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日日新 2014  (下)            

  • 速檢基改俄國博士生有發明   14-12-28.1

西伯利亞博士生研發簡易檢測基改成份的可攜式儀器,測試時間只要25分鐘,據云明年即可上市。該儀器重量約一公斤,長度約15-20公分,花兩年的時間研發。使用者只要把材料放入試管,25分鐘後數據就出現了。除了該儀器,該團隊也發展出試劑長期保存的技術。這些發明已經通過驗證,並得到專利保護。 Source

  • 傳俄國將全面禁基改達十年   14-12-28.2

據報導,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最近宣告該國將不再進口含任何基改的食品。他表示:美國人要吃基改就吃吧,我們不要。我們有足夠的農地與機會生產有機食物。他也正考慮基改禁令至少給十年,用來讓科學家徹底研究基改的健康風險。在這之前,俄羅斯在2012年就禁止進口基改玉米。 Source 

  • 中國繼我國食品法要管基改   14-12-28.3

基改管理入法之後,中國也開始要考慮修正其食品安全法,強制要求所有含基改的食品皆要標示。過去中國是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在《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條例》規定基改食物要標示。修正草案二審稿增加規定,生產經營基改食品應當按照規定進行標識。同時規定,未按規定進行標識的,沒收違法所得和生產工具、設備等物品,最高可處貨值金額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產停業,直至吊銷許可證。 Source

  • 專家說明年非基改產品會紅   14-12-21.1

明年美國流行吃甚麼?根據食品健康公關公司Pollock Communications與飲食營養雜誌Today’s Dietitian針對500位食譜專家的民調,有了最新的趨勢。消費者會更加尋求標誌為有益生態的食物,69%專家表示來年其客戶最重視的標籤就是非基改。專家預估無基改、無麥麩、具有乾淨的成分表列,以及有機食物最會讓消費者選購﹖51%營養專家認為最應該建議的食物具有高品質、營養豐富;47%會建議多吃蔬果。明年市場上種子、核果、羽衣甘藍與可可椰子會相當熱門,其他如古早的穀類、希臘優格、酪梨也會搶手。相對於當地食物、非基改與無小麥成分食譜的熱門,消費者較不會尋找低脂食譜。 Source

  • 混合型基改產品審核應更嚴   14-12-21.2

混合型基改作物可能兼具殺蟲與耐除草劑的基因、轉殖能殺死不同害蟲的兩種以上毒蛋白基因、或者轉殖可忍受兩種以上不同的殺草劑。最特出的是商品名Genuity® SmartStax™的基改玉米,同時擁有MON89034TC1507MON8801759122等四種轉殖項共九個基因,可以忍受年年春與固殺草,也可以殺死玉米螟、切根蟲、秋行軍蟲等害蟲。歐盟遲至2013年才允許SmartStax作為食物與飼料,不過我國在2009年就已經核准進口。更有甚者,我國今年核准新的混合型玉米,是在SmartStax上再添了DAS40278這一個轉殖項基因,與墨西哥並列為全世界唯二的國家允許作為食用的。

我國對混合型基改作物的審查較為寬鬆,若為殺蟲轉殖項與耐除草劑轉殖項經交配而得到混合型基改作物,則只要前述兩種單獨轉殖項各別都經過審核通過,則對此混合型基改作物不需另外從頭審核。但歐盟則仍須針對混合型基改作物本身重新審核。

最新的報告指出,兩種單獨轉殖項混合為一,會產生交感作用,有些作用是在單獨轉殖項都沒有的,所謂具有加乘效果。有些作用則會從某轉殖項植株消失掉,所謂具有拮抗作用。因此混合型基改作物必須視為全新的轉殖項,重新審核。我國的審查程序顯然相當不周延,怪不得批准地那麼快。

即使像歐盟的重新審核還是被批評,因為他們雖然重新審核,但也使是不同轉殖項分別再審一次,並沒有真正去檢查到底有沒有發生加乘或拮抗。而且雖然個別的單獨轉殖項有要求進行動物餵養試驗,但是對混合型者卻沒有要求。基改新報告顯示混合型者所表現的蛋白質與單獨者各自加起來有所不同,那麼萬一出現未知的過敏原,那麼歐盟較嚴格的審核程序還是看不出來的。 Source

  • 蓋茲基改香蕉援非廣遭抗議   14-12-14.1

當「紅皮黃肉」鑽入「黃皮白肉」:基改香蕉引起非議。

將來的基改作物可以含有較高的營養,好不好?世界首富比爾蓋茲的基金會資助1500萬美元在澳洲研發富含胡蘿蔔素的基改香蕉,拿給美國Iowa State University女學生試吃,引發不當的批評。現在他們又要拿到非洲烏干達試種。理由是烏干達人以水煮香蕉當作主食;然而其品種缺乏胡蘿蔔素;吃了基改蕉攝取較多胡蘿蔔素,可以提升人體內維他命A的含量。除了烏干達,他們的目標還包括印度、肯亞、坦尚尼亞等營養較為缺乏的國家。可是非洲人不領情,非洲糧食主權聯盟(AFSA)反而寫信給蓋茲基金會以及Iowa州立大學的教授,抗議基改蕉的人體試驗。此信函已得到全球122個團體,以及包括范達娜 席娃博士在內26個人的支持。

各方反對基改香蕉的理由有好幾個。首先這個基改蕉並未做過風險試驗就給人試吃,是很不應該的;黃金米人體試驗在2012年掀起大波就是一個例子。其次,真正解決營養問題的方法是多樣化農作物以及如何利用的知識,而不是單一食物。再者,這項研發被指控為生物剽竊。研發者昆士蘭大學James Dale教授在進行基改轉殖前,就先找到另一種大洋洲原生香蕉,稱為「翡蕉,fe’i banana」的約十來個品種,進行比較。這些品種香蕉皮紅色,果肉黃色,在外觀、風味與遺傳組成與國際貿易上流行的香蕉迥然不同。主流的香蕉就是 卡文香蕉 (Cavendish banana,也是來自大洋洲,我國的北蕉屬於此類。卡蕉在中國被稱為香芽蕉、唐蕉或華蕉)

其實在2000年昆士蘭大學一博士論文就指出,紅皮的 翡蕉富含胡蘿蔔素,有些品種生吃很可口,有些品種則合適煮著吃,就好像烏干達人的吃法一樣。Dale教授比較十個 翡蕉品種選出者‘Asupina’,胡蘿蔔素的含量每100 g鮮種高達1,412 μg,是一般卡蕉的25倍。他就把 ‘Asupina’ 製造胡蘿蔔素的基因轉殖到卡蕉品種,創造出嶄新的,胡蘿蔔素含量高的基改卡蕉。問題在於最為試驗的‘Asupina’是澳洲政府25年前從巴布亞新幾內亞引進的,因此嚴格說來,是偷了了人家的栽培品種去用。因為根據生物多樣性公約,遺傳資源乃屬國家主權,而當是兩國都是簽約國。

香蕉對烏干達人而言,不但是主食,也與其生活、文化息息相關。非洲人都不要基改蕉了,蓋茲的基金會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呢﹖可以說服人的講法是:為了賺錢。捨棄引進原有的好吃又營養的紅色 翡蕉給烏干達,背後可能是著眼於廣大的西方市場,或許想要取代Dole或者Chiquita等香蕉大公司的壟斷地位嗎?   Source 1   Source 2  翡蕉照片

  • 拒基改飼料黃豆德國有進展   14-12-14.2

由於來自德國超市的壓力,德國最大的養雞場Wiesenhof宣稱,自明年一月一日開始,將不再採用基改黃豆當作飼料。八月底時,德國各大超市就達成共識,要求德國禽類協會(ZDG)需要在明年年初開始,停止採用基改黃豆飼養蛋類與禽肉。德國零售業者也表示,他們將要求將來在所有動物飼料上完全禁止基改產品,這包括牛乳、豬肉與牛肉,期限不會拖很長。去年全歐洲12家超市簽署《布魯塞爾大豆宣言》,要求歐洲消費者與畜牧業者都可以選擇食用與使用非基改黃豆。 Source

  • 多美農民想種非黃豆品種   14-12-14.3

美國農民開始想種非基改黃豆,因此基改與非基改黃豆的價差可望越來越小。販售非基改黃豆種子給農民的eMerge Genetics公司副總Wayne Hoener表示,農民很希望明年春天能買到非基改黃豆種子,理由是抗性雜草的干擾,因此部分農民乾脆不再種抗除草劑基改品種。另外一個原因是非基改黃豆品種改良得越來越好,特別是針對消費特性的食品級黃豆品種為然。 Source

  • 美國開始推校園非基改午餐   14-12-07.1

美國民間注意基改食物的風潮逐漸興起,明尼蘇達州有五個區的學校計畫朝向非基改校園午餐努力了。區級營養處主任今年四月開會討論如何引發大家的注意,因此訂立115日為「留意基改日GMO Awareness Day」,當天提供非基改校園午餐,並且向學生與家長說明基改議題。明州公立學校營養處主任Bertrand Weber表示,這已經引發相當程度的良好討論,也得到區域內外良好的反應,不少區主任對基改議題越來越有興趣,也已經採用當地農產品,減少使用不好的食材。為了減少基改食物,主任們已經向業者說明,希望能採用非基改材料。  Source

  • 我國校園非基改午餐有進展  14-12-07.2

/黃嘉琳、陳儒瑋(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團隊成員)

選舉落幕,人心思變追求社會進步的力量表現無遺,體現公民參與的可敬價值,翻轉台灣不再是天方夜譚而是透過自己的雙手便可實踐。

在這段期間,我們一次又一次的看見傳統政治人物無法跟上新世代資訊快速流動、無法理解無償的公眾志工參與模式及無法體會人民的真實生活,終究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中,這一切,更著實在推展「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真切地體驗。

我們是一群志工,分散在台灣北中南各地,見面次數屈指可數,均是透過網路進行意見交流;夥伴們奉獻自身工作之餘的空暇,利用零碎時間投入行動:沒有資金,沒有實體文宣,成立臉書粉絲頁,公告說帖及承諾書,彙集民眾及候選人意見,擴大議題傳播範圍與速度。這一切都迥異於傳統食安議題由單一團體或聯盟所發動的中心模式。

自從9月29日公開邀請九合一地方公職候選人簽署「校園午餐使用非基改食材」承諾書,到11月29日投票日為止,60日內共獲得166位候選人簽字。選舉結果公布,共有81位當選,其中包含六都中的柯文哲、鄭文燦、林佳龍、賴清德及陳菊市長,另有新竹等7位縣市長、43位直轄市議員、22位縣市議員、2位鄉鎮市長和2位市民代表。(當選名單)

感謝各地志工、家長的參與,短短這兩個月內,我們一同努力運用「選舉」此一公有財,把非基改校園午餐的議題分享給許多民眾,並盡可能地與候選人互動,期望創造對話和教育的契機,讓更多政治人物理解進而認同我們對校園食安的關切。

容我們引用台北市柯文哲市長當選感文中的一句話:「造就台北改變成真的力量,來自於庶民、鄉民和公民。」同樣的,「校園午餐搞非基」的所有行動成果,都是來自正在看著這篇文章、曾經參與過這場行動的各位,謝謝你們!

