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小孩漫畫    2004基改講座    2005基改環境風險座談    2005基改食品安全座談  GMO面面觀網站  2011基改論 壇
2009基改演講台語版   殺戮農場--餵養企業化農場的戰爭     基因改造作物 台語十二講  (YouTube)  
除草劑嘉磷塞的健康風險           法國Séralini事件詳錄

 按我進入 拒買拒吃飼料級黃豆製品 行動專頁         
參考資料書包

(推不推基改,)不是諾貝爾得主說的算

陳宜民立委10月26日基改公聽會個人發言

訊息日日新 2017

  • 耐旱基改玉米企圖進軍非洲   17-03-19.1

孟山都多年前推出具耐乾旱能力的基改玉米DroughtGard®( MON 87460),現在才要向南非申請生產許可。公司表示這個基改玉米在乾旱時可以把減產降到最低。

不過非洲生物多樣性中心(ACB)駁斥這個說法,認為這簡直是要來屠城的木馬,要把另一種危險的外來基因引入食物中。該中心對基改公司不斷引進基改作物深感厭煩。ACB指出,目前230萬公頃的基改玉米、黃豆與棉花對國家饑餓問題根本沒有幫助,反而汙染了農地與水源,消滅了許多優良的原來品種。Source

那麼,孟山都的DroughtGard®玉米真的那麼好嗎?實際上這號基改玉米早在2009年就開始申請,但是至今也才有四個國家同意生產。DroughtGard®主要是轉殖了cspB基因,此基因據說可以讓細胞內產生一種蛋白質(cold shock protein B),號稱能夠在細胞缺水時穩定RNA,以便進行轉譯工作。

這太小看農作物耐旱機制了。透過自然演化,植物發展出各式各樣的耐旱機制,相當複雜,怎會是一個基因可以代表呢?怪不得美國農部的試驗認為耐旱的作用與一般品種沒甚麼差異。11-05-15.1

其實現在非洲13個國家已種了約30個新的非基改玉米新品種,耐旱,而且產量高出23成。13-05-26.5

除傳統育種,再生有機農法增加土壤有機質,也可以提升土壤保水力,維持玉米產量

  • 美眾議員不爽基改用嘉磷塞   17-03-19.2

移民自台灣的首位美國眾議員劉雲平(Ted Lieu)發表措詞強烈的聲明,根據世衛組織國際癌症研究署的宣告除草劑嘉磷塞可能致癌一事,指出應該調查環保署與孟山都是否有誤導公眾之嫌,消費者也應該立刻停用。

他指出環保署高層Jess Rowland曾經阻礙衛生及公共服務部的調查嘉磷塞,也將消息洩漏給孟山都。因此司法部應該調查環保署人員是否行為不檢,國會也應舉行聽證會。 

按美國有60位非何傑金氏淋巴癌患者已經展開團訟,控告製造商孟山都。原告律師得到美國環保署已故毒物學專家Marion Copley的資料,懷疑環保署高層可能與孟山都掛勾。Copley曾經寫過根據動物試驗結果,基本上嘉磷賽肯定會致癌。她在2012年離開環署,2014年過世。根據她的說法,環保署高層Jess Rowland曾經恐嚇署內人員,要求更改報告內容,以便符合業界的利益。原告律師要求法官傳喚已經在去年離職的Jess Rowland以釐清他與孟山都的關係,但遭到孟山都與環保署的反對。孟山都甚至於要求法院禁止原告將得來不易的資料公開。舊金山聯邦法官上個月表示可能傳喚Rowland與原告律師對質。而加州法院也已裁定孟山都需要在其嘉磷塞產品加以標示可能致癌等字Source 1  Source 2

  • 非基改食品市場將穩定成長   17-03-19.3

市調公司Research and Markets新出版《全球非基改食品市場2017-2021》調查報告。報告指出在這段期間,全球非基改食品市場的複合年均增長率CAGR高達16.23%。該報告根據相干產業專家的深度市場分析結果而撰寫,並且逐一討論在此產業上主要的食品公司。全報告連附錄有17章節。

報告指出非基改食品市場會穩定成長,主要是具健康意識的消費者增加所致。有機食物市場的擴張,也帶動非基改食物的需求。而農人對非基改種子需求的增加,以及非基改食品公司量的增加也是原因。不過非基改食物的售價較高,會是限制其成長的因素。

報告中提到的主要公司包括Amy's KitchenHain CelestialNature's Path FoodsOrganic Valley。其他被提到的約十家,包括中國的Beijing Green Yard DevelopmentShanghai FoodShanghai Green Life Agri-Tech Company  Source

  • 同一批人否認暖化與推基改   17-03-12.1

大家都感受到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的威脅,這個趨勢更是許多研究者結論。但是還是有學者說沒這回事,也有不少財團、政治人物(包括川普)卻不認為氣候有暖化變遷的威脅。經過明查暗訪,發現暖化否認論調的背後是有財團在撐腰,而且就是同樣的財團在否認食物中某些化學成分有礙健康,在宣傳基改有多好,打擊認為基改食品有健康疑慮的研究。

被調查者指名的人包括、Jon Entine、Trevor Butterworth、Henry I. Miller等,相關的組織是STATS、Center for Media and Public Affairs、Genetic Literacy Project、Sense About Science、與胡佛研究所等。它們的文章經常出現於主流媒體,如Wall Street Journal、New York Times、Los Angeles Times、Newsweek、Philadelphia Enquirer、Harvard Business Review、Forbes等,Google查詢時也很容易排在前面,影響力相當大。、

以基改領域來講,Jon Entine就是Genetic Literacy Project目前的主持人。這就說明一切了。調查指出,Genetic Literacy Project背後的金主除了基改公司,含包括Templeton Foundation、Searle Freedom Trust等基金會,而這些基金會也是暖化否認論者的金主。Source

關於Genetic Literacy Project的報導: 其一其二其三 

  • 英國超市對基改飼料有立場   17-03-12.2

英國超市星光黯淡,只有一家達兩星級?

