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日日新 2015              

  • 美國原住民立法成無基改區   15-12-28.1

美國聯邦政府不立法基改標示,33個州政府準備立法要求強制標示,卻被基改公司與食品大廠花錢廣告打壓,只剩下三州票決通過。投票被打敗的還包括加州。現在,加州原住民族Yurok 部落搶得頭香,透過地方性立法(Ordinance),成為地方立法通過成為無基改區的第一名,該部落的領域內不得生產、養育任何的基改生物,包括基改鮭。這可說是「國中有國的表率。在這之前,另外一部落,Dine’ (Navajo) Nation,也透過位階較低的決議案(Resolution),宣稱為無基改區。

早在2013411Yurok 部落就已經通過禁止基改鮭的決議,該決議獲得美洲印地安人民族會議(NCAINational Congress of American Indians)的支持,以保護部落傳統領域。該部落位於Klamath河,遠古以來就是仰賴河中鮭魚維生。部落主席James Dunlap表示他們有責任維護自己的天然環境,包括使用當地動植物作為食物與醫藥來源。這是其食物自主權,仰賴農藥、抗生素的基改生物不是最好的選擇。明年該部落也將聯合全美洲印第安人,舉辦原住民糧食自主權高峰會。Source

  • 歐議會要求撤新基改核准案   15-12-28.2

雖然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與世衛組織癌症機構IARC的意見相左,認為除草劑 嘉磷塞無致癌之虞,但歐洲議會反對聲浪高,顯然歐洲議會比較相信IARC。孟山都可忍受除草劑 嘉磷塞的基改作物發生危機,就是多用了除草劑後,演化出嘉磷塞殺不死的超級雜草。對此孟山都的策略是推出可忍受兩種除草劑的基改作物,只要農民噴施兩種除草劑,就可以克服超級雜草。其中一個產品就是NK603xT25,混合型耐嘉磷塞暨耐固殺草的基改玉米。

此轉殖項早在2011年就被我國審查通過,可以進口作為食品。在歐洲,NK603xT25並沒有這樣順利。由於多方反對,因此遲遲未能放行,但歐盟執委會畢竟還是在去年年底通過允許進過作為食用與飼料。歐洲議會上週票決,以403票對238票通過動議,要求執委會撤銷該項基改產品的核准。

Source

  • 瑞士議會要延長基改禁種令   15-12-28.3

瑞士聯邦議會宣稱國家禁種基改作物可能要延長到2021年。瑞士只允許基改作物的試驗用種植,商業生產則予以有期限的禁止,但禁令曾經延長兩次,作後一次將於2017年底終止。好幾個地方政府已經表示應該再度延長禁種。聯邦議會表示禁令會延到2021年。Source

  • 基改鮭魚美國上市時會標示   15-12-20.1

美國聯邦預算法案不會納入「黑暗法案」:基改鮭魚可望需要標示。

儘管民間希望基改產品能標示,但美國聯邦政府硬是不理,使得三十多個州紛紛自行要立法要求廠商上市時需要標示。這當然引起孟山都等基改公司以及大食品公司不滿,撒下大錢做廣告警告消費者說標示會增加售價。這招雖然有用,畢竟還是有三個州通過立法。因此大企業釜底抽薪,遊說國會議員提出H.R. 1599法案,並且於今年七月在眾議院成功闖關。該法案會禁止各地方政府進行基改標示立法,也確立自願標示(而非強制標示)的聯邦規定,更讓食品公司在含基改的產品也可以標示為「天然」。

該法案得逞的話,美國人民就沒有機會得知買到的食品有無基改成份,因此被稱為否決美國人知情權法案,簡稱黑暗法案法案,「Denying Americans the Right to Know (DARK) Act」。幸好民間團體號召消費者頻打電話給國會議員,因此在參議員引起不少共鳴,不但未將黑暗法案納入聯邦預算法案中,暫時解除危機,還在條文中要求食品藥物管理署暫時禁止基改鮭於上市,直到該署提出基改鮭強制標示的準則才得放行。Source

  • 西班牙基改玉米表現沒更好   15-12-20.2

鼓吹基改者的說詞之一是基改作物可以提高產量,因此能夠解決糧食不足的問題。這個謊言不但已經被實證數據推翻(歐洲沒種基改玉米,玉米產量的增加反而比較快),現在也有田間比較試驗的結果直接否決。

歐盟目前只允許種號稱可以殺死歐洲玉米螟的MON810基改玉米,但多數國家不種或禁種,主要是在西班牙生產。根據亞拉岡自治區政府的新報告,比較基改品種與非基改近緣系玉米,發現產量的差異不大,而且過去五年來,玉米螟的危害程度在基改與非基改田間也沒有不同。研究者表示此結果顯示,應重新檢討是否繼續種基改玉米。Source

  • 有機小麥被誣指為基改作物   15-12-20.3

法國有機小麥品種'Renan'被誣指為基改小麥。孟山都的打手,"Genetic Literacy Project" (GLP)網站又在練痟話。為了讓消費者誤認為基改小麥與一般小麥並無不同,也有外來基因,連有機小麥也被這批人講成帶有外來基因,因此沒有更安全。這是天大的謊言。'Renan'的各種抗病基因來自山羊草沒錯,可是絕對不是山羊草與普通小麥交配來的。

小麥起源於西亞和西南亞洲肥沃新月地帶。數千年前野生一粒小麥經馴化演變爲栽培一粒小麥。一粒小麥與山羊草屬在田間自行雜交,經染色體自然加倍後產生野生二粒小麥,再經農夫馴化成爲硬粒小麥macaroni wheat。硬粒小麥與另一個山羊草屬又在田間自行雜交,經染色體自然加倍後,產生了普通小麥。

農民在這天然的事件中舉足輕重,因為天天在田間工作,聰明的農人看到這者更好的麥子,就特意選出來留種,加以繁殖,就變成了栽培品種。所以說普統小麥是來自三個不同種在不同時空的交配,透過偶然的、自然發生的染色體加倍,然後經由農民的慧眼,歷時千百年才選出來的。

但是普通小麥的品種數以萬計,山羊草的各種抗病基因在長年的選育下,散在若干品種,有些小麥品種根本就沒有遺傳到,所以抗病力差。育種家花了很大的力氣,才透過普通小麥不同品種間傳統雜交育種,才能把散在不同小麥品種的數個抗病基因集中在'Renan'上。

那這樣的種間雜交與基改小麥由其他物種種轉殖了外來基因,在健康風險有不同嗎?差很大。小麥的長年演化是田間自然界的變化,整組的染色體互相結合,個別染色體內基因的調控並沒有被打擾,然而基因改造是把外源基因逢機地塞在染色體的某處,原來的調控機制已被打亂,因此可以解釋為何基改生物會有很多畸形變異,而傳統育種交配只是原有特性的重新排組合。

再者,自然演化只是發生在某一地點,要吃也只是當地人在吃。要等到很久才傳播到其他地區栽培讓其他的人吃到,這可是經過數百年、千年的測驗。反過來說。孟山都等基改公司併吞了許多種子公司,壟斷了種子市場,讓若干國家大量生產,然後透過國際貿易,讓全球的吃下肚了,這才20年不到的歷史。進一步詳: Source

  • 印度抗蟲基改棉反遭受蟲害   15-12-13.1

印度卡納塔克邦賴久爾縣(Raichur district)面臨蟲蟲危機,大多數抗蟲基改棉花卻遭受紅鈴蟲侵襲而讓六萬公頃的棉花田幾乎全軍覆沒。農民組織宣稱,不但卡納塔克邦,連特倫甘納邦也同樣遭殃。賴久爾農業大學教授表示,這基改棉花是用來對付棉鈴蟲,把棉鈴蟲的族群壓低下來,卻使得過去數量不多的紅鈴蟲繁延開來。該昆蟲系教授指出,基改棉對氣候的變化較為脆弱,而且只能殺死棉鈴蟲,無法對付躲在葉片背後吸食汁液的其他害蟲,因此農民還是得使用殺蟲劑。然而,躲在棉鈴的紅鈴蟲卻又不好用殺蟲劑噴死,導致損失慘重。Source

  • 名樂手在英美兩地推無基改   15-12-13.2

英國天王樂團披頭四在1964年首次出訪就征服全美,現在保羅·麥卡尼 (Sir James Paul McCartney) 是否可以再度發影響力,讓美國政府屈服而制定法律,要求基改標示呢?

除了出色的音樂,麥卡尼還是有名的動物權、素食的活躍倡議者。他太太 Linda也是個素食主義者,還成立食品公司Linda McCartney Foods,提供冷凍素食食材。 不過BBC在1996年指出其產品汙染到少量基改黃豆,因此導致其產品的生產方式做重大的改變。為了維護Linda公司的信譽,麥卡尼出資,包括清理機器設備等,來確保原料的無基改成分,並用了「Say No to GMO」的標籤貼在每個產品包裝上。不僅如此,他還支持美國奧立岡州在2002年以及2014年的公投決定是否基改標示,雖然後來因基改公司的強力介入而都宣告失敗,不過在去年,贊成反對的票數差距很小,顯示消費者的意識抬頭。Source

  • 在美國無基改比有機更好賣   15-12-13.3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這兩三年以來,無基改驗證的食品在美國熱賣,今年的市場已經超越有機驗證產品。美國的基改產品不需要標示,消費者只得尋找貼有非基改驗證的來買,這當然會進一步提高非基改食品的售價。相反的,我國、歐盟、日本、紐澳等都有完整的基改標示,因此要避開基改食品就比較容易,不需要另外做非基改產品的驗證。只要沒貼基改標示的,依法就得是非基改。至於其可信度就有賴政府勤加抽驗。不過非基改食品只是不含基改成份,不保證是有機生產的成果。也就是有機一定非基改,非基改不一定是有機。買非基改產品只能確保沒有基改成份,其品質當然比不上有機產品。無基改運動只是在清理戰場,目標當然是要全面有機。Source

  • 美國總統對基改玩兩面手法   15-12-13.4

小布希、克林頓、希拉蕊、歐巴馬,這些人有甚麼共同點 (除了是白宮主人外)?共同點是從布希到克林頓到歐巴馬,第一家庭都在白宮生產有機蔬菜。一方面自己吃的是不允許基改的有機餐,然而在政策上卻是基改大廠的大幫手。希拉蕊在今年六月表示基因改造這個名字引起反感,因此應該另創名稱。

而她的老公,前總統克林頓還任命孟山都的人馬Michael Taylor當作食品藥物管理署(FDA)政策委員會副主委,基改產品在美國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來審核,就是Michael Taylor的傑作。可是他們家堅持吃有機餐,牛排的來源也是吃草的牛,而不是吃基改飼料的。等到Michael Taylor離開政府部門重新回到孟山都不久,歐巴馬又馬他拉回FDA當副署長。

歐巴馬在競選總統時,信信旦旦說要立法要求基改食品須標示,等到當上總統根本就站在基改大廠那一邊。Source

  • 中國種子商用基改進軍外國   15-12-13.5

中國化工擬併購農藥/基改跨國公司先正達未果之後,又傳出位於北京的奧瑞金種子公司(Origin Agritech)的基改玉米產品也因國內觸礁,而要轉向美國進軍。

北京政府的基改政策搖擺不定,雖然數億美元的投入研發,也有具體可種的基改玉米與稻米出現,但迄今仍未敢核准生產(雖然多處有在偷種)。奧瑞金種子公司從2005年開始就已投入4700萬美元進行基改玉米的開發,但都無法獲准在國內上市,因此想在明年尋求授權給美國公司的機會。但是專家表示基改作物競爭激烈,因此該公司的盤算很不容易達成。因為孟山都早已有轉了八個特性的基改玉米,但奧瑞金種子公司的只是兩個特性,唯一的機會是索取較低的授權金。不過北京大北農科技集團表示考慮該等基改種子拿到阿根去試種,因為在阿根廷競爭會小一點。 Source

  • 紐約時報呼籲基改鮭要標示   15-12-06.1

美國FDA核准基改鮭上市,又沒有要求標示,吃下肚了都還不知道。這大概嚇到很美國人,所以連紐約時報都史無前例地公開支持標示了。由於中央不要標,所以美國許多州政府舉辦投票要求標示,但大多被大財團用鉅額廣告洗腦,所以除了三四個州,投票都沒通過。由於害怕標示立法的聲浪,因此基改企業乾脆遊說國會,準備中央立法禁止地方政府要求標示。Source

  • 美政府放寬基改審核涉不法   15-12-06.2

美國環保署要撤銷Enlist Duo基改黃豆與玉米的核准生產,但芝加哥論壇報有令人吃驚的內幕,就是該署涉嫌放寬除草劑2,4-D的審查標準,可能是希望讓Enlist Duo基改作物更容易過關。對達到目的,該署科學家改變老鼠餵養試驗,不去檢討基改公司道禮(陶氏)自行研究所發現的腎臟問題,該公司的研究者認為那可能是2,4-D所引起的。環保署的審查結果會讓道禮宣稱種植Enlist Duo多用了2,4-D並無不妥。

民間團體「環境工作小組」正在控告環保署的通過Enlist Duo,認為該署的調整2,4-D「無害標準值」有違科學程序。若開放Enlist Duo的種植,預估美國112歲的幼童會承受2,4-D的劑量會是其他國家的允許值的41倍,那些國家還包括中國、巴西、加拿大、韓國、澳洲與 俄國。Source

  • 基改孟山都國際犯明年挨告   15-12-06.3

巴黎舉辦聯合國氣候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COP21)之際,國際知名組織 (包括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IFOAM)、印度九種基金會(Navdanya)、美國有機消費者協會(OCA)與百萬人反對孟山都(MAM),以及不少糧食、農業與環境正義組織等) 召開記者會,宣告明年國際糧食日(1016)將聯袂到海牙國際法庭狀告孟山都,罪名是傷害自然與人道,以及生態屠殺(ecocide)。這個控告的法律基礎是聯合國的《工商企業與人權指導原則》,以及創設國際刑事法庭的《羅馬規約》,並將考慮推動修訂《國際刑法》,把環境傷害納入刑事犯.範疇。

 一個世紀以來,孟山都公司開發販售許多惡名昭彰的有毒化工材料,包括多氯聯苯(我國36前爆發污染事件,被害者受苦至今無解)、橙劑(越戰時期使用後導致畸型兒與癌症,至今無法清除)、拉草(有害除草劑,歐洲已禁用)、 嘉磷塞(可能致癌的除草劑,在南美洲種基改作物濫用,導致畸型兒與癌症)等。IFOAM主席Andre Leu就表示孟山都利用遊說立法行政機構、資助騙人的科學研究、掌控報紙媒體、以及欺騙等手段,長期佔盡市場的同時危害環境與人體健康。《孟山都眼中的世界》紀錄片導演Marie-Monique Robin認為採取法律行動是必要的,因為維護地球以及地球上生物的安全是每個人的責任,全世界都需要動起來阻擋這猛獸。Source

  • 法院判基改公司為借刀殺人   15-11-29.1

巴西法院判決基改公司先正達需要為農人遭謀殺的事件負責。先正達在巴西南方靠近巴拉圭的小鎮Santa Tereza do Oeste設有基改作物試驗場。運動者認為種植基改作物的模式有害小農與農工,因此經常加以反對。20071021日,農民之路(Via Campesina)以及無土地農民運動(Landless Rural Workers Movement, MST)的人員約150人再度進入該場,受到40位重裝保全的開槍攻擊, 一位抗議者被殺死,數位受傷。2010年展開法律行動,先正達強調這只是抗議者與保全間的衝突,但審理的法官認為這簡直是屠殺行為,公司的理由是推託之詞。公司應尋求法律途徑解決爭端,不應該以已之力強加死刑於反對者。不過先正達仍有上訴的機會。Source

