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日日新 2016  (上)             

  • 進口基改黃豆已自生在我國   16-06-26.1

日本農民運動全國連合會一年前發布訊息,指出日本基改作物調查組在我國高雄糖場、台南大統益大豆油工廠附近進行調查,發現進口黃豆種子散落土地長出黃豆植株,經檢測證實是基改的。Source

按,在美國,以及沒在種基改作物的歐洲若干國家以及日本,在海港附近,以及延著高速公路兩旁運輸的過程,都發現有基改種子掉落後自己長來的情況,特別是芥花油菜籽。當然大豆是自交作物,因此產生污染的機率遠較十字花科的油菜低。但是既然基改黃豆自生於大豆油工廠附近,農委會、環保署應該採取必要步驟來確保汙染的不會發生。進行國產黃豆種植的朋友更要小心,隨時留意田間長得與眾不同的植株,確保不是基改種子長出來的。

  • 海關進行基改種子邊境管制   16-06-26.2

種苗科技專訊No. 93登載的文章提到:農糧署載2015年規劃基改作物的邊境管制,並先以木瓜作為先行試辦項目。

按,這未免太晚了一點,但有開始總比沒開始好。木瓜種子是我國種子輸出的最大宗,管制木瓜只是讓我國不會被他國家抓包。可是進口到我國的種子,有沒有混雜基改的,那才是大家關心的問題吧。特別是甜玉米種子我國進口數量也不少,這最應該積極嚴格在海關查緝。其次我國進口不少油菜種子當綠肥,雖然進口的是非基改,但難保沒有基因混雜,也要小心。Source

  • 巴基斯坦基改棉花產量不穩   16-06-26.3

基改棉花種植在印度失敗,導致這個棉花生產大國反而要由巴基斯坦口棉花。然而基改棉在巴基斯坦也沒好到哪裡。巴國從2010年開始正式核准基改棉的種植,但農民從2005年就在種植偷渡過來的基改棉種子。然而去年棉花產量卻大跌27.8%,對巴國農業的打擊相當大。較有知識的農民都認為棉花失收的主因是基改品種,目前基改棉佔全國棉花生產的88%

基棉在巴國的表現不穩定,例如在2011-12年,巴國棉花採收面積是280萬公頃,每公頃收量815公斤。然而在2015-16年,雖然種了291萬公頃,每公頃的產量卻只有587公斤。政府怪罪於氣候不佳以及蟲害猖獗,主要是棉鈴蟲,然而基改的BT棉花是號稱可以抵抗棉鈴蟲的。農民就認為基改棉種子品質不佳,導致無法抵抗蟲害,許多農民因此準備改種其他作物。

儘管如此,巴基斯坦政府仍然堅持核准基改品種的種植,就在今年,其主管機關NBC就在缺乏應有的程序下准近百種基改種子(按,可能是同一轉殖項的不同品種)。也就是說孟山都與杜邦的基改棉在尚未進行大規模田間試驗前就上市了,而且還是首相親筆文件下放行的。因為國際貿易的壓力,導致原來是公部門在管理的種子體系,現在已經被私部門、跨國基改公司涉足。維基解密所透露的文件就指出孟山都如何透過外交途徑影響巴國的棉花政策。Source

  • 基改陣營用廣告來置頂谷歌   16-06-19.1

基改陣營的錢真多,廣告做到google上了。作物永續發展協會CropLife International背後可是孟山都等基改/農藥公司在撐腰啊。Source 1    Source 2   

  • 菲律賓地球小姐呼籲禁基改   16-06-19.2

2016菲律賓地球小姐選后,在45位入選者中選出21歲的Imelda Schweighart。當最她被問到:若有機會與新當選的菲律賓總統Rodrigo Duterte見面,如何就氣候變遷議題請教他?:她的回答是:「我對於氣候變遷的主張是禁止基因改造生物與種子,我認為需要用天然的食物來餵養我們的身、心與腦。所以,總統先生,我們要支持基改禁令,來營養人民的心靈,來變得更聰明」。Source

  • 匈牙利農部長違憲想推基改   16-06-19.3

憲法規定不准種基改作物,這是哪一國? 匈牙利的憲法(稱為匈牙利基本法)20條表示,應確保無基因改造生物的農業生產、保護環境、提供健康的食物與飲用水,期能維護國民身心健康。根據憲法,匈牙利不准種基改作物,但可以進口作為食物或飼料。然而國反對黨(LMP)的發言人今天表示,該黨握有文件證據,顯示農業部長Sandor Fazekas為了讓TTIP貿易協定能順利進行,已經進入協商的腳步,將犧牲國家無基改農區的地位,屈服於跨國公司的利益。這可是違憲的行為,農業部長應該下台。Source