在20年前英國試驗田出現基改作物時,反對者是披了防毒套裝到農場抗議的。到今天英國上沒有作基改作物的商業生產,雖然還是有少量試驗在進行。英國準備脫歐,基改業者就抱持希望,因為英國政府在歐洲國家中算是比較喜歡基改作物的。不過他們沒有考慮到英人民的感受。

當年也從美洲進口的基改黃豆、玉米,消費者也不買單。歐盟規定了基改產品強制標示後,超市幾乎看不到基改加工品,使剩下一些沙拉油或甜點是含有來自基改作物的成份。消費者這樣的反基改,讓超市老闆作出了比法規還嚴格的決定,即自家品牌肉類、雞蛋與乳製品,其生產都採用非基改飼料。基改飼料養出來的動物產品,歐盟的法規並沒有要求標示。

可惜,這這個情況在2013年有了變化,超市逐漸放棄採用非基改飼料的堅持,使得基改成來的動物產品越來越多,成為常態。理由是非基改飼料越來越難買到,可是巴西黃豆業者馬上出來打臉,表示生產足夠的非基改黃豆,而且能與基改黃豆分流,是很簡單的事。去年單是巴西就種出了8,200萬公噸的非基改黃豆,比整個歐洲的需求還多。而調查指出,高達67%的英國消費者還是比較喜歡非基改飼料養出的。

英國超市這樣的作法日與歐洲大陸的同行背道而馳的。順的消費者的要求,德法奧等國的業者反而增加供應非基改飼料養出的動物產品。法國家樂福更推出自家的標示,放在非基改飼料養出的產品上。

因此英國的民間團體就提出了五星級超市評估方式,列出十三項作為,分成五個等級來評估十家大超市。結果是慘兮兮,十家中只有Waitrose符合8項要求,達到二星級。Sainsbury達到3項、其餘僅1-2項,全都未達一星級。

這樣的排行,能不能讓各家超市「改邪歸正」呢,那就要看英國消費者的努力夠不夠了。那,為什麼連基改飼料都需要非基改呢,理由很簡單,基改飼料的生產已經傷害到人類、動物與環境。 南美洲的農民、原住民因為基改作物的種植而流離失所,身體罹病。這在紀錄片《殺戮農場》中描寫得令人心痛,連教宗方濟各都看不下去,而在其第二道通諭中加以指責。Source

  • 嘉吉對基改與非基改兩邊吃   17-03-12.3

全球最大的糧商嘉吉公司推出產銷履歷(在美國稱為identity preservation),透過”Non-GMO Project Verification”的測試把關,確保其產品的非基改來源,用來搶攻日漸熱絡的非基改食品市場。產品項目繁多,包括玉米產品(玉米粉、玉米碎粒、玉米糖漿、澱粉、變性澱粉、糊精、麥芽糊精、erythritol)、黃豆油、芥花油等。其中非基改黃豆與玉米原料來自北美,芥花種子來自澳洲。Source

問題是嘉吉也介入南美的廣種基改黃豆、玉米,傷害當地原住民與農民至鉅,連教宗方濟各也看不下去。

所以人們的糧食很容易被大財團綁架,不論是基改或是非基改。這是何以需要把糧食與農業的自主性搶回來的原因。

黑箱化的現代農食系統:多國綜合企業對農業、糧食、種子的支配

  • 國家科學院基改報告涉不倫   17-03-05.1

美國國家科學院(NAS)這家私人機構去年發表基因改造回顧的長篇報告,成功地塑造基改食品沒有健康風險的假象,因為許多媒體都是根據那篇報告作出這樣的報導。其實一開始我就在臉書指出,報告中幾個缺失乃是避重就輕。去年年底,紐約時報也報導了,撰寫報告的13位委員當中,高達9位涉及利益衝突,未能如該科學院所定的規矩加以迴避,因此在科學倫理上是有缺陷的。

現在,Sheldon Krimsky教授與同仁發表了新論文,鉅細靡遺地指出,20個撰寫報告的專家中有6位也有利益衝突的問題。其中有五位接受企業的研究補助金或者與有專利,另一個則是被指出若干年前接受企業捐贈。Source

  • 巴西農民部說基改安全堪慮   17-03-05.2

巴西近五年來都是全球第二大基改作物生產國,僅次於美國;在2015年美國佔基改作物種面積的39.5%,巴西也有24.6%。巴西核准基改作物種植的單位是國家生物安全委員會(CNBS)國家生物安全技術辦公室(CTNBio),對於基改的審核一向少有異議,目前共核准64項基改作物可公種植,以玉米、與棉花為主。

不過同是行政機構的農民部(Ministry of Agrarian Development)現在出版一本報告《基改作物:危險性與不確定性》(Transgenic Crops –Hazards and Uncertainties),其副標竟然是「基改生物管制機關所忽略的750多篇研究」,要來提醒相關單位,不要相信基改公司同路人所說的,基改作物沒有風險。

這本書的編排在縱軸上包括基改作物、整套生產技術與所用農藥等,在橫軸上涵蓋人類、其他生物與環境的風險,逐一將攸關論文加以介紹。每段的文字在前,相關論文與摘要緊接在文字的後面。這是比較少見的編排方式,也相當好用。