  • 美政府撤銷新基改作物上市   15-11-29.2

破天荒頭一遭!美國環保署向法院要求撤銷一項該署審核通過的基改作物。那是道禮(陶氏Dow AgroScience)育成的,稱為Enlist Duo的基改黃豆與玉米。第一代抗除草劑的基改作物以可以忍受嘉磷塞(年年春)者為主,然而種基改作物多施嘉磷塞,讓雜草產生抗性,成為嘉磷塞殺不死的超級雜草。道禮視此為商機,推出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 (即嘉磷塞與2,4-D) Enlist Duo基改作物,農民噴 嘉磷塞,若怕遇到超級雜草,也可以另外多施用2,4-D來確保除草務盡。然而許多醫師與科學家都提出警告14-07-26.1,認為核准Enlist Duo的種植,除草劑的用量會更為增加,環境危機更勝以前。可是在多方反對之下15-09-13.3,環保署仍在去年十月核准在六個州上市,今年三月再增加9個州。

為何環保署態度逆轉?根據該署的說法,是因為接受到道禮公司的新訊息,表示Enlist Duo的環境險的確比以前所認為的還要嚴重,若早知道如此,該署在去年就不會加以核准。因此環保署請求法院允許撤銷先前的核准上市。該署律師在審理民控訴的法庭上表示,道禮公司先前隱瞞數據,沒有告知兩種除草劑會有加成的作用(1+1>2)。實際上就算沒有加成作用,這兩種除草劑本身就有健康風險。世衛組織已經宣告 嘉磷塞可能(probable)使人類得癌,2,4-D或許(possibly)也會致癌。Source

  • 倡基改風險法院還學者清白   15-11-29.3

提出基改有健康風險,卻被嚴重汙衊的的法國學者Gilles-Eric Séralini再度於法院成功地捍衛清白。這是Séralini對抗汙衊者的第二次勝利,第一次是在2011年。

Séralini早在2007年就發表論文,其團隊針對孟山都自行進行的基改玉米的安全評估試驗數據,加以重新檢視,得到該數據突顯基改產品可能有肝腎毒性的結論,但用相同的數據,孟山都送審的報告卻認為安全無虞。論文一出,立刻受到法國植物生物科技協會學者的圍剿與詆毀,嚴重威脅到他繼續研究公益事業的工作及其資金來源,因而憤而對Marc Fellous提出誹謗官司。巴黎法院在2011年判決Fellous的毀謗罪成立。

然而詆毀行動並未稍歇。Séralini團隊在2012年登刊一篇歷來餵食試驗期間最長(2)的研究報告於美國期刊the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論文顯示單獨的基改玉米、單獨的除草劑 嘉磷塞、或者兩者合一,都會引起老鼠的器官病變,並且更早長出更多的腫瘤。論文一出,質疑詆毀的聲音再度集體出現。針對各項質疑,該期刊還是讓Séralini刊登長文,一一提出可信的解釋。不過該期刊後來引用了一位孟山都的人馬擔任副主篇,不出數個月就在2013年年初用了莫須有(說他的結論不過明確)或虛假的(Séralini已為文澄清)的理由把Séralini的論文給撤掉。後來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2014年重新登載該被撤銷的論文,算是還了Séralini一個公道。今年三月世界衛生組織(WHO)公開宣稱 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可說證實了Séralini的部分研究結果。 

在2012年這一波詆毀行動中,法國著名雜誌Marianne magazine刊登了一篇文章,表示全球各地的研究者紛紛嚴厲地批評Séralini的論文。作者Jean-Claude Jaillette認為Séralini已預設立場,然後用詐欺的科學方法來強化其結論。Séralini認為這已嚴重妨礙其名譽,因此提告法院。巴黎高等法院已在11月6日宣判雜誌社以及撰稿記者都有罪。開過程中發現,記者所云「詐欺的」,其實來自美國富比世雜誌(Forbes),原始作者赫赫有名,就是Henry I. Miller。這位仁兄過去擅長用詆毀的方式來汙衊提出香菸導致嚴正與心臟病的學者,現在則為農藥與基改作打手。Source

  • 美國通過基改鮭魚可以上市   15-11-23.1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FA0)終於核准基改鮭魚上市,而且不用標示,置消費者權益與健康於不顧,已引發眾怒,民團Center for Food Safety認為此舉違反數百萬美人民的意旨以及超過40位國會議員的反對,也忽略了超過300的各方NGO的質疑,這包括環境、消費者、動物健康福利、魚釣、食品公司、餐廳、主廚等,因此CFS已準備要聯合各界告官。
在2013年,Friends of the Earth.也表示,美國有5000家超市表明不會賣基改鮭魚,紐約時報的民調顯示四分隻三的受訪者不想吃基改鮭。

加州州長Jerry Brown在去年更簽署一項法案,將禁止基改鮭魚的商業生產,不僅在太平洋沿岸,而是包括州內的所有水域都不准生產或放養,連為了商業生產所做的研究試驗都不行。國際性組織Avaaz與與多個國NGO聯合推國際上網連署活動,人數已打破100萬人。參眾議院多位成員最近也聯名致函給FDA,要求暫停審核,直到經濟、環境與管理等課題都達成以後再談。

 此基改鮭魚是加拿大AquaBounty Technologies公司花了5000萬美元,約1996年開始,歷時14年開發基改大西洋鮭魚,身上含有大洋鱈魚與國王鮭的基因,雖然體積與一般鮭魚無異,但由於身體含有大量的賀爾蒙,其成長速度比一般鮭魚快一倍,所用飼料少了25%,而且可在冬天、內陸飼養。該公司研發成功後向美國FDA申請上市,FDA於2010年完成審核,然而因總總的考慮,一直未能通過,使得AquaBounty出現財務危機而準備將資產讓出。 

由於基改鮭生長快,因此一般認為若逸出到野外,野生鮭可能有滅種之虞。AquaBounty表示所販賣的基改魚卵孵出來的是沒有生殖能力的雌鮭,而養魚業者需要在內陸飼養,來保護海中的野生鮭,因此FDA表示基改鮭野逸的機會非常低。但民團認為基改鮭魚卵仍有5%的機會孵出有生殖能力的雌鮭,還是不安全;研究者表示,「FDA應該去看侏儸紀公園那部電影」。 加拿大學者就發現,野生鮭魚若跑到飼養池之外的河流,可以與野生鮭魚雜交,所產生的雜交鮭魚會長得比基改鮭更快,當然野生鮭也無法相比,這對野生族群而言具有生態上的危機。 

民團取得兩年前加拿大海洋與漁業部長達400頁的審查報告書,對於基改鮭的安全與表現頗多質疑,因此呼籲FDA中斷審核程序。報告書中指出1. 基改鮭更容易感染殺鮭氣單胞菌,可能有害環境與人體健康;2. 基改鮭的生長速率雖快,但後來會急遽降低,表現不如預期;3. 基改鮭各方面的表現很不一致,表示所轉殖的基因不精準,不易預測,對其商業表現與食用安全應加以保留。Source  呼籲我國衛福部不要開放基改鮭魚的進口。

  • 台糖計畫要增產非基改黃豆   15-11-23.2

台糖公司非基改黃豆去年熱銷,今年二月種植面積從103年之10公頃擴增為25公頃,產量提升至50噸,目前已全數預購一空。104105年度將再增加種植面積,從25公頃擴大至50公頃,生產量由50公噸增加到100公噸,預計105年2月份再度上市。台糖公司的生產基地在高雄旗山手巾寮及屏東海豐農場。Source

  • 中國準備進軍基改種子市場   15-11-23.3

中國壓制言論自由,連美國農業網站也關。中國雖種了不少基改棉,但是對於可能流為人吃的稻米與玉米則持保留態度,研發成功多年,迄今該國政府尚未批准商業生產。然而中國官方的態度似乎在改變當中,習近平最近就表示要「佔領轉基因技術制高點,不能把轉基因農產品市場都讓外國大公司佔領了」。這可以解釋為何中國化工集團(ChemChina)想用42億美元把瑞士的農藥/基改公司先正達給買下來。雖然後來沒有談成,但是相關人士表示中國化工還是想進軍基因改造企業,來與孟山都競爭。這也可以解釋,為何中國政府最近關掉美國公民組織Sustainable Pulse的網站。SP以倡導永續農業為宗旨,經常發表反對基改作物的文章。Source

  • 用基改科技滅害蟲疑慮頗大   15-11-15.1

英國基改公司Oxitec研發的基改小菜蛾即將在紐約進行野放試驗,民間團體包括環保人士與有機農夫組織強烈反對。此基改昆蟲是由英國基改公司Oxitec所研發。該公司與農藥/基改公司先正達關係密切,但在九月時被美國合成生物學公司Intrexon買走。

Oxitec用基因造方式,讓幼蟲需要有抗生素四環素的環境才不會死亡,用以降低害蟲的族群,達到防治的效果。其產品除了基改小菜蛾,還有危害農作物的果實蠅與橄欖蠅、登革熱的病媒埃及斑蚊等。該公司曾經在西班牙、英國、開曼群島、馬來西亞、巴拿馬與巴西等地進行野放試驗,但除了巴西的果實蠅以外,其餘國家/地區皆已中斷試驗。

實際上Oxitec將基改害蟲運輸到國外進行試驗,有違法的形況。根據生物安全議定書的國際條約,歐盟制定有基改活體生物出口的管制法規,要求先提出風險評估,而且評估報告應予以公開,但該公司根本沒有評估報告。

英國民團GeneWatch對於這類基改害蟲的風險,有了詳細的描述。要點包括1.該基改技術並未真正讓害蟲不孕,只是長到後期才會死掉,因此人類食物或環境可能接觸到死掉的基改毛蟲;2. 這些基改蟲並未有適當的健康風險評估;3.該技術使用到的抗生素可能引起腸道壞菌的產生抗性;4.大量釋放的雄性基改害蟲可能危害鄰近作物;5.有機農場可能因基改汙染而受到經濟損失。Source  報告

  • 歐盟的基改風險評估有隱憂   15-11-15.2

歐盟準備明年重新修訂基改風險評估的辦法,因此近年展開大規模的基改產品風險研究,其中之一即將公開研究成果。然而根據德國Testbiotech的新報告,歐盟這類大型的六個整合型研究計畫中,有五個可受到基改企業強力的干預,即1. GRACE (GMO Risk Assessment and Communication of Evidence); 2. G-TwYST (GMP Two Year Safety Testing); 3. MARLON (Monitoring of Animals for Feed-related Risks in the Long Term); 4. PRICE (PRactical Implementation of Coexistence in Europe); 5. PRESTO (Preparatory steps towards a GMO research ERA-Net)

這幾個計畫的主持人都與基改企業的周邊組織有密切關係,基改企業透過贊助成立一些號稱學術團體,用來連接科學界,這些團體包括"International Life Sciences institute國際生命科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Biosafety Research (ISBR)與Public Research and Regulation Initiative (PRRI)。

報告認為如此一來,研究子計畫的挑選以及其研究結果可能會有偏頗。根據其分析,若干重要的問題並未被列入,而若干結論有放水之險。Source  報告

  • 基改企業宣傳老招重出江湖   15-11-15.3

最近孟山都等基改大廠養出來的宣傳工具,Genetic Literacy Project,又再重複老套的宣傳手段,一點新意都沒有。宣傳文的重點是說,有機農法也在用農藥,就是會產生毒素的蘇力菌,那為什麼把蘇力菌產生毒素的基因轉殖到大豆身上,反基改的人就說不行。真是什麼比什麼,蘇力菌是生物性農藥,只是短期間噴施在葉表,直接讓害蟲把毒蛋白吃進去。蘇力菌過了約4小時就死掉,露水一淋就不見,植物體內不會有毒蛋白,就是進入土壤,量也很有限。

把蘇力菌的基因轉殖到作物,基改作物全身上上下下,每天24小時每個細胞,包括我們吃進去的基改種子以及其加工品,都有多量的毒蛋白在那邊,怪不得害蟲會產生抗性,成為超級害蟲。基改作物採收以後,植株的殘骸大量掉到土壤,流入水域,太多太多毒蛋白留在環境中。更不用說基改科技本身含有抗抗生素基因、啟動基因,以及隨機轉殖所產生的不確定性,除了蘇力菌毒蛋白,還可能有其他有問題的新戴白質會出現等等。更不要說施用更多的除草劑、對小農造成的其他社會影響了。Source

  • 基改公司與同路人吹破牛皮   15-11-08.1

美國正式生產基改作物滿20年的前夕,綠色和平推出報告,羅列基改公司與同路人的六大說詞,指出20年來根本沒有實現,真是謊言漫天:

其一:(基改作物可以餵養全球)。真相是基改作物所轉殖的基因與產量無關。

其二:(基改作物可以對抗異常氣候)。真相是傳統育種這方面成就輝煌,但基改作物則乏善可陳。

其三:(基改作物無害人體與環境)。真相是迄今幾乎沒有對基改作物如何影響人環境健康做長期的監控。基改公司更不願提供基改種子給獨立研究者做這方面的試驗。

其四:(基改作物可以簡化病蟲害與雜草防治)。真相是基改作物種植不久就演化出具有抗性的超級雜草與超級害蟲,加深管控的難度。

其五:(基改作物有益農民收入)。真相是基改作物透過專利保護,售價高出平常者2-5倍。超級雜草與害蟲所引起的額外付擔更削減農民的收益。

其六:(基改作物可以與慣行、有機農法共存)。真相是基改作物汙染到其他農田的案例已累績到400餘件,所謂共存是不可能的。Source

  • 基改棉花的神話在印度破滅   15-11-08.2

孟山都從2003年把基改棉引進到印度,印度棉花目前約九成棉田種的都是基改品種。然而在若干地區,基改棉卻帶給農民災難。孟山都把第一代基改棉印進印度,這基改棉產生一種毒蛋白,號稱可以殺死棉鈴蟲,農民不用再灑農藥。可是種了不久,就因棉鈴蟲產生抗性而失效。後來孟山都推出可以產生兩種毒蛋白的第二代基改棉,稱為Bollgard-II,說是若第一種毒蛋白殺不死,害蟲也會死於第二種毒素。然而畢竟棉鈴蟲還是有產生抗性,部分棉產區的Bollgard-II又宣告失敗,因此棉農還是需要使用農藥。現在Telangana邦立農業大學的教授已經農民團體已自行在開發新的非基改品種問世,產量高而且種子費用低,將來可提供棉農選用。Source 1  Source 2 

  • 墨西哥法院判禁種基改玉米   15-11-08.3

墨西哥民間團體為了維護玉起源中心的品種多樣性,向法院要求禁止政府的允許基改玉米種植。聯邦法院在2013判勝訴,隨之跨國農企業與政府展開反擊,行政的與法院的攻防不下百次。最新的這次的上訴法庭,法官仍然維持禁止的判決。Source

  • 美國違法開放基改食品經過   15-11-02.1

《改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部分書摘: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FDA)對基改食品審核基準是違法的!

