努力之下,逐漸由國產非基改大豆替代進口,但仍需要政府與民間更積極地推動與實踐非基改目標。

陳曼麗立法委員提到台灣目前仍未開放種植基改作物,國人可以盡量食用本土的農產與雜糧,支持台灣農業,減少進口替代,讓台灣未來能繼續維持全國非基改農區。

李彥秀立法委員強調,反基改守護食安應該是不分藍綠必須一起努力的,儘管美方在國際貿易上持續對台施壓,但未來政府仍應維持嚴格把關,包括對新興的基因編輯技術的標示與管理,以及校園午餐堅持非基改。

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主席李修瑋表示,作為消費者固然會優先關心食品的安全,但是也應該看到基改公司在全球造成的環境破壞與對小農的迫害,以及企業壟斷後可能對消費者的不利影響。

校園午餐搞非基運動共同發起人黃嘉琳認為,基改公司的新興技術層出不窮,不但利益越來越大,也更趨向壟斷,更需要民間持續地與之相抗,才能守護下一代的環境與食安。

永興畜牧場經營者蔡榮鴻目前和主婦聯盟合作社配合,開始使用部分的非基改飼料進行養殖,他提到台灣的飼料目前幾乎全都是進口的基改飼料,值得消費者關注。

農糧署雜糧特作科鄭永青科長也出席活動,表達對於民間推動國產雜糧復耕的理念與政府推動的政策是一致的,國產雜糧目前約只佔所有雜糧消費的6%,政府目前持續鼓勵生產端種植國產雜糧,也積極媒合與提倡消費端食用雜糧及其加工品,既能支持台灣農業也能達到非基改的目標。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黃淑德常務董事同時也是台灣無基改聯盟的召集人則分享近日非基改運動的台日韓三國反基改民間團體共同串聯發聲,呼籲亞洲以及世界各國的政府重視新興基因改造技術所隱藏的風險,並且反對基改公司操弄科學專業,將各種風險隱藏在消費者不易理解的資訊和語言背後,傷害了消費者的知情權。

呼應全球反孟山都行動,民間團體今年共同提出四大主張:

壹、反對企業併購造成種子壟斷

基因改造種子大部分來自六家農藥公司,即孟山都、先正達、拜耳、杜邦、道禮、巴斯夫。六大公司佔了全球基改種子超過9成,所有種子超過7成,農藥也約7成。近年來基改農企業之間掀起重組風,2014年孟山都擬併購先正達不果,後來先正達被中國化工買走。現在孟山都反而會被拜耳併購,但是拜耳本身的種子部門可能會併入巴斯夫。而去年九月道禮與杜邦兩家已合併成為「道禮杜邦」公司。六大成為四強,對於種子、農藥的獨佔更形嚴重,也對於農人生計以及環境和消費者的健康構成更大的威脅。反對基改企業併購造成種子的壟斷,這一直是全球反孟山都運動的核心訴求。

貳、基因編輯產品應視為基改產品並依法標示

第一代基改食品以轉殖外來基因為主,主要的特徵是產生前所未有的蛋白質,因此引發潛在的健康威脅,特別是過敏性。基於預警原則,除了美、加等少數國家外,約70個左右的國家都訂有法規要求標示,讓消費者決定是否購買。最近新興的基因編輯方法直接處理作物的基因,基改公司認為這樣的操作不會產生外源蛋白質,基因編輯相當準確,不會有預料外情況發生,因此強烈要求各國不要將基因編輯的品種視為基因改造品種。這導致基改大國—美國政府最近宣佈基因編輯並非基因改造。可是不少證據顯示即使是基因編輯,仍然會有意料外的改變,因此仍應視為基因改造產品,需要嚴格審核,通過後也需要加以標示。我國食藥署最近針對基因編輯等「新興生物技術衍生食品」的安全性評估及其管理規範,已經公開徵求研究計畫。這是很負責任的作法,我們予以讚揚,也希望食藥署能夠針對RNA操控技術所產生的雙股RNA、以及基因編輯所產生的預料外改變等,研究出健康風險的審查辦法,來嚴加審核,以確保國人健康。

参、反美國政府干預台灣校園午餐非基改法規

我國在2014年立法通過基改食品上市的審核、追蹤追溯、標示等制度後,在2015年又修訂學校衛生法,要求各級學校營養午餐及福利社全面禁止使用基因改造食材及初級加工品,理由是基改食品具有潛在風險,而學童正處於發育期間,屬於較高風險族群,更需要小心。法律通過後,美國每年藉貿易談判,指責我國立法排除基改食品係屬嚴重的貿易障礙,理由是沒有證據顯示基改食品具有健康風險。但多年來陸續有科學研究報告指出,基改作物或者種植基改作物所使用的農藥,對於動物包括人類可能具有短或長期性健康疑慮。去年也有報告指出,美國官方根本忽略了750多篇指出基改作物具有風險的論文。我們強烈反對美國把我國基改產品的標示,以及校園食物非基改的法規視為貿易障礙,不僅是因為這類指責並非基於科學,也因為我國從來沒有反對進口美國黃豆、玉米農產品,我們只是要挑選更好的美國黃豆、玉米農產品,由12萬公噸的飼料級黃豆轉到更優質的食品級黃豆而已。

肆、提倡糧食自主應以復耕台灣雜糧為優先

受到低價進口雜糧的影響,我國雜糧耕種面積由1960年代的45萬公頃降到現在的7萬公頃,不但影響農村經濟至鉅,也因農民無法再種雜糧,轉種蔬菜、果樹,使得生產過剩的問題幾乎年年發生,造成農政相當大的困擾。鑑於休耕地問題的嚴重,農糧署推出調整耕作制度活化農地計畫,鼓勵農田種植國內進口需求量大之進口替代性雜糧作物等,其中對於玉米與黃豆的復耕,所訴求的的是國產非基改產品。我們對此政策深表贊同,恢復耕種不但可以善用農地,更能夠帶動週邊工作、創造就業機會、健全鄉村產業。我們呼籲政府維持本國非基改農區的現狀,創造更有利的農業基礎。活動照片

  • 基改編輯可能會創造新病毒   18-05-13.1

基因編輯使用CRISPR-Cas9可能反而造出新病毒

瑞士與比利時的學者嘗試使用基改技術來提高樹薯抗病毒能力,他們利用基因編輯常用的CRISPR-Cas9系統配合特殊的引導RNA (可以找到病毒基因AC2AC3),轉殖到樹薯,希望樹薯受到病毒入侵時,可以透過CRISPR-Cas9AC2AC3除掉,讓病毒無法蔓延,因此不會造成病害。

不過這些學者的預先報告指出,用這種方法基改出來的樹薯,不但無法抑制原來的病毒,反而產生全新的突變病毒,這些突變若沒有控制好跑出去,反而可能摧毀整個樹薯產業。在結論中,作者表示,雖然還不清楚這些新病毒有沒有辦法獨立複製,但即使無法,也可能還在中間階段,將來或許會產生會致病的新病毒。Source

***************************************

第一作者Devang Mehta最近還蠻有名的,因為他在三月的時候寫了一篇埋怨文,文章的大標題是:「為何我就要不再做基改研究?」。文中指出歐洲有25%的大學正在取消基改研究計畫,部分原因是經費中斷,另外則是厭倦大眾對於基改的批評與抵制。Source  

不過Claire Robinson的長文抽絲剝繭,認為,真正的原因在於研究者逐漸認識到基改科技的先天問題、技術上的限制、以及不可控制的風險。這應該是Devang Mehta所以不想再做基改的根本原因吧。Source

  • 孟山都終止某基改豆的研發   18-05-13.2

基改黃豆已可以忍受除草劑為主,但是黃豆本身也有蟲害,如鱗翅目的大豆尺蠖(Chrysodeixis includens)、大豆夜蛾(Anticarsia gemmatalis)等。

道禮在2010年推出殺蟲基改黃豆,而孟山都也於同年出品殺虫基改黃豆,2013年在南美洲推Intacta RR2 PRO基改黃豆,後來還推出可殺虫的兩種毒蛋白,以及忍受除草劑汰可草的Intacta 2 Xtend。為了搶南美洲基改黃豆種子的市場,孟山都與南美洲各大學展開合作,試驗美國IntactaBt殺蟲種子黃豆,並預計於2021年左右在南美洲推Intacta 2 Xtend基改黃豆。

孟山都已經花了十多年的投資,與南部的大學研究Intacta 2 Xtend在美國的應用成效。不過最近傳出,這些計畫最近已經無限期終止,理由是種子的市場需求不大。不過昆蟲專家指出,原因可能出現在那些害蟲已經發展出抗性。Source

  • 基改飼料有害牲畜時有所聞   18-05-13.3

中國山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在其部落格為文指出親人用基改玉米餵羊,羊的生產率下降。 Source

按,這當然只是個案,沒有通過實驗證實,是不是單純基改飼料引起,並沒有定論。這要的例子應該各處都有。據聞台南的農友這幾年發現牛的壽命降低,也懷疑是基改飼料作祟。基改飼料可能有問題嗎?有研究報告在支持。

義大利的試驗指出,用抗除草劑基改黃豆作為飼料的試驗組,母羊所分泌的初乳其蛋白質與脂肪的濃度較低,初乳與小羊血清所含的免疫球蛋白濃度也較低。30天後,試驗組的小羊重量較低。

試驗組的初乳可以檢定出含有基改所轉殖進來的DNA片段,包括啟動子(35S promoter)與外源細菌DNA,而對照組者並沒有,其他還有更多的試驗結果  Source 1   Source 2

  • 台日韓民間反基改連線宣言   18-05-13.4

201858日下午一點五十分,台灣、日本、韓國民間反基改行動組織於「台日韓食刻—學校午餐與反基改行動」工作坊中,由三方代表(黃淑德、天笠啟祐、朴仁淑)共同簽署《2018年台日韓反基改運動連線宣言》,踏出匯集東亞民間反基改行動力量的第一步。 Source

  • 美國基改標示準則令人失望   18-05-06.1

請先看圖片。

這三個用在食品的標示,看起來的第一印象是什麼?小心、有問題、不知道? 或者是:正面、陽光、愉快?

