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日日新 2014    GMO面面觀網站

      訊息日日新  2014 (上)          

  • 食藥署基改標示實施不積極   14-06-29.1

新食安法的施行有兩套標準,對部分基改食品的實施實在太慢。食藥署將年一月修正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七月起,乳品、果蔬汁、 米粉等,對於標示方式都有強制要求。混合兩種以上食品添加物者, 標示也將更清楚。修法期間得力於民進黨幾位女委員的協助,爭取將民間版盡量納入修 正條文,可惜最後因為食品業者的遊說,因為民進黨委員席次的關係 ,重要的複方食品添加物管理的重點未能盡如人意地納入法律。倒是基因改造食品的管理首次藉機進入條文。
然而一般食品的標示能夠在立法後半年就實施,基改食品卻不完全如 此。例如按照食藥署公告的草案,傳統市場賣板豆腐的業者,要到107年元旦才需要標示基改。這未免太久了吧,是不是基改黃豆是孟 山都的產品呢﹖田秋堇委員日前邀請衛福部部長與食藥署官員,以及主婦聯盟幾位代表會談,結 果部長說還會再重新檢討。希望食藥署檢討後給部長以及國人一個更正確的施行辦法。
乳品米粉等包裝產品標示內容的改變,還會牽涉到舊包裝材料的消化 ,都半年就可以更改過來。為什麼市場板豆腐需要4年,令人猜測背 後的理由為何。其實食安新法另外要求基改食品另訂追蹤追溯辦法,但食藥署不理會 ,堅持沿用去年的辦法,可是去年的辦法並沒有針對基改食品的特點設計,難以有效處理基改食品。

其實只要追蹤追溯做好,市場賣賣板豆腐的老闆接到基改豆腐,一定會被 告知該豆腐是基改的。這時候老闆只要寫幾個字在紙牌上豎起來就可以了,怎麼需要等四年呢﹖法遺憾  法實施

  • 基改有害論文被撤又重刊登   14-06-28.1

法國學者Séralini發表基改致腫瘤論文 2012年登在荷蘭出版社Elsevier旗下的一個期刊,雖引起基改陣營的叫罵,但期刊仍讓作者再度發表論文,完整答覆攻訐者的論點。後來被基改企業塞 進了一位副主編,情立變,論文馬上被撤,導致學界反彈,上千名學者簽署表示不再投稿ElsevierElsevier因之要求期刊再度讓原作者發表一篇聲明。聲明中原作者打了期刊一大臉,直指期刊雙重標準,遇到結論說基改安全的論文就沒事。

原作者真有骨氣,也沒想要該期刊恢復登刊。反而是另有五家期刊要求他重新投稿這篇論文,Séralini選了另一個知名出版社,德國Springer旗下的期刊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重新發表;內容只做若干小修正與補充資料,基本上與2012年的論文雷同,結論也沒改變。結論是:不論是基改玉米飼料,或者飲水中加入低於歐盟飲水中允許值的 嘉磷塞(年年春或稱農達)或者兩者兼具,都會引發老鼠腎臟受損、賀爾蒙失調等毒性反應,這篇毒理學研究也意外地發現老鼠會生長更多的腫瘤,也死得較早。

因此這篇論文經過三次嚴格的同儕審查。第一次當然是2012年刊登前的審查,那次審查委們沒有太多意見,只有小修改就通過發表。第二次是出刊引發攻訐後,原期刊主編召開秘密審查,經過數個月的檢視原始數據,審查後還把審查結果寫信給原作者,表示未發現論文有虛偽造假竄改的事情,只是導致腫瘤形成的結論不夠確定(結論不夠確定是學術界常態)。這次另投刊登之前又經過一次審查。

這篇報告通過三次審查,衛福部知不知道?

日前該部登廣告替基說話引起輿論反彈。廣告中就奚落了2012年論文一番,只寫出被撤的事情,卻不提後續的發展,明顯地站在攻訐的那一方。 Source   Source 2  事件始末

後續:這篇重新登的論文引起加拿大民間團體要求加拿大衛生部暫時停止新基改食品的審核 ,已通過上市者也應重新審查,並且全面檢討審查機制。(Source) 

  • 阿根廷種基改罹癌率高兩倍   14-06-28.2

位於阿根廷首都西北部700公里的Córdoba省衛生廳最近出版該省五年內癌症詳盡的報告,報告中指出,廣種基改作物施用很多農藥的地區,其罹癌率偏高,最高的是Marcos Juárez (10萬人有229.8人因癌症而死亡)是全國平均值(115.13)的兩倍。研究者在Córdoba省經8年的探討,已發表15篇論文證實接觸農藥者遺傳受損,較易得癌。而在Marcos Juárez也發現土壤、湖泊甚至於雨水中都測出有 嘉磷塞與其降解物AMPA (嘉磷塞)。一位教授建議政府採取緊急措施,包括嚴禁空中施放農藥、房屋周遭1000公尺內不能使用農藥、都市內不得放置農藥以及噴施器具等。 Source

  • 討厭基改美國家長要買有機   14-06-28.3

基改的不討喜成為推動有機產品的助力。美國有機貿易協會最近調查全美1200多家庭(家中最少有一位不到18),結果顯示有25%的家長表示,避免買到基改食品是他們選購有機產品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去年才16%。家長對於有機產品的好處,以及基改食品的疑問每年都有增加,這會反映在它們的選購上。美國有機市場迅速成長,在2013年產值高達351億美元,比前年增加12%。美國八個家庭中就有一個至少有時會選購基改食品。高達70%的受訪者表示對有機食品相當瞭解,而有73%家長表示什麼叫做基因改造生物,不論有沒有在買有機產品。也有七成的家長在選購時會去看是否有非基改的標示。 Source

  • 基改企業白手套難以中立性   14-06-28.4

英國主流媒體BBCThe GuardianThe Independent在報導基因改造新聞時,主要的消息來源都來自倫敦的Science Media Center (SMC)。報導的方式大都按照SMC所釋放的訊息,而沒加以評論。而英國首相再說基改食品安全時,用的也是SMC提供的所謂證據。然而,SMC的基地是由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提供,藥廠的信託基金每年提撥預算的5%SMC。目前資金則來自巴斯夫、拜耳、先正達等基改公司以及全球最大的農藥公司,另外含包括CropLife International等替基改企業遊說的組織。這樣的景實在很難相信SMC所提出的資訊與證據是中立的。 Source

  • 衛福部廣告基改標示太麻煩   14-06-22.1

衛福部在聯合報大幅刊登廣告,至少有若干可議之處:

1. 衛福部居然用納稅人的錢去替孟山都做廣告,散播「基因改造與傳統育種沒什麼不同」這樣荒謬的無知語言,建議立法委員替消費者把繳的稅要一些回來。

2. 沒有直接證據顯示人吃了基改食品會怎樣,不能用來說吃基改食品不會怎樣,這是簡單的邏輯;官員學者連這樣的邏輯修養都沒有,那消費者要怎麼辦?好吧,說句白話,有沒有人吃了含銅葉綠素的產品死掉或者生病的?沒有,那你要不要吃。

3. 雖然審查機關與基改學者一再宣稱安全無虞,為何歐洲消費者仍拒吃基改食品?這是因為狂牛症的前車之鑑。當年狂牛症未爆發前,就有跡象顯現牛肉不安全,英國皇家學會的院士卻出來說沒事,衛生部長還大口咬牛肉漢堡給記者拍。後來還是死了兩百多人。

4. 就是因為官方審查有其不足與缺點,無法保證沒有長期風險,因此歐盟在2009年修改標示政策,凡是來自基改原料的食品都應標示,連醬油都要。沒想到衛福部為了業者罔顧消費者知的權利,不想標示。

5. 立法通過基改產品要標示,官員居然利用廣告散佈「基改食品實在太多,如果每個產品都要標示,不僅沒有意義也有成本考量」這樣錯誤的訊息,難道是為將來打算違法不要求標示做暖身嗎?多印4個字的墨汁到底增加多少成本?實際上是只要落實食管法的追溯制度,標示一點也不會麻煩,不需考慮成本,更具有消費者知情權的重大意義。 Source

  • 人工合成基改菌生產香草精   14-06-22.2

香草冰淇淋中的香草精(vanillin)原來是由香莢蘭(  Vanilla)提煉,但將來可能是酵母菌長出來的。Evolva公司把人工合成的基因(而不是香莢蘭的基因)轉殖到酵母菌,這基改酵母菌可以把蔗糖轉化成香草精,這可能是「合成生物學」第一個主要的產品。其實類似的產品已經在用了,如香水與化妝產品用的valencene(橘子香精)nootkatone(葡萄柚香精)都是合成生物學的產品。Evolva也煮備用同樣的方法來生產甜菊精(rebaudioside D)。美國公司Solazyme也透過類似方法,用轉殖藻類生產由製品用在化妝品中。這類產品可能不需要經過基改產品的審核關卡,因為最終產品中已沒有基改生物,這樣的話可能會引起消費者的反對。美國已有民間團體發動簽名要求食品公司不要採用來自合成生物學的香草精。 Source

  • 美國冰淇淋名牌轉要非基改   14-06-22.3

美國冰淇淋名牌Ben & Jerry's轉向支持非基改。兩年前B&J的背後老闆聯合利華出鉅款抵制加州基改標示公投,B&J被罵得很慘,今年總部設於佛蒙特州的B&J反而在投票時大力支持,使得該州成為美國各州立法標示的龍頭。B&J已有50種口味種符合非基改與公平貿易原則,達到目標的40%。另外也開始尋求110材料的非基改原料來源。這開始有其效應。一家奧立岡州櫻桃的生產者已經在原料中用蔗糖來取代基改甜菜糖,以符合買主B&J的要求。蔗糖、可可、咖啡、香草精與香蕉的購買都符合公平貿易驗證,讓農夫有合理的收入。更重要的,轉型到非基改,該公司並不會提高售價。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有損生殖能力   14-06-15.1

研究發現,給予60天大的老鼠0.5%的年年春除草劑(嘉磷塞)8天,雖然精蟲數量、活性不變,但在2-4個月內會產生變形的精蟲。精蟲內動情激素合成酶的mRNA會多出一半,睪丸雌激素受體Gper1也會增加。研究者表示經常暴露於 嘉磷塞,即使量沒有像在農田上那麼多,長期下來也會生害哺乳類動物的生殖能力。 Source

  • 美國利用金援促銷基改種子   14-06-15.2

美國利用金援薩而瓦多3億美元的機會,要求薩國向孟山都購買基改種子。對此薩而瓦多適切科技中心主任表示不滿,認為會犧牲農民的販賣當地種子的機會。薩國在去年九用立法禁用除草劑 嘉磷塞與其他多種農藥。而孟山都的種子大多是可以忍受嘉磷塞。 Source

  • 基改黃豆在南美恐逐漸失寵   14-06-15.3

基改黃豆的種植雖然席捲拉丁美洲,但當地農民卻越來越沒興趣,因為不怕除草劑的超級雜草越來越兇悍,而基改黃豆的賣點就是因為黃豆不怕除草劑,所以可以儘量施用除草劑來除掉雜草。現在雜草產生抗藥性,而且大肆擴散,舊的除草劑噴不死,新的除草劑已經30年沒出現,那基改黃豆就無用武之地了。 Source

  • 新書講民間團體成功反基改   14-06-15.4

臉譜出版社新出版翻譯書《把「吃什麼」的權力要回來:掰掰孟山都,世界公民的糧食覺醒運動》。基改改造是繼綠色革命之後第二波的生物農業科技創新。然而隨著基改作物全球種植面積的穩定上升,其環境與健康風險的疑慮也逐漸成真。本書探討跨國大企業與民間團體之間的對抗,解釋何以少數反基改人士能讓歐洲態度丕變而改採對基改不友善的立場,在美國沒那麼成功,而在非洲則發展出不同的故事。作者對基改科技及產品的態度較為中性,但也點出社會運動改變基改科技面貌的關鍵點。以這樣的觀點切入,本書在基改產業的書中獨樹一幟;引人入勝的寫法,讀起來令人欲罷不能。 Source

  • 基改陣營干預路透社的報導   14-06-09.1

基改陣營居然向路透社施壓,要求除掉眼中釘的記者。優良的新聞媒體都會力求其報導公平與平衡。路透社記者Carey Gillam報導基改食品的歷史長達16年,內容就是兼顧正反兩面,給於對等的處理,因此最近得過獎的飲食媒體Civil Eats就表示她是「你應該認識的24個女性糧農記者之一」。然而最近的一篇報導惹毛了基改陣營。文章中她寫了「提倡基改標示者說,消費者有權知道吃掉的食物是否來自基改或含有基改」,另一段也寫了「基改業者與大食品廠力抗基改強制標示,理由是基改作物並無兩樣,也沒有安全疑慮」,這可說是很平衡的報導。

但生技產業組織(BIO)前副總裁Val Giddings卻認為她的文章是在鼓舞反基改,文章內不應這樣寫:「有些研究報告認為基改產品可能危及人畜健康,基改作物也產生環境問題,包括超級雜草」。Giddings的理由居然是「那些論文都是假的、惡名昭彰的」,並且在部落格中表示路透社應改辭退Carey Gillam,讓她「少有機會行使偏見」。一位伊利諾大學食品科學的退休教授Bruce Chassy也攻擊Carey Gillam,說她的報導不及格。

Carey Gillam的文章寫到「基改產業認為各方對其產品具安全性已有共識。但國際上有93位科學家發表聲明,所謂安全是缺乏事實佐證,也缺乏科學證據」;對此科普雜誌《發現》(Discovery)的專欄作家Keith Kloor深表不滿,認為Carey Gillam並沒有看到有許多研究室認為基改食品乃是安全的,說不安全只是「膚淺的少數,都是反對基改者」。Kloor指的膚淺之士其實就包括歐洲社會環境責任科學家組織(ENSSER),其成員有得過世界糧食獎的Hans Herren,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的資深科學家Angela Hilbeck,沙克生物研究所細胞神經生物學主任David Schubert教授等。(編按:其實認為有安全疑慮的文章, 截自目前已累積到1528)

為什麼前述那些人會這樣不公平地攻擊Gillam?紐約大學營養食物與公衛學教授Marion Nestle認為,鼓吹基改者怕得要死,為了維護業界而加以攻擊,用來中和掉那些批評;基改產業一開始就患了妄想症。鼓吹基改者根本不相信需要辯論,他們深信基改食品是安全的,也不需標示,更無法忍受不同的觀點。Carey Gillam本人最在推特上表示,對於真實的報導卻產生如此的恐懼,真令人吃驚。