美國早在1938年就通過食品、藥物與化妝品法(FFDCA,Federal 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當時對食品的管理寬鬆。後來科學進步,新的食品添加劑如雨後春筍,因此需要立法規範,所以就有1958年的食品添加劑修正案(Food Additive Amendment),先假設添加物有害,要求業主提供證據證明無害,方能核准販售使用。

該修正案有但書,若「一般認為」無害者(GRAS,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得以免除證明。而認定某添加劑是否為GRAS,是有嚴格的規範的。根據21 CFR Sec. 170.30(b),是要經過嚴格的科學程序確定為安全,且得到專家們的共識者。所謂一般認為,則需要基於已發表的研究。這是算蠻嚴格的立法。
在生物技術業界的推動下,雷根政府在1986年提出:生物科技規範整合架構(Coordinated Framework for Regulation of Biotechnology),其理論基礎是認為基因改造技術與傳統育種沒有兩樣,因此是安全的,不需特別管制。然而這個行政命令畢竟無法律位階,因此依前法,還不能對基改生物鬆綁。

美國FDA在1991設置了政策委員會,並且聘任孟山都公司的人馬Michael Taylor擔任副主委,於1992年推出:由新植物品種衍生食品之政策聲明( Statement of Policy: Foods Derived from New Plant VarietiesFDNPV政策聲明)

根據FDNPV政策聲明,FDA將基改作物所產生的新物質視為添加物,但是否可算為無害的GRAS,則讓廠商根據FDA提出的準則去自行檢測。根據檢測結過若廠商認為符合GRAS,告知FDA後該產品就不用再做任何管制,包括不用標示。

此宣示一方面讓基改食品容易過關,另一方面又維持政府依法評估,有在照顧消費者健康的假象。實則廠商只提供報告書給FDA,FDA並沒有要求廠商提供原始試驗數據,也沒有要求其報告需要事先發表。然而基改廠商的報告根本沒有在正式期刊上發表,明顯違法。

因此很明顯地,FDA違反食品添加劑安全性的法律規範。另一理由是當時連FDA內部的技術官員都有認為基品可能不安全者。其中包括獸醫用藥中心主任 Dr. Gerald B. Guest、微生物專家 Dr. Louis Pribyl、毒物學小組的 Dr. E.J. Mathewa、添加物評估分組的 Dr. Carl B. Johnson、以及食品化學技術組等。這些專家都寫下具體的說明呈給長官。但是FDA的長官並未加以採納。後來律師Steven Druker依法取得這24份的文件,公開在網站上:http://biointegrity.org/24-fda-documents

律師1998 Steven Druker與多位各方人士狀蒐集許多基改食品具健康風險的資料與研究論文,告FDA違法與罔顧人民健康。這些原告包括九位學界的正教授,來自UC Berkeley, Rutgers, 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and the NYU School of Medicine等名校。

可是Colleen Kollar-Kotelly法官卻做出FDA沒有違法的判決。在判決書上該法官承認原告是有出若干文件顯示專家對於基改食品安全與否並無共識(我註:因此不符合GRAS)。然而法官認為重點不在基改食品是否符合GRAS,而是FDA在1992年的FDNPV政策聲明是否違法。根據行政法,她只能就當年的證據來判決FDA當年是否違法,因此原告八位學者在1998年所提的許多證據都是1992年以後所發表者,在法律上乃為無關。

至於針對FDA內部研究人員在1992年之前所提的24份反對意見報告書,該法官認為這些研究人員「官階不夠高」,高層文官不需根據其意見來做決策。因此判決FDA1992年的FDNPV政策聲明並未違法。

本來Druker律師等已撰好文件準備上訴,可惜因FDA的小動作而作罷。判決之後,FDA2001年提出FDNPV政策聲明的修正草案,雖然有些改變,但基本上還是認為基改食品是符合GRASDruker律師等認為與其上訴,不如等該修正案通過,就可另提訴訟案,屆時1992年以後的科學證據很足以讓FDA吃上違法的罪名,所以就放棄上訴,準備另起爐灶。沒想到後大概FDA認為修正案反而不利於將來官司,因此就臨時抽腿,不予更新政策聲明。這件訴訟案就此中斷。

後來有很多學術團體紛紛提出基改食品具健康風險的觀點,但對於FDA而言,都已經無關緊要了,這包括著名醫學期刊Lancet在判決隔年的嚴厲批評、加拿大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 of Canada)2001年的聲明、英國醫學協會在2004年的報告、以及2015年有審核制度的期刊登載的300位科學家聯合聲明認為基改食品的安全尚無共識等。

以上過程簡單摘錄自Druker律師今年大作:《改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冒進我們的食物,基因工程如何敗壞科學、腐化政府、有系統地欺騙大眾Altered Genes, Twisted Truth: How the Venture to Genetically Engineer Our Food Has Subverted Science, Corrupted Government, and Systematically Deceived the Public》。:《改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冒進我們的食物,基因工程如何敗壞科學、腐化政府、有系統地欺騙大眾Altered Genes, Twisted Truth: How the Venture to Genetically Engineer Our Food Has Subverted Science, Corrupted Government, and Systematically Deceived the Public》。簡單的英文敘述見:Source

  • 英國緊急處理基改油菜汙染   15-11-02.2

英國環境食物與鄉村事務部(前農業部)宣布,經過田間抽驗,在英格蘭與蘇格蘭都發現種植的一般油菜中參雜了基改植株,量雖然不多,但該部還是下令將這些試驗用田區的作物全數銷燬。據稱該批種子是由法國進口,因此所有該批種子皆全數回收。法國並未種植基改油菜,而這批由法國進口做為試驗用的種子為何含有基改其原因未明。瑞典在若干年前曾經在試驗田種過基改油菜,雖然後來全數清除,但至今田間仍可見到基改油菜的蹤跡,因此土壤協會呼籲政府謹慎處理此事件。美國發生過若干次的基改污染http://gmo.agron.n,損失的金額就相當龐大。Source

  • 孟山都胡言反基改即反科學   15-11-02.3

引用: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說:「協商者眼中的貿易障礙,就是對健康、環境、人民安全、消費者與勞動的保障。最後是犧牲人民,確保了跨國企業的利益。」】美國政府、孟山都與其同路人最喜歡把科學兩個字掛在嘴巴上,說反對者是在「反科學」,這樣的態度簡直傲慢到了無知的地步。

進行科學研究時,研究者設定前提與假設,也大都把各種主要變因排除在外不去探討,所得到的結果即使發表在Nature上,應用在研究者所設定的條件內或許沒問題,當應用在其設定範圍外面,就可能產生或大或小的不利影響,但因為研究者沒去探討,所以他也不能確定有甚麼影響。有深度的科學家才不會認為自己甚麼都對。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歐盟對科技所採用的預警原則是很正當的,美國政府自己不用也就罷了,怎可以要別國也糊裡糊塗地跟進呢? Source

  • 基改科技界面對科技外課題   15-10-25.1

基改科技重鎮,康乃爾大學的科學聯盟(Alliance for Science)對基改技術會有不一樣的新看法嗎?該聯盟一位重要的訪問會員說過,基改食品的安全性爭論已經結束,安全,不用再討論了(雖然有三百多位全球學者簽名表示基改安全與否,迄今學術界尚無定論)。不過聯盟新任會長Dr. Sarah Davidson Evanega卻有意將辯論升溫。她最近邀請Steven Druker律師演講。

Druker今年出版一本被珍古德譽為五十年來最重要的一本書:《改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冒進我們的食物,基因工程如何敗壞科學、腐化政府、有系統地欺騙大眾Altered Genes, Twisted Truth: How the Venture to Genetically Engineer Our Food Has Subverted Science, Corrupted Government, and Systematically Deceived the Public》。會長Evanega把這本書送給該聯盟參與「會員領導者計畫」的25位成員,還讓他們聽Druker的演講。該聯盟會不會重視書中所披露的不堪真相呢?我們拭目以待吧。 Source

  • 禁種基改國家數超過生產國   15-10-25.2

目前全球實際生產基改作物的有25國,但正式禁種的有36國。

歐洲 (25):Austria, Bosnia and Herzegovina, Bulgaria, Croatia, Cyprus, Denmark, France, Germany, Greece, Hungary, Italy, Latvia, Lithuania, Luxembourg, Malta, Moldova, Northern  Ireland, Poland, Russia, Scotland, Serbia, Slovenia, The Netherlands, Ukraine, Wales。(5):Czech, Portugal, Romania, Slovakia, Spain。

美洲 (4):Belize, Ecuador, Peru, Venezuela。(13) Argentina, Bolivia, Brasil, Canada, Chile, Colombia, Costa Rica, Cuba, Honduras, Mexico, Paraquay, Uruquay, USA。

亞澳 (4):Bhutan, Kyrgyzstan, Saudi Arabia, Turkey。(7):Australia, Bangladesh, China, India, Myanmar, Pakistan, Phillippines。 

非洲 (2):Algeria, Madagascar。(3):Burkina Faso, South Africa, Sudan。 Source

  • 紐西蘭研發基改牛牛隻多病   15-10-25.3

紐西蘭民間團體揭發研究機構AgResearch在過去15年來培育60隻基改牛,其中也有在牛乳中可以分泌出人類蛋白質的。但是這些轉殖牛要不就太有慢性疾病,要不就不明原因地死掉,有些將外源基因打入胚胎,產生了畸形小牛,而60隻中僅14隻存活。民團表示這並不尋常,雖然AgResearch向來都騙說這些現象本來在飼養場上就會發生。不過AgResearch的一位科學家也表示這的確是個動物福利的問題,但可能的致因不在於基因轉殖,而是整套程序中用到了複製牛技術,而複製技術本來就會產生較多的畸形牛,將來程序上不用複製技術,直接處理受精卵,類似情況會降低。他也說研究所為了減輕轉殖牛身體的不適,是有專門的獸醫師與飼養師在旁。按,用基因剪輯的技術就不會有風險? 還早吧。Source

  • 加州列改用的年年春致癌   15-10-25.4

繼世界衛生組織宣稱除草劑嘉磷塞(國內品牌名年年春以及其他60餘種除草劑)會讓動物致癌,也很可能讓人類得淋巴癌之後,加州不理聯邦政府 ,要將之列為致癌物質。對此,孟山都恐嚇加州說這是違法的, 因為缺科學證據。天啊,WHO的宣稱也沒科學根據嗎? 還是科學是孟山都說的算?

基改公司與學者一方面說種基改可以減少農藥使用(故意不提大量增加的除草劑使用),另一方面還是想賺農民的農藥錢,所以故意把農藥裹在種子上。這些農藥對蜂類族群的消失要負很大的責任,因此被歐盟宣布禁用了。

英國為了提高農地生物多樣性,施行環境補貼政策,給錢讓農民在田區周遭不要用農藥化肥,還播種野花種子,來做為蜜源植物。新的研究發現,田間種作物若也施用農藥,這些農藥會流到田邊,讓野花植物吸收,所以蜂類還是會吸入農藥。真是為德不卒啊,好事應該做到底,施行有機生態農法,連田間也不要用農藥啊。Source

  • 基改大廠孟山都挨大量訴訟   15-10-18.1

今年三月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告「春」字輩的除草劑,其主成分 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也可能讓人得癌,特別是非何杰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 Lymphoma)。其後孟山都在美國各地都有被告的案例出現,農場工人或者接觸到農藥者都宣稱其疾病是來自孟山都的除草劑,而孟山都早知道 嘉磷塞對人體有害,卻長期隱瞞,還廣告說無害。一位律師表示,事務所可以證明孟山都的確知情,也有不少研究顯示嘉磷塞會導致非何杰金氏淋巴癌。光是該公司就受理了50名受害者。然而孟山都仍然表示 嘉磷塞不會致癌,WHO搞錯了。不過這訴訟案不知要拖多久,另一個孟山都被告,尚未有結果的就是多氯聯苯(PCB)Source

  • 繼禁種歐盟國家擬禁用基改   15-10-18.2

歐盟會員國不但尋求進種基改作物的可能,更進一步想禁止或限制基改產品的使用。由於歐盟核准基改作物的關卡多,因此今年四月通過法案,歐盟核准種植的基改品種,各會員國仍可選擇禁種。到103日,計有15/4區域宣布禁種基改 

就在四月的時候,其實歐盟執委會也提出另一個議案,尋求讓會員國自行決定在其國境內禁止或限制基改產品使用在食用或飼料上,即使歐盟已經核准使用。不過日前歐洲議會的環境委員會以47對3票否決該項議案,全案將於十月底送到全體議會票決。環境委員會否決的理由是恐怕議案通過後會影響歐盟內部的市場,例如勢必要恢復過去的邊境檢查等。Source

  • 基改企業用兩大謊言來洗腦   15-10-18.3

基改企業透過宣傳,傳遞了很多不實的觀念,其中之一是關於科學,另一個是關於糧食缺乏。在科學方面,基改企業說基因改造是科學,反對基改就是反科學。這樣講很不合邏輯。科學種類很多,有好也有壞。反對基改者通常是認同有機農法(當然也有許多慣行農法者反對基改),近代有機農法乃是以生態科學為理論基礎的技術,怎能說是反科學呢?基改科技的科學方法論乃是化約主義(reductionism),比較會有後遺症,有機農法基於整體論(holism),比較安全,比較好。

在糧食缺乏方面,基改企業一再強調世界糧食生產不足,所以需要基改作物來提高產量,反對基改科技就是在跟飢餓的人過不去。這謬論也有兩點可以反駁。

首先,「基改作物可以提高產量」這句話騙很大。基改科技是以人為非天然的遺傳工程改變作物的基因,這些基因都與產量無關。所以有基改作物高產的假象,是因為拿傳統育種育出來的高產新品種來進行基因改造,產量高是傳統育種的功勞,與基改科技根本無關。再者世界銀行研究機構徵詢專家,專家表示目前全球的農業產量足夠養活140億人口,所以發生飢荒,其實是分配不均所導致的。例如印度算是飢餓人口很多的國家,然而主要農業產區卻是穀滿為患。 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 反基改風潮下企業界的反撲   15-10-11.1

糧食自主權的潮流下,注意大企業的反撲。政府或許礙於民意,總是要留意一下糧食自給率(Food security),卻默不關心更重要的糧食自主權(Food sovereignty),道理很簡單,政府大多是偏向企業的,而糧食自主權直接打擊到大企業的核心利益。鑒於農民的種子逐漸被跨國種子公司掌控、糧食生產在自由貿易制度下逐漸由進出口糧商掌握,因此農民之路(Via Campesina)1996年提出糧食自主權的概念,其後各國民間團體紛紛加以發揚,國內如農村陣線、主婦聯盟也鼓吹有年。

雖然糧食自主權成為草根性運動的重要方向,但大企業不是省油的燈,為了自身利益,反擊是必然的,而財大氣粗的企業,其反擊的力道當然是很強烈的,不過他們也相當講求手段,可能會讓消費者把謊言誤以為真。這種例子在基改產業非常多。

眾所皆知,美國是基改產業大國,而美國公司孟山都就是基改種子的霸主。孟山都挾其龐大財力,把不下20個高級幹部塞到美國政府、國會、地方議會等單位,掌控了國家機器,居然可以讓食品藥物管理署違法,做出寬鬆的審核制度,基改產品因此能順利上市。當消費者超過9成皆表示基改食品應該強制標示時,美國政府迄今仍堅持不辦,蒙蔽美國人近20年,沒人會相信不是基改公司在作祟。