  • 美國學者反基改用的嘉磷塞   16-06-19.4

前日美國一群科學家跑到首府,環保署的科學家會談,要求禁用除草劑嘉磷塞,理由是嘉磷塞與自閉症、阿茲海默症、癌症、肥胖症等等慢性病有關。領銜的病理生物學家Stephen Frantz表示,原因在於嘉磷塞會干擾蛋白質的合成。蛋白質是由23種氨基酸一個接一個合成的,其中的一個叫做甘氨酸(glycine)。細胞中若出現了嘉磷塞,在合成蛋白質的時候,原本的甘氨酸會被相近的嘉磷塞取代,因此所合成的蛋白質會改變,無法進行正常的作用,導致未能預測的後果,包括各種慢性病。

此外嘉磷塞也會影響到土中微生物,更會吸附土中養分,使得植物生長受到影響,也會影響到碳吸存。因此應予以禁用。Frantz提到,當初孟山都申請嘉磷塞專利時,用的名義是抑菌劑,因此當我們經常吃含有嘉磷塞的食物,就如同長期服用低劑量的抗生素。另一個研究DNA的學者Sterling Hill表示,嘉磷塞會影響到DNA而導致疾病,若不加以禁止,因嘉磷塞引起的疾病會越來越多。Source

  • 基改用的嘉磷塞真的不安全   16-06-19.5

最近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學者用最可靠的分析方法(LC-MS/MS)檢測,發現高達93%的美國人,其尿液都含有嘉磷塞,平均高達3.096 ppb,而兒童的更高,達3.586 ppb。歐洲人大概只有1 ppb

嘉磷塞的安全值不可靠。先看數據:(1 ppm = 1000 ppb)

11,900  ppb: 基改黃豆可能的含量(11.9 ppm)

     700  ppb: 美國現行規定自來水中含量的上限。

     700  ppb: 可改變大鼠肝腎兩臟

       10  ppb: 對魚的肝臟有毒性作用。

       0.1 ppb: 歐盟現行規定自來水中含量的上限。
       0.1 ppb:
可以改變大鼠肝、腎器官內約4000以上基因
                         的作用。

歐盟的規定算是比較嚴格的,例如嘉磷塞每日容許攝取量(ADI)是每公斤體重每天只有0.3 mg,而美國的ADI值卻高達1.75 mg

那麼現行歐盟的規定安全嗎,答案是否定的。

  • 嘉磷塞的所謂安全值是由業者的試驗結果推估出來的,對消費者長期而言是否安全,卻沒有真正被測量過。

  • 已有試驗顯示,業者認為安全的嘉磷塞濃度,其實是有害的,但(歐盟)主管機關卻不理會這些證據。

  • 業者的毒性試驗準則是過時的,以為濃度越高毒性也越強。但現今毒物學已告訴我們,有時候低濃度下的毒性反而大於較高濃度者,特別是具有環境賀爾蒙 (內分泌干擾)效應的化學物質。而嘉磷塞在0.1 ppb的濃度左右可能就具有環境賀爾蒙的效應。

  • 嘉磷塞在低濃度下,具有干擾內分必的作用對於試驗動物胚胎的發育是有影響的。胚胎發育時期的賀爾蒙干擾有可能影響器官的外觀,也可能導致長大後易得癌症或生育障礙。

  • 只測試嘉磷塞的安全值是不夠的,因為販售的農藥除的主成分,還會添加各種輔助的試劑。已有試驗顯示這類輔助性的添加劑本身也具有毒性。
    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顯然NGO認為就算嚴格如歐盟,其主管機構對於嘉磷塞類除草劑的安全把關仍然有問題,那比歐盟的規定寬鬆許多的美國就更不用講了。

      那我國呢?

根據食品藥物管理署在2013藥物食物安全週報第430期中的報導,「衛生福利部前身衛生署於民國65年起,逐年增修殘留農藥安全容許量標準,殘留農藥安全容許量標準的訂定過程,包括對合法准用的農藥進行研究、評估,並參考國際間對農藥建議的「每日可接受攝取量(ADI)」,研訂出蔬果農藥的「可接受的風險」,也就是「殘留農藥安全容許量標準」。」

也就是說我國對嘉磷塞,並沒有自己的ADI,而是參考國際的。那麼我們是參考歐盟的,還是美國的,還是平均值呢?

我國毛豆的嘉磷塞殘留安全容許量是0.2 ppm,但是大豆是10 ppm。根據前述的說法,意思是說我們每天吃進肚子的毛豆量是黃豆的50倍囉?真的是這樣嗎。顯然兩年前食藥署的官員說的比較可靠,原來衛福部在制定(至少是)嘉磷塞的殘留安全容許量,並沒有依照安全週報所講的,而是因為「兩者種植方法不同」。意思就是說,進口基改黃豆在種植過程用比較多的嘉磷塞,因此殘留容許值必須訂得比較高,否者不容易進口。

消費者可以忍受這樣的官方行為嗎?

