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O面面觀網站  

GMO面面觀報導 嘉磷塞的健康風險

(除草劑Roundup,年年春)

MEDLINE資料庫:FIle 1:  File 2:
更多嘉磷塞健康風險的研究報告

Glyphosate: Pathways to Modern Diseases (2015)

 

  • 基改豆飼料讓鷄罹病有原因   12-12-22.2

研究發現嘉磷塞(年年春除草劑的主要成份)會影家禽腸胃細菌生態,高度致病性的細菌,如沙門氏桿菌、腸炎沙門菌、沙門氏鼠傷寒桿菌、產氣莢膜梭狀芽孢桿菌、肉毒梭狀芽胞桿菌等對 嘉磷塞有抗性,益菌如乳酸球菌、腸球菌、栗褐芽胞桿菌、成人型雙叉桿菌、乳桿菌等則很容易被嘉磷塞殺死。這個結果可以解釋為何近年來餵養基改黃豆的牲畜很容易染上腸胃病,因為種植基改黃豆會師用很多的 嘉磷塞。丹麥一位養鷄農農發現改用改用非基改黃豆飼料,蛋雞馬上長得更健康、較不會有下痢、較為平靜,所生產的雞蛋更多、異形蛋更少。 Source

  • 基改黃豆多含農藥間接致病   13-04-20.1

國人吃的黃豆製品主要是「飼料級(Feed grade)」進口黃豆經過挑選,號稱「選豆」所加工而成的,這可說是「國家級」醜聞,因為其他亞洲國家大多不是自己種,就是進口食品級黃豆(Food grade soybean)給人吃。飼料級黃豆常是散裝,需要用農藥來殺黴菌,品質上就較不好;近十年來進口的又大都是基因改造黃豆,不但蛋白質可能導致過敏,更含有超多的除草劑嘉磷塞(就是國內用很多的年年春)。這是因為除草劑殺不死基改黃豆,美洲農民就盡量噴,要把雜草除的一乾二淨,因此黃豆累積很多 嘉磷塞。可是若政府把嘉磷塞殘留容許値設定的與稻米一樣都是0.1 ppm,那些飼料級黃豆就無法進口。因此美國把飼料級黃豆的嘉磷塞殘留容許値設在20 ppm,我國與歐盟都提高為10 ppm,這是米的100倍。顯然這是政府為了進口商,而不是為了消費者健康,所設的安全標準。不過這在其他國家有沒問題,但是在大量吃「飼料級」黃豆的我國,問題可大了。因為去年的一篇研究論文指出,長期吃基改飼料玉米,老鼠得癌症的情況會更加嚴重。水加了極少量的 嘉磷塞,老鼠喝了同樣也會得癌症癌。

現在兩位美國學者SamselSeneff蒐集研判了286篇研究論文,指出 嘉磷塞與現代人諸多疾病間接關聯性的可能,由於間接,所以常被忽略。

學者指出,過去大家都忽略了嘉磷塞會抑制哺乳類動物酵素cytochrome P450 (CYP)活性的後果。CYP具解毒能力,在體內可以分解外來有毒物質。由於現代人經常接觸或吃到各式各樣的毒素,而 嘉磷塞抑制CYP活性,可能讓我們自體解毒的能力降低,提高生病機率。此外 嘉磷塞改變腸道寄生菌族群 (即菌叢不良dysbiosis) 的嚴重性也不能忽視,例如益生菌的減少會導致嬰兒與幼童鐵、鋅不足,提高得腹瀉、肺炎機率,成年人缺鋅也易得失智症等。此外作者由許多論文指出結腸炎、發炎性腸道疾病、自閉症、肝性腦病變、肥胖症等近代疾病也都可能與菌叢不良有間接關係。因此需要更多的研究來釐清 嘉磷塞與文明病的關係。論文A. Samsel and S. Seneff (2013) Glyphosate’s Suppression of Cytochrome P450 Enzymes and Amino Acid Biosynthesis by the Gut Microbiome: Pathways to Modern Diseases. Entropy 15(4), 1416-1463.   File:

  • 基改豆所含農藥歐人尿中有   13-06-15.3

雖然年年春(嘉磷塞)廣泛使用,但目前很少針對食物、飲水等進行其殘留的監測。現在民間團體進行抽驗,發現歐洲18個國家高達44%的居民尿液都含有微量的除草劑 嘉磷塞,英德與波蘭等國較多,瑞士較少;供試者都住在城市,並未使用或接觸除草劑。歐洲地球之友會要求歐盟趕快調查何以嘉磷塞會跑到人體內、進行環境監測、而且應立即限制其使用。高達85%的基改作物都可忍受除草劑,因此若開放種植,年年春會用的更多。GM Freeze的執行長認為進口的基改黃豆、玉米都沒有檢驗嘉磷塞的殘留量是不應該的,政府應即刻進行監測。(編按) 我國也沒聽說過有在監測,按衛生署規定稻米、毛豆嘉磷塞殘留允許値分別為0.10.2 ppm,但是黃豆的高達10 ppm。這顯然是為了進口基改黃豆的嘉磷塞含量太高所設定的。然而美國的規定是20 ppm,一般的監測値則含量在10~17 ppm之間。若此為真,我國每年進口的230萬噸黃豆有多少是不及格,不應該進口的呢?   Source-1   Source 2   (0616 補充),2011一篇報告指出大公司早就知道嘉磷塞與畸型胎有關,政府審查單位加以忽視,即使新證據不斷出現,近期內連歐盟政府都可能不會處理,因此消費者要發聲自保。M. Antoniou et al., 2011  Roundup and Birth Defects: Is the Public Being Kept in the Dark? Earth Open Source.  PDF      Greenpeace  2011 Herbicide Tolerance and GM Crops: Why the World should be Ready to Round Up Glyphosate.  PDF

  • 基改灑的年年春讓雄鼠不孕   13-07-21.1

最新的研究發現,種基改作物大量噴灑的除草劑嘉磷塞(年年春)在很低的濃度下,會阻礙雄老鼠的生殖功能。只要用36ppm, 0.036g/L的嘉磷塞處理30分鐘,就會誘發氧化逆境,打開多重逆境引發路線,而導致青春期雄老鼠睪丸史脫立細胞的死亡。這會影響其精子生成而導致不孕症。File:

  • 基改噴年年春疑引發諸多病   13-07-27.5

最新報告顯示,美國1996年開始種基改作物後,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用量加速地地增長。在在過去十餘年,《黃豆、玉米與棉花三大基改作物每年所施用的年年春量的增加幅度》與相同時間內《美國人各種疾病的增加幅度》兩者間有高度的相關係數,包括甲狀腺癌0.9876、自 閉症0.985、糖尿病0.9819、腎臟與腎盂癌0.975、 肥胖症0.9698肝與肝內膽管癌0.9578。當然有相關不必然是有因果關係,但也不能排除是有關係,因此作者也提出年年春致病的可能原因。實際上年年春的致病是緩慢且不易看出,但間接的證據已經相當地多。  File:

  • 提高農藥許値基改大廠得逞   13-08-04.4

美國環保署應孟山都的要求,已經提高許多農作物除草劑嘉磷塞(年年春)的殘留容許値。今年春天大家都在關注「孟山都保護條款」之際,環保署卻悄悄地進行前述的改變。黃豆、亞麻與芝麻由20 ppm提高到40 ppm;在馬鈴薯與胡蘿蔔由0.2 ppm 分別提高到3 ppm 5ppm。雖然該項法令在51日公告,但也徵求民眾的意見;到了截止日(0701)共計有18百件反對的評論;不過未被接受,該公告已在0725日起生效。環保署根據孟山都提供的試驗數據,說明這麼高的殘留量並無健康風險,但近年來的許多報告卻不認為如此。而此項法規的轉變,最大的獲利者就是孟山都,因為農人將會噴灑更多的除草劑;但將來產品會不會因為 嘉磷塞殘留量過高而無法外銷,反而傷及農民,仍有待觀察。消費者則可預期會吃下更多的農藥。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毒理學報告多   13-08-10.1

孟山都推出除草劑嘉磷塞(glyphosate年年春)時,宣傳說此農藥比鹽巴還安全,基本上不具毒性;後來被紐約檢察官下令撤回廣告;另也宣傳說 嘉磷塞在土壤中可迅速分解,被巴黎法院判廣告不實而罰鍰。現在問題是基改作物大量噴灑嘉磷塞,因此讓美國人與台灣人好像是被試驗的天竺鼠一樣。其實已經有許多研究報告指出 嘉磷塞可能導致人體各種身體上的毛病。目前都可在雨、空氣、地下水與人體尿液發現到的 嘉磷塞,實際上是會損害DNA,並且刺激癌細胞的增長。這些研究都可以上MEDLINE資料庫搜尋;不過已經有人給打包了,有請醫界的朋友進一步查閱:FIle 1:  File 2:

  • 進口基改黃豆或含超標農藥   13-10-27.1

徳國民間研究機構最近到南美洲阿根廷去抽驗;阿根廷種的黃豆幾乎全是基改的,也都是大農生產。他們在6月時取了11件樣品,檢測了 嘉磷塞與其衍生物AMPA(毒性與 嘉磷塞相同,因此檢驗殘留値時需要兩者含量相加),結果只有1件低於10 ppm3件在10 - 20 ppm之間,其餘7件都超過30 ppm,更有1件高於90 ppm。在9月時複檢5件,只1件低於20 ppm3件超過30 ppm,還是有1件高於90 ppm。按我國基改黃豆四成以上是由南美洲進口,主要是巴西,也曾由阿根廷。我國規定 嘉磷塞允許値為10 ppm,但政府未曾檢驗把關此具慢性健康風險的除草劑。Source

  • 基改噴嘉磷致癌新機制   13-12-15.1

種基改黃豆會有大量的除草劑嘉磷塞及其代謝物殘留於豆子內部,這兩者的毒性是相當的。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嘉磷塞具有引發癌症的可能。印度毒理學研究所最近的報告指出人類皮膚細胞(HaCaT)暴露在低濃度的 嘉磷塞之下時,就有致癌潛能報告中將其致癌的機制加以詳細的說明與圖解,要點是會調降粒線體自行凋亡(apoptotic)訊息途徑,以及破壞多項細胞訊息與調控的部位。 嘉磷塞的濃度低落到0.10.01 mM之際仍可以誘導細胞增殖,而在高濃度時反而抑制細胞生長,暗示此除草劑具有中斷內分泌的可能。五個月前,期刊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登出一篇論文,也指出 嘉磷塞具雌激素功能,在極低濃度會誘發乳房癌細胞的增殖。 Source  研究報告 

  • 基改黃豆確認含嘉磷塞甚高   14-01-11.1

基改黃豆真的蓄積了多量的嘉磷塞除草劑。基改黃豆的嘉磷塞殘留量在過去少有研究。美國學者在愛荷華州取()10行栽培基改黃豆、()10個慣行栽培非基改黃豆、以及()11個有機栽培非基改黃豆等三組樣品,分析其化學成分。結果顯示()有機非基改黃豆的營養成分最佳,總蛋白質、與各種糖類都較其他兩組者多,總飽和脂肪酸與omega-6脂肪酸則比其他兩組低。()慣行基改黃豆10樣品都測得出 嘉磷塞與其降解物AMPA(毒性一樣高),其濃度10個中有6個超過台灣國家所訂殘留允許値,但()()則都測不出,顯示基改與非基改並不是「實質等同」。作者認為基改黃豆應該檢驗其除草劑殘留量,避免影響人畜的健康;建議(1)加強在市場取樣與查驗;(2)進行長期性動物餵養試驗,以瞭解 嘉磷塞殘留量與其風險間的關係;(3)在官方基改風險評估審查中納入農藥殘留量檢測;(4)進一步研究農藥的生態影響,諸如土中生物的交感,看看是否會降低作物對養分的吸收,或者影響到作物化學成分。 Source