第一部分在談基因改造技術不可預期的,以及目的之外的影響。這些影響設若沒有經過長期、昂貴的研究追蹤,研究者是無法知曉的。第二部分提到基改作物種植所產生的農藝上問題,所引用的文獻主要是針對基改田間所產生的二次病蟲害問題、基改種子田間遺留問題、基因汙染與共存問題等。第三部分是關於種植與利用基改作物的環境風險,主要是針對殺蟲基改作物所產生Bt毒蛋白對於非目標生物,包括土壤微生物的傷害。也整理了可忍受除草劑基改作物用了除草劑之後,對環境的影響。

第四部份是種植基改作物與基改食品對於健康的風險,引用的研究報告約200篇,主要是Bt毒蛋白對哺乳類動物細胞的毒性以及過敏反應。再者是基改作物所用除草劑的健康風險與不確定性,後面也提到外來基因水平轉移的可能性。最後部分則在介紹基改作物風險分析過程所產生的爭論與90多篇批評論文,這包括毒物學的、過敏的與環境上的危險性等方面。也有數篇提到方法學上的缺失、科學家的未有共識與利益衝突等。Source

本網站巴西基改訊息   13-12-29.213-05-26.310-06-12.3

台灣國內少數學者十多年來一直在重複基改食品是安全的、科學家都這樣認為等論調,而不去理會各種獨立研究報告所呈現出來的問題。建議他們仔細地研究這本報告所引述的700篇論文。

  • 瑞士延長基改種植禁令五年   17-03-05.3

瑞士基改種植禁令再延長五年。去年6月瑞士聯邦政府提案,將原訂於2017年到期的基改作物種植禁令,展延五年至2021年。該提案不久前已在眾議院通過,現在又經參議院批准確定。然而,2016年原提案中,還建議規劃特定區域來基改作物種植的,希望能有效隔離基改作物與傳統作物,成為基改與非基改作物共存的國家。這項建議並未獲得許可。  

目前,瑞士政府只允許基改作物田間試驗,試驗的管理還算嚴格,例如基改作物種植地區需設立300公尺的隔離帶,來防止基改汙染。基改作物種植用機械用後需要清潔,基改材料試驗後需要焚燒,而警察也需要監視種植區域,以防止反基改者的破壞。Source  Source

  • 非基改黃豆進口量再登高峰   17-03-05.4

查詢財政部關稅署進出口統計資料庫,2016年1至12月台灣黃豆進口量為2,439,363公噸,其中非基因改造黃豆為90,573公噸。我國進口黃豆量約有10% (24萬公噸)供人直接食用,其餘90%供作飼料與榨油之用。故依一般情況來說,我們平常吃的各式豆類製品,使用非基改原料的比例約為37% (2015年為26%)。非基因改造黃豆又可再細分底下二項,1. 其他非基因改造大豆,不論是否破碎:71,576公噸;2. 非基因改造大豆(黃豆)粉及細粒:18,997公噸。 Source

  • 孟山都二代基改出皮漏挨告   17-02-27.1

孟山都第二代基改黃豆不但出師不利,而且還被10個州的農民告官。第一代基改作物可以忍受嘉磷塞除草劑,殺死雜草而作物無恙。但是多用嘉磷塞的結果,過了幾年雜草就突變產生抗性,基改種子效果大減。因此基改公司就推出第二代基改作物,農人種了要施用兩種除草劑,嘉磷塞殺不死的,就用另外一種除草劑。孟山都推出的就是可以忍受嘉磷塞與汰克草(Dicamba)兩種除草劑的二代基改作物,商品名是Roundup Ready® 2 Xtend。

為什麼美國政府核准種,農民卻要告呢?原因出現在汰克草。這種除草劑揮發性很強,田間施用很容易飛散到鄰田,殺死別家的非基改作物。為解決這個問題,孟山還特別製造出比較不會揮的新形態汰克草,不過這個新的汰克草尚未得到上市許可。雖然如此,孟山都還是搶先賣二代黃豆種子。農民不明就理噴的仍然是原來的汰克草,當然引起鄰居的憤怒,就有桃樹農一年損失約150萬美元,因而告官。

這樣的官司現在已經烽火四起,包括AlabamaArkansasIllinoisKentuckyMinnesotaMississippiMissouriNorth CarolinaTennesseeTexas等州都有類似的官司,控告孟山都的名目很多,如過失侵權責任、嚴格侵權責任、指示上之瑕疵、共謀、利益歸入請求、懲罰性損害賠償等。Source

  • 賣基改種子公司裹農藥賺錢   17-02-27.2

大家都知道美國廣種基改作物,導致除草劑用量大增。不過基改公司或學者會安慰我們,說至少種抗蟲基改作物可以減少殺蟲劑的用量。問題是,基改公司也是農藥公司,他們怎會平白讓殺蟲劑的業績降下呢?於是。地上不噴的,就轉到地下用。怎麼作到的呢?基改公司在賣種子之前,先將殺蟲劑裹在種子上,然後提高售價,把錢給賺回來。

裹了甚麼殺蟲劑呢?就是會傷害蜂類,造成各地授粉蟲減少很多。歐盟已限制使用的類尼古丁農藥。這個現象在2015年被學者揭穿。該學者指出,近年來美國類尼古丁農藥用量激增,主要來自玉米、黃豆、棉花等基改田