當然美國人逐漸了解到問題的嚴重,開始想由地方包圍中央,因此許多州政府都準備在州內立法強制標示,最有名的是在2012年的加州公投。原本支持標示法案的百分比66.9%,遠比反對的22.3%高很多,然而孟山都、百事可樂等大財團斥資3460萬美元,在電視與電台大肆進行七天的密集廣告轟炸,使得公投結果47%53%宣告失利。由孟山都等基改/農藥公司支持的作物永續發展協會(CropLife International)美國分會也曾經在2002年捐出了370萬美元,在奧立岡州成功地打消了基改標示的議案。而康涅狄格州、緬因州等公投贊成標示,企業就威脅要告州政府,企圖遏止他州跟進。今年更進一步出資5,130萬美元的遊說費用,透過國會議員推動食品安全及精確標示法案(H.R. 1599),禁止各州自行立法標示,被稱為蒙蔽消費者的黑暗法(DARK ActDeny Americans the Right to Know) 

另一方面,基改公司透過經費援助,網羅專家學者充當打手,甚至於讓學者公開喝下除草劑年年春,試圖表示無毒。基改公司又成立號稱也是NGO的組織或網站,例如Genetic Literacy Project等來做為宣傳載體,經常發表文章,其手法都是寫一些正確的資訊,先博取閱讀者的信任,然後暗藏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論,來混淆一般的想法,使得大家誤以為基改作物對環境與人體無害,又能夠提高產量。

最近Genetic Literacy Project(GLP)處理天大消息的新文章就採取這種策略。截至103日止,歐盟28個會員國中已經有15個國家,以及兩個國家的四個區域宣告禁種基改,現在馬爾他國也已跟進。這消息對基改公司來講僅值是噩耗。

GLP的新文章標題是:「雖然許多國家選擇禁種,歐洲基改作物生產還是會成長」。前面的禁種是媒體大肆報導的事實,成長兩字就暗藏玄機。關於這個熱門話題,該文僅輕筆帶過,但馬上強調新的基改種子會帶動種植面積的成長。這樣寫給人的感覺是:即使禁種,基改面積的增加仍然是不可抵擋的。

實際上,撰稿者用羅馬尼亞當作例子,但是羅馬尼亞的基改玉米栽培面積才800公頃,僅佔歐洲148,867公頃中的0.5%94%都在西班牙境內。而歐洲的15萬公頃基改玉米僅佔整個玉米栽培面積的0.78%。選羅馬尼亞的好處是羅國部長宣告過不跟進禁種,而且在國羅若能增加個800公頃,那可是能夠用來宣傳面積加倍的消息,若在西班牙,宣傳效果就有限了。基本上歐洲長年以來,基改面積的增加是非常有限的(見圖),這個趨勢是再過幾年還是不會改變。再者,雖然文章中提到目前歐盟僅一項基改玉米核准供種植,但強調歐盟核准60多種基改作物產品供使用,企圖讓閱讀者產生歐盟也擁戴基改的假象。 

那麼,類似美國大企業這樣的洗腦工作,在我國有沒有呢?無論如何,強調糧食/食物自種權的草根活動都是沒錢的NGO在進行的,這當然會讓賺錢的糧農企業不高興,若有出錢反制也不奇怪。身為聰明的消費者,在聽演講看文章時,若嗅到在打壓有機生態農法、在地食物、少加工食物的焦味,就要特小心,或許可以聞到企業財團的餘香。Source

  • 用有機裝飾基改業界要漂綠   15-10-11.2 

光是看標题就知道基改企業又想要漂綠:Organic GMOs Could Be The Future of Food — If We Let Them」,甚麼,有機的基改作物?有機反基改不但是各國現行的政策,根本就是必然的,因為基改科技違反了有機農業的四大原則,健康、生態、公平、謹慎。 

種基改作物導致年年春除草劑用量激增破壞生態環境,基改飼料有損動物健康都是不爭事實,這就已違反前兩個原則了。南美洲大量種基改作物,導致原住民小農悽慘過活,連關懷弱勢的教宗方濟各都在譴責,也傷害了公平原則。 

有機農法基於生態科學,反對有後遺症的科學,這就是謹慎原則,基改作物違反了健康、生態、公平原則,更過不了謹慎這關。這是從結果而論。從科學的角度,基改方法產生很多不可預期的變異,遠比傳統育種多得多,當然是不可信賴的技術,有機農法非得謹慎不可。基改作物不會是有機農法可以使用的,這相當明顯。漂綠文

  • 印度基改棉花還是大受蟲害   15-10-11.3

據中央社的譯文,印度農業大省旁遮普省2/3棉田今年遭害蟲粉虱「血洗」,災損估達新台幣210億元。當地人說,棉田猶如遭軍機轟炸,浩劫後滿目瘡痍。據報已有至少15名農民因此自殺。旁省今年種植的約120萬英畝棉花幾乎全為抗蟲基改作物,例如可抗棉鈴蟲。但多年下來,棉農都得靠加強噴藥來控制粉虱侵襲棉田。儘管省府補貼農民購買1種新上巿農藥,仍不敵「粉虱兵團」大舉入侵。

農藥失效原因眾說紛紜。其中最被接受的版本是可能有人賣假農藥,當局測試部分樣本的結果也顯示傳聞似非空穴來風。農民現在更擔心,繼棉田之後,當地種植的辣椒和蔬菜等作物恐遭粉虱毒手。因農藥罔效、害蟲具抗藥性,當局須儘早找出因應可能浩劫的解決之道。Source 

按:  抗蟲基改作物失效,是因為基改科技的理論基礎有瑕疵。作物害蟲種類多,基改作物產生的毒蛋白即使可殺死頭號害蟲,但不怕那個毒素的第二號害蟲不久就會成為基改作物無法抵抗的頭號害蟲。殺蟲劑農藥用了幾年就失效,也是其理論基礎有問題。比較沒有後遺症的永續病蟲害管理方法是基於生態學理論的有機農法。只有農地環境具備完整的生物多樣性,蟲害還是會有,但不致於大規模地為害。

  • 終結者基改種子要絕地反攻   15-10-04.1

終結者種子即將死灰復燃?基改種子大多有繁殖能力,但有一種的確是農民無法留種的,那是轉殖了兩種特殊的外源基因,一個是解毒基因,另一個是稱為終結者基因的毒素基因。種子公司在多代繁殖時,只要噴一種藥劑,讓解毒基因產生作用,會產生酵素將毒素基因剪掉,所生產的種子是正常的種子。公司繁殖的倍數夠了,最後一次繁殖是準備賣給農民的,這次就不再噴那種藥劑,所以農民所買到的種子是有毒素基因的。當農民種了這種含終結者基因的種子,種子長出來開花結果,結出種子時種子仍然是飽滿的,但因為毒素基因發揮作用,把種子給殺死。因此種子只可吃不能種。農民不得不每年向基改公司購買種子。這比專利還厲害。 孟山都在1998年取得此項技術的專利,而這樣的基改種子也被稱為自殺種子。

 不過這樣的基改種子太過霸道,引起全球反對浪潮,因此生物多樣性公約193個簽約國在2000年一致同意宣告禁令,各國不得販賣終結者種子。孟山都雖然屈服於世界輿論而宣布不做商業生產,但仍然伺機要反攻,雖然還沒有成功。

巴西在2005年的生物安全法也禁止這種「自殺種子」的販賣種植。不過國會議員Kátia Abreu旋即提出法案,企圖翻盤。經過各方的反對,巴西憲法委員會在20131016日聯合國世界糧食日做出重大決定,退回「終結者種子」的復辟案,國會議長才說不會讓復辟案過關,讓大家暫時放心。結果種很多孟山都基改種子的巴西,在聖誕節之前又蠢蠢欲動,30多個國會議員要求重新審理復辟案20142月開議的新會期選出司法委員會的新主席,一般認為偏向跨國企業。而同年年底Kátia Abreu出任巴西農業部長,再度提起類似的法案(PL 1117/2015),終結者種子是否會死灰復燃,已經引起廣泛的注意。明年年底的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將是另一個戰場。Source

  • 反基改指標歐盟多禁種基改   15-10-04.2

歐盟是反基改指標,基改產品在1996年開始進口不多久就實施禁令,不准進口,讓美加氣得告到WTO。禁令期間加緊修法,陸續推出四部大法來管制基改產品,一直到2004WTO正式判定歐盟禁令違反規定,歐盟才再度開放進口,但法令已經完備,強制標示的規定使得歐盟加工業者不太使用基改食品當作原料。

至於基改作物的種植,基改廠商若申請,歐盟依法需要審核,審核通過了,依歐盟的規定,各會員國不得自行禁種。但審查所要經過的關卡好幾個,因此要通過是很困難的,迄今只有七個康乃馨、兩個玉米與一個馬鈴薯的基改轉殖項通過核准種植。然而各國種植的意願低落,只有基改玉米MON810有在種,而且主要是在西班牙,其他種植面積有限的僅葡萄牙、捷克、南斯拉夫、羅馬尼亞等,其餘國家都沒種,甚至於奧地利、保加利亞、法國、德國、匈牙利、義大利、盧森堡、波蘭等九國更採取歐盟規範中的漏洞,公然宣告禁種。 

為了解決審核不易以及多國強烈反基改的窘境,因此歐盟新規定,若歐盟審核核准種植,各會員國仍可以依照各國情況,向歐盟提出除外的要求,由歐盟轉交提出申請的基改廠商,廠商就不會在那個國家推銷基改種子。截至10月3號,第一波正式向提出除外的國家有10個,包括奧地利、克羅埃西亞、塞浦路斯、法國、希臘、匈牙利、拉脫維亞、立陶宛、荷蘭、波蘭等。另有5國也已宣稱將提出除外的,包括保加利亞、丹麥、德國、義大利、斯洛維尼亞。此外有四個區域也已經正式向歐盟提出除外申請,包括英國的威爾斯、蘇格蘭、北愛爾蘭,以及比利時的瓦隆大區。全部加起來正式宣禁種的農地已占歐盟耕地的65%。而一般咸信,陸續還會有更多國家提出除外申請。Source

  • 學者受雇到夏威夷維護基改   15-10-04.3

夏威夷的可愛島是基改作物試驗重鎮,農藥的重度使用使當地人飽受病害之苦,引起很大反彈。因此在2013年可愛島郡議會推翻市長的否決,通過2491法案,要求種基改作物的需在田四周要維持緩衝區,並需要登記所用的農藥。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此舉曾引發基改公司的強力反擊,透過夏威夷農作物改進協會(HCIA)的運作,出資搬請美國本土的擁護基改學者到夏威夷進行演講,反對該項反案。HCIA的成員包括孟山都、道禮、巴斯夫、先正達等農藥/基改大公司。這是跨國公司利用(看起來像公正的)第三方來打公關的例子。公司代表安排行程,並且擬定策略讓學者遵循。

受邀四位學者之一就是最近出名的,拿了孟山都錢的Kevin Folta。他們大都是部落格Biofortified Blog (BB)的委員會成員。BB自稱「免稅非營利的獨立教育機構」,也是GMO Answers網站上的「專家」,該網站其實是基改企業贊助的。Kevin Folta在可愛島議會上作證反對提案時還公開表示,上台並沒有拿一毛錢。他在台上表示種基改會減少農藥的使用,實際上據統計,種基改作物以後夏威夷每英畝「限制使用」農藥的用量已經是本土的17倍。Source

  • 基改公司資助學者幫忙講話   15-09-27.1

美國環保署前專家Doug Gurian-Sherman博士最近寫一篇文章,標題就叫做「骯髒的錢,骯髒的科學Dirty Money, Dirty Science」。某大企業提供研究經費給某大學,還提供教學金讓研究生出國開會。這在我國立刻會成為正面消息,知識經濟嘛。但是要小心,公共利益會因此受到傷害。美國許多大學接受農藥/基改公司資助的後遺症就很明顯。比較正面的,至少有些學者還投書雜誌,表示其研究自由受到限制。但也有不少學者拿人手軟,以下就是個例子。

美國廣種可以忍受除草劑的基改作物,因此除草劑用得比以前更兇,雜草因此產生抗藥性,成為除草劑噴不死的超級雜草,基改種子形同失效。基改公司當然不會放手,其策略就是研發出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的基改品種,農民種植時要噴兩種除草劑。超級雜草只會忍受第一種除草劑,那就由第二種除草劑來處理。這樣的第二代基改品系若能核准種植,當然美國本土需要承受更多的農藥,對環境與人體健康威脅比以前更大,因此有許多民間團體加以反對,但是到最後美國農部還是通過可以生產。原來有若干雜草學者被收買了。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電子信函來往資料顯示密西西比州立大學某姓Shaw雜草學者與道禮(Dow)公司有所來往,道禮在2012年提供說明資料,要Shaw去函美國農部,支持道禮所研發,可忍受兩種除草劑的基改大豆Enlist。其後Shaw回函表示已辦理,並要求回饋。在2013年,孟山都去函給Shaw以及可能是愛荷華大學的Owen教授,指導如何回覆針對新抗除草劑基改作物的批評。同年密大的回函表示知道孟山都給Shaw以及其他四位系上同事「無約束的贈與unrestricted gifts」。 

有沒有作用呢?美國家科學會為了種基改產生超級雜草的大事,特別出資舉行雜草高峰會,ShawOwen都是籌備委員會成。Shaw聯絡科學家關懷聯盟,請求推薦與會者人選。關懷聯盟推薦了專長是雜草生態管理的學者,賓州大學的Mortensen與會,然而卻未被接受,因此高峰會中就沒有支持不要除草劑聲音的力道。其後美國農部就毫無條件地核准新抗除草劑基改作物的生產,環保署的保護措施也沒有納入除草劑以外的方式。Source

  • 美國廣種基改害慘有機農民   15-09-27.2

美國農部的調查指出,美國有機食品的市場越來越大,境內有機農場的數目卻越來越少,原因是基改作物的污染有機農田越發嚴重。有機反基改,田間作物若受到基改汙染,就不能用基改的名義出售。調查2011年到2014年間的污染情況,受訪有回答者就有92位農民表示因基改汙染賠錢,平均每位約6.6萬美元。四年間有機農民整體損失了600萬美元,較諸20062011年高出77倍。而有機農民受到的威脅還不只基改汙染,種基改噴施更多除草劑,農藥漂移的汙染就會更常見。特別是第二代基改作物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除草劑會用得更兇,有機農民受到的危害更大。Source

  • 義奧兩國加入禁種基改陣營   15-09-27.3

繼德國、希臘、拉脫維亞、斯洛維尼亞、蘇格蘭、法國、北愛爾蘭、立陶宛之後,義大利與奧地利這兩個向來就極力反基改的國家也公開宣稱,要向歐盟遞出要求,在基改議題上可以脫離歐盟准種的決策。歐盟已通過新法律,審核還是由歐盟進行,但是若蒙核准,個別會員國仍得以向歐盟申請選擇不要,由歐盟轉交廠商。Source

  • 學者說歐盟基改把關不嚴謹   15-09-20.1

政府機關對於基改食品的審核把關,歐盟應該算是最嚴謹的吧? 但是科學專家認為歐盟食品安全局(EFSA)基改風險評估方法根據的觀念太落伍了。歐洲議會舉行專家會議公開討論基改風險評估,找出許多沒有被評估到的項目,例如:轉殖兩種以上基因目前只考慮個別基因,複合性的影響並未處理、農藥用在基改作物上的效應、擴散的可能性等。此外,由於專利的關係,獨立研究者難以拿到基改材料進行關鍵性的評估研究。與會者也擔心歐盟執委會位但加強審核程序,反而可能走放鬆的路。Source