  • 基改豆所用年年春毒性更高   14-02-08.1

官員都說,食物中農藥若在「每日攝取允許値」以下,是安全的。這句話要大打折扣。農藥除了主成分以外,還會加入一些所謂「無作用」的配方添加物,如介面活性劑、黏著劑、載體等。申請農藥的合法使用時,藥廠必須要提交其主要成份的中、長期毒物學試驗,而添加物則完全沒有加以測試其毒性。但是最新的研究論文完全顛覆添加物沒毒的說法。學者用三種殺蟲劑、三種除草劑與三種殺菌劑來作體外毒性試驗,對象是人類的三種細胞。結果發現農藥的主成分與配方合在一起(就是農藥本身),其毒性都遠比單獨的主成分高,相差最多的是殺菌劑,約為300-600倍。而一向被認為毒性最低的除草劑農達(Roundup,在我國的商品名是年年春,其主成分為嘉磷塞),其毒性反而比殺蟲劑高;但美洲因為種基改作物廣施年年春,導致雜草產生抗藥性,農民必須增加年年春用量來除草,導致美國黃豆除草劑殘留量可能超過我國所訂標準;南美洲進口的更可能超過國家標準的79。文中提到,此研究指出所謂農藥的「每日攝取允許値」是無意義的,因為該允許値的計算是由主成分的毒性計算所得,若由完整的農藥毒性來計算,當然「每日攝取允許値」會降低很多。 Source   (編註:這篇論文可以印證最近公共電視紀錄片「蜂狂」中學者的憂慮:很低的農藥含量仍舊是危險的。)

  • 基改多用嘉磷塞政府應正視   14-02-23.1

《欺騙的種子》一書作者Jeffrey Smith指出種基改作物所施用的除草劑年年春可能與美國人對麵筋(麩質)過敏,或罹患乳糜症的越來 越多有關。而Swanson指出年年春用量與美國人罹患慢性病的人數有高度的相關,如甲狀腺癌、肝和肝內膽管癌、肥胖症、糖尿病、青少年自閉症、阿茲海默症致死、腸感染致死等。有學者在期刊論文發表報告,支持這兩個說法。 作者認為現在農民場用除草劑來促進落葉或葉片乾燥,以利採收種子,因此種子 嘉磷塞農藥殘留量會提高。這可以解釋為何最近中美洲罹患腎病的農民爆増,因為他們用年年春來提早採收甘蔗。作者呼籲政府重新檢視食品嘉磷塞殘留允許値的規定。文中指出, 嘉磷塞會抑制哺乳類動物酵素cytochrome P450 (CYP)活性的後果。CYP具解毒能力,在體內可以分解外來有毒物質。由於現代人經常接觸或吃到各式各樣的毒素,而 嘉磷塞抑制CYP活性,可能讓我們自體解毒的能力降低,提高生病機率。此外 嘉磷塞改變腸道寄生菌族群 (即菌叢不良dysbiosis) 的嚴重性也不能忽視,例如益生菌的減少會導致嬰兒與幼童鐵、鋅不足,提高得腹瀉、肺炎機率,成年人缺鋅也易得失智症等。作者由許多論文指出結腸炎、發炎性腸道疾病、自閉症、肝性腦病變、肥胖症等近代疾病也都可能與菌叢不良有間接關係。 Source

  • 基改用除草劑與腎臟病有關   14-03-23.1

斯里蘭卡禁止除草劑''年年春''的使用。這是因為研究指出年年春的成分 嘉磷塞可能與該國北方農民未知原因的腎臟病(CKDu)有關。此外CKDu也是薩爾瓦多地男性死亡的第二大致因,原因也不詳。現在報告出爐,學者認為 嘉磷塞施用後與土中離子結合,產生高毒性,農民使用地下水,因而讓農民致病。北斯里蘭卡約有400,000CKDu病例,20,000因而死亡。由於斯里蘭卡在1970年代開放農藥使用,學者認為12-15年的農藥殘留累積導致90年代CKDu的發生;農藥中嘉磷塞符合若干「嫌疑犯」的特點,例如可與硬水結合成穩定化合物、具有維持毒性金屬離子與送進腎臟的能力、多管道進入人體等。研究發現,嘉磷塞本身在土壤半衰期只47天,但與金屬離子結合就難以分解,半衰期長達22年,進入人體的管道包括飲用水、食物與空氣;農民則也由皮膚或呼吸道吸收,因而傷腎。 Source  研究報告

  • 政府的管耐草藥基改不可信   14-03-29.1

農藥殘留量是食物品質的指標,不過基改作物在1996年上市18年來,抗除草劑作物產品到底累積了多少除草劑,幾乎沒有任何研究報告。然而因為種這些基改作物勢必増用除草劑,不但生產國調高除草劑的殘留允許値(最高殘留値maximum residue levelMRL),連進口國也一樣。巴西在2004年將黃豆的嘉磷塞MRL0.2 ppm提高到10 ppm,不過僅限於基改黃豆,非基改者維持原規定。歐盟在1999年將黃豆嘉磷塞MRL0.1 ppm提高到20 ppm,美國亦同。(我國在1996年定為乾黃豆為10 ppm,毛豆(黃豆未乾就採收者)0.2 ppm,稻米0.1 ppm)。這樣的提高並沒有基於人體健康的科學試驗,而是迫於不提升嘉磷塞MRL,無法「合法地」採用基改黃豆的現實,因為種抗除草劑勢必提高黃豆種子內的 嘉磷塞殘留在北美洲以及南美洲都已經得證實。

孟山都在19781981所作的結論是 嘉磷塞對大型蚤無害;該公司的結論左右了主管機關的審核標準。但各國政府低估了除草劑的毒性。因為主管機關在審查除草劑的安全性時,都只是檢討除草劑的主要成份,然而除草劑除了主成份外,還添加不少其他化學物質,如佐劑、界面活性劑等,這些都可能具有毒性,或者可能加強主成份的毒性,但都未列入官方審核的考慮。不過現在已有試驗指出對大型蚤而言,年年春的毒性比 嘉磷塞更大。佐劑、界面活性劑的不良作用也在這兩年紛紛被試驗證實。這樣的科學證據顯示,政府把食物中農藥的每日容許攝取量(ADI,Acceptable Daily Intake)訂的太高了,沒有考慮食品通常含多種農藥殘留,吃下後的加成毒性(註,俠醫林杰樑的學生,顏宗海醫師早就這樣講過,但政府仍無動於衷,還未重新進行評估)。

作者表示缺乏食物中除草劑殘留量數據是嚴重的知識落差,可能很不利人體動物的健康。近20年的忽視怎能令人相信政府的把關。若其原因乃在於政府的瞭解不夠,這很糟糕;若其原因是受到廠商的影響,那更糟糕。 Source

  • 基改含嘉磷塞有害牲畜健康   14-04-06.1

丹麥農部部長委由Aarhus大學學者調查務農者所稱餵養基改黃豆牲畜得病()的說法。學者深入檢討過去的研究報告,調查的結論指出,基改黃豆可能的影響會由於 嘉磷塞除草劑,而非基改本身。有需要進一步研究基改黃豆中嘉磷塞對牲畜健康可能的影響,特別是在生命週期中較為敏感的時期。他指出嘉磷塞除草劑有兩個可能的途徑而傷害動物身體,一是該除草劑影響動物腸道微生物相,而引發間接影響;另一是改變牲畜礦物質營養素的狀態,而產生間接影響。 嘉磷塞已被證實會改變動物腸道微生物相,也會抓住礦物質營養素不放。不過評論者認為這位學者還有其他重要的地方沒有提到,例如已知嘉磷塞還有其他方面可能的壞處,包括破壞DNA、畸形兒、神經毒性、傷肝傷腎等;基改本身的影響也有很多試驗報告。 Source

  • 基改含嘉磷塞出現於母乳中   14-04-13.1

美國人的母乳中出現農藥年年春 ! 民間團體「Moms Across America」與「Sustainable Pulse」聯合取樣檢測婦人乳液,發現除草劑嘉磷塞的含量在76 μg/l 166 μg/l之間;這是歐洲嘉磷塞的最大污染物濃度(MCL)標準的7601600倍,因為歐洲的是0.1 μg/l,但美國飲用水 嘉磷塞的最大污染物濃度(MCL)700 μg/l。該團體指出,受測的婦人大多瞭解基改風險,也會刻意避免,居然還也這麼高的濃度,那麼沒警覺的應該會更高。目前政府對 嘉磷塞採寬鬆的規範,是認為此農藥不會在生物體累積,人吃進去會被排掉,因此不會有健康的問題。但乳汁測驗的結果已打破此錯誤的講法。瑞士學者Dr Angelika Hilbeck表示,嘉磷塞可能就是嬰兒有生命以來第一個被強迫接受的化學農藥。在民主國度居然還允許有這樣不顧後果不負責的化學污染,表示並沒有從Rachel Carson大作《寂靜的春天》中得到教訓。受測出乳汁含有微量嘉磷塞的一位媽媽覺得很沮喪,因為她只吃有機產品(編註:這是因為美國 廣種基改作物,大量使用除草劑,環境已受到極大的污染)。不過「Moms Across America」指出,嚴格取食有機非基改食品的婦人過了幾個月到兩年,其乳汁大都已測不出來。至於人類尿液的 嘉磷塞含量,在瑞士約為0.16 μg/l,在拉脫維亞約1.82 μg/l,然而這此在美國的檢測,最高値在奧立岡的18.8 μg/l。本次檢測發現美國飲水的嘉磷塞測値在0.0850.33 μg/l之間。「Sustainable Pulse」呼籲全球政府暫時禁止嘉磷塞的販賣使用,直到獨立學者研究其長期風險有結論後再決定是否開放。此次檢測結果令人想起1970年代發現母奶含有多氯聯苯,而導致1979年美國國會禁止其生產。多氯聯苯(與嘉磷塞)的生產者孟山都在19301977年都還堅持多氯聯苯是無毒的。(編註,該公司也登廣告說 嘉磷塞無毒易分解,被美國與法國法院判廣告不實 。嘉磷塞的健康風險參考)     Source

  • 阿根廷種基改罹癌率高兩倍   14-06-28.2

位於阿根廷首都西北部700公里的Córdoba省衛生廳最近出版該省五年內癌症詳盡的報告,報告中指出,廣種基改作物施用很多農藥的地區,其罹癌率偏高,最高的是Marcos Juárez (10萬人有229.8人因癌症而死亡)是全國平均值(115.13)的兩倍。研究者在Córdoba省經8年的探討,已發表15篇論文證實接觸農藥者遺傳受損,較易得癌。而在Marcos Juárez也發現土壤、湖泊甚至於雨水中都測出有 嘉磷塞與其降解物AMPA (年年春)。一位教授建議政府採取緊急措施,包括嚴禁空中施放農藥、房屋周遭1000公尺內不能使用農藥、都市內不得放置農藥以及噴施器具等。 Source

  • 基改用除草劑讓農民得腫瘤   14-05-11.1

最新國際期刊刊登論文,指出基改作物所用除草劑年年春中的主成分嘉磷塞可能與罹患非何杰金氏淋巴瘤(Non Hodgkin's LymphomaNHL)有關。該論文分析30年來相關流行病學的44在高收入國家所作的研究報告,探討21類農藥80種主成分與務農者罹患NHL之間的關係;結果發現B細胞淋巴瘤的出現與苯氧類除草劑(2,4-D)以及有機磷類除草劑(如固殺草、嘉磷塞)都有正相關,而瀰漫性大B細胞惡性淋巴瘤則與有機磷類除草劑有正相關。此外該報告也指出胺基甲酸鹽類殺蟲劑、有機磷類蟲劑等也有關。這篇報告來得正是時候,因為美國環保署正在審核兼耐嘉磷塞與2,4-D兩種除草劑的基改作物,通過的話,美國這兩種除草劑的用量還會增高。另外,除草劑年年春中的填充成分polyoxyethyleneamine (POEA)也已被發現會殺死人類胚胎細胞。 Source  report