  • 美十大食品公司轉向非基改   16-06-11.1

迫於美國消費者意識遲來的覺醒,以及佛蒙特州通過立法要基改標示的影響,不到兩年內,美國好多家食品大廠紛紛轉向,顯示消費者的力量:

1.          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把「神奇圈圈餅」(cheerios)系列中的「Original」品牌將改成非基改的產品。(January 2014) https://

2.          POST寶氏穀物麥片Grape-Nuts 拿掉基改成份。(January 2014)

3.          Chobani優格承諾朝向非基改與有機飼料邁進。(March 2014)

4.          Hershey'sKisses以及牛奶巧克力都拿掉基改成份。(February 2015)  https://

5.          聯合利華的美乃滋Hellmann's (Unilever)推出非基改選項。(May 2015)

6.          雅培Similac (Abbott Laboratories): 推出非基改嬰兒奶粉選項。(May 2015)

7.          康寶濃湯Campbell's推出若干有機與非基改產品。(July 2015)

8.          沙布拉(SabraPepsi擁有部分股權)的鷹嘴豆泥醬Hummus許多品牌都拿掉基改成份。(May 2016)

9.          強生優生嬰兒奶粉(EnfamilMead Johnson Nutrition推出非基改產品。(May 2016)

10.      雀巢嘉寶Gerber Nestle推出非基改嬰兒產品。另見 (May 2016)

Source

  • 歐洲議會否決兩項基改作物   16-06-11.2

歐洲議會不同意歐盟執委會的通過兩件基改轉殖項,以多數票決要求執委會予以撤回其允許進口、分送與上市。

第一件是以棄權33票,430:188的多數,拒絕可以忍受硫醯尿素類除草劑(sulfonylurea) 的康乃馨切花SHD-27531-4。硫醯尿素除了當除草劑,也是治療糖尿病的第二線藥物。拒絕理由是此項基改花卉的種植會讓硫醯尿素廣泛使用作為除草劑,危及生物多樣性,並可能汙染到地下水。此外,雖然康乃馨作為觀賞,但是仍有少數人在吃康乃馨花瓣,但審核單位並未考慮到該基改康乃馨對人體的影響。

第二件是以棄權33票,426:202的多數,拒絕含有MON-ØØØ21-9玉米基改轉殖項的進口、分送與上市,如t11 × MIR162 × MIR604 × GA21等。雖然主要是抗蟲,但是含有可以忍受除草劑嘉磷塞的GA21,而嘉磷塞已被世衛組織宣稱可能讓人類致癌。議員也表示,基改的審核都只是執委會的決定,根本沒有得到會員國多數的同意。Source

  • 基改新技術可製造出基因彈   16-06-11.3

原子彈早已過去,「基因彈」何時丟下?

非政府機構的美國國家科學院(NAS)發表新報告,認為放基改蚊來防治登革熱,時間是尚未成熟。報告名稱:Gene Drives on the Horizon: Advancing Science, Navigating Uncertainty, and Aligning Research with Public Values。

Gene drive可稱為「基因偏向」(或偏基因),是三種基因改造技術之一,其他兩種是基因轉殖(Transgenesis,轉基因)以及基因編輯(Gene editing,編基因)。基因偏向是把轉進去的基因利用繁殖系統加以迅速的擴散到野生族群,企圖調整整個族群的走向 (15-08-09.3 )。基改埃及斑蚊就是企圖用不孕基因來降低斑蚊數目,達到防治效果,這是英國公司的研發。

報告指出,基因偏向技術的積極研發,已經推出許多利用的方式,或許可以解決環境與公共衛生問題。然而此技術有快速散播以及難以恢復等先天上的特點,因此安全上的問題很多,其應用牽涉的倫理問題很複雜,需要很小心地探討。但是NAS報告的基調是鼓勵研發,限制使用。對此紐約時報專欄作家Amy Harmon認為有問題,由於擴散速率可能太快,因此應該是在各類問題得到答案之後,才來決定需不需要進行研發。

向來抨擊財團科技的ETC Group更使用「基因彈Gene Bomb」來描述此科技,讓人聯想到原子彈。這的名詞並非憑空而來,因為技術開發者就使用了「誘變連鎖反應mutagenic chain reaction」這樣的字眼!NAS的經費來源就包括有推轉此項科技不遺餘力的美國軍事機構DARPA以及基改農業研發支持者蓋茲夫婦基金會。生物武器公約(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BWC)已在去年年底開過會討論基因偏向科技,但NAS報告對於其可能的軍事利用與後果卻沒加著墨,對於其可能對於糧食自主權、生物多樣性的傷害也未能深刻檢討。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 基改孟山都流年不利呈敗象   16-06-05.1

(1.)月初美國兩家最大穀商拒絕買進新基改黃豆,理由是歐盟尚未核准進口。在印度與阿根廷,陷入種子專利權糾紛,被要求降低種子售價。(2.)股價比去年下降31% (但聽說自從拜耳準備購併孟山都,前者股價有下降,後者反略上升)(3.)年初裁員3600(約16%)(4.)想購併先正達不果,反被中國化工搶去。(5.)月初西雅圖市上法院控告多氯聯苯汙染河流。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鮭魚在美加都不受歡迎   16-06-05.2