相信大多數人的第一印象是好的印象。亮麗的色彩,還有往上翹的嘴型,這應該是廣告高手的作品。(可能還會人人聯想到蜜蜂 bee)

這是哪來新的食品標示?不,這不是台灣的,這是美國農部推出來要消費者選的。這是基改食品可能的標示。從這樣的標示,不難看出來,美國政府對於基改食品有多麼好,不惜冒犯眾怒也要力捧基改。

歷年來的民意調查,美國都有超過九成的消費者希望基改食品能夠標示,但是由於基改、食品業的大力遊說,美國政府一直加以拒絕。在已開發國家中,只有美加兩國還沒有做基改食品標示,連第二大基改作物種植國,巴西,都有類似我國程度的標示法規了。

不過2014佛蒙特州(Vermont)議會通過基改食物標示立法,不到兩年內,美國好多家食品大廠紛紛轉向,改生產非基改產品。

鑒於地方政府基改立法的威力,於是聯邦政府著手盡興全國性的規範,寄望通過實施後,可以要求地方政府取消自行的法規。於是美國國會終於在20167月底修法要求農部制定《National Bioengineered Food Disclosure Standard生物工程食品國家揭示標準》,要求農部於20187月開始實施。

農部千呼萬喚下,終於在最後關頭提出標示準則的草案,經過60天接受公眾評論後,就會在七月底正式公告實施。

不過這個草案被食品安全中心批評得體無完膚。首先,草案中標示的方式是允許廠商二擇一,包括使用傳統的,其多國家所用的字體印刷(如我國的寫上含基因改造成分幾個字),或者採用QR圖碼。

這方式早在兩年前透露訊息以來,就不斷被責罵。主要的理由是美國很多人沒有在用智慧型手機(據說有三分之一?),偏僻地方缺乏上網的建設,窮人連電腦都沒有等等。即使連農部自己做的評估都指出用QR code會有這方面的問題,但是顯然官員還是一意孤行。再者,草案捨基因改造食品、基因工程食品等早已定型的名詞不用偏偏用了生物工程食品,很顯然是要擺脫消費者對於這類食物的印象。

至於高級加工食品要不要標示、基因編輯食品要不要標示,在草案中並沒有明確定案,不過看起來官方很可能傾向於不要吧。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 歐洲學者為自己遊說新基改   18-05-06.2

現在不少基因工程學者跳入政治圈進行遊說,希望歐盟不要管制基因編輯產品。不過認為應該管的還是大有人在,理由是基因編輯產品不是如那些學者講的,與傳統育種沒有兩樣。例如德國生物學家學會VBIO的理事長Bernd Müller-Röber就積極地向歐洲議會進行遊說。然而這位理事長擁有好幾項基因改造新技術的專利,因此等語是位自己的利益,利用學會的名義進行遊說。

其實傳統育種與基因編輯在許多方面都有所不同,此處可找到兩者不同點的表列:Source

對此去年歐洲一科學團體也提出類似意見: HTTPS

 其他指出基因編輯仍有預料外風險的論文,應該加以管理的如:

## 2016 New policy resolution on consumer concerns about new genetic engineering techniques. HTTP

## 2015 Application of the EU and Cartagena Definitions of a GMO to the Classification of Plants Developed by Cisgenesis and Gene-editing Techniques. PDF

## 2014 New Plant Breeding Techniques and Risks Associated with Their Application. PDF 

  • 中國用基改來報復美國政策   18-05-06.3

中美貿易爭端持續,基改作物成為中國報復的武器。天津海關近日扣查美國進口的紫苜蓿250噸,化驗後證實有基改成分。目前,中國並未批准基改苜蓿,非法進口當然在禁止之列,這事件讓人聯想到中美貿易爭端。

至於美國大量出口到中國基改黃豆更因為中國轉向巴西進口,而讓美國黃豆產業提心吊膽。除了改變輸入國,中國東北地區也緊急要求農民恢復種植非基改黃豆,豆農將享受更多政策補貼。其目的除了補充僅少進口所帶來的飼料不足,長期而言也有振興農村經濟的目的。Source 1   Source 2

  • 美國種基改棉害蟲也有抗性  18-04-29.1

美國廣種殺蟲基改棉花,現在已步向基改玉米的後塵,害蟲棉鈴蟲產生抗性,不怕基改棉花了。

最早的基改棉花會產生Cry 1Ac毒蛋白,棉鈴蟲吃會死掉。不過從2010年開始就發現有些棉鈴蟲具有抗性,現在南方棉花產區的棉鈴蟲幾乎都已經有了抗性。就是2003年出現的,會產生Cry 2毒蛋白的基改棉,也已經遇到了具有抗性的棉鈴蟲,程度高達70-75%。其他如會產生Cry1Ac + Cry1F兩種毒蛋白的基改棉也是有相同的問題。目前還沒有發生抗性棉鈴蟲的基改棉是那種會產生Vip3A毒蛋白的,可是這類基改棉殺死棉鈴蟲的效果並不好。

由於研發有效的、新的基改棉曠日廢時,回來使用農藥勢在必行。但是農藥也有問題,對於常用的擬除蟲菊酯(pyrethroid),也已經有抗性的棉鈴蟲出現,氯蟲苯甲醯胺(Prevathon)或者Besiege (氯蟲苯甲醯胺+高效氯氟氰菊酯)殺蟲效果佳,但是較貴且殘留時間長,施用時間也很短暫,只有在幼蟲小的時候好用,大一點會躲入葉叢,那就難以有效施用。Source

  • 基改公司面臨種子部門重組  18-04-29.2

拜耳吃下孟山都的世界大併購所以能躲過反托拉斯的調查,其中一個主因是拜耳答應出售其種子部門。現在傳出另一家農藥/基改公司,巴斯夫(BASF)已經決定吃下拜耳的種子部門。主要可是要引用基因編輯來製造可配合農藥使用的基改作物,來跟孟山都抗嘉磷塞機改作物競爭。Source

按,BASF的基改作物研發本來是幾家農藥化工公司中最弱的,只有8項基改作物通過審核。最強的當然是孟山都的130項,其次是先正達的96項,再來是杜邦(40)+道禮(34)。拜耳則有55項。

  • 基因編輯的新基改產品現況  18-04-29.3

新一代基因改造科技,基因編輯因為操作較為簡單,已被認為會是下一波基改食物的重要依據。在植物產品方面,2016年瑞典學者就把甘藍屬的野生種用此技術處理掉不可口的成分,還拿來上菜作成新聞。同年美國賓州州大也推出久放不會褐化的磨菇。去年日本學者也用類似的科技創造出無子番茄。不過這些都還沒有上市,投資基改磨菇研發的公司根本不想賣,因為該公司以出產有機磨菇為主。

動物方面,也有2015年的肌肉豬2017年的無角牛,當然也都還沒有達上市階段。

不過是有若干基因編輯作出來的產品正準備叩關,例如Calyxt公司的網站就表列了若干產品的研發進程,主要是黃豆、小麥、油菜與馬鈴薯。進度最快的是兩款高油酸黃豆(孟山都過基因轉殖作出高油酸基改黃豆,在2010年就已核准上市),其次是可以冷藏的馬鈴薯與抗病的小麥。進入第一階段的還有高纖維小麥、高品質苜蓿等。Calyxt.com

按,有三種方法可以製造出基因改造生物:基因轉殖、基因編輯、基因偏向。雖然生技公司與部分生技學者說基因編輯與傳統育種沒有差別,可是不少研究論文都指出來,兩者還是不同。Source

  • 基改改變種子脂肪酸有風險   18-04-22.1

英國Rothamsted Research2016年研發基改亞麻薺(camelina),可以製造出EPADHA這兩種omega-3脂肪酸,希望能取代魚油作為飼料來源。

不過最近一篇論文指出,陸地昆蟲的食物中不含(不需要) EPADHA,但是另一種脂肪酸alpha-linolenic acid (ALA) 去是維持生命所必需。試驗條件下食物若缺乏ALA,蜜蜂的學習能力大幅下降。而基改亞麻薺雖然提高EPADHA的含量,ALA卻降低了。2016年也有研究指出粉蝶幼蟲餵食EPADHA,成蟲的翅,會較小也較容易變形。

由於基改亞麻薺在野外種植,可能會發生基因布流,而將轉基因傳到其他相近種,這對於野生生物的影響需要進一步了解。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 公司 推第二代基改招數盡出  18-04-22.2

第二代基因改造生物(GMO 2.0)來勢兇兇。

雖然基改玉米、黃豆佔據美國市場九成以上,但是越來越多美國消費者不認同基改食品,美國標榜無基改的食品已經由2010年的3.5億美元升高到去年的255億美元。

在此情況下,基改公司寄望於新的基因改造技術,如Crispr-Case9等,不需要轉殖外來基因,而是對基因直接加以處理,號稱基因編輯。除了小公司開發的基改馬鈴薯、蘋果外,已經合體的道禮杜邦公司預計今秋將釋出Crispr-Case9做出來的二代基改玉米,加工作為沙拉醬原料;孟山都、拜耳、先正達等在這方面也沒有落後多遠。而美國政府最近也表示,基改編輯的產品與傳統的沒有兩樣,不需管理。

為了避免重蹈第一代基改受到消費者質疑的覆轍,這些大公司有備而來。道禮杜邦公司早在20152016就透過公關公司邀集業務代表、植物科學家、有機農民等舉行座談會加以討論。先正達向環保團體股吹基因編輯對於永續性的好處。拜耳推出大使計劃,找到作物科學家等人,訓練成為「大使」來向消費者演講。孟山都則鴨子伐水地透過社群網站宣傳基因改造直接改變基因的好處,並且告訴大家,直接改變基因沒什麼,自然界經常做這樣的事。

種子貿易組織ISF也加入這行列,在其文件中還建議在推展基因編輯時不要用「技術」這兩個字,要講「方法」;不要太說明製作的過程,而是要強調產品的好處。

但是北卡大學遺傳工程與社會中心主任的Jennifer Kuzma教授則認為將基因編輯視為等同傳統育種,有點「狡辯」,因為還是比傳統育種多出一些地方。提供非基改食品與有機食品的公司也不表認同,認為若不加以管理,將來這些產品會充斥整個市場。Source

其實基因編輯本身還是有未知風險,還是應該視為基因改造2.0加強管理。Source

  • 基改種子部門因併購風轉移   18-04-22.3

拜耳吃下孟山都的世界大併購所以能躲過反托拉斯的調查,其中一個主因是拜耳答應出售其種子部門。現在傳出另一家農藥/基改公司,巴斯夫(BASF)已經決定吃下拜耳的種子部門。主要可是要引用基因編輯來製造可配合農藥使用的基改作物,來跟孟山都抗嘉磷塞基改作物競爭。Source

按,BASF的基改作物研發本來是幾家農藥化工公司中最弱的,只有8項基改作物通過審核。最強的當然是孟山都的130項,其次是先正達的96項,再來是杜邦(40)+道禮(34)。拜耳則有55項。

  • 基改用嘉磷塞導致焦慮抑鬱   18-04-15.1

新的科學論文指出,嘉磷塞除草劑處理了6-12週,會讓試驗用小鼠增加類似焦慮、抑鬱的行為,也會減少腸道菌種,特別是選擇性地降低Lactobacillus (乳酸桿菌)Corynebacterium (棒狀桿菌)Bacteroidetes (擬桿菌門)Firmicutes (厚壁菌門)等的數量。此研究果再度指出嘉磷塞除草劑影響腸道產生菌叢不良症,而改變動物神經性的行為。Source

  • 基改孟山都在印度逐漸失利   18-04-15.2

孟山都在印度的公司MMBL (Mahyco Monsanto Biotech Ltd.)連吃敗仗,高等法院宣判其基改棉花不具專利。

這還蠻好玩的,因為印度與我國一樣,只用品種權保護新研發出來的品種,專利法則規定不保護植物。但是過去印度政府核定孟山都向印度種子公司索取的權利金太高,讓大家誤認為孟山都擁有棉籽專利權,孟山都長期來也用這樣的印象收取龐大利潤。目前印度棉花生產約九成都是基改品系,都是各地方種子公司與MMBL簽約付權利金使用孟山都的基改技術,Nuziveedu 種子公司是其中一家。

Nuziveedu 種子公司聯合其他種子公司於2015年要求MMBL降低權利金。但是孟山都不答應,終止契約。後來MMBL到法院告Nuziveedu 種子公司等在契約消失後仍使用其技術,侵犯其專利權,若干公司屈服。但Nuziveedu公司提出答辯,表示孟山都欺騙印度種子公司,在專利權上誤導政府,允許非法的權利金索取。

高等法院判Nuziveedu勝訴,孟山都不可以就基改棉籽主張專利權,要求孟山都申請品種權來保護其智慧財產。但孟山都已考慮上訴到最高法院。印度農因為棉花種子費用太高而導致自殺的事情時有所聞,政府因此在2016年兩次大砍基改棉籽權利金,孟山都深表不滿,揚言退出印度市場。

法院的判決不但讓孟山都需要調降權利金,也可能影響到印度政府對孟山都的反壟斷調查,若調查屬實,孟山都或許還需要將2002年以來所向農民溢收的權利金吐出來,那可高達十億美金。Source 1Source 2Source 3