中國農部1988年核准了孟山都的除草劑年年春(即農達,主成份嘉磷塞)的使用。農部當初審核時所根據的研究報告,是在孟山都的實驗室進行,給老鼠口服或與皮膚接觸 嘉磷塞,為時短短幾天,報告結果認為對眼睛、皮膚沒影響,也不會引起過敏。現在關心食安人士要求農部將那份報告公開;農部轉而要求孟山都。但是該公司表示研究中包含公司的營業秘密,況且公司從未在世界任何公開過該報告。食安人士當然不滿,已經在上訴中。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於歐洲。嘉磷塞使用許可需要重新申請審核,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委託德國辦理。德國根據兩篇毒性長期試驗報告,建議將 嘉磷塞一個人每公斤體重的可接受攝取量(ADI),由每天0.3調高到0.5公克。Tony Tweedale代表民間團體要求公開那兩份報告,但是EFSA與德國主事機構都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農藥行動網(Pesticide Action NetworkPAN)要求德國該機構提供,也得到同樣理由與結果。不過歐洲PAN與荷蘭綠色和平曾到法院告歐盟執委會拒絕提供年年春詳細成分乃違反聯合國奧爾胡斯公約(Aarhus Convention)。歐洲法院已在2013年裁決任何物質釋放到環境,其資訊文件應無條件公開。據此Tweedale已再度要求EFSA公開相關資訊。

廠商與官方的拒絕讓人懷疑是否有不可告人之事﹖在2011年地球開放資源組織(Earth Open Source)發表報告《年年春與出生缺陷:大家被蒙在鼓裡?》,指出廠商在19801990年代自己做試驗,就已知道 嘉磷塞會讓試驗動物出生缺陷。德國政府其實都有這些報告,但都加以保密,在撰寫報告時都用非科學的理由故意忽略這些研究結果,而且採用早期的對照試驗,來稀釋出生缺陷數據,因而導致 嘉磷塞安全的結論。歐盟執委會只看到可公開的部分,在2002年允許其使用。因此若民間團體可以拿到廠商的原始報告,包括試驗方法與結果的原始數據,就能夠重新檢視 嘉磷塞的安全性。那麼結論可能與官方不一樣。

美國環保署前職員Evaggelos Vallianatos兼年出版一本書,書名《毒藥的春天:汙染與美國環保署的密史 Poison Spring: The Secret History of Pollution and the EPA》,揭露駭人消息。他引用環保署科學家Adrian Gross的話。Gross的同事很早之前就不再認真檢討廠商所提的試驗報告,因此根本無法從數據中發現問題所在;在撰寫報告時乾脆一字不漏地抄襲廠商的摘要,當作官方的審核結果。假如德國主管機關也同樣用廠商的摘要當做官方的結論,那麼政府的審查就沒什麼意義了。 Source

  • 基改用年年春可能有害蜜蜂   14-08-16.1

剛出爐的研究顯示,全球與我國用量最大的除草劑年年春可能導致蜂群的神秘失蹤。在年春正常施用下,其田間的濃度會導致蜜蜂對花蜜中的糖分嗅覺失靈,學習能力也變差,但不影響採蜜行為。學者推測有些外勤蜂成功地將花蜜攜回蜂巢,其中所含微量的年年春成分會影響到整個族群的表現。 Source   論文

  • 公園應禁止基改用的年年春   14-08-16.2

今年發表的研究顯示包括除草劑年年春在內若干農藥可能與罹患乳癌與非何杰金氏淋巴瘤有關後。民間團體呼籲紐約市公園處停止在公園綠地施用年年春。該處在去年施用年年春高達1365次,施用工人暴露於農藥的時間相當長,風險高;在綠地玩耍的兒童也一樣。況且噴濕後農藥還會擴散到附近區域。英國著名人權服裝設計師Katharine Hamnett 最近也對倫敦有類似的呼籲。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用年年春安全性有黑幕   14-09-14.1

美國與歐盟政府的主管機關都拒絕公開除草劑年年春的審查資料,理由是涉及孟山都的商業機密。現在輪到中國反基改團體,他們也向北京農業部要求要看孟山都提交的試驗報告,否者會告到法院。中國目前是全球嘉磷塞(年年春主成分) 最大的製造與外銷國,也是孟山都年年春主要的進口國,在中國的除草劑市占率高達80%;中國也是(年年春用很多的)基改大豆最大的進口國。中國農部審核年年春所根據的報告是孟山都在1985年做的那一份急性毒物學研究。但根據Global GMO Free Coalition (GGFC)的調查,1985年的報告目前已找不到,可找到的是該公司1970年所做的,不過只針對 嘉磷塞,並不是拿年年春去進行,因此可能也具毒性副成分並未有過風險試驗。更扯的是1985年孟山都進行試驗的研究室根本沒再做毒理學研究,1970年代才有。GGFC呼籲美國環保署把完整的研究報告公諸於世。 Source

  • 基改噴年年春科研指會致癌   14-10-11.2

孟山都廣告,號稱低毒性易分解的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嘉磷塞),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其害處。基改黃豆可忍受年年春,種植者勢必加倍使用年年春,會導致黃豆 嘉磷塞殘留量增加,吃黃豆製品應該小心。年年春除了噴施以後傷害土中益菌,讓土壤不能發揮正面功能外,對動物與人的健康也很不好。以下摘錄自各方研究報告。

對人類來講,目前比較多的是流行病學的研究。不論在阿根廷、歐洲、美國、加拿大、澳洲與紐西蘭,都發現 嘉磷塞的使用與癌症有相關關係,如B細胞淋巴癌、腦炎。除了流行病學研究,實驗室研究也常發現 嘉磷塞會導致DNA損害、細胞分裂異常、誘導動物細胞成為癌細胞等。

美國衛生部所屬Agency for Toxic Substances and Disease Registry的科學家在2009年發表論文,指出美國東岸賓州、紐約、新澤西等州的家長在小孩出生兩年前若接觸過年年春,小孩得腦瘤的機率增加一倍。

法國國際癌症研究局(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 的研究者研析25年來相關論文,在今年發表報告,指出有機磷類除草劑(如嘉磷塞)B細胞淋巴癌有密切關係。

流行病學指出嘉磷塞與癌症的相關關係;相關關係並不保證有因果關係。但是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 嘉磷塞會影響人類的遺傳物質DNADNA發生改變是癌症的前兆。

1998年就有報告指出在試管中的正常人類淋巴細胞會發生DNA受損,只要加入 嘉磷塞的話。阿根廷學者Dr. Fernando Manas發現基改黃豆產區Córdoba噴施年年春的農人其淋巴細胞DNA受損的程度比對照組更高。厄瓜多研究空中噴施年年春者的靜脈血,同樣發現DNA受損的程度比對照組更高。不只人類,在動物也常有類似DAN受損的研究報,如果蠅老鼠 歐洲鰻魚等。 印度研究者在2010年發現老鼠細胞在組織培養時加入年年春會變成癌細胞;有名Seralini(2012)試驗指出 嘉磷塞會讓老鼠更快長出更多的腫瘤。 Source

  • 基改用除草劑健康風險再論   14-10-19.3

德國食安主管機關針對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嘉磷塞以及其他成分的健康風險。搜集各方研究報告,得到並無健康風險的結論。但民間團體TESTBiotech 指出,有不少的研究報告並沒有被官方放進去分析,質疑官方的說法。若風險真的有問題,這會有嚴重後果,因為許多種食物都已經發現有嘉磷塞的殘留,因此消費者每天都會吃到。根據TESTBiotech研判各方研究,得到的結論是:

1.      新的研究報告顯示,官方應重新檢討年年春如下的健康風險:次慢性毒害、長期毒害、遺傳性毒害、生態毒害、內分泌作用。

2.      農作物的嘉磷塞殘留以及對農作物代謝的影響,需要有詳細的數據。

3.      官方尚未完全考慮 嘉磷塞對於腸道細菌所可能產生影響。

按,我國食藥署的規定,稻米嘉磷塞殘留允許值是0.1 ppm ,進口黃豆是10 ppm。 當被問到為何有此差異,食藥署的回答是說兩整種植方法不一樣,所以規定的允許值不一樣。顯然,食藥署的規定殘留允許值,其基準並非把消費者健康放在第一位,而是以業者的需求為主。若進口黃豆定的與稻米一樣高,那麼業者大統益就很難由美國巴西進口黃豆(大多為基改),因為基改黃豆能抵抗年年春,因此會噴施的較多,當然就會有較多的殘留,會超過0.1 ppm。
食藥署又說,我們比歐美定的還嚴格,他們是20 ppm。一副沾沾自許的模樣,卻不去提只有我國國人才那麼大量的直接吃進口的榨油兼飼料用基改黃豆。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美兒童要小心   15-01-10.1

美國病童加護治療時常有機會餵食亞培公司出品的PediaSure Enteral Nutritional Drink(小安素營養即飲)。現在小安素被發現含有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 嘉磷塞。這是民間團體「Moms Across America」委託Microbe Inotech Labs所進行的抽驗;在20個樣品中發現有6個,其 嘉磷塞含量遠超過75 ug/l。由於PediaSure含有來自基改玉米的果糖糖漿以及基改黃豆,推測是種植基改玉米或大豆時施用了年年春,或者是採收前施用來乾燥葉片,導致所採收的種子含 嘉磷塞。這消息顯然令人震驚,因為加護病房理所當然應該很安全才對。按Moms Across America在去年也發現農藥年年春出現於美國人的母乳中 Source

  • 家樂氏食品含基改用嘉磷塞   15-02-01.1

習慣吃家樂氏(Kellogg’s)穀物早餐的朋友要注意:美國家樂氏出品的穀物產品經檢測,含有基改玉米以及超量的 嘉磷塞殘留(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小兒科醫師Michelle Perro表示,兒童的健康情況正在惡化。兒童吃了這等食物就會同時吃下 嘉磷塞與基改抗蟲成分。這對兒童有多方面的影響。1.由於 嘉磷塞對(部分)菌種有影響,因此會改變腸道細菌族群,解毒、製造維生素、腸黏膜的復原能力等功能可能會降低。2. 嘉磷塞在農田會抓住重要的礦物質,使得作物較難吸收;拿這樣的原料做食物可能導致望物質缺乏。 Source

  • 基改用年年春與自閉症有關   15-02-15.4

自閉症、肝性腦病變、肥胖症、結腸炎、發炎性腸道疾病等近代疾病也都可能與菌叢不良有間接關係,而當我們吃多了殘留嘉磷塞(年年春除草劑的主成分)的食物, 嘉磷塞會抑制腸道中的好菌,使得壞菌族群大增,就產生了菌叢不良。那為何菌叢不良與自閉症有何關係呢﹖學者指出,這些壞菌會提高兩種成分脂多醣(LPS)與介白素(IL-1b)。脂多醣是若干壞菌細胞壁的部分成分,介白素是當受到細菌干擾時所產生的免疫系統傳導分子,會讓我們在生病時覺得不舒服。當壞菌降解腸道表面,就會表現出腸漏症(leaky gut),使脂多醣進入血液中,免疫系統就會產生介白素,因此激發了神經膠細胞中的微膠細胞(microglia)。身體上產生脂多醣也會透過迷走神經刺激腦部在神經系統中形成介白素。脂多醣與介白素也可能會分解腦血管屏障(blood–brain barrie),使得毒物或其他病菌容易入侵人體。研究發現,自閉症患者特別是又有腸道疾病者,介白素含量都較高。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美國會不高興   15-03-22.2