加拿大政府跟隨美國,宣布准許基改鮭的上市。然而美國消費者與食品業者仍然不領情。根據消費者團體聯盟(30個單位)的最新資料,去年11FDA表示可上市以來,將近有80家主要的零售商,共11,000個賣場已經承諾不販賣基改鮭,其中包括Albertsons集團(擁有Albertsons, Safeway, Vons, ACME, Shaw’s…)CostcoKrogerTargetTrader Joe’sWhole Foods與連鎖餐廳Red LobsterLegal Sea Foods等。雖然美國允許上市,但由於卡在要不要、如何標示基改鮭的問題尚未解決,因此在美國也尚未實際上架。而在加拿大通過的第二天,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的漁業局就表示禁止生產基改鮭。Source

  • 論文指出基改黃金米不夠好   16-06-05.3

基改黃金米早在1980年代就開始有構想,做出來也已經過24年,在2000年還是時代雜誌封面,說是可以解決貧國兒童維生素A不足的問題,挽回許多生命。可是基改黃金米還未能利用,而維生素A缺乏症已經由2003年的40%降到2008年的12%,現在應更低了。

基改學說這是因為綠色和平等民間組織的阻檔。其實一位看起來還算支持基改的學者,最近與一位水稻研究者共同發表論文,指出根本的原因不在別人,而是黃金米的研發還有瓶頸,根本無法種植上市。

基改黃金米的試驗進展主要在菲律賓,然而菲律賓缺維生素A的兒童其實並非很多。所以選菲律賓作為試驗田基地,主要的著眼在於當地設有國際稻米研究所,水稻的研究改良能力很強。但稻米研究所研究十多年,黃金米雖然胡蘿蔔素含量高,四個品種的產量卻仍相當低落,無法提供給農種植,因此國際到米研究所都還未能向菲律賓主管機關申請許可。雖然綠色和平組織再2013年曾經摧毀一個試驗圃,但那只占試驗圃很小的比率,與基改黃金米的研發無關。反而是國際稻米研究所的「古傳種子計畫」,把古早品種種出來,反而能以其風味、米質獲得好的回響,造福小農。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混種非基改效果更糟糕   16-06-05.4

基改公司當然知道種了抗蟲基改玉米來殺蟲,不久害蟲也會產生抗性,導致基改種子失效(他們過去賣殺蟲劑就有很多這類經驗)。這對於高成本的研發當然很不利,因此賣種子時要求農民,種基改玉米田時,旁邊20%的田區種非抗蟲基改玉米,讓蟲去吃,號稱庇蟲區(refuge)。理由是庇蟲區會養出大量的無抗性害蟲;抗蟲基改玉米間若有少數蟲產生抗性,會與無抗性害蟲交配,稀釋了抗性基因出現的機率;因此抗性害蟲的出現會趨緩。

然而這樣的設計破功了。基改玉米田已經出現殺不死的超級害蟲,如切根蟲與秋行軍蟲等。原因有二,一是農民為求產量,不會配合去種那麼多的非基改玉米;其次是無抗性害蟲不容易飛到基改玉米田區,因此效果不彰。

因此後來他們推出"Refuge-in-a-bag",把非基改種子混在基改種子當中,保證農民會種20%的非基改種子。不過推出之後,就不被看好,因為混種之後容易因為花粉污染的關係,使得非基改種子也含有殺蟲毒蛋白。現在美國好幾個州的昆蟲學者證實,"Refuge-in-a-bag"不但無法遏止超級害蟲的產生,反而讓害蟲產生抗性的速度增加。Source

  • 烏克蘭禁種基改但嚴重偷種   16-05-29.1

烏克蘭政府宣告不准種基改作物,可是民間盛傳有偷重的情事,主要是因為基改品種都拿高產優質的傳統品種來進行轉殖,因此表現不錯,農民喜歡種。過去以為烏國黃豆種植面積中有三成是基改品種,但現在美國農部調查顯示,高達八成。基改玉米也佔了全部玉米的一成。

按,我國偶而也會向烏克蘭購買黃豆、玉米(20062015的進口資料)。因此要特別小心。我國也尚未核准基改作物的種植,但每年來自美國的甜玉米種子不少。雖然進口的應該是非基改品種的種子,但是美國種那麼多基改玉米,難保不會汙染到非基改甜玉米種子。政府應該在海關針對進口的甜玉米種子加以把關檢驗。每年進口那麼多油料飼用基改黃豆,雖然品質低略發芽可能很低,但是或許會被鄉下種子店拿去當綠肥種子便宜賣,發芽率低反正多灑一點種子就是了。這方面政府也應留意。