按,我很好奇印度種子公司、農學界、社運界乃至政府為甚麼在2002年一開始的時候就沒有表明孟山都不得主張棉籽的專利權。或許社運人士本來就反對任何形式的農作物智財權,包括品種權在內,所以沒也看到品種權與專利權的重要區別嗎? 可是政府、農學界、法學界應該很清楚才對啊。

2011年我們成功地打消政府想要把植物納入專利保護的動作,不過孟山都與拜耳即將合併為一,力量更加強大後,說不定會透過國際經貿協議,再度要脅亞洲各國修改專利法。大家隨時都要提高警覺。Source

  • 中國強力監測防堵非法基改   18-04-15.3

中國只核准過基改棉花、木瓜等基改種子上市,任何基改研究都須事先經過核准。但根據農業部214日的公告,有七家公司物經核准私下進行基改玉米的試驗,包括在南繁基地進行試驗的安徽徽商同創高科種業、江蘇農科種業、遼寧省丹東市國斌農業科技、黑龍江優田農業科技、黑龍江梅亞種業等六家,以及北京大北農、北京華農偉業種子兩家等。所有試驗都已被禁止,材料焚燒。

春耕季節到來,黑龍江官方在320日警告農人不要買抗蟲或抗除草劑基改種子,已經買種子的可以拿到公署做免費基改快篩檢驗,也鼓勵檢舉非法販賣基改種子的經銷商。

過了9天,該省再度發布通知,準備到種子公司、種子店與村落進行查驗基改黃豆、玉米種子的工作,期以遏止於先。 執法行動中查獲200多噸轉基因玉米種子,共來自十多家銷售公司。其中估值超過300萬元的公司有兩家、超過180萬元的公司一家。沒收全部轉基因玉米種子,每家違法公司被罰款20萬元。

山東省農業廳也在49日通知嚴查非法的基改試驗、生產、販售、加工等。同一天內蒙古自治區也表示嚴查玉米、油菜、大豆、向日葵的基改種子和馬鈴薯 的種薯(甚麼?中國也有基改馬鈴薯!!!) Source 1Source 2Source 3Source 4Source 5Source 6

  • 食藥署研擬新基改審核方法   18-04-08.1

食藥署針對基因編輯等「新興生物技術衍生食品」的安全性評估及其管理規範,公開徵求研究計畫

關於基因編輯得不確定風險,學術界屢有所陳述,希望國內進行計畫的學者加以重視:  之一之二

參考:

## 2016 New policy resolution on consumer concerns about new genetic engineering techniques.

## 2015 Application of the EU and Cartagena Definitions of a GMO to the Classification of Plants Developed by Cisgenesis and Gene-editing Techniques.

## 2014 New Plant Breeding Techniques and Risks Associated with Their Application.

  • 美國新基改小麥居然甭審查   18-04-08.2

美國基改公司Calyxt利用基因編輯技術研發出新的基改小麥,含有較多纖維素。但美國農部認為這不含外源基因,並非基改,不需要審核就可以上市。該公司去年推出的可抵抗白粉病的基改小麥,也因為同樣的理由不需審查即可上市。

該公司只是科技研發公司,並沒有種子部門,應該會將研發所得技轉給其他種子公司,種子公司還得進行田間試驗、採種工等,因此在美國上市可能還需要若干時日。

對於基因編輯產品是否需要等同基因轉殖一樣進行審核,目前國際上尚未有一致的共識,外國市場能否接受也還是問題。

美國的食物安全中心表示,要吃到小麥的纖維素,指要用全麥麵粉就有了。Calyxt的基改小麥所含有的新纖維素是否有健康上的風險,若沒有經過審核程序,誰也無從瞭解起。Source

  • 菲律賓官方吐槽基改黃金米   18-04-08.3

位於馬尼拉附近的國際稻米研究所力推基改黃金米,說可以解決兒童維生素A缺乏症的問題。但是菲律賓官方卻不以為然。

國家反貧困委員會(NAPC)秘書長Liza Maza指出,沒有研究比較過基改黃金米GR2E與其他品種,無從知道GR2E是否有助於解決維生素A缺乏症。

與其他組織合作所提的報告指出,這個具爭議性的基改米有健康風險,也對鄉村農民不利(產量較差)。農民也害怕種基改米會造成基因汙染。Source

  • 嚴格檢驗美化基改玉米論文   18-04-08.4

日前Elisa Pellegrino等人發表論文,他們蒐集前人的研究文章加以統計分析,結果顯示基改玉米比一般玉米更高產、玉米粒更少黃麴毒素、不會對非目標生物造成傷害等。這些結論令基改公司興奮異常,國外主流媒體紛紛加以報導,直說該論文蒐集六千多篇論文,可性度很高。

一般人看到涵蓋六千多篇報告的分析,大概會佩服得不得了,認為有問題,想進一步瞭解的人可能也想到六千篇文章就腿軟。但是過了一個月後,GMO Free USA提出質疑,認為Pellegrino等論文的研究方法號稱統合分析(meta-analysis)。但是統合分析有若干要求,包括命題的聚焦性與資料的正確性,這兩點在那篇論文都出現問題,因此其結論不可信。

首先,附錄中洋洋大灑的6000多篇,但真正用在統合分析的只有76篇。Pellegrino等用這76篇來分析34個命題,每個命題真正用到的論文只有少數幾篇,還有若干篇報告用在好幾個不同的命題上。因此所謂的統合分析,其實只統合了很少數的研究報告,結果當然很不可靠,這就是連Pellegrino等都承認需要更多田間試驗的原因。

就真正用來分析的76篇報告來說,其實高達34%具有利益衝突,不是作者任職於基改玉米種子公司,或者其研究單位與公司有所關係,要不然就是拿到公司贊助的研究經費(34%可能還低估了,因為有些時時具有利益衝突,但可能論文沒有註明看不出來,因此無法算在內)

這樣的報告當然不合適納進分析,因為研究結果若不利公司,公司不可能答應發表。剃除這些論文,統合分析可用的篇數就更少了 (按,科學美國人2009刊出編輯報,指出美國26 位玉米害蟲專家匿名遞發陳請書給環保署,控訴生技(基改/農藥)公司的控制,使他們無法研究基改作物的抗蟲能力以及對環境的影響;發表報告也需經公司批准。)

### Pellegrino等的論文分析19篇報告,結論說基改玉米的產量比較高,但所根據的報告有所偏差,發表年限也嫌老舊。19篇當中有6(或更多,如前所述)具利益衝突,而有些數據應該是符合Pellegrino等論文採納分析的準則,可是卻沒有放入分析內。這些神秘未被納入的數據顯示基改品系的產量沒有更高。

### Pellegrino等的論文結論說抗蟲基改品系所長岀的玉米穗比較不會被蟲咬。可是抗蟲基改品系2007年就逐漸失效,因為害蟲開始產生抗性。因此若以20072016年的報告來分析,其實只有5篇,其中至少有3篇涉及利益衝突。只拿兩篇論文來作分析,其結果要來代表許多不同地區、不同田間情況,那當然不可靠。

### Pellegrino等的論文結論說因為玉米穗較不會被咬而破損,因此玉米粒更少黃麴毒素。然而2007年後害蟲開始產生抗性,若以20072016年的報告來分析,其實只有5篇比較黃麴毒素,扣除利益衝突者只剩兩篇,其中一篇在法國進行研究,而法國不種基改作物,因此沒有抗性害蟲,所得結果不宜列入考慮。剩下的一篇在美國密西西比進行,該州有抗性害蟲的出現,而其結論是基改與非基改兩者玉米粒的黃麴毒素含量差不多,剛好與Pellegrino等的結論相反。而好幾篇研究報告指出,基改玉米飼料餵食動物,結果發現都有害健康。

### Pellegrino等的論文結論說殺蟲基改玉米只殺特定害蟲,不會對非目標生物造成傷害。但是所用的32篇報告中至少有8篇具利益衝突。而作者等只用了部份非目標昆蟲與蜘蛛的數據,卻沒有把其他非目標生物的數據那進去分析。被排除的數據卻指出有些非目標生物會被基改玉米殺死。若基改公司放棄管控科學家,基改玉米殺死非目標生物的報告應該會更多。

結論是Pellegrino等的論文根本不可信。Pellegrino等的論文GMO Free USA的評論另參考德國Testbiotech的評論

  • 中國人盜美國基改稻種被關   18-04-08.5

中國留美博士張偉強(Weiqiang Zhang)被控盜取基改米稻種,堪薩斯州法院判關十年。張偉強被控犯有合謀竊取商業秘密、合謀實施跨州運輸被盜財產以及實施跨州運輸被盜財產三項罪名。張姓人士取得學位後任職Ventria 生技公司,該公司主攻藥用基改作物,包括殖入了人類乳鐵蛋白基因、肝臟某基因的水稻基改品種。SourceVentria 生技公司的一些訊息:之一之二之三

  • 美國竟要我學校餐廳用基改   18-04-01.1

美國指說我國「學校衛生法」禁止含基改成分的食品進入校園,缺乏科學根據,促撤銷禁令。Source

怎會缺乏科學證據? 美國的網站就指出有40篇論文 確認基改食物有礙健康「40 Different Studies that Confirm GMO Foods are Destroying Your Health

更有2000多篇文章認為基改食物與相關農藥有各種影響「This compilation is a sample of the scientific references including over 2,000 studies, surveys, and analyses that suggest various adverse impacts and potential adverse impacts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GE/GMO) crops, foods and related pesticides.

也就是說,基改食品安全與否,學術界到現在還是尚未有定論,因此需要採取預警原則。中小學生正在發育,屬於高風險群,國家法律依此原則保護中小學生的健康,有何不對?

  • 亞馬遜賣基改蘋果不敢明講   18-04-01.2

亞馬遜公司很不老實喔。利用基因沉默技術做出來的基改蘋果已在美國上市。這個蘋果的商標叫做Arctic (北極),亞馬遜公司網購產品是塑膠包裝Arctic蘋果的乾燥切片,稱為ApBitz,打出的形象是無防腐劑(Preservative Free無保存劑)

這很有趣。Arctic基改蘋果最大的賣點就是切片後不會褐化。基因 沉默把會讓切片褐化的酵素給拿掉,因此切很久還能保持原來的顏色。基因沉默技術也可能產生意料外的改變,照道理也應進行健康風險評估,上市時也需要標示。可是在美國這些都不用,因為廠商與政府都說安全無虞,不需標示。

既然這樣,亞馬遜的產品網頁為什麼不把賣點明明白白地寫出來,而是偷偷摸地用無保存劑來暗示呢。其實蘋果切片會褐化不是壞事,因為切片放久了會孳生細菌,因此褐化程度高就表示不新鮮。Arctic基改蘋果沒有這一層保障。就算想吃不會褐化的蘋果,也不需基因 沉默技術,因為傳統品種'UEB32642’(商標名Opal)切了過半小時也不變色。Source

  • 美農部誤指基因編輯非基改   18-04-01.3

三月28日美國農部部長發布消息,表示要澄清農部對於「創新育種技術innovative new breeding techniques」所得到的植物產品的管理態度,這些新技術包括基因體編輯(Genome editing)

基因改造(Genetically modified)技術有時候也稱為基因體改造(Genome modified)技術。早期出現的基改技術一般稱為基因轉殖(transgenic),把外源基因在實驗室內透過遺傳工程轉殖到對像生物。這幾年出現的基因改造新技術稱為基因編輯(Gene editing),也就是基因體編輯,乃是直接改變基因體內的某的基因密碼,但同樣是在實驗室內透過遺傳工程做出來的。