匿名者表示基改陣營的若干要求路透社編輯不要再讓Gillam寫基改食物相關文章,甚至於乾脆辭掉她。被問掉這回事時,路透社發言人表示該社支持其報導,但對於是否不要讓Gillam寫基改文章。發言人則不予回應。 Source

  • 澳判基改汙染無罪後續反應   14-06-09.2

基改污染澳洲法官判定無罪之後,六家驗證公司認為有機農法不可能達到零基改汙染,因此要求西澳大利亞農業部修訂有機規範,以免農夫難以作業。西澳農部已將基改容許值的意見送交有機產業標準與驗證委員會參考。該國有機農業組織Australian Organic表示,在該判決之後,有機產業已經預期遇到難題,因此有機規範與基改規範都應加以檢討,以避免再度上法院,不過有機產品德標準不宜放鬆。(編按: 有機與基改無法共存,這個判決是明證。我國若要發展成為有機國,就需要宣示不會允許種基改作物) Source

  • 美民間呼籲禁基改用嘉磷塞   14-06-01.1

美國多種基改作物,廣施除草劑特別是年年春(嘉磷塞),導致作物 嘉磷塞殘留飆高,孟山都向美國環保署要求提高農產品嘉磷塞殘留允許值。環保署以嘉磷塞不具致癌風險為理由予以提高。現在,由於發現母乳中居然出現有 嘉磷塞的殘留物,引發各界關切,「全美媽媽MAA」組織、科學家與環保團體日前齊赴環保署,要求撤銷 嘉磷塞的許可令。MAA發起人表示,已有許多研究顯示在母乳中發現的 嘉磷塞對哺乳類動物有害,應加以禁止。美國環保署今年年底前會完成嘉磷塞的風險評估,將於2015年決定是否限制或禁止其使用。負責人表示多數業者提供的評估報告都指出 嘉磷塞不需要做新的限制。 Source

  • 嬰兒食品含基改土耳其下架   14-06-01.2

土耳其Bursa省官方對嬰兒食品抽樣檢測,赫然發現部分產品(Milupa Aptamil Multigrain)含有基改成份,因此基於預警原則,通知各省注意,要求廠商將該等產品下架。糧農畜牧部表示該產品申請進口時並未檢出基改成份,現在出問題,除了下架,還要走法律程序展開調查。進口商表示該產品來自葡萄牙,符合歐盟嬰兒食品規範,可能是檢測方法的不同所致;不過為了謹慎,已經先下架。  Source

  • 基改的神話與真相二版問世   14-06-01.3

2012年出版,長達123頁的《GMO:神話與真相》第二版又出爐了,作者還是原來的英國國王學院的遺傳工程學者。由於基改真相的新證據累積很快,兩年間頁數增加到330頁。經由科學研究期刊論文的整理,作者的結論是沒有科學證據證實基改食品是安全的,動物毒理學試驗則顯示出未預期的有害反應;基改食品的長期風險試驗相當缺乏。基改作物並未能提高產量,而其種植反而增加農藥使用。要餵養全球並不需要基改,有其他更好、更永續的方法等。第二版的部分重點包括1. 鼓吹基改者說1700篇研究報告的結論是基改食品安全無虞,但實際上這些論文的結果都不能做這樣的解釋;反而有超過1700篇的論文顯示基改食品有健康風險。2. 人類細胞的研究顯示除草劑嘉磷塞在很微量下就有雌激素的效果,可能刺激乳房癌細胞的生3. 法國的研究顯示基改玉米與/嘉磷塞具有毒性,但論文被用非科學的理由撤銷;4. 歐洲不種基改,產量反而提高,農藥用得更少。5. 基改黃金米的遲遲未能種植,是其本身出問題,而不是反對者的阻擋。 Source

  • 基改污染澳洲法官判定無罪   14-06-01.4

澳洲法院審理第一個基改汙染官司Steve Marsh vs Michael BaxterBaxter的基改油菜採收時種子吹進Marsh的有機農場,導致Marsh有機驗證與外銷許可都被取消,損失超過46千英鎊,Marsh認為他的老朋友未能適當地管好他的種子。但法官判決汙染罪不成立。法官說Baxter種植基改油菜是合法的,其採收也是一般的方式;風把基改種子吹進他人田區,必非蓄意的行為。論者認為此法院的裁決有可能讓澳洲放寬其有機標準,而影響到澳洲的有機產品商譽,可能無法達成2018年有機產品外銷額倍增的目標。澳洲目前有機產品仍維持零基改的規定。由於基改汙染難以預防,法官又認為無罪,已開始有人在討論是否放棄零基改的規定,因為若不改變,很難鼓勵農夫加入有機生產的行列。 Source 1   Source 2

  • 假借基改孟山都番茄可專利   14-06-01.5

歐盟專利局核准孟山都抗灰霉菌(Botrytis cinerea)番茄植株的專利(EP1812575),對此「No Patents on Seeds!」國際聯盟(NPS)予以嚴厲譴責。歐盟的專利不及於植物,植物品種只能用「品種權」來加以保護。不過後來開後門讓基改改造植物得以透過生物科技指令來授予專利。然而此後門一開,連傳統育種的產品也逐漸開始授予專利,引起相當大的爭論。此專利番茄是經過傳統的雜交育種,抗病的親本來自德國Gatersleben植物種原庫。由於光憑傳統雜交無法得到專利,因此孟山都取巧地寫下申請書,讓人有了錯覺,好像是利用基因工程創新的植物,因此具有「發明高度」;其實整個方法中並沒有提到把分離出的DNA加以轉殖。此外伯恩宣言組織(Berne Declaration)也認為孟山都涉嫌生物剽竊;因為國際種原庫本材料應該屬人類所有,需要確保將來可以進一步作為育種材料。現在這樣的抗灰霉菌番茄變成孟山都的專利,會阻止他人的使用。 Source

  • 鑽漏洞美國基改草不用審查   14-06-01.6

美國農部同意草皮草公司Scotts Miracle Gro的基改肯德基藍草不用經過審核就可以上市,其後果堪慮。該公司的基改草鑽美國法規上的漏洞。美國基改管理要求只要基改作物含有來自植物害蟲病菌,皆需通過審核後才能上市。一般基改作物所以能忍受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是因為轉進去了來自細菌的基因。然而Scotts就找到了一種植物也含有該基因,由那種植物分離出基因轉殖到藍草,雖然也是基改作物,不過並沒有轉入植物害蟲病菌的基因(編按,其實不然,因為除了那忍受 嘉磷塞的基因外,還需要來自病毒的啟動基因,以及細菌的抗抗生素基因),但依美國法規就可以認定不需審核。由於藍草的花粉很輕,論者認為將來會擴散汙染到有機藍草,會使得有機畜牧場無法得到有機牧草而不能繼續生產。而研究指出動物吃了基改牧草會影響到動物的健康。基改藍草的普及更會擴張 嘉磷塞的使用,嘉磷塞可能與多種慢性病如巴金森症有關。   Source

美國去年四月間爆發不明基改小麥汙染事件,引起軒然大波,讓奧立岡州軟白小麥的出口泡湯。但汙染如何發生,迄今真相仍未明。不過孟山都從1994年開始就在17個州舉行過279個基改小麥田間試驗,面積超過1600公頃。汙染事件發生後,農部仍核准22個新的田間試驗;民間團體食物安全中心(CFS)與農團體已向農部請願,要求暫時停止基改小作物的試驗種植,直到預防措施出爐以後才能再進行。請願的內容包括1. 農部應公開其調查結過,包括如何取樣、檢驗方法等;2. 核准田間試驗前,農部應該具備檢驗該申請中基改品項的能力;3. 農部應提出所有基改作物的防範汙染程序;4. 農部應完全執行調查單位與國會所提試驗田改進方案。 Source

  • 基改孟山都迫害學者再一樁   14-05-25.1

基因改造的技術推陳出新,根本還來不及研究其風險,然而孟山都已經開始壓制不利於新技術應用的學術研究。新的當事人是美國南卡大學植物學系的Vicki Vance, Jr.教授,其研究專長是RNA干擾(RNAi)技術。RNAi是把生物體的某基因關掉不令作用,原本是做為醫療的技術,但應用到農業會有怎樣的後果尚未清楚。澳洲研究者用基改RNAi分子來改造小麥,企圖降低其升糖指數(GI),認為是有益健康。但紐西蘭知名學者指出這類基改小麥特殊RNA傳到人體,可能導致肝醣製造功能受損。近來已開始有報告指出,斑馬魚對於外來的RNA會有反應,老鼠吃下去的RNA也被發現會抑制某些基因而影響其膽固醇的合成。這些研究當然都還很初步,不能用來證明RNAi是危險的;然而一家醫療研究公司miRagen Therapeutics就對該論文大作文章;該公司受到孟山都的支持。

老鼠報告出現前,孟山都就邀請Vance在基改作物生物安全研討會發表論文。Vance的演講內容包括她自己的研究成果,其中部分與前述老鼠報告有些關聯。孟山都要求她拿掉有關連那部份不要發表,但Vance不答應,因此被孟山都在報告者名單中除名。孟山都進一步要把其他研究人員進駐Vance的實驗室,說是要幫忙她的研究。Vance研究資歷已30年,當然加以拒絕。 Source

為響應524國際反孟山都遊行日(March Against Monsanto),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分別在台北、台中與台南三地展開反基改的串連行動。上午,聯合幾個長期推動無基改運動的團體,包括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綠色陣線協會、台大農藝系種子研究室等於台大校門口召開記者會,建議民眾不吃有健康風險的基改食品,要聯手要求政府做好嚴格標示。各團體也以「基改歸零,親子雙贏」等口號,共同呼籲爸媽不讓自己的孩子吃基改。然後進行公館商圈小遊行。並在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宣告展開「給孩子無基改校園午餐」的連署行動。希望基改食材能逐步退出校園。此外也進行非基改絹印DIY、推廣與認識標示等活動。台中部分還邀請合樸農學市集、上下游新聞市集,約有六十名大、小參與者,先在市民廣場進行非基改野餐,隨後沿草悟道行進至終點合樸農學市集,沿途高喊「拒當基改白老鼠」、「反對基改惡勢力」、「捍衛飲食自主權」等口號,共同要求政府正視學童校園午餐基改黃豆製品農藥殘留與基改食品的健康風險。台南反孟山都行動則發起524鍵盤響應,鼓勵市民將臉書大頭照和BANNER換成具有在地特色的「GMO FREE TAINAN」的網路banner及大頭貼;南西門淺草新天地活動攤位則提供《非基改摺頁》與《GMO FREE TAINAN透明貼紙》供民眾索取。  Taipei  Taichung   Tainan  FB
2014-05-24台北反孟山反基改都活動錄影
(1)記者會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3hITo0IR8M&feature=youtu.be
(2)記者會之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5x56Oe8FqM&feature=youtu.be
(3) 遊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jUPi2c9AhE&feature=youtu.be
(4) 簽署呼籲校園午餐拒用基改食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LxxmYLdspk&feature=youtu.be

本全球活動照片

  • 美國兩小郡立法禁止種基改   14-05-25.3

繼美國佛蒙特州通過基改標示立法之後,奧立岡州有有兩個郡票決通過禁種基改作物;該禁令實施後一年內郡內所有基改植物都須清除。這是美國反基改運動的大事。另外一個Josephine郡也是以57%高票通過禁令。Jackson郡登記投票的人數才120萬人,然而禁種基改立法的消息卻登上全國頭條,讓孟山都等基改公司為了壓制該立法而投入46萬美元以上經費的事情曝光。Associated Press透漏,企業全程所投入反對立法的金額約100萬美元。儘管如此,Jackson郡還是以66%的高票通過禁種令,令當地居民能打敗孟山都而自傲不已。

Jackson郡推廣種基改甜菜種子的基改公司先正達表示,很遺憾此投票結果,但該公司會遵守法律的規範。該公司在郡內租農地種基改甜菜,與有機農夫有了磨擦,其基改田也曾在夜間被侵入,損毀了6500株甜菜。先正達貢獻了75千美元給反對立法陣營。 Source 1  Source 2

  • 紐國法院判基因編輯是基改   14-05-25.4

紐西蘭高等法院判決「基因編輯genome editing」技術仍須接受與基因改造相同的管制。紐西蘭森林研究所Scion2012年徵詢生物科技主管機關環境保護署,是否可以使用兩項新科技來改進松樹。該新科技稱為基因編輯,對DNA核苷酸序列進行刪除和插入等操作,來改寫生物體的DNA。環境保護署認為此新技術並非基因改造,因此可以免除該國對於基改作物所做的各項限制。環保署的意見已被高等法院認定為無效。高等法院認為環保署的法律解釋是錯的。法院永續委員會認為該項錯誤見解或讓基因編輯技術用於農作物,會讓紐西蘭乃是非基改生產國的名聲毀於一旦,特別是反基改的歐洲市場。 Source

  • 基改黃金米問題重重有原因   14-05-17.1

基改黃金米的爭論不斷,基改企業、基改學者與研究單位都認為基改黃金米可以解決開發中國家營養不良的問題,因為黃金米含有較多的b-胡蘿蔔素,作為食物可以解決維他命A缺乏症。他們因此認為,阻止黃金米推廣的人是不道德的。實際上的情況遠非如此。黃金米研究多年至今未能上市的主因不在反對基改的人士,而是黃金米本身。

國際稻米研究所剛完成的比較研究顯示基改黃金米的產量偏低,這根本無法吸引農民去種植。顯然基改黃金米不算已經真正研發出來,需要再多做幾年等到產量提高才算數。不過屆時能否真正上市,還有一關卡,就是健康風險評估誰來做。健康風險評估要花大錢,由於基改公司看上玉米黃豆種子的市場大,因此肯花錢做基改品系的風險試驗。但是基改黃金米是基改企業用來做樣板,讓世人說基改企業也很有人性,不會向第三世界農民要權利金。因此對於基改黃金米的健康風險評估就顯得意態闌珊。

此外還有一個大問題,生鮮農產品中b-胡蘿蔔素的含量即使很高,像胡蘿蔔,只要曝曬日光下乾燥,其b-胡蘿蔔素的含量會降低達四分之三,用電力烘乾也會降了近一半。問題來了,第三世界國家的貧農大哪有錢買乾燥機? 乾燥後剩下四分之一的b-胡蘿蔔素,再經過兩個月沒冰箱的儲藏,那還能剩多少?