以紐西蘭為例,該國在2002年發現由美國進口的種子含有極少量 (2000粒中少於1) 的基改種子,該進口公司就將該批種子所種出的甜玉米種子與植株銷燬。2004年再度發現300多批進口種子含有極少量的基改種子,因此追蹤這三百批種子到底出售給哪些農民。農林部因此鎖定那些田區,收穫物的採收、運送、加工與儲藏都會受到監控;農民必需按照操作準則,確保採收種子在田間發芽者都要銷毀。Source

  • 傳統育種比基改強不是蓋的   16-05-29.2

科學期刊Nature新論文指出:要創造土壤養分利用率高、耐旱力強,傳統育種(量根的長度)比基因改造(基因工程複雜的DNA操作)還有效。在本文章發表前,這早已不是新聞Source

  • 基改香蕉被控涉嫌生物剽竊   16-05-29.3

原產於大洋洲的翡蕉 (Fe’i bananaMusa troglodytarum L.) 這幾年成為生物剽竊的新案例。蕉皮是紅的(亮橙到紅),所以可稱為翡蕉,但是重點在於黃色(黃到橙)蕉肉的胡蘿蔔素含量很高。

但基改蕉未經動物試驗就要給錢找女大學生試吃,然後是非洲人也不領情(另見)。再者,印度席娃博士更展開了「香蕉勿基改」運動(No GMO Banana Campaign),展示57,000人簽名的請願書要求終止女大學生的吃基改蕉試驗,並且發出公開信函給Dale與比爾基金會。函中指責該基改蕉剽竊了太平洋香蕉傳統知識,沒有經過允許,甚至於不承認。例如Dale說他找到的胡蘿蔔素基因是來自野生的‘Asupina’材料,其實不然,那是來自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翡蕉栽培品種。而Dale所用的抗病基因則來自印尼的翡蕉品種。其次他說這些野生蕉已瀕臨絕種,這也是謊言,因為還可以看到數百個品種。更有甚者,Dale還申請了兩個關於蕉類基改轉殖系統的專利,顯然是看上了西方人的龐大香蕉市場,只是拿非洲人當人道主義的盾牌罷了。Source

  • 美國科學院基改報告玩文字   16-05-29.4

美國國家科學院(NAS)剛出爐的基因改造回顧報告雖然指出基改作物沒有增產的作用,但也表示證據無法顯示基改食物有健康風險,因此支持基改作物與傳統作物「實質等同」的美國官方說法。但報告中至少有一處企圖玩文字遊戲。

電子檔頁117:研究委員會在2004年指出,所有各種傳統育種與基改技術都可能會有意料之外的作用,基改技術意料外作用的機率落在各種傳統育種的範圍之內,因此傳統育種所得新品種也適用「實質等同」的概念來評估。

所謂「意料外作用」,在談基改作物的健康風險上是很重要的概念。基改作物若轉殖了外源基因,會產生該作物前所未有的蛋白質,因此那個蛋白質是否影響健康,就是目前審核的重點。若不具健康風險,美國政府就認為該基改作物與傳統品種是「實質等同」的,不需要特別管理。

然而除了那個蛋白質,基改作物還可能產生其他意料外的作用,使得基改作物產生其他的物質,包括意料之外的蛋白質或其他二次代謝物都有可能。然而這些意外產生的物質是甚麼其實很難去查覺,因此政府是不會就這方面去進行險評估的。這也是為何歐日紐澳與我國都採用「預警原則」,即使政府的風險評估合格,仍需要在上市時標示為基改,就是怕有意料外作用,讓食用者產生慢性健康問題,因此要消費者購食時自行斟酌。

美國政府一直希望透過貿易談判,要求各國政府取消基改標示,來有利於美國基改種子與農產品的外銷,所以一直在打擊基改的「預警原則」。

看起來NAS的報告是符合美國政府的需要。不過,前面所摘錄自頁117的文字看起來有點生澀。講白話,NAS是說各種傳統育種所育成的品種也會有意料外作用,有的機率低,有的機率很高,範圍還蠻廣的。基改科技創造出來的品種也會有意料外作用,其發生機率落在傳統者的範圍之內,所以沒有甚麼可以大驚小怪的。若要要求基改作物採用「預警原則」,那麼傳統育種的品種也應該同樣要採用才對。

表面上看起來,頁117的講法好像蠻有道理的。不然不然,那一段文字是在混淆視聽,是在威脅各國。因為每年透國傳統育種所得到的品種成千上萬,哪可能每一個都去作健康風評估,依照美國的意思,那只好讓基改作物比照傳統作物,採用「實質等同」的概念好了。

怎麼說呢,其實NAS的研究委員會在2004年有畫出一張圖,把所有育種方法會產生意料外作用的機率由小而大畫出來。依此圖,NSA的說法一點都沒錯,傳統育種的發生機率範圍寬,基改技術是落在其中的。

那麼問題在哪裡呢?問題在我們在談傳統育種,主要都是1235。而目前通過審在種植的基改作物主要是1011這兩種技術做出來的。因此,實際的情況仍然是傳統育種的意料外作用機率低,目前基改作物的機率高。NAS是不分青紅皂白,把所有的技術納混在一起講,當然會得到與實際情況不符的結論。