  • 基改黃金米尚未成功有原因   15-09-20.2

基改黃金米含有較多胡蘿蔔素,號稱要改善窮國家貧童維他命A缺乏症,然而時代雜誌報導迄今15年,黃金米仍沒有推廣種植,何時可實際生產仍未知,落的只是基改企業或研究者用來宣傳其人道精神的樣版而已。基改企業企圖用黃金米作為引子,來向第三世界進軍販賣基改種子,荒謬到居然敢宣稱已經讓許多吃到黃金米的人生命得救、生活改善,還怪罪綠色和平,說綠色和平阻礙基改科技,害死好幾百萬兒童。 

黃金米為何尚未成功,這可不能怪罪反基改者。首先,基改黃金米的試驗進展主要在菲律賓,然而菲律賓缺維生素A的兒童其實並非很多。所以選菲律賓作為試驗田基地,主要的著眼在於當地設有國際稻米研究所,水稻的研究改良能力很強。但稻米研究所研究14年,改黃金米雖然胡蘿蔔素含量高,四個品種的產量卻仍相當低落,無法提供給農種植。實際上全球兒童維生素A缺乏症的高峰已經由2003年的40%降到2008年的12%,現在應更低了。連國際稻米研究所都承認,這可不是基改黃金米的功勞。其次,胡蘿蔔素是脂溶性,食用者需要進食的食物中能量的來源需要20%來自油脂,這在貧童是難以作到的,因此即使將來 證實黃金米沒有基改的食安風險,光給貧童吃米,也可能無濟於事。Source

  • 南非拒絕核准種基改馬鈴薯   15-09-20.3

最近南非農業部拒絕基改馬鈴薯的商品化,對此非洲生物多樣性中心表歡迎。該基改馬鈴薯叫做SpuntaG2,含有殺蟲毒蛋白。南非農業研究委員會早在2009年就提出申請審核,都未獲准,這次該會提出上訴有被駁回,因此已成定局。SpuntaG2馬鈴薯是由美國國際發展署出資,透過密西根州立大學的協助研發而城,目的在協助小農克服馬鈴薯蟲害問題。但小農表示馬鈴薯塊莖蛾在當地問題根本不嚴重,而先遣研究也指出該基改技術對小農或大農,經濟上崩都有什麼效益。Source

  • 反式脂肪與基改的預警原則   15-09-13.1

食藥署宣布要仿美國的作法,三年後禁用反式脂肪。反式脂肪告訴我們,預警原則是多麼的重要,而這個科技食品並非孤例。早在1890年代諾貝爾化學獎得獎者Paul Sabatier就發展出氫化反應,美國在1911年先用棉籽油來進行氫化推出半固態酥油。其後美國開始大量種植黃豆,取出蛋白質作為飼料,剩下的黃豆油就以氫化技術來製成植物奶油,從冰箱拿出來馬上就可以塗在麵包上的產品。透過大力宣傳,讓消費者相信植物油比動物性油更健康,使得麥當勞(樂得?)全面採用更便宜的氫化植物油來炸薯條。

然而早在1940年代Catherine Kousmine就在研究反式脂肪與癌症的關係,1956年就有若干報告指出反式脂肪可能導致冠狀動脈疾病。在1994年有研究指出美國每年因反式脂肪讓兩萬人死於心臟疾病。但直到2003美國食藥署才規定食品需要標示反式脂肪的含量,2013年才宣稱反式脂肪並非「一般認為安全GRAS」,今年六月才正式公告。除非經核准,否則食品不得含反式脂肪。為了業者的方便與利益,美國政府的腳步慢得驚人。當初若採用預警原則來對待反式脂肪,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死於非命。

狂牛病是另外一個例子。當年英國狂牛症未爆發前,就有獸醫學者研究發現,並且警告添加動物性飼料,餵出來的牛肉不安全。可是所謂頂尖科學家,英國皇家學會的院士卻出來說沒事,衛生部長還大口咬牛肉漢堡給記者拍,背後就是要維護畜牧業的龐大利益。因為消費者被產官學聯手欺瞞,沒有警覺心,後來還是死了兩百多人。這個案例使得歐洲人普遍對政府與科學家的保證喪失信心,預警原則就成為立法的準則。基改食品在歐洲幾乎沒有人要吃,不是沒有原因的。

目前有不少的研究發現基改食品有潛在風險,但是基改公司以及研究基改作物的部分學者卻一直不去正視這些研究,一直再說全球科學家都認為基改食品是安全的,更有甚者還經常出面攻擊這些研究。其實截至今年年初,就有三百多位學者聯署宣稱基改食品是否安全,目前學術界尚無定論。這未定論是我們要求衛福部立法強制基改標示的最重要原因。日前聽到一位衛福部官員公開說明立場,指出的確基改食品安全與否尚無定論。這應該是踏出很重要的一步。反式脂肪新聞

  • 中國農民違法偷種基改黃豆   15-09-13.2

中國政府嚴禁生產基改黃豆,但近來驚傳黑龍江農民違法偷種!據悉當地政府已展開調查。收購非基改黃豆的企業者表示,他們收購大豆時,在同一輛車內的大豆,都會取8處樣品,用試紙進行簡易測試。國外進口試紙的價格是每小條58元人民幣。業者因此而察覺到近兩年在綏化地區已出現基改大豆。由於資訊可以追溯,因此查到了貨車、火車的資訊,最終找到了種植基改大豆的農民,這些農民的倉庫中堆滿了基改大豆。據說農民要偷重是為了追求高產量,但根據大豆市場專家表示,實際上基改大豆單位面積產量必沒有更高,產量最高的反而是埃及種植的非基改大豆。至於基改種子來自何處,目前仍未知,或以為是在展覽場上被買走的,但孟山都表示並未在中國出售基改大豆種子。Source

按,1. 實際上黃豆生產力最高的應該是土耳其,相對於美國(基改)的每公頃2.8噸,土耳其(非基改)高可達3.8噸。 2. 那些種子也可能來自進口供榨油與飼料用的基改黃豆,這些種子雖然發芽率不高,但畢竟也可能發芽,中國是全球基改黃豆最大的進口國,但給人吃的是國產的非基改大豆,大豆自給率高達20%以上,遠比韓國的8%、日本的6%,我國的0.01%高。 3.海關資料顯示我國 近五年由中國進口的大豆,以黃豆油為主,每年約在500-1000噸。大豆蛋白調製品約3-10噸,顆粒大豆約200-600噸。黑豆約3-5000噸。黑豆應該沒有基改品種。

  • 抗兩除草劑基改審核有問題   15-09-13.3

登載於《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國政府針對第二代基改作物的審查有瑕疵,新的基改作物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美國廣種基改作物,多數可以忍受除草劑嘉磷塞(年年春),該除草劑用量遽增,導致36個州都出現 嘉磷塞殺不死的超級雜草,使得農民還要仰賴其他除草劑,包括2,4-D。為了讓農民使用2,4-D不會殺死作物,因此道禮(陶氏)大農藥/基改公司推出可以雙抗 嘉磷塞與2,4-D的新基改作物Enlist Duo。在著名醫師、科學家等皆曰不可之下,官方仍加以核准。將來農民種這新改品種,就要用兩種除草劑,環保署預估將來2,4-D的用量會增加37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嘉磷塞很可能(probable)讓人類得癌,而2,4-D也可能(possible)讓人類得癌。

問題在於美國政府核准Enlist Duo生產是基於有瑕疵的評估,因為 嘉磷塞與2,4-D的風險評估都是1980-90年代由農藥製造商自行做的,從未公開發表過,也沒有涵蓋現在知道的危險性,就是在低濃度下也具有環境賀爾蒙的副作用,更沒有針對農藥主成分以外的添加劑加以審查,而這些添加劑其實毒性也不低。政府的把關更沒有考慮對生態上的影響,因此導致帝王斑蝶族群大量減少。

除了除草劑,政府也低估基因改造本身的可能風險。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分別在2000 and 2004的檢討,都指出基改科技可能讓作物產生衛所預期的遺傳過敏原或毒素,建議政府要改進審核方式,並且加強上市後監控,但迄今尚未被採用。美國國家科學院現在已以成立新的委員會,要檢討基改作物對經濟、社會、環境與人體的衝擊重新予以檢討,檢討結過要等到2016年之後了。Source

按,台灣道禮申請,我國核准進口的抗除草劑2,4-D的基改玉米有4項,黃豆有三項。

  • 殺蟲基改作物含殺蟲毒蛋白   15-09-06.1

日前參加基改座談會,會中有位發言者表示,媒體都講基改作物含有毒蛋白,『毒蛋白』這名詞太危言聳聽,應該停止使用。這位發言人大概不知道,基改作物有兩大類,一類是可以忍受除草劑的,另一類是可以殺蟲的,殺蟲基改作物就是本身會製造Cry Protein,Cry蛋白質在英文研究報告或媒體,一般也都稱為 Cry Toxin (Cry 毒素),把Cry毒素稱為毒蛋白,只是恰恰好而已。殺蟲基改作物在美國歸環保署管理,環保署就把殺蟲基改作物當作殺蟲劑(農藥)來管理,管理的法源就是農藥管理法。

那麼這個毒蛋白是哪裡來的,是來自蘇力菌的一個基因。蘇力菌在作物產上是用來殺蟲的一種生物製劑,但施用量不會很高,用後約4小時內就死掉,雨水露水就會把蘇力菌給沖掉,不會進入植物體內,我們吃不到。把蘇力菌毒蛋白的基因轉殖到農作物,玉米黃豆的根莖葉花果實,全身上上下下,每24小時都含有高量的毒蛋白。

我們吃下這個Cry毒蛋白,有沒有風險? 研究基改作物,基因改造科學家出身,但認為基改植物只能過學理研究,但不宜實際生產的Dr. Jonathan R. Latham指出,Cry毒蛋白在構造上與蓖麻毒蛋白(Ricin)類似,Ricin是可致死的毒蛋白。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馬可夫(Georgi Markov)是保加利亞流亡英國的異議份子,也是作家,向為當權者的眼中釘。他在1978年上班途中被一名男子用雨傘輕戳到腳,第二天開始發燒,11天後就死掉。驗屍時在腿上發現一粒微小的鋼珠,裡頭就有蓖麻毒素。此外也有報告指出在試管中,Cry毒蛋白會殺死人類細胞。

當然有人會說,政府不是有把關嗎? 對此,Dr. Latham認為政府的把關是很有問題的,這個以後再說。Dr. Latham還點出一項大家比較少注意的問題。抗除草劑的基改作物本身也有兩大類,一個是可以忍受除草劑 嘉磷塞(glyphosate,或稱草甘膦,國內有近五十種除草劑的商品都含有此物,年年春只是比較常提到的),另一個是是可以忍受除草劑固殺草(glufosinate,或稱草銨膦,國內有固殺草等近30種品牌,其他如百試達、草丈根..等)。這兩種藥劑在我國用量相當驚人,在非選擇性除草劑中, 嘉磷塞就佔了一半,固殺草約20 %。

世衛組織(WHO)在今年三月就宣告嘉磷塞會使動物致癌,在人類也可能致癌。因此很多人都在關心年年春除草劑與進口基改黃豆,,因為農人種抗除草劑基改作物,當然會用更多的除草劑。根據食藥署的檢測,進口黃豆大多含有超過0.2 ppm的嘉磷塞,而我們吃的毛豆(尚未乾燥的黃豆)政府規定不得超過0.2 ppm

比較少人在注意固殺草。Dr. Latham指出,固殺草的毒性比起 嘉磷塞還高。固殺草會抑制植物體內的酵素glutamine synthetase,但是這個酵素普遍出現在真菌、細菌、植物與動物體內,對哺乳類動物具有神經毒性,在環境中更不容易分解。其他對於基改的風險問題,可閱讀Dr. Latham的文章:Source

  • 英國不種基改麵包含嘉磷塞   15-09-06.2

嘉磷塞向來被認為沒甚麼毒性,很安全,所以各國都很少在嚴格控管。但是近幾年來的研究陸續發現其實不然,也有證據指出製造商孟山都在早年送交審核的文件刻意隱瞞試驗結果不報。現在英國民團The Soil Association就寫了公開信,提醒麵包製造販售業者注意,麵包中可能含有微量嘉磷塞,這可能是危險的。在英國即使沒種基改作物,但農民在採收小麥前常會噴灑 嘉磷塞(年年春主成分)來讓小麥整齊迅速地乾燥,以便利收割,這當然會讓麥粒含有嘉磷塞。當三月份世衛組織宣告嘉磷塞在動物會致癌,在人體也可能致癌之後,業界表示,根據英國農部的調查,約三分之一的麵包測出含有 嘉磷塞,但含量都在殘留允許值之下,因此不用擔心。

土壤協會指出,近來的研究指出嘉磷塞含量即使低於殘留允許值,仍然是不安全的。嘉磷塞具環境賀爾蒙的作用,即使在很低的濃度下,仍會影響內分泌,當然會影響人體健康。公開信中也引用了兩篇最新的研究報告,一篇指出 嘉磷塞在很低劑量下會改變基因表現 ,另一篇也指出環境中超低的嘉磷塞(對小鼠)會傷害肝腎,因此可能威脅到動物與人類族群的健康。

土壤協會公開信中有一句話很值得我們思考:農人用除草劑來處理小麥,只是圖個便利,實際上不是必要的操作。站在小農的立場,我們都反對政府長期以來沒有做好農業政策,讓小農無以為繼,我們會埋怨消費者普遍對小農無同理心。可是,假設農民的操作危害到環境與人體的健康,那誰要來反對呢?  Source 

  • 基改馬鈴薯轉攻食品雜貨店   15-09-06.3

美國在2014年陸續核准基改公司J.R. Simplot所推出以Innate™為品牌的基改馬鈴薯10個轉殖項,分別轉殖到Russet BurbankGHAtlantic等傳統品種。今年三月美國FDA也核准作為食用。這第一代的Innate基改馬鈴薯主要的特點是可以減少烤薯條 所產生的化學物質丙烯醯胺(acrylamide),又可以避免運送時碰撞時裂皮。但因為食用安全上仍有疑慮,因此麥當勞不予以採用,況且此種基改品種根本多此一舉,因為傳統品種也有烤後不產生丙烯醯胺的品種。該公司去年還是種了160公頃,今年可能種了800公頃,以White Russets的品名,在美國中西部、東南部等十個州的食品雜貨店販售。不過Simplot再接再厲,今年推出第二代Innate™ Russet Burbank 基改馬鈴薯,已獲得美國農部的商業生產許可。除了第一代的特性,還加上據說可以耐冷藏,減少浪費的特點,這是因為轉Solanum venturii的一個基因,據說對晚疫病有抗性。因此這新的基改馬鈴薯除了FDA,還需要通過環保署的審核。第三代可以抗病毒的Innate基改馬鈴薯也正在研發當中。Source

  • 美學者來台鼓吹吃基改無害   15-08-30.1

美國在台協會(AIT)邀請加州大學動物科學系艾立森博士來訪演講,表示基改食品無健康風險,說有2000份研究報告表示基品無害,甚至於說會讓她的小孩吃基改食品。

1. 2000份研究報告在哪裡?至少有一個網站公開羅列了160多篇認為基改產品有問題的研究報告

2. 到今年初為止,全球有300多位學者簽署,認定基改食品安全與否,學術界尚無定論,美國來的這位學者顯然過於武斷。

3. 美國盛行吃加工食品,美國許多加工食品都含有基改成份,但是基改含量通常可能不會很高。但我國國人天天下肚的豆乾豆腐,可都是整粒基改做出來的,有請這位學者全家大小來台灣住上一年,天天吃豆干試看看。