實際上就菲律賓而言,該國的營養缺乏症最好的解決方式是恢復餵母乳的習慣以及食用當地當季原生食材即可,包括當地普遍便宜的芒果、木瓜、辣木葉等都富含b-胡蘿蔔素。Source l  Source 2  Source 3
 (
編按,基改黃金米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可用來說明基改科技最嚴重的缺點,就是把複雜的糧農問題過分簡化,化約成一兩個基因,認為只要轉進去一兩個基因就OK;然是這樣的化約論就是基改作物種了近20年,為什產生那麼多問題的根本原因。)

  • 護軍人安全中國軍方禁基改   14-05-17.2

中國軍方要禁止軍人吃到基改產品。湖北省軍糧供應中心要求從56日起,襄陽市所有供應站、點不得提供基改糧食和食用油給駐軍。襄陽糧食局表示要不定期進行軍供糧油的抽檢,嚴防基改糧油進入軍糧供應系統。對違規供應基改糧油的將從嚴從重處理。有人認為軍方所以這樣重視可能是看到軍事科學院前副院長糜振玉的一篇文章。文章中提到中國近年大量進口基改黃豆;雖然其他農產品雖然訂有除草劑 嘉磷塞的殘留允許值,但卻未對黃豆作規定、然而現在進口的基改黃豆,其嘉磷塞的殘留量相當高,引起健康上的疑慮。就是在美國,也已經規定飲水中 嘉磷塞含料的上限。他要求針對基改食品開放相關資訊,建議有關部門開展流行病學調查,貫徹防範優先原則,採取有力的防範措施,以確保人民生命安全和健康安全的底線。 Source 1  Source 2

  • 巴基斯坦法院要政府禁基改   14-05-17.3

巴基斯坦政府分別在20102010年核准ㄧ種基改棉的種植,因此目前基改棉種植面積已達280萬公頃,佔全球基改作物面積的1.6%。然而最近高等法院接受農民組織的陳情後,已下令聯邦政府停止核發種植許可證,ㄧ直等到基改評估的法律架構完善為止。此決定也會影響到已在種植的兩種基改棉,今年三月剛核准的23基改棉品種與14基改玉米品種同樣受到影響,其中基改玉米MON810在歐盟已於2007年到期,重新審核尚未通過。MIR162則在中國未通過。

巴國國家生物安全委員會(National Bio-Safety Committee, NBC)在今年通過37種基改品種的種植後,農民協會(FAP)就告上法院。近年來FAP抱怨市售棉花種子品質不良。基改品種上市,NBC反而把種子法中種子發芽率不得低於75%的規定降低到50%。巴國目前對基改種子並沒有較強力的規範,也缺少有經驗的技術人手,更沒有足夠設備的實驗室來進行分析。未經驗證的基改種子很多,不但增加農民的負擔,該等品系抗蟲能力不夠強,反而增加害蟲免疫能力,殺蟲劑用量反而加倍。FAP認為應該阻止政府核准沒經驗證的基改棉,否則國家最重要的產業會遭殃。FAP在陳請書上表示在2010已經將環境風險事物由NBC轉交給省政府,因此NBC已喪失審審核基改種子的資格,該37種基改品種的審核並沒有先經過實驗室與田堅的環境風險評估。然迄今尚未有任何省政府提出基改管理法規,因此正處於法規真空期。 Source

  • 基改有害論文被撤銷再辯論   14-05-17.4

為了捍衛學術尊嚴,基改論文被以「結果不能確定(inconclusive)」的理由,無理被撤銷的Séralini再度投稿該雜誌,進一步陳述其論文的正當性,並指出期刊有雙重標準,該論文也已被接受。論文中指出其論文被撤銷的不當理由,這可以與另一篇論文相對照閱讀。Séralini在論文中指出,該期刊對於論文有雙重標準。他指的是期刊今年發表的另一篇論文(Zhang et al., 2014) 該論文用的老鼠數量與Séralini者相當,論為的幅度更窄,結果也更不能確定,然而卻不用被撤銷。不過兩邊的論文有個最大的不同,Séralini認為基改產品有健康風險,但Zhang et al.的論是基改食品乃是安全的。而另外的學者(Portier et al., 2014) 則指出期刊只因論文結果不能確定就予以撤銷,會嚴重傷害期刊同儕審查的基礎。他們建議期刊應認真地再考慮是否恢復論文。 Seralini論文  Zhang論文  Portier 論文

  • 基改用除草劑讓農民得腫瘤   14-05-11.1

最新國際期刊刊登論文,指出基改作物所用除草劑嘉磷塞中的主成分嘉磷塞可能與罹患非何杰金氏淋巴瘤(Non Hodgkin's LymphomaNHL)有關。該論文分析30年來相關流行病學的44在高收入國家所作的研究報告,探討21類農藥80種主成分與務農者罹患NHL之間的關係;結果發現B細胞淋巴瘤的出現與苯氧類除草劑(2,4-D)以及有機磷類除草劑(如固殺草、嘉磷塞)都有正相關,而瀰漫性大B細胞惡性淋巴瘤則與有機磷類除草劑有正相關。此外該報告也指出胺基甲酸鹽類殺蟲劑、有機磷類蟲劑等也有關。這篇報告來得正是時候,因為美國環保署正在審核兼耐嘉磷塞與2,4-D兩種除草劑的基改作物14-05-04.2,通過的話,美國這兩種除草劑的用量還會增高。另外,除草劑 嘉磷塞中的填充成分polyoxyethyleneamine (POEA)也已被發現會殺死人類胚胎細胞。 Source  report

  • 綠色和平槓中國大學基改稻   14-05-11.2

中國海南省農業廳三月底通報,在三亞等三個市縣發現十多個非法基改玉米和棉花種子樣品。綠色和平組織在四月時懷疑華中農業大學在海南有基改水稻試驗田(該大學曾因所研發基改水稻非法流通問題被湖北省農業廳處罰),因此專案主任賴芸帶人日前到該大學的海南陵水南繁基地考察,發現基改試驗田與週邊非基改水稻田之間僅有一堵牆和一條十米左右寬的玉米地,這個間距遠小於中國《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管理辦法》規定的100米。該等人員在基改試驗田牆外採集稻葉和稻穗,準備送實驗室檢驗基改成分,但被該大學指控為「偷竊種子」行為,扣下了所取樣的材料。該大學嚴建兵教授還在新浪博客上發表文章加以指責其行為「嚴重破壞科學試驗」,並且公開了賴芸的身份證件號碼和手機號等隱私資訊。這引起綠色和平的不滿與反駁。 Source

  • 推基改小麥美協會嚇日本人   14-05-11.3

日本麵粉商每年都會到美國考察當地小麥作物的生長與其市場供應情況。美國小麥協會利用此機會要「教育」這些日本買家。協會表示,目前美加兩國小麥農還蠻想種基改小麥,因此需要說服其他國進進口基改小麥產品;若日本不買帳,或許還可以買非基改小麥,但卻要付出較高的價格。按,日本消費者代表在2004年拿著414個組織與公司的簽署,到美加勸說不要允許種植基改小麥,否則會想辦法阻止小麥的進口,因為麵粉商說很難將基改小麥與傳統小麥分開。實際上在2009年日本消費者團體做了問卷調查,結果也顯示業者沒有進口基改小麥的意願。 Source1  Source2

  • 法國政府正式全面禁種基改   14-05-11.4

法國政府正式宣告禁止種植各類基改作物,此禁令已得到最高法院與國會的認可。法國政府過去對基改玉米MON810已有兩次的暫時禁令。國會贊成的主要壓力來自社會黨、綠黨與共產黨,這些黨對於環境議題較為關切。不過真正的壓力是來自法國境內人民的反對基改生物。 Source

  • 基改食品入法仍需配套措施   14-05-04.1

由於田秋堇、尤美女、林淑芬等立法委員的努力,將主婦聯盟歷年來的主張,針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修法,成功地把基改食品首次列入法律規範。修法通過後,食藥署最舉行「含基因改造原料食品之標示」會議,決議基改標示容許量標準將於2016年開始由現行的5%下修至3%;但含基改原料的高層次加工品如醬油仍不用標示。另散裝食品及添加物若含基改成份,將要求強制標示。針對此會議決議,主婦聯盟環境保護金會發表了聲明:
1.
國人大量食用基改黃豆,標示容許量應相對嚴格。若未能一次到位下修至0.9%的歐盟標準,政府也應擬訂時程表,逐步降低消費者食用基改食品的風險。
2.
含基改原料的高層次加工品在相關配套措施完善後應做標示,使消費者獲得充分資訊。
3.
盡速建立基改食品原料供應來源及流向之追溯或追蹤系統,「從海關到餐桌」使民眾的食品知情權能獲得保障。
4.
即刻落實校園團膳中基改食品的標示,為校園食安把關。 Source   (編註:) 1. 高層次加工品種類繁多,不應一視同仁地多列入不用標示的範疇。例如醬油就需考慮標示。因為由黃豆到醬油,其釀造或製造過程各家都所不同,因此上市的醬油還有沒有含DNA或蛋白質,乃至於除草劑 嘉磷塞成分等,可能需要進一步研究方能確定。2.食品由原料到成品上架需要通過若干業者層級,因此就食品安全的把關,應該仿效歐盟的追溯或追蹤系統,每個層級的往上與/或往下的交易,都需在交易單據上列入關鍵資訊,如用量、品名、電話等;將來若出事情,可以立刻將全國可疑貨品全面下架,以保障消費者權益。基改食品更應該如此。食藥署應儘快提出基改食品建立追溯或追蹤系統的規範,若能讓業者落實,業者的標示就很簡單。

  • 美國抗草藥新基改引發抗議   14-05-04.2

美國環保署公告一項新的基改作物,若在30天的公告其後該署核准其商業生產;這類基改作物稱為Enlist,可以同時忍受兩種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2,4-D;混合這兩種農藥的新 型抗除草劑基改作物商品稱為Enlist Duo,為道禮(陶氏)(Dows)公司的新產品。這引起很多批評,因為2,4-D就是造成越南40萬人死亡或畸形的橙劑之主要成分。過去十多年,美國廣泛種植由孟山都研發的抗 嘉磷塞第一代基改作物,嘉磷塞用量過多,導致可以忍受嘉磷塞的超級雜草日益普遍,因此使得這第一代基改種子逐漸失效。而孟山都的對手 道禮(陶氏)公司所推出的基改作物Enlist可以忍受2,4-D,以及高劑量的 嘉磷塞。若允許種Enlist黃豆與玉米,預估美國2,4-D的年用量會由2600萬磅增加到17600萬磅,將有嚴重後果。科學家、農民組織、食品環保團體呼籲主管機關三思,勿輕易放行而圖利廠商,卻傷害環境與消費者。 Source

  • 報告指出基改作物遇到瓶頸   14-05-04.3

國際地球之友發布新報告,指出基改作物推廣生產以來,首次發現種植的國家減少,葡萄牙、捷克、斯洛伐克、波蘭與埃及等國都已經相繼停止種植。有種植的地區則因社會與環境的受到衝擊,而引發人民的反彈,禁止基改產品的國家也開始出現。美國有49%,加拿大有10%的基改農民都表示其農場出現超級雜草,需要使用毒性更強的除草劑。但是基改公司仍然大力推銷其產品。肯亞最近決定進種基改作物,就引起業者的攻擊;歐洲也準備把准種基改與否的權利釋放給各國,這將讓基改公司有機會個別擊破。地球之友會表示,要解決貧窮與飢餓另有其他更便宜方法,如生態農法,但基改作物的推廣反而會讓生態農法受到阻礙。 Source Report

  • 有利推基改美國人也反對   14-04-27.1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協定與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TTIP)協定不但許多ttps://www.foeeurope.org/sites/d國家人民反對,現在連美國人民也很火大,認為這些協定只有利於大企業,對一般美國人卻是弊大於利,許多攸關人民權利的法規會因而受到利益團體的左右。就基因改造生物而言,TPP可能讓太平洋各國無法標示基改食品,而TTIP可能讓歐盟放鬆其較為嚴謹的基改法規。這兩種協議的進行對美國人而言,覺得太過於黑箱,關起門來開會,不讓美國人民知道,協定的文字最近才送進國會,國會議員也要多方受阻下才勉強拿到;人民則只能從洩漏出來的消息得知一二。相對地,談判過程600多個跨國企業卻有「特別指導」來「幫」美國代表草擬條文。

將來各政府若有甚麼政策損及大企業的利益,TTP將可以讓那些企業改變政策。若大企業認為法規對他們有負面衝擊,他們將可以告聯邦政府、州與以下地方政府。這實在很恐怖。有了TTP,美國州政府的基改標示法規會受到大企業的威脅。食品公司也正在協商中爭取讓他們可用違法汙染之虞的原料上市,即使檢驗還沒有完成。TTP也會讓海外不安全食品紛紛進口,使得其國家不會去提升勞工待遇與環境安全,更讓各國難以改進飲食系統,例如「由農塲到學校」的計畫可能被迫取消。最近美國國會擬引入TPP「快速通關」,將來國會把關會形同虛設,而白宮與許多國會議員都已受到企業遊說的壓力還通過此快速機制。美國公民若不出聲,一下子就會通過。 Source

  • 夏威夷種基改玉米碰上麻煩   14-04-27.2

美國與其他很多地方所種的玉米可能都來自夏威夷,因為此地一年可以種三次玉米,因此大多數賣玉米種子的大公司都在此地設立農場、研發基改玉米品系,取代過去的鳳梨與甘蔗種植。但最近因為基改議題發燒,因這些農場就成了關注的焦點。近幾個月以來,可愛島與大島相繼要開始管制農場的使用基改生物以及農藥,茂宜島也開始推動簽名要求暫禁基改作物。去年可愛島郡議會推翻市長的否決,通過法案要求種基改作物的需在田四周要維持緩衝區,並需要登記所用的農藥,此法案預計將年八月開始實施。大島則已經立法禁止基改作物的種植,但基改木瓜除外;不過大島除了木瓜,目前還沒有種其他基改作物。大種子公司已向法院告郡政府,理由是既然聯邦政府已有管理基改作物的法規,就不需郡另外立法。 Source