雖然誘變育種(12)被認為是傳統育種,然而所創造出來新品種卻最高的機率產生意料外作用。不過誘變育種主要用在如菊花等觀賞植物的品種創新,食用作物雖然也可能使用誘變育種,畢竟例子有限。而且的確有些國家認為誘變育種也應該比照基改作物嚴加審核的。真相還是藏在細節吧。Source

  • 科學院與基改企業關係深厚   16-05-29.5

美國國家科學院與基改公司的關係揭曉。美國國家科學院(NAS17日公布對二十年來回顧基因改造作物的研究報告,對其應用的環境與健康安全性做詳細的探討。雖然部分的結論還算反映現況,但其基調仍然認為研究結果並沒有指出基改食物有安全之虞。然而,雖然號稱網絡所有的究報告,實際上,光是基改作物所用除草劑嘉磷賽是否會引發非何杰是淋巴癌,就被發現,四份重要關鍵研究沒有被納入分析。現在,有文章指出,美國國家科學院的家私人機構的主要研究分支,國家研究委員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其實與基改/農藥公司有很深的關係。光是孟山都、杜邦、道禮就各付了1-5百萬美金,這還只是可查到的。而委員會許多成員也與基改公司有各類的關係。Source

  • 美國科學院基改報告有內情   16-05-22.1

美國國家科學院與基改公司的關係揭曉

美國國家科學院(NAS)17日公布對二十年來回顧基因改造作物的研究報告,對其應用的環境與健康安全性做詳細的探討。雖然部分的結論還算反映現況,但其基調仍然認為研究結果並沒有指出基改食物有安全之虞。

然而,雖然號稱網絡所有的研究報告,實際上,光是基改作物所用除草劑嘉磷賽是否會引發非何杰是淋巴癌,就被發現,四份重要關鍵研究沒有被納入分析。(下一則22.2)

現在,有文章指出,美國國家科學院的家私人機構的主要研究分支,國家研究委員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其實與基改/農藥公司有很深的關係。光是孟山都、杜邦、道禮就各付了1-5百萬美金,這還只是可查到的。而委員會許多成員也與基改公司有各類的關係。Source

  • 美國科學院基改報告會誤導   16-05-22.2

美國國家科學院這家私人研究機構指出基改作物無害健康?

中時電子報報導,標題寫的是:「分析900項研究報告 美國科院:基改作物 無害健康」。不過內容則指出:「美國國家科學院(NAS17日公布一份針對二十餘年基因改造作物研究的回顧研究報告。結論指出,並無證據顯示基改作物有害健康,但基改技術也並未像其支持者宣稱的那樣,可以顯著提高玉米、大豆和棉花的增產率」。

有三個觀念:1. 無害健康;2. 無證據顯示有害健康;3. 有證據顯示無害健康。第1個像是江湖術士的語氣,鐵口直斷但經常出錯;第2個是科學家常講出口,安慰大家的;第3個是消費者最想要的,但很難做到。

「無證據顯示有害健康」這句話經常需要保留,即使是NAS的報告。無證據不見得就真的沒有證據,也可能只是時候未到。早期的例子是菸草。抽菸的危害現在大家都知道,然而其證據在1960年之前是完全沒有出現的。

比較近代就是英國狂牛症造成一兩百個人死亡的例子。在嚴重性尚未爆發前,英國農部(MAFF)就是以無證據顯示有害為藉口,企圖掩蓋真相以免造成畜牧業者的損失。

回到NSA。美國國家科學院是個私人機構,並非公家單位。

這份2016年的基改報告不是科學院的首次,該院分別在1987、1989、2000與2004都也發表過。在2015年出版,《改變的基因,扭曲的真相》一書中用很長篇幅,很詳細地批判該研究院的報告,認為該院歷年來的報告扭曲的真相,企圖建立「基改作物的風險與傳統育種者沒有差異」的假象。

這本書與NAS的報告都很長,這裡只提出一項觀察:「分析900項研究報告」就可以表示該報告很可信嗎?

拿嘉磷塞事件為例,該報告在頁154寫到:De Roos et al. (2005) concluded that “glyphosate exposure was not associated with cancer incidence overall or with most cancer subtypes we studied.”。大意是該學者認為接觸嘉磷塞與整體癌症發生並無關係。

讀者看到這裡,大概會覺得基改作物所用的嘉磷塞除草劑不會讓人得癌。然而至少有四篇第一手的研究報告指出:嘉磷塞可能讓使用者得何非何杰金氏淋巴瘤。但是這四篇文章都沒有被NAS的新報告納進去分析。

四篇報告的作者分別是Hardell在1999與2002發表的兩篇、MaDuffie在2001年發表的一篇,以及De Roos在2003年發表的一篇。那為何De Roos et al. (2005) 的結論會是無關係呢?