4.幾年前維基解密披露美國在台協會文件,表示該會每年花若干經費,向立法委員、政府官員、學者、與民間團體遊說,企圖塑造台灣擁戴基改,作為向亞洲國家進軍的跳板。這次的會議,是否就是遊說的項目之一? 見 photo

  • 基改用年年春改變基因表現   15-08-30.2

最新論文指出,除草劑嘉磷塞(年年春)在很低劑量下就會改變基因表現。法國學者Seralini團隊在2012年於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期刊發表毒理學研究,指出基改玉米與/或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會引起小鼠各種病變,縮短壽命,並意外發現也會造成更多腫瘤。論文一出驚動全球,立刻引起一群學者的圍剿(沒有看過結論是基改無害的論文有過這樣待遇的),Seralini寫了很長的文章一一答覆反駁各點質疑,發表在原刊物。後來期刊來了一位曾任職過孟山都的副主編,幾個月後就把該篇文章給撤銷,撤銷理由除了兩點學術上的理由(其實Seralini的回答文都已解釋得很清楚)外,最重要的是說該文的結論inconclusive(未確定),一個很荒謬而且違反出版倫理的理由。即使連發表DNA結構的上世紀最重要生物學論文,文中也很未確定啊。

國內少數擁戴基改的學者很喜歡拿Seralini的2012年論文來攻訐,企圖用來說服大家基改食品是安全的,難道沒看過Seralini的答覆文嗎?其實後來德國期刊 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就再度刊登被撤銷掉的論文,多少還他一個公道。今年三月世界衛生組織宣告嘉磷塞對動物可以致癌,幾乎就在支持Seralini的2012年論文了。

現在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Michael Antoniou與Seralini合作發表新論文於Environmental Health Journal,指出在兩年的長期試驗中,年年春在嘉磷塞含量50 ppt的超低濃度下,就會改變小鼠肝臟與腎臟4000多個基因的表現,以及引起肝腎器官的病變,而這些病變與基因表現的改變有關,可能是因為內分泌受到干擾所致。作者指出,這樣低的濃度是歐盟、澳洲飲用水中 嘉磷塞允許值(0.1 ppb)的一半,是美國允許值(700 ppb)的1/14,000,因此主管機關應該重新檢討嘉磷塞的審核。(論文)

按我國環保署飲用水水質標準中列有四種除草劑的含量標準,但卻沒有列嘉磷塞。猜想可能是被孟山都的廣告所騙了。孟山都推出嘉磷塞時,宣傳說此農藥比鹽巴還安全,基本上不具毒性;後來被紐約檢察官下令撤回廣告;另也宣傳說 嘉磷塞在土壤中可迅速分解,被巴黎法院判廣告不實而罰鍰。

人對嘉磷塞的忍受力會比小鼠強很多,所以衛福部規定稻米的嘉磷塞殘留允許值是0.1 ppm,毛豆是0.2 ppm (1 ppm 的濃度是1 ppb的1000倍,1 ppt的1000,000倍)。但是給牲畜吃的黃豆高達10 ppm,衛福部的解釋是說黃豆的栽培方式不同,真正的意思是說美洲種基改黃豆施用過量的年年春,必然增加黃豆 嘉磷塞的才流量,若規定的與水稻毛豆一樣,進口商就無法大量買進基改黃豆了。

問題是進口商每年進口230萬噸的基改黃豆作為油料與飼料的使用,卻從中取20萬噸,號稱選豆,直接賣給加工廠做成豆腐、豆乾、豆漿給我們吃,這是歐美日韓中所無的,歐美人吃得少,人要吃也是吃食品級的,日本、韓國、中國人吃的大都自己種。全世界大概只有我們台灣人大量吃進整粒含高 嘉磷塞的黃豆。

我們要求政府比照玉米,玉米有將飼料玉玉米單獨號列管理,黃豆也應該將油料飼料用黃豆單獨號列,允許10 ppm的嘉磷塞殘留,其餘給人吃的應該降到0.1 ppm。(進口黃豆嘉磷塞含量:photo

有親友住夏威夷或者要到夏威夷遊玩的要注意了,可愛島上的威美亞峽谷(Waimea Canyon)是旅遊重點沒錯,但是威美亞市近年來長生出不少畸形兒,其比率約是美國全國平均的10倍。小兒科醫師認為可能是與杜邦、先正達、巴斯夫、 道禮(陶氏)等四家化工公司有關,這四家公司選擇可愛島當作基改玉米的試驗場所,因為這裡與台灣一樣,一年可以種三次玉米。但是為了基改試驗,這些公司重重地噴灑農藥,主要是除草劑,另外還有殺蟲劑與殺菌劑,用量約是美國本土一般玉米田的17倍。噴施的次數相當頻繁,幾天就可能來一次,連在休耕期也噴,就是不想讓土上長出一根雜草。即時當天沒灑農藥,風一吹過來,居於下風的威美亞市民還是紛紛叫苦,不是眼睛刺痛,就是頭痛甚至於嘔吐。怪不得夏威夷會爆發反基改運動了。Source  絕對不要讓基改種子大公司來我國設場做試驗 : ltn 1  ltn 2

  • 歐盟會員國紛紛反基改種植   15-08-30.4

依照歐盟舊法規,基改公司要推出基改品種供種植,需要先經過歐盟同意,同意後各會員國不得拒種。然而歐盟唯一核准種的基改玉米Mon810還是遭到不少國家禁種,形成法律上的難題。加上歐盟的審核程序相當複雜,廠商經常覺得曠日廢時。為此歐盟已通過新法律,審核還是由歐盟進行,但是若蒙核准,個別會員國仍得以向歐盟申請選擇不要,由歐盟轉交廠商。此新制曾引起疑慮,認為放鬆審核程序,會讓想種的國家(如英國政府。雖然民間反對) 更容易種,可能容易污染到其他會員國。

不過對不想種的國家則是多了一種武器。繼蘇格蘭之後,德國 農業部長也準備要求廠商不得在該國販售歐盟已核准的基改種子。部長已公文給各邦,近期內若無異議,就會向歐盟提出要求。到目前為止,正式向歐盟提出要求的有希臘與拉脫維亞兩國。不過日前15個歐盟會員國與巴爾幹半島諸農業部長在斯洛維尼亞開會,並簽署文件呼籲維持不種基改的狀態。斯洛維尼亞部長表示該國面積小,根本無法提供基改與非基改的緩衝地帶,難以避免混雜。表示該國面積小,根本無法提供基改與非基改的緩衝地帶,難以避免混雜。Source 1  Source 2

  • 傳統非基改育種的成果輝煌   15-08-23.1

傳統育種成就輝煌,怎麼是基因改造可比的?   一位科學家說:「在非洲由於種基改作物,產量因而大增」、「基改水稻成功地可以忍受(長期)淹水」。不瞭解基改的讀者大概會相信吧,畢竟這位David King教授曾經擔任過英國政府的首席科學家,還被英國女皇封過爵士呢。對不起,為了奪取更多的政府研究經費與資源,科學家也可能是騙子(記得韓國的黃禹錫教授嗎,google 一下)。他舉的這兩個例子,實際上都是傳統育種的功勞。

反對基改不是反對科技。科技很厲害,但用錯地方就會有問題。同樣用到基因科技,但沒有基改作物會有的風險,就是分子輔助選種,近十年已經成功地加速傳統育種的速度。號稱台灣越光米的水稻新品種‘台南16號’就是分子輔助選種的成果。可是在基改公司與學者的強力放送之下,大家都只聽到基改科技的「傑出」成就,比較少接觸基改作物帶來的災難,如造成超級雜草與超級害蟲等。說許多傑出的傳 統育種成果卻因為背後沒有強大的力量在放送,得不到媒體的青眛,因此大多都不為人知,上市後反而可能會被誤認為是基改品種呢。

為此,GM Watch網站就製作Non-GM Successes專輯,蒐錄了許多優良傳統育種所得到的非基改品種。

第一類,吸引消費者的非基改品種:1. 切開後不會褐化的蘋果,2. 各種顏色的胡蘿蔔,3. 彩虹色玉米,4. 紅、紫色馬鈴薯 (研發抗褐基改蘋果根本多此一舉)

第二類,有益健康的非基改品種:含高量鐵的豆子與小米、抗癌成分高的青花菜、高胡蘿蔔素成分的樹薯番薯與玉米、低或無過敏原的落花生、低過敏原與優良油成的黃豆、適合糖尿命患者的稻米、高胡蘿蔔素或花青素成分的番茄、不會長出黃麴毒素的玉米等。

第三類,高產的非基改品種:水稻、玉米、小麥、黃豆、豇豆、番茄、番薯、樹薯、油棕、棉花等。

第四類,適應不良環境的非基改品種:耐旱的水稻、玉米、小米、高粱、黃豆、豇豆、番茄;耐澇(淹水)的水稻、番薯【文中並未收錄的還有耐淹非基改黃豆】;耐鹽的水稻、小麥、黃豆、馬鈴薯;抗蟲或抗病的多種作物等。 Source

  • 基改所用嘉磷塞影響內分泌   15-08-23.2 

繼世衛組織宣告除草劑年年春的主要成分,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也可能讓人類致癌之後,最新的論文指出,嘉磷塞的濃度即使在合法的殘留允許值,仍有健康風險。這篇發表在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的綜論文章分析過去的研究報告,指出歐盟與美國政府單位審核通過的安全濃度下, 嘉磷塞仍會影響到內分泌的正常作用。美國國會早在1996年就要求環保署提出分泌干擾物(環境荷爾蒙)的篩檢方法,但迄今尚未完成。歐盟的相關進程也廠商的遊說而延遲。

論文也指出,嘉磷塞的毒性根本沒有完整的評估過,例如審核用的研究報告中,動物試驗所使用的時間過短,也沒有針對嘉磷塞以外的添加物加以評估,現在已經知道年年春的添加物其實也具毒性。因此在為完全釐清前,作者建議針對年年春採取預警原則,所有不必要的施用都應先禁止,包括作物採收前用來乾燥植株以利採收的施用。 Source

  • 法國試驗用基改羊流入市場   15-08-23.3

法國國家農業科學院(INRA)培育醫學研究用螢光羊,不知何故卻轉賣給人吃。這些基改螢光羊轉殖了水母的基因,皮膚可以發出綠色螢光,用來讓研究者追蹤基因的用,以研究人體心臟移植。按照規定,試驗動物用完後需要銷燬,不得流或在外。法國政府也禁止基改產品的販售,然而卻在去年八月被INRA的員工運送到外面轉售出去。INRA表示知道後立即展開內部調查,並且暫停所有(合法的)牲畜的販賣,相關試驗全部停止,所有相關基改生物材料全部銷燬。此意外再度顯示基改生物的難以控制。 Source

  • 學者拿基改公司的錢說好話   15-08-15.1

基改企業為了反撲反基改,斥資成立GMO AnswersGenetic Literacy Project等網站,用來抹黑反對意見,以及散佈基改的不實好處。常上去發表文章的Kevin FoltaGMO Answers形容為"獨立"的專家,但現在Nature期刊爆料,說經過調查,Folta拿了孟山都的25千元。怪不得這個植物學者這麼挺基改。更有甚者,他還常表示除草劑年年春(roundup)無毒,今年一月他在臉書上就表示曾經表演過喝年年春。雖然WHO在三月時已宣稱年年春肯定會讓動物,也可能讓人得癌,在五月的時候這位老兄還是在臉書上說會在愛荷華州立大學再表演一次,「為了相信科學」。Source

  • 基改水稻不是解決暖化良方   15-08-15.2

「為何水稻導致這麼多人死掉Why is rice contributing to so many deaths?」,不要怕,這只是鼓吹基改科技的伎倆,是基改大財團支助下所成立網站Genetic Literacy Project一篇文章的小標題,真是危言聳聽。文中是說窮國小孩缺維他命A,光吃一般的米飯會營養不量致死,所以應該推廣種基改黃金米。拜託,窮國兒童的營養不良又不只是缺維他命A,基改黃金米並非根本解決的方法。更何況基改黃金米問題多多

文中也指出在水中種稻米,水田會排放甲烷,造成溫室氣體效應,這是因為水稻根會釋出物質到水中,養活很多微生物,這些微生物會製造甲烷排到空中。新的基改水稻品種可以增加地上部重量,減少根部的生長,因此會降低水田甲烷釋出量。

不要說在真正的田間種這基改品種是否真的會減少甲烷排放量,我們都知道根長得好,地上部才長得好的道理,根長得短短的意味著化學氮肥要用得更多,氮肥化成氧化亞氮釋放到空中,也是造成溫室氣體效應的重要因素。用這樣的科技解決一個問題,可能會延伸更多的問題出來。文中又指出,稻米種在水田,米粒中會累積砷,因此需要基改技術來培育不會累積砷的品種。這句話把東方國家歷年來合格的檢驗都推翻了,不過大概只能騙騙消費者,要他們死忠地吃基改食品吧。

慢一點,不要說在真正的田間種這基改品種是否真的會減少甲烷排放量,我們都知道根長得好,地上部才長得好的道理,根長得短短的意味著化學氮肥要用得更多,氮肥化成氧化亞氮釋放到空中,也是造成溫室氣體效應的重要因素。用這樣的科技解決一個問題,可能會延伸更多的問題出來。文中又指出,稻米種在水田,米粒中會累積砷,因此需要基改技術來培育不會累積砷的品種。這句話把東方國家歷年來合格的檢驗都推翻了,不過大概只能騙騙美國的消費者,要他們繼續死忠地吃基改食品吧。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食品的標示餐廳也須做   15-08-15.3

到餐廳總是提心吊膽,點的菜餚有沒有基改成份?這個難題到了年底以後,會有部分的解決,因為食藥署已經公告,具營業登記直接供應飲食場所之食品,若含基因改造食品原料者,應標示「基因改造」或「含基因改造」字樣。

1. 只限具有營業登記的店家;沒營業登記的就不必遵守。

2. 怎麼標示呢?  可在直接菜單上註記,也可以用卡片、標籤、標示牌(板)等上面,用懸掛、立(插)牌、黏貼或其他明顯的方式。

3. 所謂基改食品原料,範圍有限,包括整粒的黃豆或黃豆粉(整粒的玉米或玉米碎片應該也有吧)。至於加工品,目前僅限於豆漿、豆腐、豆花、豆乾、豆皮、大豆蛋白製得之素肉產品。

也就是說餐廳用的醬油、黃豆油不用特別標示(這還可以接受),但是味噌湯、納豆、豆瓣醬並未明列;此外,玉米粉或玉米澱粉做出來的米粉、墨西哥餅皮也都沒有列入。食藥署,做得好但還要加油。Source

  • 主流媒體不登基改被告新聞   15-08-09.1

當基改大怪獸與主流媒體聯手,力量會有多強?Matthew Phillips律師今年四月向洛杉磯地方法院遞狀以團訟的方式要告孟山都的年年春除草劑「廣告不實」(Case No: BC 578 942)。因為廣告中表示年年春的主要成分 嘉磷塞只會影響植物體的某酵素,但人體與動物並沒有那酵素,所以是安全的。實際上許多微生物都有此酵素,人體腸道中的微生物相很多很複雜,因此該除草劑可能造成腸道產生菌從不良症,而引發各種慢性疾病,怎可以說對人不會有影響呢。Phillips律師進一步把起訴文件模組化,歡迎美國任何有買年年春的人可以共襄盛舉。可是他遇到一個瓶頸,主流媒體根本不報導。他主動聯繫LA TimesNew York TimesHuffington PostCNNReuters等媒體,也都有如石沉大海。他嘗試在維基百科Monsanto網頁上要把該訴訟案放上去,但每次放上去就會被刪掉,甚至於臉書上批露該訴訟案也會被拿掉。Source