  • 孟山都與英國高層合推基改   14-04-19.1

去年610日,英國環境糧食暨鄉村事務部(DEFRA,農部的前身)部長Owen Paterson與農業生物科技員會(ABC)有一場電話會議,十天後部長就公開鼓吹英國務農者種基改作物,消費者吃基改食物,說基改食品比傳統者更安全。他甚至於遊說歐盟,當若干國家禁種基改玉米時,英國仍可以種。隨之,英國大超市Tesco, Marks & Spencer, the Co-op, and Sainsbury都相繼終止用非基改飼料養雞的策略。由於ABC接受孟山都、拜耳、先正達等基改大公司的經費贊助,而對DEFRA親基改立場背書的一組研究者被發現都與企業有關。因此NGO團體GeneWatch UK根據資訊公開法要求DEFRA公開會議與簡報的內容,但部長拒絕。DEFRA曾經接到ABC的文件,內容是建議如何透漏訊息給媒體,前兩個月也與孟山都展開會商,但DEFRA一概拒絕透漏內容。GeneWatch UK只好轉向資訊部長控告DEFRA違法。 Source

  • 美佛蒙特州基改立法企業怕   14-04-19.2

美國佛蒙特州議會以282的懸殊票數通過基改食物標示立法法案H.112;該法案在去年三月由州眾議院農林產品委員會通過提案。等待州長簽屬過後,從20167月開始,該州任何基改食品都需貼標,而且含基改食品不得標示為天然或自然。佛蒙特州雖然不是最先通過立法的州,但前兩州的通過有但書,需要其週邊的州也通過後才會實施;而佛蒙特州 的就沒這限制。論者認為該州的立法會衝擊到聯邦,意義非凡。因為大食品公司不會在該州承認其產品是基改的,但在別州卻加以隱瞞。因此可以理解為何大食品公司已經悄悄地與孟山都與其他鼓吹基改者保持距離,更有數百家公司已經加入無基改計畫,推出非基改食品。基改公司已開始恐慌,不但恐嚇這些州,說若實施的話要告到法院,更透過共和黨議員Mike Pompeo在聯邦推法案,要求設法讓各州基改標示法案無效。 Source

  • 中國杯葛基改玉米美國大傷   14-04-19.3

中國去年開始拒絕美國玉米的進口,只要該批貨含有基改玉米MIR 162 (Agrisure Viptera®) ,理由是這種玉米尚未通過中國政府審核(雖然在其他國家已通過)。目前估計約擋了145萬公噸;這些玉米只好降價轉銷他國。迄今為止,估計美國穀物出口損失10億美元,整個農企業高達29億美元。嘉吉(美國最大穀商)表示因此上季少賺了28%Source

  • 基改含嘉磷塞出現於母乳中   14-04-13.1

美國人的母乳中出現農藥嘉磷塞 ! 民間團體「Moms Across America」與「Sustainable Pulse」聯合取樣檢測婦人乳液,發現除草劑 嘉磷塞的含量在76 μg/l 166 μg/l之間;這是歐洲嘉磷塞的最大污染物濃度(MCL)標準的7601600倍,因為歐洲的是0.1 μg/l,但美國飲用水 嘉磷塞的最大污染物濃度(MCL)700 μg/l。該團體指出,受測的婦人大多瞭解基改風險,也會刻意避免,居然還也這麼高的濃度,那麼沒警覺的應該會更高。目前政府對 嘉磷塞採寬鬆的規範,是認為此農藥不會在生物體累積,人吃進去會被排掉,因此不會有健康的問題。但乳汁測驗的結果已打破此錯誤的講法。瑞士學者Dr Angelika Hilbeck表示, 嘉磷塞可能就是嬰兒有生命以來第一個被強迫接受的化學農藥。在民主國度居然還允許有這樣不顧後果不負責的化學污染,表示並沒有從Rachel Carson大作《寂靜的春天》中得到教訓。受測出乳汁含有微量 嘉磷塞的一位媽媽覺得很沮喪,因為她只吃有機產品(編註:這是因為美國 廣種基改作物,大量使用除草劑,環境已受到極大的污染)。不過「Moms Across America」指出,嚴格取食有機非基改食品的婦人過了幾個月到兩年,其乳汁大都已測不出來。至於人類尿液的 嘉磷塞含量,在瑞士約為0.16 μg/l,在拉脫維亞約1.82 μg/l,然而這此在美國的檢測,最高値在奧立岡的18.8 μg/l。本次檢測發現美國飲水的 嘉磷塞測値在0.0850.33 μg/l之間。「Sustainable Pulse」呼籲全球政府暫時禁止 嘉磷塞的販賣使用,直到獨立學者研究其長期風險有結論後再決定是否開放。此次檢測結果令人想起1970年代發現母奶含有多氯聯苯,而導致1979年美國國會禁止其生產。多氯聯苯(與嘉磷塞)的生產者孟山都在19301977年都還堅持多氯聯苯是無毒的。(編註,該公司也登廣告說 嘉磷塞無毒易分解,被美國與法國法院判廣告不實 。嘉磷塞的健康風險參考)     Source

  • 生技學者出面談基改的風險   14-04-13.2

本週ASC雜誌專訪加拿大政府生物科技專家Dr Thierry Vrain,他說明了基改作物不安全的地方,特別是抗 嘉磷塞基改作物。他早在20年前就指出雜草會對該除草劑產生抗性,而讓農藥越噴越多,而成為食物與飲水中的污染物。然而生技公司依然堅稱基改作物對環境與人類無毒。這也是Dr Vrain願意跳出來說明基改風險的原因。(可觀賞Vrain 博士的 TED演講:基因革命:農業的未來?選中文字幕)   Source

  • 俄國總理推有機要禁止基改   14-04-13.3

俄國總理Dmitry Medvedev表示不再會進口基改產品,也沒有理由生產基改作物。他說如果美國人願意吃基改食品,就讓他們吃好了, 俄國本身有足夠的農地與資源來生產有機產品。他說雖然政府已採嚴格管制,但還是有少量基改產品與種子流入境內,因此要下令進行廣泛的監控。稍早該國農業部長也宣稱 俄國應該維持非基改。今年二月國會曾要求禁止所有基改生物與產品。目前俄國尚未禁止含基改食品的生產販售,不過只要產品含基改達0.9%以上,就需標示。 Source

  • 美國會議員草案禁基改標示   14-04-13.4

美國共和黨議員Mike Pompeo提案要阻擋各州的基改標示立法,因而引發反彈。雖然大多數美國人認為基改產品應該加以標示,因此許多洲政府已經開始展開法立公投的工作,但該議員站在生技公司的立場表示基改食品非常安全,要加以標示是很困難的。食品安全中心就揭發Pompeo與生技公司(孟山都與Koch Industries)的關係。 Source

  • 基改含嘉磷塞有害牲畜健康   14-04-06.1

丹麥農部部長委由Aarhus大學學者調查務農者所稱餵養基改黃豆牲畜得病()的說法。學者深入檢討過去的研究報告,調查的結論指出,基改黃豆可能的影響會由於 嘉磷塞除草劑,而非基改本身。有需要進一步研究基改黃豆中嘉磷塞對牲畜健康可能的影響,特別是在生命週期中較為敏感的時期。他指出嘉磷塞除草劑有兩個可能的途徑而傷害動物身體,一是該除草劑影響動物腸道微生物相,而引發間接影響;另一是改變牲畜礦物質營養素的狀態,而產生間接影響。 嘉磷塞已被證實會改變動物腸道微生物相,也會抓住礦物質營養素不放。不過評論者認為這位學者還有其他重要的地方沒有提到,例如已知嘉磷塞還有其他方面可能的壞處,包括破壞DNA、畸形兒、神經毒性、傷肝傷腎等;基改本身的影響也有很多試驗報告。 Source

  • 餵基改飼料畜產品不吃為宜   14-04-06.2   

發表論文指出基改玉米/除草劑 嘉磷塞可能讓老署長腫瘤而被無理撤銷之後,學者Séralini在接受訪問時指出,8成基改作物都可以忍受除草劑,因此基改食物會含有高量除草劑,過去我們吃過的食物是沒有這麼高量除草劑的。Séralini說,世界上發表基改作物與除草劑對於健康風險相關論文最多的,就算他的研究室,研究過基改作物與除草劑對於老鼠,以及人類細胞,包括短期與長期的影響。他表示,被撤的論文只說吃下基改玉米/除草劑 嘉磷塞老鼠長腫瘤,並沒說一定是癌。不過由於腫瘤得快,因此老鼠死亡率高。至於人吃了基改飼料為出來的畜產品會怎樣,Séralini表示基改飼料會讓動物不健康生病,人吃了不健康生病的 畜產品總是不好。(訪問稿還包括他對論文引起爭論的地方作辯駁,可參考Seralini)     Source    

  • 怕污染加今年不種基改苜蓿   14-04-06.3

由於反對者眾,加拿大在今年還是不會種基改苜蓿;基改苜蓿的種植在美國不但爆發苜蓿基改污染疑雲,也已引起司法風波。雖然基改公司Forage Genetics International已經取得加拿大政府許可販賣基改苜蓿種子但該公司仍未能確定何時可以提供 商業生產。鼓吹基改者認為抗除草劑基改苜蓿可以讓苜蓿的生產者更容易使用抗除草劑,但反對者擔心基改污染會傷害外銷市場。 Source

  • 政府的管耐草藥基改不可信   14-03-29.1

農藥殘留量是食物品質的指標,不過基改作物在1996年上市18年來,抗除草劑作物產品到底累積了多少除草劑,幾乎沒有任何研究報告。然而因為種這些基改作物勢必増用除草劑,不但生產國調高除草劑的殘留允許値(最高殘留値maximum residue levelMRL),連進口國也一樣。巴西在2004年將黃豆的嘉磷塞MRL0.2 ppm提高到10 ppm,不過僅限於基改黃豆,非基改者維持原規定。歐盟在1999年將黃豆嘉磷塞MRL0.1 ppm提高到20 ppm,美國亦同。(我國在1996年定為乾黃豆為10 ppm,毛豆(黃豆未乾就採收者)0.2 ppm,稻米0.1 ppm)。這樣的提高並沒有基於人體健康的科學試驗,而是迫於不提升嘉磷塞MRL,無法「合法地」採用基改黃豆的現實,因為種抗除草劑勢必提高黃豆種子內的 嘉磷塞殘留在北美洲以及南美洲都已經得證實。

孟山都在19781981所作的結論是 嘉磷塞對大型蚤無害;該公司的結論左右了主管機關的審核標準。但各國政府低估了除草劑的毒性。因為主管機關在審查除草劑的安全性時,都只是檢討除草劑的主要成份,然而除草劑除了主成份外,還添加不少其他化學物質,如佐劑、界面活性劑等,這些都可能具有毒性,或者可能加強主成份的毒性,但都未列入官方審核的考慮。不過現在已有試驗指出對大型蚤而言, 嘉磷塞的毒性比 嘉磷塞更大。佐劑、界面活性劑的不良作用也在這兩年紛紛被試驗證實。這樣的科學證據顯示,政府把食物中農藥的每日容許攝取量(ADI,Acceptable Daily Intake)訂的太高了,沒有考慮食品通常含多種農藥殘留,吃下後的加成毒性(註,俠醫林杰樑的學生,顏宗海醫師早就這樣講過,但政府仍無動於衷,還未重新進行評估)。

作者表示缺乏食物中除草劑殘留量數據是嚴重的知識落差,可能很不利人體動物的健康。近20年的忽視怎能令人相信政府的把關。若其原因乃在於政府的瞭解不夠,這很糟糕;若其原因是受到廠商的影響,那更糟糕。 Source

  • 廣告基改好處無事證被撤掉   14-03-29.2

孟山都花錢作廣告,宣揚基改作物優點,已遭南非廣告標準局勒令抽回,理由是無具體事證。孟山都的廣告表示基改作物可以永續地用更少資源來生產更多食物、少用農藥更有益環境健康、減少溫室氣體釋放、顯著增加作物產量等。Earthlife Africa組織向非洲生物安全中心控訴該廣告,中心認為控告有理,因此提到廣告標準局。 Source

  • 風險大師預測基改重大災難   14-03-29.3

出版《黑天鵝效應The Black Swan》,成功預測2008年高盛基金價值縮水危機,而且因此致富的作者Nassim Nicholas Taleb目前是美國紐約大學風險工程傑出教授,也因其犀利的統計學模式而成為某投顧公司的首席科學顧問。所謂黑天,是指看似極不可能發生的事件,它具三大特性:第一,重大事件的出現常無法預期期;第二,其衝擊力很強大;第三,一旦發生,有人會編造理由,讓人相信是可以預測的。鐵達尼號、美國911等事件都算是典型的黑天鵝效應。

現在Taleb用其風險統計的功力來預測基改生物GMO的後果:GMO或許會造成生命不可逆的終止;所謂生命是,小到個體大到整個地球。覺得這預測很誇張的人可能是因為不懂得統計學,認為GMO也是自然產物者,而忽略了自然界的東西需要經過「統計的」過程演變出來的(意即需要經過自然生態系數以千年的演化而來,或者交配好幾代而來)GMO的風險還不在個體,而是對整個系統的性性傷害,由地區而全球。通常要等到嚴重的害已造成且無法恢復,人們才看得到,因此對GMO必須採納預警原則。作者表示他不願意他個人或他的後代承擔孟山都的造孽。 Source

  • 基改用除草劑在巴西會觸礁   14-03-29.4

巴西聯邦首都特區的公訴官要求法部下令暫停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等的使用,而農業部也應暫停其審核,直到毒性重新評估完成。他也要國家衛生署重新評估8種農藥對人體與環境的毒性。針對除草劑2,4-D的審核,公訴官要求抗2,4-D的基改作物種子不得販賣。 Source

  • 基改用除草劑與腎臟病有關   14-03-23.1

斯里蘭卡禁止除草劑''嘉磷塞''的使用。這是因為研究指出 嘉磷塞的成分 嘉磷塞可能與該國北方農民未知原因的腎臟病(CKDu)有關。此外CKDu也是薩爾瓦多地男性死亡的第二大致因,原因也不詳。現在報告出爐,學者認為 嘉磷塞施用後與土中離子結合,產生高毒性,農民使用地下水,因而讓農民致病。北斯里蘭卡約有400,000CKDu病例,20,000因而死亡。由於斯里蘭卡在1970年代開放農藥使用,學者認為12-15年的農藥殘留累積導致90年代CKDu的發生;農藥中嘉磷塞符合若干「嫌疑犯」的特點,例如可與硬水結合成穩定化合物、具有維持毒性金屬離子與送進腎臟的能力、多管道進入人體等。研究發現,嘉磷塞本身在土壤半衰期只47天,但與金屬離子結合就難以分解,半衰期長達22年,進入人體的管道包括飲用水、食物與空氣;農民則也由皮膚或呼吸道吸收,因而傷腎。 Source  研究報告  後續:只有在CKDu盛行的地區進用