選戰結束正是監督兌現承諾的開始,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團隊呼籲所有選民在從現在開始一同持續監督候選人是否信守承諾,確實執行「基改作物退出校園」政見,對於選前未簽署的縣市長,團隊也將繼續遊說,具體做法包括:

一、要求地方行政首長應將校園午餐採用非基改食材的實施期程,納入104學年新學期施政規劃當中,並編列校園午餐無基改政策的追加預算。

二、要求地方民意代表應於監督市政縣政和審議預算時,排入校園午餐無基改的相關內容。

校園午餐搞非基的公民參與,證明選舉期間,選民力量不只是投票日當天的一張選票而已,更能藉著各地夥伴力量集結的合縱連橫,在代議政治的脈絡下,發揮具體影響力。

選舉只有一時,孩子的健康卻是永遠的。

非基改校園食安議題是超越藍綠的民生和人權議題,不該只是口號或理想。

今日之後,校園午餐就要開始不一樣了!  Source  

  • 種基改用年年春影響腸道菌  14-12-07.3

全球所種的基改作物85%都可抗除草劑,因此增加除草劑的用量是必然的。種基改作物用很多年年春(主成分嘉磷塞),因此基改穀物如黃豆含有高量 嘉磷塞。

我們吃的食物中含有嘉磷塞,有可能會影響腸道中的細菌族群。這已經有研究證實了。去年德國學者所發表的論文指出,一些有害健康的細菌對於 嘉磷塞的抵砊力強,如。肉毒桿菌(Clostridium botulinum)產氣莢膜梭(Clostridium perfringens)以及各類沙門氏菌,如腸炎沙門氏菌(Salmonella enteritidis)、雞沙門氏菌(S. gallinarum)與鼠傷寒沙門氏(S. typhimurium)等。反之,嘉磷塞去比較容易傷害對人體有好處的菌種,如乳桿菌(Campylobacter spp)、青春雙歧桿菌(Bifidobacterium adolescentis)、栗褐芽孢桿菌(Bacillus badius)、屎腸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糞腸球菌(E. faecalis)等。其結果易引起若干疾病。 Source

  • 美國廣種基改大自然已反撲   14-11-30.1

美國種基改作物的慘痛經驗:大自然的反撲。

基改作物約八成以上都可以忍受除草劑,農民因此多用除草劑,終究導致美國本土產生除草劑殺不死的超級雜草。嫩嫩的刺莧經過幾年直升機灑農藥都不會死掉,因此長得非常粗壯(圖),據說農機都絞壞了。

基改作物約四成以上是抗蟲的,全株上上下下每個細胞每天24小時都含有毒蛋白,蟲吃了會死掉。學者早就預測害蟲終會產生抗性。基改公司當然也知道會,因此賣種子時要求農民,種基改玉米田時,旁邊20%的田區種非抗蟲基改玉米,讓蟲去吃,號稱庇蟲區(refuge)。理由是庇蟲區會養出大量的無抗性害蟲;抗蟲基改玉米間若有少數蟲產生抗性,會與無抗性害蟲交配,稀釋掉抗性基因;因此抗性害蟲不會出現。

然而這樣的設計破功了。基改玉米田已經出現殺不死的超級害蟲,如切根蟲與秋行軍蟲等。原因有二,一是農民為求產量,不會配合去種那麼多的非基改玉米;其次是無抗性害蟲不容易飛到基改玉米田區,因此效果不彰。

基改公司因此下了狠招,在賣基改種子時,直接把非基改品種(庇蟲品種)種子混20%到基改種子內,裝入同一個袋子中,號稱"Refuge-in-a-bag",強迫農民把兩類玉米種在一起,希望能有效遏止超級害蟲的產生。

最新的報告再度顯示,基改與非基改玉米混種,基改玉米的花粉更容易傳到非基改品系。檢測發現,非基改玉米穗上的種子也會含有基改玉米的毒蛋白基因,因此種子也會出現毒蛋白。這意味著"Refuge-in-a-bag"無法得到預期的效果,因為這樣的設計,由於花粉汙染的緣故,非基改玉米無法養出足夠的無抗性害蟲,因此也就無法稀釋掉具有抗性基因的超級害蟲。

基改公司的招數再度被大自然擊垮;這次大自然用的方法很簡單:花粉污染。 Source

  • 挪威將禁止若干基改魚飼料   14-11-30.2

挪威生物技術諮詢委員會表示,該國食品安全局已經停止核准基改魚飼料上市,要是該基改飼料含有抗抗生素的基因。許多基改作物都會轉殖進入可以忍受抗生素的基因,作為培養過程中篩選之用。

挪威每年重新審核一次基改生物,2008年以來核准過的19項基改魚飼料中,有8項會因此被剔除。該新規定的理由是害怕含有抗抗生素基因的基改生物在飼料生產鏈中可能將該基因汙染到土中的細菌,或者魚腸內的細菌。雖然科學家不能確定到底這樣的汙染發生的幅度有多高,不過很少人會說那樣的污染不會發生;萬一發生,被汙染而帶有抗抗生素基因(即抗生素殺不死)的細菌會迅速蔓延。由於挪威國內抗生素殺不死的細菌增加,民眾開始反對用基改飼料來養魚。不過諮詢委員會並沒有針對人類腸道內的細菌是否會被基改汙染做出表示。 Source

  • 加拿大農家擔憂基改草汙染   14-11-30.3

加拿大牧草公司Forage Genetics International今年已經在魁北克與安大略兩的11處種下基改紫花苜蓿種子進行試驗,明年試驗基的還要擴充。這引起加拿大業者的恐慌。因為去年美國出口到中國的紫花苜蓿被發現含有耐除草劑年年春的基改成份,遭到拒絕輸入(按,中國政府把這個當作一回事,認真取締)

業者的恐慌其來有自,Forage Seed Canada理事長Heather Kerschbaumer表示三年前她家農場出口25公克乾草樣品到日本,就一位裡面有一粒基改油菜種子而喪失2萬加元的訂單(按,日本檢察的好嚴格啊)。將來基改紫花苜蓿種子也可能污染到乾草外銷。她最近拜訪過美國加州Imperial Valley郡;當地是蔬菜生產基地,常用紫花苜蓿來與蔬菜輪作,因此就禁止種基改紫花苜蓿品種。她期望加拿大至少在西部地區也可以禁種基改紫花苜蓿。Source

按:我國每年由美國進口紫花苜蓿細粒及團粒約 4萬公噸,到底是不是基改品種,農委會應加以說明。飼料管理法中並未有基改規範,不過據聞田秋堇立委已經在處理中了。

  • 基改作物與草藥危害再研究   14-11-22.1

我國黃豆嘉磷塞殘留允許值是10 ppm。政府曾告訴我們有檢測,但都是合格的(就是說低於10 ppm)。對歐洲經驗,我們合理的懷疑,政府的檢測是否出現問題?法國 Gilles-Eric Séralini 教授2年前發表論文指出基改玉米與/或除草劑年年春會引起老鼠病變,並產生腫瘤。論文一年後被惡意撤銷,但一家公正的德國國際期刊已再度登載原文Séralini 鑒於其發現的重要性,因此向外公開募款,要再進一步試驗。在其說明中提到一件事值得國人注意。文中指出它們的研究顯示年年春主成分嘉磷塞的含量在0.1 ppb 就對老鼠健康有所影響。輸入歐洲的基改黃豆,其嘉磷塞的殘留量經常在10-100 ppm Source

  • 基改?天老爺!片子得大獎   14-11-22.2

我國的《總舖師》與美國的《基改?天老爺!(GMO OMG)》分別榮獲第四屆加拿大沃爾夫韋爾(Wolfville)美食電影節的金叉獎大獎。美食電影節在1112-16日五天之間共放映了50多部以美食文化為主題的作品。《總舖師》最佳劇情長片,而《基改?天老爺!》得到最佳劇情紀錄片。《基改?天老爺!》由台灣無基改聯盟獲得公播權,在全國各地展開放映座談會,目前已經放映37場。該放映計畫由義美食品公司贊助。全國新場次資訊   Source

  • 中國官方嚴格管非基改廣告   14-11-22.3

中國對於大豆等主要作物實施「零容忍」原則,即只有百分之百無基改食品成分才能標示為「非基改食品」。不過最近中國農業部發函給國家工商總局,商請要求加強管理基改食品的廣告,例如某種作物若尚未有基改品種問世,則其產品不得標示為「非基改」,因為此等行為違反廣告法等相關法規。若是非基改食品,其廣告禁用「更健康、更安全」等字眼。按照此規定,中國央視表示水稻、花生及其加工品的廣告,禁止使用非基改食品廣告詞。Source
(
批:花生是沒有基改品種,但是水稻在中國有農民在偷種基改品種,雖然官方禁種;因此在中國,稻米廣告為非基改應該是合理的才對;而非基改大豆、玉米標為更健康、更安全,其實是有研究報告當根據的)

繼切根蟲之後,美國又產生新的超級害蟲這次是秋行軍蟲(Spodoptera frugiperda)。新的研究報告指出在美國東南部農區,可以殺死秋行軍蟲的基改玉米已經失效;由於演化出抗性,玉米身上所含的毒蛋白Cry1F已殺不死這等害。為了預防抗性超級害蟲的蔓延,研究者建議種基改玉米的農民,要在田裡種更多的非基改玉米品種,來當作庇蟲區,同時也要增加殺蟲劑的使用。杜邦與 道禮(陶氏)等研發此等基改玉米的公司並未回應此方面的詢問。研究者又說新的殺蟲基改品種仍然有效,但不能確定可以維持多少年。Source  article

  • 麥當勞拒採用新基改馬鈴薯   14-11-16.1

美國農部核准Simplot公司的新基改馬鈴薯(innate),據說可以減少烤薯條 所產生的化學物質acrylamide,又可以避免運送時碰撞時裂皮。但這個新基改薯已被該司主要的買主,麥當勞給打臉。麥當勞表示目前並沒有採購,也沒有計畫採購新的基改馬鈴薯。此外脫水馬鈴薯業者也表示不會用innate馬鈴薯。十年前孟山都抗蟲基改馬鈴薯(New Leaf)問世後,麥當勞也不買,導致因乏問津而不再生產。不過Simplot公司表示沒關係,他們認為消費者會上市場購買。不過要等到明年才會在美國上市。

澱粉類食物用烤、炸的就會出現acrylamide,包括薯條、洋芋片、麵包。用煮的就不會,如米飯、煮番薯。其他出現acrylamide的食物還有咖啡、加州李、梨乾等。

Simplot的基改馬鈴薯所採用的製造方法叫做RNA干擾(RNAi)技術,使得馬鈴薯在經140度高溫烤炸時,不會發生某胺基酸與糖類結合產生acrylamideRNAi是把生物體的某基因關掉不令作用,原本是做為醫療的技術,但應用到農業會有怎樣的後果尚未清楚。

澳洲研究者用基改RNAi分子來改造小麥,企圖降低其升糖指數(GI),認為是有益健康。但紐西蘭知名學者指出這類基改小麥特殊RNA傳到人體,可能導致肝醣製造功能受損。近來已開始有報告指出,斑馬魚對於外來的RNA會有反應,老鼠吃下去的RNA也被發現會抑制某些基因而影響其膽固醇的合成。孟山都曾經邀請Vicki Vance, Jr.教授參加研討會,就其RNAi技術研究發表論文。Vance的演講內容包括她自己的研究成果,其中部分與前述老鼠報告有些關聯。孟山都要求她拿掉有關連那部份不要發表,但Vance不答應,因此被孟山都在報告者名單中除名。孟山都進一步要把其他研究人員進駐Vance的實驗室,說是要幫忙她的研究。Vance研究資歷已30年,當然加以拒絕。這顯示基改公司不想讓消費者知道RNAi的健康風險。

美國食品安全中心表示目前對於RNAi技術的健康風險都尚未有研究,而Simplot的基改馬鈴薯雖然會減少acrylamide,卻可能也會因為同時減少其他物質而導致馬鈴薯抵抗蟲害的能力下降,有可能增加農藥的使用。該中心已經備妥10萬人的簽署,要求麥當勞拒用Simplot基改馬鈴薯。 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 基改人造牛乳的成分太簡單   14-11-16.2

不想吃人造牛肉的人要小心了,因為或許就會喝到基改人造牛奶。舊金山Muufri公司準備將牛基因轉殖到酵母菌,培養這基改菌來取得牛奶中的蛋白質。而牛中得脂肪則會來自植物油,然後再加入鈣、鉀、糖等物質。業者表示此牛乳可以讓具有乳糖不耐症者也可以享受牛乳。不過乳製品科技中心主任Philip Tong表示牛乳成分非常複雜,不是該公司含有20多種物質的人造牛奶可以比擬的。Source

  • 歐官方基改風險研究有問題   14-11-16.3

歐盟官方支柱一項研究計畫,用來研究孟山都基改玉米MON810餵食動物的健康風險試驗,該研究結果已正式發表,結果表示老鼠吃了90天的MON810基改玉米,肝腎與胰臟都沒有受損。不過德國Testbiotech的學者仔細閱讀該論文後,認為有問題,根據論文所呈現的數據重新加以分析計算,發現漏洞百出,餵食MON810的老鼠在很多方面的檢查結果都與對照組有顯著差異,其中若干項可說對肝腎與胰臟都有不良影響。而該論文的研究者中,甚至於發表該論文的期刊編輯中,都有些人與基改企業有深厚關係,包括「國際生命科學會」(台灣也有該學會的分支機構)。因此Testbiotech要求該期刊將論文撤銷。 Source

  • 美國基改米汙染事件告落幕   14-11-16.4

美國經過好幾年基改稻米汙染事件,損失不貲之後,可能會宣告落幕。美國農部已經將「無基改稻米保證書」提供給美國稻米聯盟,提供套米外銷時使用。保證書內文表示目前美國境內並沒有販售基改稻米品種,也沒有進行商業生產。官方表示外銷商不再需要自行檢驗。 Source