美國52位民主黨國會議員聯名寫信給歐巴馬總統,要求國家對於除草劑的使用政策需要來個巨大的轉變。因為除草劑的過度使用,導致雜草馬利筋幾乎消失(剩下不到2%)。而馬利筋是帝王斑蝶的主要食物,其消失導致斑蝶族群剩10%。農民所以增加那麼多的除草劑用量,就是因為改種耐持草劑的基改作物所致。 Source

  • 基改使用的嘉磷塞可能致癌   15-03-22.1

WHO認定: 嘉磷塞可能會讓人類得癌(嘉磷塞是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孟山都的產品)。世界衛生組織WHO處理癌症的機構,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邀集11個國家的17位專家,評估後認為五種農藥是有可能致癌,其中 嘉磷塞、馬拉松Malathion四氯松Tetrachlorvinphos列於2A等級,即probably(很可能) carcinogenic to humans,而巴拉松Parathion與大利松Diazinon列於較輕的2B等級,即possibly (可能)  carcinogenic to human Source

按,近年來嘉磷塞的害處越來越明顯,除了改變土壤微生物相(好菌變少而壞菌變多,致使土壤不健康),更對人體有導致許多慢性病的疑慮,而其原因可能破壞腸道菌相平衡而產生菌叢不良症,也會抑制肝臟酵素cytochrome P450活動,導致解毒功能受損。動物試驗更指出會影響胚胎發育。

中央政府應該學習宜蘭、雲林兩地方政府,通令全過公有地禁止使用除草劑。對於農田的使用也應加速開發免用除草劑的雜草管理方法。

衛福部的農藥殘留允許值規定大多數是國產的稻米0.1 ppm、毛豆 0.2 ppm,而大多數是進口的黃豆卻高達10 ppm。顯然這是為進口商的方便,因為官員在回答為何前述三種產品有不同的待遇時,答案是說種植方法不同。這個答案根本是文不對題,因為想也知道,美國大多種基改黃豆,當然會多用除草劑。

官員又說,我們訂得比歐歐盟、美國低,他們是20 ppm耶。問題是他們不會吃基改豆。雖然官方表示基改黃豆也可以作為食用,可是他們都用來做飼料,人吃的有食品級的。

偏偏國人吃很多基改豆。當然若我們調降黃豆的允許值,可能依實難以進口那麼多基改黃豆。因此我們消費者有權利要求,若不調降,那麼應該飼用與人吃的黃豆要分開制定 嘉磷塞安全允許值。

  • 基改用嘉磷塞會讓兒童生病   15-03-28.5

阿根廷栽種基改黃豆地區,Marcos Juárez,因為施用過的農藥,導致許多附近的小孩生病,這已經得到明確的科學證實,當地兒童比起不種基改黃豆的Río Cuarto者,基因受到損傷的兒童,要高出44 %Marcos Juárez地區多施用的農藥包括年年春(嘉磷塞)、亞滅寧(cypermethrin)、與陶斯松(Chlorpyrifos)。 嘉磷塞剛被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為可能致癌。生病兒童的症狀包括重複性噴嚏、呼吸道疾病、咳嗽、支氣管痙攣、皮膚瘙癢或有污跡、鼻子瘙癢或流血、淚液過度分泌、眼鼻瘙癢或發熱等。由於兒童仍在發育階段,此時基因受損可能會影響到成年時候的健康。不過基因受損者其程度仍未到不可恢復的狀態,所以研究者認為應持續追蹤這些病童,看看細胞受損的生物指標有無持續出現。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使細菌不怕藥   15-03-28.4

繼世衛組織WHO認定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嘉磷塞--可能致癌之後,又有新論文打了 嘉磷塞一巴掌。刊登於美國微生物學或期刊的研究指出,嘉磷塞,2,4- D 與汰克草(dicamba)等三種除草劑會讓某些細菌產生對抗生素的抗藥,意思就是說抗生素可能失效,這會引起醫界恐慌,因為新的抗生素不多。抗除草劑基改作物種多了就會多施年年春,因此現在已經有若干雜草是除草劑殺不死的。因此基改公司就推出可忍受兩種除草劑的新一代基改作物。這基改作物若核准生產,將來農民會增加一種除草劑的使用,可能更會產生抗藥性的細菌。 Source

  • 說基改用嘉磷塞無害要真心   15-03-28.3

在世界衛生組織WHO公告除草劑年年春中主要成份嘉磷塞GLYPHOSATE可能致癌之後,電視有一個相關的談話節目非常有趣。鼓吹基改不遺餘力的Patrick Moore上節目告訴主持人說,即使喝了一夸脫的嘉磷塞也無害。主持人問他說這邊就有一杯,要不要喝一點試看看。此時Patrick Moore就開始支支吾吾,主持人一再請他喝,後來他就拒絕,還說我又不是白痴。然後就拂袖而去。 Source(有英譯對白)   影帶

  • 基改用嘉磷塞致癌論有根據   15-03-28.2

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年年春(嘉磷塞)可能致癌,其過程與研判基礎相當可信,包括選用不具利益衝突的委員等,值得行家與主管機關參考。文章裡面提到若干國家已經(或開始要)全面或部分禁用的,包括斯里蘭卡薩爾瓦多、巴西、荷蘭等。裡面也提到 嘉磷塞被列為2A級,是因為科學報告指出此除草劑有若干(有限)證據顯示會引起人得癌,不過在動物試驗,得癌的證據是很充分的。 Source

按:這讓人想起有名的Seralini案件。他的論文指出長期吃下嘉磷塞(或基改玉米),老鼠會長腫瘤,照片各大報都曾出現過。後來論文被一個與孟山都有關的副主編給撤銷,現在又幾乎沒有改變地登在另一家期刊。不少食品專家或基改專家經常用"論文被撤銷"來嘲笑Seralini,認為他的研究不可信。現在應該要覺得對不起Seralini了吧

  • 孟山都堅持基改用嘉磷塞好   15-03-28.1

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根據大量公開研究報告,認定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 嘉磷塞可能致癌,15-03-22.1。過去孟山都大做廣告,說 嘉磷塞比鹽巴還更安全,對鳥魚與哺乳類生物無害。後來在1996 被紐約州檢察官提告涉嫌不實,同年孟山都才將廣告撤掉。法國的院也在2007判罰孟山都15,000歐元,因為刊登廣告說年年春在土中迅速分解,施用後土壤仍無污染。WHO此項消息已經引起廣大迴響,不過孟山都卻也立即加以反擊,認為IARC的審查不透明,有立場,選擇性地挑研究報告來得到不負責任的決定,因此IARC應該撤銷其發表。可是孟山都的說法好像在打自己的嘴巴,因為 嘉磷塞獲得各國政府的准許使用,可以說是黑箱作業,不但風險評估是公司自己或找人做的動物健康風險評估,數量少未經公開發表,而且要求主管機關列入機密不給外人看。然而IARC所用來審核的研究報告數量龐大,是由許多國家非商業資助的,而且論文都已經公開發表。  Source

  • 基改用年年春美政府要管理   15-04-04.3

在世界衛生組織WHO認定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 嘉磷塞可能致癌之際,美國環保署(EPA)總算醒過來,要管管年年春的使用了。不過EPA亡羊補牢之舉有用嗎?縱令美國農民廣種基改作物,用太多年年春,十多年來已有14種超級雜草產生,受害農地高達6000萬英畝。若只說要農民合理化使用新的除草劑,怎可能解決問題。幾十年來,孟山都、政府官員與農藥研發者都說年年春毒性很低,不聽反對者、環保人士、學者的警告,才會有現在難以收拾的局面。 Source

  • 基改用年年春美政府應調查   15-04-04.4

美國「環境責任公職人員組織Public Employees for Environmental ResponsibilityPEER」是由公務員所組成的非營利組織,該組織最近公開表示,聯邦政府科學家的研究結果若有不利於農企業者,可能會受到限制或者監察等騷擾,例如研究孟山都的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與類尼古丁殺蟲劑。據此,美國知情權組織(US Right To KnowUSR2K)已經洗信給美國參、眾議院以及美國農部監察長,希望他們加以調查。 Source

  • 孟山都隱瞞基改除草劑風險   15-04-12.1

雖然孟山都強烈反對世衛組織(WHO)所定調的,「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 嘉磷塞可能致癌」,但是民間團體由美國環保署的檔案中發現,早在35年前,孟山都自 己的試驗就已經發現嘉磷塞可能致癌,而且環保署的委員會也知道這些試驗結果,不過後來孟山都又提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報告,環保署居然相信嘉磷塞不會致癌。孟山都進一步要求將先前所送審的報告視為商業機密而不能公開。 Source

  • 基改所用年年春逐漸遭抵制   15-04-19.3

除草劑年年春被世界衛生組織判定可能致癌後,阿根廷擁有30,000名醫師與保健人員的組織公開呼籲禁用年年春,並且檢討種植基改作物的農企業政策。阿根廷基改大豆生產區已有議員提案,要求禁止空中噴灑WHO榜上名單的施用,在住宅區、河川與集水區的1.5公里內也不得施用。全球簽署網站也鼓勵世人上網聯署,告訴各國政府重新檢討、審核除草劑年年春的使用。年年春的主成分 嘉磷塞已被世界衛生組織認定可能致癌。歐盟、美國、加拿大、巴西等政府已經要展開重新審核,荷蘭、斯里蘭卡與薩爾瓦多等國已經準備要禁用了。Source 1   Source 2   上網聯署

  • 反基改與年年春中國應努力   15-04-26.3

在這波反嘉磷塞(除草劑年年春)的浪潮中,中國也中鏢了。歐洲十個NGO團體聯名遞公開信函給倫敦中國大使館,要求中國人民採取直接的行動,來對付食物供應鏈中 嘉磷塞濃度日益增加的全球危機。這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嘉磷塞生產國(嘉磷塞原是孟山都的產品,不過專利已經過期而成為學名藥,任何人都可生產販賣),也是全球最大的基改黃豆進口國,每年以進口超過5000萬噸。信中要求中國政府停止 嘉磷塞的製造與販售,以及由美洲進口基改黃豆,並請應該立即展開研究,即全國嘉磷塞檢測(包括尿液與母乳中 嘉磷塞的含量)、以及嘉磷塞/年年春的健康風險評估。Source

  • 基改大廠涉廣告不實又挨告   15-04-26.2

除草劑年年春被世界衛生組織判定可能致癌後,在美國引發的第一回響是洛杉磯居民發起團訟,控告孟山都廣告不實。孟山都的一件廣告告訴世人說,年年春的主成分嘉磷塞所以會殺死雜草,是因為作用在植物的酵素EPSP synthase上,人畜沒有這個酵素,所以對人畜不具毒性。但是研究顯示,人類腸道內的微生物是含有這種酵素,因此 嘉磷塞會影響腸道菌叢生態。

按:嘉磷塞改變腸道寄生菌族群 (菌叢不良dysbiosis) 的嚴重性不能忽視,例如益生菌的減少會導致嬰兒與幼童鐵、鋅不足,提高得腹瀉、肺炎機率,成年人缺鋅也易得失智症等。此外作者由許多論文指出結腸炎、發炎性腸道疾病、自閉症、肝性腦病變、肥胖症等近代疾病也都可能與菌叢不良有間接關係。因此需要更多的研究來釐清 嘉磷塞與文明病的關係。

其實嘉磷塞事件被告不是新鮮事,中國北京居民就因為中國政府拒絕公開審查嘉磷塞的過程而在去年告上法院。更早的案件是1996 紐約州檢察官提告孟山都涉嫌不實廣告。說是年年春比鹽巴還更安全,對鳥魚與哺乳類生物無害。迫使孟山都立即將廣告撤掉。法國法院在2007年也判罰孟山都15000歐元,因為刊登廣告說年年春在土中迅速分解,施用後土壤仍無污染等不實的事情。 Source