現在連美國環保署都已經證實了。根據該署的資料,美國玉米田(幾乎都是基改的)約有45-65%用了可尼丁(clothianidin),約有26% to 45%用了賽速安(thiamethoxam),也就是說,美國的米田百分百都用了類尼古丁殺蟲劑。黃豆田略少,兩者分別佔3%16-25%的面積。更糟的是,該署在2014年出版了報告,指出黃豆種子裹了類尼古丁農藥,對農家而言並沒有經濟上的好處。這意思就是說,農民買了這些裹藥基改種子,是白花了額外的農藥的錢了。Source

  • 基改玉米在美國再度傳汙染   17-02-27.3

飼料用基改品系,星連(Starlink)玉米,於1998年開始在美國種植,兩年後就被發現混到人類食物鏈,引起軒然大波,導致嚴重經濟事件,基改公司Plant Genetic Systems因而破產被購併。而汙染事件經過十多年仍然餘波盪漾

類似的汙染事件近年再度發生,這次是作為能源作物用的Enogen基改玉米(SYN-E3272-5),是先正達的產品,轉殖了強力分解澱粉的酵素基因,讓玉米種子更容易轉化成酒精。我國也在2000年批准其進口。

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種非基改白玉米的若干農家因為鄰近農場種了Enogen,導致汙染嚴重,所生產的白玉米無法使用。這是因為白玉米受到Enogen花粉的影響,導致所磨出來的玉米粉,容易受到該酵素的作用,澱粉性質改變所致。據北美磨坊商會表示,每1萬粒種子中,若混有一粒Enogen種子,就會影響到該批玉米的加工品質。不過先正達表示,他們有善盡避免汙染的責任。出售的種子中含有5%的紫色非基改種子,就是要用來表明這批種子的身分。(按,這與花粉汙染無關吧 Source

  • 美國環保署庇護基改孟山都   17-02-19.1

世衛組織於2015年宣告除草劑嘉磷塞對人類「很可能致癌」,引起全球矚目,美國與歐盟主管單位相繼否認,說「很可能不會致癌」,去不敢說「就是不會致癌」。孟山都更不用講,一直堅稱嘉磷塞無害。不過美國有60位非何傑金氏淋巴癌患者已經展開團訟,控告製造商孟山都。

最近原告律師得到美國環保署已故毒物學專家Marion Copley的資料,懷疑環保署高層可能與孟山都掛勾。Copley曾經寫過根據動物試驗結果,基本上嘉磷賽肯定會致癌。她在2012年離開環保署,2014年過世。根據她的說法,環保署高層Jess Rowland曾經恐嚇署內人員,要求更改報告內容,已被符合業界的利益。

原告律師要求法官傳喚已經在去年離職的Jess Rowland以釐清他與孟山都的關係,但遭到孟山都與環保署的反對。孟山都甚至於要求法院禁止原告將得來不易的資料公開。Source

  • 二代基改作物的除草劑風險   17-02-19.2

美國第一代可忍受除草劑嘉磷塞的基改作物早已逐漸失效,那是因為廣噴嘉磷塞藥殺雜草,自然界卻已演化出可忍受嘉磷塞的雜草。為了確保種子市場,基改公司紛紛推出第二代基改種子,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農人種植時需要噴兩種除草劑。

其中一個是道禮(陶氏Dow AgroScience)育成的,稱為Enlist Duo的基改黃豆與玉米,可以忍受嘉磷塞與2,4-D這兩種除草劑,餘2014年註冊,獲得環保署的許可。但因為道禮沒有提供兩種除草劑健康風險的共同作用數據,因此環保署於2015向法院申請撤銷許可。後來道禮補提數據後,環保署就再度核准上市,引發民間的不滿

美國、加拿大農民開始種Enlist Duo後,預期2,4-D除草劑的用量會如過去嘉磷塞一樣爆增,會再度提高農民的健康風險。因為最近的研究指出,玉米播種生長期間,農夫尿液中的2,4-D與草脫淨這兩種除草劑(或代謝物)的濃度會暴增()。而2,4-D會與DNA的傷害有相關性。Source 

  • 美國種基改作物卻進口有機   17-02-19.3

在美國,順應著消費者的需求有機畜產品育來越高,包括牛乳、牛肉、豬肉、與禽類等,有機、非基改飼料的需求量越來越高,而且還會持續增加。然而美國本土玉米、黃豆的生產超過九成都是基改的,導致本土有機、非基改飼料需要仰賴進口。

有機玉米的進口量在2016年比2015年增加一倍多,約是全美有機玉米供應量的一半,主要來自印度、烏克蘭、羅馬尼亞與土耳其。有機黃豆更慘,2016年進口量已佔了八成。估計美國需要把200萬公頃的基改農田轉型作有機生產才足夠。Source

  • 基改孟山都在加州官司失利   17-02-11.1

美國加州環保局在20159月宣告要將除草劑嘉磷賽列入可能致癌的化學物品單中,引起孟山都強烈不滿,向法院怒告州政府違法。法官Kristi Kapetan在今年127日初步宣判孟山都敗訴,近日將提出正式判決書。從嘉磷賽列入名單開始一年後,孟山都需要在其產品加以標示可能致癌等字。

根據加州第65號法案(安全飲用水及有毒物質法案),加州官方需要將可能致癌或導致生育傷害的化學物品列入公告清單;被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所(IARC)宣告可能致癌的物質也需要列入。IARC在2015年3月宣布嘉磷賽列入可能致癌之後,環保局就據以作為列入名單的依據,而加州、德拉瓦州、內布拉斯加州等地都有農民因為罹癌而控告孟山都。

孟山都的律師在審判時表示加州當局只採用「外國」機構的說法,而沒有根據國內機構。按美國環保署迄今仍表示嘉磷塞可能不會致癌。不過加州政府的律師則表示IARC的說法乃屬「金律」,相當可靠。Source  Source 2  Source 3