  • 美基改小麥汙染孟山都買單   14-11-16.5

基改小麥研發成功多年,至今未尚未獲得任何國家的商業生產。但去年美國奧瑞岡州就發生基改小麥汙染事件,其肇因至今尚未查明,但箭頭指向孟山都多年前的基改小麥試驗。雖然孟山都仍未承認有過錯,卻仍宣布將給213萬美金,補償華盛頓、奧瑞岡和蒙大拿州賣軟白小麥的農人;也願意負擔25萬的訴訟費。由於此項支付,其他三件團訟也不再繼續。但賣其小麥農民的外銷損失則尚未解決。Source

種植基改作物可能發生各種汙染事件,根據基改汙染紀錄簿網站的資料,自1997年開始至2013年底,共登錄了400筆資料。根據這些資料進行分析,已有研究報告出爐,報告中也提到我國基改木瓜的案件。論文指出,基改作物的汙染是必然的,來源可能是合法田間生產、田間試驗種植,以及非法的種植。項目最多的居然是尚未合法種植的基改水稻;作者認為這是因為許多國家在海關嚴格檢驗進口米的結果。但作者無法確認汙染事件數量的主要致因,到底是作物經由花粉或種子的混雜而污染,或者是因為嚴格檢查而導致汙染事件的增加。例如進口產品汙染事件最多的是德國,因為德國的檢驗頻度較高。而試驗中的基改作物因為尚未有標準檢驗流程,因此若有汙染也不會被檢驗出來。 Source   報告

  • 孟山都怪阿國亂用基改草藥   14-11-10.2

阿根廷官方報告指出廣種基改作物施用很多除草劑的地區,其罹癌率偏高。對此孟山都不以為然,表示沒看到該報告,但其他說基改產品與年年春不安全的報告都被拒絕發表。不過嘴巴強硬,但私下孟山都已經準備採取登錄措施,嚴格限制其年年春除草劑在阿根廷的販賣,以避免農民過度使用,也會限制在靠近都會市區、學校、河流旁邊使用草劑。此外更考慮將來若農民不正確使用農藥,是否要不要告農民。(按:這算間接承認其產品在阿根廷造成災難了吧)   Source

  • 美監察機構出馬管基改審核   14-11-10.3

由於國會議員Jon Tester的要求,美國的美國政府責任辦公室(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GAO即前美國審計總署)即將考核美國農部以及食品藥物管理署對基改生物的審查方式;GAO是獨立於政黨運作之外的監督機構。Jon Tester表示美國白宮科技辦公室從1984年推出生物科技法規協調框架以來,雖然科技進步相當大,但這三十多年以前的框架卻都沒有改變過。他認為美國基改把關太過寬鬆,並沒有針對基改科技與產品單獨立法,只是在各種法規加上若干條文。例如食藥署沒強制要求基改作物一定要經過審核,而是讓公司採自願性提出申請審核的方式。基改動物沒有制定法規,只是依附在動物新藥法規中。基改產品對人體有無影響也未見徹底的研究。美國農部根本不管草皮草基改品種有無環境風險,就宣布不需加以管理,理由竟然是說轉轉殖進去的基因並不是來自入侵種雜草,所以不會有甚麼衝擊。根據Portfolio 21的報告,由於基改公司資金雄厚,左右了研究,因此現在美國基改審核受到的操控很大,不容易找到公正的研究人員。 Source

按:

1. 我國的基改法規也一樣離離落落。基改法規相當複雜,民進黨執政期中幽情資策會科技法規研究中心展開立法研究盤整,幾年後終於能在政黨輪替初期提出完整報告,原以為這麼完整的報告並不牽涉藍綠,應會被採納。事實上並不然,連科法中心也不見了。

2. 我國監察院聽起來好像是美國的GAO(雖然大家都知道不是如此),那麼監察院有沒有糾察過基改施政呢。我知道的只有一項,今年七月監察院對農委會怠於飼料管理有提出調查報告,但是對於整體基改立法則沒有著墨)

美國AquaBounty Technologies公司研發基改鮭魚成功超過十年,雖然去年一月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FDA)表示兩個月後可以宣布是否核准生業生產,但因為反對者簽名人數近百萬人,因此到現在美國政府還是不敢決定是否允許生產上市。研發公司本來宣稱批准後,會放在加拿大與巴拿馬飼養,美國只上市基改鮭魚而不養殖。不過該公司在巴拿馬的試驗已經數次違反環境法規而被處罰美金9,500元,根據巴國法規,類似的違法案件最高可罰10,000美元。違法之一包括有一次因強風而掉失鮭魚。美國民團已要求FDA終止基改鮭的健康風險審查,退回這家不守法公司的申請。 Source

  • 基改小麥汙染被指管控不力   14-11-01.2

繼去年奧立岡爆發基改小麥汙染事件,今年又再度於蒙大拿州發生。雖然官方說這次不會影響外銷,但事件尚未平息。食品安全中心(Center of Food Safety)Bill Freese表示並不驚奇,因為基改污染已經不是意外,而就是會發生的事。從事者並沒有能夠防止試驗田的基改作物汙染到外面商業生產田的作物。他說這是很嚴重的事,一定會影響美國農業。官方能做的是採用更嚴格的法規,包括擴張試驗田與鄰田的緩衝帶距離、更頻繁的試驗田檢查,以及試驗單位違反操作程序或是試驗後無能加以清理時要加重處罰等。食品安全中心呼籲在還未達到嚴格管控標準前,美國農部應該暫停所有的基改作物田間試驗。科學公共利益中心(Center for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生技計畫主任Greg Jaffe則表示,農部的管控透明程度在各方面都不足,如做過多少次檢查、如何標定檢查對象、檢查檢果如何等外界都不清楚。他也指出,雖然農部有設定緩衝帶距離,但照樣的距離夠不夠安全,卻沒有可靠的試驗。Source

  • 人造合成生物體基改的極端   14-11-01.3

基因改造生物的極端型態叫做合成生物學(Synthesis BiologySynBio),轉殖的基因部分是人造的,自然界並沒有。目前大都用來轉殖進入微生物中,可以稱為合成生物體。上市的產品可能會打擊到第三界國家的農民,如種黃花蒿提煉出的青蒿素、種可可椰子提煉出的脂肪酸、種香莢蘭萃取出的香草調味料等。目前各國對於這些人工微生物都沒有嚴格的管控,我國就更不用講了。不過生物多樣性公約已經開始注意中。 Source

  • 基改木瓜汙染泰國農部沒事   14-10-26.1

國最高行政法庭維持先前中央行政法庭的判決,認為該國農業部在基改木瓜一案上並無過失。在2003年基改木瓜汙染案件上,農業部被綠色和平(2006)控在東北大城孔敬(Khon Kaen)基改木瓜田間試驗上管理有所疏失,導致基改灣染鄰田。最高行政法庭指出農業部當年有權允許基改木瓜進行田間試驗。待汙染事件發生,農部也在2007年下令禁止所有試驗,銷毀基改木瓜,以及分售基改產品。綠色和平表示曾經抽驗農部發售給農民的木瓜種子,發現受到基改汙染。不過高行政法庭認為證據仍然不足。 Source

  • 建議中國嚴控進口基改黃豆   14-10-26.2

根據國外一篇專欄,作者最後提到,「台灣去年開始推動修訂進口黃豆嘉磷塞殘留允許值,這個關鍵步驟北京也應予以採用」。這應該是指去年林淑芬立委與台灣無基改推動聯盟合開記者會,指出進口基改黃豆沒驗過除草劑。文中指出阿根廷種基改黃豆,所使用的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嘉磷塞)比美國多出兩倍以上,黃豆 嘉磷塞殘留量高達100毫克。由於中國大量進口黃豆(我國的20倍之多),其中不少是來自阿根廷,因此呼籲中國當局採取較嚴格的措施。

作者大概不知道,實際上中國進口的黃豆主要是榨油與做飼料,人吃的大都是自己種非基改豆;自給率[自種/(自種+進口)]高達20%。就算黃豆油也有來自非基改黃豆油,若是來自進口基改豆的黃豆油,還需要標示基因改造(转基因)。作者大概也不知道,我國黃豆自率只有0.05% (連日本的6%、韓國的8%都不如),而且如同林淑芬委員說的,在海關並沒有在檢驗除草劑,他也不知道,國人吃的黃豆有四成是來自巴西、阿根廷,五成來自美國的基改豆。作者更不知道,還沒看到台灣政府要降低進口黃豆的嘉磷塞殘留允許值(目前規定10 ppm),因為若降到與稻米等同的0.1 ppm,那麼商人大概就無法進口230公噸的美洲基改豆了。Source

  • 基改黃豆就是做飼料用的啦   14-10-19.1

飼料級黃豆(油料及飼料用黃豆)與食品級黃豆有何不同﹖

1.      飼料級黃豆是散裝進口,要不就堆滿又濕又熱的船艙中、要不就放在甲板上面的貨櫃內,溫度可能達60度。濕氣重會導致黴菌滋長,必須灑抑菌劑,使得黃豆多了一味農藥。溫度超高會讓黃豆嚴重老化,降低食用品質。食品級黃豆都是防水牛皮紙袋小包裝,放在貨船中較冷涼處,不必另外施藥,老化的程度也較低。

2.      飼料級黃豆的品種油份高而蛋白質通常較少,約36%;食品級黃豆的蛋白質通常高達40%左右。飼料級黃豆通常是基改品種,也可能是多個基改品種混合。食品級黃豆都是非基改品種,一般都是採單一品種,而且附有生產履歷(美國稱為Identity PreservationIP)

3.      飼料級基改黃豆大多可忍受除草劑,因此黃豆中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嘉磷塞)的殘留量高。食品級黃豆一般檢查不出來。

財政部長張盛和1015日表示,衛福部預定從111日起,把進口黃豆分為「基因改造」跟「非基因改造」,但還沒按照食用等級細分。張盛和指出,修改稅號稅則必須產業主管機關同意,將在2個月內會同衛福部、經濟部、農委會共同討論,並且就是否擴大分類並提出報告。

不過16日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表示,國外將黃豆分為「基因改造」與「非基因改造」,沒有在分食用或飼料用,如果台灣自己要細分,會蠻奇怪的,也無法與國際接軌。

錯了陳主委。國外分食用或飼料用黃豆的例可多了。

google 一下 feed grade soybean,有290000筆, food grade soybean1400000筆。怎麼沒有呢﹖沒看過上下游去年的一篇很白話的報導嗎?黃豆飼料級?食品級?別再傻傻分不清楚(有圖有真相之白話版)』。

全世界大概只有台灣人大量吃油料及飼料用黃豆,因為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國家,自己都有種本土非基改黃豆作為食用。只有我國自給率低到0.05%。我國1960年代黃豆還種了6萬公頃,現在不到一千。政府推說國內生產成本太高不符市場經濟,有沒有去了解,為什麼日本韓國可以種﹖消費者有權利要求政府比照日韓,恢復黃豆種植,提供國人安心吃黃豆製品。在這個之前,我們只能大量仰賴進口食品級黃豆。大宗散裝進口的黃豆是用來榨油,榨後當飼料用的,編列成油料及飼料用黃豆不就可以了嗎?小包裝的食用級黃豆編列成食用黃豆,這有甚麼困難呢? 