  • 種基改引發超級害蟲有原因   14-03-23.2

學者多年來警告說抗蟲基改作物種久了,害蟲會產生抗性,將使得基改作物失效。現在美國已經出現不少這樣的超級害蟲,如夜盜蟲、切根蟲等。新的論文就在探討全美產生抗性害蟲的致因。學者證實自2009年開始,IOWA州就發生玉米切根蟲會危害含殺蟲毒素Cry3Bb1的基改玉米;而且玉米與另一種基改玉米mCry3A會產生具交互抗性的害蟲,就是前述抗Cry3Bb1基改玉米的害蟲也不怕mCry3A基改玉米;反之亦然,而導致玉米農極大損失。主要的原因在於農民沒有按照準則,在基改玉米田種足夠量(20%)的非基改玉米,即所謂的庇蟲區。農民不聽從種庇蟲區的指示,基改種子公司也沒要求農民,因此坐令抗性害蟲的發生。另一個原因是農民在種基改作物的同時,放棄輪作農法,年年種同一作物;但輪作一向是克服病蟲的主要方法。學者表示若不改變種植管理方法,情況會越發惡化。 Source

  • 北美非基改食品市場大擴充   14-03-23.3

北美在「非基改計畫」驗證下,三年來非基改食的市場增加三倍。其中以加拿大詩省的需求量增幅最大,Whole Foods Markets中非基改食物與有機食物的出售為基改食物的5倍;受訪的消費者超過一半表示要避免基改食品。BioAccess Commercialization Centre表示,詩省是加國境內最可能尋求基改表示的地區。但一般消費者不清楚哪些食物含有基改成份,例如很多受訪者認為草莓、牛番茄是基改的,其實並非如此。 Source

  • 中國大幅削減基改研發經費   14-03-15.1

中國農業大學校長柯炳生在經濟、農業界別聯組討論時,向李克强國務院總理表示,在2013年,中國基改作物培育科技重大專項經費縮减了八成,僅剩下4億元。按中國基改作物研發經費在2008年高達20多億人民幣。對此,其他基改研發者表示有經費被削減的類似感覺;參與基改專項管理的專家則認為減幅約在三到四成,不過尚未有官方數據。中國雖然在2009年就通過基改玉米、水稻的安全性評估,但一直都不敢開放商業生產。即使如此,由於管控能力差,因此有多起違法偷種事件,引起米製品外銷的受阻。中國綠色和平農業項目部主任俞江麗表示,再多的基改研發用處也不大,主要是中國的研發都是基於孟山都等跨國企業核心專利的基礎之上,而孟山都每兩、三年就會延長其核心技術的專利,一旦商業化之後,中國就要交出巨額的專利使用費。例如中國研發的「克螟稻」基改轉殖項使用到孟山都、先正達、先鋒等公司所擁有的專利高達12項。而這些專利的受到控制會超過20年。以核心專利US6,017,534爲例,權利申請書要求保護核心專利US6,017,534所涉及的5個Bt蛋白質,孟山都只需在「新」專利中使用略微更改甚至完全一樣的蛋白質,即可延長該專利所有權。  Source 1  Source 2

  • 核准基改苜蓿美國農部挨告   14-03-15.2

美國農部動植物防檢署在2011年1月推翻其審查,同意孟山都抗嘉磷塞基改苜蓿的商業種植。民間團體食品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等認為該聯邦機關對於基改苜蓿不利環境、農民、消費者的證據視而不見,因此向Columbia地方法院提出訴訟,要求該署提供約2000份文件,民間團體認為那些文件可以証實美國農部違法亂紀。食品安全中心表示,為何農部一個月的期間就大幅轉彎,是否有白宮的介入,或者是孟山都直接施壓? Source

  • 歐盟斥資要研發非基改豆類   14-03-15.3

歐盟第七期研究架構方案以500萬歐元預算支持「Legato,未來農業的豆類」(Legumes for the Agriculture of Tomorrow)計畫,涵蓋12個歐洲國家、17所研究機構與10個公司或職業團體,研發豆類作物的育種與生產技術,用以促進基改、無過敏原豆科種子的生產。過去40年由於病害與產量不穩定,因此歐洲諸如乾豌豆、蠶豆等豆科作物的生產面積大幅降落,其面積已不到歐洲耕地的2%。四年期的Legato計畫要找出這些作物目前的生長限制因子,育成抗病蟲能力強,不需外施農藥的品種,期能提供進口黃豆當作食物飼料的另外選擇;豌豆、蠶豆等作物目前並沒有基改品系,又能夠固氮作為下季作物的肥料,增加生物多樣性,有利於作物栽培制度。 Source

  • 歐中拒絕基改玉米加國不種   14-03-15.4

先正達抗切根蟲基改玉米MIR162 (Agrisure Duracade)由於在歐盟與中國都尚未能審核通過,導致玉米加工大廠ADM、外銷大廠Cargill拒絕經手此基改品系,因此先正達停止今年在加拿大販售其基改種子。美國與加拿大都已核准MIR162的種植,而進口國家包括日本、南韓、墨西哥也都允許進口(我國2009.4.20核准,有效期將於2014.4.20終止)。加拿大外銷商與一些農民都稱讚先正達的決定,因為可以不用擔心因MIR162污染到其他玉米而妨礙到生意。不過美國業者就沒有這樣的待遇了,還是得提心吊膽。去年中國由拒絕由美國進口的600,000噸玉米,理由就是該等玉米含有MIR 162,但MIR 162在中國經兩年的審核還未通過。 Source

  • 基改污染多國採零檢出規定   14-03-15.5     

基改作物的種植,有時會妨礙到糧食的國際貿易。基改品項通常需要通過國家的審核,才能進口。問題是基改品項很多,有些就是再某些國家沒有通過。若一種榖類進口到海關,被查驗到含有未能通過審核的基改品項,即使很微量(LLPLow Level Presence)或者是無意中被混雜(APAdventitious Presence),就可能被拒絕進入,而遭遣返輸出國,甚至於被禁運一段期間()造成貿易上的障礙。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對此作了問卷,調查193個會員國針對基改產品LLPAP的做法以及相關措施;有75個國家回覆問卷。報告將於0320正式發布。由於問卷題目多達21個,各國可能選擇性地回答。結果顯示2002 2012年間發生基改LLP混雜到進口非基改產品的事件有198次,其中138次發生於2009 2012;這些混雜事件,出口國以中國、加拿大與美國為主。一經發現LLP,有25個國家不是銷毀貨品就是退回出口國。發生LLP的產品以亞麻籽、稻米、玉米與木瓜等最多。對於未通過審核的基改成份發生LLPAP時,75國中有55個國家採取零容忍(即不得檢出)的規定。FAO官員表示,幾乎每個地區都發生過污染事件,抽查的次數越多,就可能發現越多的污染事件。雖然我國並非會員國,也沒有在回覆問卷的國家名單中,不過根據第19題的圖4,我國發生一件出口產品被其他國家(編按,應是日本琉球)發現為基改;其詳情列於第20題的表25,即在2011年出口的木瓜種子中,由研究者檢查發現為基改。該批種子被回收,以播種發芽者其植株被銷毀。 Source   報告   

  • 中國名人調查中美基改情況   14-03-08.1

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前央視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在3月1日於「騰訊微博」公開長達68分鐘的紀錄片,內容是他自費約100萬人民幣,四次赴美、日多處,訪問約30場,實地調查基改問題的成果。紀錄片內容包括1. 專家對基因改造安全與否的看法,2. 政府審核基改安全是否可靠,3. 美國人對基改食品有何認識,4.嘉磷塞的毒性,5.基改試驗應該怎樣進行等。紀錄片最後,他還說道「這就是我們的調查,你們要不信,可以自己來看看」。他在3月4日又進再度發表在中國境內的調查結果。他表示吉林、廣西、湖南、湖北四省是非法種植基改作物的重災區,基改水稻、玉米、蔬菜、水果都有。全國至少25個省市有此情況。Source 1   Source 2

美國有機農民行銷關聯社(Organic Farmers’ Agency for Relationship Marketing, OFARM)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基改作物的確污染到非基改作物,吃虧的反而是被污染的非基改農民。OFARM所以要進行調查,是因為美國農部生物科技指導委員會提出了不恰當的政策建議。該委員會嚴重偏向基改,在2011到2012年間才舉行幾次會議,就提出所謂「共存」方案,說要針對被基改污染者給於補償。但是該委員會卻缺乏實際的數據,因此無法估算補償金額;而所提的方式之一反而是種非基改的農民需要負擔一筆保險金。OFARM的調查橫跨17州,但以中西部農業區為主。結果顯示基改污染對非基改與有機農民造成額外負擔,包括更多工時與財務的不確定性,因此有近半機農民咸認無法與基改「共存」,甚至於認為嚴重受到威脅。有機農表示雖然依照美國農部與OFARM嚴格的規範執行,但還是會有三分之一的農場受到基改污染,因而過半農場被退貨。 Source

  • 上網要求星巴克需屏棄基改   14-03-08.3

在2009年由美國合作社(Co-op America)易名的 Green America的分支活動「基改內幕(GMO Inside)」最近發起行動,要大家上網告訴Starbucks,不要把吃基改飼料(黃豆、玉米、棉籽、苜蓿)擠出的牛乳作成拿鐵給人喝。該組織表示,這家全球最大咖啡連鎖店已經供應有機與非基改豆漿,因此消費者也想要提升牛乳的標準。由於「基改內幕」的努力,促成年初美國通用磨坊宣告,某款神奇圈圈餅(cheerios) 不再使用基改原料。月前美國有名的電視節目 The Dr. Oz Show中,Mehmet Cengiz Öz醫師表示基改產品可能與老化、不孕、出生缺陷、內分泌失調、與抗生素抗性等有關。Öz醫師說食品企業界花大錢阻止基改的標示;但標示只是消費者有權知道購買的是什麼。「基改內幕」說,像星巴克這樣的全球性大商店不應該再矇蔽消費者;現在是透明化的時代,全球62個國家,超過2萬門市的星巴克應該很快就會瞭解,不再採用基改原料才是上策。
立刻上網    Source

  • 基改成份可能會進入血液中   14-03-02.1

政府或基改擁護者經常說基改食品吃下肚,不論是DNA或蛋白質都會在胃中完全分解,不會進到身體其他部位;這個說法顯然是錯的。哈佛醫學院學者Sandor Spisak把論文發表在PLOS ONE期刊。他們根據四篇獨立的試驗研究,涵蓋一千多個人的檢驗數據加以分析。結果發現人體血液中會含有整段的外來DNA,包括植物性DNA,而發炎患者的外來DNA濃度最高。鑒於其他動物已經檢驗出含基改DNA,根據本文,可以合理推測人體會有相同情況。  Source

  • 巴西非基改黃豆產量增加中   14-03-02.2

在我國還是由進口基改黃豆(總豆)挑出來給人吃(選豆)的階段,歐盟早已先進到消費者要求進口飼料也最好用非基改的。不過德國家禽協會(ZDG)上週宣稱若干飼養集團不再使用非基改飼料,理由是巴西非基改原料縮水。不過巴西非基改穀物生產者協會表示,本季農民非基改黃豆的生產比上季多了一成。最大的產區Mato Grosso預估產量會比去年多五成。過去所以覺得供應不足,是因為港口容量大小,目前已經改進,不但可以加速作業,還能降低基改污染的機會。(按,1. 非基改黃豆若以放入整船艙大宗進口,還是需要用抑菌劑處理,不宜作為人類食用;2. 紀錄片《殺戮農場》指出,基於人道,歐洲人不應吃基改飼料養出來的動物產品)  Source

  • 反對巴西終結者基改復辟案   14-03-02.3

巴西公民團體再度警告國會,不得企圖讓終結者技術再度復辟。若巴西將終結者基改種子合法化,對全世界都會有很深遠的影響,也違反2000年生物多樣性公約的禁令。去年十月因在地與全球的反對,國會議長才說不會讓復辟案過關,結果聖誕節之前又蠢蠢欲動,30多個國會議員要求重新審理。二月開議的新會期選出司法委員會的新主席,一般認為偏向跨國企業。公民團體擔心本週嘉年華期間政客與記者無心之下,該案可能被偷渡,到時年底舉行的生物多樣性大會就英雄無用武之地了。有識之士趕快上網簽署反對 (nome名;sobrenome姓;Cidade城市;deixe um comentario發表評論)  Source

  • 基改大廠專利涉嫌生物剽竊   14-03-02.4

歐洲專利局(EPO)最近通過孟山都在2008年提出的一專利申請案(EP2134870),引起歐洲No Patents on Seeds聯合團體的反對。孟山都把來自亞洲與澳洲250多個大豆屬「外來」種原,經篩選選出各種不同成熟度,與適應各種氣候的好幾百個基因序列納入專利範圍,將來他人都不得利用這些基因特性於傳統育種當中。雖然EPO率先通過此引起物議的專利,但咸信美國、加拿大、中國與南非也會跟進。No Patents on SeedsChristoph Then表示,「這可是大規模的生物剽竊案,孟山都企圖壟斷黃豆的發展,很不利於將來應付氣候變遷。歐洲專利法根本不允許針對傳統育種授予專利,此時我們應該要求歐洲各政府強力反應,來終止此專利」。早在2012年五月,歐洲議會就通過決議,要求EPO將傳統育種方法以及所得產品排除於專利授予之外。但EPO根本不予理會。代表各國政府的EPO行政處應該採取政治上的決定,中止該專利。德國政府早已提出一倡議,今年年初法國法國國會也要求政府積極介入。 Source   我國 2011 專利修法幸未通過

