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日日新 2015 (上)             

  • 母乳可能含有基改用嘉磷塞   15-06-28.1

德國綠黨在不同地區檢測16位婦人母乳,發現含有0.21~0.43 ppb的嘉磷塞(年年春主成分),遠比自來水中的允許值0.1ppb還要高很多。綠黨國會議員,環境委員會主席Bärbel Höhn要求政府對此採取行動,在 嘉磷塞與癌症間的關係正式撇清前,應該禁止嘉磷塞的散布。毒物學教授Irene Witte認為此情況令人無法接受,她建議擴大檢測數目。按去年在美國的檢測,母乳 嘉磷塞的含量在76~166 ppb之間,而其自來水中的允許值是700 ppb。美國是基改大國,因為種了基改作物,1996-2011年之間除草劑多用 23900萬公斤。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在阿根廷挨告   15-06-28.2

財團在阿根廷大肆購地廣種基改,除草劑用太多,導致不少得病死案例,因此民團聯合告上法院,被告包括阿國政府、聯邦環境署、以及孟山都等各基改/農藥公司,認為被告等採用單一化栽培制度,導致鄉村勞力喪失,經濟控制在少數生產者手上,而且破壞村民與環境健康,因此要求暫時禁種基改與使用相關的農藥,直到證明對環境、生物多樣性與人類健康無害為止。原告也要求立法者通過生物安全法,對於農地使用設置最低標準,並且強制被告復原或者重建受損的環境,括重新引入非基改品系與復育土壤。若無法復原,被告應負賠償之責。聯邦法官已經受理此團訟件。 Source

  • 不種基改也不應該用嘉磷塞   15-06-28.3

澳洲陽光海岸向為觀光勝地,海岸數個郡已整合陽光海岸區政府。區議會最近表示要逐漸停止使用除草劑年年春。年年春的主成分是嘉磷塞,雖然號稱低毒性,但今年被世界衛生組織公告有致癌之可能,因此世界各地禁用年年春的風氣逐漸展開。迄今為止,法國、墨西哥、 俄國、荷蘭、哥倫比亞、斯里蘭卡、薩爾瓦多、百慕達(英屬)等國或準備、或已經禁用,德國與瑞士的幾家大連鎖商店也已經跟進。公園管理處表示,區政府在兩年前就開始減量使用,兩年間已減少20 %。雖然使用年年春很省錢,但鑒於可能影響,因此準備用其他天然方式來管理雜草,希望最後可以全面禁止。所採用的方法包括在地面加上覆蓋物或廣種樹等。Source

  • 教宗方濟各的通諭論及基改   15-06-21.1

為窮人講話,反對經濟不平等,來自人民被基改作物害慘的阿根廷,教宗方濟各發表第二道通諭《願祢受讚頌:眷顧吾等居所》《Laudato Si’ (The Care for Our Common Home)》。

《願祢受讚頌》的視野廣況,涵蓋環境、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和平、貧窮、人權、教育、就業、科技、建築等,而特別著重在氣候變遷。教宗譴責冷血不停地追求利潤,對科技過度的信任,以及政策上的不當,而導致環境的過度開發與破壞。諭文指出氣候變遷是險峻的全球問題,是當今人類面對的主要挑戰,科技不採取預警原則,積極處理來加以減緩,將前所未有地破壞生態系統,所有人將承受嚴重的後果。

教宗請楚地指出地球病徵之源頭在於基於化石燃料產業的現行生產與消費模式,而解決之道在於儘速制訂政策,全力發展再生能源來取代化石燃料。諭文中睿智地點出所謂「碳權」無法改變現行模式,只是短線操作,讓部分國家、特定人士能持續其浪費式的消費。通諭中更進一步地對抗大財團的力量,強調用國際多邊系統來中止私部門企業的凌駕政府。

諭文第132-136條論及基改作物議題。教宗認為基改作物即使對某些地區有經濟上的好處,但不應忽視其缺失。許多地區在引入基改作物後,讓農業生產集於少數人之手,多數的小農逐漸消失,他們失去耕地,無法繼續務農,被迫搬入都市簡陋居所,當臨時工辛苦過活。廣種基改作物還破壞複雜的農地生態系,降低生產多樣性,並且傷害到目前與將來的地方經濟。在若干國家基改作物還讓大公司壟斷種子與其他農用資材,不能留種使得農民更形無法自主。由於基改議題相當複雜,因此教宗呼籲應有足夠的經費來進行不受大公司控制的、跨領域的研究,來探討各層面的影響。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英文原文 中文簡介

  • 添加劑與基改把關出現漏洞   15-06-21.2

食品添加物、農藥、塑化劑、基改食物在經過廠商自行或委託被認證過的試驗機構,進行小動物健康風險試驗,將試驗結果送交政府主管機關審核,通過了就可以上市。最新的研究指出,這類的健康風險試驗十之八九都有問題。

健康風險試驗所用的小動物比較容易發生病變或者腫瘤,但是怎麼知道試驗中的小動物所發生的病變或者腫瘤,到底是小動物本來就會發生的呢(來自其基因型),或者是所吃的飼料中加入了那些食品添加物、農藥、塑化劑、基改食物,所以才發生的呢?

標準的作法就是進行比較試驗,對照組當然是用不含那些食品添加物、農藥、塑化劑、基改食物的乾淨飼料,而測試組的飼料中就另外加入那些東西。假如測試組小動物所發生的病變或腫瘤,其比率與對照組者差不多,就可以判定那些東西是安全的。若測試組的病變或腫瘤發生率顯著地高於對照組者,才會認為有健康風險。

問題來了。那到底對照組所用的乾淨飼料,是否真的乾淨呢?若照組吃的乾淨飼料本來就含有那些食品添加物、農藥、塑化劑、基改食物,這樣的風險評估試驗不就破功了嗎?

真的破功了,透過若干被認證過試驗機構的協助,法國科學家由五大洲得到了13個乾淨飼料的樣品,分析的結過赫然發現所謂乾淨飼料,13個樣品種有9個含有年年春(嘉磷塞)除草劑,11個含有基改成份。這個新研究論文即將刊登於PLOS ONE期刊。Source

  • 反基改自己吃的黃豆自己種   15-06-21.3

本國消費者在瞭解我們吃的豆漿、豆腐、豆干大多是來自油料飼料用的進口基改黃豆後,興起了非基改黃豆旋風,不但讓基改食品在去年終於能納入法律規範,要求全面標示,更進一步也逐漸帶動國產黃豆的種植。歐洲亦復如是,德國大農業公司KTG Agrar AG年已種了11千公頃的黃豆田,主要在羅馬尼亞、讀國、立陶宛等國,比去年的7千公頃還多出4千公頃。不過在歐洲種非基改黃豆主要是提供做為飼料。我何時進步到連飼料也講求非基改呢?畢竟不少研究指出,動物吃基改飼料容易得病,乳汁的營養也較低等等。Source

  • 基改害蟲用來治蟲受到質疑   15-06-14.1

康乃爾大學試驗農場進行基改小菜蛾的田間試驗,引起環保人士與有機農夫組織強烈反彈,它們聯合寫信給康大校長與紐約州長、農業局長,要求公開相關資訊,在這之前應立刻停止田間試驗。去年九月康大向美國農部環境評估部門申請Oxitec公司出品的基改小菜蛾田間試驗,其後若干團體提出若干異議,然而在沒有針對質疑加以答覆之前,也未經公告,農部就已經悄悄地核准。反對者表示這種基改蛾在英國申請釋放,因為未能通過風險評估,早在2012年就被駁回,因此美國農部的作法太不負責任,違反基改生物在封閉環境進行試驗以資訊公開的原則,可能危及環境與農業、食物。由於有機農法不准用基改生物來控制病蟲害,因此釋放基改蛾可能會讓有機農場喪失驗證資格,有損有機農的生計。 Source   按Oxitec公司在許多國家都沒有通告就私下進行試驗,引起相當大的質疑。 另見 1  另見 2  另見 3  另見 4

  • 美前環保署專家講基改真相   15-06-14.2

Ramon Seidler博士曾是奧立岡州立大學知名微生物學者,後來任職環保署,曾進行基改作物的環境風險研究工作。退休後他終於講了真話,指出基改公司的宣傳都是假的,基改品種其實沒有怎麼增產,但的確會造成基因汙染。他指出基改風險在美國大學中很少有獨立的研究,教授申請基改大公司的研究經費就需要簽約,不得任意發表研究成果。種基改後農藥越用越多,而不是公司說的可以減少農藥用量。除草劑用量增加是必然的,因為大多基改品種都不怕除草劑。殺蟲劑一開始略有少用,等到基改作物不再能抗蟲後,還是會回來用殺蟲劑。後來在賣基改種子前,這些基改公司更把類尼古丁農殺蟲劑與殺菌劑裹在種子上賣給種植者,使得這些農藥的使用量比十年前增加了10倍。按,Ramon Seidler博士所講的其實都已是老生常談,只不過以他的前官員、前學者身分講出來是比較少見的。 Source

  • 有基改到孟加拉不要吃茄子   15-06-14.3

孟加拉農業驗究所所長違反國家生物安全委員會所提規範,不但告訴農民種基改抗蟲茄子,上時茄子不用標基改,更指導農民在販賣時可以標無毒。根據BBC的報導,雖然基改茄子含有毒素,某些害蟲咬了會死掉,但是對不少其他害蟲還是無效,因此當地農民仍然會噴一些農藥來治其他害蟲、線蟲以及害菌。其實印度也研發同樣來自孟山都的基改茄子,不過由於其負面影響,早在2010年就禁種了,在菲律賓也同樣被法院裁決禁種。 Source

  • 新書指媒體屈服於基改公司   15-06-07.1

買到珍古德寫序稱為50年來最重要書籍之一的新書《變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揭露孟山都超強的力量,不但科學團體、基改審核機關都臣服於其謊言下,連主要媒體也是如此。作者指出,華盛頓郵報不屈服於可能犯法的情況下,敢於揭發水門案件中政府不誠實的醜聞,卻在不可能違法的情況下,對於美國食藥署明顯維護基改企業的利益,棄署內科學家認為基改食品安全堪慮的報告於不顧的劣跡卻刻意不去報導。同樣地,紐約時報敢於報導越戰的"五角大廈文件",卻隱瞞食藥署的作為,也是匪夷所思。本新書也有fb粉絲團,前天的文章指出這本書作者在0520寫公開信挑戰孟山都,要該公司出面指出本書不實之處,不過迄今孟山都還沒有答覆。 Source

  • 新書指皇家學會隱基改真相   15-06-07.2

《變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一書揭發科學團體如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與英國皇家學會等如何違反科學良知,掩蓋基改產品有害的科學根據,而導致基改作物的商業化。出版不多久,作者Steven Druker就寫一封公開信給英國皇家學會,要求該會公開承認並矯正其錯誤行為。信中還寫到:「貴會若未能在2015420日之前答覆,全球各界有理由認為本書言之有理,即人們無法接受基改食物的健康風險,基改食物應該予以禁止」。不過期限至今已超過一個月,皇家學會仍然噤若無聲。

皇家學會「最被詬病」的是蘇格蘭溥之泰博士(Arpad Pusztai)的被迫害事件。溥之泰在一九九八年試驗發現用某基改馬鈴薯餵食老鼠,會使老鼠生長遲緩,免疫系統失調,腸胃細胞病變。溥之泰在電視台公開實驗結果後,受到解職的迫害,可能與皇家科學院多位院士公開宣稱其試驗不足採信有關。後來溥之泰的研究果得到肯定,發表於著名醫學期The lancet,並在2009 年獲得Stuttgart 和平獎。但Druker指出,其實皇家學會還企圖阻止溥之泰發表論文不果,即使出版之後,學會還是繼續地汙衊,對此皇家學會應該向溥之泰致歉。由於學會死忠地支持基改,發表不正當的言論誤導大眾,對此Druker認為學會應該公開宣稱基改食物的健康風險迄今學術界並未有共識,基改科技並不比傳統育種更為精準,反而比傳統育種更會產生預料之外的健康風險。 Source

  • 國際醫師籲禁基改用嘉磷塞   15-06-07.3

國際醫師支持環保協會(ISDE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Doctors for the Environment)分別致函歐洲議會與歐盟執委會,要求立即宣布禁止使用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 嘉磷塞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宣稱可能致癌。ISDE醫師會員來自歐洲、洲、巴基斯坦與肯亞等25國,其信函中表示 嘉磷塞與出生缺陷、不孕、神經系統受損、巴金森症與若干癌症有關,證據已強到應該立即與永遠禁用。 Letter  Source 1

  • 進口基改黃豆嘉磷塞殘留量   15-05-31.1

林淑芬立法委員對基改產品是否含有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嘉磷塞)殘留,一直相當關切,前年開始經常緊盯衛福部要求檢測,現在已拿到衛福部的檢測結果。