    • 南美爆發反對基改用嘉磷塞   15-05-04.1

      大家都知道種基改作物廣施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嘉磷塞最近被世界衛生組織判定可能致癌後,在拉丁美洲引發抗議潮。拉丁美洲基改作物種植面積超過8千萬公頃,每年施用 嘉磷塞高達6億公升。科學家聯合社運團體指出,其實近年來全球也好。拉丁美洲也好, 嘉磷塞的健康與環境危害已有有充分的研究,基於預警原則,政府已沒有藉口不採取動作。他們要求政府採取的短期暫行措施為限制買賣與施用。目前墨西哥、俄國與荷蘭都已暫時禁用。不過禁用嘉磷塞不表示建議用其他除草劑,因為其他除草劑或許毒性更高,雜草問題需要用農業生態學的方法來對應。

      而哥倫比亞衛福部在在幾天見出面建議先禁止用飛機空中噴灑嘉磷塞。Source 1  Source2

    • 基改用嘉磷塞在我國名稱多   15-05-04.2

  • 大家都知道種基改作物廣施嘉磷塞。大家也知道含嘉磷塞的除草劑在我國的商品名是年年春。不過比較少人知道,除了年年春以外,還有50種除草劑品牌都含有嘉磷塞成分。其中35種商品名都帶有春這個字:大地春、大家春、日產春、世界春、立農-春、先逢春、好過春、利多春、妙妙春、東和春、狀元春、青山春、保農春、春卡多、春多多、春春春、家家春、時時春、泰有春、祝友春、粒粒春、速來春、速速綜來春、富貴春、惠大春、新新春、萬家春、農好春、農有春、農會春、農農春、福有春、興農春、雙春、魔草。
    沒帶春字的也有15種:
    允除、双炮軍、可靈達、合力、免你割、果利富濃、草順除、除草魔、莎霸、農民樂、嘉富寧、臺聯新滅草、樂農家、穠蕪草、蘭達。
    Source

    • 歐民團呼籲禁止種基改玉米   15-05-04.3

      歐洲人普遍反對基改,目前也是有開放一個基改玉米品項可以種植,即MON810。然而根據孟山都本身的文件,MON810並沒有符合歐盟法規的需求,因此民間團體呼籲應禁種MON810。歐盟法律2001/18規定獲准種植的申請人在每年種植時需要提交環境影響的監控報告。不過根據歐盟官方資料,2013年孟山都的報告太過草率,無法據以得到較為肯定的結論。而去年11月孟山都還致函歐盟執委會,表示由於MON810專利即將到期,其他可能會販賣MON810種子,因此將來該公司無法繼續監控MON810的種植情況。民間團體表示,既然無法監控那就必須禁種MON810。此外來有兩個理由,一是MON810的田間表現過於不穩定,另一是MON810花粉對於珍貴蝶類的影響較諸審核時的認知還要更大,因此過去的核准種植是基於錯誤的假設。Source

    • 孟山都告基改標示法官判輸   15-05-04.4

    基改公司在美國真是無法無天。全球已有60多國家規定基改食品要標示,連我國在去年也已立法成功。但美國聯邦政府至今仍拒絕跟進。當地方政府受不了,要舉行標示投票時,基改大廠與食品大廠就花大筆錢做洗腦廣告,導致有幾個州未能通過。幸好還是有幾個州通過了,例如佛蒙特州。可是基改大廠仍不死心,還告到法院說基改標示是違法的。聯邦法院判決: 基改標示是合乎憲法精神的!  Source

    • 各國審基改用嘉磷塞問題大   15-05-17.3

    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定調,試驗證實除草劑年年春的主要成分 嘉磷塞會讓試驗動物致癌,會傷害到人類細胞DNA、染色體,而部分證據顯示噴用除草劑者會得癌。不過就在去年德國政府審核單位受歐盟執委會之託,對嘉磷塞重作評估,結論是沒有證據顯示 嘉磷塞具有致癌能力或具有誘變能力,除草劑年年春也沒有嚴重的健康風險。大多各國政府審查單粹有有類似的結論,與WHO的顯著不同。問題出現在甚麼地方?

    IARC的陣容很堅強,審查單位的組成來自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其遴選嚴格遵循利益迴避規範,其評估方式堅持公認的科學原則與評估準則,而且程序透明化,所依據的研究文獻以及其結果報告一定公諸於世。然而德國審查單位BfR承認,由於研究文獻帶過龐大,他們沒有足夠的時間加以評估,因此參考歐洲 嘉磷塞工作小組(European Glyphosate Task Force)的評估報告。然而這個小組卻是由農化公司所組成的,BfR僅在小組的報告旁邊作註解。連富強如德國都如此,那其他國家更不用談了。消費者要不就自求多福,要不就團結反農藥吧。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孟山都有隱情   15-05-31.2

    孟山都早在30年前就應該知道 嘉磷塞可能致癌。0527參加台北NGO會館基改研討會的朋友都聽到Dr. Stephanie Seneff 關於嘉磷塞(年年春)健康風險的演講。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的專業朋友可以看Dr. Seneff的合作者 Dr. Anthony Samsel所透漏的秘密。原來孟山都早在30年前就應該知道 嘉磷塞可能致癌,當時孟山都委託BioDynamics檢驗公司進行兔鼠狗等動物的短、長期風險試驗。但是為了商業上的利益,孟山都刻意曲解數據去撰寫報告,而且在把報告呈給美國環保署審查時,要求將報告列入商業秘密,不讓外人得知。直到 Dr. Samsel祭出《資訊自由法》才拿得到那些秘密資料。詳細檢驗該等報告的內容,Dr. Samsel大呼,這哪是可能致癌,根本上嘉磷塞就是會致癌。雖然依法他不得公開那些秘密資料,但是依法他可以說出自己的意見。所以他用錄音訪問加上投影片的方式,透露出為何他認為嘉磷塞就是會致癌的原因與證據。Source    論文

    • 進口基改黃豆嘉磷塞殘留量   15-05-31.1

    林淑芬立法委員對基改產品是否含有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嘉磷塞)殘留,一直相當關切,前年開始經常緊盯衛福部要求檢測,現在已拿到衛福部的檢測結果。

    我們就姑且相信其數據吧。將該部的數據做成圖,顯示去年1月到今年3月進口黃豆的嘉磷塞殘留量,阿根廷進口的最高,約2-6 ppm。來自巴西的由0.4到2 ppm。來自美國的,除了若干未檢測出以外,69批中由0.1到3 ppm不等。衛福部會告訴我們,進口黃豆的嘉磷塞殘留量都合格,因為我國定的允許值是10 ppm。可是除了黃豆,許許多多我國有在種植的農作物,所規定的允許值不是0.1 (例如水稻)就是0.2 ppm (例如毛豆)

    我們曾經詢問衛福部,為何水稻是0.1,黃豆是10 ppm。回答說,每人所吃稻米的量很大,黃豆量少,因此黃豆訂得高一點。問題是毛豆吃的也不多,為何進口黃豆的是國產毛豆的50倍。回答說因為兩者種植方法不同。廢話,當然種法不同,除了食品級黃豆外,美洲來的黃豆大都是基改的,種植過程大量使用年年春,因此含量較高。若黃豆也訂在0.2 ppm,那來自美國的黃豆大多超標,巴西與阿根廷的全部不及格。這樣的話我們每年需要進口的230萬公噸黃豆就成問題了。這些進口黃豆大多當作飼料,無法進口問題可大了。

    這才是水稻0.1,毛豆是0.2,而黃豆訂在10 ppm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說政府在定農藥殘留允許值,其實是針對業者的需求。衛福部又沾沾自喜地說,我國訂得比歐美更嚴格,因為他們的黃豆允許值是20 ppm。可是他們不像我們吃了這麼多飼料級的黃豆阿。雖然美國許多加工食品都會有基改黃豆的成分,但是黃豆的直接加工品如豆漿、豆腐等,他們只有少數人在吃,而且吃的可是食品級非基改或有機黃豆。

    日韓中等亞洲國進口大量基改黃豆當飼料,人民與我國一樣吃很多黃豆,可是他們人吃的大多是國內自行種植的非基改黃豆,因此不會吃到含嘉磷塞的黃豆(奇怪了,日本的生產成本不是很高嗎?農委會要不要告訴我們,為何日本可以我們不行)。讓人民大量吃飼料級黃豆,可說是國家級醜聞。農委會不要再跳出來說豆沒有食品級與飼料級之分的這種愚笨的話了。美國大學的網頁很清楚地說美國有推出食品級黃豆的品種。

    世界衛生組織今年已告訴大家說嘉磷塞可能致癌。為了國人身體健康,為了終止大量吃飼料級黃豆的國家級醜聞,同時也考慮到目前大量進口黃豆當飼料的現實,政 府應該認真考慮,規定豆漿、豆腐、豆花、豆乾、豆 皮、大豆蛋白製得的素肉產品等豆製品一定要用食品級黃豆,食品級黃豆的 嘉磷塞殘留允許值樣訂在 0.1 ppm。

    政府不可以再說這樣會提高豆製品價格。目前基改黃豆進口價每公斤14元,非基改的24元,況且黃豆成本只是加工業者總成本的小部分。市面上若非基改豆製品賣得太高,政府應改好好地取締才對。吃安全的食物可是基本人權阿。Source

    • 國際醫師籲禁基改用嘉磷塞   15-06-07.3

    國際醫師支持環保協會(ISDE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Doctors for the Environment)分別致函歐洲議會與歐盟執委會,要求立即宣布禁止使用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 嘉磷塞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宣稱可能致癌。ISDE醫師會員來自歐洲、洲、巴基斯坦與肯亞等25國,其信函中表示 嘉磷塞與出生缺陷、不孕、神經系統受損、巴金森症與若干癌症有關,證據已強到應該立即與永遠禁用。 Letter  Source 1

    • 母乳可能含有基改用嘉磷塞   15-06-28.1

    德國綠黨在不同地區檢測16位婦人母乳,發現含有0.21~0.43 ppb的嘉磷塞(年年春主成分),遠比自來水中的允許值0.1ppb還要高很多。綠黨國會議員,環境委員會主席Bärbel Höhn要求政府對此採取行動,在嘉磷塞與癌症間的關係正式撇清前,應該禁止 嘉磷塞的散布。毒物學教授Irene Witte認為此情況令人無法接受,她建議擴大檢測數目。按去年在美國的檢測,母乳 嘉磷塞的含量在76~166 ppb之間,而其自來水中的允許值是700 ppb。美國是基改大國,因為種了基改作物,1996-2011年之間除草劑多用 23900萬公斤。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在阿根廷挨告   15-06-28.2

    財團在阿根廷大肆購地廣種基改,除草劑用太多,導致不少得病死案例,因此民團聯合告上法院,被告包括阿國政府、聯邦環境署、以及孟山都等各基改/農藥公司,認為被告等採用單一化栽培制度,導致鄉村勞力喪失,經濟控制在少數生產者手上,而且破壞村民與環境健康,因此要求暫時禁種基改與使用相關的農藥,直到證明對環境、生物多樣性與人類健康無害為止。原告也要求立法者通過生物安全法,對於農地使用設置最低標準,並且強制被告復原或者重建受損的環境,括重新引入非基改品系與復育土壤。若無法復原,被告應負賠償之責。聯邦法官已經受理此團訟件。 Source