  • 歐盟會員國投票否決種基改   17-02-11.2

在眾多基改作物當中,歐盟會員國目前只能種植一種,那就是Mon810殺蟲玉米(孟山都出品),以西班牙為主,其次是葡萄牙,捷克一點點。然而其核准種植的期限即將截止,因此孟山都需要再提許可申請。約在同時,也有其他兩種基改玉米正在申請中,是先正達提出的Bt11 (含有殺蟲毒蛋白+忍受固殺草),以及道禮與杜邦合作的TC1507 (含有殺蟲毒蛋白+忍受固殺草)。

一月底在歐盟各國代表的開會中,這三種基改玉米都沒有能夠達到55%的多數,因此算是打回票,決定的權力回到歐盟執委會。即使將來執委會不顧各國意見,執意放行,各國還是有權在自己國家禁種。

在Mon810的票決中,反對的有12國(Bulgaria, Denmark, Ireland, Greece, France, Cyprus, Latvia, Luxembourg, Hungary, Austria, Poland, Slovenia),贊成的有10(Czech Republic, Estonia, Spain, Italy, Lithuania, Netherlands, Romania, Finland, Sweden, UK),棄權6(Belgium, Germany, Croatia, Malta, Portugal, Slovakia)

Bt11TC1507的票決中,反對的有13(Bulgaria, Denmark, Ireland, Greece, France, Cyprus, Latvia, Luxembourg, Hungary, Austria, Poland, Slovenia, Sweden),贊成的有8(Estonia, Spain, Italy, Lithuania, Netherlands, Romania, Finland, UK),棄權7(Belgium, Czech Republic, Germany, Croatia, Malta, Portugal, Slovakia)Source

  • 家樂福賣基改產品未標被罰   17-02-11.3

食藥署去年底稽查大賣場販售的包裝食品,發現家樂福販售的2款臭豆腐驗出基改黃豆含量近80%,卻未清楚標示,已全數下架要求限期改正。

這次檢出的2件違規產品包括「香辣深坑臭豆腐」及「深坑臭豆腐」,均來自台中的華誠食品公司,其包裝上都沒標明含基改原料,但一驗卻發現基改成份高達80%,明顯違反規定。

該署發現違規後已由地方衛生局向業者了解情況,業者也坦承違反規定,共開罰新台幣3萬元,並依規定下架回收、改標,才可重新販售。(按,華誠食品公司不需要罰?) Source

  • 殺蟲基改水稻間接傷害益蟲   17-01-22.1

中國研發出可殺蟲的基改水稻,雖然官方迄今不敢核准生產,但研發者卻開種子公司偷賣基改稻種給農民,導致基改米的氾濫於市場,而讓歐盟一度嚴格管中國稻米產品的進口。

現在中國學者的研究指出,基改稻可能會影響到水田中的益蟲,擬環紋豹蛛(Pardosa pseudoannulata)。他們種了汕優63稻品種,以及由該水稻透過基因轉殖得到的Bt汕優63稻,然後分別用這兩種水稻來餵食褐飛蝨(Nilaparvata lugens)稚蟲。褐飛蝨是水稻的重要害蟲。經過15天的餵養,把兩批褐飛蝨分別拿去讓擬環紋豹蛛獵食,然後進行擬環紋豹蛛的轉譯組體學分析。

結果發現吃了用Bt基改稻養出的褐飛蝨,擬環紋豹蛛的基因表現有163組與對照(吃了用非基改稻養出的褐飛蝨)者不同。這些基因表現的不同,讓作者推論,水田若種Bt基改稻,將來會影響表皮角質層的形成,而延遲擬環紋豹蛛的發育。不過真正的危害還須進一步探討。Source

  • 布吉納法索不再種基改棉花   17-01-22.2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布吉納法索農業部長Jacob Ouedraogo表示全面放棄基改棉化的種植,回歸非基改傳統品種,全國粗棉的產量反而由60萬噸增加到75萬噸,而且品質也較好。按布國從2008年開始種基改棉,一開始只有10萬公頃,逐漸增加到13/1450萬公頃,今年則全部放棄。Source

  • 大基改公司合併拜耳下誘餌  17-01-22.3

拜耳要併吞孟山都可能有譜了嗎? 兩家的執行長上週去見去見川普。之後拜耳就向川普示好。拜耳答應併入孟山都之後,孟山都的9000多位員工職位百分百保留,還會加碼3000個新的高科技職位。該公司也承諾在美國投入80億美元的研究經費。這樣的誘餌釣不釣得到川普呢? Source

  • 種殺蟲基改玉米害蟲更厲害   17-01-15.1

種除草劑殺不死的基改作物,導致雜草產生抗性成為超級雜草。種全身會產生殺蟲毒蛋白的基改作物,導致害蟲產生抗性成為超級害蟲,這不但是理所當然,也是既成是實。不過有學者從1996年一開始種基改玉米就進行比較研究,替超級害蟲的必然出現作了最有力的旁證():一開始的確效果很好(藍色是抗蟲基改玉米,黃色是非基改品種,縱座標是玉米穗被蟲咬的百分比),但是效果越來越差了。Source

  • 種基改用的嘉磷塞會傷鼠肝   17-01-15.2

除草劑嘉磷塞或會導致脂肪肝,這是由大鼠作出來的試驗,但是健康主管機構都是採用大鼠的試驗結果來管理各種藥物的,因此相關機關應該對這個兩天前發表的論文給予重視。

英(Michael N. Antoniou)、法(Gilles-Eric Séralini)兩國科學家合作研究,發現每天施以0.05μg/l的嘉磷塞,在1年後到2年間,會誘發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該試驗所用的濃度很低,因為飲用水中對於嘉磷塞所允許最高濃度在歐洲是0.1μg/l,美國是700μg/l,我國飲用水根本沒有規定允許的最高濃度(雖然其他除草劑如丁基拉草、2,4-D、巴拉刈是有的)