按,1996 紐約州檢察官提告孟山都涉嫌不實廣告,說年年春比鹽巴還更安全,對鳥魚與哺乳類生物無害,同年孟山都將廣告撤掉。2007法國法院判罰孟山都15000歐元,因為刊登廣告說年年春在土中迅速分解,施用後土壤仍無污染。

  • 基改用年年春傷害土壤鐵證   15-08-09.2  

紀錄片《無米樂》中,煌明伯辛苦地用鋤頭除草,而不願意輕鬆地使用除草劑,根據他的經驗,他說用了除草劑土壤會壞掉….。真是農人的智慧,現在Nature 期刊的新論文替煌明伯做了很好的詮釋:施用年年春三週之後,可以上下土壤鬆動土質的蚯蚓幾乎停止活動,而其繁殖活動銳減了56%,並且可能因為抑制了作物的吸收氮素,導致硝酸鹽的濃度增加近16倍,提升硝酸鹽滲入水域形成優養化的機率。鑒於年年春的全球性大量使用,這篇論文的結論令人擔憂。Source

  • 基改新技術改變族群要小心  15-08-09.3  

為了不要造成生態浩劫,西班牙再度拒絕基改果實蠅的野放。

基因改造(Genetically Modification)的技術有好幾種,如1. 基因轉殖 (Transgenesis,轉基因)2. 基因編輯(Gene editing,編基因)3. 基因偏向(Gene Drive,偏基因)等。一般熟知的基改技術是基因轉殖,把外援的基因用遺傳工程的技術轉到細胞,再把細胞培養成基改生物。基因編輯更常稱為Genome editing (基因組編輯),可以不用外源基因,而是把細胞自身的某段基因剪掉、置換或插入等,然後培養成為具有不一樣特性的基改生物。

基因偏向也是人為操縱細胞,利用基因編輯技術來改變基因,然後再用細胞培養技術養成基改生物。不一樣的是這個技術能夠透過生殖,把特定性狀迅速地擴散到族群中。這是因為生物體中原本就存在有某類基因,在繁殖的過程中此等基因會有較多的比例出現在後代中,經過幾代後會造成整個族群偏向該等特性。基因偏離就是利用這樣的系統,培養出基改生物,然後野放,希望改變某生物的族群。例如瘧蚊會帶有瘧原蟲,但小鼠免疫系統能排斥瘧原蟲,因此利用基因偏離術育成具有小鼠免疫系統的基改蚊,野放這些基改雄蚊後,產生的後代大多數為基改蚊,就不會傳染瘧原蟲。

聽起來是一大福音,但是科學家認為基因偏離術雖然犀利,若使用不當,或管制不當,可能危及人類與環境。基因偏離術可以讓基改生物迅速擴充,就好像原子核的連鎖反應一樣。將來技術成熟以後,更可能被用來製造生物武器。因此科學期刊Nature 在編者意見中就呼籲政府趕快針對此新技術提出管制的方法。實際上歐盟對於這類基改動物的田野釋放也比較小心,他們提出了如何進行基改動物對人畜健康與環境威脅的評估準則w.efsa.Source

  • 非基改黃豆進口量已達三倍  15-08-09.4  

半年以來非基改豆製品比過去普遍,有人說可以相信嗎?幾個月前食藥署發布新聞,抽檢市售基改與非基改產品,標示不實的比率為8%。不高也不低,相信政府持續緊密抽驗,違者重罰,這比率會更低。去年食安法將基改食品列入法律規範,並要求海關要分別號列。這招見效了。去年12月開始都可以到海關資料庫搜尋。本圖表示,過去半年整粒的非基改黃豆進口約3萬公噸,推估今年全年會有6萬公噸的進口,這比起兩年前「不願面對真相的黃豆」一文中所說,每年非基改黃豆進口約2萬噸,多出了2倍。

  • 夏威夷大學為基改迫害教授   15-08-02.1

夏威夷大學熱帶農業與人力資源學院(CTAHR)傳出站在基改公司那一邊,對研究有機與非基改農法的Hector Valenzuela教授展開壓迫,現在已經有60位同仁挺身聲援,簽屬公開信譴責該學院違反學術自由。Valenzuela教授在1990年代開始展有機農法的長期試驗工作,但在1998年孟山都公司開始資助夏威夷大學以後,CTAHR就關閉其試驗田區,還讓Valenzuela教授在15年來飽受敵意之苦,這包括阻止他舉辦相關研會以及執行農業推廣工作,甚至於限制使用學校校車與電話。更有甚者它還接收到電子信函的恐嚇,也當面被同仁與行政人員的言詞污辱。Source

  • 基改米的不誠實論文被撤銷   15-08-02.2

營養學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2012年燈在一篇在中國進行的論文,指出基改黃金米的β-胡蘿蔔素與維生素A丸對小孩同等有效。不過去年刊發現該論文所進行的人體試驗,並沒有經過小孩家長的同意,所提的同意書實為造假,違反研究倫理,因此準備撤銷該論文。論文中國籍作者立即告到法院,但已被法院駁回,因此期刊會正式撤銷該廣為引用的論文。按該試驗在中國引發議論,數名官員遭撤職,只要的原因在於動物試驗還沒有做,就悄悄地把中國兒童拿去做試驗吃黃金米。 Source

  • 面對真相基改公司不敢辯駁   15-08-02.3

今年出版,長達500頁的新書,《改變的基因,扭曲的真相》戳穿基改公司與部分基改學者、學術團體的謊言,用證據來質疑美國FDA違反法律,不顧署內科學家的說法,硬拗說基改食品是實質等同....。作者在520日向孟山都挑戰,要孟山都挑出書中的錯誤,孟山都大概自認無法辯駁,因此採取冷漠的策略,不讓大家關注這本書,所以迄今不敢回應。國內若干學者至今還在基改化工公司成立的組織 (Crop Life International 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台灣分會) 的資助下,高調宣傳基改的好處。這些學者若讀通了這本書,不知有何感想 Source

  • 基改鮭魚的安全性仍有疑慮   15-07-26.1

    基改鮭魚研發成功12年,雖然兩年前美國FDA就已完成審查,認為安全無虞,至今仍遲遲不敢宣布准予生產上市。但民團取得兩年前加拿大海洋與漁業部長達400頁的審查報告書,對於基改鮭的安全與表現頗多質疑,因此呼籲FDA中斷審核程序。

    報告書中指出1. 基改鮭更容易感染殺鮭氣單胞菌,可能有害環境與人體健康;2. 基改鮭的生長速率雖快,但後來會急遽降低,表現不如預期;3. 基改鮭各方面的表現很不一致,表示所轉殖的基因不精準,不易預測,對其商業表現與食用安全應加以保留。Source

  • 基因重組的細菌就是基改菌   15-07-26.2

    上下游報導,在民眾詢問某公司的基因重組蘇力菌能否用於有機農法時,「防檢局強調,這款蘇力菌是同種間的「基因重組」,不屬於基因改造,還是可以用在有機栽培」。「這款蘇力菌是利用人為篩選,把另一個菌株裡的毒蛋白基因,移到另一種蘇力菌菌株,屬於「種」之間的基因交換,一般基因改造的定義是不同「屬」以上之間的交換,因此不算是基因改造」。

    這是大錯特錯了。第一點,基因重組就是基因工程,當然是基因改造了。看這篇第一個做出基因重組病毒的學者所寫的文章就知道了;第二點,誰說基因改造的定義是不同屬以上之間的交換? 我國兩部法律中對基因改造(基因轉殖)的定義,從來沒有說是「屬以上之間的交換」。

    根據2002年《植物種苗法》(2004年修訂改稱植物品種及種苗法)的定義,「基因轉殖:使用遺傳工程或分子生物等技術,將外源基因轉入植物細胞中,產生基因重組之現象,使表現具外源基因特性。但不包括傳統雜交、誘變、體外受精、植物分類學之科以下之細胞與原生質體融合、體細胞變異及染色體加倍等技術」。依此,經過遺傳工程的方式可比表現出來另一個體的基因,只要是受體本身沒有的特性,都算是基因轉殖。

    根據2014年《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基因改造:指使用基因工程或分子生物技術,將遺傳物質轉移或轉殖入活細胞或生物體,產生基因重組現象,使表現具外源基因特性或使自身特定基因無法表現之相關技術。但不包括傳統育種、同科物種之細胞及原生質體融合、雜交、誘變、體外受精、體細胞變異及染色體倍增等技術」。同樣的,也沒有提到種、屬這些字眼。 

    按,食安法的定義比種苗法更進步,種苗法只規定「表現具外源基因特性」,這是比較不周延的,對於「基因靜默」技術所造出的基改生物體比較有爭議。食安法的「使自身特定基因無法表現」就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其實歐盟的定義最為週延,(Directive 2001/18/EC of March 2001 on the deliberate release into the environment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and repealing Council Directive 90/220/EEC):基因改造生物指人類以外之生物體,其遺傳材料經過發生改變,但並非以自然地交配/自然重組而產生者,其產生的方式應為附件 1A,第一部分所列方法之一,而以附件 1A,第二部分所列之方法產生者則不算基因改造生物。 

    根據歐盟的定義,只要是非天然方式讓某生物體的遺傳組成發生改變,(除誘變、細胞融合外),都算是基因改造。據此,2014年科技部的《基因改造科技管理條例草案》就與歐盟者相近:「基因改造技術」:指使用基因工程或分子生物技術,將遺傳物質轉移(或轉殖)入活細胞或生物體,產生基因改造現象之相關技術。但傳統育種、同科物種之細胞及原生質體融合、雜交、誘變、體外受精、體細胞變異及染色體倍增等技術者,不在此限。「基因改造生物」:指經基因改造技術改造之動物(不包括人類)、植物及微生物,而非因天然交配或重組而產生之生物。

    2015年農委會《農業基因改造科技管理條例草案》竟比較保守。「基因改造」:指使用基因工程或分子生物技術,將遺傳物質轉移或轉殖入活細胞或生物體,產生基因重組現象,使表現具外源基因特性或使自身特定基因無法表現之相關技術。但不包括傳統育種、同科物種之細胞及原生質體融合、雜交、誘變、體外受精、體細胞變異及染色體倍增等技術。

    回到基改微生物。上下游這篇報導所指的Bacillus thuringiensis spp. kurstaki strain EG7841很明顯的就是基改細菌,就是有機中不准使用的,這毫無疑義。但,慣行農法中能否使用呢? 我不知道政府中審核生物性農藥的單位有沒有受理基改菌的申請?

    基改產業的管理非常寬鬆的美國,這個基改菌都還經過註冊准許使用。至於歐盟,並沒有看到這株基改菌的申請田間試驗,見 http://gmoinfo.jrc.ec.europa.eu/gmo_browse.aspx 。至於核准慣行農法的田間使用,根本沒有。見  http://gmoinfo.jrc.ec.europa.eu/gmc_browse.aspx

  •  美搖滾樂手捐款挺基改標示   15-07-26.3

    美國政府在基改食品業者強力運作下,迄今聯邦政府尚未要求基改食品應該標示,成為先進國家的例外。不過近年地方政府紛紛準備立法要求標示,不過好幾州卻被大公司的文宣給打敗。佛蒙特州(Vermont)2013年通過A120法案,要求即使鄰近的州尚未立法,該州含有基改成份的初級、加工與包裝食品也都需貼標。而康乃狄克州與緬因州也力法成功要求標示,但需要等到週遭至少5個州通過類似法律之後才能開始實施。食品業者於去年到聯邦法院控告A120違憲,在法律疑義未解之前應暫緩實施,否者會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失,但聯邦法官判決控告無效

    但現在美國眾議院選擇站在食品與基改業者那一邊,以275票比150票通過所謂「黑暗」法案(DARK ActDeny Americans the Right to KnowHR1599),禁止聯邦與地方政府立法要求基改標示。這對佛蒙特州的基改標示法的能否實施可能產生影響,因此戰場已經轉移到參議院了。針對眾議院的票決,搖滾歌手Neil Young繼他的新專輯The Monsanto Years之後再度出手。他捐出美金10元給佛蒙特州,並且呼籲其他的有錢人支該州的對抗食品基改大企業。Source

    要聽他唱出「早上喝一杯基改豆漿就是在挺孟山都啦」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C2DpGaykaI

     "A Rock Star Bucks A Coffee Shop"

    If you don't like to rock Starbucks A coffee shop
    Well you better change your station 'cause that ain't all that we got
    Yeah, I want a cup of coffee but I don't want a GMO
    I like to start my day off without helping Monsanto

    Monnnnnn-sannnnnn-toooooooo
    Let our farmers grow what they want to grow

    From the fields of Nebraska to the banks of the Ohio
    The farmers won't be free to grow what they want to grow
    When corporate control takes over the American farm
    With fascist politicians and chemical giants walking arm in arm

    Monnnnnn-sannnnnn-toooooooo
    Let our farmers grow what they want to grow

    When the people of Vermont wanted to label food with GMOs
    So that they could find out what was in what the farmer grows
    Monsanto and Starbucks through the Grocery Manufacturers Alliance
    They sued the state of Vermont to overturn the people's will

    Monnnnnn-sannnnnn-toooooooo (and Starbucks)
    Mothers want to know what they feed their children

    Monnnnnn-sannnnnn-toooooooo
    Let our farmers grow what they want to grooooooow

     

  • 基改尚缺科學證據證明安全   15-07-19.1 

或認為應該有確定的證據證明基改食品有礙健康,才能說基改食品不安全。有這種想法的人其實還蠻多的,實際上這就是基改大財團以及國內外若干基改研究者經常透過各種管道強勢推銷的論調。要求拿出基改食品有害的證據來,這不論在消費者的角度風險管理上都是錯誤的,這樣的錯誤觀念曾經導致英國狂牛病的未能及時避免,而使得百餘人喪失生命。對新的食材與藥物,其實我們要的是拿出基改食品無害的科學證據來,這就是國際上通用的預警原則。用白話來說,就是在還沒有證明基改食品無害之前,我們就先假設那是有害的, 一直等到真的有無害的證據為止。

當然,那些學者會說,有阿,孟山都所提的健康風險評估研究有經過政府的把關,通過審核,就是證實基改食品是安全的。問題在於,這句話經得起科學的考驗嗎?答案是否定的。美國政府如何違反法律的預警原則,強勢主導基改食品是實質等同的論調,其過程已被一本書《Altered Genes,  Twisted Truth》給揭穿了,到目前美國官方還不敢出來否認,這表示美國式的把關是有問題的。

最近挪威政府委託Arctic University of Norway的研究中心(Genok Centre for Biosafety),探討孟山都交給巴西、阿根廷、巴拉圭、烏拉圭政府審核的研究報告,該報告是關於抗除草劑兼抗蟲的基改黃豆Intacta (MON87701 x MON89788;我國在2012/9/24核准進口食用,所以應該也是我國審查單位所審核的報告)

Genok研究中心研究的結論是:孟山都所提風險研究報告顯示各種方法論上都有缺失,其資料並不完整,無法證明Intacta的安全性。Source

  • 基改與非基改並非實質等同   15-07-19.2

猜看看,一毫米長的透明線蟲到底有幾個基因?答案是1.9萬個。那麼,一米六的人又會有個基因?1996年有學者推測是10萬個,不過到了2005年人類基因體計畫結束後確定為22.5萬個,跟線蟲的差不多。構造與機能相差那麼大,基因數量的差異只17 %,關鍵在於一個基因不單純只有一項作用,生物體的構造與功能其實是細胞核、細胞質與細胞內其他質體中的各項分子交織作用所造成的。這樣的複雜程度超乎20年前的學者想像,不過借助電腦計算能力的進展,這世紀新的「系統生物學」已開始可以逐漸破解生物之謎。 

基改學者認為基改技術與傳統育種沒有兩樣,轉殖一個基因就只增加一個特性,只要那個特性安全,基改產品就是安全的,因此反對基改是在反科學。0712基改科技用於農業才是反科學」,對此加以反駁。的確,一個基因產生一個蛋白質是40年前的學說,老早已被推翻了,不曉得為何基改學者還在硬拗,還在說基改產品與一般產品是「實質等同」,不知道這謊言老早已被戳破了。幾年前有學者比較基改黃豆與非基改黃豆的蛋白質種類,發現有20種是基改者有之,但非基改者沒有;有20個是基改者沒有,但非基改者有之。這怎能稱為實質等同?