美國農部表態與基改公司站在同一陣線。基改公司認為基因()編輯很精準地改變遺傳密碼,做出來的產品與傳統育種做出來的一樣安全,無法分辨,因此也無需管理。但是許多學論文都發現,基因()編輯所做出來的動、植物,不只是被處理的那個基因發生改變,實際上都會有預期以外的變易產生,因此一點也不「精準」。說成精準實在太離譜。

再者,所謂「無法分辨」也只是一廂情願的說法,因為遺傳工程能做出改變,自然有辦法加以分辨,頂多就是花費較大而已。怪不得歐洲許多學者都認為基因()編輯做出來的東西都應該放在基因改造產品的法規內嚴加管理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當心染到風砂   18-04-01.4

風砂中可能帶有嘉磷塞。過去研究早已指出,施用除草劑嘉磷塞,土壤顆粒會吸附嘉磷塞或者其初期代謝物AMPA(兩者毒性相當)。去年十月荷蘭大學學者用土壤風蝕速度,推估這些吸附有除草劑的砂粒可能會經由風吹而進入人體呼吸道。現在阿根廷學者首次證明,空中的砂粒的確含有嘉磷塞或AMPA,濃度可以超過200μg/kg見論文

  • 日本無基改區已逼近十萬甲   18-03-25.1

日本非常有趣,國內農人沒在種基改作物,但政府核准在境內進行商業生產的基改作物高達153個轉殖項,僅次於加拿大的180項、美國的175項,而超過巴西的79項、阿根廷的64項;這四國基改作物實際栽培面積幾乎佔了全球的九成。

可種而不種,顯示日本人對於基改作物的戒慎恐懼,這與民間團體的成立無基改農區或有很大的關係。在2006年,日本無基改農區已經達到4,716公頃,而到了去年,已大幅增加到95,526公頃。此外還擴及無基改牧場267公頃以及無基改海域120,000公頃(主要是東京灣)

( 資料來自2018-03-03日本無基改區第13屆全國交流集會所發資料,由陳儒瑋攜回,另見2006年資料)

我國雖然迄今尚未核准任何基改作物的生產,但民間也在2008年成立台灣無基改推聯盟,並於2011年推出無基改農區宣誓活動,到了2015年計農戶數534面積894.78公頃

  • 加拿大為何核准基改黃金米   18-03-25.2

繼紐澳之後,加拿大也核准國際稻米研究所(IRRI,位於菲律賓)基改黃金米GR2E的進口作無食用。不過,在加國核准文書中卻提到「IRRI表示不想在加拿大上市GR2E」。加拿大人也少吃稻米,那麼這項申請的理由為何?

對此該國民間團體加以批評,認為既然不會進口,那官方不應浪費資源加以審核。本部在加拿大的社會正義國際組織Inter Pares認為,加拿大政府不應涉入這個全球重大的爭論議題,而是應該交由亞州農民與消費者去決定。

而菲律賓全國性民間組織MASIPAG(農民-科學家發展聯合會)指出,我們質疑IRRI何以公然跑到西方國家尋求核准吃基改黃金米,卻把要吃要種稻米的亞洲人至於黑箱之內。MASIPAG不認同基改黃金米,認為對付營養不良、糧食缺乏的長久解決方案並不是基因改造,用永續的生態法反而能夠即時、充分提供多元的維生素A。魁北克反基改組織表示,此先例一開,會讓加拿大成為追求基改通過者的樂園。主管機關在接收申請前,應先與農民與消費者協調到底要不要接受審核。Source

按,加拿大核准文書內容指出,主管機官根據一般審核方式,並未發現基改黃金米GR2E有食用安全之虞,因此給予通過。然而這樣的審查方式無法保證該黃金米長期食用的安全,例如:

1.       外源蛋白質如ZmPSY1CRTI的風險評估,材料是提煉自微生物,老鼠餵食試驗維持12天,這與提煉自黃金米,餵食試驗維持更長時期所得到的結果可能不同。

2.       GR2E與一般白米的成份比較雖然項目很多,但缺乏各別蛋白質的比對(這在現代技術上是可行的),因此黃金米除了ZmPSY1CRTIPMI三個轉殖基因所產生的蛋白質外,其他新的、未知的可能蛋白質都沒有法進行風險評估。

加拿大核准文書黃金米事件

  • 調查基改孟山都新聞得大獎   18-03-25.3

創辦於2012年的「歐洲新聞獎The European Press Prize」在2018年的調查報告獎得獎者是法國的Stephane FoucartStephane Horel,得獎的作品是「孟山都檔案Monsanto Papers」,由巴黎的世界報Le Monde所登刊。

由於不滿世衛組織國際癌症研究所(IARC)將除草劑嘉磷塞列為對人類很可能致癌的等級因此孟山都用盡辦法要摧毀IARCLe Monde對此加以調查,發表了12篇報告,揭發孟山都如何干預科學、影響審查、以及齊發公關活動以維護其產品的種種手段。

歐洲新聞獎本網報導參考臉書:之一之二之三
世界報報導之一
(英譯版)The Monsanto Papers, Part 1 — Operation
世界報報導之二
(英譯版)The Monsanto Papers, Part 2 — Reaping a bitter harvest

  • 標題下錯說基因編輯非基改   18-03-25.4

路透社標語下錯了,應該是:『gene editing, is GMOs

主流媒體配合基改公司,強力推銷基因編輯生物不是基因改造生物的概念。這背後當然是商業考量。

由於美加兩國以外,超過70個國家都立法要求標示基因改造食品。在這樣的趨勢下,連美國也越來越多消費者尋求非基改食品。在這情況下,基改公司趁第二代遺傳工程技術,基因編輯的成熟,強調沒有轉殖外來的基因,因此不算基因改造,倡議新研發產品不需受到基改法規的管理,既不用審核,上市後也不用標示。

他們吃定了各國既然有一套基因改造生物的管理法規,應該就不會再另外去制定基因編輯生物的管理法規。實際上聯合國糧農組織/世界衛生組織(FAO/WHO)所組成之食品標準委員會(Codex)對於基因改造生物有明確的規定:「基因改造生物」是指基因遺傳物質被改變的生物,其基因改變的方式係透過基因技術,而不是以自然增殖及/或自然重組的方式產生。

重點在於基因技術,只要透過基因技術來改變生物的遺傳物質,就是基因改造,有沒有轉殖外源基因不是絕對需要的。也就是說:基因改造技術含蓋目前已達應用階段的三種技術:基因轉殖、基因編輯、與基因偏向(gene drive或稱為基因驅動)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用嘉磷塞會縮短懷孕期   18-03-18.1

這篇新報告分析美國印第安納州中部71位單胎妊娠婦女尿液中除草劑嘉磷塞含量,發現90%多的孕婦尿液中測得出嘉磷塞,尿液中的濃度高者懷孕期可能會較短(兩者具相關)。研究者認為結論在一般化前,需要針對不同地區不同群組作進一步研究。Source

按過去孟山都誤導全世界,認為嘉磷塞不會危害人體,最近不少研究發現不是這回事。嘉磷塞除草劑使用甚廣,可能透過水源、空氣與食物被人類吸收

各類農作物多少都會有嘉磷塞殘留。我國衛福部農藥殘留允許值規定毛豆是0.2ppm,但黃豆則為10ppm。某年進口的黃豆(98%以上是基改)中,約一半超過0.2ppm(黃豆的允許值若比照毛豆,我們要進口黃豆可能需要找其他來源)

  • 印度農民控管理基改者瀆職   18-03-18.2

會員約兩千萬人的印度全國性農民組織Bharatiya Kisan Sangh (BKS) 認為基因工程審查委員會GEAC涉嫌瀆職,不處理違法的基改作物種植,已向中央調查局請願要求調查,並且也要求基改田禁用嘉磷塞除草劑。

迄今印度只通過6個抗蟲基改棉轉殖項可以生產,但是去年古吉拉特 (Gujarat) 邦政府查到在古吉拉特、馬哈拉施特拉、特蘭伽納等邦有人違法供應抗嘉磷塞基改大豆種子(孟山都產品)給農民,也向GEAC提報過。BKS也行文給GEAC要求處理。不過四個月過了,GEAC只是轉給商工部國際貿易總局建議查證進口部份,國內偷種部份就未能處理。Source

  • 基改汙染公司至少賠十五億   18-03-18.3

基改公司先正達花費1億美元與15年的時間研發出殺蟲基改玉米Viptera,於2010年在美國推出給農民種。但因中國尚未核准,2014年進口中國的美國基改玉米中發現混雜有Viptera種子,因此被拒入關,導致美國玉米外銷受阻,玉米價格下滑,農民與穀商、酒精業者損失慘重,紛紛上法院求償。現在先正達已經與農民達到和解,補償金高達15億美元。這筆款項還不包括外銷商ADM、嘉吉的求償訴訟。另參考玉米Viptera事件Source

  • 基改作為食物也要考慮環境   18-03-18.4

歐盟在2015年因為管機構歐洲食品安全局的建議,核准一個黃豆基改轉殖項的進口作為食用。德國民間機構TestBioTech根據歐盟法規Regulation (EC) No 1367/2006,基於環境因素,要求食品安全局提供資料加以檢討。但食品安全局拒絕要求,理由是該核准只針對健康,與環境無關。

對於食安局的見解,歐盟普通法院不表認同,法院認為基改生物相關法規本來就是整個環境法的一環,基改生物在加工成為食物前,是屬於自然環境的一部分。歐盟的Regulation (EC) No 1367/2006乃是根據聯合國的奧爾胡斯公約(Aarhus Convention)所制定的,強調民眾獲得環保相關情報、參與行政決定過程與司法等措施的權利。Source

  • 記錄片解構基改與製藥集團   18-03-11.1

尼斯2017、倫敦2018世界電影節的最佳專題紀錄片獎:《大秘密:新千僖的生存指南》。The Big Secret: A Survival Guide for the New Millennium》的製片人與導演是得到五次艾美獎的Alex Vos,電影製作人也是得獎多次的矽谷健康學院院長、美國之音節目主持人Susan Downs醫師。

大秘密》是在解構美國大製藥公司透過醫療系統,以及大化工公司透過農藥與基改種子,如何影響美國人身體的健康。美國是最富有、投入健康照顧資源最多的國家,然而每年仍有好幾百萬原可治癒的人卻死於非命。(預告片)  Source

  • 基改集團怪罪蘇俄媒體搞鬼   18-03-11.2

基改集團又把攻擊力道放在一個媒體,蘇俄的Russia Today, RT (今日俄羅斯),因為RT關於基因改造的新聞,絕大多數是反基改的。基改集團Genetic Literacy Project的報導: Source

按,其實各國媒體對基改不友善的可不少,但扯上美蘇緊張關係會比較有說服力?基改集團透國國際強勢媒體做各種宣傳與打擊異議者,怎麼還會輸給RT?