我們就姑且相信其數據吧。將該部的數據做成圖,顯示去年1月到今年3月進口黃豆的嘉磷塞殘留量,阿根廷進口的最高,約2-6 ppm。來自巴西的由0.4到2 ppm。來自美國的,除了若干未檢測出以外,69批中由0.1到3 ppm不等。衛福部會告訴我們,進口黃豆的嘉磷塞殘留量都合格,因為我國定的允許值是10 ppm。可是除了黃豆,許許多多我國有在種植的農作物,所規定的允許值不是0.1 (例如水稻)就是0.2 ppm (例如毛豆)

我們曾經詢問衛福部,為何水稻是0.1,黃豆是10 ppm。回答說,每人所吃稻米的量很大,黃豆量少,因此黃豆訂得高一點。問題是毛豆吃的也不多,為何進口黃豆的是國產毛豆的50倍。回答說因為兩者種植方法不同。廢話,當然種法不同,除了食品級黃豆外,美洲來的黃豆大都是基改的,種植過程大量使用年年春,因此含量較高。若黃豆也訂在0.2 ppm,那來自美國的黃豆大多超標,巴西與阿根廷的全部不及格。這樣的話我們每年需要進口的230萬公噸黃豆就成問題了。這些進口黃豆大多當作飼料,無法進口問題可大了。

這才是水稻0.1,毛豆是0.2,而黃豆訂在10 ppm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說政府在定農藥殘留允許值,其實是針對業者的需求。衛福部又沾沾自喜地說,我國訂得比歐美更嚴格,因為他們的黃豆允許值是20 ppm。可是他們不像我們吃了這麼多飼料級的黃豆阿。雖然美國許多加工食品都會有基改黃豆的成分,但是黃豆的直接加工品如豆漿、豆腐等,他們只有少數人在吃,而且吃的可是食品級非基改或有機黃豆。

日韓中等亞洲國進口大量基改黃豆當飼料,人民與我國一樣吃很多黃豆,可是他們人吃的大多是國內自行種植的非基改黃豆,因此不會吃到含 嘉磷塞的黃豆(奇怪了,日本的生產成本不是很高嗎?農委會要不要告訴我們,為何日本可以我們不行)。讓人民大量吃飼料級黃豆,可說是國家級醜聞。農委會不要再跳出來說豆沒有食品級與飼料級之分的這種愚笨的話了。美國大學的網頁很清楚地說美國有推出食品級黃豆的品種。

世界衛生組織今年已告訴大家說嘉磷塞可能致癌。為了國人身體健康,為了終止大量吃飼料級黃豆的國家級醜聞,同時也考慮到目前大量進口黃豆當飼料的現實,政 府應該認真考慮,規定豆漿、豆腐、豆花、豆乾、豆 皮、大豆蛋白製得的素肉產品等豆製品一定要用食品級黃豆,食品級黃豆的 嘉磷塞殘留允許值樣訂在 0.1 ppm。

政府不可以再說這樣會提高豆製品價格。目前基改黃豆進口價每公斤14元,非基改的24元,況且黃豆成本只是加工業者總成本的小部分。市面上若非基改豆製品賣得太高,政府應改好好地取締才對。吃安全的食物可是基本人權阿。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孟山都有隱情   15-05-31.2

孟山都早在30年前就應該知道 嘉磷塞可能致癌。0527參加台北NGO會館基改研討會的朋友都聽到Dr. Stephanie Seneff 關於嘉磷塞(年年春)健康風險的演講。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的專業朋友可以看Dr. Seneff的合作者 Dr. Anthony Samsel所透漏的秘密。原來孟山都早在30年前就應該知道 嘉磷塞可能致癌,當時孟山都委託BioDynamics檢驗公司進行兔鼠狗等動物的短、長期風險試驗。但是為了商業上的利益,孟山都刻意曲解數據去撰寫報告,而且在把報告呈給美國環保署審查時,要求將報告列入商業秘密,不讓外人得知。直到 Dr. Samsel祭出《資訊自由法》才拿得到那些秘密資料。詳細檢驗該等報告的內容,Dr. Samsel大呼,這哪是可能致癌,根本上嘉磷塞就是會致癌。雖然依法他不得公開那些秘密資料,但是依法他可以說出自己的意見。所以他用錄音訪問加上投影片的方式,透露出為何他認為嘉磷塞就是會致癌的原因與證據。Source   論文

  • 基改食品所含農藥種類會增   15-05-31.3

廣種抗年年春(嘉磷塞)基改作物,導致美國許多農地出現年年春殺不死的超級雜草。孟山都不自我反省終止販賣基改種子,反而變本加厲地製造可以忍受更多除草劑的基改品種,就是說美國農民種基改時,不是只噴年年春,而是噴三種除草劑三種。針對基改玉米與大豆,孟山都今年推出Rowel™ Rowel™等兩種複方除草劑,而現在美國環保署又核准明年開始可販賣Warrant®複方除草劑,成分是歐盟不准使用的兩種除草劑:氟磺胺草醚fomesafen以及乙草胺acetochlor。歐盟認為乙草胺對水生生物具高毒性,對動物也有若干致癌作用,連美國環保署的文件都指出氟磺胺草醚會讓老鼠得肝癌,因此可能讓人類得癌。而這兩種除草劑混合使用,有無加乘作用,也沒有經過安全評估。 Source

  • 基改用在醫療讚但食用不妙   15-05-31.4

新研發成功的基改菌可以用來治療皮膚癌,因此鼓吹基改的人又有新的藉口,來大肆批評反對基改作物的人。這樣的講法一點邏輯都沒有,因為基因工程科技與基因改造產品是兩回事情,就好樣核子科學與核能發電是兩回事一樣,核子科學學用在醫療就少有人反對,但多數人可是反核能發電的。科技本身沒問題,要不要應用科技應該由多數人來決定,而不是專家、廠商或政府說的算。

那麼醫療用基改菌與基改作物到底有何不同? 1. 醫療用基改產品只在病人同意下用於病人,生產使用方式也是封閉式的,較無擴散之虞;基改作物可以在田間擴散汙染,廣大消費者可能在未被告知的情況下吃下肚。2. 醫療用基改產品通過政府主導下嚴格的長期動物試驗,之後再進行人體的臨床試驗;基改作物政府並未記行任何試驗,只憑廠商的書面報告,特殊情況才要求廠商進行短期動物試驗,而且試驗的方法也很不嚴謹。3. 醫療用基改產品的使用都有紀錄可以追蹤,基改食品就沒有。 Source

  • 不用基改也可讓水稻能固氮   15-05-31.5

比爾蓋茲的基因會幾年前撥1000萬美元給英國John Innes Centre研究所,想做出具有固氮能力的小麥,至今沒有消息,這可能是白花金錢與心思了,因為增加非豆科植物的固氮能力可能不用花大錢。

一般以為固氮菌才在缺氧的環境下才能固定空氣中的氮素,這個教科書的說法可能會被打破。美國科學期刊Science披露學者的發現,由柔枝松(Pinus flexilis)或楊樹(Populus)的葉片可分離出數以千計的細菌,體外培養這些細菌,用來澆各種農作物如水稻、番茄、玉米、黑麥等,可以透過細菌的固氮能力而提升產量。 

其實非豆科植物也可以固氮早在1990年代就甘蔗上看到植物葉部細胞間隙會長各種菌類,稱為內生植物(endophyte),這些菌常可提供氮源給寄主。把水稻幼苗浸在含有來自楊樹葉片內菌種的培養液中只要4小時,將來這水稻會長得更粗壯、更多分櫱、更多穀粒。當然這距離實際應用還有一段時間。(我國泰雅族的農法中會在農地休耕前播種赤楊Alnus formosana種子,據說赤楊樹也可固氮,增加土壤肥力 Source 1   Source 2  

  • 匈牙利推歐盟全面禁種基改   15-05-31.6

匈牙利農業部長Sandor Fazekas在柏林全球糧食與農業論壇上表示,該國將發動歐盟會員國成立無基改聯盟,以期整個歐洲成為全面不種基因改造作物的地區,讓歐盟與匈牙利的傳統作物與畜產能維持競爭力。部長表示,由於歐洲議會已經票決同意(480票同意、159票反對、58廢票)會員國可以禁止種基改作物,因此匈牙利在憲法中規定維持無基改是符合國家利益的。 Source

  • 我國基改食品實施全面標示   15-05-24.1

食品藥物管理署在今年520終於公告最新的基改食品管理方案。在基改標示日期方面,今年內分三階段全面實施。

  • 包裝食品、食品添加物:自1231日施行(以產品產製日期為準)

  • 散裝食品:

1.      賣農產品型態之基因改造食品原料及簡單切割研磨者(如黃豆、黃豆粉)

#有公司或商業登記的業者:0701日起標示

#無公司或商業登記的業者:1001日起標示

2.      販賣基改原料的初級加工品(如豆漿、豆腐、豆花、豆乾、豆皮、大豆蛋白製得的素肉產品等)者:

#有公司或商業登記的連鎖食品販賣業者:1001日起標示

#有公司或商業登記的「非」連鎖食品販賣業者: 1231日起標示

#無公司或商業登記的業者: 1231日起標示

高級加工品如醬油、大豆沙拉油及玉米糖漿等也都需要標示。進一步詳見 Source

  • 匈牙利推歐盟全面禁種基改   15-05-24.2

匈牙利農業部長Sandor Fazekas在柏林全球糧食與農業論壇上表示,該國將發動歐盟會員國成立無基改聯盟,以期整個歐洲成為全面不種基因改造作物的地區,讓歐盟與匈牙利的傳統作物與畜產能維持競爭力。部長表示,由於歐洲議會已經票決同意(480票同意、159票反對、58廢票)會員國可以禁止種基改作物,因此匈牙利在憲法中規定維持無基改是符合國家利益的。 Source

本月初孟山都開始動作想購併另一家基改化工公司,即瑞士的先正達。據說這是由於孟山都面臨來自消費者反對與管理機關日增的監督等等諸多威脅。不過若此併購成真,孟山都就可能將總部遷往瑞士,而讓美國損失龐大的稅收,該金額高可達每年5億美元。 Source

  • 美國種基改作物卻進口有機   15-05-17.1

美國廣種基改黃豆、玉米作為飼料,然而卻由國外進口有機黃豆、玉米給人吃。黃豆主要由印度進口,而玉米則來自羅馬尼亞者占最大宗。這是因為近年來美國消費者對有機產品的需求暴增,相對的基改市場逐漸消退,例如孟山都今年第一季收入就大幅減少34%,這是因為南美洲少種了玉米,因此影響孟山都種子銷售額,澳洲的基改棉種植也見衰退。有鑑於此,印度黃豆加工協會(SOPA)一直反對該國進行基改黃豆的試驗,因為害怕遭受基改汙染而傷及外銷產業。 Source

  • 天然基改與人為基改大不同   15-05-17.2

番薯是天然的基改生物?!但是然基改生物」與「人為基改生物」卻是大大不同。最近登出的研究論文指出,許多番薯都透過生基因水平移轉(horizontal gene transferHGT)而含有農桿菌的一些基因,作者認為番薯可以說是自然產生的基改生物,因此值得再思考一下,基改生物是否有害健康。這篇論文可把鼓吹基改的人樂得忘本了,真是可笑之至。基改鼓吹者只拿「番薯是自然的基改生物」大肆作證他們向來硬拗的說詞:基改技術與傳統育種沒有兩樣,所以是安全的,卻忘掉了這篇論文也再度證實了水平移轉的確會發生,雖然這本來就是學術界的常識。記得嗎,早在十多年前基改作物問世不久,就有學者認為這些轉殖進入農作物的基因,例如抗抗生素基因,在環境中可能發生HGT轉給其他細菌,甚或在生物體的腸道內水平轉移到腸壁細胞。硬拗博士(spin doctor)一直重複(紡車輪spinning the wheel)說不可能發生這樣的水平移轉,所以安全無虞,現在見獵心喜,卻忘了是自打嘴巴。

那麼番薯是算是基改生物嗎?這就怎麼看我們如何定義「基因改造生物體GMO」了。番薯若算是基改生物的話,那人也是基因改造的,所有的動植物,細胞內的粒線體都是細菌被吞進細胞後自然形成的,這是大自然的力量,是生物自然的形成。硬要說這也是天然的基因改造的話,那我們只能說,這與大家討論的,許多學者有疑慮的人為的基因改造,在定義上、過程上、以及危害上完全不同。

假設番薯、人都算是「天然基因改造生物」,那目前進口的基改黃豆這類的就是「人為基因改造生物」。接著再來討論兩者有何重大的不同,才不會被有心人誤導。天然基改生物當然沒有經過人為干預,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在幾百萬年以來的演化歷史來講,雖然基因水平移轉並非不常見,然而每一次的發生都只是個例,就是說發生在單一生物體,被轉移的單一生物體通常是體細胞,除非用無性繁殖,否者不會遺傳下去。即使遺傳下去,數量也不會一下子變得很大,而轉進去的基因也可能沒甚麼害處。透過很長久的演化、適應,才有今天的番薯。