    • 不種基改也不應該用嘉磷塞   15-06-28.3

    澳洲陽光海岸向為觀光勝地,海岸數個郡已整合陽光海岸區政府。區議會最近表示要逐漸停止使用除草劑年年春。年年春的主成分是嘉磷塞,雖然號稱低毒性,但今年被世界衛生組織公告有致癌之可能,因此世界各地禁用年年春的風氣逐漸展開。迄今為止,法國、墨西哥、 俄國、荷蘭、哥倫比亞、斯里蘭卡、薩爾瓦多、百慕達(英屬)等國或準備、或已經禁用,德國與瑞士的幾家大連鎖商店也已經跟進。公園管理處表示,區政府在兩年前就開始減量使用,兩年間已減少20 %。雖然使用年年春很省錢,但鑒於可能影響,因此準備用其他天然方式來管理雜草,希望最後可以全面禁止。所採用的方法包括在地面加上覆蓋物或廣種樹等。Source

    超過80%的基改作物都可以忍受除草劑年年春,年年春的使用大為增加,導致抗藥性的超級雜草用來越多,因此基改公司就推出可以忍受兩種甚至於三種除草劑的基改轉殖項來因應,意思就是說農民種這類混合轉殖項基改作物,過去只要使用一種除草劑,現在可能需要使用兩種、三種除草劑了。這對環境當然是一項噩耗,但是對人、畜的健康呢?其實近年來年年春主成分 嘉磷塞的健康風險逐漸被重視,三月時世界衛生組織就宣告嘉磷塞可能使人類得癌,在此前後,墨西哥、俄國、巴西、荷蘭等國就已開始全面或部分暫時禁用,準備全面或部分暫時禁用也有斯里蘭卡、薩爾瓦多、法國。德國、瑞士的部分大連鎖商店也自律不賣。

    六月時,世界衛生組織再開一砲,又宣告另兩種除草劑可能致癌,那就是越戰橙劑的主成分2,4-D。道禮公司(DOW)所推出的DAS-40278-9就是可以忍受2,4-D的基改玉米,這轉殖項在2011年11月通過我國食藥署的審核可以進口。其實該公司另外三個混合轉殖項的基改玉米也被核准供國人食用,其中一個在去年5月通過的,除了含有殺蟲毒蛋白基因(MON89034)外,還同時擁有抗嘉磷塞(MON88017)、抗2,4-D (DAS-40278-9)、與抗固殺草(TC1507)的基因。號稱毒性最低的 嘉磷塞都被WHO宣告有致癌之虞了,那將來禁用年年春以後,還能夠用甚麼除草劑呢?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怪不得African Centre for Biodiversity (ACB), Network for a GE Free Latin America (RALLT)Third World Network (TWN)等三個組織最近共同提出報告(What next after a ban on glyphosate?),建議轉變整個糧食生產體系,全不不用除草劑,改用其他生態農法來管理雜草。Source

    • 主流媒體不登基改被告新聞   15-08-09.1

    當基改大怪獸與主流媒體聯手,力量會有多強?Matthew Phillips律師今年四月向洛杉磯地方法院遞狀以團訟的方式要告孟山都的年年春除草劑「廣告不實」(Case No: BC 578 942)。因為廣告中表示年年春的主要成分 嘉磷塞只會影響植物體的某酵素,但人體與動物並沒有那酵素,所以是安全的。實際上許多微生物都有此酵素,人體腸道中的微生物相很多很複雜,因此該除草劑可能造成腸道產生菌從不良症,而引發各種慢性疾病,怎可以說對人不會有影響呢。Phillips律師進一步把起訴文件模組化,歡迎美國任何有買年年春的人可以共襄盛舉。可是他遇到一個瓶頸,主流媒體根本不報導。他主動聯繫LA TimesNew York TimesHuffington PostCNNReuters等媒體,也都有如石沉大海。他嘗試在維基百科Monsanto網頁上要把該訴訟案放上去,但每次放上去就會被刪掉,甚至於臉書上批露該訴訟案也會被拿掉。Source

    • 基改所用嘉磷塞影響內分泌   15-08-23.2 

    繼世衛組織宣告除草劑年年春的主要成分,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也可能讓人類致癌之後,最新的論文指出,嘉磷塞的濃度即使在合法的殘留允許值,仍有健康風險。這篇發表在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的綜論文章分析過去的研究報告,指出歐盟與美國政府單位審核通過的安全濃度下, 嘉磷塞仍會影響到內分泌的正常作用。美國國會早在1996年就要求環保署提出分泌干擾物(環境荷爾蒙)的篩檢方法,但迄今尚未完成。歐盟的相關進程也廠商的遊說而延遲。

    論文也指出,嘉磷塞的毒性根本沒有完整的評估過,例如審核用的研究報告中,動物試驗所使用的時間過短,也沒有針對嘉磷塞以外的添加物加以評估,現在已經知道年年春的添加物其實也具毒性。因此在為完全釐清前,作者建議針對年年春採取預警原則,所有不必要的施用都應先禁止,包括作物採收前用來乾燥植株以利採收的施用。 Source

    • 基改用年年春改變基因表現   15-08-30.2

    最新論文指出,除草劑嘉磷塞(年年春)在很低劑量下就會改變基因表現。法國學者Seralini團隊在2012年於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期刊發表毒理學研究,指出基改玉米與/或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會引起小鼠各種病變,縮短壽命,並意外發現也會造成更多腫瘤。論文一出驚動全球,立刻引起一群學者的圍剿(沒有看過結論是基改無害的論文有過這樣待遇的),Seralini寫了很長的文章一一答覆反駁各點質疑,發表在原刊物。後來期刊來了一位曾任職過孟山都的副主編,幾個月後就把該篇文章給撤銷,撤銷理由除了兩點學術上的理由(其實Seralini的回答文都已解釋得很清楚)外,最重要的是說該文的結論inconclusive(未確定),一個很荒謬而且違反出版倫理的理由。即使連發表DNA結構的上世紀最重要生物學論文,文中也很未確定啊。

    國內少數擁戴基改的學者很喜歡拿Seralini的2012年論文來攻訐,企圖用來說服大家基改食品是安全的,難道沒看過Seralini的答覆文嗎?其實後來德國期刊 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就再度刊登被撤銷掉的論文,多少還他一個公道。今年三月世界衛生組織宣告嘉磷塞對動物可以致癌,幾乎就在支持Seralini的2012年論文了。

    現在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Michael Antoniou與Seralini合作發表新論文於Environmental Health Journal,指出在兩年的長期試驗中,年年春在嘉磷塞含量50 ppt的超低濃度下,就會改變小鼠肝臟與腎臟4000多個基因的表現,以及引起肝腎器官的病變,而這些病變與基因表現的改變有關,可能是因為內分泌受到干擾所致。作者指出,這樣低的濃度是歐盟、澳洲飲用水中 嘉磷塞允許值(0.1 ppb)的一半,是美國允許值(700 ppb)的1/14,000,因此主管機關應該重新檢討嘉磷塞的審核。(論文)

    按我國環保署飲用水水質標準中列有四種除草劑的含量標準,但卻沒有列嘉磷塞。猜想可能是被孟山都的廣告所騙了。孟山都推出嘉磷塞時,宣傳說此農藥比鹽巴還安全,基本上不具毒性;後來被紐約檢察官下令撤回廣告;另也宣傳說 嘉磷塞在土壤中可迅速分解,被巴黎法院判廣告不實而罰鍰。

    人對嘉磷塞的忍受力會比小鼠強很多,所以衛福部規定稻米的嘉磷塞殘留允許值是0.1 ppm,毛豆是0.2 ppm (1 ppm 的濃度是1 ppb的1000倍,1 ppt的1000,000倍)。但是給牲畜吃的黃豆高達10 ppm,衛福部的解釋是說黃豆的栽培方式不同,真正的意思是說美洲種基改黃豆施用過量的年年春,必然增加黃豆 嘉磷塞的才流量,若規定的與水稻毛豆一樣,進口商就無法大量買進基改黃豆了。

    問題是進口商每年進口230萬噸的基改黃豆作為油料與飼料的使用,卻從中取20萬噸,號稱選豆,直接賣給加工廠做成豆腐、豆乾、豆漿給我們吃,這是歐美日韓中所無的,歐美人吃得少,人要吃也是吃食品級的,日本、韓國、中國人吃的大都自己種。全世界大概只有我們台灣人大量吃進整粒含高 嘉磷塞的黃豆。

    我們要求政府比照玉米,玉米有將飼料玉玉米單獨號列管理,黃豆也應該將油料飼料用黃豆單獨號列,允許10 ppm的嘉磷塞殘留,其餘給人吃的應該降到0.1 ppm。(進口黃豆嘉磷塞含量:photo

     

    • 英國不種基改麵包含嘉磷塞   15-09-06.2

    嘉磷塞向來被認為沒甚麼毒性,很安全,所以各國都很少在嚴格控管。但是近幾年來的研究陸續發現其實不然,也有證據指出製造商孟山都在早年送交審核的文件刻意隱瞞試驗結果不報。現在英國民團The Soil Association就寫了公開信,提醒麵包製造販售業者注意,麵包中可能含有微量嘉磷塞,這可能是危險的。在英國即使沒種基改作物,但農民在採收小麥前常會噴灑 嘉磷塞(年年春主成分)來讓小麥整齊迅速地乾燥,以便利收割,這當然會讓麥粒含有嘉磷塞。當三月份世衛組織宣告嘉磷塞在動物會致癌,在人體也可能致癌之後,業界表示,根據英國農部的調查,約三分之一的麵包測出含有 嘉磷塞,但含量都在殘留允許值之下,因此不用擔心。

    土壤協會指出,近來的研究指出嘉磷塞含量即使低於殘留允許值,仍然是不安全的。嘉磷塞具環境賀爾蒙的作用,即使在很低的濃度下,仍會影響內分泌,當然會影響人體健康。公開信中也引用了兩篇最新的研究報告,一篇指出 嘉磷塞在很低劑量下會改變基因表現 ,另一篇也指出環境中超低的嘉磷塞(對小鼠)會傷害肝腎,因此可能威脅到動物與人類族群的健康。

    土壤協會公開信中有一句話很值得我們思考:農人用除草劑來處理小麥,只是圖個便利,實際上不是必要的操作。站在小農的立場,我們都反對政府長期以來沒有做好農業政策,讓小農無以為繼,我們會埋怨消費者普遍對小農無同理心。可是,假設農民的操作危害到環境與人體的健康,那誰要來反對呢?  Source

     

    • 基改大廠孟山都挨大量訴訟   15-10-18.1

    今年三月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告「春」字輩的除草劑,其主成分 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也可能讓人得癌,特別是非何杰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 Lymphoma)。其後孟山都在美國各地都有被告的案例出現,農場工人或者接觸到農藥者都宣稱其疾病是來自孟山都的除草劑,而孟山都早知道 嘉磷塞對人體有害,卻長期隱瞞,還廣告說無害。一位律師表示,事務所可以證明孟山都的確知情,也有不少研究顯示嘉磷塞會導致非何杰金氏淋巴癌。光是該公司就受理了50名受害者。然而孟山都仍然表示 嘉磷塞不會致癌,WHO搞錯了。不過這訴訟案不知要拖多久,另一個孟山都被告,尚未有結果的就是多氯聯苯(PCB)Source

     

    • 加州列改用的年年春致癌   15-10-25.4

    繼世界衛生組織宣稱除草劑嘉磷塞(國內品牌名年年春以及其他60餘種除草劑)會讓動物致癌,也很可能讓人類得淋巴癌之後,加州不理聯邦政府,要 將之列為致癌物質。對此,孟山都恐嚇加州說這是違法的, 因為缺科學證據。天啊,WHO的宣稱也沒科學根據嗎? 還是科學是孟山都說的算?