  • 民調說中國人較不喜歡基改   18-03-11.3

中國上海交通大學崔凱教授在2016 年和 2017 調查中國31省公眾對轉基因食品認知的變化,指出在2002年的時候支持基改食品比上反對者的比率高達5倍以上,到了2006年下降很多,剩下不到2,到了2011-12年,雙方的比率勝下1,此後,反對者大於贊成者,到了2017年比率只有0.3左右(11.9%贊成/41.4%反對),約46%的人持中立態度。崔凱教授認為這是因為2012年發生外國學者將基改黃金米偷偷拿到湖南給兒童吃進行試驗的醜聞有關。 (按,不過這沒有說明2011年前的大幅下降)

以學歷來區分,研究生以上的高學歷群體對轉基因支持率最低(9.5%),反對率最高(47.8%)。不過理科背景的受訪者的基改食品支持率(14.1%)略高於平均,文科背景只有7.5%

被問到「農業部說基改食品至今未發現被證實的食品安全事件」時,11.7%受訪者表示這是具權威性的解讀,因此疑慮降低,10.9%認為還是隱瞞事實,77.4%表示這不表示以後沒事,因此還是需要謹慎。Source

  • 基改集團企圖阻撓資訊公開   18-03-04.1

非營利組織US Right to KnowUSRTK」致力於美國食物體制的透明與問責。其共同創辦與主持人Gary Ruskin透過資訊公開法案《資訊自由法FOIA》,得到若干資訊,揭發大學與化工企業間,特別是孟山都,的關係。

紐約時報根據USRTK的挖掘,在2015年報導基改企業如何用錢讓學者鼓吹基改作物的好處,包括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的Kevin Folta教授。Folta後來就告紐約時報與記者涉嫌誹謗。他還申請傳票,要求USRTK提供高達10萬份的資料,包括該組織與時報間的通訊。幸好在USRTK的律師的努力下撤回該傳票。

USRTK曾經透過資訊自由法要求佛大提供該校與基改企業雅虎群組“AgBioChatter”間的電子信函,以及其他相關電子信,但佛大僅象徵性提供若干,因此USRTK還向法院控訴佛大違反佛羅里達州的陽光法案。

“AgBioChatter” 群組的Oklahoma大學退休教授Drew Kershen加入訴訟,他表示原告若取得他的電子信函,會侵犯其隱私。不過這個講法沒被法官接受。

今年年初Kershen又向法院提出要求多個問題質疑USRTK的主張取得“AgBioChatter”的電子信函,包括該群組的信函為何可視為公開資訊、取得信函的目的為何等。他也敦促群族類成員提出類似要求。不過USRTK的律師指出,根據該州法律,要求公開資訊不需要有特別理由。按,Drew Kershen這位法律教授與 Genetic Literacy ProjectGMO Answers等企業資助的基改鼓吹網站關係斐淺。

Gary Ruskin擔心企業的反撲,若成功地讓這些信函無法取得,將讓記者或者資源較少的民團無法調查企業的錯誤行為。Source 1   Source 2

按,這是研究新聞、言論自由的好案例。最近上演的電影《郵報:密戰》就在講新聞自由是在保障國民知的權利,而非政府的威信。同樣的理由也適用於國民與企業。

  • 奧立岡擬立法遏止基改汙染   18-03-04.2

美國奧立岡州議會推出一項草案《專利權人對基因改造生物的侵權責任》(Relating to patent holder liability for genetically engineered organisms, House Bill 2739),若能通過,該州農人若田間作物因基改汙染而受損,就可以向孟山都等基改公司要求損失價值三倍以內的補償金。

基改污染會導致非基改農人的經濟損失,包括收穫產品無法出口、一般產品無法以非基改名義販售、有機產品無法以有機名義販賣並且可喪失驗證資格。間接的損失是田間雜草、害蟲產生突變成為難以防除的超級雜草、超級害蟲等。

種基改作物的農人反對此草案,認為基改汙染不易避免,草案若通過,種子公司可能不敢販賣基改種子。該州另外一項與基改作物有關的草案是House Bill 2469,內容是允許州政府限制基改作物的生產。Source

  • 基改新技術需要管制的理由   18-03-04.3

歐洲法院佐審官(Advocate-General)在一月底宣告其初步立場,認為基因編輯等新技術不需要視為基改,除非含有核酸重組或外源基因。不過法學教授Ludwig Kraemer認為該佐審官的說法有問題,歐盟2001/18指令仍然適用於這新新技術的產品。這位教授在2004年之前任職歐盟執委會環境總署,歐盟現今基改法規就是由他參與擬定。

根據Kraemer教授的說法,當初在致定法律時,不適用於基改規範的動植物育種技術只限於經過長期使用紀錄且屬於安全者(傳統育種),但是新基改編技技術顯然不在此範圍之內。因此透過基因編輯所產生的動植物在環境釋放或進口前,都需要進行風險評估通過審核。他指出,佐審官的意見並沒有清楚地區分遺傳工程與傳統育種的差異。

再者,佐審官對於「預警原則」的詮釋也有問題。佐審官表示歐盟對於基因編輯產品可以不需要管制,要管制的話各國自行管。這具話顯然矛盾,技然各國可自行立法管那就表示風險的確存在,一有風險存在,歐盟的法規當然要管。Source

  • 波蘭要推動國產非基改飼料   18-02-26.1

波蘭政府已經準備要立法減少使用基改飼料了。歐盟每年進口3000萬噸黃豆,90%都是基改的。波蘭的動物飼料中七成都來自基改豆,因此希望透過規定,減少使用基改黃豆,改用自產高蛋白飼料。Source

我國去年由主婦聯盟主辦非基改飼料座談會,討論可能性。

  • 巴西基改農民反基改新技術   18-02-26.2

巴西生物技術(基改)的主管機關CTNBio於一月中通過決議案Normative Resolution 16/2018。根據該案,不需立法,政府就可以核准「新精準育種技術」產品的上市,而不用詳盡的風險評估,上市時也不需標示。這引起巴西超過百萬農民聯合組織的上街頭抗議。

所謂新「精準」育種技術,指的就是基因編輯(gene editing)、基因偏向(gene drive,或譯為基因驅動)等產生基因改造生物的技術,雖然號稱精準,其實根本不是這回事。基改企業與若干研發者大力鼓吹說這不是基因改造,因此不需管制,但不少科學家都不以為然,認為仍應嚴格管控,避免對人體環境健康、糧食主權與小農產生巨大衝擊。

其中的基因偏向因為企圖用來消滅整個族群,更引起恐慌,因為其作用機制就有如原子彈的連鎖反應,就算某害蟲被消滅,卻可能引發意料外的災難。據說這個新技術背後最大的資助者就是美國國防部,可見其敏感的程度。

一位來自鄉村社會發展部的前CTNBio委員,Leonardo Melgarejo表示,CTNBio沒有被授權來提出這樣的決議案,也沒有事先與相關社團商量,許多專家都已經參與這次的農民運動,要挑戰這決議案。

國際上生物多樣性公約在今年將由專家技術組提出相關結論交由大會討論。最近該合成生物學技術組的專家已經提出警告,認為這類新技術對於環境有新的風險,目前對於基改生物的風險評估已有所不足,需要重新擬訂。去年已有160個國際組織聯合向大會提出要求禁止基因偏向技術。Source

關於gene drive:

  • 基改孟山都對全球四千萬人   18-02-26.3

嘉磷塞被世衛組織認為對人類很可能有致癌之虞,引發美國非何杰式淋巴癌農人患者的團訟。目前仍在訴訟期間,孟山都向法院提出傳票要求,對象是Avaaz,這個英國衛報譽為全球最大的網路公投團體。Avaaz發起全球簽署活動,議題涵蓋氣候變遷、人權、政權腐敗、貧窮、毒物等,簽署過總人數高達4600萬人,分布196個國家,在亞澳地區依次為印度97萬、澳洲53萬、台灣50萬、南韓47萬、日本20萬、紐西蘭15萬、馬來西亞13萬……。

Avaaz曾發動禁用嘉磷塞的全球聯署活動,簽名者高達200萬人以上,卻因此接到厚達168頁的傳票,傳票中孟山都要求Avaaz提供4600萬人簽過名者的姓名與電子信箱,以及Avaaz所有信件、筆記或者與孟山都有關的紀錄。面對這財大氣粗的公司,Avaaz只能靠募款來聘請律師對抗孟山都。Source

  • 基改企業攻陷倫敦地鐵報紙   18-02-26.4

倫敦地鐵的免費報紙《標準晚報》(London Evening Standard)每天索閱者數以百萬,不過流量大就難免有心者的覬覦,最近就被發現該報在去年年初接受農藥/基改公司先正達的金錢,因此不但報導中對該公司多有溢美之詞,而不利該公司的消息都沒出現於版面,例如搶賣抗蟲基改玉米MIR 162種子導致美國農民控告外銷失利,可能要賠上幾十億美元的新聞就沒上報,英國脫歐後政府想鬆綁種基改種子引發的爭議也不見蹤影。先正達的遊說該鬆綁可說不遺餘力。Source

  • 歐盟基改審核會員國多質疑   18-02-26.5

在最近報導的「農藥/基改風險評估方法怎麼來的」中,歐盟食品安全主管機構EFSA被指出農藥/基改的風險評估方法(包括「歷史性對照組數據」等11)受到企業很大的左右,其中基改玉米MON89034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這個基改玉米轉殖了兩個毒蛋白基因用來殺蟲,美國、我國與歐盟分別在200720082009年核准作為食用。

其實EFSA在核准使用前,好幾個會員國提出質疑,因為研發公司孟山都提交給EFSA的評估報告中赫然發現,用含有MON8903433%的飼料來餵大鼠,20隻雌大鼠中有兩隻發生膀胱結石,其中有一隻只餵了兩週就死掉。

雖然如此,EFSA還是核准了,理由是生膀胱結石是「自然發生」的,根據「歷史性對照組數據」,該大鼠品系本來就會產生膀胱結石,與飼料無關。其後,廠商又推出九個含有MON89034的複合基改玉米品系。歐盟也全都核准作為食用,其中最有名的的就是「SmartStax」,其轉殖品系代號為MON89034 x TC1507 x MON88017 x DAS-59122-7,不但可產生六個毒蛋白殺玉米螟、切根蟲、鱗翅目昆蟲,還能夠產生兩種蛋白質來讓玉米忍受嘉磷塞、固殺草兩種除草劑。

德國從孟山都所提報告研判,認為EFSA的說法不妥,因為餵食報告中還顯示血液檢測與腎臟檢測結果也有問題,因此需要作繼代餵食試驗。但是EFSA表示不需要。比利時生物安全機構指出,餵食試驗報告中,甲狀腺、甲狀旁腺的祝料也有所問題,需要進一步釐清。

對於孟山都過去所提,並未逾期刊發表的「歷史性對照組數據」,法國更指出不妥之處,因為該述舉指出,對照組大鼠發生膀胱結是的機率是0.49%,但MON89034餵食試驗的機率卻高達10%,根本無法引用。此外,複合基改品系結合數個基改轉殖項,因此可能發生交感作用,而提高風險機率,EFSA卻置之不理,只要各轉殖項都核准,就不要求複合品系進行餵食試驗。

EFSA的理念與幾國會員國的差很多,被質疑受到企業很大的左右是不意外的。Source

按,我國也核准數個含MON89034的複合基改玉米品系,包括SmartStax,不過大多已經到期,目前還在審查/重新審查的類似複合品系有八個。  

  • 倫敦皇家學會基改說法有偏   18-02-26.6

財團介入學術圈在這個年代已經不是新聞,可是若連學術祭酒、重鎮都因財團的關係而作出偏差的言論,那可不得了,因為他們的言論是比較容易讓政府官員以及媒體編輯信服的。

英國倫敦皇家學會就是一個例子。這個老牌學術團體三百多年歷史,其院士從波義耳、牛頓到現在的霍金等,可說大學者如林,然而在生醫科技這個領域卻蒙上一層陰影,莫非學院的院訓Nullius in Verba已成為口號而被若干院士視為敝履?