然而我們擔心的人為基改食物,在定義上指的是透過遺傳工程技術,人為做出來的基改生物。人為基改生物的產生是人類科學上很大的突破,而且基因轉殖的技術就在人為的條件下讓細菌發生基因水平移轉。每次的基因轉殖都同時把超過四種以上來源不同的細菌、病毒等基因同時轉殖到單一細胞上,而非真正的一個生物體。透過人為的組織培養再把這個經轉殖的細胞培養成基因改造生物個體,然後透過人為的栽培繁殖,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大量地種到世界各地。自然界底下難有這樣的人為的水平移轉條件,四個不同微生物的基因可以同時發生水平移轉進入同一個生物體,又可以大量繁殖,那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

大家最關心的其實是人為基改生物是否可能有健康風險。人為基改生物至少有兩個可能的健康風險,一個是外來的基因所產生的蛋白質,是否會導致過敏,另一個是各種基改技術都要用上一個啟動基因(promoter)。這個啟動基因來自病毒,可以讓其旁邊的基因一直進行工作而產出蛋白質。由於生物體有很多基因在長年的演化或人為選種的過程中關掉沒有作用,其中有有可能在過去是會產生毒性物質的。基改科技無法指定外來基因要插在哪個位置,是不精準的。因此基改作物除了加入外源基因產生新的蛋白質以外,也可能把作物已經關掉的基因給重新啟動,產生多年來已未再出現過的(或許有毒的)蛋白質。

現在問題來了,這些人為基因改造作物才會有的蛋白質,包括已知的那個外源基因所表現的蛋白質,或者關掉而被重新啟動產生的蛋白質,會不會有健康風險呢?當然會。杜邦公司曾做了一個基改黃豆,想提高其營養成分,結果卻皮下注射試驗顯示會導致過敏,因此大錢白花了,卻不敢送審推出。設想一下,若這個人為基改黃豆至過敏的能力只有四分之一,皮下注射可能就顯現不出過敏症狀,因此可能審核通過,然後就上市給人吃了,那吃了一段時間以後,人得到過敏的機會也是有的。

何況政府的審核方式有嚴重的瑕疵。通常政府審查委員會都先看基改公司提供的書面資料,認為沒問題就過關,認為有問題才要求廠商自行做小動物試驗,把試驗結果送給委員會審查,當然公司是不會送他們認為可能不會過關的報告吧。審查通過就過關,不通過廠商就再進行試驗送審。即使委員會過關,問題還很大。因為來自美國的審查基準有問題。該審查基準採用實質等同概念,認為只要外源基因所產生的蛋白質不會導致過敏就沒事,該轉殖項就算可安全食用。這樣的基準有個學術名詞,「one gene one enzyme (polypeptide)」,插入一個外來基因只會產生一種蛋白質。可是這是老掉牙的說法,約三十年前學術界就知道一個基因可能產生好幾的蛋白質,更何況多了一個起動基因,更會產生一些未知的蛋白質,而這些蛋白質的健康風險根本沒有做過試驗。

就是那個號稱做過風險試驗的外源基因所產生的蛋白質,審查委員會所認可的試驗方法也不可靠。因為試驗都是培養原來基因所在細菌(例如產生毒蛋白的細菌),然後純化出該毒蛋白,混在一般(非基改)飼料中餵小老鼠,進行不超過90天的評估。這個方法其實很不可靠,除了上段所說未明蛋白質沒有納入以外,就是那已知的毒蛋白也有問題。政府認為既然同一基因,所以由原來細菌產生,或者由傳殖作物所產生,兩者的蛋白質是一模一樣的,可以取代,培養細菌萃取毒蛋白可以讓廠商節省經費。問題是兩者會有些許的不同,在學術界早已是常識了。此外,90天的試驗期間也無法查出長期性風險。所以,不要再說番薯也是基因改造生物了。聽到有人說,那我們只能回他,那是天然的基因改造,不是人為的。天然的上好。 Source1    Source 2   

  • 各國審基改用嘉磷塞問題大   15-05-17.3

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定調,試驗證實除草劑年年春的主要成分 嘉磷塞會讓試驗動物致癌,會傷害到人類細胞DNA、染色體,而部分證據顯示噴用除草劑者會得癌。不過就在去年德國政府審核單位受歐盟執委會之託,對 嘉磷塞重作評估,結論是沒有證據顯示嘉磷塞具有致癌能力或具有誘變能力,除草劑年年春也沒有嚴重的健康風險。大多各國政府審查單粹有有類似的結論,與WHO的顯著不同。問題出現在甚麼地方?

IARC的陣容很堅強,審查單位的組成來自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其遴選嚴格遵循利益迴避規範,其評估方式堅持公認的科學原則與評估準則,而且程序透明化,所依據的研究文獻以及其結果報告一定公諸於世。然而德國審查單位BfR承認,由於研究文獻帶過龐大,他們沒有足夠的時間加以評估,因此參考歐洲 嘉磷塞工作小組(European Glyphosate Task Force)的評估報告。然而這個小組卻是由農化公司所組成的,BfR僅在小組的報告旁邊作註解。連富強如德國都如此,那其他國家更不用談了。消費者要不就自求多福,要不就團結反農藥吧。 Source

  • 學者說基改有風險再遭迫害   15-05-10.1

研究基改風險的科學家遭迫害平添一樁。研究基改風險的研究問文發表後,若結果是說無風險之虞,大都不會有事,可是若結果認為可能有問題的,常會發生作者遭鼓吹基改的學者、學術機構迫害的事情。這類事情還不少見,因此有足夠的材料讓德國導演在2009年拍了科學驚悚紀錄片《Scientists Under Attack》。現在阿根廷又發生了一件。外國糧商大企業大購阿根廷、巴西、巴拉圭等國農地森林,廣種基改大豆、玉米,大量施用農藥除草劑,因此近年鄰近地區罹病罹癌人數遽增,不但有照相為證,學者在Córdoba省的調查也加以證實罹癌率增加兩倍。然而繼卡拉思寇事件之後,Córdoba省的調查又發生研究學者遭迫害的事件。

該調查是Medardo Avila Vazquez博士領導Cordoba大學與La Plata大學約70位研究者與學生組成的。然而其結果發表後受到Cordoba大學農學院Juan Marcelo Conrero院長嚴厲的抨擊。這位院長做出前所未有的大動作,要求針對該校醫學院對Vazquez的調查研究進行行政調查與制裁。Conrero說該研究進行得太過火,研究者散播不實消息,會導致Monte Maiz地方居民的恐慌,「吾等名校不應允許同仁用欺瞞的手段散播不具科學效力的不實數據,而使得社會受到無可復原的傷害」。然而他並沒有具體指出到底哪裡不對了。

接著該校醫學院院方表示該調查缺乏「科學支持」,也沒有得到倫理委員會的准許進行。然而院方的說法馬上被Monte Maiz地方的環境健康研究倫理委員會打臉。他們指出,Cordoba大學醫學院根本是事先解散其倫理委員會,以便讓研究者無法進行,而該調查其實是有經過當地醫學委員會背書,更經過Cordoba大學校長Francisco TamaritTrotte市長聯合簽署。Conrero院長被發現在他去年上任後兩個月就與孟山都簽了合作協議。他的秘書Jorge Omar Dutto則參與一項孟山都建造玉米種子處理場的環境影響評估。

對此,請求Vazquez博士進行調查的Monte Maiz居民發表了聲明來支持其調查結果。聲明中反對醫學院院長Gustavo Irico玷辱該項調查的名聲、各種對於Vazquez博士的各種人身攻擊,以及農學院Conrero院長維護跨國公司利益的不當行為。 Source   

  • 美國農民種基改花費再提高   15-05-10.2

美國愛荷華州中西部今年玉米種植面積少了4%,對販賣基改種子的大公司而言,表示基改作物的問題已經出現警訊。這可能與年來一連串的壞消息有關,包括超級雜草已經無法用年年春來控制、環保署開始限制年年春的施用、是舊衛生組織宣稱年年春可能致癌、以及魚類暨野生動物局(Fish & Wildlife Services)展開帝王斑蝶的復育計畫等。因美國廣種基改,殺死其食草植物馬利筋,因此班蝶數量降低甚多。

愛荷華州的超級雜草主要是美國野莧(Amaranthus palmeri)。過去農民每英畝要花35-40美元去處理,廣種基改作物年年春用太多,現在已經成了頑強的雜草,農民花費暴增到150元。而除了美國野莧,還有十來種雜草也已經不怕年年春,農民除了藥劑,還需要用其他的方法才能控制。 Source

  • 匈牙利補貼種植非基改黃豆   15-05-10.3

匈牙利農業部官員要補貼農民種植非基改黃豆,而且還是當飼料的。由於主要的黃豆產區如美國、巴西、阿根廷都種基改品種,導致歐洲與匈牙利提高飼料用非基改黃豆的需求,縱然其價格較高。因此匈牙利政府準備對種植非基改黃豆的農民對地補貼,每種一公頃給付198歐元(6,000台元)。目前匈牙利黃豆種植面積約4萬公頃,預計近年增加3倍。 Source

  • 南美爆發反對基改用嘉磷塞   15-05-04.1

    大家都知道種基改作物廣施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嘉磷塞最近被世界衛生組織判定可能致癌後,在拉丁美洲引發抗議潮。拉丁美洲基改作物種植面積超過8千萬公頃,每年施用 嘉磷塞高達6億公升。科學家聯合社運團體指出,其實近年來全球也好。拉丁美洲也好, 嘉磷塞的健康與環境危害已有有充分的研究,基於預警原則,政府已沒有藉口不採取動作。他們要求政府採取的短期暫行措施為限制買賣與施用。目前墨西哥、 俄國與荷蘭都已暫時禁用。不過禁用嘉磷塞不表示建議用其他除草劑,因為其他除草劑或許毒性更高,雜草問題需要用農業生態學的方法來對應。

    而哥倫比亞衛福部在在幾天見出面建議先禁止用飛機空中噴灑嘉磷塞。Source 1  Source2

  • 基改用嘉磷塞在我國名稱多   15-05-04.2

    大家都知道種基改作物廣施嘉磷塞。大家也知道含嘉磷塞的除草劑在我國的商品名是年年春。不過比較少人知道,除了年年春以外,還有50種除草劑品牌都含有嘉磷塞成分。其中35種商品名都帶有春這個字:大地春、大家春、日產春、世界春、立農-春、先逢春、好過春、利多春、妙妙春、東和春、狀元春、青山春、保農春、春卡多、春多多、春春春、家家春、時時春、泰有春、祝友春、粒粒春、速來春、速速綜來春、富貴春、惠大春、新新春、萬家春、農好春、農有春、農會春、農農春、福有春、興農春、雙春、魔草。
    沒帶春字的也有15種:
    允除、双炮軍、可靈達、合力、免你割、果利富濃、草順除、除草魔、莎霸、農民樂、嘉富寧、臺聯新滅草、樂農家、穠蕪草、蘭達。
    Source

  • 歐民團呼籲禁止種基改玉米   15-05-04.3

    歐洲人普遍反對基改,目前也是有開放一個基改玉米品項可以種植,即MON810。然而根據孟山都本身的文件,MON810並沒有符合歐盟法規的需求,因此民間團體呼籲應禁種MON810。歐盟法律2001/18規定獲准種植的申請人在每年種植時需要提交環境影響的監控報告。不過根據歐盟官方資料,2013年孟山都的報告太過草率,無法據以得到較為肯定的結論。而去年11月孟山都還致函歐盟執委會,表示由於MON810專利即將到期,其他可能會販賣MON810種子,因此將來該公司無法繼續監控MON810的種植情況。民間團體表示,既然無法監控那就必須禁種MON810。此外來有兩個理由,一是MON810的田間表現過於不穩定,另一是MON810花粉對於珍貴蝶類的影響較諸審核時的認知還要更大,因此過去的核准種植是基於錯誤的假設。Source

  • 孟山都告基改標示法官判輸   15-05-04.4

基改公司在美國真是無法無天。全球已有60多國家規定基改食品要標示,連我國在去年也已立法成功。但美國聯邦政府至今仍拒絕跟進。當地方政府受不了,要舉行標示投票時,基改大廠與食品大廠就花大筆錢做洗腦廣告,導致有幾個州未能通過。幸好還是有幾個州通過了,例如佛蒙特州。可是基改大廠仍不死心,還告到法院說基改標示是違法的。聯邦法院判決: 基改標示是合乎憲法精神的!  Source

  • 基因扭曲真相作者大批基改   15-04-26.1

國家地理雜誌訪問《變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新書作者Steve Druker意見的若干摘錄:

1.  歐洲人所以比美國人反對基改,是因為歐洲媒體較為公平地報導基改新聞,讓歐洲人知道有些學者反對基改,有些試驗顯示基改食品有健康疑慮,但是美國的媒體通常只報導正面消息。