  • 基改食品安全試驗準則不一   14-10-19.2

基改食品是否安迄今未有定論。雖然有不少論文指出有風險,但也不少認為安全無虞。最近澳洲學者整理一些研究報告,結論是:沒有足夠證據來說明基改食品是安全的。

作者搜尋嚴選21篇同儕審核的原始研究論文,選定準則是:1. 所用的基改作物含有EPSPS (耐年年春)、cry1Ab (抗蟲)、cry3Bb1 (抗蟲)三者之一;2. 以老鼠餵食試驗進行腸道組織病理學研究;3. 試驗期間超過90天。

結果發現47種政府核准實用的基改作物當中,只有9種(19%)有經過研究;76%都是審核通過以後才進行研究(有一半是審核後9年以才進行)。這麼多篇論文的研究,其研究方法與結果如何研判都不一致。論文寫作也不夠透明清晰,因此難以進行比較。作者建議每一種基改產品上市前皆需經過恰當的評估來確定其安全性等級;需要提出一個詳盡的評估試驗準則,以資進行比較以及重複試驗。 Source

  • 基改用除草劑健康風險再論   14-10-19.3

德國食安主管機關針對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嘉磷塞以及其他成分的健康風險。搜集各方研究報告,得到並無健康風險的結論。但民間團體TESTBiotech指出,有不少的研究報告並沒有被官方放進去分析,質疑官方的說法。若風險真的有問題,這會有嚴重後果,因為許多種食物都已經發現有 嘉磷塞的殘留,因此消費者每天都會吃到。根據TESTBiotech研判各方研究,得到的結論是:

1.      新的研究報告顯示,官方應重新檢討年年春如下的健康風險:次慢性毒害、長期毒害、遺傳性毒害、生態毒害、內分泌作用。

2.      農作物的嘉磷塞殘留以及對農作物代謝的影響,需要有詳細的數據。

3.      官方尚未完全考慮嘉磷塞對於腸道細菌所可能產生影響。

按,我國食藥署的規定,稻米嘉磷塞殘留允許值是0.1 ppm ,進口黃豆是10 ppm。 當被問到為何有此差異,食藥署的回答是說兩整種植方法不一樣,所以規定的允許值不一樣。顯然,食藥署的規定殘留允許值,其基準並非把消費者健康放在第一位,而是以業者的需求為主。若進口黃豆定的與稻米一樣高,那麼業者大統益就很難由美國巴西進口黃豆(大多為基改),因為基改黃豆能抵抗年年春,因此會噴施的較多,當然就會有較多的殘留,會超過0.1 ppm。
食藥署又說,我們比歐美定的還嚴格,他們是20 ppm。一副沾沾自許的模樣,卻不去提只有我國國人才那麼大量的直接吃進口的榨油兼飼料用基改黃豆。 Source

  • 財團利誘美國人試吃基改蕉   14-10-11.1

由世界首富Bill and Melinda Gates基金會資助,澳洲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研發的基改香蕉,本學期會由美國Iowa State University女學生試吃,志願者每人可享受四天的基改香蕉,還可以得到900元美金的外快。500位女生報名,會由中選12個試吃。

這基改香蕉含有較高的β-胡蘿蔔素,號稱失了以後可以轉化成維生素A,解決第三世界窮國營養不良的問題,就好像基改黃金米。但黃金米出包,美國研究單位違反讓中國兒童試吃,在2012年掀起大波。現在乾脆拿美國大學生做人體試驗。不論是基改蕉或黃金米,都尚未做過人體健康風險評估。

按,這根本是搞宣傳,吃4天怎能測得出來吃10年以後會生甚麼病﹖ 基改學者真是無事自擾,各種蔬果都有豐富的β-胡蘿蔔素,能種香蕉就可以種芒果、南瓜、番薯、菠菜,何須虐待好好的香蕉。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噴年年春科研指會致癌   14-10-11.2

孟山都廣告,號稱低毒性易分解的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嘉磷塞),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其害處。基改黃豆可忍受年年春,種植者勢必加倍使用年年春,會導致黃豆 嘉磷塞殘留量增加,吃黃豆製品應該小心。年年春除了噴施以後傷害土中益菌,讓土壤不能發揮正面功能外,對動物與人的健康也很不好。以下摘錄自各方研究報告。

對人類來講,目前比較多的是流行病學的研究。不論在阿根廷、歐洲、美國、加拿大、澳洲與紐西蘭,都發現 嘉磷塞的使用與癌症有相關關係,如B細胞淋巴癌、腦炎。除了流行病學研究,實驗室研究也常發現 嘉磷塞會導致DNA損害、細胞分裂異常、誘導動物細胞成為癌細胞等。

美國衛生部所屬Agency for Toxic Substances and Disease Registry的科學家在2009年發表論文,指出美國東岸賓州、紐約、新澤西等州的家長在小孩出生兩年前若接觸過年年春,小孩得腦瘤的機率增加一倍。

法國國際癌症研究局(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 的研究者研析25年來相關論文,在今年發表報告,指出有機磷類除草劑(如嘉磷塞)B細胞淋巴癌有密切關係。

流行病學指出嘉磷塞與癌症的相關關係;相關關係並不保證有因果關係。但是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 嘉磷塞會影響人類的遺傳物質DNADNA發生改變是癌症的前兆。

1998年就有報告指出在試管中的正常人類淋巴細胞會發生DNA受損,只要加入 嘉磷塞的話。阿根廷學者Dr. Fernando Manas發現基改黃豆產區Córdoba噴施年年春的農人其淋巴細胞DNA受損的程度比對照組更高。厄瓜多研究空中噴施年年春者的靜脈血,同樣發現DNA受損的程度比對照組更高。不只人類,在動物也常有類似DAN受損的研究報,如果蠅老鼠 歐洲鰻魚等。 印度研究者在2010年發現老鼠細胞在組織培養時加入年年春會變成癌細胞;有名Seralini(2012)試驗指出 嘉磷塞會讓老鼠更快長出更多的腫瘤。 Source

  • 加州立法禁生產放養基改鮭   14-10-11.3

加州州長Jerry Brown簽署一項法案,將禁止基改鮭魚的商業生產,不僅在太平洋沿岸,而是包括州內的所有水域都不准生產或放養,連為了商業生產所做的研究試驗都不行。提案的議員表示,若基改鮭魚野逸到水域,會造成雜交、與一般鮭魚爭食、引進病原疾病等後遺症,會危害到野生鮭魚族群。 Source

  • 美國基改小麥汙染餘波盪漾   14-10-11.4

美國再度爆發基改小麥汙染事件。去年奧立岡那的一次讓日本與南韓逐批檢驗自美國進口的小麥,迄今不已。但美國小麥協會的頭頭表示,這項措施或許不久就會停止,因為美國農部已經保證奧立岡事件是獨特事件,不會再有基改小麥進入商業供應鏈。他也表示本月會接見來自台日韓三國的代表。去年迄今,在巴西、中國、孟西哥之後,日本是第四大美國小麥買主,已進口300萬噸,在美國上船之前都已檢驗過;韓國是第七大。 (我國並未聽說有要求檢驗)  Source

  • 中國拒絕美國基改牧草進口   14-10-11.5

中國自美國進口乾草作為飼料,向來以要求非基改。不過去年華盛頓州某農場的乾草被發現含有基改苜蓿,遭到拒絕輸入。因此目前自美國進口的乾草都須隔離檢驗。若陸續再檢出是基改,中國能能完全禁止由美國進口乾草料,因為他們不要用基改乾草來當作飼料。美國農部官員表示已經知道中國目前正提高檢驗密度,也將採取零污染原則,也正在探討為何驗證過的苜蓿會出現基改成份。業者則表示不滿農部黑箱作業,連中國的態度都無法了解,因此難以因應。Source

  • 揭穿基改風險學者死後尊榮   14-10-05.1

2009年之前,阿根廷大學教授Andres Carrasco只是一個研究動物胚胎發育的分子生物學者。今年五月過世(67)時,華盛頓郵報立刻大幅報導,標題是「挑戰孟山都的阿根廷科學家辭世」。世界其他國家也多紛紛報導,但阿根廷最大報Clarín至今隻字未提,次大的報紙La Nacion四天後才簡短報導,而且一大半都在詆毀他的研究發現。此兩家報社的老闆與農企業關係密切,通常不太會報導孟山都在阿根廷的消息。這背後還隱藏政商關係。

阿根廷前總統Carlos Menem任內在1996年非常迅速地通過基改作物的審核;也由於大企業的投資進行大規模基改黃豆的生產與外銷大賺錢,阿國政府靠出口稅收而強化國家經濟。然而其代價相當高,就是基改黃豆產區的癌症、神經與呼吸疾病與畸形兒童的比率大增,居民懷疑可能是除草劑年年春等農藥用量大增的關係。然而在經濟掛帥下,主要媒體與這幾任的總統沒有一個正視此問題,現今總統Cristina Kirchner還在公開演講時讚揚孟山都。

由於Carrasco對社會具有強烈的使命感,認為學者應該為大眾服務,不能只為企業賺錢。在瞭解基改農區人民的心聲後,Carrasco就採用蟾蜍來進行試驗。研究發現只要微量的嘉磷塞(年年春主成分),就可以讓非洲爪蟾的胚胎在發育時受到影響,分化不出眼睛。這研究結果暗示前面所提畸形兒童的增加或許是 嘉磷塞所致;因此他認為在尚未發表之前就應該把結果公開。他接洽關注農村的記者Darío Aranda,於是20094月其研究出現在阿根廷前進派報紙Página 12的頭條。他寧靜的學院生涯就此完全改變。

代表農化企業(包括孟山都)的組織CASAFE馬上派多名律師衝進Carrasco的研究室,無禮地要他提出研究數據與文件,當然被Carrasco踢出門外。然後Carrasco就經常接到電話的騷擾與恐嚇。維基解密指出,美國大使館進行遊說去反對他。科技部長Lino Barañao就公開表示Carrasco的研究是偽造的,並無公信力;事實上他的論文後來登刊於有名的期刊Chemical Research in Toxicology。這個部長還寫電子信給科技倫理委員會,要求評估Carrasco提前公開研究結果的行為是否違背科學倫理。由於這封密函外洩,後來委員會也就不提。Carrasco表示,他的作為才合乎倫理原則。但是企業界很不爽他,因此還爆發了暴力流血事件

幸好公道在人心,2009年以後國內外學術團體的演講邀約不斷,國內農民、民間團體與具同理心的學者紛紛加以支持,讓他到處演講,由沒有知名度的學者變成了英雄。今年六月Rosario大學醫學院還以他的生日,616日當作Día de la Ciencia Digna(科學尊嚴日),用以慶祝科學家與科學知識能夠用來服務人群。許多阿根廷大學也都贊成這樣的紀念日。 Source

  • 孟山都抗蟲基改黃豆可養蟲   14-10-05.2

相不相信,孟山都的某抗蟲基改黃豆反而可以養更多害蟲? 這是真的。孟山都自己研究人員有參與的一篇研究論文指出,基改黃豆Intacta在田間種植,夜蛾類害蟲Spodoptera eridania的毛毛若吃了這黃豆植株,不但不死,反而會長得更快,活得更久,可能會嚴重危害黃豆的生長。孟山都已經對農民提出建議,種基改黃豆Intacta來防止其他害蟲時,最好也釋放夜蛾類的天敵昆蟲,來防止S. eridania的危害。論文承認,其原因不在基改黃豆所產生的殺蟲蛋白,可能是在轉殖過程所產生的意外改變。 這個承認的特別意義是,孟山都終於間接證實了長期以以來反對基改者的說法:基改科技難以完全掌控(有如核能科技)

歐洲民間研究所指出,歐盟核准的孟山都基改黃豆Intacta (MON 87701 × MON 89788) 是否應該撤銷,需要重新檢討(MON 89788可忍受除草劑年年春,MON 89788可殺蟲;我國已在20129月核准輸入此混合轉殖項)。歐盟基改主管機構EFSA(食品安全局)認為基因改造所導致意外的成分改變「並未具有生物學上的意義」,因此核准進口作為食用與飼料。但民間研究所Testbiotech與其他團體不認同此意見,已在去年提告法院。這些機構指出,該論文顯現基改科技經常會發生「意外改變」,對此卻未有詳細的研究,因此不能排除具有健康風險,所以EFSA應重新檢討其審核。Source

  • 基改餵養世界謊言再被打臉   14-10-05.3

基改公司以及基改科技研究者最常說的話就是:要餵養全世界只有仰賴基改科技。這個謊言一再被揭穿,加拿大最新的報告再度加以戳破。論文蒐集新證據,顯示基改作物不但沒有解決飢餓問題,其背後的企業化農業與大公司的掌控,反而加劇社會、經濟、環境的問題。報告點出1. 目前基改作物所引入的外來基因沒有一個是要解決飢餓問題;2. 基改作物本身並未增加產量;3. 基改作物也沒有增加農民收入;4. 基改作物提高農藥用量,傷及環境;5. 大企業透過專利基獨享基改作物的研發成果。Source

  • 德國公司開始種植基改黃豆   14-10-05.4

德國開始種非基改黃豆。基於需求殷切,德國主要農業公司KTG Agrar AG執行長宣稱計畫擴展非基改黃豆生產面積,作為黃豆油、豆漿與豆腐的原料。歐洲農民較慣常種向日葵、芥花油菜等,但每年也收穫300萬公頃的非基改黃豆(油菜900萬公頃,向日葵1693萬公頃(數據來源FAO)。該公司的黃豆種在東德、羅馬尼亞與立陶宛等處,三年前一開始就種了2000公頃,今年擴充到7000公頃(2萬噸),明年預計是11.2萬公頃。執行長表示歐洲由巴西進口很多基改黃豆,因此在歐洲種基改豆並無競爭力。 Source

  • 畸豬心肺檢出基改用年年春   14-10-05.5

期刊Environmental & Analytical Toxicology在四月份登出一篇論文,作者包括德國丹麥與埃及學者。他們分析38頭畸形小豬,發現體內含有年年春除草劑主成分的殘留,肺部與心臟最多,肌肉最少。學者認為應進一步深入研究 嘉磷塞與畸形豬的因果關係。 Source