    基改公司與學者一方面說種基改可以減少農藥使用(故意不提大量增加的除草劑使用),另一方面還是想賺農民的農藥錢,所以故意把農藥裹在種子上。這些農藥對蜂類族群的消失要負很大的責任,因此被歐盟宣布禁用了。

    英國為了提高農地生物多樣性,施行環境補貼政策,給錢讓農民在田區周遭不要用農藥化肥,還播種野花種子,來做為蜜源植物。新的研究發現,田間種作物若也施用農藥,這些農藥會流到田邊,讓野花植物吸收,所以蜂類還是會吸入農藥。真是為德不卒啊,好事應該做到底,施行有機生態農法,連田間也不要用農藥啊。Source

    • 基改多含嘉磷塞美開始監測   16-02-21.1

    世界各國的主管機關很少有在監測農產品的嘉磷塞殘留量的。嘉磷塞是全球用量最高的除草劑,在我國也是一樣。去年世界衛生組織宣告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對人類也很可能致癌。現在美國FDA應民間要求,已經答應可能開始針對某些農品展開檢測,包括多數是基改品系的玉米、黃豆,以及牛奶、蛋等。Source

    按:研發公司孟山都長年來宣稱嘉磷塞無毒,但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不是如此

    我國向來也沒有在檢驗農產品嘉磷塞的含量。前年林淑芳立法委員就要求食藥署提供進口黃豆的嘉磷塞含量檢驗數據。結果在103批中發現69批含有 嘉磷塞的殘留,其中有51批由0.36.1 ppm不等。食藥署認為我國規定黃豆的 嘉磷塞殘留允許值為10 ppm,因此全數合格。

    然而我國規定稻米的允許值為0.1 ppm,毛豆為0.2 ppm。食藥署的理由是三者的種植方法不同。官方的意思應該是水稻與毛豆都是非基改,除草劑用量較為克制,因此產品的殘留較低。黃豆玉米大都是進口基改品系,除草劑用量很大,殘留量應較高,若比照稻米或毛豆的標準,700萬噸的黃豆、玉米飼料就難以進口。

    問題在於過去國人每年吃的20萬公噸黃豆中,只有2萬公噸(1)是非基改的進口黃豆,其餘都是由進口作為油料與當飼料的基改黃豆挑選出來的(號稱選豆)。這是其他國家所沒有的情況。其他國家在用整粒黃豆加工做為豆製食品時,大都是用非基改品系,包括歐美、日韓與中國都是。

    田秋堇前立委表示,食安法把基改食品納入管理後,非基改黃豆的進口量增加兩倍。不過這表示我們吃下肚子的黃豆還有7成是可能含有 嘉磷塞的。要解決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比照玉米。玉米在進口時有區分飼料用以及非飼料用的,兩者分開號列。

    黃豆若能比照的話,油料飼料用的分成基改與非基改兩種,其他用途(食用)的黃豆也分成基改與非基改兩種(其實目前小包裝進口作為食用的都是非基改的)。油料與飼料用的不得流入食品鏈。這樣就可以避免國人大量吃到含 嘉磷塞的基改黃豆。

    • 基改用除草劑健康風險複雜   16-02-28.2

    除草劑年年春系列(在國外用的商品名是Roundup,主成分是嘉磷塞)的健康風險又有重要發現。 嘉磷塞是孟山都的產品,該公司宣傳此成分毒性相當低,在環境很容易分解。孟山都擁有嘉磷塞的專利,但專利於2000年到期,因此該公司研發可以忍受 嘉磷塞的基改作物,要求購買基改種子時需要答應購買指定廠牌的除草劑,用來確保嘉磷塞的銷售業績。由於85%的基改作物都可忍受除草劑,因此農民使用除草劑的次數增加,使得基改產品含有更高量的 嘉磷塞。但近年來證據逐漸顯示嘉磷塞的健康風險不可低估。去年WHO已經宣告 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也很可能使人類得癌。

    再者,也有證據顯示除了主成分嘉磷塞以外,除草劑內所含的添加劑,如表面活性劑等,或許也是具毒性,不應該忽視。例如法國學者Séralini研究團隊在2014年就指出,雖然於動物而言, 嘉磷塞的毒性較殺蟲劑低,但是含嘉磷塞的除草劑,對人類細胞的毒性卻比殺蟲劑還厲害。該團隊綜合前人的研究報告,於去年發表文章,表示含 嘉磷塞除草劑所以會有導致畸型、癌症與傷害肝腎,可能與嘉磷塞以及其添加劑導致內分泌失調以及氧化損傷的能力有關。

    現在該團隊發表研究報告,研究團隊以六種嘉磷塞為主芻份的不同品牌除草劑來對人類細胞做試驗,各品牌所用的添加劑不一樣。數據證實添加劑成分的確會造成內分泌失調,其作用所需的濃度比 嘉磷塞還要低。作者認為評估除草劑的健康風險,不應該針對主成分,附加的添加劑也應該加以進行。Source

    • 嘉磷塞的命運再添一拳   16-03-22

    歐洲議會環境公衛暨食品安全委員會(ENVI)的洲議員(MEP)以38票贊成,6票反對,18票棄權通過決議,針對除草劑 嘉磷塞反對重新給予再核准使用,要求歐盟執委會另外成立獨立的審議委員會,並且要求主管機構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將過去審查嘉磷塞所用的文件全部公開。

    去年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局(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將嘉磷塞列為對人類「很可能致癌」,然而EFSA卻持相反意見。

    嘉磷塞的使用核准期限到今年六月底截止,若未能通過再核准,表示此項除草劑就要從歐盟全面下架。對此,歐盟執委會根據EFSA的意見,建議延展15年使用期到2031年。

    專家會議本來在3月舉行閉門會議要支持執委會的延展,但在8日的會議中由於之前法國就堅持反對,德國表示會棄權等的氣氛下,沒討論多久就投票決定暫緩延展,等到五月下會期再議。

    http://www.feednavigator.com/Regulation/Environment-MEPs-call-for-glyphosate-ban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health-eu-glyphosate-idUSL5N16G32F

    進口非基改豆可能有嘉磷塞   16-03-06.1

    我國進口的大宗基改黃豆大多含有0.2 ppm以上的黃豆,但是來自美加兩國的非基改黃豆有沒有?

    美加兩國的生產黃豆,除了播種前以外,在種植過程中是不會施用嘉磷塞除草劑的,但是難保在採收期之前使噴。這是因為農民通常希望能夠讓採收期一致,或者怕採收期遇雨,希望提早採收,因此常在採收期之前1-2週噴 嘉磷塞來同步乾燥田堶悸漣@物。

    這樣的話非基改黃豆也可能含有少量的嘉磷塞,雖然應該是比基改豆少。有機黃豆則是不准使用,因此沒有這種顧慮。美加兩國在採收期常使用 嘉磷塞來乾燥植株的,除了非基改黃豆,還包括玉米、黑麥、黑小麥、小米、豌豆、亞麻、向日葵、蕎麥、油菜、甜菜與馬鈴薯等。穀物調製公司Grain Millers就表示,燕麥若用 嘉磷塞來加速採收,公司就不予以收購,因為提早採收後穀物的品質較差。

    由於目前有說法表示嘉磷塞可能間接導致其他慢性疾病,如麩質過敏、乳糜症等,因此消費者若知道吞下肚的農產品在採收前使用 嘉磷塞,可能會以所顧忌。

    一位加拿大農人就說,雖然農人喜歡用嘉磷塞來處理小麥,但是大概都不想吃含有嘉磷塞的麵包。美國小麥品質協會曾經檢測麵粉樣品的嘉磷塞,不過全部都低於殘留允許值。可是美國的小麥允許值高達30 ppm (意思就是若低於30 ppm就合格,但我國小麥的允許值只有5ppm,衛福部若認真查驗,說不定可以打掉不少美國進口的麵粉)。基於消費者的壓力,最近美國FDA答應針對各種農產品,開始檢驗 嘉磷塞含量(以前是完全不管)。這可能對孟山都形成壓力。Source 1  Source 2

    基改用的嘉磷塞歐官民相左   16-05-01.3

    在歐洲政治也會背離民意,嘉磷塞議題上官方與民間意見有大落差。歐洲癌症協會聯盟主席Wendy Tse Yared表示,世衛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將嘉磷塞列為(對人類)可能致癌物質,表示禁用嘉磷塞應該納入歐洲的癌症預防政策。聯盟已將此訊息放在網站,近日會與會員商討相關事宜。

    包括英法比葡與馬爾他等國的許多癌症學會都呼籲禁用或少用嘉磷塞,以資維護健康。例如法國擁有700,000會員的le Ligue contre le cancer 就發起請願活動,要求歐盟不再重新給予嘉磷塞使用許可令。該組織最近也對法國政府的反對立場表達贊揚。

    歐盟健康與環境聯盟(HEAL)請求各國具影響力的癌症學會去呼籲各國政府立即禁用嘉磷塞,並且向歐盟表達反對重給許可。其資深政策顧問Lisette van Vliet對於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IARC唱反調相當不以為然。接著IARC宣稱嘉磷塞可能致癌之後,EFSA就說不太可能致癌。van Vliet表示EFSA也會犯錯,若EFSA能做得像IARC那麼好,歐盟就不可能重給許可。因為根據歐盟法規,致癌物質是不可以許可使用的。

    嘉磷塞的使用核准期限到今年六月底截止,若未能通過再核准,表示此項除草劑就要從歐盟全面下架。對此,歐盟執委會根據EFSA的意見,建議延展15年使用期到2031年。然而歐洲議會日前票決,只允許展延7年,並且設下限制使用的若干情況,包括公園、遊戲場、庭園都應禁用,非專業者不得使用,在農業使用上應禁止用於收獲前噴施,綜合防治方式下可以不用時也不准使用。

    決議中還包括1.對嘉磷塞展開獨立的全面檢討其毒性、2.要求執委會與EFSA立即公開所有科學評估資料、3.要求執委會針對境內與進口的食物與飲料監測嘉磷塞殘留、4.強烈批評執委會對於嘉磷塞的環境賀爾蒙效應(內分泌干擾)不夠嚴謹、5.強烈批評基改公司讓嘉磷塞使用引起超級雜草。 

    然而歐洲議會的決議並沒有約束力,因此現在傳出來歐盟執委會不顧議會的決議,準備展延嘉磷塞的使用達10年,並且對非專業的使用也不設限。對此議員深表不滿,要求執委會三思。Source 1  Source 2

    • 2016-05-07

    新證據顯示,即使只有一般用量的1/100,嘉磷塞仍然有害土壤真菌。這當然會導致土壤不健康,科學證據驗證了無米樂紀錄片中,煌明伯的話。導演問他為何辛苦除草不用除草劑,他回說,草藥會傷害土地。Source

    美國學者反基改用的嘉磷塞   16-06-19.4

    前日美國一群科學家跑到首府,環保署的科學家會談,要求禁用除草劑嘉磷塞,理由是嘉磷塞與自閉症、阿茲海默症、癌症、肥胖症等等慢性病有關。領銜的病理生物學家Stephen Frantz表示,原因在於嘉磷塞會干擾蛋白質的合成。蛋白質是由23種氨基酸一個接一個合成的,其中的一個叫做甘氨酸(glycine)。細胞中若出現了嘉磷塞,在合成蛋白質的時候,原本的甘氨酸會被相近的嘉磷塞取代,因此所合成的蛋白質會改變,無法進行正常的作用,導致未能預測的後果,包括各種慢性病。

    此外嘉磷塞也會影響到土中微生物,更會吸附土中養分,使得植物生長受到影響,也會影響到碳吸存。因此應予以禁用。Frantz提到,當初孟山都申請嘉磷塞專利時,用的名義是抑菌劑,因此當我們經常吃含有嘉磷塞的食物,就如同長期服用低劑量的抗生素。另一個研究DNA的學者Sterling Hill表示,嘉磷塞會影響到DNA而導致疾病,若不加以禁止,因嘉磷塞引起的疾病會越來越多。Source

    基改用的嘉磷塞真的不安全   16-06-19.5

    最近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學者用最可靠的分析方法(LC-MS/MS)檢測,發現高達93%的美國人,其尿液都含有嘉磷塞,平均高達3.096 ppb,而兒童的更高,達3.586 ppb。歐洲人大概只有1 ppb