仔細看2005這篇,他在做流行病學分析時,並沒有針對非何杰金氏淋巴瘤單獨去進行,而是分析【所有】淋巴血癌與嘉磷賽的關係。那就有可能把非何杰金氏淋巴瘤與嘉磷賽的關係給沖淡掉了。真相是藏在細節裡的。 NAS報告

  • 基改用嘉磷賽影響基因表現   16-05-22.3

新證據指出:低劑量嘉磷塞除草劑會影響基因表現。

除草劑嘉磷塞這幾年受到很大的注意。去年世衛組織指出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也很可能讓人類得到癌症。在人類方面由於研究較少,因此尚未能充分肯定會致癌,不過有限的研究報告指出,噴施含嘉磷塞除草劑的人較容易得非何杰金式血癌。

消息一公布,歐盟與糧農組織先後指出沒有證據顯示嘉磷塞會讓人類致癌。由於歐盟嘉磷塞核准使用令即將到期,但新的審核尚未定案,這個結果對農藥公司當然很重要。因此兩個單位都被指出有受到企業影響之虞。

然而,嘉磷塞對人體的影響並不限定在癌症,因為好幾年來的研究已經指出嘉磷塞可能具備環境賀爾蒙的殺傷力,在很低的濃度下就會有作用,主要的影響器官是肝、腎兩臟,包括解剖學上或生化學上都有證據。

英、法、意三國學者共同發表一篇論文,他們將除草劑放入大鼠的飲用水來進行試驗,用量是除草劑濃度0.1 ppb,相當於每公斤體重每天給予4 ng的嘉磷塞(4 ppt),試驗期間長達兩年。這算是很低的劑量了,4 g等於4,000,000,000 ng,或者說4 ng等於4 g乘於10-9次方。

研究者採用transcriptome microarray 的分析技術,配合計算繪圖軟體Qlucore's Omics Explorer,比較處理組與對照組的基因轉譯表現,發現接受處草劑處理的大鼠(紅),在基因轉譯上與未處理的(綠)有很顯著的差異(圖),而處理組的基因表現的確有很大的改變,可以說明與肝腎兩臟受損的證據相呼應。

論文的結論中表示,他們採用的檢測技術與數據分析方式可以評估嘉磷塞除草劑的內分泌干擾能力,可以用來探討極低劑量嘉磷塞除草劑的健康影響後果。Source

  • 食藥署對基改豆認知有錯誤   16-05-22.4

看不懂食藥署的基改邏輯

食藥署"衛生福利部審核通過之基因改造食品原料之查詢"網頁中用關鍵字"汰克草"查詢,得到2筆資料。一個是所謂單一品系的MON-877Ø8-9 「耐汰克草基因改造黃豆」。另一個是所謂混合品系的MON-877Ø8-9 x MON-89788-1「混合型耐汰克草暨耐嘉磷塞基因改造黃豆」。

依照字義,所謂混合型是兩個單一品系MON-877Ø8-9與MON-89788-1經過傳統交配育種,把兩個品系各自轉殖進去的基因混合在一起,放在同一個(混合)品系內。其中MON-89788-1是「第2代高產量耐嘉磷塞基因改造黃豆」。所以按照食藥署的邏輯,MON-877Ø8-9是可忍受汰克草的單一品系囉。

問題來了,根據ISAAA的資料庫,MON-877Ø8-9卻是可以忍受嘉磷塞與汰克草兩種除草劑的基改作物,是屬於stacked traits,即混合(基改)特性。是衛生署資料庫錯了,還是國際最有名的基改作物資料庫錯了?還有多少個國際上被認為是stacked traits,但是我國食藥署卻歸類在單一品系的呢? 恐怕不少喔。 查詢網頁

  • 新基改黃豆在美國種植疑慮   16-05-22.5

八成以上的基改作物都可忍受除草劑,可是除草劑用多了,早在2002年就出現除草劑殺不死的「超級雜草」。基改/農藥公司的對策是推出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的新基改種子,農民在種植時需要噴兩種除草劑。

食藥署的一項錯誤,就是把新一代基改黃豆MON-877Ø8-9誤認為只忍受汰克草一種除草劑,實際上,商品名為Roundup Ready 2 Xtend的該新基改品系是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嘉磷塞+汰克草)的。(上一則22-4)

昨天的消息指出,中國政府說他們並沒有核准過MON-877Ø8-9,以及MON-877Ø8-9 x MON-89788-1。這兩者我國早在2013與2014就核准了。

孟山都在今年二月表示,中國已經核准這兩款基改黃豆的進口。這顯然是謊言,因為根據北京食品安全人士指出,中國農部根本沒有接受該公司的申請資料,也沒有核准證書。

其實,孟山都對於這新一代基改黃豆很頭痛,因為農民都已經訂購種子了,但現在卻不敢種,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進出口穀商可能會拒收秋季採收的這款黃豆。理由是進口大國如歐洲都還沒有完成核准進口的手續(編按,這是國黃豆協會的說法,根據ISAAA,歐盟已在2015年核准)。此外,美國環保署根本還沒有核准在種植Roundup Ready 2 Xtend時使用汰克草,直到夏天或秋季才會可望核准使用,核准前使用是違法的。Source 1   Source 2