這院訓根據楊照先生的解釋,是要學者「不承認任何學院、政治或教會的權威,只對事實低頭,為知識服務」。若加上不受到財團的利誘,我想楊先生大概也不會反對吧。

1966年選入院士的李查.多爾爵士(Sir Richard Doll)2005年過世時被稱為「我們這年代最偉大的流行病學家」,但是一年後,報紙頭條指出他拿了孟山都顧問費長達20年,用來替越南橙劑事件說好話。證據也指出他拿錢替DowICI化工公司撐腰,硬說塑膠成分氯乙烯與癌症無關。

最近Rosemary Mason博士也公開信給皇家學會會長Venkatraman Ramakrishnan,質疑為何葛蘭素史克大藥廠的研發部主任Patrick Vallance選為院士的適當性,認為是為了擔任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而鋪路。

信中直陳近幾十年來大藥廠不但大量提供處方箋用藥的研發,而且經常扭曲研究方向,讓他們的藥看起來更好更安全。她也指出學會或若干院士與企業串通,位切的利益而置公眾於不顧。除了醫藥,基改作物也有跡可循。早在1998溥之泰事件中,若干院士的偏袒基改作物就很明顯。

《變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一書揭發科學團體如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與英國皇家學會等如何違反科學良知,掩蓋基改產品有害的科學根據,而導致基改作物的商業化。該書出版不多久,作者Steven Druker就寫一封公開信給英國皇家學會,要求該會公開承認並矯正其錯誤行為。信中還寫到:「貴會若未能在2015420日之前答覆,全球各界有理由認為本書言之有理,即人們無法接受基改食物的健康風險,基改食物應該予以禁止」。 不過迄今皇家學會都沒有加以回應。

再者,皇家學會在2016年出版《GM plants: questions and answers》,對於針對基改作物的質疑,號稱要提供無偏見、可靠的答案。然而卻被Druker抓出不少偏袒基改科技之處。而Sir Richard John Roberts這位院士最近造訪印度,不管人家已經有五位高官認為基改作物不合適印度,不管基改棉花在印度造成多大的問題,還是一味大力鼓吹基改。

在信中Mason博士希望會長能把信轉給所有1646個院士,要求每位院士憑著良心,考慮一下如何告知英國公民,所以生病者越來越多是因為這世界越來越充斥的各種化學品(有用嗎?)  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草皮草逸出後難以根除   18-02-26.7

美國Scotts Miracle-Gro公司與孟山都合作,做出可以忍受除草劑嘉磷塞的基改草皮草,匍匐翦股穎(Agrostis stoloniferacreeping bentgrass),已在2017年核准販賣種子種植。不過在尚未核准前,公司早以偷跑種植,導致該基改草在奧利岡Malheur郡的野外自生,因此在2007遭罰款50萬美元

這草皮草若長到溝渠會阻擋水路,若夾雜到外銷農產品也可能被退貨,因此引起農民擔心。不過雖然這基改草用嘉磷塞殺不死,還是可以使用其他除草劑。Scotts Miracle-Gro公司就使用固殺草來處理,據稱Malheur郡的基改翦股穎族群在2017年已經畢2016年同時期減少42%,不過要根絕那大概很難。Source

  • 企業挾持歐盟農藥基改評估   18-02-11.1

歐洲的食物安全把關一向被認為是各國模範,不過,若這報告是正確的,那麼其他國家不是就很糟糕了?

歐洲慢性病例,如與環境賀爾蒙有關的乳癌以及攝護腺癌罹患人數ㄧ直升高,農業區生態系中的蜂鳥昆蟲等也嚴重受創。為何? 新報告指出,部份原因在於歐洲農藥審核體系出現問題。

該研究根據歐盟主管機構EFSA(歐洲食品安全局)所採用的12種風險評估所用方法加以探討,這包括1. 由動物試驗推估人體相關數據、2. 暴露限值、3. 非目標生物的復原、4. 歷史性對照組數據、5. 一代生殖毒性測試、6. 相關代謝物、7. 蜂類毒性測試、8. 水域小/中型生態系風險評估、9.毒理關切閾值、10. 概率風險評估、11. 基因改造生物的實質等同、12. 動物實驗替代技術的「有害結局通路」。

評估的方式包括蒐集分析與比對EFSA與廠商相關團體網站相關資料,並且研究比對EFSA評估報告與學術論文報告。比對結果令人吃驚,歐盟採用的評估準則在這12項中,居然有11項是由企業提出來或建議的。

報告指出,企業贊種的遊說團體International Life Sciences Institute (ILSI,國際生命科學會)不但負責設計評估方法,而且在研究的12項中,75%都看到ILSI設法將其專家滲透進到EFSA、世衛組織(WHO)等主管機構的審查委員會內。按,ILSI在我國的分會稱為【社團法人台灣國際生命科學會】。

歐盟執委會、EFSAWHO等都未能阻止這樣的滲透,讓所謂利益迴避政策形同虛設。EFSA在制定評估方法時,諸多項目中也有一半是只與企業會商,並沒有其他相關單位的參與。

在基因改造生物的評估方面,所謂實質等同、比較評估的概念都是由企業專家設計,ILSI參與諮詢。ILSI相關專家參與並協助EFSA制定基改評估準則,這可能讓ILSI引以為傲,直說EFSAWHO基改評估準則的開發是他們的重大成就。

從這樣的事實可以做怎樣的引申呢?

報告指出,這些評估方法會讓動物農藥試驗看不出有甚麼危害、實驗動物所長出的腫瘤會被認為與人類無關、地下水農藥的有害殘留量會被視為可以接受、使用農藥殺死50%的非目標生物也可被接受、致癌物的濃度會被說是安全、保護水生生物的標準會被降低、基改作物的成份若與非基改親本顯著不同也會被視為沒有差異。

也就是說,農藥/基改企業透過影響官方的評估方法來避免其產品被禁用,政府保衛民眾與環境的力道已被削弱。出版單位表示,WHOEFSA、歐盟執委會應該讓一組獨立的、科學行為記錄良好的科學家來檢討現行風險評估方法,審查委員會的利益迴避政策也需要升級。Source

  • 在美國基改鮭魚仍懸掛空中   18-02-11.2

美國AquaBounty公司在1989年就作出生長速度快五倍,可以節省飼料的基改鮭魚,但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FDA)遲遲不肯核准上市,直到201511月才放行。雖然FDAㄧ拖20年看起來很謹慎的樣子,卻仍然引起各方反彈,到了20166月已高達80家主要的零售商,共11,000個賣場承諾不販賣基改鮭 參議員也要求在基改鮭強制標示的準則尚未提出前不得上市。偏偏到現在基改食品標示的細則上未出爐,所以在美國還是買不到。反觀在加拿大,該公司去年可能已經悄悄地推出少量基改鮭魚,而且沒有標示。美國民間魚類保育、食品安全等約12個團體早在2016年三月就聯合向法院控告食品藥物管理署(FDA)的核准基改鮭上市乃為違法,理由是濫用法律。

原告要求法院下令要求FDA供所有的審查相關資料,20171月地方法院總算答應,但數個月後,FDA卻向上訴法院要求撤回地方法院的決定,辯解的理由是行政機構得選擇性提供資料給法院,而不需要拿出所有內部文件。

上個月底,第九巡迴上訴法院總算駁回FDA的上訴,因此該食品藥物管理署還是得交出數千頁所有相關文件,法院將憑藉這完整的資料來裁判FDA的核准基改鮭魚上市有無涉嫌不法。Source

  • 中國嚴管基改美玉米進口難   18-02-11.3

中國官方上月底發佈《2018年農業轉基因生物監管工作方案》,要加強管控後,馬上傳出中國緊縮進口美國的基改玉米,轉向烏克蘭購買非基改玉米。官方對此三緘其口,不過業者透露,由於無法得到進口核准,或者覺得管控麻煩,因此部分業者就取消向美國的訂單。Source

按,烏克蘭是全球第四大玉米出口國,在2017年高達2050萬噸(全為非基改),僅次於美國(4890)、巴西與阿根廷等三大基改國。

中國在2011年從美國進口514.6萬噸玉米,隨後銳減。在2017年中國進口的283萬噸玉米中,來自美國僅有70萬噸,來自烏克蘭的約180萬噸。

  • 中國要嚴控基改作物與產品   18-02-04.1

中國農業部於122日發佈《2018年農業轉基因生物監管工作方案》的通知,顯示官方要加強非法基改作物的監控工作。

中國新聞封鎖得很厲害,因此實況比報導嚴重得多可想而知,這在「違法偷種基改作物」上可能也不例外。由此觀點來看這個通知,可以有相當的想像空間。

中國官方一再宣稱,目前只有基改棉花以及基改木瓜核准生產,不存在所謂的濫種現象,而且不管是從技術標準上或是程式上,中國都是世界上最嚴格的體系。

不過根據全球基改污染註冊網站,中國境內違法偷種的案件就有玉米稻米,都是由綠色和平組織揭發。

其實該組織也在2009年指出中國有在偷種基改木瓜,後來深圳官方在2012年抽驗的果顯示違法木瓜的比率高達九成。

怪不得著名的媒體主持人崔永元在去年打了政府很大的臉:「體系最嚴格,人員不夠格」。

假設再看一下袁紅冰教授前年出版的《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中國違法濫種各種基改作物的程度是在驚人。

可想像的,雖然官方公開上不承認違法偷種有多麼嚴重,私底下一定相當緊張,因此才臨崖勒馬,要作相當大幅度的管理改進。

該通知表示針對農業基改生物,要嚴厲打擊非法的試驗、採種、經營、種植、進口和加工等行為。管理的重點在於對研發單位、採種基地與加工企業等作全面性的抽驗,由源頭防止基改種子的擴散。針對研發單位特別要禁止非法試驗行為,也要求合法的試驗需要落實安全隔離、殘餘物和收穫物的妥善處理與保存。

通告中特別針對基改木瓜予以重點提示:繼續開展木瓜育苗企業和育苗基地檢查,進一步規範基改木瓜種苗生產。對違法採種、繁種、銷售基改種子的生產經營者,停止生產經營,依法沒收違法所得和種子,吊銷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構成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機關。

由於「通知」也包括基改產品的進口,包括進口商和加工企業的裝卸、儲藏、運輸、加工過程中安全控制措施的落實,這使得中國大豆市場也有若干想像空間。

2013年中國自己生產黃豆1195萬噸,進口6555萬噸,因此黃豆自給率約15%。在2007年的數據分別是1273/3082,自給率是29%。進口倍增主要是作為飼料,人民吃的黃豆以自產非基改的為主。不過由於進口基改黃豆越來越多,因此用來作品的可能性大增。農業部這次通告及於進口加工業者,讓國產大豆業者有了期望Source

  • 去年基改與非基改黃豆進口   18-02-04.2

我國由1997年開始逐漸進口基改黃豆,但其數量一直無法從海關資料庫得到。由於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的修正,我國在2014年年底以後進口的大豆才能夠採基改與非基改的分開號列。

不過據業者的估算,2010年之前非基改黃豆每年進口約2萬噸作為食用,另由基改飼料級基改黃豆(總豆,約240萬噸)選出約20萬噸做食用,號稱選豆。非基改食品級黃豆的進口仍屬少量。

由於2010年以後,消費者找尋非基改豆製品的意識提高,業者看到市場,因此開始增購非基改黃豆,到了2015年已經提高到58,642噸,2016年為71,576噸,2017()再增加到79,444噸的非基改食用黃豆。(2017圖數據來自海關統計資料,但第12月者尚待確定)

去年非基改黃豆價格是基改豆的1.45倍,比2016年的1.52倍、2015年的1.74倍可說差價逐年縮小。進口非基黃豆仍然是加拿大(59.4%)與美國(33.8%)的天下。西非的多哥共和國從去年開始供應400噸非基改黃豆,今年增到5倍多,單價比較低。

以上是整粒或破碎的黃豆,另外也有非基改黃豆粉及細粒的進口,201520162017年分別有8,79318,99719,835噸,逐年增加。進口價每公噸為22.822.018.8元,也是逐年遞減,約55-60%來自美國,40-45%來自印度。