今天剛出爐的研究報告,學者就用最新的「系統生物學」來預測基改黃豆與非基改黃豆的差異,研究重點在於『一碳代謝』中的化合物甲醛(formaldehydeHCHO)與穀胱(glutathioneGSH)甲醛具有毒性,在非基改黃豆上一產生,過一天就代謝掉。穀胱甘肽具有抗氧化能力,可在細胞內解毒,在非基改黃豆上其含量相當穩定。 

某些氨基酸在代謝過程中能生成含一個碳原子的基團,如,甲醛、甲醇( CH3 OH )和甲酸( HCOOH)。這些基團稱為一碳單位,其生成和轉移稱為一碳代謝。一碳單位是合成嘌呤和嘧啶的原料,在核酸與多種重要成分的生物合成上有重要作用。一碳代謝發生障礙可能造成某些不正常的作用。一碳代謝更提供DNA基化的素材;DNA基化能在不改變DNA序列的前提下,改變遺傳表現,即是表徵遺傳編碼(epigenetic code)的一部分,可以控制基因的複製與表現。 

抗年年春基改黃豆轉殖了來自細菌的CP4 EPSP合成酶基因,植株體內多出了CP4 EPSP合成酶,不會被年年春給破壞,所以年年春殺不死。基改學者說只要CP4 EPSP合成酶不會引起過敏,基改黃豆就安全可食,這叫做實質等同。但是這篇新報告整合23個國家184個研究機構的6497個試驗,透過系統生物學電腦軟體,電腦經過800,000(9)不斷地運算,指出基改黃豆會累積甲醛,但是穀胱甘肽卻很快地消失,表示雖然只轉殖一個基因,但基改黃豆除了多出了CP4 EPSP合成酶以外,至少一碳代謝受到很大的影響,意味著基改黃豆與非基改黃豆在代謝上可能會有相當程度的不同,因此可能無法稱為實質等同。Source 1  Source 2  

  • 歐盟審核基改產品日趨嚴格   15-07-19.3

歐盟在2006年和一件基改作物申請案件,平均花不到2年,到了2014年,一件平均需要5年以上(藍線)。顯然歐盟對基改產品把關更趨嚴格,所要求的文件(紅柱)越來越多。在2011年,美國一件平均約25個月,巴西27個月,加拿大30個月。我國的情況未明。記得剛開始的時候,當時的食藥署在公布審核通過名單時,都會列出申請以及核准的年代月日,但後來就省略了申請日。建議恢復當初的做法,甚至於應該及時公告申請名單,做到透明化。Source

  • 基改科技用於農業是反科學   15-07-12.1

全球掀起反對基改作物用於農業生產的聲浪,對此,基改陣營不斷反擊,說反對基改者是在反科學。根據Vadana Shiva對於農業科學的說法,基改科技用於農業才是反科學。Vadana Shiva說,科學Science這個字源自拉丁文的scire,意思就是去瞭解。要瞭解農作物的生產,當然就需要先瞭解種子、充滿生機的土壤、生物多樣性、土壤與作物所連接的食物網、不同季節下,農業生態系統中不同物種的交感作用等等自然科學,然後從這樣複雜的自然科學學習,獲得永續生產糧食的方法。

就個體而言,現代科學已經由傳統的遺傳學進展到表徵遺傳學(epigenetics),懷孕母鼠所吃的食物可以影響到將來小鼠的基因表現,這被影響的表現還可以傳給更下一代。細胞與細胞之間的訊息傳遞、交互影響複雜的程度,也越來越為科學家所瞭解。這些都告訴我們生命系統絕非像機械那樣僅是由物質組裝而成的東西。機械或許可以抽換零件,但生命系統中任意動了一個地方,牽一髮而動全身是可能發生的。

Vadana Shiva舉例說,基改學者常說可忍受除草劑的基改作物對人體無害,理由是除草劑嘉磷塞(年年春)只會殺草不會殺人,因為嘉磷塞會抑制植物體中的 shikimate代謝途徑中的EPSP合成酶,導致植物死掉。人體沒有EPSP合成酶,因此認為基改食品中含更多量的 嘉磷塞也是無害的。這樣的說法就是把人體過度簡化了,而不曉得整個人的600兆個細胞中,人體細胞只有6兆,其餘594兆個都是細菌,而細菌也是有EPSP合成酶的。我們的食物中的 嘉磷塞可能會改變腸道的細菌族群,產生菌叢不良症,而造成各類長期性疾病。

Vadana Shiva指出目前的工業化農業奠基於致界大戰時所用的軍火原料,硝酸鹽原來是用來作炸彈,有機磷劑用來做神經毒劑,戰後分別推廣做為化肥農藥。這樣的農業科學根本是罔顧整個生命系統的知識。對慣行農法而言,土壤只有支撐植物的用途,糧食只是農藥化肥透過植物葉綠體所製造出來的。這當然是對整個系統的不瞭解所導致的。 Source

按:沒錯,生命科學領域很廣,大可到整個生態系,小可到遺傳密碼。只懂得基因改造科技就妄稱沒在研究分子生物學的人不懂科學,這樣的見解只配稱為井底之蛙,以管窺豹。

工業化農業的兩大「科學」成就是綠色革命與基因革命。綠色革命奠基於化肥農藥,基因革命根基於分子生物學。綠色革命雖然讓全球農業生產力大幅提高,但也引發生物多樣性降低、土壤劣化,造成全球暖化、近海優養化,並且危及人體健康等諸多後遺症。這要歸咎於綠色革命的科學方法:化約論(Reductionism),把農業生產簡化成農藥化肥,不去考慮這兩種東西在其他方面的影響,真正應用起來當然會有後遺症。 

基因革命可說是化約論的極致,把農業生產與人體營養那麼複雜的問題簡化成一兩個基因可以解決的命題,縱使取得短暫的成功,但是後遺症不出幾年就已昭然若揭,包括超級雜草、超級害蟲、帝王斑蝶族群大幅降低、南美洲小農受害等等。越來越多的證據也指出基改食品的健康風險並不像基改學者或政府所說的那麼肯定無害。 

基改學者不瞭解基改作物研發應用所面臨的諸多問題,到現今還矇著眼睛說基改產品安全無虞,這不就是在反科學嗎?

  • 德國早已停止基改田間試驗   15-07-12.2

美國在德國的機構最近整理出德國境內基改產品狀況的文章。文中指出德國在歐洲影響力大,該國重視科技發展,但對於基改科技卻有不同的待遇。雖擁有基改種子研發大廠(拜耳、巴斯夫、KWS),但德國人民普遍反對基改產品,反對者高達80%,目前並無任何基改作物的試驗田,基改公司已把試驗機基地轉到美國。

雖然歐盟已經准種,但德國政府卻仍禁止基改玉米的商業生產,不少地方政府更早已宣告為無基改農區。雖然基改食品貼了基改標示後可以上市,但實際上市面並沒有在販賣此類產品。德國畜牧業普遍進口基改大豆當飼料,但要求採用非基改飼料的壓力一直存在。Source

  • 科學家並不更認識基改風險   15-07-12.3

縱然美國聯邦政府迄今仍不立法要求基改食品需要標示,但這幾年美國消費者越來越擔心基改食品的安全。民調顯示,約6070%的受訪者認為科學家並沒有清楚地瞭解基改產品的健康風險。這可是不分年齡、膚色、性別的。尤有甚者,受過大學四年科學教育(畢業生)的受訪者中,高達75%表示他們認為科學家並未充分掌握基改產品的健康風險。Source

  • 基因剪輯做出基改的肌肉豬   15-07-05.1

「肌肉男」是鍛鍊出來的,不過「肌肉豬」卻是韓、中兩國學者用新的基改技術做出來的。根據Nature期刊的報導,他們使用基因剪輯技術(gene-editing),處理掉控制肌肉生長的MSTN基因,豬腿就可以長出多餘的肌肉來;這個基因的存在會讓肌肉正常地生長。這可不是第一個供人吃的基改動物,包括我國與加拿大多年前就有了基改環保豬,但現在已無聲無息。號稱可得快又大的基改鮭魚已經研發成功近20年,美國FDA號稱可安全食用,但到現在還不敢核准上市。同樣地,基改小麥在美國研發成功已達十年,到現在也不敢生產給美國人吃。相對於主要是做飼料的基改玉米與黃豆,美國可是世界最大的研發、生產國,還大量外銷呢。 

那麼,「肌肉豬」到底安不安全?這是新的課題。基改公司與學者都說,基因剪輯技術並沒有轉殖進去其他生物的基因,因此可以認為並不是基改生物,而是加速傳統育種的速度而已。問題那有這麼簡單。基改改造的風險不僅是來自外來的轉殖基因而已,還包括由於遺傳工程所導致的其他可能變化,這些額外變化就可能具有風險,還是需要周詳的風險評估。就此而言,基因剪輯技術還是基因改造,法律上應該修改基改的定義。這不是沒有根據的,韓中合作出來的「肌肉豬」雖然只處理控制肌肉生長的基因,但還是有其他的額外變化,包括不容易生下小豬、32頭豬中有13頭只活了8個月等。針對這個缺點,研發者說將來可以賣「肌肉豬」的精液去與正常豬做人工授精,長出來的豬後代雖然肌肉沒有那麼大,但後遺症也比較小。Source 

  • 種基改施除草劑將來怎麼辦   15-07-05.2

超過80%的基改作物都可以忍受除草劑年年春,年年春的使用大為增加,導致抗藥性的超級雜草用來越多,因此基改公司就推出可以忍受兩種甚至於三種除草劑的基改轉殖項來因應,意思就是說農民種這類混合轉殖項基改作物,過去只要使用一種除草劑,現在可能需要使用兩種、三種除草劑了。這對環境當然是一項噩耗,但是對人、畜的健康呢?其實近年來年年春主成分 嘉磷塞的健康風險逐漸被重視,三月時世界衛生組織就宣告嘉磷塞可能使人類得癌,在此前後,墨西哥、俄國、巴西、荷蘭等國就已開始全面或部分暫時禁用,準備全面或部分暫時禁用也有斯里蘭卡、薩爾瓦多、法國。德國、瑞士的部分大連鎖商店也自律不賣。

六月時,世界衛生組織再開一砲,又宣告另兩種除草劑可能致癌,那就是越戰橙劑的主成分2,4-D。道禮公司(DOW)所推出的DAS-40278-9就是可以忍受2,4-D的基改玉米,這轉殖項在2011年11月通過我國食藥署的審核可以進口。其實該公司另外三個混合轉殖項的基改玉米也被核准供國人食用,其中一個在去年5月通過的,除了含有殺蟲毒蛋白基因(MON89034)外,還同時擁有抗嘉磷塞(MON88017)、抗2,4-D (DAS-40278-9)、與抗固殺草(TC1507)的基因。號稱毒性最低的 嘉磷塞都被WHO宣告有致癌之虞了,那將來禁用年年春以後,還能夠用甚麼除草劑呢?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怪不得African Centre for Biodiversity (ACB), Network for a GE Free Latin America (RALLT)Third World Network (TWN)等三個組織最近共同提出報告(What next after a ban on glyphosate?),建議轉變整個糧食生產體系,全不不用除草劑,改用其他生態農法來管理雜草。Source

  • 面臨反對潮基改公司有打手   15-07-05.3

 由於食安問題的層出不窮以及消費者的覺醒,帶動新一波的飲食革命,回到傳統有機、自然生產出來的食物蔚為風潮,帶動市場的走向,食農大企業感受到威脅,因此紛紛成立看來像一般NGO等,實際上是為大企業服務的團體,透過各種方式宣傳,希望能挽回民心,維持其高度利潤。

著名食農作家Anna Lappé、美國地球之友會的Kari Hamerschlag,與美國知情權的 Stacy Malkan最近聯合撰文,報告標題是「食品的粉飾:食品企業的先鋒部隊與隱性宣傳用什麼手段來扭曲食物的論述Spinning Food: How Food Industry Front Groups and Covert Communications are Shaping the Story of Food」。內容以美國為探討範圍,一一點出進行的大反撲的大食品農企業所利用的團體與網站,並且深入探討它們所採用的各種欺瞞手段。 

被點名為打手的組織或網站包括:

1.  食品與農耕聯盟(Alliance for Food and Farming),創立於1989年,2013年花費24.4萬美元,目標之一在促進農化產業的利益,對家庭主婦宣稱慣行農法的產品不比有機的差。

2.  消費者自主權中心(Center for Consumer Freedom),創立於1996年,2013年花費130萬美元,資金來源以餐飲業、菸酒業為主,針對反酒駕母親聯(Mothers Against Drunk Driving)與人道組織(Humane Society)的倡議作反制。

3.  生物技術資訊會(Council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創立於2000年,2013年花費498萬美元,該年來自基改業界的資金高達500萬美元。工作內容包括撰寫政策說帖給政府單位、資助媒體、學生、務農者、學術界經費辦理研習營,以促進基改產品的接受度,也針對消費者與環境保護者等加以宣揚基改科技。

4.  健全食品中心(Center for Food Integrity),創立於2007年,2013年花費571萬美元,代表孟山都、Tyson Foods、Restaurant Association、the National Pork Board、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等的利益。

5.  美國農民與畜養者聯盟(U.S. Farmers and Ranchers Alliance),創立於2011年,2013年花費1021萬美元,任務是讓美國消費者信賴工業化食物生產系統可以產出安全的食物。對於遭受詬病的高果糖糖漿、工廠式的飼養業等加以消毒。

6.  安全普及食品聯盟(The Coalition for Safe and Affordable Food),創立於2014年,透過各種媒體,宣揚基改食品的安全。

這些團體主要的廣告訴求包括:1. 有機食物沒有更健康,不值得花錢買;2. 倡議有機食物者自認較為優越;3.美國安全有效地生產肉品,不會用過抗生素;4. 種基改作物才夠餵養全世界;5.基改食品的安全是有科學根據的。而所用的伎倆包括:1. 誘導家庭主婦;2. 滲透社群網站、媒體;3. 對指出真相的記者與科學家加以污衊與攻擊;4. 利用最近流行的在地廣告(Native Advertising)與娛樂節目(entertainment partnerships);5. 拉攏第三方團體還合作,如Genetic Literacy Project、Academics Review,以及獨立作家等。Source

2015(上)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