  • 美國再傳基改小麥汙染事件   14-09-28.1

美國再度爆發基改小麥汙染事件,這次是蒙大拿州。孟山都多年前曾進行基改小麥試驗,不過美國政府迄今仍不敢核准生產。但是去年四月美國奧勒岡州首度爆發基改小麥汙染事件,約100英畝麥田出現基改小麥。此事一爆發,立刻引起外銷上的困擾。美國農部雖展開調查汙染原因,但迄今仍未能了解真相,調查就不了了之。蒙大拿州事件發生在蒙大拿州立學約3英畝的試驗田;孟山都在2000-2003年曾於該處試驗基改抗除草劑基改小麥。美國政府表示該基改小麥不會流入市場,因此應該不會造成外銷受阻,但仍會展開調查。 Source

  • 中國聽人民意願拒某基改豆   14-09-28.2     

中國居然還會聽人民的意見,拒絕某基改黃豆的進口? 我國政府呢? 據聞中國政府以「公眾接受度低」為理由,暫停審核一項基改黃豆進口的申請。這是該國政府首度以公眾意見做為基改審核結果的依據;過去基改產品不能過關,主要的理由都只是數據不足。此決定將使基改作物在中國的情更加嚴峻。不過消息來源不願透漏是哪個黃豆轉殖項。中國目前允許8項基改黃豆與15項基改玉米的進口,主要都是做為飼料;進口黃豆已占全球黃豆國際貿易的60% (按到0710為止,我國玉米黃豆加起來核准69項,人吃到的相當多)先正達的MIR162基改玉米在中國碰壁,導致自去年11月至今,約100萬噸的美國玉米無法入境。(我國核准進口)     Source

  • 陶氏新基改種子上市還要等   14-09-28.3    

著名醫師、科學家等呼籲之下,美國農部仍核准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的基改轉殖項Enlist Duo。大多抗除草劑基改作物都要使用年年春,但近年基改作物農區大量出現可以忍受年年春的超級雜草。無法用年年春除草,孟山都基改種子逐漸會被淘汰。為搶商機, 道禮(陶氏)大農藥/基改種子公司花了10年,推出可以忍受年年春(嘉磷塞)2,4-DEnlist Duo基改黃豆與玉米。道禮(陶氏)Enlist Duo的配方有其利基,就是使用起來比較不會飄散到他處。該公司有三種可能賺錢,賣Enlist Duo基改種子、賣Enlist Duo農藥或專利授權給其他基改公司。雖然Enlist Duo得到商業生產的許可,但仍有一關未過,就是環保署尚未核准Enlist Duo混合除草劑的上市。不過孟山都也非省油之燈,它們也要推出可以忍受Roundup Ready Xtend混合除草劑的第二代基改作物,配合dicamba汰克草與glyphosate嘉磷塞兩種藥劑來取代第一代種子;目前還在等農部的許可。(2,4-D就是越南橙劑的成分之一,在我國 生產者會用來放在綠豆,做出肥胖短根的綠豆芽菜)   Source

  • 美國基改蘋果田間試驗出軌   14-09-21.1

去年美國華盛頓州基改蘋果試驗園隔離沒做好,距一般蘋果園不到30米,園主也沒做好紀錄,沒有刻意防止動物進入。因此動植物防檢局以未遵守基改作物種植規範為理由,處園主罰緩19,250美元(58萬台元);該園主今年已將果園廢掉。目前美國農部正在考慮允許不會褐化的基改蘋果種植上市;蘋果產值高達25億美元的華盛頓州果農對此深表不安,深怕基改品種會壞了行情。

官方迄今都沒公布確切的基改實驗田地點以及檢驗內容,但Hearst報社根據資訊公開法得知田野基改試驗相當普遍,連工業用基改作物都有,而有防止基改汙染責任的動植物防檢局卻對基改企業非常優惠:1. 處罰件數太少,在2010年有200次的舉發只罰了兩件;2.在環境敏感地區核准藥用基改玉米的試驗種植。

防檢局表示已經接受20,000次的基改試驗田申請,約100,000次的基改作物種植。由於在美國若核准了一項基改作物的生產,往後的商業生產就不用再追蹤,因此事前的監控就顯得非常重要,特別是苜蓿、油菜與禾草等容易汙染到近似野生種者。一般生產若受基改汙染,所造成的傷也損失也非常嚴重(玉米、小麥、水稻等)。雖然防檢局說檢查人員以增加到130人,但去年就也150個農民組織與企業體、有機團體要求農部加強試驗田的檢查。伊利諾州外銷很多非基改種子,但因為美國種太多基改玉米,恐怕汙染難以避免,已有經營者表示要由歐洲購買種子在美國生產。 Source

  • 基改品種研發速度不如傳統   14-09-21.2  

《自然》期刊刊登一則消息,標題意思是雜交育種比基改還快。文章介紹在非洲用傳統育種方法育成抗旱以及耐貧瘠農地的玉米品種。這是由2006年開啟的育種計畫,替非洲13個國家育出153個新品種。這些品種在乾旱時產量可高出30%,水足夠時產量也沒較差。作者表示由於耐旱性很複雜,由許多基因所控制,因此基因改造不易進行。育種的關鍵在於吐絲期。 Source   按,基改科技比傳統育種還快,根本是亂講。過去孟山都也推出基改耐旱玉米,但美國農部測試後發現效果不大。不過將來若聽到他們推出有效的耐旱基改玉米也不用懷疑,因為基改公司可以拿這傳統育種育成的耐旱新品種去做基改。這是有前例的,基改公司過去宣稱基改玉米產量較高,其真相是公司拿產量最高的新品種去作出基改品系。 Source   

  • 照片控訴阿根廷種基改害人   14-09-21.3

名攝影師Alvaro Ybarra Zavala在戰地出生入死,拍攝許多動人黑白相片。現在他選擇了不一樣的戰場;他針對糧食大企業進行報導(看過《糧食戰爭》這本翻譯書嗎)。他自我解嘲地說真無聊,從來沒有與番茄、黃豆、玉米相處這麼久的經驗。但是他選擇阿根廷做出一系列無言的抗議,發表在網站,標題就是:土殤記(Stories from a Wounded Land),用照片記錄阿根廷政策由家庭農業轉變成資本密集的工業化產業後所發生的情事,由大機械農法到眾多畸型兒童,張張控訴孟山都是個惡魔(monster) Source   照片   短片  

  • 基改用年年春安全性有黑幕   14-09-14.1

美國與歐盟政府的主管機關都拒絕公開除草劑年年春的審查資料,理由是涉及孟山都的商業機密。現在輪到中國反基改團體,他們也向北京農業部要求要看孟山都提交的試驗報告,否者會告到法院。中國目前是全球嘉磷塞(年年春主成分) 最大的製造與外銷國,也是孟山都年年春主要的進口國,在中國的除草劑市占率高達80%;中國也是(年年春用很多的)基改大豆最大的進口國。中國農部審核年年春所根據的報告是孟山都在1985年做的那一份急性毒物學研究。但根據Global GMO Free Coalition (GGFC)的調查,1985年的報告目前已找不到,可找到的是該公司1970年所做的,不過只針對 嘉磷塞,並不是拿年年春去進行,因此可能也具毒性副成分並未有過風險試驗。更扯的是1985年孟山都進行試驗的研究室根本沒再做毒理學研究,1970年代才有。GGFC呼籲美國環保署把完整的研究報告公諸於世。 Source

  • 飼主說明基改飼料危害禽畜   14-09-14.2

這幾天家都在談我們吃了多少飼料級原料製造的食物。別忘了,最大宗的就是黃豆。我們每年吃了20萬多公噸黃豆,大多是由整船艙的統豆(搾油後當飼料)挑選出來的選豆。選豆可能含有抑菌劑、蛋白質含量較低、運送過程太過濕熱而導致品質下降;最重要的是選豆都是基改豆,而且可能含有嘉磷塞(年年春的主成分)。政府規定的農產品 嘉磷塞最低允許值在水稻是0.1 ppm,毛豆(新鮮黃豆)0.2 ppm;而進口的乾黃豆是10 ppm。意思就是我們吃基改黃豆,可能也吃下較多的嘉磷塞。

那麼,基改飼料給禽畜吃,好不好呢﹖

丹麥豬農Ib Borup Pedersen在七月時在北京的研討會現身說法,報告他與Monika Krüger教授等多位科學家合作所進行的試驗。 2011年開始他停止使用基改大豆,改用傳統大豆當作飼料,發現母豬的健康顯著地改善,產舍不再有下瀉因此不用投藥(節省2/3藥錢),母豬也不再因潰瘍或食慾不振而致死,乳汁分泌反而更多,而小豬畸形的比率也隨之下降。

早期畸型小豬非常罕見,後來增加很多。Pedersen閱讀了好幾份報告,都說是除草劑年年春會導致胚胎畸形。他看到報告中的畸形與他豬舍中的很像,把樣品送到萊比錫大學Krüger教授的研究室進行解剖檢查。儀器分析顯示各器官都含有高低不等的年年春主成分 嘉磷塞,在肺部是0.4-80 mg/ml,在心臟是0.15-80 mg/ml;在肌肉是4.4-6.4 mg/g。科學家進一步研究,得到的結果是:母豬懷孕40天內若飼料含有0.25 ppm嘉磷塞,每1,432小豬有有一頭畸形,但若提高為0.87-1.13 ppm嘉磷塞,每260小豬有有一頭畸形。研究員表示應該趕快進一步確認 嘉磷塞與畸形豬的關係。

由於他豬舍每2年就有30,000頭小豬,不是大學研究室可以有的,因此就在農舍進行試驗。政府規定飼料 嘉磷塞的最低允許值是20 mg/kg。但Pedersen發現飼料含有0.06 mg/kg嘉磷塞,只要餵食2個月,就會有頭蓋骨、脊骨的畸形豬;提高到0.2 mg/kg,畸形豬數量開始增加,2.26 mg/kg時畸形豬數量就很高了。

他們還測出來,飼料中含嘉磷塞1.13 ppm,豬尿中會殘留4%(44 ppb),豬糞中22%(246 ppb)。Pedersen自己的尿液就有2.58 ppb,他的食物來源是近的商店。而有一份研究就指出,吃了兩年含0.1 ppb嘉磷塞的飼料,會讓小白鼠腫瘤發生多了4倍。 Source

台灣人的尿液中到底含了多少嘉磷塞呢﹖

Pedersen18分鐘演講Pedersen96分鐘演講,有關禽畜的部分從第36分鐘開始前半鐘頭是在介紹年年春對農作物生產,以及減少農作物營養成分等。

  • 基改汙染糧商嘉吉告先正達   14-09-14.3

去年美國出口的玉米被中國檢測出有微量未經批准的抗蟲基改玉米MIR 162(商品名Agrisure Viptera®),引發中國禁止輸入美國玉米,迄今已達140萬公噸。世界大糧商Cargill (嘉吉)表示已經損失9000萬美元。嘉吉表示,雖然該等玉米已經轉運到其他國家,但仍舊要責怪先正達的不按照產業標準行事,已損傷其他公司,因此要告到法院討回公道。 Source

  • 孟加拉不按程序放出基改茄   14-09-14.4

孟加拉農業研究所(BARI)所長終於承認,由於缺乏所需的實驗室,因此並沒有進行任何有關基改茄子健康風險的研究。最近孟加拉政府被控在未有研究對人體是否安全之前,就拿基改茄子給農民試種。

BARI從2006年開始,在Mahyco公司的協助下,由地方品種透過基因工程,把孟山都擁有專利的抗蟲Bt基因轉殖到四個抗蟲基改茄子Bt Uttara、Bt Kajla、Bt Noyontara、Bt ISD 006。孟山都佔Mahyco種子公司四分之一的股權。去年10月BARI釋出該四個基改品系,民間團體認為有環境與健康風險,但BARI並未提出說明。年底時由孟加拉科技發展委員會(BCSIR)接手分析其風險,但迄今都尚未能提出報告。

不過Mahyco向政府保證,基改茄子並無環境與健康上的風險。Mahyco公司基改茄子的研發,得到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的經費支持,但在在印度與菲律賓都被禁止,理由是具有健康風險。

今年二月BARI再將基改茄苗分給似的地區20個農民試種。不過大多產量低落。上個月BARI又表示政府希望下一期擴大試種到100個農民。日前約20個農民參加記者會,分享種植基改茄經驗。農民承認政府提供茄苗以及8,000TK(3,125台元)試種,但因為基改茄苗先後死掉,所以反而賠錢;過去種一塊田的傳統茄子可賣到100,000TK。不過BARI表示原因是農民沒有按照準則去種,提供茄苗的時機也太慢所致。 Source