基改黃豆進口仍然是以美國(55.6%)、巴西(44.1%)為主,2017年新增了貝南,是多哥的鄰國。

  • 去年基改與非基改玉米進口   18-02-04.3

我國玉米進口以粒狀的為大宗,分成飼料用與其他用兩大類,其他用的應該供人類食用或其他加工為主吧。

2014年 年底以後,海關將這兩種各再分成基改與非基改兩種號列。(希望大豆也趕快做飼/油料用與其他用的區分)

依表 (2017圖數據來自海關統計資料,但第12月者尚待確定)2017年甜玉米以外的玉米進口高達436.3萬噸,其中作為飼料的399.2萬噸,基改的佔91.5%。這一年首度進口非基基改飼料玉米,佔了8.5%

基改飼料玉米主要來自美國(52.7%)、巴西(36.9%)、南非(5.3%)等。基改飼料玉米主要來自緬甸(48.2%)、美國(22.9%)、泰國(16.9%)、印度(11.3%)

其他用(包括食用)的計37.1萬噸,基改的佔93.6%,非基改6.4%(比飼料的8.5%還小)。基改的來自美國(83.1%)與巴西(16.9%)。非基改的來自美國(72.9%)、柬埔寨(8.4%)、澳大利亞(7.7%)、義大利(6.3%)

還好,進口的甜玉米多是非基改的,主要是冷凍甜玉米,進口國依次為匈牙利(35%)、越南(28.8%)、泰國(9.3%)等。

基改甜玉米從20152017,只有2016年從美國進口冷凍的計21.4噸,國人畢竟還是吃了ㄧ年。

不過我國甜玉米一年可種三季,都是非基改,還要靠進口的,真是不知怎麼講。

  • 美國核准中國基改稻作食用   18-01-28.1

美國食藥署審查通過華恢1號基改水稻(Huahui-1/TT51-1)可供食用,因此中國可以出口這種基改稻米到美國,但不能在美國種植。根據ISAAA的資料庫,目前全球有七項基改稻通過審核。

伊朗早在2004年就通過殺蟲基改稻米Tarom molaii + cry1Ab的生產以及食用、飼料用,但並未實際生產,去年政府還對此加以重申。日本也在2007年核准基改稻米7Crp#10的生產,這個基改品項轉殖了經過改變的日本柳杉花粉過敏原基因,號稱能夠讓對柳杉花粉過敏的人產生抵抗力。但因為沒有核准食用或飼用,當然也是沒有實際生產。

美國在1999年通過拜耳可以忍受固殺草除草劑的基改稻,分別是LLRICE06LLRICE62的生產,並在2000年核准作為食用。但是於2006年爆發未被核准的LLRICE601汙染到一般稻米,受到多國的抵制,引起外銷稻米的重大損失,拜耳公司付出龐大的賠償金。後來在2008LLRICE601總算通可以食用,但也只限於美國與哥倫比亞。由於美國生產稻米大多作為外銷用,其他國家也少有通過基改米可以食用的,因此目前美國好像也沒有在生產基改稻米。

中國華中農業大學用兩種蘇力菌毒蛋白基因合併轉殖到水稻品種,育出不同的基改稻米,汕優63(GM Shanyou 63)與華恢1(Huahui-1/TT51-1),據稱可以殺死鱗翅目害蟲。中國政府在2009年核准汕優63的生產、食用與飼用,在2009年核准華恢1號的生產,但沒有通過食用或飼用。

雖然如此,在中國要真正生產基改作物,除了取得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証書准許生產使用外,還得取得品種審定證書、生產許可證和經營許可證,這需要經經企業註冊所在地省級農業行政主管部門審查通過。不過到現在這兩項基改稻都還無法完成所有程序,因此實際上也不可以生產基改稻米。但是在2004年爆發汕優63違法偷種事件,引起軒然大波。

在美國核准華恢1號基改稻米作為食用之後,會不會讓中國政府開放基改稻米的種植呢?這有待觀察。話說回來,美國FDA的審查,是根據華中農大的試驗報告,該報告比較澱粉含量,多種維生素,粗蛋白,粗脂肪,碳水化合物,礦物質,重金屬,17種氨基酸等,認為華恢1號的含量與非基改品系沒有顯著性差別。華中農大並沒有探討個別蛋白質的過敏性試驗,只比較粗蛋白含料那是遠遠不足的。所以FDA雖然沒有進一步質疑,但還是留下伏筆:「華中農大仍應負責保證其上市產品乃是安全、有益健康,以及符合所有法規要求的」。Source 1  Source 2

  • 歐澳可能認基因編輯非基改   18-01-28.2

針對新的基因編輯等技術是否認定為基因改造,歐洲法院佐審官(Advocate-General)宣告其初步立場,認為 這些屬於誘變的新技術不需要視為基改,除非含有核酸重組或外源基因。基改企業對此表示歡迎,但此立場仍有待歐洲法院的確認。

澳洲基因技術主管Dr Raj Bhula也表示基因編輯等技術的管制宜放寬,不需視為基因改造,因為沒有引入外源基因。不過這樣的意見仍有待政府的認可。

質疑這種說法的聲音相當大。

倫敦國王學院分子遺傳系主任Dr Michael Antoniou認為這樣的想法錯誤而且可能危險,因為這些新技術都不完美,都會產生目標外的作用,而可能阻擾生物體的生化作用,產生意料外結果,包括產生新的毒素或過敏物質。德國Testbiotech也持有相同的疑慮,認為天然突變或人為誘變可以增加多樣性提供選擇,但是基因編輯會產生表徵遺傳上的改變,其風險仍需要嚴格審核。

擔任澳洲Monash大學資深研究員、Burnet研究所免疫代謝及發炎實驗室主任的Dr Clovis Palmer表示,現行基因編輯技術仍屬嬰兒階段,仍應接受等同於基改技術的嚴格審查。Source1  Source 2  Source 3
(國際學者: 基因編輯等同基因改造)

  • 律賓非基改木瓜進攻中國   18-01-21.1

各種農作物生產中,中國官方只承認棉花與木瓜有基改品系,雖然民間認為許多作物都已經有基改品種在生產,過去還被綠色和平查到市面上已經出現基改稻米。

就木瓜而言,中國每年產量約15萬噸,進口的量很少,以2013年為例,木瓜進口只有600噸,其中來自我國的約210噸,當然是非基改的。不過水果跨國企業Dole(都樂)也開始以非基改木瓜的名義進軍中國,在2016年從菲律賓出口非基改木瓜到中國,數量是340噸,佔當年中國進口木瓜的65%2017年前11個月就升高到605噸,佔85%Source

  • 日本反基改運動怕TPP威脅   18-01-21.2

1990年代日本政府核准基改玉米等進口之後,日本消費者連盟(日消連CUJ)就展開活動,要求基改標示,其成員也組織反基改團體「No! GMO Campaign」,推出無基改農區、大豆田信託、自生基改油菜調查等活動。

此兩組織的目標都是無基改日本,日本政府正視此訴求,建構基改管控政策,因此能在2000年星連玉米的基改汙染事件中,能夠在海關檢查出StarLink玉米後,原船載回美國。流入市場的三百件玉米加工食品也予以下架。

(按,日本民團的努力,讓北海道、新瀉推出種植基改作物防止雜交汙染的法律,其他五個地區也有相關的準則出現。更厲害的是,日本農民都根本沒有在生產基改作物,即便日本政府已經核准154個基改轉殖項的商業種植。)

不過反基改組織對於TPP貿易協定懷有相當大的恐懼,深怕糧食主權受到威脅。

各國管控進口基改生物活體的國際規範是生物安全議定書(Cartegena Protocol),但是TPP對於如何執行該義定書並沒有詳細規定,也未能用來處理基改生物之研究以及使用於食物、飼料,更沒有要求簽署國採取法律或政策來加以管理。

不但如此,簽署國若有制訂基改相關法規,TPP更要求該國需要提出風險評估來佐證其管理,也需要向可能的出口國提供核准進口的基改名單。顯然就基改食品的健康風險而言,TPP並沒將消費者的健康放在首位,卻是置之於自由貿易之下。

此外,由於日本政府在去年廢止超過半世紀的《主要農作物種子法》,將削弱公部門對於主要農作物品種/種子研發管理的力道。種子法的廢止,在TPP的架構下可能誘引外國跨國種子公司進軍日本,日本農民或許會步上印度農民的後塵,種子受到國外公司的控制,要付出更高的種子成本。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用嘉磷塞歐議會要調查   18-01-21.3

歐洲議會成立新的委員會,要處理嘉磷塞等農藥的問題。

孟山都檔案(其一 其二)曝光,讓大眾瞭解企業如何透過官員與學者,企圖掩蓋嘉磷塞的健康風險,避免產品遭禁的手段,這引發各界的疑慮,加深對於嘉磷塞除草劑的反對力量。

鑒於歐盟執委會不顧民意,執意展延嘉磷塞除草劑再用五年,在歐洲社民聯與歐洲綠黨聯的合作推動下,歐洲議會已經通過成立新的農藥特別委員會,成員30位,由三月起運作八個月。

兩黨團的共同主席Ska KellerPhilippe Lamberts表示,感謝環保運動人士的努力。讓農藥的危害浮出政治辯論台面。透過這個委員會,他們要調查嘉磷塞除草劑的展延過程,特別是主管機關歐洲食品安全局、歐洲化學品管理局,以及受委託的德國聯邦風險評估研究所,俾能讓風險評估無懈可擊,讓科學工作完全獨立,期以維護人類與環境的健康。社民聯黨團副主席Kathleen Van Brempt也強調,檢討對象不限於嘉磷塞。Source

  • 全球三十八國禁種基改作物   18-01-14.1

目前有種基改作物的國家計28(2016年生產基改作物的國家26個,集中在五大國),但是法律明文規定禁止種基改的國際已經有38個,其餘國家包括台灣雖然沒有禁種,但也還沒核准種。

最新的禁種國名單是非洲(2):阿爾及利亞、馬達加斯加;亞洲(4):土耳其、吉爾吉斯、不丹、沙烏地阿拉伯;美洲(4):貝里斯、祕魯、厄瓜多、委內瑞拉;歐洲(28):挪威、丹麥、北愛爾蘭、蘇格蘭、威爾斯、荷蘭、盧森堡、瑞士、德國、奧地利、法國、義大利、希臘、馬爾他、賽普魯斯、保加利亞、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匈牙利、摩爾多瓦、拉脫維亞、立陶宛、斯洛維尼亞、亞塞拜然、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烏克蘭(基改汙染較嚴重)、波蘭、蘇俄。Source

  • 英國農協反對基改編輯牲畜   18-01-14.2

英國農部部長Michael Gove演講指出,透過「基因編輯」技術可望提升牲畜的價值。這不但引發媒體的攻擊,反基改團體GM Watch也表示部長混淆了基因組編輯用來治病以及用來改造物種的差別。治病較無爭議,但是用來改造物種,可能產生意料外結果,而且難以察覺。

全國農民協會(National Farmers' Union)更不表贊同。畜牧組的John Royle認為,消費者體認到現在牲畜的飼養不夠天然,他們會希望這些動物得到更多的福利、更健康、過得更好,因此基因編輯是否能得到消費者的認同,仍未確定。針對育種,他認為傳統的育種方法仍然有效,更可以透過基因圖譜的協助加速育種,不需要用到基因編輯。Source   (國際學者也認為基因編輯等同基因改造)

  • 基改用嘉磷塞德國要全面禁   18-01-14.3

德國準備全面禁用嘉磷塞,眞令人吃驚!!!因為就在去年1127日,德國食品及農部部長Christian Schmidt投下關鍵贊成票,讓歐盟得以再延長嘉磷塞使用五年。119日延長十年的未成功投票中,他選擇缺席。