進行蛋白質體學(Proteomics)的研究,他們在1906種蛋白質找到了214種受到干擾,指出肝細胞受到各種傷害。進行代謝體學(Metabolomics) 的研究,在673種代謝物中發現有55種被改變,指出發生了脂肪中毒與嚴重的肝毒性。由此,論文的論是大鼠在長期吃到很低劑量的嘉磷塞,會有肝功能障礙的問題。印證了相同團隊在2015年發表的轉錄體組學(Transcriptomics)研究結果。Source   article 1   article 2    article 3

本次檢測發現美國飲水的 嘉磷塞測値在0.0850.33 μg/l之間。

至於人類尿液的 嘉磷塞含量,在瑞士約為0.16 μg/l,在拉脫維亞約1.82 μg/l,然而這此在美國的檢測,最高値在奧立岡的18.8 μg/l

美國人的母乳中出現農藥年年春 ! 民間團體「Moms Across America」與「Sustainable Pulse」聯合取樣檢測婦人乳液,發現除草劑 嘉磷塞的含量在76 μg/l 166 μg/l之間;這是歐洲嘉磷塞的最大污染物濃度(MCL)標準的7601600倍,因為歐洲的是0.1μg/l,但美國飲用水嘉磷塞的最大污染物濃度(MCL)700 μg/lbiosafety (13-04-20.114-04-03.1)

  • 基改蘋果下月開始在美上市   17-01-15.3

美國下個月將有10家商店預售基改蘋果。加拿大卑詩省Okanagan Specialty Fruits所研發、生產的「北極Arctic」牌蘋果包含Golden DeliciousGranny SmithFujiGala等四個品種,美國已經核准前三個上市,但目前只有前兩個品種量產,第四個則預期明年過關。

下個月將有500袋基改蘋果切片上市、每袋40磅。預計秋季會推出6,000袋。該公司已在美國華盛頓州種了85,000顆基改蘋果樹,農場位置不詳。今年還要種300,000顆,明年預計種500,000顆。

不過華盛頓州蘋果產業反對基改蘋果的種植,加拿大卑詩省的果農協會在開年會時要求政府立即撤銷種植許可。該協會還計畫要求政府凍結基改果樹的研發。美國的麥當勞與嘉寶(Gerbe)兩家食品公司也於2013年宣告不會採用基改蘋果(Arctic)於其產品中。 Source

  • 採購甜玉米是否會買到基改   17-01-08.1

消費者不太清楚哪些食品是基改的,哪些不是,因此慧有所困擾。例如就會不少人:甜玉米到底是不是基改的?

美國廣種基改玉米,孟山都與先正達也推出可忍受除草劑的、或者含有毒蛋白可以殺蟲的甜玉米品種,不過在美國甜玉米產業上,基改品系佔有率應該不到一成。美國目前尚未開始實施基改強制標示,因此在是上市有可能買到基改甜玉米、甜玉米罐頭而不自知的。

我國應該沒有這個問題。首先,尚不允許種基改作物,因此國產甜玉米不用心是否基改的。至於進口甜玉米的問題,根據海關進出口資料庫可以查到「甜玉米」號列共有9筆,分別是:
1.
甜玉米,生鮮或冷藏
2.
基因改造甜玉米,生鮮或冷藏
3.
非基因改造甜玉米,生鮮或冷藏

4. 冷凍甜玉米
5.
基因改造冷凍甜玉米
6.
非基因改造冷凍甜玉米

7. 其他乾甜玉米
8.
基因改造冷其他乾甜玉米
9.
非基因改造冷其他乾甜玉米

不過查詢進口資料,只有a. 甜玉米,生鮮或冷藏,與b. 冷凍甜玉米。沒有基因改造/非基因改造項目下的。因此去年一整年我國並未進口基因改造甜玉米,嚴格說起來,就是說進口的甜玉米,即使摻雜有基因改造的,也不會超過3%。越南是最主要的進口國。

至於甜玉米罐頭,並沒有列入基因改造/非基因改造的號列,原因不明,應該去問關務署/食藥署。不過依法若市場上販售基改甜玉米罐頭,應該加以標示才對。甜玉米罐頭的進口主要來自泰國,來自美國的不到泰國的一半。兩國合計佔總進口量的97.4%

  • 農委會要飼料基改黃豆分流   17-01-08.2

我國人民直接食用的黃豆,目前約75%是由大宗黃豆(統豆)選出來的(稱為選豆)。飼料用大宗黃豆進口過程在船中,不論是統艙或者貨櫃,都處於高溫、高濕的環境,溫度有時候還高達60(這是大食品公司的好朋友告訴我的)。此等環境黃豆很容易氧化、長黴菌,所以常會施用化學物來抑制。這樣在船上近一個月的時間運到台灣來,合適我們吃嗎?