    嘉磷塞的安全值不可靠。先看數據:(1 ppm = 1000 ppb)

    11,900  ppb: 基改黃豆可能的含量(11.9 ppm)

         700  ppb: 美國現行規定自來水中含量的上限。

         700  ppb: 可改變大鼠肝腎兩臟

           10  ppb: 對魚的肝臟有毒性作用。

           0.1 ppb: 歐盟現行規定自來水中含量的上限。
           0.1 ppb:
    可以改變大鼠肝、腎器官內約4000以上基因
                             的作用。

    歐盟的規定算是比較嚴格的,例如嘉磷塞每日容許攝取量(ADI)是每公斤體重每天只有0.3 mg,而美國的ADI值卻高達1.75 mg

    那麼現行歐盟的規定安全嗎,答案是否定的。

    • 嘉磷塞的所謂安全值是由業者的試驗結果推估出來的,對消費者長期而言是否安全,卻沒有真正被測量過。

    • 已有試驗顯示,業者認為安全的嘉磷塞濃度,其實是有害的,但(歐盟)主管機關卻不理會這些證據。

    • 業者的毒性試驗準則是過時的,以為濃度越高毒性也越強。但現今毒物學已告訴我們,有時候低濃度下的毒性反而大於較高濃度者,特別是具有環境賀爾蒙 (內分泌干擾)效應的化學物質。而嘉磷塞在0.1 ppb的濃度左右可能就具有環境賀爾蒙的效應。

    • 嘉磷塞在低濃度下,具有干擾內分必的作用對於試驗動物胚胎的發育是有影響的。胚胎發育時期的賀爾蒙干擾有可能影響器官的外觀,也可能導致長大後易得癌症或生育障礙。

    • 只測試嘉磷塞的安全值是不夠的,因為販售的農藥除的主成分,還會添加各種輔助的試劑。已有試驗顯示這類輔助性的添加劑本身也具有毒性。
      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顯然NGO認為就算嚴格如歐盟,其主管機構對於嘉磷塞類除草劑的安全把關仍然有問題,那比歐盟的規定寬鬆許多的美國就更不用講了。

            那我國呢?

    根據食品藥物管理署在2013藥物食物安全週報第430期中的報導,「衛生福利部前身衛生署於民國65年起,逐年增修殘留農藥安全容許量標準,殘留農藥安全容許量標準的訂定過程,包括對合法准用的農藥進行研究、評估,並參考國際間對農藥建議的「每日可接受攝取量(ADI)」,研訂出蔬果農藥的「可接受的風險」,也就是「殘留農藥安全容許量標準」。」

    也就是說我國對嘉磷塞,並沒有自己的ADI,而是參考國際的。那麼我們是參考歐盟的,還是美國的,還是平均值呢?

    我國毛豆的嘉磷塞殘留安全容許量是0.2 ppm,但是大豆是10 ppm。根據前述的說法,意思是說我們每天吃進肚子的毛豆量是黃豆的50倍囉?真的是這樣嗎。顯然兩年前食藥署的官員說的比較可靠,原來衛福部在制定(至少是)嘉磷塞的殘留安全容許量,並沒有依照安全週報所講的,而是因為「兩者種植方法不同」。意思就是說,進口基改黃豆在種植過程用比較多的嘉磷塞,因此殘留容許值必須訂得比較高,否者不容易進口。

    消費者可以忍受這樣的官方行為嗎?

    基改孟山都操控手法很厲害   16-10-02.2

    從嘉磷塞事件可以看到孟山都操控手法的一角。

    孟山都靠除草劑嘉磷塞賺翻了,這支農藥佔全球除草劑的過半市場,專利期間不用講,只有孟山都獨佔,專利期後藉著可以忍受嘉磷塞的基改種子,綁架農民,買孟山都種子就需要買公司指定廠牌的除草劑,還是接近獨佔。

    雖然嘉磷塞上市前孟山都自己的評估試驗顯示對動物有害,卻密而不宣,還廣告說對嘉磷塞比鹽巴還更安全,對鳥魚與哺乳類生物無害,1996年紐約州檢察官提告孟山都涉嫌不實廣告,使得該公司將廣告撤掉。孟山都的另一個廣告說嘉磷塞在土中迅速分解,施用後不會污染土壤,2007法國法院判廣告不實,罰孟山都15000歐元。即使如此,各國政府卻也認同嘉磷塞無害人體的說法,因此幾乎沒有國家在針對農產品嘉磷塞殘留量作例行抽驗。

    不過嘉磷塞有害動物、人類的直接、間接證據越來越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根據大量公開研究報告,在2015年三月宣告嘉磷塞會讓動物得癌,人類也可能致癌。這對孟山都而言簡直擎天霹靂,其反撲的力道當然是很強勁的。

    民團透過資訊公開法得到電子信函得知,在IARC的消息在星期五出現後三天,孟山都法規事務部主任Dan Jenkins已經透過電話與電子信函告訴美國環保署官員,要求該署「修正」嘉磷塞相關紀錄。他更將公司所撰的嘉磷塞論據傳給該署,希望由署來駁斥IARC的說法。當然不只如此,孟山都更直接評擊IARC的科學家,企圖讓IARC的發現形同無效。

    孟山都也透過法律拿到IARC委員會主席Aaron Blair的電子信函與其他記錄,藉以指責委員會的不當。更有甚者,孟山都更脅迫國會,成功地讓眾議院監管和政府改革委員會主席出函給國家衛生研究院,列舉孟山都與同路人對IARC的不滿意見,並且對於衛生研究院的給IARC研究經費表達反對意見。

    美國環保署在IARC宣告半年後就提出長達227頁的嘉磷塞評估報告,報告中並沒有直接說此除草劑主成份不會讓人類得癌,而是技巧地說「嘉磷塞對人類而言,不像會是致癌的」。這樣的反應也同樣見於歐盟食品安全局(EFSA)EFSA在一個月後的嘉磷塞評估報告說法也如出一轍:not likely

    對於EFSA的說法,資深環境毒物學學者Christopher Portier聯合90位各國科學家在年底發表論文加以駁斥Portier曾經擔任美國疾病管制局內的主任,後休後擔任IARC委員會成員。包括Portier在內的許多學術界人士對於美國環保署的說法相當憤慨,認為該署已偏離科學原則,忽略關鍵證據來圖利企業。

    針對各界的批評,環保署準備在十月18-21日舉行一連四天的公開會議,討論嘉磷塞到底會不會致癌。然而公司卻要求該署不要開這樣的會,若要開會,也應該剔除一串的科學家。顯然這個會議會很精彩。Source    參考   

    基改孟山都左右美國環保署   16-10-23.1

    基改孟山都被視為全球最惡質的公司,日前正在被地球公民仿國際法庭的格局,針對該公司在環境權、食物權、健康權、學術自由、戰爭罪共犯、和生態滅絕等的六大罪行進行審判。就在此段時刻,孟山都仍然不改其財大氣粗的惡習,企圖阻檔美國環保署關於除草劑嘉磷塞是否致癌的專家會議。

    嘉磷塞是孟山都的搖錢樹,在專利即將到期時有推出嘉磷塞殺不死的基改作物,使得無法用直升機在作物田上噴灑的美國大農趨之若鶩,甘願被孟山都用契約綁死,買他的種子就需要用他的除草劑,讓孟山都在賺種子錢之餘,還能用專利已失的嘉磷塞賺更多的錢。針對這個寶,孟山都當然是愛護有加,40年來對外宣稱嘉磷塞對動物無毒,容易在土中分解。這個謊言後來紛紛被拆穿,還被法院判廣告不實。更嚴重的是,去年世衛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將嘉磷塞列為對動物是致癌物質,對人類也可能致癌。

    對此孟山都當然會使上渾身力量,全力反擊。據說透過影響力,讓歐盟的食品安全局作出研究報告,結論是嘉磷塞對人類「不太可能」會致癌。這份報告引發各方嚴厲批評,歐洲許多癌症相關組織紛紛挺身要求慎重處理嘉磷塞議題。今年更有Dr. Kenneth Portier領銜的90位學者聯合為文刊登於期刊,指出歐洲食品安全局報告的諸多缺失,主要是針對不少相關的研究論文,該局都不予採納,或誤認為證據不足。

    美國本土更是厲害。在孟山都的施壓下,環保署在IARC宣告半年後就提出長達227頁的嘉磷塞評估報告,報告中也說「嘉磷塞對人類而言,不像會是致癌的」。這當然引發各界的批評,使得環保署準備在十月18-21日舉行一連四天的公開會議,要討論嘉磷塞到底會不會致癌。然而這個會議在業界的杯葛下被迫延期!透過作物永續發展協會(CropLife)的運作,在開會六天前寄抗議函給環保署,表示前項會議會嚴重歧視業界的利益,要求若真的要開會,應該剔除若干與會學者。

    被「嚴重指責」的學者如知名流行病學家Dr. Peter Infante。理由是Infante曾經是控告孟山都化學藥品傷害的原告,另一個理由是Infante擔任過環保署科學顧問,他是顧問群中唯一的流行病學者。因此作物永續發展協會要求環保署不可讓Infante參加開會。另外Dr. Kenneth Portier也被點名。協會的信中指出,Portier曾說過嘉磷賽有安全顧慮,要求業界放棄嘉磷,尋找其他替代方法,以避免嘉磷塞這種致癌物散佈在環境。信中更指出,Portier的兄弟是嘉磷塞的積極反對者,要求環保署保證其兄弟的立場不會影響Portier的判斷。若環保署還是讓Portier與會,則要保證他沒有預設結論。Source

    種基改用的嘉磷塞會傷鼠肝   17-01-15.2

    除草劑嘉磷塞或會導致脂肪肝,這是由大鼠作出來的試驗,但是健康主管機構都是採用大鼠的試驗結果來管理各種藥物的,因此相關機關應該對這個兩天前發表的論文給予重視。

    英(Michael N. Antoniou)、法(Gilles-Eric Séralini)兩國科學家合作研究,發現每天施以0.05μg/l的嘉磷塞,在1年後到2年間,會誘發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該試驗所用的濃度很低,因為飲用水中對於嘉磷塞所允許最高濃度在歐洲是0.1μg/l,美國是700μg/l,我國飲用水根本沒有規定允許的最高濃度(雖然其他除草劑如丁基拉草、2,4-D、巴拉刈是有的)

    進行蛋白質體學(Proteomics)的研究,他們在1906種蛋白質找到了214種受到干擾,指出肝細胞受到各種傷害。進行代謝體學(Metabolomics) 的研究,在673種代謝物中發現有55種被改變,指出發生了脂肪中毒與嚴重的肝毒性。由此,論文的論是大鼠在長期吃到很低劑量的嘉磷塞,會有肝功能障礙的問題。印證了相同團隊在2015年發表的轉錄體組學(Transcriptomics)研究結果。Source   article 1   article 2    article 3

    本次檢測發現美國飲水的 嘉磷塞測値在0.0850.33 μg/l之間。

    至於人類尿液的 嘉磷塞含量,在瑞士約為0.16 μg/l,在拉脫維亞約1.82 μg/l,然而這此在美國的檢測,最高値在奧立岡的18.8 μg/l

    美國人的母乳中出現農藥年年春 ! 民間團體「Moms Across America」與「Sustainable Pulse」聯合取樣檢測婦人乳液,發現除草劑 嘉磷塞的含量在76 μg/l 166 μg/l之間;這是歐洲嘉磷塞的最大污染物濃度(MCL)標準的7601600倍,因為歐洲的是0.1μg/l,但美國飲用水嘉磷塞的最大污染物濃度(MCL)700 μg/l。見 biosafety (13-04-20.114-0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