  • 為了蜂蜜澳洲離島續禁基改   14-09-14.5

澳洲大離島塔斯馬尼亞省基礎產業部(即農業部)部長宣稱該省的非基改區狀態會再延續五年,省政府也可以隨其意思無限期禁種基改作物。這是根據該省去年的審閱160篇提交意見,以及新的市場調查後所作出的決定。審閱的結論指出該省並無拿掉基改禁令的必要。這是因為省民、農家與蜂農認為基改作物本身,以及種基改作物所衍生的多用農藥會危害蜜蜂。而蜜蜂不但是該省的重要產業,許多作物的授粉結實也仰賴蜜蜂。 Source

  • 國市場非基改食品大幅增   14-09-07.1

新的民意調查顯示美國消費者對基改食物的意識與憂慮已有增加,非基改產品的選購迅速竄升。知道基因改造生物(GMO)一詞的比率由2012年的42 %上升到2013年的54%;知道基因改造食物(GMF)一詞的比率由61 %上升到69%;認為GMO有害健康者由51%上升到61%。

該報告指出市場上無基改(GMO-free)或或非基改(non-GMO)產品在歐美兩地都急遽增加。比較2012與2013年,歐洲由2860件增到3699件(增加30%)。在美國則是由551件增到1350(增加145%);採用這類產品者由16%跳到52% Source 

  • 德國超市拒絕禽用基改飼料   14-09-07.2

德國大超市最近向德國家禽協會(ZDG)表示,基改飼料所養出的禽類蛋、肉從明年元旦開始,將停止進貨。ZDG跟在英國與丹麥協會之後,今年二月單方面宣告不再使用非基改飼料,理由也是說非基改黃豆缺貨等。不過德國超市徵詢巴西政府,發現沒那一回事,那是基改產業的蓄意欺瞞。採用含有過量年年春的基改飼料,會讓禽類體內累積農藥,增加壞菌數量,增加食物鏈的毒性風險。民間團體對德超市抵制孟山都與基改企業的做法大表贊同,認為是順應消費者的意願;有了此例,會讓世界各地願意採用更安全、更永續的經營模式。

按,我國監察院調查報告也指出非基改飼料供貨沒有問題。不過非基改油料兼飼料用的黃豆也是整船輸入,儲藏條件低落,會用到抗菌劑,品質低落,因此還是不合適作為人類食用。人吃的一定要是小包裝進口的食品級黃豆。 Source

  • 基改陣營遊說手段已經晉級   14-09-07.3

反基改最有名的希娃博士警告,基改大企業的遊說手段已經晉級。知名雜誌《紐約客》在八月底登出一篇Michael Specter的文章,對Vandana Shiva(希娃博士)極盡人格謀殺之能事。希娃博士有文回應。不過很長,茲僅就其中一點加以介紹。Specter文中寫說:「希娃說印度基改棉花種子價格自2002年到去年升高達8,000 %,但事實上政府有在管控,種子價格已持續下降」。這樣的寫法真真假假,企圖讓讀者有希娃講話不實的印象。

真相是過去棉花種子在鄉間每公斤才5-10 Rs。孟山都進入印度市場後,就用各種手段來壟斷種子市場。包括以各種廣告來宣稱基改種子較優,讓農民捨棄傳統種子,然後用授權合約來綁住當時60家供應種子的公司;如此一來農民要買種子沒有甚麼選擇,只能買到基改種子。基改種子每公斤售價3555.55 Rs (其中權利金就佔1200,Rs),事實上上升的價格高達71,100 %才對。Specter所提的降價是有其事,但他沒有說出該講的。那是因為希娃博士向Andhra Pradesh省控告孟山都違反反壟斷法成功,法院與省政府下令孟山都降價。

農民沒有甚麼選擇還不只如此。種基改是配套的,孟山都的技術指導讓從民貸款去滿肥料與農藥。基改種了幾年,產量越來越差,農民就師更多了肥料企圖挽回,如此惡性循環,到最後農民只好改種其他棉花品種。但是所謂其他品種只是孟山都旗下各種子公司自己推出來的品牌,其實還不都是同個基改品種。這些品種一個樣,仰賴種肥,不耐水也不耐旱,到後來也是需要噴農藥。Source 1  Source 2

監察院周陽山、錢林慧君兩位委員在2014-07-02提調查報告,指出農委會對《飼料管理法》研修不力,以致無法落實基改飼料的查驗及監測工作。報告文有多處值得討論。

1. 我國進口的大豆及玉米用途以油料飼料為主,但少部分也用來給人吃。

依照農委會的函,過去官方並未將進口的大豆及玉米區分為食品用或飼料用,一直到自2008-07-14起,才把進口玉米稅則號列區分為「10059000102 飼料用玉蜀黍」及「10059000905其他玉蜀黍」;飼料用歸農委會管理(頁3)。

問題在於,【1】相同情況的黃豆為何當年就沒有做區分﹖飼料用黃豆不該也是農委會應該管理的嗎﹖【2】玉米目前分飼用與食用2種號列,食藥署現在又有基改與非基改之分,所以應該是四種號列嗎?

據說海關將於10月開始區分基改與非基改產品的號列,到時等著瞧吧。

2. 依照農委會的函,食品用及飼料用之黃麴毒素限量標準不同(食品為15ppb、飼料用為50ppb)(頁3)。

目前黃豆嘉磷塞殘留允許值只有一個,就是10 ppm。可是黃豆除了供油用暨飼用,也有作為食用的,是不是也應該比照玉米,有不同的允許值?

3. 依照農委會的函,雖該會自2008-07-14起,未辦理飼料用基改玉米的查驗登記,不過該會已積極研修飼料管理法,以取得基因改造查驗登記管理的依據(頁4)。

監委批道:飼料用玉米營農委會管已有6年,迄今仍未建立,可能是飼料用玉米安全管理的空窗期。

委員批的好,農委會推說進口基改玉米都經過衛福部查驗通過,所以「尚無安全疑慮」。但是基於預警原則,審核通過健康風險評估並不等同產品是安全的,因此早在2003年當時的食藥局就用行政命令要求基改標示,這就是基改食品的管理。

今年立法院更把包裝與散裝基改食品全都納入法律要求標示。這是預警原則的法定體現,農委會不應改引用「尚無安全疑慮」這樣的說法。委員指責農委會「輕忽生物及環境安全控管漏洞之風險,洵有欠當」,是很客氣的。

4. 關於基改原料的安全性,委員詢問中央研究院的意見,中研院表示,該院未研究,因此對於基改飼料對經濟動物是否有負面影響及安全疑慮、對人體有無間接影響等,並無法得知。不過國家最高研究機構不宜以未有研究來搪塞。

這個課題國際上研究很多,其實若中研院招集公正的委員會做一次綜論,就會發現目前全球學術界對於基改產品是否有安全疑慮,其結論就是「尚未有定論」。

5. 委員(頁6-9)建議指出,國際上非基改穀物原料還算充沛,行政院應督促國貿局及農委會,積極拓展國際上非基改穀物的經貿據點,並協助評估及建立該等穀物穩定輸入我國之可行性,以提供國人多元選擇。

按歐洲與日本早就進口非基改玉米玉黃豆作為飼料用,在我國還很少聽到,政府的確應該接受監委的意見,提倡非基改飼料。

就這點,農委會已開始鼓勵本土玉米、黃豆生產,值得嘉獎,但是要嚴格監督其成效。 調查報告見:Source

據報,中國農業大學著名的基改教授李寧院士涉嫌貪汙,把基改計畫千萬元經費轉移至自己的控股公司,已被調查單位帶走一段日子了。李寧教授曾主持過30多項重要研究計畫。這可能是中國基因改造與江澤明派政府高層關係的縮影。基因改造在中國有相當龐大的研發經費支持。原國防大學教授朱國林指出,2011年出任農業部副部長的李家洋在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期間,於2007年至2012年被基改大廠美國杜邦公司闢認為顧問,也向中國民眾大力推廣基改食品。李家洋與江澤民的子女關係深。2006年任農業部部長的杜青林也是江澤民的人馬,上任不久就推出《農業轉基因生物標識管理辦法》,然後成立家族公司生產基改食用油。同是江澤民人馬的回良玉副總理也與基改有關。2004年回良玉在杜青林陪同下,到農大考察,首先參觀了農業生物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做簡報就是時任副座的李寧。李寧與李家洋的關係也匪淺,也都是基改強有力的推手。 Source

  • 中國基改有毒文章真真假假   14-08-31.3

《美國正式宣布轉基因有毒》一文網路上廣為流傳。這篇顯然是中國方面傳出的,名詞與我國用法有些不同,內容則有對有錯:
1.
標題太聳動,美國一個民間團體不代表美國。2. "基改豆的基因會轉到人體發揮作用",理論上有可能,但文章應該 順便寫"機率應該很低"3. 美國FDACry9C的處理訊息是真的,那是指只能當飼料不能 作為食用的Starlink玉米,不過官方原因只是此基改玉米沒 有做過是否堪當人食物的風險評估試驗。4. 基改黃豆種子若是新鮮就會發芽,非基改種子若老化了就不會發芽, 能否發芽與是否基改無關。新鮮而種子無法發芽的基改豆是有研發出來,但沒有上市(國際條約組織CBD禁止販售)5. 目前無基改胡蘿蔔、馬鈴薯的上市,基改大豆難以用外表辨識(目前 國外進的黃豆"大多"是黑種臍,非基改者不是;國產者臍色由淺到 黑不等,無法藉以判斷),中國聽說有基改番茄,但少有進一步的資 料,無從判斷。黃金米顏色的確是黃色的,但尚未上市,基改甜玉米的描述是錯的。6. 4開頭表示基改,美國的基改標示是自願性的,不會有商人去做這樣 的標示。7. 中國超市木瓜大多為基改這句話是真的;番茄是否為真我不清楚。我國沒有此狀況。8. 中國在來米有偷種基改米也是真的。 Source

  • 中國合法種基改稻遙遙無期   14-08-23.1

中國核准種基改稻米與玉米的日子仍充滿變數。前一陣子被批露農民違法偷種基改稻,導致一陣慌張,武漢某些超市的稻米銷售量還降低80%,當地居民紛紛購買外地生產的稻米。該違法品系是兩個不同的殺蟲基改稻米品系,由武漢的華中農業大學在1997年所研發,經中國11年的審查,官方總算在2009817日年核發安全證書。證書有效期間是5年,但到期前一年申請展延,有可能會獲准。當年中國農部同時也核發安全證書給一個植酸酶基改玉米品系。然而在中國基改種子除了安全證書,還得拿到產業證書以及種子生產證書,才能真正上市。由於這些基改品系一直無法獲得其他證書,因此也就一直不能合法種植,因而發生違法偷種的醜聞。不過此基改品系安全證書現在已經過期,是否能夠延長仍屬未知。若無法展延,則須重新申請安全措施,再次經過冗長,至少2年的審核。據報導中國農部已經決定不給展延,原因不明,但已經影響到科技研發。當年核發安全證書時,輿論就質疑基改作物的審核的漏洞、將來管理上的問題以及其安全性等,若干基改研發者在演講時還受到攻擊。其實五年前中國還有希望種基改稻,但現在看起來機會渺茫。不過中國還繼續進行基改玉米的研究。 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用第二代年年春與作物   14-08-23.2

第一代抗年年春除草劑的基改黃豆即將退流行,這是因為種基改多用除草劑,導致不怕年年春的超級雜草到處出現。知道孟山都有什麼新的法寶嗎?2006們要推出殺草能力更強的第二代農藥,以及能夠忍受此混合除草劑的第二代Roundup Ready® 2 Xtend基改黃豆。實際上該公司早在2010年就已經申請新種子的上市,但鑒於反對團體的抗議,美國農部遲遲未能批准。(註: 第二代農藥是指Roundup Ready Xtend除草劑,兼含dicamba汰克草與glyphosate嘉磷塞)  Source 1   Source 2

  • 美國野生保護區將禁用基改   14-08-23.3

美國魚類暨野生生物管理署(FWS)決定2016年開始,在所有保護區將停止使用基改作物,以及禁止類尼古丁殺蟲劑。這是民間團體包括食物安全中心(CFS)與許多草根組織從2005年開始展開5次訴訟,2次法律請願以及許多次的遊行示威活動,因而有此結果。科學家警告基改作物會增加保護區的農藥用量,有害於鳥類、水生動物與其他野生生物,而尼古丁殺蟲劑則隊友授粉作用的蜂類有重大的影響。美國中西部地面水已廣泛受到這些殺蟲劑的汙染。 Source