食品級黃豆用牛皮紙袋密封,也放在船艙較冷涼地方,品質較不容易劣變(也沒有基改之虞) 這也就是為何蔡培慧立委要開記者會,要求政府針對黃豆的用途來分流了。

在蔡委員的持續督促下,農委會已承諾,將對進口黃豆中的「飼料用黃豆」之貨號分流,並要求關務署與國貿局將共同辦理於2017年6月前完成。

為了改善這個現象,在本會期,我不斷透過記者會、協調會逐步推進改革,終於得到農委會具體承諾,將對進口黃豆中的「#飼料用黃豆」之貨號分流,並要求關務署與國貿局將共同辦理於2017年6月前完成。Source

按,美洲進口的油料飼用級黄豆與食品級黄豆有若干不同点。
1,前者油份較高,蛋白質較少。
2、前者無包裝大宗進口,經過三週以上高溫高濕環境,可能有用抑菌劑,而且品質易劣化。
3、前者通常是基改品種,含未明或前所未有蛋白質。(1996年之後)
4、基改黃豆也可能含較多的除草劑殘留。
(1996年之後)

  • 基改企業贊助研究後果不堪   17-01-08.3

「農藥大廠的愛憎科學家:企業資助研究體制下,科學家沒有不受傷的」

這標題是去年12月31日紐約時報的文章。該報近年來出手揭露農藥/基改公司如何影響科學研究的最新報導。這篇報導是透過資訊公開法,取得龐大資料,寫出先正達公司與三位科學家的關係,用來點出孟山都、先正達等公司的慣用手法,例如當研究牴觸企業利益時可能會有何後果、科學家如何交出有利於公司的研究結果、研究單位如何尋求公司的資金、大學與政府主管部門如何簽署保密協定而犧牲了學術自主。以下摘錄其要點

1.          Angelika Hilbeck

第一位科學家是瑞士農業研究機構Agroscope的研究者Angelika Hilbeck。當時農藥大廠Ciba-Geigy (後來成為諾華公司Norvatis,即之後的先正達Syngenta)資助Agroscope,兩者間簽有保密協定,研究結束後Agroscope需要把相關文件交回給先正達,或者要銷燬。

在1990年代Hilbeck就開始研究抗蟲基改玉米,她發現基改玉米不但會殺害蟲,也會傷及益蟲,例如草蛉。但是她拒絕保密協定,發表了研究結果,之後Agroscope就不再續聘她。

她只好轉到大學繼續研究,在Agroscope的職位就由Jörg Romei繼任。Romei之前在杜邦工作,也與拜耳、先正達等公司的人員合作研究。此後他主要的工作都在挑Hilbeck研究上的毛病,而研究結果當然是基改玉米不會傷害草蛉。凡是Hilbeck做甚麼研究,他就會做類似的題目來唱反調,一直到2014年都是如此。例如2009Hilbeck的論文指出基改玉米Mon810的毒蛋白即使在最低濃度下,也會提高瓢蟲的死亡率,之後Romei不但發表文章說沒有傷害,更在文章中指責Hilbeck的研究是「壞科學」。

Hilbeck再針對Romei署名的論文繼續探討,才發現對手所以認為Mon810之所以無害,實際上是所採用的試驗方法出問題。對方只是把瓢蟲每天浸一下溶於水中的毒蛋白然後就取出,然而不多久水就乾掉,所以瓢蟲根本難以吸收毒蛋白,當然不會受到傷害。對於外界的質疑,已升任Agroscope生物安全研究主管的Romeis只是回答說,我們的研究任務不受到Hilbeck研究的影響,基改作物影響的研究又不是她的專利。

對於先正達的窮追不捨,Hilbeck的反應是「我們只是作該作的事,卻受到全面圍攻,太不該了!這個領域太墮落了!」。

2.          James W. Simpkins

美國West Virginia大學的教授James W. Simpkins專攻除草劑atrazine (草脫淨)。草脫淨是先正達的產品,在2004年已被歐盟禁用。不過在美國有不一樣的情況。

柏克萊Tyrone B. Hayes教授在未任教加州大學之前,曾參與先正達(諾華時期)的評估研究,意外發現草脫淨具有毒性,可是此結果不為公司所喜,他想重複試驗也不被允許,因此Hayes辭職轉任到EcoRisk,在2002年發表論文指出草脫淨會讓蛙類變性。在2007年又發表論文指出草脫淨會誘導鼠類發生前列腺癌,可能讓人類得到生殖性癌症。後來先正達被判付1.05億美元的和解費,作為伊利諾州15處自來水廠把草脫淨過濾掉以工作飲用水的補償金。法院用了若干證據,其中之一就是Hayes的研究報告,但是先正達還是不承認有錯誤。

草脫淨具有環境賀爾蒙作用的研究對於先正達當然是很大的打擊,因此會想盡辦法來「反制」,當然就不意外。根據資訊公開法得到的龐大資訊,外人才知道他們是如何反制的。紐約客的作家Rachel Aviv2014就指出其手法包括企圖讓科學期刊撤銷Hayes的論文、調查其研究經費來源、以及挖掘其私生活等。

回到與先正達關係匪淺的James W. Simpkins。他在2003年就代表公司到政府主管單位作證,表示沒有可靠的方式來說明草脫淨會與前列腺癌有關。在2011年他的論文又認為沒證據顯示草脫淨會導致乳癌。前年當加州要規定罐裝草脫淨需要標示警語時,他參與了先正達的科學小組,企圖阻擋。

那麼Simpkins教授得到甚麼好處呢?先正達不但給他研究經費,更付他時薪250元美金的顧問費。不過West Virginia大學則表示該校的研究是根據數據的、是獨立客觀的,而先正達給Simpkins的研究經費是他2012年之前在其他大學任職時期的事情。對於2014與2015兩年Simpkins共同發表的相關論文,大學則表示Simpkins在文章中只是顧問。