  • 基改多用嘉磷塞政府應正視   14-02-23.1

《欺騙的種子》一書作者Jeffrey Smith指出種基改作物所施用的除草劑 嘉磷塞可能與美國人對麵筋(麩質)過敏,或罹患乳糜症的越來用多有關。而Swanson指出 嘉磷塞用量與美國人罹患慢性病的人數有高度的相關,如甲狀腺癌、肝和肝內膽管癌、肥胖症、糖尿病、青少年自閉症、阿茲海默症致死、腸感染致死等。有學者在期刊論文發表報告,支持這兩個說法。 作者認為現在農民場用除草劑來促進落葉或葉片乾燥,以利採收種子,因此種子 嘉磷塞農藥殘留量會提高。這可以解釋為何最近中美洲罹患腎病的農民爆増,因為他們用嘉磷塞來提早採收甘蔗。作者呼籲政府重新檢視食品嘉磷塞殘留允許値的規定。文中指出, 嘉磷塞會抑制哺乳類動物酵素cytochrome P450 (CYP)活性的後果。CYP具解毒能力,在體內可以分解外來有毒物質。由於現代人經常接觸或吃到各式各樣的毒素,而 嘉磷塞抑制CYP活性,可能讓我們自體解毒的能力降低,提高生病機率。此外 嘉磷塞改變腸道寄生菌族群 (即菌叢不良dysbiosis) 的嚴重性也不能忽視,例如益生菌的減少會導致嬰兒與幼童鐵、鋅不足,提高得腹瀉、肺炎機率,成年人缺鋅也易得失智症等。作者由許多論文指出結腸炎、發炎性腸道疾病、自閉症、肝性腦病變、肥胖症等近代疾病也都可能與菌叢不良有間接關係。 Source

  • 基改實質等同論已形同破功   14-02-23.2

對於基改食品的健康風險審核,美國政府採「實質等同」原則,認為基改與非基改只差一個基因,一個基因製造出一個蛋白質,只要檢驗出那個蛋白質安全無虞,就可以確定那個基改產品在成分上實質等同非基改者,不需要任何管制,不需要標示。但實際上有不少論文指出,基改與非基改有很多蛋白質是不相同的,「實質等同」已形同破功。例如埃及學者比較孟山都基改玉米810與對應的品種,發現810總蛋白、粗脂肪、粗纖維與總醣較高,澱粉較低;某些氨基酸的含量也不正常。巴西的研究指出基改玉米810與對應品種相比有16個蛋白質不同。在2008年另外義大利學者針對MON810的比較,相差43個蛋白質。最近者指出基改黃豆的蛋白質較少,脂肪較多,除草劑的殘留量也較高。 Source

  • 全球基改種植最新情況出爐   14-02-23.3

2013年全球基改作物種植面積為1.752億公頃,年增率大幅下跌,僅2.91%,較去年的6.04%,前年的8.51%,在上一年的10.45%低。依地區而分,全球基改作物栽培面積,87%在 美洲,亞澳地區11%,而中東與非、歐洲僅佔2%。美洲地區的栽培面積比去年增加428萬公頃;亞澳地區的栽培面積比去年增加30萬公頃;中東與非、歐地區的栽培面積比去年增加36萬公頃。也就是說,今年增加的面積87%在美洲,6%在亞澳地區,7%在非歐地區。巴西仍占全部增加面積的75%。依國家分,一共27個國家種基改作物,比2012年少1國。不再種的國家為哥斯達黎加、埃及。美國、巴西、阿根廷、印度、加拿大、中國、巴拉圭、南非、巴基斯坦各佔全球基改作物面積的40、23、13.9、6.3、6.2、2.4、2.1、1.7、1.6 %。其餘的國家是菲律賓、澳洲、烏拉圭、墨西哥、玻利維亞、西班牙、緬甸、布吉納法索、以及宏都拉斯、哥斯達黎加、哥倫比亞、智利、葡萄牙、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古巴與蘇丹等。依作物分,大豆、玉米、棉花、油菜各佔全球基改作物面積的49、33、14、5%。2013年比2012年增加的基改作物栽培面積中,大豆佔78%,玉米51%,油菜減少12%,棉花減少16%。其中只種玉米的有菲律賓、西班牙、葡萄牙、斯洛伐克、羅馬尼亞、捷克、宏都拉斯、古巴等9國;只有棉花的只有蘇丹、緬甸、巴基斯坦、印度、布吉納法索等5國;只種黃豆的只有玻利維亞。種兩種基改作物者,只種黃豆、玉米的是烏拉圭;只種玉米、棉花的是哥倫比亞;只種油菜、棉花的是澳洲,種黃豆、棉花的有墨西哥、哥斯達黎加等2國。種三種基改作物者,只種黃豆、玉米、棉花的是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南非等4國;種黃豆、玉米、油菜的只有智利。加拿大種4種基改作物,即黃豆、玉米、油菜、甜菜。中國種4種基改作物,即木瓜、番茄、甜椒、棉花,以及1種樹,即白楊樹。美國最多,種黃豆、玉米、棉花、油菜、甜菜、木瓜、美國南瓜、苜蓿等8種作物。依轉殖特性而分,抗除草劑、抗蟲、多抗(除草劑與蟲)特性的全球基改作物面積分別約估為98.2、29、48百萬公頃,各約估佔56、17、27%。2013年比2012年抗除草劑者減少3%,單純抗蟲者増14%,雙抗者增9%。 Source

  • 歐審基改與農藥的機關失能   14-02-16.1

針對不同作物不同農藥,政府規定有不的農藥殘留允許値。問題是,當我們吃下的食物含有多種農藥,即使每農藥都在允許値以下,合在一起會安全嗎?研究證據給我們的答案是否定的。不同農藥會有加成的效果。那為甚麼政府還這樣單獨訂,不管加成作用呢?歐盟執行委員會與歐洲議會早在2005年就修法要求將複方混合物的效應納入考慮。當時把這個任務交付歐盟把關食品,包括基改產品的主管機關EFSA(歐盟食品安全局)執行。但是EFSA9年後的今天仍未能公告混合物效應的評估方法,即使這方法早就有了。現在真相出來了,這是因為廠商在搞鬼,將與企業關係良好的科學家大量滲透到歐盟主管機關EFSA(歐盟食品安全局)的科學委員會。甚至於世界衛生組織也同樣地淪陷,企業界盡力搶功各種科技委員會的席次,多少呢?70%。我們不要期望這些委員會站在消費者這一邊。

歐盟執行委員會終於體認EFSA的農藥委員會失能,要求改正;在農藥委員會抗拒了一年後,EFSA才有辦法以「沒有進展」為理由,撤銷對該委員會的委託。但是企業界的燈不會省油。這些人又大量進入歐盟的Acropolis 研究計畫,企圖證明農藥的使用是安全的,要把標準拉低。不知為什麼,EFSA卻還是繼續與Acropolis維持密切關係。論者認為EFSA專業不足而且不懂科學倫理,應該設置科學倫理單位來糾正該機構的文化,並且延攬獨立於企業的科學家。Source

  • 基改玉米在歐盟又陷入僵局   14-02-16.2

基改玉米TC1507早在2001就向歐盟提出種植申請,但一直延宕。雖然EFSA(歐盟食品安全局)先後提出六次意見書表示其安全無虞,但反對者仍眾。繼歐洲議會環境委員會17位議員去年通過基改玉米TC1507的禁種提案,在議會獲得通過後,歐洲部長會議上,多數國家的部長在最近還是投票反對通過其種植;反對者19國,贊成者有西班牙、英國、瑞典、芬蘭與愛沙尼亞等5國,而德國、比利時、捷克與葡萄牙4國則棄權。不過依照歐盟法規,歐盟執委會仍然可能加以通過。雖然大多數國家反對,但是由於票數需要依各國人民數目加權,因此尚未達到否決的多數而陷入僵局。歐洲議會第四個組織,擁有28位女性30位男性次的Greens/European Free Alliance表示,執委會若枉顧民意讓TC1507過關,他們要提出譴責案。馬爾他綠黨(Alternattiva Demokratika)主席,Arnold Cassola教授表示,執委會是否在意的是大基改公司的利益,而非歐盟人民的健康。 Source 1   Source 2

  • 鼓吹基改者對證據視而不見   14-02-16.3

最近又有人在報紙投書(標示基改產品的利弊得失)指責反對基改的人,說反對者將衛福部食藥署弄得人仰馬翻;他力陳「沒有科學根據須將基改食物標示」。這位人士去年也出了一本書,叫做《基因改造的美麗與哀愁》,整本書簡直是移植基改跨國公司、美國政府的論調,還是延續十年前基改界的謬誤,一點新意都沒有,根本不理近五年來各方面的新證據(基改產品的美麗謊言與致命哀愁)

簡單的說,這篇新文章仍是閉起眼睛寫出來的。例如他還在說傳統育種與基改科技一樣會「隨便混合物種」。對不起,基改科技可把老鼠的基因轉到基改玉米,但傳統育種除了玉米的基因以外,其他物種的基因是無法進來的;這可是大二學生作物育種學程度的common sense。基改作物含有以前不曾當過食物的成分,也可能含有抗抗生素的基因,只有美國政府(以及我國政府)還堅持「實質等同」;但好幾篇論文都指出,基改與非基改作物的成分差很大,不同的蛋白質高達20-40種;這些差異大多沒有經過政府的審核,安不安全沒有人知道,這篇文章的作者憑甚麼可以說兩者實質等同?全球有60多國家都有標示的要求,就是鑒於專家審核的不足,採取「預警原則」求標示,這一點都不過分。歐洲、日本標示多年,也沒有聽政府在說會增加負擔。 Source

  • 鼓吹基改者對證據雙重標準   14-02-16.4

「無基改威爾斯」創辦人Brian John博士最近寫一封公開信給歐盟執委會主席的首席科學顧問Lesley Anne Glover教授,要求她撤回謬誤的言論。Lesley Glover2012年說過,「15年來全球生產與食用基改食物,都沒有具體的案件顯示對人體、動物或環境健康有不良的影響」。2013年又說「好幾千個研究計畫證實:沒有證據顯示基改科技比傳統育種更危險」。此等說法一再被推基改的個人或團體引用,但事實上是謊言。Brian John指出,基改產品有害生物與環境的研究報告相當多,例如光是GMO Free America網頁就列出1237篇論文。這些論文都是公開可查閱到的,除非刻意,不該看不到。他表示當然也有指出基改產品安全的報告,但不需要去比較哪一篇論文較高級,重點是科學社群中對於「基改產品是否安全」是還沒有共識的。位高權種的首席顧問不該忽視那麼多論文指出基改產品的危險,而且都被後續的論文給證實。Brian John公開要求Lesley Glover收回2012年的說法,並且對那些發表基改有害論文,但長期被忽視的研究者致歉。 Source   參考英文文獻

  • 基改蘋果輸往歐洲會有問題   14-02-16.5

加拿大基改蘋果(Arctic)號稱切開後兩星期都不會變色褐化,美加兩國政府正在審核當中,可能於今年核准種植生產;美國業者並不看好。現在業者更擔心基改蘋果銷往歐洲會有問題。由於Artcic在研發過程將抵抗「卡那霉素kanamycin」這種抗生素的基因轉植到蘋果,也就是說Artcic基改蘋果含有抗卡那霉素的基因。由於在歐盟2001/18/EC指令第4條就有規定基改產品需要拿掉這類基因,因此若此基改蘋果核准生產,會讓蘋果輸往歐洲的業績更往下掉。這幾年由於歐洲提升農藥殘留與果皮打臘的規定,美蘋果的外銷歐洲已經大幅下滑了。 Source

  • 基改污染成為澳洲官司首例   14-02-16.6

澳洲兩位穿同條褲子長大的農人因基改作物而對簿公堂。Marsh的有機農場種的是燕麥與小麥,而Baxter的基改油菜籽採收時種子吹進他的有機田,導致Marsh有機驗證與外銷許可都被取消。Marsh尋求非具體損失的民事過失訴訟。這是澳洲基改污染的首例官司,對將來類似案件具指標性作用。法學教授Michael Blakeney指出,這案件會決定,種植基改作物者有沒有責任防止自己的基改作物物染到鄰居的有機農地。雖然Baxter的基改種子是孟山都的產品,但是Marsh的律師建議他不要告孟山都,理由是孟山都在販賣種子的時候,都要求買家簽署廠商「無過失」契約。目前澳洲的有機規範還是維持基改零污染,Marsh敗訴,則此準則可能會被迫修改放寬。在美國、歐盟與日本都已經允許微量的基改污染。Source

  • 基改豆所用嘉磷塞毒性更高   14-02-08.1

官員都說,食物中農藥若在「每日攝取允許値」以下,是安全的。這句話要大打折扣。農藥除了主成分以外,還會加入一些所謂「無作用」的配方添加物,如介面活性劑、黏著劑、載體等。申請農藥的合法使用時,藥廠必須要提交其主要成份的中、長期毒物學試驗,而添加物則完全沒有加以測試其毒性。但是最新的研究論文完全顛覆添加物沒毒的說法。學者用三種殺蟲劑、三種除草劑與三種殺菌劑來作體外毒性試驗,對象是人類的三種細胞。結果發現農藥的主成分與配方合在一起(就是農藥本身),其毒性都遠比單獨的主成分高,相差最多的是殺菌劑,約為300-600倍。而一向被認為毒性最低的除草劑農達(Roundup,在我國 主要的商品名是年年春,其主成分為嘉磷塞),其毒性反而比殺蟲劑高;但美洲因為種基改作物廣施 嘉磷塞,導致雜草產生抗藥性,農民必須增加嘉磷塞用量來除草,導致美國黃豆除草劑殘留量可能超過我國所訂標準;南美洲進口的更可能超過國家標準的79。文中提到,此研究指出所謂農藥的「每日攝取允許値」是無意義的,因為該允許値的計算是由主成分的毒性計算所得,若由完整的農藥毒性來計算,當然「每日攝取允許値」會降低很多。 Source   (編註:這篇論文可以印證最近公共電視紀錄片「蜂狂」中學者的憂慮:很低的農藥含量仍舊是危險的。)

  • 基改草在美國可能法律難管   14-02-08.2

美國草籽公司Scotts Miracle-Gro表示,會要求員工在自家庭院試種公司研發的基改草地早熟禾(Poa pratensis)。這產品並沒有通過環境影響評估,不過在美國可能沒有觸犯法律,很顯然該公司在鑽美國法律漏洞。該公司的基改翦股穎(Agrostis stolonifera)曾經發生污染到21公里外,還被美國農部處罰過,公司花了三年還無法清除乾淨,污染率還是高達62%。基改翦股穎也已經與棒頭草(Polypogon monspeliensis)雜交產生全新的基改雜交種。大多國家都有一套完整的基改產業規範法律,但美國則把基改產業分給農部、食藥署與環保署負責;若基改作物生產出來食物,則由食藥署管;若基改作物本身含有類似殺蟲劑的毒蛋白,則由環保署管;而農部則負責管理含有病菌病毒基因的基改作物(如用農桿菌來進行轉殖,或轉進去花椰菜毒素病的35S啟動基因)。問題來了,基改產品都與前面所提到的無關,那就沒有主管機關,也就無法可管了。  Source    (編註:我國學美國那套,國科會管實驗室的研究,農委會管基改作物田間種植,食藥署管基改食品,因此也有相當大的漏洞;例如大學的溫室與試驗農場在作基改試驗國科會說已不在試驗室內進行,所以管不到,但農委會則說還沒有到田間試驗的階段,所以也不是其業務。基改微生物所衍生的食品到現在也不知誰才是主管機關。)