  • 基改用年年春可能有害蜜蜂   14-08-16.1  

剛出爐的研究顯示,全球與我國用量最大的除草劑年年春可能導致蜂群的神秘失蹤。在年年春正常施用下,其田間的濃度會導致蜜蜂對花蜜中的糖分嗅覺失靈,學習能力也變差,但不影響採蜜行為。學者推測有些外勤蜂成功地將花蜜攜回蜂巢,其中所含微量的年年春成分會影響到整個族群的表現。 Source   報告 

  • 公園應禁止基改用的年年春   14-08-16.2

今年發表的研究顯示包括除草劑年年春在內若干農藥可能與罹患乳癌與非何杰金氏淋巴瘤有關後。民間團體呼籲紐約市公園處停止在公園綠地施用年年春。該處在去年施用年年春高達1365次,施用工人暴露於農藥的時間相當長,風險高;在綠地玩耍的兒童也一樣。況且噴濕後農藥還會擴散到附近區域。英國著名人權服裝設計師Katharine Hamnett最近也對倫敦有類似的呼籲。  Source

  • 基改孟山都保護條款被移除   14-08-16.3

美國國會在2013年預算法案中企圖偷渡條款,即使法院依法裁定某基改種子有健康風險,不得種植,但企業仍然可以要求暫時種植,讓公司有時間完成審核程序。引發眾怒,被譏諷為孟山都保護條款。幸而後來沒有通過。現在議員提案刪除該條條文,孟山都保護條款於是宣告壽終正寢。Source

  • 中國違法基改米香港有餘震   14-08-09.1

中國再爆發違法基改米醜聞。雖然對基因改造食品是否有害人體健康,在學界尚未有結論,但最早指出中國違法種基改稻的綠色和平在2011年曾引述世衞和聯合國糧農組織的研究,指出BT63基因會改變水稻營養成分,其安全確有隱憂。最早檢測出中國違法種基改稻的組織就是綠色和平 ,該組織表示在瑞士市面發現由中國輸出的BT63稻米產品,包括嬰兒和兒童食品,都是經香港出口。那麼香港政府如何斷定基因改造稻米有沒有在香港市場流通呢?

在輿論要求下,港府在2006年對基改食物實施自願標示制度,是否標示任由廠商義行決定。但是缺乏約束力的制度對消費者可說毫無保障。實施一年後,綠色和平深入調查,發現八百個超市預先包裝的產品中,沒有一個有基改標籤。綠色和平表示:連食物及衞生局都不知道市場上有多少、消費者吃下了多少的基改食品。該局每個月檢查數以千計的食品是否含重金屬、病原菌等,卻完全不檢查基改成份。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上週就承認不知道由中國內地進到香港的稻米是否含基改米。消費者委員會上週檢查49件包裝食品,發現有12件含基改食品,其中5件還超過5%;然而沒有一件標示基改。消委會總幹事黃鳳靰磳靰瑤T需要檢測基改成份,最好能立法採強制基改標示,以及強制要求進口食品檢測未經核准的基改成分。 Source 1   Source 2   

  • 美國農部逆民意同意新基改   14-08-09.2

即使教授名醫的呼籲,美國農部仍然宣告將允許道禮(陶氏)(Dows)公司可以忍受年年春(嘉磷塞)2,4-D兩種除草劑的新基改作物Enlist Duo,一個月後此決定就定案。除了Enlist Duo,農部也核准的孟山都可以抗另一種除草劑dicamba(汰克草)的基改種子。反農藥民間組織Pesticide Action Network表示,美國農部拂逆農民的意見。兩年來由愛荷華到加州,農民一直要求農部拒絕 道禮(陶氏)的Enlist Duo,因為會大幅度增加使用毒性更強、更易飄散的農藥2,4-D,將危及農民與附近非基改作物,也會促進抗2,4-D超級雜草的產生。此宣告顯示美國農部只想讓大財團賺大錢,罔顧其保護農民與鄉村的任務。 Source  (已正式核准 見)

  • 歐盟同意基改審核各國決定   14-08-09.3

歷經十年的討論,歐盟政府終於同意,基改作物是否核准種植,將由各會員國自行決定。這可以解決雖然歐盟同意開放種植,但仍有多格國家自行禁種法律難題。然而由於美國與歐洲正進行自由貿易談判,因此各國反對基改的聲音將繼續出現。 Source

  • 中國違法基改米影響米販售   14-08-04.1

中國爆發基稻米流竄超市醜聞,使得武漢部分超市稻米銷量降低八成,記者在某量販店稻米架前待了半小時都未發現有消費者購買稻米,有的顧客一來就問,是不是基改米。官方新華社報導,該國農業部將紀行查驗,違法種植、銷售基改作物的會遭處罰。主管機管表示,發放基改生物安全證書並不等同於允許商業化生產。基改作物的採種、試驗、商業生產,都要經過嚴格的程序審核。 Source

  • 種基改還得用更毒的農藥嗎   14-08-04.2

因為超級雜草的大量分布,美國抗除草劑基改作物已經失效。年年春不再能殺草,因此德州農夫以緊急與非常規情況的理由,要求開放使用幾種有爭議的除草劑。經過民間團體的抗爭,環保署已經拒絕開放普拔根在廣達120萬公頃,人口密集的棉花產區使用。環保署指出,雖然所申請的情況合乎緊急與非常規,但是若核准使用,會使得部分地區飲用水的殘留量超標,以此才予以駁回。民間團體對於駁回的結果表示認可,但不同意該情況是緊急與非常規,理由是當初種基改棉花多用年年春時。就已經可以預見超級雜草出現的後果;而改用其他除草劑不如用其他替代農法,如有機種植,或者整地時恢復較深的耕犁。Source 1   Source 2 

  • 阻基改標示大公司花流水錢   14-08-04.3

美國基改與食品大企業要花更多的錢做廣告,「教育」消費者基改食品是安全的,目的在於防堵基改標示的立法。怪了,基改若是好東西,廣告都還來不及了,還怕貼標嗎。從2012年起算的話,這些大財團的廣告費就已花了8000萬美元,今年第一季3個月光是用來遊說國會的就有900萬。除了去年成立新網站來做宣傳外,還要好幾年每年用數以百萬計的經費。但即使如此,美國要求基改標示的呼聲仍越來越高。 Source

  • 墨西哥法官判不准種基改豆  14-08-04.4

墨西哥Yucatán地方法院撤銷農業部2012年核發給孟山都販賣基改黃豆種子給Yucatán農民的許可證。雖然民間團體提出許多研究學者所提種植基改黃豆不利的證據,農部與環保署卻置之不理。法官判決中核心的結論是:基改共存不可能。法官同意學者、農夫、蜂農與原住民的論據,即基改黃豆與蜂蜜產業無法相容,基改污染會摧毀墨西哥原有的歐盟的蜂蜜市場。歐盟從2011年開始禁止出售含基改花粉來源的蜂蜜。此判決不但賞基改大企業一個耳光,同時也是對聯邦政府的譴責,因為這些主管機關腐敗到圖利外國大廠而罔顧本國小農。 Source

  • 中國再爆發違法基改米醜聞   14-07-28.1  

中國央視《新聞調查》記者2014年4月在湖北省武漢市超市隨機購買了5種稻米。檢測結果其中三種含有BT63基改成分;這些基改米尚未獲得中國政府的許可種植,但武漢種子市場上可買得到種子,當地人稱為抗蟲稻。研發者華中農業大學張啟發教授不否認基改稻米在華農擴散的可能性。不過張啟發曾經是該公司科尼爾公司的CEO,而這公司是基改米種子的來源,因而被當地農業局處罰,剷除田間基改水稻。記者追蹤超市基改稻米的包裝廠,廠長表示期稻米來源包括中國各地,雖然稻米都有經過檢測,但只是針對稻米的一些物理性指標,並不包含基改的檢測項。所以政府監管部門和企業都不會對出廠稻米進行檢測,因此即便部分稻米含有基改成分,稻米銷售商和消費者都無從知曉。 Source

  • 美名醫學者籲國會拒新基改   14-07-26.1

著名醫師、科學家等呼籲國會向歐巴馬政府施壓,要求否決新基改作物Enlist Duo的審核;這是道禮(陶氏)(Dows)公司的新產品,可以同時忍受兩種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2,4-D,其商品稱為Enlist Duo

上個月包括哈佛大學衛學院的呂陳生(Chensheng (Alex) Lu)教授在內的35位醫師、科學家等也發函給環保署,要求拒絕核准Enlist Duo的生產。申請案公告期間,環保署接到50萬份的反對意見。(編按:呂教授是公衛著名學者,其工作最近呈現於公視紀錄片《蜂狂》中)

孟山都抗嘉磷塞基改作物因為使用過多年年春,導致年年春殺不死的超級雜草四處蔓延,其基改作物形同失靈。因此道禮(陶氏)推出Enlist Duo,希望搶食基改種子大餅。這次挺身而出的包括西奈山醫學院全球健康學院的Dr. Philip Landrigan院長、社會責任醫師組織(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Dr. Catherine Thomasson副理事長、耶魯大學的John P. Wargo教授、食物安全中心的Doug Gurian-Sherman博士、以及鼓吹基改標示的Gary Hirshberg等。

Dr. Landrigan院長表示,人類早期接觸除草劑可能引發兒童,或者成年後得病。孕婦接觸除草劑,特別是前九個月,可能會傳給胎兒。Dr. Thomasson副理事長指出醫師很在意高風險者的接觸到 嘉磷塞與2,4-D,因為可能對其健康有長期的以及不可恢復的健康風險;特別是兒童、孕婦與農夫。在位者若不去正視已有的證據而加以處理,將來要付出很高的代價。

美國人在草皮與非農業區域也經常使用嘉磷塞與2,4-D。研究指出接觸到這些落葉劑可能與巴金森症、非何杰金氏淋巴瘤以及甲狀腺、免疫系統、生殖系統的毛病有關。Wargo教授認為美國超過300種各類食物都殘留有2,4-D,若再核准Enlist Duo的種植(2,4-D用量可能增加高達37),會大大地增加土壤、地下水與食物中的殘留;若基改作物用直升機噴灑除草劑,這些有害殘留更會保到學校與居家環境。Gurian-Sherman博士指出基改企業不理超級雜草的前車之鑑,將來還是會出現兩種除草劑都殺不死的超級雜草。納稅人應該要求政府研發基於生態原則的農法,減少農藥的使用。Source

  • 動物試驗無法保證基改安全   14-07-26.2

官方對基改食品安全的把關常依賴動物試驗的結果(而且是基改公司自己提出的),動物試驗過關就說該項產品是安全。不過事實不是如此。事實是:動物試驗發現對動物有害,當然也可能對人體有害;然而若試驗沒有發現某成分有害動物,並不能用來說該成分對人體無害。人工甜味劑就是現成的例子。美國食藥署核准了很多人工甜味劑的使用,根據的就是動物毒理學試驗並未發現有甚麼問題。幸好美國政府規定,添加人工甜味劑就需要清楚標示出來。日子一久,學者就可以據以進行流行病學研究,把人工甜味劑可能與哪些疾病有關給找出來。  Framingham Observational Study就指出加了人工甜味劑的減糖飲料與代謝症候群有關,這包括腹部肥胖、高血糖、高三酸甘油酯、高血等。另一份研究指出減糖飲料增加罹患糖尿病的風險。Nurses' Health Study也指出每天喝兩罐以上的減糖飲料,日子一久其腎功能會降低30%。然而動物試驗都沒能指出這些長期的人類健康風險。

基改食品的情況與人工甜味劑相同,動物試驗無法保證人吃久了沒事,流行病學的研究才有辦法釐清其安全性。這也是許多美國學者支持基改標示的原因,缺乏這些長期的數據,沒有人可以說基改食品已證實是安全的。

(編按:我國基改食品主管機關一向服膺美國「實質等同」原則。美國因為採「實質等同」原則,認為審查通過就是與傳統食物一樣安全的,因此聯邦政府並未立法強制標示。然而今年年初我國立法院已經通過新的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法律明文要求基改食品不論包裝或散裝,皆需強制標示。這意義相當重大,表示立法要求政府要由實質等同轉向到歐盟、日本的「預警原則」,認為雖然政府已有健康風險的審查,但是審查有其限制,無法保證將來新證據可能指出其風險,因此才需要標示,由消費者自行判斷要不要購買;也因此新法中也要求需要設立基改食品的追蹤追溯制度,萬一發生問題可以迅速全面下架。將來食藥署不應該再講「基改食品已經審核通過,其安全無虞」這樣違反立法宗旨的說詞。立法委員要求教育部下令校園午餐 禁用基改黃豆製品,教育部都以經過食藥署審核,安全無虞為理由加以拒絕,教育部這樣也是不符法律的。) Source