2. 不能夠說新的食物因為有甚麼好處,就可以犧牲食品安全的考慮。

3.   基改之破壞科學遠超大家的想像,甚至於有名的學者與機構都參與其事。基因改造是科學史上最大的集體騙局。政府的腐敗既深且廣,特別是食藥署。遠在雷根總統時為了跳脫經濟蕭條,全力發展生物科技而不加以規範。為了讓基改作物能上市,食藥署違法謊言,把沒有科學根據的說詞講成有科學根據。

4.  作者認為不少支持基改的學者在捍衛基改時,講的話都不像是一個科學家,反而像個「硬拗高手spin-doctor」,沒有根據科學以及事實,都在亂掰。

5.  若干生命科學家之所以捍衛基改,是因為基因工程某某些層面上對他們具有經濟上的利益。他們或許協助設立生技公司、或許是生技公司的顧問等等。不過即使沒有利益衝突,卻也已經忽略了基改的風險。Source

  • 基改大廠涉廣告不實又挨告   15-04-26.2

除草劑年年春被世界衛生組織判定可能致癌後,在美國引發的第一回響是洛杉磯居民發起團訟,控告孟山都廣告不實。孟山都的一件廣告告訴世人說,年年春的主成分 嘉磷塞所以會殺死雜草,是因為作用在植物的酵素EPSP synthase上,人畜沒有這個酵素,所以對人畜不具毒性。但是研究顯示,人類腸道內的微生物是含有這種酵素,因此 嘉磷塞會影響腸道菌叢生態。

按:嘉磷塞改變腸道寄生菌族群 (菌叢不良dysbiosis) 的嚴重性不能忽視,例如益生菌的減少會導致嬰兒與幼童鐵、鋅不足,提高得腹瀉、肺炎機率,成年人缺鋅也易得失智症等。此外作者由許多論文指出結腸炎、發炎性腸道疾病、自閉症、肝性腦病變、肥胖症等近代疾病也都可能與菌叢不良有間接關係。因此需要更多的研究來釐清 嘉磷塞與文明病的關係。

其實嘉磷塞事件被告不是新鮮事,中國北京居民就因為中國政府拒絕公開審查嘉磷塞的過程而在去年告上法院。更早的案件是1996 紐約州檢察官提告孟山都涉嫌不實廣告。說是年年春比鹽巴還更安全,對鳥魚與哺乳類生物無害。迫使孟山都立即將廣告撤掉。法國法院在2007年也判罰孟山都15000歐元,因為刊登廣告說年年春在土中迅速分解,施用後土壤仍無污染等不實的事情。Source

  • 反基改與年年春中國應努力   15-04-26.3

在這波反嘉磷塞(除草劑年年春)的浪潮中,中國也中鏢了。歐洲十個NGO團體聯名遞公開信函給倫敦中國大使館,要求中國人民採取直接的行動,來對付食物供應鏈中 嘉磷塞濃度日益增加的全球危機。這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嘉磷塞生產國(嘉磷塞原是孟山都的產品,不過專利已經過期而成為學名藥,任何人都可生產販賣),也是全球最大的基改黃豆進口國,每年以進口超過5000萬噸。信中要求中國政府停止 嘉磷塞的製造與販售,以及由美洲進口基改黃豆,並請應該立即展開研究,即全國嘉磷塞檢測(包括尿液與母乳中 嘉磷塞的含量)、以及嘉磷塞/年年春的健康風險評估。Source

  • 孟山都說無基改世界會荒蕪   15-04-19.1

孟山都挾其財力,向來打壓反對基改的人士不遺餘力,在最近的公共廣播電台(NPR)辯論會上,該公司又在宣揚「荒蕪年代」的概念,說甚麼「世界若沒有基改作物,農人會增加許多殺蟲劑與除草劑,為了增產還要把許濕地填土、砍罰許多森林來擴張農地面積,也會釋放更多的溫室氣體.,因此大家應該支持基改作物」等等背離事實的謊言。但是事實已證明種基改增加農藥的使用,基改作物也沒有更高產,要減少汙室氣體排放就需要採用反基改的有機農法。

名作家Anna Lappe提到這個「荒蕪年代」的謊言根本是重演《寂靜的春天》的故事。在這本1962年出版,讓世人開始重視農藥的回害,啟發環境保護浪潮的聖經中,作者瑞秋·卡森膽敢向大農藥公司的產品宣戰,當然引發業者反彈。出品多氯聯苯賺大錢的孟山都展開打壓瑞秋·卡森的公關操作浪潮,花大筆鈔票詆毀這本書,還罵作者本人是「歇斯底里的女人」,更在全國各大報登刊「荒蕪年代」的五頁廣告,恐嚇美國人沒有農藥的年代是如何恐怖,各種害蟲、毛毛蟲會到處亂飛,到處亂咬。當然我們現在已看到許多不用農藥的有機農田還不是長得好好的。

Anna Lappe也提到,劇作家兼演演Kaiulani Lee製作了一部瑞秋·卡森的傳記,叫做A Sense of WonderSource

  • 美國部分農人回頭種非基改   15-04-19.2

錢多多的基改公司配合其強大遊說能力,讓美國成為基改大國,棉花、黃豆、玉米的基改佔有率各高達969493%。這些作物主要不是給人吃,但是基改黃豆、玉米也滲入許多加工食品的原料。不過美國消費者也逐漸醒過來,購買食品時尋求非基改原料的風氣逐漸展開,而大食品公司呼應這樣的消費者需求,也開始在部分產品標榜為非基改成份。去年全美透過Non-GMO Project所驗證過的食品銷售額高達85億美元,足足比三年前高出6倍。在此趨勢下,已經有靈光的農民開始回頭種非基改品系,來搶攻利潤較高的非基改產品,況且種子也比較便宜。雖然這還是小眾市場,然而基改公司仍不掉以輕心,例如杜邦先鋒保有4%5%的非基改黃豆與玉米種子的銷售量。目前非基改黃豆玉米的種植面積還小,不過將來若飼料業也開始追尋非基改產品,面積可望大幅增加。 Source

  • 基改所用年年春逐漸遭抵制   15-04-19.3

除草劑年年春被世界衛生組織判定可能致癌後,阿根廷擁有30,000名醫師與保健人員的組織公開呼籲禁用年年春,並且檢討種植基改作物的農企業政策。阿根廷基改大豆生產區已有議員提案,要求禁止空中噴灑WHO榜上名單的施用,在住宅區、河川與集水區的1.5公里內也不得施用。全球簽署網站也鼓勵世人上網聯署,告訴各國政府重新檢討、審核除草劑年年春的使用。年年春的主成分 嘉磷塞已被世界衛生組織認定可能致癌。歐盟、美國、加拿大、巴西等政府已經要展開重新審核,荷蘭、斯里蘭卡與薩爾瓦多等國已經準備要禁用了。Source 1   Source 2   上網聯署

  • 孟山都隱瞞基改除草劑風險   15-04-12.1

雖然孟山都強烈反對世衛組織(WHO)所定調的,「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 嘉磷塞可能致癌」,但是民間團體由美國環保署的檔案中發現,早在35年前,孟山都自 己的試驗就已經發現嘉磷塞可能致癌,而且環保署的委員會也知道這些試驗結果,不過後來孟山都又提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報告,環保署居然相信 嘉磷塞不會致癌。孟山都進一步要求將先前所送審的報告視為商業機密而不能公開。 Source

  • 審基改歐主管學者立場偏差   15-04-12.2

英國獨立報在三月刊出一讀者投書,署名Greenwich大學教授,內容指責地球之友會、土壤協會等團體所說的基改食品不安全,乃是背離一半的事實,實際上並沒有證據顯示基改食物對動物或人體有不好的影響。文章刊出後,被發現這位大學教授居然是歐盟食品安全局(EFSA)審查基改食品的委員會主席。因此兩位其他大學的教授聯合若干團體,向獨立報投書反駁,指陳身為主席,應該保持中立、獨立,而且要照顧公眾利益。揭發這位主席隱瞞主席身分的投書卻未被獨立報刊登。 Source

  • 基改科技產品風險難以預測   15-04-12.3

新的研究發現,基改玉米MON810分別種在濕冷與乾熱環境下,玉米中殺蟲毒素的成分含量會有很大的不同,顯示基改生物的表現不容易預測。而主管機關在審核時,都沒有考慮實際種植環境對於基改特性的實質影響,這需要改進。例如若在某地/氣候下,某基改作物的殺蟲毒素原來的審核認為沒有問題,但在特定時空若其含量突增,這能會使得非目標生物受到危害,例如益蟲可能因此死掉。再者,本研究結果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何害蟲越來越不怕殺蟲基改作物(就是所謂超級害蟲)。若在某時空下基改作物所形成的殺蟲毒素含量不足以殺蟲,反而會讓害蟲逐漸適應,到最後成為超級害蟲。 Source

  • 美國種基改除蟲劑卻用更多   15-04-04.1

『基改作物可以減少農藥的使用,對環境有好處』。這句話如雷貫耳地經常由所謂「科學家」、「學者」的口中進入每個人的腦海。不過新研究指出,美國種基改作物,內尼古丁殺蟲劑用量反而暴增。

全球重最多的基改作物被轉殖進去兩種細菌的基因(傳統育種做不到),一是殺蟲毒素的基因,一是可以忍受除草劑的基因。既然可以忍受除草劑,當然就是為了方便美國農民,放心噴施除草劑而不會傷害到農作物。所以種基改作物只會增加除草劑的使用,怎可能少用呢。調查報告指出,美國1996-2011年除草劑多用 2億3900萬公斤,就是明證。

好吧,至少抗蟲基改作物可以減少農藥的使用吧!既然害蟲吃了玉米所含有的毒素就會死掉,那麼就不用殺蟲劑了。的確,2003年以前,種黃豆、玉米是有少用了殺蟲劑。然而新的研究指出,從2003年以後,美國農地上類尼古丁殺蟲劑的使用量暴增很多,而主要是用在玉米與黃豆這兩種基改作物(見圖)。

問題出現在甚麼地方呢?就出現在基改種子都是農藥公司做出來的。

藥廠是推慣行農業賣農藥的大贏家,農民賺不瞭多少錢,卻賠上了身體健康,連帶也傷害到環境與消費者。那麼,基改公司怎麼可能放棄賣農藥的利潤呢?一開始種基改作物,美國農民的確發現殺蟲劑少噴,蟲害也不嚴重,所以就一傳十,十傳百地接受基改科技。等到2003年美國玉米有40%,而黃豆有80%種基改品系,農民的種子逐漸被控制,基改藥廠就開始在所賣的種子裹了類尼古丁農藥粉,向農民說是要預防其他次要害蟲,因為基改作物的殺蟲毒素是有選擇性,不是所有害蟲吃了就死。當然種子裹藥粉的錢就轉嫁給農民了。農民其實也無法拒絕,因為要種基改種子就得買裹了藥粉的。而根據論文作者,實際上那些害蟲的危害都很有限,怪不得加了類尼古丁農藥,產量也沒也提高。所以實際上美國種了基改作物,不但除草劑用量大增,現在連殺蟲劑也比以前用的更多,而且是會讓蜂群神秘失蹤的類尼古丁農藥,蜜蜂消失,基改藥廠仍是大贏家。 Source

  • 基改孟山都用汙衊局銷異聲   15-04-04.2

孟山都大意承認設有「污衊」來反制不同的意見。孟山都高級幹部,William Moar博士應邀向一群可能想到該公司實習或就職的大學生演講,答問時段有位學生問到,若有一些「差勁的科學」研究對公司產品不利時,公司如何對付。這位博士沒有想到那是公開演講,馬上揮揮雙手,強調說孟山都的確有一整個部門在處理這類的事件,「揭穿」那些與公司說法不同的研究結果。當然,孟山都本網是看不出有這樣的部門存在的。 Source

  • 基改用年年春美政府要管理   15-04-04.3

在世界衛生組織WHO認定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 嘉磷塞可能致癌之際,美國環保署(EPA)總算醒過來,要管管年年春的使用了。不過EPA亡羊補牢之舉有用嗎?縱令美國農民廣種基改作物,用太多年年春,十多年來已有14種超級雜草產生,受害農地高達6000萬英畝。若只說要農民合理化使用新的除草劑,怎可能解決問題。幾十年來,孟山都、政府官員與農藥研發者都說年年春毒性很低,不聽反對者、環保人士、學者的警告,才會有現在難以收拾的局面。 Source

  • 基改用年年春美政府應調查   15-04-04.4

美國「環境責任公職人員組織Public Employees for Environmental ResponsibilityPEER」是由公務員所組成的非營利組織,該組織最近公開表示,聯邦政府科學家的研究結果若有不利於農企業者,可能會受到限制或者監察等騷擾,例如研究孟山都的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與類尼古丁殺蟲劑。據此,美國知情權組織(US Right To KnowUSR2K)已經洗信給美國參、眾議院以及美國農部監察長,希望他們加以調查。 Source