先正達在2014年捐款3萬美元給大學,大學表示這筆款是作為一般研究用途,不會用來進行與先正達有關的試驗云云。

3.          James Cresswell

英國Exeter大學資深講師James Cresswell博士專攻蜂類與授粉的關係。他現在很後悔答應先正達作委託試驗。

近年來各國傳出蜂群消失的重大事件,被認為與新尼古丁類殺蟲劑有關,歐盟在2013年已經禁用三種類尼古丁農藥,身為製造者之一的先正達當然會緊張。一開始Cresswell認為事件雖與農藥有關,不過應該沒有那麼嚴重。他在2012年也探討瓦蟎(蜜蜂的體外寄生蟲)與蜂群消失有關的可能性,這就被先正達看上了,給經費委託他進行研究。若能證實瓦蟎是主因,當然對農藥廠是大利多。

怎麼個委託法呢?雙方共同決定各種相關事務,包括八種蜂隻死掉可能原因的探討、經費的支付、研究助理的甄選等。若有新的研究方向,Cresswell還要先徵詢先正達的同意。

不過Cresswell的初步結果不認為瓦蟎是主因。告知先正達後,公司回覆要他不要關注蜂群數量,改為調查蜂巢數量的減少,「這樣可能會有不同的結果」。還要他去挑選特定國家,而非關注全球性的狀況。Cresswell同意,並且表示他會由其他角度來探討瓦蟎的作用。用了新的方式,Cresswell總算作出了瓦蟎與蜂群消失有關的研究報告。

不過蜂群消失原因的論戰引發英國國會的調查。他受邀到國會聽證,作在旁邊,來自同一大學的Dave Goulson教授就用「拿菸草公司的錢去證明吸煙草不會上癮」來加以比喻。因此Cresswell陷入了危機,外界的指責讓他崩潰了。若干同事排斥他,甚至於家人也不諒解。

紐約時報進行利益衝突調查時,受訪的研究者通常會抗拒,但是Cresswell倒是很坦承,也很配合地提出與先正達聯繫的紀錄。訪談中,Cresswell還是認為農藥的作用被誇大了,然而他承認其研究結果確實受到先正達的影響。

不過他表示很難拒絕廠商的研究經費。英國政府的大學評鑑項目之一就是研究對企業界的貢獻,大學方面給他很大的壓力要求接受廠商的經費,「當某個地方有最好的銷售機會時,作為一個外務員,沒辦法跟老闆說我不去那邊賣」。不過大學發言人表示,英國大學的研究經費有15%來自業界,業界知道他們得到的結論會是獨立的分析、會經過誠實與公正的檢驗。發言人這些話很顯然被真相打了很大的折扣。

當Goulson受訪時,他表示認識Cresswell已經很久,認為他是個好人,但是若拿了業界的錢,人家會質疑你的研究;若不拿前,有人就會批評你是只會反對的環保人士。「企業資助研究體制下,科學家沒有不受傷的」。Source

  • 紐時再爆基改研究利益衝突   17-01-08.4

紐約時報繼去年揭露基改公司的若干「御用學者」之後,前天更進一步報導,連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都不迴避利益衝突了。

美國國家科學院(NAS)雖非政府單位,卻被國會指定向政府提供政策指引,因此自認為國家的科學顧問,經常由各種委員會提出建議報告。

目前美國食藥署針對基因改造等生物技術產品的管控方式,乃是根據1992年所推出的「由新植物品種衍生食品之政策聲明(Statement of Policy: Foods Derived from New Plant Varieties)」。為了因應新技術的來臨,因此NAS新組成了委員會,所探討的題目是新的遺傳工程技術與產品,以及其管控「Future Biotechnology Products and Opportunities to Enhance Capabilities of the Biotechnology Regulatory System」。所謂新技術還包括合成生物學,這些都是生技公司積極研發的項目。

紐約時報前天提到,這個新委員會的成員有不少涉及利益衝突,與生技公司有財務上的連接。設若如此,難保將來的研究報告會建議較寬鬆的管制,對生技公司有利,卻可能有損消費者。

首先,科學院負責推薦委員會成員的人(Douglas Friedman)在一月時廣發電子信函到各單位徵才,對象之一是Engineering Biology Research Consortium (EBRC),這是背後有生技公司影子的非營利組織,專推合成生物學。

現在Friedman被爆,他在擬定推薦人選時,同時也在為自己找工作。透過管道,紐約時報得知,根據Ginni Ursin的訊息,Friedman在EBRC的用人名單中遙遙領先其他應徵者。這位Ursin女士乃是孟山都在EBRC之中的代表。

在Friedman提報給上級的13位委員會候選人名單中,竟然高達9位可能涉及利益衝突,其中有五位來自EBRC,而這五位後來也都順利進入委員會之中。委員會在四月成立,Friedman就在七月上任為EBRC的副座。

針對委員會多位成員涉及利益衝突,EBRC的發言人William Kearney表示,其中有幾位早已公開其涉及利益衝突的情況,但是因為其專長難以找到替代者,因此還是納入。另外有一位則是相關生技公司的技術尚未開始應用,因此不需迴避利益(奇怪,委員會的目標不是要考慮未來15年的產業嗎?)

針對Douglas Friedman被質疑的問題,Kearney則認為在擬定推薦名單期間,Friedman的確不應該在相關單位尋找新工作,而EBRC也開始檢討遴聘的程序,包括參與遴聘過程的工作人員本身(但並沒有考慮要重啟委員會人的徵聘事宜)Source

按,今年五月NAS就提出的一本具爭議性的報告《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Experiences and Prospects》,被認為委員會成員中有多人與基改企業關係匪淺https:/9016008 該報告的謬誤:另見: 生技學門利益衝突嚴重

 

2016(下)  2016(上)  2015(下) 2015(上)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