  • 基改斑蚊將要釋放於巴拿馬   14-02-08.3

英國生物科技公司「Oxitec」培育埃及斑蚊(Aedes aegypti)的基改雄蚊,目前該公司將準備在巴拿馬森林進行釋放,期望這類雄蚊與野生雌性蚊子交配可以絕後,希望能解決登革熱病原的傳播問題。按該公司在過去5年,已分別於開曼群島、馬來西亞和巴西,「釋放」基因改造雄蚊進行實驗,前兩處已停止進行,巴西還持續中。不過,該公司在開曼群島的實驗數據被認為有造假之嫌,因此尚無足夠證據顯示基改蚊有效。即使埃及斑蚊消滅,還會有白紋伊蚊(亞洲虎蚊Aedes albopictus)取代,也會傳播登革熱。此外,基改蚊對環境及人類健康的影響其實也都還沒有進行期風險評估。萬一實驗失敗而發生後遺症,到底Oxitec要不要負責也是未知。該公司則表示試驗是經過巴拿馬政府的許可與監督,公司的能力是可以相信的。按Oxitec擬在西班牙與巴西釋放橄欖的基改果實蠅,但也遭到兩國政府在健康與環境風險上的質疑。 Source

  • 孟加拉已核准生產基改茄子   14-02-08.4

孟加拉官員表示,經過周詳的環境與健康風險評估後,通過四類抗蟲基改茄子的田間生產。因此該國已成為全球生產基改作物的第29個國家,也會是生產基改茄子的第一個國家。前此印度菲律賓也都準備核准基改茄子的生產,但都因為環保界的抗議而停止。 Source

  • 非基改穀物在美國逐漸興起   14-02-08.5

在基改產品充斥的美國,堅持非基改的生產者有越來多的趨勢。針對日本市場,Clarkson Grain向來都是出口非基改穀物,而一位農民Allen Williams就生產非基改黃豆與玉米給Clarkson Grain。即使在美國,標示「非基改」的食物也越來越普遍。由於害怕受到基改污染,這些經營者會用基改試紙,5分種內檢測穀物是否含基改成份。Clarkson Grain表示公司在乎的並不是非基改產品的較高價格,而是買賣者之間長久的信賴關係。公司表示,很多買家都抱怨所買進的貨品品質不穩定,那是因為大多穀物都混合了許多不同的品種所致,解決之道就是指購買同一品種的產品。過去40年來Clarkson Grain就是與農民契作,只生產同一品種。再近20年前基改作物出現時,由於日本業者深怕消費者的反彈,因此Clarkson Grain要求農民不要種基改品種,開拓出非基改市場。這樣的農民已有好幾千人,其產品不但前往亞洲、歐洲,也開始供應美國市場。 Source

  • 基改入食管法仍須不掉輕心   14-01-29.1

經過近年一連串的食安危基,食品衛生管理法終於在春節前完成最新的修法,而且連法律名稱也改成《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雖然食品複方添加物的查驗登記未能如民間所願地過關,至少基改食品是首度入法。我國基改食品的立法落後十年以上,被認為是低度基改標示國,還比不上哈薩克、土耳其、汶萊、印尼、馬來西亞、斯里蘭卡等國,更不用說是歐盟紐澳了。新的食管法只月6條文來納入基改食品,遠不如歐盟四部法律那樣嚴謹,不過至少重點已納入,包括任何基改產品需先經風險評估才能供作食物、基改食品原料須制定可追溯制度、基改標示及於特定散裝食品等。不過立了法,我們還是要求行政部門認真執行,不得打折扣。

可追溯制度是很重要的,每一種基改原料需要有獨特的識別碼,從進口開始,到達零售商,每一次的交易,上游經營者須透過標示,告知其下游,某批材料含哪些基改,一關串一關,任何經營者都不能賴說不知道;交易明細也要保存五年。散裝食品含基改也須標示,比現行的行政命令進步了,但哪些是特定,還是得由衛福部定。哪些散裝基改食品應改趕快宣布標示,不應該考慮行政部門的方便,應該著眼於消費者是否會經常吃到。所以市場散裝的豆腐豆乾等豆製品、早餐店的豆漿這都不用講,比較需要注意的是餐廳料理、便當店所提供的便當。這些都似零散,卻是消費者常吃下肚的,費心地為人民想好怎樣標示是衛福部的天職,不可以迴避。  重要條文

  • 基改紫番茄真荒謬且無必要   14-01-29.2

英國John Innes CentreSainsbury Laboratory作出花青素含量高的紫色基改番茄,然後拿到法規較寬鬆的加拿大去量產,準備運回英國給病人吃,來作人體試驗。論者認為這只是基改學者企圖用對人體健康有好處為理由,來挽回基改形象,但可能忽略了一些法律與倫理的規範。在法律上需要進先完成風險評估的動物試驗才能上市,在倫理上紐倫堡守則(Nuremberg Code)規定藥品需先進行動物試驗後,才能作人體試驗,世界醫藥協會(WMA)的赫爾辛基宣言(Helsinki Declaration)也有類似的規範。這些基改學者很顯然還沒完成動物毒理試驗,也沒有先找健康的自願者來試驗,就要直接拿病人來試,是不應該的。 Source 1  Source 2
(
編註):除了法律與倫理上的瑕疵,「基改番茄」從營養的觀點也是多此一舉的。1.番茄有茄紅素,藍莓、葡萄有花青素,老天本來就安排的好好地,何必作基改紫番茄?多了花青素勢必減少茄紅素,有何好處?捨棄葡萄單獨吃番茄,難到會更好?2.退一步講,真的要吃紫番茄,也不用去作具有未知風險的基改,番茄種原本來就有紫色的,傳統育種家已經用非基改的方法,育成固定品種的紫番茄了。

  • 撤掉基改有害論文形同犯罪   14-01-29.3

法國學者Séralini2012年學發表基改致癌論文到學術期刊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一年多之後該期刊以「無法確定其結論」為理由加以撤銷,引起各方的譴責,咸認有政治力的介入。不過2013年有中國學者在同樣的期刊發表同一領域的論文,雖然試驗期只有90(Séralini者為兩年),但文章的結論是「基改玉米與傳統玉米一樣營養與安全」。國際組織International Transdisciplinary Studies Group (GIET)就寫信詢問期刊編輯,列舉該論文若干缺失,認為該論文設計方法不妥,所謂一樣安全的結論也是無法確定,因此也應比照Séralini的論文加以撤銷。但期刊不回應,再度去信後才回答無意撤銷。顯然撤掉Séralini論文是「傷害科學的罪行(a crime against science)」。 Source

  • 基改產品顯示並非實質等同   14-01-26.1

學者的研究再度證實,基改食品與非基改者乃「實質等同」是錯誤的假設。美國FDA認為因為兩者實質等同,因此不需要深入進行基改食品的健康風險評估。新報告將基改玉米MON810(我國有在進口)與其非基改近似同源品系種在兩個不同農業生態環境,然後比較兩者間所產生玉米粒蛋白質的異同。結果發現每個地方都有16個蛋白質不同(若實質等同,應該只有四種蛋白質不同,因為MON810轉進去四個不同細菌的基因),因此基改品系的基因表現因不同地方而異,難以預料,而非基改者較為穩定。作者認為,目前基改品項的風險評估有所不足,的確應該加強。按,在2008年另外學者針對MON810的比較,相差43個蛋白質  Source  報告

  • 反基改標示策略如同反禁菸   14-01-26.2

美國基改與食品公司針對各州風起雲湧的基改標示公投,如加州、華盛頓州等,花大錢作反制,果然奏效。現在有作者披露,這些公司雇用的反制高手,就是以前香菸公司所雇用的同一批人,所採取的秘密手段同樣地包括成立「民間組織」、搞臭支持基改標示者、與散播完全的謊言等。想像香菸公司幾十年來的欺騙手段害死多少人,就知道不應該相信大基改食品公司的宣傳。被作者點名的是公關公司MB Public Affairs的老闆Mark Bogetich。這家公司的客戶中有Altria,該公司舊名就是頂頂有名的菸草公司Philip Morris。所創的名間組織包括CropLife America等,企圖用小農、小企業、學者、醫師,零售商等形象較清新的人,用來散播有利於大公司的言論(這樣的技術稱為astroturfing,偽裝營銷),進行“No on 37”運動,用來打擊加州基改標示法案No. 37,而且成功了。“No on 37”另一個要角是律師事務所Bell, McAndrews & Hiltachk的Tom Hiltachk,他也與Philip Morris有過合作,曾接受各大菸草公司而攻擊禁菸倡議,這次他又「號召」不見蹤跡的農民,說農民與食品廠堅決反對粗糙的標示立法。 Source

  • 新基改玉米是否種植待思考   14-01-26.3

開始進口玉米的中國最近禁止美國60萬公噸玉米的入關,主因是進口的基改玉米被中國檢測出有未經批准的抗蟲基改玉米,即先正達的MIR 162(商品名Agrisure Viptera) (編按,未聞美國有貿易障礙的公開控訴,但有未公開的遊說)。現在先正達又推出新基改玉米5307 (Agrisure Duracade)系列,可以兼抗鞘翅目與鳞翅目害蟲。雖然5307已在包括我國等8國核准作為食物,而該公司混合其他轉殖基因,除了抗蟲,還能忍受除草劑 嘉磷塞、固殺草的混合型基改玉米5122也在我國獲准作為食用,但歐盟與中國則尚未通過。因此美國農民擔心萬一種Agrisure Duracade而混到其他基改玉米,會有如同MIR 162一樣被拒絕的命運。因此雖然農民願意種,但穀物商則持保留態度。 Source

  • 基改議題上主流媒體已失能   14-01-19.1

    科學媒體在基改議題上早已失能。假設主流媒體再報導核能電廠時,只觸及核能發電的人道用途,卻不去講可能的意外,不去指出真正的成本,不去掀開背後的實情,大家會接受這樣的媒體嗎?抱歉,目前科學媒體(與一些主流媒體)就是這樣地處理基改課題。Bioscience Resource Project副主任Jonathan R. Latham寫了一篇文章「騙到底:基改生物與科學新聞界的屈從」,舉五例批判主流媒體報導基改科技的偏頗。

    1.      中國學者Song等在1995年發表論文於科學期刊Science,內容是由水稻分離出抗水稻白葉枯病菌的基因Xa21,針對此基因作一些研究,文中指出將來可以把此基因轉殖到其他植物,增加抗病性。論文一出,紐約時報馬上就登出Sandra Blakeslee的報導,標題是「基因工程推出抗葉枯病的水稻」,雖然該論文並沒有進行基因改造,而實際上不用基改技術也可以把Xa21傳給其他水稻,因為Xa21就是水稻體內的基因。文中也引述另位學者的話「這是植物遺傳與抗病育種的新紀元」, 但是18年後的今天,依然沒有任何引入Xa21育出抗病水稻品種的成功例子。雖然Blakeslee的報導不實,不過對生物科技業而言,這新聞卻是活生生的公關利器。

    2.      孟山都所資助的美國研究機構Donald Danforth Center利用比爾與美琳達·蓋茨基金會的經費作研發,發表報告指出已研發含有zeolin的基改樹薯,讓蛋白質含量增加四倍,可望大大地改善非洲飢童的營養。科學雜誌New Scientist2011年就加以報導,標題是「豌豆基因鑽入樹薯長出蛋白質」。接著其他科學資訊網路如SciDevNet與其他媒體也跟進報導,但後來發現根本沒有基改這回事。

    3.      美國特使在2001年把孟山都研發的抗病毒基改番薯引進肯亞,富比士雜誌馬上報導該基改番薯的產量「驚人」,一般番薯的兩倍。加拿大國家郵報則把此基改科技寫成可以「把非洲大陸由數十年來的社經深坑拯救出」。然而20004年的田間試驗顯示此基改品系根本不抗病,其產量反而比非基改的相對品系還低。不過紐約時報仍在2010514日報導「抗病毒番薯與高產珍珠粟只是基改科技可以增進全球窮人生活的眾多例子之二」。

    4.      英國衛報在2000年針對培育出能生產疫苗的基改香蕉、番茄等「食用疫苗」大加讚揚,認為是「生物科技最振奮人心之處」,「開發中國家億萬無法負擔藥費的人民將受惠」。無數高檔媒體包括PBS廣播、紐約時報、科學美國人等也在2000-2005年間作類似的報導。這些報導都只強調食用疫苗的便宜,諸多缺點卻不講。其實很多疫苗是不能耐唾液與胃液的,更不要說基改香蕉無法精準控制疫苗含量,基改番茄更難保污染到一般品種而讓不需要疫苗的人吃到;由於體積龐大,食用疫苗還有不易保存的問題。由於這麼多缺點,因此2011一篇學術論文就提到「基改食用疫苗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才能夠走到大規模試驗的階段」,那走到上市還要花的時間還有多久,可想而知了。

    5.      基改黃金米的研發就花了超過一億美元,另外還加上5000萬美元的公關宣傳費。到google搜尋黃金米得到227,000筆;用” golden rice”更高達1,040,000筆;其公關作的多麼好可想而知。基改黃金米含有胡蘿蔔素,號稱可以解決貧窮兒童的維生素A缺乏症。黃金米本是獨立科學家的研究成果,但是因為研發所需超過60項的專利技術都在大公司手上,因此大公司就拿此當樣板,宣布要放棄專利,造福開發中國家,因此登上時代雜誌封面故事,光是紐約時報就有11篇報導文章。而印度報紙The Hindu去年1210日更把質疑黃金米者掛上「侵犯人道的罪行」這樣的標籤。在2005年之前,報導都是一面倒,只有很少數提到其缺失:第一代黃金米的胡蘿蔔素含量低,每天要吃3公斤才夠。可是2005年第二代基改黃金米雖然有提高含量,至今卻只有三篇學術論文,而且連其產量有多高、農藝性狀如何、轉化成維生素A的效率如何、安全性如何等都完全未知,也都還沒有任何國家核准其生產。基改黃金米是短粒稻,但開發中國家種的都是長粒秈稻,最近才將開始第二代基改黃金米回交到秈稻。所以,報導得那麼久那麼熱烈,實際上都還沒開始種呢。況且最需要改善維生素A缺乏症的都是很偏遠孤立的地區,有辦法推廣嗎。最慘的是,beta-胡蘿蔔素在脫水時很容易氧化而失效,但稻米收穫時怎能不乾燥呢?就是生產出來,能否真的改善貧童的維生素A缺乏症,還是個大問號。

    光是這五例就讓本文作者覺得新聞媒體失職;他進一步認為媒體在報導科技時,應該也要報導該科技是否已經可用?主管單管控的能力夠不夠?企業自行試驗自己產品的風險評估洽不洽當?學者專家不認同該科技產品者,其意見有沒有加以引用?有沒有報導那些號稱「人道」的基改企業其實是恐嚇農民或者販賣危險化學物品卻卸責的慣犯?