  • 孟山都堅持基改用嘉磷塞好   15-03-28.1

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根據大量公開研究報告,認定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 嘉磷塞可能致癌,15-03-22.1。過去孟山都大做廣告,說 嘉磷塞比鹽巴還更安全,對鳥魚與哺乳類生物無害。後來在1996 被紐約州檢察官提告涉嫌不實,同年孟山都才將廣告撤掉。法國的院也在2007判罰孟山都15,000歐元,因為刊登廣告說年年春在土中迅速分解,施用後土壤仍無污染。WHO此項消息已經引起廣大迴響,不過孟山都卻也立即加以反擊,認為IARC的審查不透明,有立場,選擇性地挑研究報告來得到不負責任的決定,因此IARC應該撤銷其發表。可是孟山都的說法好像在打自己的嘴巴,因為 嘉磷塞獲得各國政府的准許使用,可以說是黑箱作業,不但風險評估是公司自己或找人做的動物健康風險評估,數量少未經公開發表,而且要求主管機關列入機密不給外人看。然而IARC所用來審核的研究報告數量龐大,是由許多國家非商業資助的,而且論文都已經公開發表。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致癌論有根據   15-03-28.2

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年年春(嘉磷塞)可能致癌,其過程與研判基礎相當可信,包括選用不具利益衝突的委員等,值得行家與主管機關參考。文章裡面提到若干國家已經(或開始要)全面或部分禁用的,包括斯里蘭卡薩爾瓦多、巴西、荷蘭等。裡面也提到 嘉磷塞被列為2A級,是因為科學報告指出此除草劑有若干(有限)證據顯示會引起人得癌,不過在動物試驗,得癌的證據是很充分的。 Source

按:這讓人想起有名的Seralini案件。他的論文指出長期吃下嘉磷塞(或基改玉米),老鼠會長腫瘤,照片各大報都曾出現過。後來論文被一個與孟山都有關的副主編給撤銷,現在又幾乎沒有改變地登在另一家期刊。不少食品專家或基改專家經常用"論文被撤銷"來嘲笑Seralini,認為他的研究不可信。現在應該要覺得對不起Seralini了吧。

  • 說基改用嘉磷塞無害要真心   15-03-28.3

在世界衛生組織WHO公告除草劑年年春中主要成份嘉磷塞GLYPHOSATE可能致癌之後,電視有一個相關的談話節目非常有趣。鼓吹基改不遺餘力的Patrick Moore上節目告訴主持人說,即使喝了一夸脫的嘉磷塞也無害。主持人問他說這邊就有一杯,要不要喝一點試看看。此時Patrick Moore就開始支支吾吾,主持人一再請他喝,後來他就拒絕,還說我又不是白痴。然後就拂袖而去。 Source(有英譯對白)   影帶

  • 基改用嘉磷塞使細菌不怕藥   15-03-28.4

繼世衛組織WHO認定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嘉磷塞--可能致癌之後,又有新論文打了 嘉磷塞一巴掌。刊登於美國微生物學或期刊的研究指出,嘉磷塞,2,4- D 與汰克草(dicamba)等三種除草劑會讓某些細菌產生對抗生素的抗藥,意思就是說抗生素可能失效,這會引起醫界恐慌,因為新的抗生素不多。抗除草劑基改作物種多了就會多施年年春,因此現在已經有若干雜草是除草劑殺不死的。因此基改公司就推出可忍受兩種除草劑的新一代基改作物。這基改作物若核准生產,將來農民會增加一種除草劑的使用,可能更會產生抗藥性的細菌。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會讓兒童生病   15-03-28.5

阿根廷栽種基改黃豆地區,Marcos Juárez,因為施用過的農藥,導致許多附近的小孩生病,這已經得到明確的科學證實,當地兒童比起不種基改黃豆的Río Cuarto者,基因受到損傷的兒童,要高出44 %Marcos Juárez地區多施用的農藥包括年年春(嘉磷塞)、亞滅寧(cypermethrin)、與陶斯松(Chlorpyrifos)。 嘉磷塞剛被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為可能致癌。生病兒童的症狀包括重複性噴嚏、呼吸道疾病、咳嗽、支氣管痙攣、皮膚瘙癢或有污跡、鼻子瘙癢或流血、淚液過度分泌、眼鼻瘙癢或發熱等。由於兒童仍在發育階段,此時基因受損可能會影響到成年時候的健康。不過基因受損者其程度仍未到不可恢復的狀態,所以研究者認為應持續追蹤這些病童,看看細胞受損的生物指標有無持續出現。 Source

  • 基改使用的嘉磷塞可能致癌   15-03-22.1

WHO認定: 嘉磷塞可能會讓人類得癌(嘉磷塞是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孟山都的產品)。世界衛生組織WHO處理癌症的機構,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邀集11個國家的17位專家,評估後認為五種農藥是有可能致癌,其中 嘉磷塞、馬拉松Malathion四氯松Tetrachlorvinphos列於2A等級,即probably(很可能) carcinogenic to humans,而巴拉松Parathion與大利松Diazinon列於較輕的2B等級,即possibly (可能)  carcinogenic to human Source

按,近年來嘉磷塞的害處越來越明顯,除了改變土壤微生物相(好菌變少而壞菌變多,致使土壤不健康),更對人體有導致許多慢性病的疑慮,而其原因可能破壞腸道菌相平衡而產生菌叢不良症,也會抑制肝臟酵素cytochrome P450活動,導致解毒功能受損。動物試驗更指出會影響胚胎發育。

中央政府應該學習宜蘭、雲林兩地方政府,通令全過公有地禁止使用除草劑。對於農田的使用也應加速開發免用除草劑的雜草管理方法。

衛福部的農藥殘留允許值規定大多數是國產的稻米0.1 ppm、毛豆 0.2 ppm,而大多數是進口的黃豆卻高達10 ppm。顯然這是為進口商的方便,因為官員在回答為何前述三種產品有不同的待遇時,答案是說種植方法不同。這個答案根本是文不對題,因為想也知道,美國大多種基改黃豆,當然會多用除草劑。

官員又說,我們訂得比歐歐盟、美國低,他們是20 ppm耶。問題是他們不會吃基改豆。雖然官方表示基改黃豆也可以作為食用,可是他們都用來做飼料,人吃的有食品級的。

偏偏國人吃很多基改豆。當然若我們調降黃豆的允許值,可能依實難以進口那麼多基改黃豆。因此我們消費者有權利要求,若不調降,那麼應該飼用與人吃的黃豆要分開制定 嘉磷塞安全允許值。

  • 基改用嘉磷塞美國會不高興   15-03-22.2

美國52位民主黨國會議員聯名寫信給歐巴馬總統,要求國家對於除草劑的使用政策需要來個巨大的轉變。因為除草劑的過度使用,導致雜草馬利筋幾乎消失(剩下不到2%)。而馬利筋是帝王斑蝶的主要食物,其消失導致斑蝶族群剩10%。農民所以增加那麼多的除草劑用量,就是因為改種耐持草劑的基改作物所致。 Source

  • 基改小麥汙染孟山都要賠錢   15-03-22.3

孟山都十年前研發成功基改小麥,但美國一直沒有核准生產。不過奧利岡州在2013年發生一般小麥田混有基改品種,引起外銷受阻的風波,但美國農部迄今仍未能查出汙染原因。一年後蒙大拿州再度發生汙染事件,不過這次沒有導致外銷受害。奧利岡州事件發生後,孟山都已經賠償奧利岡農民約240萬美元。後來包括伊利諾、密蘇里等六州農民紛紛向孟山都尋求補償,現在大概已經達成協議,孟山都在不承認有任何責任的條件下,願意捐錢給各州農學院校與農業學校,總額達35萬美元,名義是「有助於小麥農與小麥產業的將來」,另外孟山都也要支付各原告的若干訴訟費用。不過這樣的協調還未能平息阿肯色州的提告團體。 Source

  • 新的基改馬鈴薯是多此一舉   15-03-15.1

馬鈴薯條、洋芋片、麵包甚至於咖啡經過高溫烤,內部所含的天門冬素(asparagine,一種胺基酸)會與醣類起化學變化,產生丙烯醯胺(acrylamide)。攝取過量的丙烯醯胺可能有致癌的風險。因此有基改馬鈴薯(Innate)的問世,利用基因靜默法(gene-silencing)使得該基改薯含有較少的天門冬素,因此烤後丙烯醯胺的含量較低。研發公司認為這對消費者有好處,美國政府也已核准生產作為食用。不過美國食品藥物署認為這樣的RNAi基改技術只是把作物的某基因關掉,不是轉殖外來的基因產生新的蛋白質,所以不用作動物飼養試驗,但實際上其健康風險也頗受質疑。菲多利(Frito-Lay)麥當勞都已表示不採用此基改薯原料。

其實馬鈴薯品種很多,各品種天門冬素的含量差異很大,由相當低含量的Agata 馬鈴薯(1.17 mmol/kg鮮重)到含量高的Russet馬鈴薯,差異達到49倍。就是薯條專用的Russet馬鈴薯,也有低天門冬素含量、高維他命C、高蛋白質的Teton Russet非基改品種問世。因此解決丙烯醯胺問題根本不需要用可能具健康風險的基改技術,只要用傳統育種就做得到了。此外,Innate基改馬鈴薯號稱運送時比較不會破皮,但是歐洲的Kifli也不容易破皮又抗病害。因此解決丙烯醯胺問題根本不需要用可能具健康風險的基改技術,只要用傳統育種就做得到了。基改公司打的如意算盤是借的消費者恐懼心理,讓低天門冬素基改馬鈴薯成為搶市的品種,以便賺盡馬鈴薯種苗的市場。 Source

  • 基改宣稱高營養被證據打臉   15-03-15.2

超過99的基改作物來自五家跨國化工公司。這些公司若宣稱基改作物提高食物營養價值,我們消費者要不要買單﹖杜邦公司208年推出基改黃豆Plenish™ (轉殖項DP305423,我國2010年核准進口作為食用),號稱沒有亞麻油酸,油酸較多,不會有反式脂肪的問題,所以對消費者的健康有好處。但是經過加州大學學者的研究,吃了Plenish™ 的黃豆油,老鼠得到肥胖症、糖尿病與脂肪肝的機率與一般黃豆油沒有兩樣。更不要說了Plenish™ 基改黃豆還是可以忍受除草劑的,所生產出來的豆子可能含有多的農藥殘留,可說得不償失。

按:黃豆雖然富含蛋白質,但其胺基酸成分中甲硫胺酸偏低,因此品質沒有很好。十多年前杜邦公司為了提高黃豆的營養品質,轉殖來自巴西核桃的基因,用來提升黃豆甲硫胺酸的濃度。濃度是提高了,然而沒想到那個基改豆經皮下注射,發現會導致人體過敏,杜邦只好忍痛終止推出那種豆,大筆經費就這樣燒掉。其實提升黃價值根本不用作什麼基改,只要喝豆漿時吃下一顆煮蛋,或者嚼一些芝麻就可以了,因為這兩種食物的甲硫胺酸比較多。 Source

  • 調查顯示有機與基改難共存   15-03-15.3

有機反基改,但是根據新的調查,美國有機農夫有三分之一都有被鄰近基改作物汙染的經驗,其中有一半者因此其所產生的穀物被拒絕。受訪者超過八成都很關心其有機田有沒有被基改汙染,約六成表示「非常關切」。這對美國農部而言無疑是項警告。農部的生技委員會在2012年提出美國是否有基改汙染問題的報告,結論是在美國有機產業與基改產業是可以「共存」的。此報告一出引起強烈反應,批評者認為該生技委員會過度向基改大財團的利益靠攏。農部表示並沒有汙染的數據,但此項新的調查報告恰好可以讓農部參考。調查另顯示約一半的農夫表示不相信基改與有機可以共存,而超過三分之二表示即使花時間金錢施行良好的田間管理(如劃出隔離帶、或延後時間種植等),污染還是會產生,而種基改者卻不用負甚麼責任。 Source

  • 基改玉米花粉可飄越四公里   15-03-15.4

種基改玉米,基改花粉到底會飄多遠,關係著會汙染到多遠的作物,以及多遠的昆蟲(抗蟲基改玉米的花粉只要幾粒就足以殺死蟲)。過去歐盟主管單位認為玉米花粉較重,因此飛不遠,頂多約40米而已。然而學者以十年的時間,在德國、比利時與瑞士進行追蹤,發表了論文,指出在緊接著的臨田,花粉量每平方米高達2330萬粒花粉,若有了風,玉米花粉可能飄到4公里以上的遠處,花粉量每平方米還會有2800粒。顯然過去的數據是假設在較無風的狀態下得到的,但真正的情況並非如此,強風下其實可把玉米花粉吹到60公里外。作者認為實際的種植下,基改玉米的隔距規定需要超過800公尺。民間團體表示,種了基改就很難避免汙染事件,因此釜底抽薪的方法就是禁種基改。Source  Paper