農部部長的支持嘉磷賽,卻與持反對意見的環境部長Barbara Hendricks不同調,問題是農部部長屬於保守聯盟(基督教民主聯盟+基督教社會聯盟),環境部長卻是德國社會民主黨。梅克爾從2005年擔任德國總理以來,除了20102012,都是由保守聯盟與社會民主黨聯合執政。去年九月大選後因諸多政策談不攏,聯合執政一度面臨破裂,經過長達四個月的協商,總算剛剛得到共識再組左右共治內閣,其中一項妥協就是要全面禁用嘉磷塞,不過細節仍有待宣布。

德國的準備禁用嘉磷塞,讓拜耳()660億美元併購孟山都()案平添變數,因為孟山都賺的錢,相當大部分來自販賣嘉磷塞除草劑,以及可以忍受嘉磷塞的基改種子。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毒性新的發現   18-01-14.4

根據這篇論文,農藥風險評估方法可能需要更新了。

市售農藥除了有效成份(active ingredient)之外,當然還會添加各種成份如展著劑等,用來讓農作物容易吸收,或者方便施用等。有效成份以外的添加物習慣上都稱為惰性化合物(inert compound),意思是說沒有農藥的作用。農藥的審查一般都是根據廠商所針對有效成份的研究報告來進行,並沒有要求惰性化合物的研究報告(既然沒有作用嘛)

這篇新論文指出,含有嘉磷塞的除草劑所以會殺死植物,根本不是所謂有效成分的嘉磷塞,而是惰性化合物!!!含有嘉磷塞的除草劑品牌很多,每種品牌所含的「有效成份」都一樣是嘉磷塞,但是「惰性化合物」則各廠牌都有不同,有時候是濃度不同,有時是化合物種類不同。

他們用番茄來做試驗,對照組C當然長得很健康,噴了三種含有嘉磷塞的除草劑(但惰性化合物不同)R1R2R3,在120小時(5天後)就已完全枯委,單純噴嘉磷塞(G,沒有添加惰性化合物)居然還是長好好的(可能稍微差一點),可是單純噴惰性化合物(F70% POEA)卻是死掉。

它們的試驗在室外、田間、加蓋玻璃罩等重複三次,結果都一樣。這個結果很驚人,原來含嘉磷塞的除草劑,用來殺番茄的不是嘉磷塞,卻是惰性化合物。那麼,政府的審查不就完全失真了嗎?

研究者也拿人類卵細胞來做體外試驗,同樣的單純用嘉磷塞處理(G),細胞的情況與對照組C相較還好,但是用商業含嘉磷塞除草劑(R1~3)以及單純惰性化合物(F)來處理,卵細胞卻受傷。(見附圖)

此外,他們也拿了11種含嘉磷塞的除草劑、3種其他種類除草劑、6種殺菌劑以及2種殺蟲劑來分析重金屬含量,發現含嘉磷塞的除草劑大多含有過量的砷,其他農藥的砷也不少。其他的農藥含較多鉻與鎳。農藥噴多了,這些重金屬是不是就會殘留在土壤中呢? Source

  • 基改用固殺草會殘留在食物   18-01-14.5

由於固殺草常在採收前噴施以利作物採收,因此農產品中會有殘留。牲畜吃了含固殺草的飼料,也會透過肉品轉移到人體。固殺草較不易分解,例如施用後120天,菠菜、蘿蔔、小麥與胡蘿蔔仍含有固殺草。在冷凍食品中固殺草至少可以維持兩年,在熱水中煮菜也不易頗壞固殺草。

固殺草在歐洲的核准使用期限將於今年到期,須重新申請展延。不過在法國因為屬於對生殖有毒性的化學物,因此去年十月已經禁用。義大利曾也因生殖毒性的理由禁用,但遭到歐盟當局的反對,因此於2012年撤銷禁令,准許使用,等到2018歐盟重新審核有結果再說。

研究顯示固殺草對哺乳類與人類神經、呼吸、腸胃與生殖都有所影響,對土中有益細菌、眞菌、陸地若干意重與蝴蝶,以及魚類、牡蠣苗等也都具有毒性。製造商拜耳公司承認固殺草有害老鼠生殖系統,但不能推論到人類身上。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用嘉磷塞改變腸道菌相   18-01-07.1

在元旦出爐的論文顯示長期接觸到嘉磷塞除草劑,會改變雌大鼠腸道菌相,好菌會減少。

醫學界已經認定微生物與人類健康關係匪淺,皮膚上的菌相可能與頭皮屑有關,腸道菌相更被認為是第二個腦,菌叢不良可能會導致多種毛病,被點名的包括結腸炎、發炎性腸道疾病、自閉症、肝性腦病變、肥胖症、發炎性大腸疾病、自體免疫性關節病變、牛皮癬、溼疹等近代疾病等,都可能與菌叢不良有間接關係。上個月林口長庚還用「腸道菌叢移植術」救活一名5歲男童。該童誤食強鹼,導致食道嚴重灼傷、胃部損傷、血便、腹部腫脹。

嘉磷塞跟菌叢不良有何關係?用嘉磷塞作為主成分的除草劑是孟山都的旗艦農藥,占全球與我國除草劑用量的一半。由於大多基改作物都可以忍受嘉磷塞,也使得用量增加,連帶產品內(如基改黃豆)的殘留量也提升不少。歐美加方面的檢測發現,地下水、人體尿液、婦女乳汁中都測得出來。

嘉磷塞會影響人類的健康嗎?世衛組織說很可能會讓人類得癌,孟山都當然說不會。該公司一開始賣就說嘉磷賽會抑制莽草酸代謝途徑(shikimate pathway),這個途徑只有植物與某些微生物才有,因此嘉磷塞只對植物有害,對動物無害。不過後來他人的研究發現嘉磷塞也可能會影響到對鳥、魚等動物,孟山都還被紐約州檢察官提告涉嫌不實廣告。

那麼,為什麼嘉磷塞會影響到動物呢?有一個說法是嘉磷塞會抑制某些微生物,導致動物腸道菌相的改變,因此影響到健康。在2012年就有學者將雞禽腸道菌拿到體外培養,發現沙門氏菌(壞菌)比較能忍受嘉磷塞,但是雙歧桿菌(益菌)的生長就很容易受到抑制,兩者受害的最低濃度相差67倍。元旦這篇論文首次發現,大鼠長期吃進嘉磷塞除草劑,腸道內的菌相的確發生變化。九隻雌鼠中有八隻腸道的乳酸菌類、雙歧桿菌、S24-7擬桿菌的數目減少很多,大腸桿菌群則完全不受影響。不過雄鼠卻沒有。

元旦這篇論文間接佐證了去年元月份發表在Nature的論文,即兩國科學家合作研究,發現每天施以0.05μg/l的嘉磷塞,在1年後到2年間,會誘發大鼠得到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

這個研究雖然顯示嘉磷塞除草劑會改變雌大鼠腸道菌相,但是該研究所用的樣品數不大,因此作者認為需要擴大試驗,當然這也還不能作為對人類有相同影響的直接證據。Source

  • 中國蔬菜網賣基改大蒜種子   18-01-07.2

中國已經出現基改大蒜,眞的嗎?政府可要好好查一下。我們每年會從泰國、越南等地進口蒜頭,但傳言那是中國蒜頭轉運過來的,若兩者確有其事,海關就要好好地把關了。

根據中國蔬菜網去年七月的網頁,大蒜金山一號是普通大蒜與苦瓜基因重組後的第一個大蒜新品系,也是唯一成功的新品種,也經過中科院遺傳所植物細胞生物工程技術實驗簽定。

不過中國農業部20162017年的基改作物核准生產名單中並未看到這一項。Source

  • 紐澳允許進口吃基改黃金米   18-01-07.3

紐西蘭與澳洲已經核准黃金米GR2E的進口作為食用,包括稻米以及米漿、米粉等加工品,但仍不准種植生產。這些產品皆需要標示,但米糠油不用。美國、加拿大與菲律賓都還在審查當中。

根據研發機構,位於菲律賓的國際稻米研究所在去年11月表示,雖然GR2E得產量比較低,但經過近三年的改進,此含有胡蘿蔔素的稻米在產量、抗病蟲害的農藝特性都沒有「預料外的」影響。在2017年也透過回交將選出產量、品質可接受的品系。Source 1  Source 2

按,非基改的食物,富含胡蘿蔔素的食物在我國相當多,不需要這樣的米吧。

  • 菲律賓蕉農與蕉商拒絕基改   18-01-01.1

菲律賓是香蕉外銷大國,僅次於厄瓜多爾。菲律賓政府對於此產業的支持與協助不遺餘力。最近即將完成香蕉研究設施之際,澳洲James Dale教授前來探詢基改香蕉合作研究,不過遭到菲律賓香蕉生產外銷協會(PBGEA)的排斥,認為消費者市場能否接受基改蕉,尚未清楚。

2014年,James Dale教授研發出基改蕉,引起不少紛爭。這次他來菲律賓,說其基改蕉可以抵抗香蕉葉斑病、香蕉黃葉病,想與大學合作在試驗田種植。

民答那峨島在2010年時因為大學未遵守規定,被市府毀掉3000基改茄子PBGEA 副理事長Stephen Antig表示,他擔心消費者對基改蕉有類似的反應。此外,他認為天然選種才是最好的方法,民島已經用此方法研發出GCTCV 218GCTCV 219兩個抗病品系,效果良好。Source

香蕉的生物剽竊案例: 翡蕉當「紅皮黃肉」鑽入「黃皮白肉」: 基改香蕉引起非議留美女學生, 這樣的錢不要賺

  • 基改嘉磷塞在歐洲風波未靜   18-01-01.2

歐盟執委會執意讓到期的除草劑嘉磷塞能過展延使用十年。對此,歐洲民團於20171023日遞出130萬人簽署,要求歐盟執委會勿要展延。24日歐洲議會以355票對204票通過提案,禁止嘉磷塞再給十年許可。

然而執委會枉顧民意還是提案,並於119日由會員國投票,結果只有14國同意而未能通過。執委會只得妥協,要求展延五年,總算在1127日獲得18國同意而過關。當時,投下反對票的法國立刻宣告,三年後就要禁用嘉磷塞。

法國、盧森堡、斯洛維尼亞、希臘、比利時與馬爾他等六國的環境部長於20171219日聯合遞文,要求執委會在展延五年的同時,也需要想辦法控制嘉磷塞的風險,並且著手準備將來禁止農人使用時的配套措施。這六個國家中,比利時、馬爾他早已宣布禁用,其他已禁用的國家還有斯里蘭卡、阿根廷與荷蘭。Source

  • 烏干達定基改法總統不滿意   18-01-01.3

烏干達國會通過基改相關法案,但Yoweri Museveni總統踩剎車。

實際上烏干達國立農業研究組織(NARO)已經著手研究基改作物,但總該需要治定法律來加以規範。2012年的國家生物技術與生物安全法草案就是針對生物技術的研發與基改生物應用的安全而設計。不過卻引發科學界內不同的意見,包括對於基改動植物的應用,與要把多世紀以來非洲人所建立的技術放在什地位等。

國會通過該法後送給穆塞維尼總統簽署,不過他將法案退回,並且國會議長,希望會再度作更周詳的考慮,包括法案名稱、原住民的智財權、以及科學家引起基改汙染的處罰等。他認為法案只給研發者專利權,卻忘掉了創造出各類作物與牲畜研發材料的地方社區。法案也應該防止基改汙染,而所生產的基改食物也需要有標示規範。Source

2017(下)  2017(上)  2016(下)  2016(上)  2015(下) 2015(上)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