    想像一下,若紐約時報或NBC環球媒體能夠完整地報導基改公司如何操控科學刊物;福斯新聞能夠播放食品衛生署不管內部科學家的建議嚴謹審核基改,反而作出政治的甚或不法的決定這樣的醜聞(註:這都是有證據的;詳見《­­欺騙的種子》一書)。這樣的報導一出,勢必成為其他廣播台、電視台與報紙爭先恐後的熱門新聞。你猜有啥後果:消費者會造反,政治靠山會崩盤,基改企業也可能就此垮台。因此大財團會用盡一切力量阻擋這種事情的發生,就不足為奇了。這也是孟山都、先正達、巴斯夫、可口可樂、萊雅(L’Oreal)、默克藥廠、史耐輝(Smith & Nephew)、英國核能產業協會(Nuclear Industry Association)等聯合出資在倫敦成立媒體公司Science Media Centre的原因。他們也瞭解網路的威力,現在又設置這方面的國際崗位。

    美國第四任總統James Madison有名言:「全民政府若無法得到全民資訊,終將以鬧劇或悲劇,或悲鬧劇收場」。近兩百年後的今天,我們要解決氣候大變遷、社會不正義、生態不永續等諸多嚴重難題,最簡單的方法或許就是創造出有效的媒體。 Source

     

  • 基改污染美國農民不被保護   14-01-19.2

    孟山都經常控告農民,田中若出現其基改特性的農作物,是侵犯其專利權。美國有機種子產銷協會(OSGATA)與有機農等在2011年聯合告發孟山都,要求在有機種子受到孟山都的基改污染時,法院能禁止孟山都去告農民與種子商,但2012年遭華盛頓地區法庭駁回。原告不服上訴,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在2013年六月予以駁回,但裁定若污染程度未達1%,則孟山都也不得告被污染農民專利侵權。不過有機農民表示,污染超過1%是很容易的,屆時農民根本不受保護。本月最高法院再度駁回OSGATA等的上訴。批評者表示最高法院的裁決再度讓基改大公司可以繼續恫嚇農民。孟山都曾表示,不會對無意中被基改污染的農田主提告。 Source

     

  • 基改玉米種植許可歐盟觸礁   14-01-19.3

    杜邦抗固殺草與抗蟲的雙抗基改玉米Pioneer 1507因可能危及非目標生物如哺乳類與節肢動物,包括重要蝴蝶,去年年底被歐洲議會環境委員會提案禁種。此提案已在歐洲議會投票以20130票通過。議會將要求歐盟部長會議否決執會的同意,也要求執委會先改進風險評估方法,將來才可以新提或重提核准案,例如應明確指出特定生態系、環境、地理區域等要如何保護等。議會的另一理由是固殺草毒性高,已被歐盟立法限制使用。 Source

     

  • 基改食品立法我國落後十年   14-01-19.4

食管法應該按照朝野立委協商好的版本,加開院會三讀通過,彌補我國基改未立法,落後其他國家長達十年的現況。
本圖來自美國食品安全中心。各國狀況為:
1.禁止基改食品:塞爾維亞、尚比亞、貝南(等3國)
2.嚴格標示基改:歐盟28國、冰島、格陵蘭、白俄羅斯、摩爾多瓦、哈薩克、土耳其、俄國、沙烏地阿拉伯、澳洲、紐西蘭(等38國)
3.中度標示基改:中國、日本、韓國、汶萊、印尼、馬來西亞、斯里蘭卡、烏克蘭、巴西、肯亞、南非 (等11國)
4.低度標示基改:台灣、泰國、越南、印度、衣索比亞、喀麥隆、馬利、塞內加爾、突尼西亞、約旦、厄瓜多、祕魯、玻利維亞(等13國)
我國的程度您滿意嗎?
各國立法時間:
歐盟1997-2000推出4法規;2003年加以修訂另推4法規,
澳洲2000年立法
中國2001年立法,有4行政命令
韓國2001年立法
日本2003年立法,另有11個行政命令
我國迄今只有行政命令(勉強算農委會植物品種及種苗法其中一條文有規範基改種苗的種植),基改食物無法律可管;食管法修法草案中有關基改者大約兩條。

  • 基改黃豆確認含嘉磷塞甚高   14-01-11.1

基改黃豆真的蓄積了多量的嘉磷塞除草劑。基改黃豆的嘉磷塞殘留量在過去少有研究。美國學者在愛荷華州取()10個慣行栽培基改黃豆、()10個慣行栽培非基改黃豆、以及()11個有機栽培非基改黃豆等三組樣品,分析其化學成分。結果顯示()有機非基改黃豆的營養成分最佳,總蛋白質、與各種糖類都較其他兩組者多,總飽和脂肪酸與omega-6脂肪酸則比其他兩組低。()慣行基改黃豆10樣品都測得出 嘉磷塞與其降解物AMPA(毒性一樣高),其濃度10個中有6個超過台灣國家所訂殘留允許値,但()()則都測不出,顯示基改與非基改並不是「實質等同」。作者認為基改黃豆應該檢驗其除草劑殘留量,避免影響人畜的健康;建議(1)加強在市場取樣與查驗;(2)進行長期性動物餵養試驗,以瞭解 嘉磷塞殘留量與其風險間的關係;(3)在官方基改風險評估審查中納入農藥殘留量檢測;(4)進一步研究農藥的生態影響,諸如土中生物的交感,看看是否會降低作物對養分的吸收,或者影響到作物化學成分。 Source

  • 西班牙挺基改有其重要原因   14-01-11.2

西班牙是歐洲少數種基改玉米的國家,其態度迥異於其他國家,這是有原因的;目前全歐基改玉米種植面積的90%都在西班牙。根據歐盟的調查,西班牙主要是三個省份種基改玉米作為飼料,但只一個省份顯示基改的收產力較高。西班牙與鄰邊禁種基改的法國相比,不但是因為西班牙政府的支持基改公司,也是因為西班牙民間組織較弱、公開辯論的機會較少。法國在1968年五月後興起了新鄉村化主義,農民聯(Confédération Paysanne)的力量較強大,較能維護小農的權益。而法國農民也較能接受轉行有機農業,西班牙農民較不容易。維基解密的文件指出,美國外交官與基改公司孟山都合手驅使西班牙採用基改種子,更進一步向歐盟催促不要把基改法規定的那麼嚴格。駐馬德里的大使在電報中就寫到「若在西班牙失守,歐洲其他地方就會跟進」。 Source

  • 美國已兩州立法基改要標示   14-01-11.3

美國緬因州州長Paul LePage簽署法案。保障州民有權知道購買的是基改食物,成為繼康乃狄克州後,全美第二個州通過立法,要求基改食品需要標示為基因改造,含基改產品也不得標示為「天然」或「自然」。不過與康州的法律相同,需要先週遭至少5個州通過類似法律,此法律才能開始實施。孟山都已揚言要挑戰兩州的立法,認為此法規違反憲法所規定的言論自由,以及洲際商務規範。 Source

  • 圈圈餅將可買到非基改品牌   14-01-04.1

美國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宣告,經過一年的作業,「神奇圈圈餅」(cheerios)系列中的「Original」品牌將改成非基改的產品;其包裝上將出現新的標示「不含基改成份」;但其他品牌Apple Cinnamon CheeriosHoney Nut Cheerios等尚未改過來。這是美國大食品品牌屈服於消費者與反基改團體的壓力而做出改變的首例。去年民間團體GMO Inside發起運動,家樂公司(Kellogg)與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要求產品要基改標示或者不要含基改來的的玉米、黃豆或糖類。Cheerios就成立臉書聽取顧客的意見,結果忿怒的家長們紛紛在臉書頁上發出反基改食品的怒吼。通用磨坊的宣告被認為是美國反基改的初步勝利。而該公司則表示所以選擇「Original」品牌來改變,是因為這品牌的主成分是燕麥,而燕麥並沒有基改品種;其他成分如少量的玉米澱粉與蔗糖就比較容易採用非基改品種的原料。但該公司也表示,由於原料製作或運送的過程中難免發生混雜,因此Original Cheerios也可能含有微量的基改成份。 Source

  • 中國甘肅政府反基改有辦法   14-01-04.2

中國的甘肅省食品藥品監管局於去年年底下令,於3月起試辦基改產品專櫃擺設的制度,要求全省食品經營場所基改與非基改產品需要分流,應設置專櫃或專架來擺放基改產品,並於顯著位置設置提示牌。含基改產品有需要在標示上對比清楚地標註簡體文說明。無獨有偶地,去年十月甘肅省張掖市也主張嚴格禁止任何企業或個人在該市繁育、銷售、使用基改種子。張掖市是中國玉米採種基地,其產量佔全國之半;此舉被認為是向基改「亮劍」。 Source

  • 英國今年全無基改田間試驗   14-01-04.3

今年英國(2007年以來)農地上首度沒有進行任何的基改作物田間試驗,也沒有新的基改田間試驗要進行。雖然英國政府與基改企業聯手操控公民對話、拿掉必要的規範,更花納稅人的錢強迫在學校教材上塞入鼓吹基改的內容,但是當去年年底若干基改小麥與馬鈴薯的田間試驗到期後,仍無以為繼,迄今農部並未接到新的基改試驗許可申請。反基改團體GM Freeze對此向英國民眾與農民道賀,並希望就這樣下去,而英國應該引以為鑑,科學研究上仍有許多重要的非基改課題需要進行,不應該浪費在沒人要的基改作物上。 Source

  • 基改公司資助四健會有目的   14-01-04.4

孟山都的影響力已經滲透到美國四健會。四健會是世界最大的少年人組織,約有600萬中學生,分布80個國家。少年人就像海綿,容易吸收所得到的資訊。因此像四健會這樣的組織就成為大農業、食品公司身手的對象。目前美四健會的金主就包括孟山都、比爾與美琳達蓋茨基金會、嘉吉、杜邦、可口可樂、美國黃豆基金會。在2007年孟山都就支援52,600位會員在50州參加相關該公司所支持的會議與訓練等。而Council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也出版了兒童版的Biotechnology Basics Activity Book,以漂亮的圖案企圖「教育」兒童。不過這個其實也不足為奇,因為基改企業早就綁架了政府制定法規者、大學與媒體。 Source

  • 基改致癌論文遭政治力撤銷   14-01-04.5

讓大家誤以為研究的結論必定是鐵口直斷的,誤以為科學是一點都不模糊的,那就大錯特錯了。Jack Heinemann

法國學者Séralini於學術期刊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表基改致腫瘤論文,報告一出,不但引發莫名攻訐,更有十餘位學者聯名,投稿期刊要求撤稿被拒。然後在親孟山都學者被任命該期刊副主編後,期刊終於在去年年底宣布該論文,其理由只是該論文「不夠確定」,雖然期刊承認該文並未涉及抄襲、竄改數據,數據也都是正確的。對此,遺傳學教授Jack Heinemann就回溯若干研究史上具關鍵性的四組作者,認為他們的論文結論也都「不夠確定」,按照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的說法,也都應被撤銷才對阿

第一篇被點名的是Avery et al.有名的論文(1944),該論文指出細菌內與遺傳有關的物質是DNA (一般認為此論文引發後來Watson & Crick雙螺旋模型理論,也經常被教科書引用作為優良研究的範例)。論文中作者提出一些說法,認為自己的結論或許是錯的,因為可能出現微量污染物而導致其結果。Heinemann認為這表示Avery等的論文並非很肯定,應該被撤?

第二組作者就是Watson & Crick連續在1953年四月與五月Nature發表的兩篇驚天動地的論文。在五月的論文中,作者還特地指出四月那一篇的數據並非是確定的,而且作者也指出其提出的鹼基配對方式「暗示」遺傳物質可能的複製機制。此結論要等到五年後才被證實肯定,因此Watson & Crick的論文應該因不夠肯定而被撤?

第三組作者Chilton et al.1974年發表的論文指出農桿菌的DNA不會傳給受感染植物;不過在1977年這組作者的論文中就表示農桿菌的DNA會出現在植物瘤細胞內。這當然是基改科技的根本,那表示1974的論文是錯的,是否這樣就也應該被撤嗎?

第四組作者Collinge et al.1995年發表論文於Nature,指出狂牛病的病原prion蛋白質不會由牛隻傳到人體,這個結論當然對於企業化畜牧業很有利。雖然論文中寫到其研究仍屬於初步階段,尚未有確切的結論,但Nature期刊畢竟還是發表了。當然後來包括Collinge在內的若干研究團隊證實prion是會由牛傳給人,那麼,Nature是否該撤掉1995年那篇論文呢?(按,被Nature前所未有地撤銷的論文,恰好是對基改企業不利的,不過後來發現撤銷無理,又在電子論文上恢復了) 

Heinemann表示,這些論文都有其時代意義,若按照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的理由給於撤回,對學術界而言是沒甚麼意義的;在科學新發現之際總是充滿不定性。期刊中結論不確定的論文多的是,有的後來就被推翻,有的終於被證實。不確定無關論文的優劣,那只是科學家努力地嘗試發現的必然。若我們不去面對這樣的事實,就會誤導大眾或學生,讓大家誤以為研究的結論必定是鐵口直斷的,誤以為科學是一點都不模糊的,那就大錯特錯了。用「結論不夠確定」作為撤銷一篇論文的理由,顯示的是科學的傳播如何地容易受到政治力的傷害。 Source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