  • 基改飼料會改變羊初乳成分   15-03-08.1

義大利學者進行基改飼料的餵養試驗,發現用基改黃豆粉來餵山羊(試驗組),其結果與用非基改黃豆粉者(對照組)有相當大的不同。兩組的母山羊所生小羊在出生時體重相等,30天大時試驗組的小羊較輕。其原因仍未明,不過可能與如下的發現有關:用抗除草劑基改黃豆作為飼料的試驗組,母羊所分泌的初乳其蛋白質與脂肪的濃度較低,初乳與小羊血清所含的免疫球蛋白濃度也較低。試驗組的初乳可以檢定出含有基改所轉殖進來的DNA片段,包括啟動子(35S promoter)與外源細菌DNA,而對照組者並沒有。這結果令人更擔心基改食物的對人類的健康風險。 Source

  • 書揭發基改真相珍古德作序   15-03-08.2

珍·古德女爵士替一本揭發基改科技真相的新書《變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寫序,並譽之為「五十年來最重要書籍之一,是關心地球生物、後代子孫的人都要看的一本書。作者Steven Druker是為勇者,有資格獲得諾貝爾獎」。Druker是美國公共利益律師,書中揭發美國政府與重要科學組織如何系統性地操控基改生物真相以及指出基改產品以害健康的研究,誤導美國人對基改的認知。本書將於3月20日正式上市,之前會在倫敦舉行出版記者會,會上珍·古德與作者將挑戰全球最古老的科學團體,英國的「皇家學會」,要求該學會及其重要院士對過去所做不實的陳述道歉。適逢美國與歐盟談判自由貿易協定,一般認為歐盟在美國的壓力下可能改變對基改管制的立場與做法,本書的出版或許會引起更大的關切。Source 1  Source 2  (書的的內幕多少也可以在《欺騙的種子》一書中看到)

  • 孟山都賣基改大自然反撲了   15-03-08.3

大自然已經反撲孟山都了嗎﹖抗蟲基改作物全身上上下下一天24小時都含有殺蟲的毒蛋白,害蟲不產生抗性才怪。果然自2010年開始,基改作物仔也殺不死超級害蟲就開始出現,至今越演越(),基改公司用盡辦法,包括庇蟲區 "Refuge-in-a-bag"都無效,幾乎束手無策,只好下重手,把兩個以上的毒蛋白基因轉殖到作物身上,新一代的基改食物就會有兩種以上的毒蛋白。美國政府看不下去,已經準備向孟山都開刀,可能會規定在超級害蟲猖獗的地區禁止每年都種基改玉米。若無法遏止超級害蟲,農民只好再使用殺蟲劑,加速危害環境與人體健康。當然美國政府的打算已經引起基改公司的不滿。 Source

  • 巴西農民聚眾反對基改桉樹   15-03-08.4

巴西紙漿公司準備商業種植基改桉樹做為原料,該品系雖然長得較快,但需要相當多水,引起農民反彈。在農民之路的號召下,300位農民到審查會議的機構前示威,1000位農婦則到該公司面前抗議並銷毀基改桉樹幼苗。基改審查會已已經被迫取消。 Source

  • 孟山都在印度進行基改試驗   15-03-01.1

孟山都的印度分公司進行了6年的抗蟲與抗除草劑的混合型基改玉米試驗,並準備提交試驗數據,希望早日可以上市種植。雖然2010年印度環境部長與最高法院先後宣布禁種基改茄子及試驗,但現在禁令期限已到,首相希望恢復基改試驗。孟山都分公司執行長表示還需要一年的時間來整理六年來所得數據。不過印度民民間團體很擔心跨國公司掌控糧食市場,而印度農民以小農為主,難以與孟山都抗衡。 Source

  • 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反對基改   15-03-01.2

聯合國大會人權理事會糧食權利第三任特別報告員Hilal Elver在菲律賓開會時公開表示反對菲律賓種基改作物。這是她評估菲律賓糧食問題所作的結論之一,理由是基改作物來還一堆疑問尚未釐清,包括長期健康風險以及跨國種子公司的商業運作模式導致小農易被控侵權等。不過國際稻米研究所的專家則認為基改科技可以改善稻米營養品質。 Source

  • 賣基改玉米種子先正達遭殃   15-03-01.3

基改與農藥大廠先正達因販售基改玉米種子而被控損害,遭鉅額索償。其抗蟲基改玉米MIR 162 (Agrisure Viptera®)雖在美、歐、日、台各國經審核通過,但在中國尚未核准前,就在2013年輸往中國,導致中國禁止美國玉米的進口,直到2014年底才通過審核允許輸入。在這段期間美國玉米出口大受影響,估計損失達1030億美元,因此去年秋天開始,有20州的農民紛紛提訴先正達,案件數以百計。其中還有一件比較特殊的控告,認為先正達蓄意陰謀汙染美國玉米,來迫使其他國家不得不接受基改產品,違反了反欺詐與合謀法(Racketeer Influenced &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RICO)。此外大穀物商也不假辭色,Cargill (嘉吉)表示已經損失9000萬美元,因此去年年底也告了先正達。其他兩家糧商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 Co也都告上先正達。這讓人想起2006年另一家基改農農藥公司,拜耳的基改稻米汙染事件,導致美國在來米銷往歐洲的失利,拜耳作物科學須要賠償13680萬美元給Riceland Foods米商,另外又與稻農達成賠償75千萬美元的協議。 Source

  • 漂綠基改形象公司利用婉君   15-02-23.1

面臨消費者普遍的不滿基改食品,基改大廠已經積極進攻「婉君」,期以挽回輿論上的頹勢。由於消費者及相關團體都利用社群網絡來取得資訊以及山與辯論,因此擁有2.84億使用者的推特就成了新戰場。Teresa Miller在推特上搜尋GMO、agriculture、farming等關鍵字,就發現數以千計的推文是來自孟山都、拜耳、杜邦、先正達、 道禮(陶氏)與BASF等六家基改化工跨國公司。她看到拜耳推文中連接了聯合國糧農組織(FAO)關於食物浪費的一則YouTube訊息,於是引用Hoffpost一篇文章來加以回應,該文章是在講用基改來增產是錯誤的說法。結果拜耳不但對她個人回應,還想藉機改變看到推文者的想法。乍看下社群網站算是民主的論壇,但也難免受到財力的扭曲。以下是這些大財團透過公關公司所進行的婉君策略:

將對話由推特悄悄地轉移到生技公司掌控的論壇,例如GMOAnswers.com,導致有關GNO的推文減少80%。大公司透過所掌控論壇,將關鍵問題由大化小,如轉移批評焦點、淡化辯論結果、誇言其人道關懷、冒用活動者的言論來漂白、打擊批評者的信譽、指稱消費者被誤導。

此外還宣告與受害者站在同邊:草根運動的主題之一是為了小農對抗大財團,而支持生態農業與糧食主權,但BASF有時會推文相關議題,強調與小農依樣要對抗飢餓,讓消費者無從抗議;也舉辦永續農業研討會,誤導消費者。孟山都則透過YouTube釋放影片,宣傳公司如何努力於讓蜜蜂嗡嗡嗡、如何對抗氣候變遷等。

因此在網路世代,接受訊息時要留意發言者是誰,這些人背後有無金主,特別留意企圖漂綠的網站與受大財團控制的論壇。 Source

  • 中國審基改人民不滿而告官   15-02-23.2

中國居住於北京的楊曉陸不滿農業部處理基改生物的方式,一狀告到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最近他收到該法院的告知書,已經有了行政案件合議庭組成人員名單,他也繳了50元的受理費、申請費,表示者這起民告官官司已經成立了。這位楊先生幾年前就向農部申請基改大豆安全審核資訊未果,去年2月初他再度申請,這次要求農部公開孟山都 嘉磷塞除草劑農達”(在我國稱年年春)毒理學動物試驗報告。按理農部在核准基改大豆前應通過該除草劑的安全評估。農部在2月底就公開其答覆,略謂孟山都於1988年在中國取得該除草劑農藥正式登記,所繳交的毒理學試驗報告乃是由美國Younger Laboratories公司於19851223日出具。楊曉陸於311日再度要求農部提供1985年報告的原件掃描件及英文報告的譯本。3月底農部回答說該文件因涉及孟山都的商業秘密,因此需要徵詢孟山都的意見。農部又在6月初答覆說孟山都認為該報告是該公司重要的商業秘密,在全球範圍從未公開過,也不同意在中國公開。楊曉陸認為,農業部的拒絕公開既不合理,也不合法,「這個資訊是否涉及商業秘密不能由孟山都公司自行界定,因為這涉及到十幾億人民的食品安全問題,不能由利益相對方自行定論」,因此又在6月中向農業部提出《行政覆議申請書》,再度要求公開報告。農部於8月底回覆表示是否是商業秘密和是否涉及公共利益的決定權在行政機關,拒絕楊曉陸的要求。楊曉陸因此與另外兩名市民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遞交了對農業部提起行政訴訟。經過一番等待,第三中院總算要受理此案件。Source

  • 美國不顧反對核准基改蘋果   15-02-15.1

新鮮的水果切片較沒有細菌汙染的問題,放一段時間病菌滋長就不宜食用。這在蘋果較沒有問題,因為蘋果切了一段時間後會略顯褐色。但是不久的將來,您可能會被漂亮的蘋果切片給騙了,因為美國農部已經核准基改蘋果(Arctic)的生產販賣,這個品種切了久放也不會褐化,可口的外觀可能包藏害人的細菌。美國麥當勞與嘉寶等兩家食品大公司早已宣稱不會使用基改蘋果。由於Artcic基改蘋果含有抗卡那霉素的基因,蘋果業者擔心基改蘋果銷往歐洲會有問題。消費者留書美國農部者高達73,000件,大多是反對通過。然而在並沒有要求進行動物健康風險試驗之下,美國農部竟然給予核准,因此人吃了會怎樣也無從瞭解。不久的將來買美國進口的蘋國,可能要仔細看每一粒上面的小貼紙,看看有沒有基因改造四個小字。若要避免這樣的麻煩,消費者應該事先要求衛福部不得核准基改蘋果的輸入。 Source

  • 非基改化妝品在美國博青睬   15-02-15.2

身為基改生產大國的美國,現在也吹起非基改產品風,市場已經超過100億美元。現在不但人民購買食物講求非基改,連化妝品也開始強調非基改,根據尼爾森行銷研究顧問公司的研究,在3萬位顧客中超過8成願意花更多的錢買非基改化妝品。由於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消費者越來用能直接選購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因此資訊會越透明化,化妝品的成分來源就會是重點。 Source

  • 美國非基改品系種植者日眾   15-02-15.3

玉米與大豆在美國雖然超過9成種的都是基改品種,然而外國非基改產品仍有大的需求,因為價格略高,所以越來越多農民開始保留一些田區,種非基改品種。例如日本每年進口1200萬噸基改穀物,大多做為飼料,然而同時也進口200萬噸非基改大豆與玉米,這些項目都是具有身分證的(Identity Preservation)。當然種非基改品種會略為麻煩,因為田間生產以基改者為主之後,不論種植、採收、倉儲、運送,非基改項目的生產就必須與大多數的基改項目分流,平添麻煩。 Source

  • 基改用年年春與自閉症有關   15-02-15.4

自閉症、肝性腦病變、肥胖症、結腸炎、發炎性腸道疾病等近代疾病也都可能與菌叢不良有間接關係,而當我們吃多了殘留嘉磷塞(年年春除草劑的主成分)的食物, 嘉磷塞會抑制腸道中的好菌,使得壞菌族群大增,就產生了菌叢不良。那為何菌叢不良與自閉症有何關係呢﹖學者指出,這些壞菌會提高兩種成分脂多醣(LPS)與介白素(IL-1b)。脂多醣是若干壞菌細胞壁的部分成分,介白素是當受到細菌干擾時所產生的免疫系統傳導分子,會讓我們在生病時覺得不舒服。當壞菌降解腸道表面,就會表現出腸漏症(leaky gut),使脂多醣進入血液中,免疫系統就會產生介白素,因此激發了神經膠細胞中的微膠細胞(microglia)。身體上產生脂多醣也會透過迷走神經刺激腦部在神經系統中形成介白素。脂多醣與介白素也可能會分解腦血管屏障(blood–brain barrie),使得毒物或其他病菌容易入侵人體。研究發現,自閉症患者特別是又有腸道疾病者,介白素含量都較高。Source

  • 國產非基改大豆將開始起飛   15-02-08.1

經過民間這幾年的努力,國產大豆已逐漸開始。根據報載,西螺農會繼與農民契作黑豆後,將進一步契作黃豆,農會總幹事廖錦富表示,西螺是醬油故鄉,西螺、莿桐的豆皮供應量更佔全國九成,期望能以在地黃豆製造優質豆,創造黑金、黃金傳奇。西螺農會初期推廣栽種黑豆,農民意願不高,但看到發展潛力,契作面積現約二十多公頃,農會全數收購後,部分委託廠商加工,釀造醬油、黑豆醋、黑豆茶等,部分原豆在農會販售,許多消費者買回去做豆漿或其他料理。農會接下來要種黃豆,種子已準備好,預計明年可大面積栽種,針對休耕田以契作或租地方式栽種,收成後再進一步與豆皮工廠合作,以在地黃豆生產豆皮。