  • 美食品大廠悄悄使用非基改   14-07-26.3

美國多家食品大廠已悄悄地放棄使用基改原料了。美國冰淇淋名牌Ben & Jerry's最近宣稱更多種產品要使用非基改原料。新的動作是不再使用Hershey(賀喜)Heath bar巧克力,只因為其中含有基改原料;原來的品名是Coffee Heath Bar Crunch Ice Cream。然而相對於此家公司的昭告天下,其他大廠則選擇默默地更換。美國通用磨坊的原味神奇圈圈餅(cheerios)不再使用基改原料,但其包裝並未加以標示非基改;Grape Nuts POST葡萄堅果薄麥片也是非基改;塔吉特(Target)自有品牌已經高達8成已驗證為非基改。農經學者指出,這些食品大廠雖然與孟山都友好,但還是要賺錢,因此會採取測試消費者態度的方法。因此才會一方面反對基改標示,另一方面還是默默地逐漸採用非基改原料。 Source

  • 父子檔阿甘為反對基改而跑   14-07-26.4

阿拉斯加52歲的Brett Wilcox15歲的兒子David今年118日開始,從加州海邊開始跑步,花了180天橫跨美國東西岸約4800公里,本月中終於抵達澤西州的海邊。太太與女兒則一路開車伴隨鼓勵。這家人橫跨美國是為了喚醒國人揚棄基改食品,期望能成功無基改美國。Brett Wilcox是有執照的法律顧問,長年熱心研究基改議題,去年出書,書名《We're Monsanto: Feeding the World Lie after Lie孟山都謊言餵天下》。兒子還得過路跑冠軍。 Source   ref 1  ref 2    ref 3

  • 反對基改國外十大民間團體   14-07-20.1

歐美很多民間團體包括環保、學術等,都餐與反對基因改造科技的活動。現在列舉其中十家:

1.      消費者聯盟(Consumers Union):美國重要消費者團體,出版消費者報導。

2.      塞拉俱樂部(Sierra Club山巒協會lt.sierra):美國歷史最久規模最大的環保團體。

3.      科學家關懷聯盟(http://ering/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美國科學家團體,會員包括James J. McCarthy,美國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前主席。

4.      歐洲社會環境責任科學家網絡(The European Network of Scientists for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Responsibilityhttpo-safety/):由歐洲獨立科學家組成,基地在德國,經費主要由瑞士Charles Leopold Mayer 人類進步基金會贊助。

5.      民間科學院(The Institute of Science in Society):英國,由華裔英國人何美芸博士(Mae-Wan Ho)與倫敦國王學院的數學生物學Peter Saunders教授成立。http://www.i-sis.org.uk/Why_GMOs_Can_Never_be_Safe.php

6.      綠色和平(Greenpeace):總部在阿姆斯特丹,是著名的國際性非政府環保組織。

7.      糧食與水觀察 (Food and Water Watch):位於美國首都的環保組織。

8.      責任科技學院 (The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Technology):《欺騙的種子》作者。美國Jeffrey Smith所創辦。

9.      食物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致力於人類與環境健康的美國全國性非政府組織。

10.  看守世界研究所(Worldwatch Institute ):坐落美國首都的環保組織。

編按,應該再加上 Friends of the Earth (地球之友會)國際間70餘國環保組織所組成的網路,在阿姆斯特丹有小型秘書處,連繫運作與協調行動。Source

  • 基改馬鈴薯美國擬捲土重來   14-07-20.2

美國在2001年以後就沒有種基改馬鈴薯,不過現在又有恢復生產的呼聲。孟山都的基改馬鈴薯NewLeaf在1995年就已在美國核准生產以及作為食用。這是把細菌的基因轉殖到薯條用品種Russet Burbank上,使得馬鈴薯含有殺蟲的BT毒蛋白。該公司又再把NewLeaf進行基因改造,成為可以殺蟲又防止毒素病的基改馬鈴薯New Leaf Plus,於1998年通過審核。一開始種植面積曾達到2萬公頃。不過由於消費者反彈,迫使麥當勞等速食連鎖店宣告不採用基改馬鈴薯。此外馬鈴薯種藷的繁殖配增率相當低,種藷價格偏高也是原因。

全美馬鈴薯委員會(NPC)將於月底開會時決定是否發表贊同基改馬鈴薯的政策宣示。這時機有點敏感,因為食品大廠J.R. Simplot即將推出新的系列基改基改馬鈴薯Innate,此基改品系號稱碰撞後不會長出黑色斑塊,切了久放不會變褐色,而且藷內天冬醯胺含量會較少,因此炸薯條後可以降低丙烯醯胺的含量。目前美國食藥署審核程序尚未完畢。

NPC副主席John Keeling表示產業界歡迎創新,但他表示是否推出可要小心,萬一出問題會影響高達16億美元的外銷額,因此特別要注意到種藷不要混雜到非基改馬鈴薯。愛達荷州農民聯盟表態歡迎Innate。但Food and Water Watch、Friends of the Earth、Center for Food Safety、Consumers Union等民間團體認為Innate採用較新的轉殖技術,官方的安全審查尚不完備,因此其健康風險未明之前,不應該開放種植與食用。 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Source 4

  • 澳洲塔省無基改農區陷長考   14-07-20.3

澳洲離島塔斯馬尼亞省非基改農區的地位可能動搖嗎﹖塔斯馬尼亞省少受汙染,而且不但禁止基改食品,連飼料也都不能有基改,因此所生產的澳洲黑牛(Black Angus)相當頂級,在日本市場相當大。但是經營者現在擔心非基改島的狀況不保,可能影響他們的外銷。這是因為該省有另外一項產業:罌粟,該省是藥品級鴉片全球的最大供應者,其業者正在遊說省府拿掉基改禁令,因為基改罌粟可以提高生物鹼的成分。塔省的基改禁令將於年底到期,因此省政府準備立法延長禁令,但是可能開一個缺口,讓試驗種植基改作物得以進行,而且也拒絕承諾一定維持禁令。 Source

  • 基改蚊制登革熱巴西有異聲   14-07-12.1

英國Oxitec公司與聖保羅大學合作,向巴西申請釋放基改埃及斑蚊,理由是可讓埃及斑蚊絕後,可以控制登革熱的散播。據聞巴西生物安全委員(CTNBio)擬准予商業利用,引起民間團體質疑,認為在Bahia地區所進行的試放試驗結果迄今尚未公布,也並未監測基改埃及雄斑蚊釋放後對斑蚊數量以及登革熱發生案例到底有何影響。民間團體指出,實際上釋放地點的登革熱患者反而有所增加。實際上在CTNBio審查期間,有一位委員提出一份報告,指出在某些情況下,釋放基改蚊即使降低雌蚊數量,登革熱反而更嚴重。不過這並未被多數委員採納。好幾的巴西與國際組織公開要求Oxitec暫停新的試驗以及商業使用,先去評估基改蚊對登革熱發生率的影響,並且提出登革熱監測計畫,把以前試驗結果送到國際期刊發表再說。CTNBio也應重新考慮,把新發生的情資納入審核,並作更嚴謹的評估試驗。在2011馬來西牙政府就暫緩抗登革熱基改蚊的釋放試驗;2012Oxitec被控在開曼群島的野放試驗中隱瞞不利的數據。  Source

  • 美國更多農民要種非基改豆   14-07-12.2

今年美國密西根州的黃豆有91%重的都是基改黃豆。不過已經有更多的農民考慮是否要改種非基改黃豆了。這是因為廣種基改豆雖然減少雜草管理的成本,增加農民利潤,然而用太多年年春(嘉磷塞)除草劑,已經產生除草劑殺不死的超級雜草(全美14種,密西根2),因此基改品種就沒有以前那麼好用。另一個原因是基改種子價格昂貴。此外由於消費者越來越想吃非基改黃豆,種非基改豆可以慢得更好的價格,整體考量下,種基改豆反而淨利較高。因應農民想法的改變。密西根州立大學已經開始進行非基改黃豆品系的田間試驗。 Source

  • 美基改棉農要求使用毒農藥   14-07-12.3

由於美國廣種基改作物,產生除草劑殺不死的超級雜草,導致雜草的困擾再起。因此德州棉農要求開放使用幾種有爭議的除草劑。對此,環保、公衛、與有機團體已要求環保署拒絕開放。普拔根(Propazine)triazine類除草劑,類似的還有草滅淨(simazine)與草脫淨(atrazine),是具有健康風險的農藥,在美國尚未申請核准於棉花上使用。普拔根具動物生殖毒性,草脫淨與出生缺陷、哺乳類動物得癌有關,也會讓蛙類變性。這類除草劑易溶於水,若允許棉農使用,會提高地下水的殘留量,可能危及德州的飲用水。 Source

  • 向歐盟申請基改種植退流行   14-07-05.1

消息來源指出,基改大企業過去向歐盟申請若干基改作物的商業生產許可,現在已悄悄第一個一個撤回。杜邦先鋒最近撤回基改玉米1507 x NK603以及59122 x 1507 x NK603的生產許可申請。孟山都也撤回抗年年春大豆40-3-2以及玉米NK603。去年孟山都已經撤回了5種改玉米基改玉米與1種基改甜菜的生產許可,因此孟山都目前只剩下重新申請的基改玉米MON 810。除了MON 810,目前申請中的只剩下7個基改玉米與1個基改棉花。 Source

  • 歐洲三國說種基改作物不好   14-07-05.2

德國自然保育署與瑞士與奧地利兩國的環境保護署最近聯合出刊一本科學研究報告,探討基改作物生產對農業與環境的影響。報告中顯示,即使將來歐盟把是否准種基改作物的決定權限丟給各國自行決定,也不宜開放種植。報告指出種植基改作物的若干問題,包括超級雜草的產生、增施除草劑對作物有毒性、增加作物感染鐮胞黴菌、降低農地生物多樣性、產量未見提升等。報告認為耐除草劑的基改作物不但沒有解決問題,還製造了問題。將來的研究不需要再進行非基改化學農業與基改化學農業間的比較,而是要做低投入農業生態農法與慣行農法的比較研究。 Source   PDF

中國農部1988年核准了孟山都的除草劑年年春(即農達,主成份嘉磷塞)的使用。農部當初審核時所根據的研究報告,是在孟山都的實驗室進行,給老鼠口服或與皮膚接觸 嘉磷塞,為時短短幾天,報告結果認為對眼睛、皮膚沒影響,也不會引起過敏。現在關心食安人士要求農部將那份報告公開;農部轉而要求孟山都。但是該公司表示研究中包含公司的營業秘密,況且公司從未在世界任何公開過該報告。食安人士當然不滿,已經在上訴中。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於歐洲。嘉磷塞使用許可需要重新申請審核,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委託德國辦理。德國根據兩篇毒性長期試驗報告,建議將 嘉磷塞一個人每公斤體重的可接受攝取量(ADI),由每天0.3調高到0.5公克。Tony Tweedale代表民間團體要求公開那兩份報告,但是EFSA與德國主事機構都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農藥行動網(Pesticide Action NetworkPAN)要求德國該機構提供,也得到同樣理由與結果。不過歐洲PAN與荷蘭綠色和平曾到法院告歐盟執委會拒絕提供年年春詳細成分乃違反聯合國奧爾胡斯公約(Aarhus Convention)。歐洲法院已在2013年裁決任何物質釋放到環境,其資訊文件應無條件公開。據此Tweedale已再度要求EFSA公開相關資訊。

廠商與官方的拒絕讓人懷疑是否有不可告人之事﹖在2011年地球開放資源組織(Earth Open Source)發表報告《年年春與出生缺陷:大家被蒙在鼓裡?》,指出廠商在19801990年代自己做試驗,就已知道 嘉磷塞會讓試驗動物出生缺陷。德國政府其實都有這些報告,但都加以保密,在撰寫報告時都用非科學的理由故意忽略這些研究結果,而且採用早期的對照試驗,來稀釋出生缺陷數據,因而導致 嘉磷塞安全的結論。歐盟執委會只看到可公開的部分,在2002年允許其使用。因此若民間團體可以拿到廠商的原始報告,包括試驗方法與結果的原始數據,就能夠重新檢視 嘉磷塞的安全性。那麼結論可能與官方不一樣。

美國環保署前職員Evaggelos Vallianatos兼年出版一本書,書名《毒藥的春天:汙染與美國環保署的密史 Poison Spring: The Secret History of Pollution and the EPA》,揭露駭人消息。他引用環保署科學家Adrian Gross的話。Gross的同事很早之前就不再認真檢討廠商所提的試驗報告,因此根本無法從數據中發現問題所在;在撰寫報告時乾脆一字不漏地抄襲廠商的摘要,當作官方的審核結果。假如德國主管機關也同樣用廠商的摘要當做官方的結論,那麼政府的審查就沒什麼意義了。 Source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