另外,台糖表示,「台糖非基因改造黃豆」因提供國人3大保證,保證絕不噴灑保鮮防腐劑、保證通過農藥殘留檢測及保證新鮮不流失;從種植、收穫、日曬乾燥至包裝等 作業,均一貫作。上次試種6公頃產約10,000 公斤,不到3週即銷售一空。有鑑於此,台糖這一次加碼生產約4倍,盼消費者均可購得,安心食用。 Sopurce 1  Source 2 

  • 非基改黃豆玉米有進口數據   15-02-08.2

非基改黃豆是否混有基改豆,就要看政府有沒有認真抽驗取締,人民是無法察覺的。過去我國進口多少基改、非基改的黃豆與玉米,都無從海關資料得知不過去年1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修法通過後,要求海關將基改與非基改 產品分別列號。總算於去年11月開始,首次查到基改產品與非基改 者個別的進口數量與價值。根據資料查詢網頁11月由加拿大進口1,004噸,美國765噸、澳洲88噸非基改黃豆。11月時非基改黃豆粉進口較多,印度67,500噸,美國20,412噸。 Source

  • 基改食品安全與否仍無共識   15-02-08.3

基改食品的安全性一直是大家關切的議題。在若干研究報告指出基改食品有健康風險疑慮之後,一方面受到不公平的攻訐,另一方面基改企業更聯合若干學者、媒體,提出了「科學界已達成共識,認為基改食品不具風險,因此經不用再爭論」。針對這樣的說法,許多獨立學者對此深表不滿,曾經撰稿加以駁斥,獲得全球三百多位學者的簽署支持。現在有學者更提出理由,舉證學術界根本無此共識。這篇論文已經拖過審核發表在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期刊。文中指出,有學者撰文發現,研究報告認為基改食品安全的,其研究者比較多是來自基改公司,或者與公司有關的研究者。有些結論為安全的論文,其實文中的數據指出基改與非基改飼料的飼養結果,出現數據上有顯著的差異,但是撰稿者卻說,這樣的差異並無生物學上的意義,意圖抹煞該等數據的重要性。部分的研究根本不是毒物學試驗,許多則試驗期間太過於短暫,無法否定長期性的風險。 Source  論文

  • 種抗蟲基改到處產生超級蟲   15-02-08.4

改抗蟲作物,導致吃了毒蛋也死不了的超級害蟲。這在美國南非都已發生了。現在巴西與印度再度有研究報告證實。巴西  印度

  • 家樂氏食品含基改用嘉磷塞   15-02-01.1

習慣吃家樂氏(Kellogg’s)穀物早餐的朋友要注意:美國家樂氏出品的穀物產品經檢測,含有基改玉米以及超量的 嘉磷塞殘留(除草劑年年春主成分)。小兒科醫師Michelle Perro表示,兒童的健康情況正在惡化。兒童吃了這等食物就會同時吃下 嘉磷塞與基改抗蟲成分。這對兒童有多方面的影響。1.由於 嘉磷塞對(部分)菌種有影響,因此會改變腸道細菌族群,解毒、製造維生素、腸黏膜的復原能力等功能可能會降低。2. 嘉磷塞在農田會抓住重要的礦物質,使得作物較難吸收;拿這樣的原料做食物可能導致望物質缺乏。 Source

  • 韓國是基改醫藥否基改食物   15-02-01.2

韓國民族報報導,南韓生物安全資訊中心(KBCHKorea Biosafety Clearing House)2014年進行基改民調。結果顯示14.5%的受訪者認為基改科技並無所助益,比2013年的13.8%略升。其中51.7%擔心GMO的安全性,比去年的38.6%高升了13.1%。認為基改科技有好處的受訪者有48.2%,比起2012年降低4.6%。高達85.3%的人認為基改科技可用在醫藥,81.7%認為可於生質能源,但只有40.8%認為可用於食物/農業,可用於畜產者31.3%。表示韓國人不希望食物中含有基改。KBCH每年進行基改民調,這次全國受訪者600人,年齡超過19歲。 Source

  • 全球基改作物種植況況出爐   15-02-01.3

2014年全球基改作物種植面積為1.815億公頃,年增率3.61%,比2013年的2.91%略增,不過與20126.04%20118.51%201010.45%都低很多。依地區而分,全球基改作物栽培面積,87%在美洲,亞澳地區11%,而中東與非、歐洲僅佔2%。美洲地區的栽培面積比2013年增加627萬公頃;亞澳地區的栽培面積比2013年增加35萬公頃;中東與歐、非地區的栽培面積比2013年減少30萬公頃。也就是說,2014年比2013年變動的面積中99%在美洲,亞澳地區6%,歐非地區-5%。增加的面積中以美國300萬公頃最高,巴西190萬公頃次之,再來分別為加拿大的80萬公頃、印度的60萬公頃、巴拉圭的30萬公頃。減少最多的為中國的30萬公頃,其次是澳洲與阿根廷的各10萬公頃。

依國家分,一共28個國家種基改作物,同2012年。美國、巴西、阿根廷、印度、加拿大、中國、巴基斯坦、南非各佔全球基改作物面積的40.323.213.46.46.42.12.11.61.5 %。這9個國家就佔了97%,其餘的是菲律賓、澳洲、烏拉圭、墨西哥、玻利維亞、西班牙、緬甸、布吉納法索、以及宏都拉斯、哥斯達黎加、哥倫比亞、智利、葡萄牙、斯洛伐克、羅馬尼亞、捷克、古巴、蘇丹與孟加拉等。中國的基改棉花比年少了30萬公頃,但木瓜有8,475公頃,比2013年的5,800公頃多出近一倍,主要種在廣東與海南島,2014年也在廣西種植。

依作物分,大豆、玉米、棉花、油菜各佔全球基改作物面積的48.632.813.74.9%;分別2013年增加3.82.5-0.6-0.8萬公頃。基改白楊樹與2013年一樣。依轉殖特性而分,抗除草劑、抗蟲、多抗(除草劑與蟲)特性的全球基改作物面積分別約估為1062551百萬公頃,各約估佔58.113.828.1%2014年比2013年抗除草劑者增加7%,單純抗蟲者減少14%,雙抗者增6% Source

  • 美國種基改馬鈴薯防止外流   15-02-01.4

美國核准Simplot公司的新基改馬鈴薯(innate)雖然遭麥當勞拒用,但仍在去年種400英畝,預計今年增加到2~3,000英畝。該公司行銷代表表示,這種基改薯會用契約生產,種在控制下的農場內,以確保不會外流 。產品也會分開包裝,避免進入非基改薯物流。該公司也在開發國外市場,希望將年會得到加拿大與日本政府的核准。 Source

  • 韓國發生基改作物入侵事件   15-01-24.1

南韓雖然仍禁種基改,但卻是全球進口基改產品的第二大國。不過調查顯示,野外已經有自生的基改玉米與棉花。國立生態研究所(NIE)2009開始就展開野外調查。當年由159處取樣發現有8處長出基改作物(5%)2010年的結果是169處中有10(6%)2012年的結果是626處中有19(3%)。在2013年的調查中,521可疑的植株中驗出21株具基改特性,分布於8個區域。大部分都在畜牧場附近,以及通往畜牧場的路旁。其原因推測是運送過程基改種子的不慎外漏。南韓環境運動聯盟表示,孟山都等都需稱運送過程種子外漏導致基改植株自生出來的機會很低,但證據顯示在南韓,這已成為事實,這可能造成農業上的損害。 Source

  • 基改用除草劑與腎臟病有關   15-01-24.2

ETtoday 新聞雲有一則外電報導,標題是「尿液驗出鎘與農藥 斯里蘭卡怪病20年奪2萬人命」。內文中所謂農藥可能是我國用量最高的除草劑年年春。根據一項在該地區進行的新發表研究,這怪病(CDKu)的發生與飲用井水有關,特別是水中含有較高濃度的嘉磷塞(年年春主成分)與重金屬。男性使用除草劑的人也較易得病。相同的學者去年的論文指出, 嘉磷塞施用後與土中離子結合,產生高毒性,農民使用地下水,因而讓農民致病。 Source

  • 基改種子裹農藥較貴但沒用   15-01-24.3

美國在20082012年間,把一百萬磅的農藥裹在大豆種子播種在田裡。壞了環境肥了奸商。在美國作物生產的習慣,種子常裹上農藥,說是可以把侵犯種子的害蟲給殺掉,比種後用藥有效,還節省農藥的用量。孟山都的基改種子就是以這種理由把類尼古丁藥劑用來處理基改大豆、玉米等種子,其實真正的目的在於提高種子的附加價值,直白地說就是提高售價,來賺更多的黑心錢。說成黑心,不但是因為類尼古丁農藥已經被認為是蜂類數量突然暴跌的原因,根本是因為種子裹藥不但無助於產量,有時還導致減產。這是民間團體一篇論文所指出的。這論文的結論現在已經被美國環保署所承認了(基改大豆部分)。按洲已經禁用類尼古丁農藥。在我國,這類的藥劑包括益達胺、賽速安、亞滅培、可尼丁等。用量最高的蟑螂藥「速必效」的主成分就是益達胺。 Source

  • 基改企業賺錢有十五個絕招   15-01-24.4

在美國為什麼基改企業如此地成功﹖新報告有很深入的探討與指控。包括1.這些公司過去在推銷農藥時就有隱瞞間康風險的前科;2.食藥署並沒有檢測基改產品的健康風險,只是審查企業本身所提的報告;3. 前副總統丹·奎爾任內設下寬鬆的基改管制規範,圖利孟山都;4.使用類似菸草業方式的公關公司來推展業務;(5.) 6.雇用有名代言人,但這些人惡名在外,可信度低;7.採取迫害學者、記者,洗腦學童等行徑;8.勾結高官以取得政治力量;9.德國的拜耳、巴斯夫,瑞士的先正達不能在本國賣基改種子,卻賣到美國;10. 孟山都在英國支持基改標示,在美國卻出錢阻擋標示立法;11.利用種基改衍生高級雜草與超級害蟲後果,化危機為轉機推出含有更多基改基因的新品種,繼續賺種子的錢,賣更多種農藥;12.用錢收買基改科學,包括提供研究經費、掌控出版審查等;13.不實廣告說基改對消費者有好處;14.許多經食藥署核准使用的食品添加物後來都被發現有風險而撤銷許可;15.掩蓋各種醜聞、犯罪與不當行為的消息。報告 Seedy Business

  • 新基改微生物設基因防火牆   15-01-24.5

基改微生物可以用來在密閉工廠內製造各種疫苗、化合物。可是萬一這些基改劇種外逸,是否會造成怎樣的難以收拾的事件呢。對於此項缺失,學者認為可以利用基防火牆來控制。就是先研發出自然界不存在的人造氨基酸,然後讓基改菌種的生存一定要仰賴外界環境不存在的新型氨基酸。因此當基改菌外逸,找不到這要生命所仰賴的東西,當然就無法存活。Source

  • 美國出版社不再為基改宣傳   15-01-18.1

美國教育推「共同核心教學標準」,不過被認為有財團介入之嫌。例如鼓吹基改甚力的比爾蓋茲-美玲妲基金會就用力很深。越來越多家長發現兒童的教本已出現偏差的內容,例如在全國六年級所用的教材中很明顯地一面倒向基改。不過由於反彈很大,責罵電話不斷,因此出版社已準備加以改變。最大的教科科書版社Macmillan/McGraw-Hill表示,目前的版本並未能充分反映出各種研究的結果,因此將於新版本加以納入。 Source

  • 基改遭抗議孟山都收入大減   15-01-18.2

孟山都表示,由於南美洲農民少種植基改玉米種子,以及澳洲基改棉花的減少種植,導致該公司在第一季的升入減少達34%。去年同期的獲利高達3.68億美元,但今年同期只剩下2.43億。Source

  • 基改香蕉人體試吃並未進行   15-01-18.3

比爾蓋茲的基金會資助研發富含胡蘿蔔素基改香蕉,準備給非洲人吃,這引起非議,遭受全球多個團體與個人的反對。此基改香蕉在2014年年中運到美國要給Iowa State University十二位女學生試吃,這引起醫學倫理的疑慮,因為在還沒有通過動物試驗前就要給人試吃。不過這個備受爭議的試驗現在爆出並未如期舉行的消息。該校發言人已證實試驗並未舉行,其原因未明,也不知會不會,或者何時會進行。雖然原因不明,但有人推測是否該校倫理委員會中有委員認為應先進行毒物試驗,要不然就是自願試吃的學生害怕基改香蕉的健康風險。澳洲者則表示仍然希望今年可以舉行項試驗。Source

  • 能否種基改歐盟會員國擴權   15-01-18.4

歐盟基改作物種植與否的決定權部分下放各國自行決定,引起各方討論。依照歐盟規範,歐盟一旦通過某項基改作物的商業生產許可,各國皆需遵守,不得自行禁種。雖然歐盟核准1項基改馬鈴薯、2項基改玉米與5項基改康乃馨的商業生產,但目前僅有MON 810抗蟲基改玉米有在生產,面積137千公頃,僅是歐盟玉米種植面積的1.56%。而奧地利、保加利亞、法國、德國、希臘、匈牙利與盧森堡等國已先後宣告禁種MON 810,明顯違反歐盟規範。讓歐盟官方極頭痛,多年來就想改變核准法規。按照歐盟議會非正式通過的新規定,增列了可以禁種基改作物的理由,將來即使歐盟通過某項基改作物可商業生產,各會員國也可以引用這些理由予以禁種。這些理由包括環境風險、城鄉計畫需求(註,可能是指宣告為無基改農區者)、社會經濟衝擊、農政目標、防止基改汙染等。因此新法好像讓歐洲更容易禁種基改。但是綠色和平表示新法有所漏洞。就是讓基改公司各個擊破,向有意願的國家政府遊說。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飼料可加上加德國酸菜   15-01-18.5

德國Monika Kruger教授在2012年發表論文,指出基改飼料之所以會讓鷄罹病,是因為種基改所施用的除草劑年年春,其主成分 嘉磷塞可以改變家禽腸胃細菌生態,乳桿菌等益菌族群會減少,而肉毒桿菌等壞菌會增加。現在其團隊的論文指出,乳牛飼料若加入木炭、德國酸菜、腐植酸等物質,可以部份消除 嘉磷塞的不良影響。 Source

  • 科學顧問亂語基改有益環境   15-01-18.6

英國科學顧問Krebs說種基改作物比起有機農法對環境更好。他講這句話或許是配合英國環境部長的建議農民種基改作物有關。也可能是因歐盟已將種不種基改的決定全丟給各國自行決定,而讓英國政府蠢蠢欲動。不過蘇格蘭政府都聲明反對。愛爾蘭政府也不贊同歐盟的相關決定。Krebs這種講法也被各方打臉。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Source 4

按,實際上Krebs的說法很有問題。

1. 他說慣行農法的免耕農業用除草劑取代耕耘的方法對氣候有利。這說法是不對的。除草劑會抑制土中固氮菌的生長,因此慣行農法不論是否種基改品系,都需要更多的氮肥(以及農藥,兩者都是石油下游產業),氮肥會促進土中非固氮菌的其他維生物的生長,反而會加速有機質的消耗,把有機質化成二氧化碳溢出空中。過多的硝酸態氮多數會轉化二氧化亞氮逸飛;氧化亞氮溫室氣體效應是二氧化碳的300倍。

2.他說有機農業產量低,需要更多的農地。這說法也有問題。飢餓地區都是開發中國家,他們也都域慣行農法,但因為貧窮無法買足夠的化肥農藥,因此產量低落。許多試驗指出,這些地區若行有機農業,讓土壤恢復健康,透過有益菌種可以自己製造肥料,加上有機肥的施用,其產量比冠行者反而高。已開發國家因為有足夠的農藥化肥,因此試驗結果。有機農法的平均產量約為慣行者的8成。然而美國有機研究所Rodale指出轉型有機多年後,玉米可以達到與慣行者相同的產量。

3.最新的研究顯示,若全球能轉作有機,或許能夠把每年人類釋出的50 giga ton二氧化碳當量降低到40,或許能解決全球暖化的危機。

4. 就更不用說,全球種植基改作物對環境的衝擊了,這包括使用過多除草劑造成美國除草劑殺不死的超級雜草,以及吃抗蟲基改作物也殺不死的超級害蟲。更以甚者,因為除草劑的大肆使用,美國野地草本植物馬力筋族群幾乎滅,導致賴以為生的帝王斑蝶族群大量消失。

  • 基改用嘉磷塞美兒童要小心   15-01-10.1

美國病童加護治療時常有機會餵食亞培公司出品的PediaSure Enteral Nutritional Drink(小安素營養即飲)。現在小安素被發現含有除草劑年年春的主成分 嘉磷塞。這是民間團體「Moms Across America」委託Microbe Inotech Labs所進行的抽驗;在20個樣品中發現有6個,其 嘉磷塞含量遠超過75 ug/l。由於PediaSure含有來自基改玉米的果糖糖漿以及基改黃豆,推測是種植基改玉米或大豆時施用了年年春,或者是採收前施用來乾燥葉片,導致所採收的種子含 嘉磷塞。這消息顯然令人震驚,因為加護病房理所當然應該很安全才對。按Moms Across America在去年也發現農藥年年春出現於美國人的母乳中 Source

  • 基改大廠如何掌控科技研發   15-01-10.2

美國德州大學的Don Fitz寫了一篇文章「GMO Contamination Denial: Controlling Science」,申論基改、食品大企業如何藉著壟斷學術研究,來拓展其版圖。首先他提出三個有名的案例,說明學者若提出基改產品可能有害的重要科學證據,就可能遭受迫害,分別是英國溥之泰事件、美國查裴拉事件與法國哈理倪事件。

溥之泰被迫辭職後終能將其發現發表在著名醫學期刊;後兩位學者所登刊的論文先是被撤,最後終於恢復或者另有其他期刊願意重新登載。席哈理倪的論文被撤先的主要理由是其結論不夠確定。Don Fitz表示這可怪了,因為幾乎每篇論文在討論的段落中,作者都會寫下其發現的限制,然後說明將來應如何進一步加以釐清。若不夠確定可作為撤銷已發表論文的理由,那麼超過99%的論文都不該刊出。他認為大企業的利益已經滲透到學術研究,並以美國企業資助某大學經濟系而得以左右其人事為例。

或以為期刊論文都經過同儕審查,因此應該是相當公正才對。對此,他進一步說明大企業如何影響期刊論文的發表。要被期刊編輯邀請作為論文審查人,通常是那個人在相同的領域發表過論文;在相同期刊中發表了多篇文章,就有很大的機會審到那一類論文。在基改大企業或者核電大企業大量支助研究的情況下,拿錢的學者就很容易佔據審查員名單,當然研究結果認為基改或核能發電危險的論文就不容易登載於期刊上。

Don Fitz的說法也是有根據的。他引用Charles Seife發表在科學美國人的文章。文章指出大藥廠如何做到研究論文符合其所需的方法,包括替某研究者提供整篇論文以供投稿、提供經費讓學術機構主辦有利於推廣某種藥的演講等等。也就是說提供經費的機構、實驗室、期刊、學會等已經和在一起。

20世紀時,當憂鬱症 強迫性神經症已經可以用認知行為治療法來處理好,為什麼精神醫療界卻偏向於採用藥物來治療,不去理會藥物可能對腦部的傷害﹖這是因為藥廠掌控了心理醫師而能左右心理治療。在本世紀,消費者又沒有要求吃基改食物,基改作物又已經危害到環境,為什麼基改種子來能迅速擴散﹖由於這是糧農大企業掌控食物的宏圖,要大規模生產單一性產品,因此這些大廠當然要掌控研究方向,證明基改種子、化肥與農藥是高效率且安全的農法;當具有大「傷害力」的研究出現時,當然得大力加以摧毀。

光是強調研究自由是不夠的,我們應該向大企業挑戰,不能讓他們壟斷研究方向。這也是為何大糧農公司這麼害怕糧食自主權運動的原因。 Source 

  • 種基改作物愛沙尼亞有規範   15-01-10.3

愛沙尼亞在2012年通過法令,要求種植基改作物與處置基改作物產品時,所需要進行的各項措施。主要內容是:()要種植前需要告知種植地點一定距離內的農地所有人,包括地圖、地點、面積等;玉米為400米以內,馬鈴薯為100米以內。鄰田若種有相同作物非基改品系,則需要一定隔距,玉米為200米,馬鈴薯為50米;種基改品系的田四周要種非基改品系當做緩衝區,玉米為6米,馬鈴薯為6行;緩衝區的非基改作物在採收後仍需要認定為基改產品。基改品系種植後玉米要經過2年、馬鈴薯要經過4年,才得種非基改玉米或馬鈴薯。()基改玉米或馬鈴薯採收或運送時需要小心不得外洩。()基改玉米或馬鈴薯在儲藏時需要與非基改者隔離,並且加以標記。()清理工具與儲藏空間在使用過基改材料後需要徹底清除。()基改品種採收後田間若自生有該作物,需要在產生花粉、地下球莖前清除;運種過程掉落後自生者亦然。 Source

  • 衛福部防進口小麥基改汙染   15-01-10.4

鑒於美國小麥發生基改污染事件,田秋堇、林淑芬及趙天麟等3位立法委員建議衛福部應建立基改小麥監測制度。衛福部於16日的答覆公文表示:...為防範基因改造小麥可能流入國內市場,並降低國內進口小麥受到基因改造汙染之風險,本部將遵照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建議,自 1042015)年重新啟動國內港埠邊境進口小麥原料之源頭檢管控機制,以防杜非法基因改造小麥流入國內,並將持續收集非法基因改造產品流出有關資 訊,建立相關檢驗防範機制,維護國人食品安全。(發文字號:部授食字第1031902115)

  • 基改遭抗議孟山都收入大減   15-01-10.5

孟山都表示,由於南美洲農民減少種植基改玉米種子,以及澳洲基改棉化的減少種植,導致該公司在第一季的升入減少達34%。去年同期的收入高達3.68億美元,但今年同期只剩下2.43億。 Source

  • 基改物質出現在鼠的血肝腦   15-01-03.1

    凡吃過的必留痕跡。基改科技人士常說基改黃豆吃下肚,基改成份包括蛋白質、DNA全部都被完全消化,分別成為胺基酸、核苷酸,一點壞處都沒有。這是笑話。因為不少報告都指出來,動物體、血液等都已經測出,含有吃進去的蛋白質或DNA。
    這篇12月出爐的論文
    指出,餵食基改食物,老鼠的血液、肝與腦都會測得出啟動子,來自花椰菜病毒的一小段DNA (CaMV P35S)。這個啟動子廣泛應用於基因轉殖技術,因此基改生物都會含有此片段。這個啟動子能力超強,在DNA上若有P35S,旁邊的基因都能被啟動而有作用。由於基改轉殖技術(如基因槍)P35S+外源基因逢機塞到農作物的DNA,因此可能無意中把已經被關掉的基因給重新啟動,而是否產生具有健康風險的後果,這就很難講了。
    由作者的推論,若物細胞內含有P35S,那麼P35S是否可能經過水平移轉到動物細胞,成為細胞DNA的一部分,而到時會有甚麼後果呢?變成癌細胞?也沒有人能打包票。 Source

  • 美官方承認種基改害死斑蝶   15-01-03.2

    與我國「紫蝶幽谷」並列為世界二個大規模越冬型蝴蝶的墨西哥「帝王斑蝶谷」,曾是墨國觀光收入的主要來源,近年來卻一蹶不振,因為帝王蝶族群已迅速萎縮。斑蝶谷的帝王蝶來自3000英里遠的美國中西部農業區。然而,由於2010以後抗除草劑基改作物種植面積擴大,年年春(嘉磷塞)用量日増,經常以飛機施用,導致帝王蝶的食草(即馬利筋)數量大為減少,使得仰賴此草的帝王斑蝶族群降低高達90%。美國魚類暨野生生物管理署(FWS)已經證實此項說法。該署在接到Xerces Society等團體的陳請,要求保護帝王斑蝶後,已經展開為期一年的評估。 Source 1   Soure 2

  • 瑞士國土離奇出現基改油菜   15-01-03.3

    (相對於我國的分別63個與18個,) 瑞士僅核准3個玉米轉殖項以及1個黃豆轉殖項,可作為食物與飼料。所以基改油菜不得進口榨油,種植那就更免談了。奇怪的是,瑞士境內不但檢測出來有自生的基改油菜,連油菜的近親種都發現有基改成份。研究指出,在20112012兩年,瑞士鐵路沿線與萊茵渡船頭有四處發現自生的GT73基改油菜(抗年年春,孟山都出品)。研究者也發現自生的抗固殺草基改油菜MS8xRF3MS8 RF3(拜耳出品)。此外也發現GT73與兩株非基改油菜發生交配,證實了基改汙染。據推測,瑞士自生基改油菜可能來自運送中外洩的非基改油菜籽,而這些油菜籽受到基改汙染。若是這樣,會引發另一個更大的問題,全球糧食供應受到基改污染的幅度到底有多大。 Source

  • 非基改食品驗證的需求很大   15-01-03.4

    非基改產品的需求量突增! 美國Non-GMO Project提供非基改驗證服務,其執行長表示許多食品公司都要求進行驗證,每年通過其驗證的產品超過85億美元。通過非基改驗證的產品,即使含基改成份也不會超過1%。另一家第三方驗證公司是Food Chain ID,它們強調食品各種成分的來源。例如某種食品含有蜂蜜,該公司需要確保該蜂蜜的來源是非基改植物的花蜜。若無法確保,則測驗DNA。該公司已經替96國家1萬家廠商驗過17千個成分。得到非基改驗證的代價頗高,一個產品約數百美元,若成分越多則費用越高。預估非基改產品的需求若越來越高,美國農民可能回頭種非基改作物。 Source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