  • 搖滾老將巡迴歐美唱反基改   16-05-15.1

搖滾長青老將Neil Young反孟山都、反基改、反Starbuks等大食農公司的控制農民與農田不遺餘力。去年唱出專輯The Monsanto Years (今年的是 Earth),內容涵蓋饑餓、農藥、基改、種子、生態等議題,也捐出10萬美元推基改標示公投。  

更厲害的是,他橫掃美國,不只是樂團的演唱,同時還邀請各NGO團體一起埋鍋造飯,就好像我國的民主抗議大活動,每個社團各搭一個帳篷(activist tent),連起來就成了村落(activist village),吸引大批粉絲前往參加,除了聽歌,還可以吸收各種正經的議題與話題。Neil Young帶出的六大主題包括:生態、環境正義、氣候變遷、農耕、基因改造,以及好媒體,並且有網站收集相關網頁

今年6月到7月他還要把這個巡迴演出的模式帶到歐洲各國,首場就到英國。這是有特意義的。因為這一兩年歐美正在談判TTIP (歐洲版的TTP),大公司正挾持美國要求歐洲取消基改管制,而英國政府算是歐洲內最積極鼓吹基改的。Source

  • 拿錢挺基改學者吐漏出真相   16-05-15.2

美國公家支持研究的經費一直縮減,大學教授只好向企業界申請研究經費,因此研究結果偏袒業界,不是奇怪的事。所以頂尖的期刊目前都要求投稿作者需要揭露研究經費的來源,有時還得公開原始數據量大減檢視,希望能避免刊登出結論偏差的論文。可是畢竟還是會魔高一丈。

最近有名的案例就是哈佛-史密松天體物理中心研究員Wei-Hock Soon,他宣稱並沒有氣候變遷這回事,後來被逮到拿了石油公司的錢。然而之後他還是拿了 Donors Trust的經費65萬美元,這家基金會資助近1.2億美元給上百個單位來質疑氣候科學的發現。然而該天體物理中心仍不肯透露Soon為何拿基金會的錢,認為只要提到與基金會有關就可以了。

芝加哥公共電台就近指出伊利諾大學食品安全與營養系名譽教授Bruce Chassy協助孟山都錢給該大學的基金,然後以大學基因的名義將錢撥給科學家、政治人物與公眾,用來鼓吹生物科技,卻不提到孟山都參與其中。

還記得Kevin Folta這個教授嗎?他拿孟山都的錢到處演講說孟山都的產品,包括基改作物以及除草劑嘉磷賽都沒有健康風險,還兩度當眾表演喝下除草劑呢。去年被紐約時報報導出來,他還說過,孟山都在出錢時應該小心,「錢不要放進有利益衝突之虞的帳戶裡面,並且要能夠不需要公開」。Source

  • 食品公司不用基改甜菜製糖   16-05-15.3

美國製糖用甜菜生產超過95%種的都是基改品種。然而近年來美國消費者意識開始覺醒,因此若干食品大廠開始減少採用基改原料,即使是已提煉成砂糖,糖果公司也開始宣稱不再用基改甜菜來的砂糖,而要改用來自甘蔗的。例如今年年初美國Hershey's巧克力就開始停用甜菜來的糖,改用甘蔗糖。這使得國產砂糖佔有率大降剩下41%,不少蔗糖都來自進口。不過為了挽回局面,種基改甜菜方面已經開始展開反擊,不但遊說政府,還要加強「教育」消費者關於基改甜菜的好處,企圖挽回過去的成績。Source

  • 基改增加營養但或有害生物   16-05-08.1

製造omega-3脂肪酸的基改植物有沒有環境風險呢? 第一代基改作物以抗蟲、抗除草劑為主,消費者比較無感。假設新基改作物提高某營養成分,就可能引起消費者的興趣。因此開始有試驗單位企圖提高植物油的品質。例如英國Rothamsted Research研發亞麻薺(camelina,十字花科),其基改品系就含有omega-3脂肪酸,希望能取代魚油,成為新的優質油來源。此外新的基改油菜含有EPADHA這兩種omega-3脂肪酸。

今年三月有一篇論文,就拿以十字花科植物為取食對象的粉蝶來做試驗,發現在用芥花油餵食粉蝶幼蟲時,只要把芥花油的1%EPADHA來取代,所長出來的成蟲會有較小的翅,翅也較容易變形。因此研究者認為這類基改作物需要進一步探討對於陸地生物可能的影響(即進行環境風險評估)。

看起來好像也蠻正常的研究,但是鼓吹基改者以及Rothamsted研究所這些利害關係者就有點受不了,立刻加以抨擊。他們說,只有種子會累積EPA、DHA,葉片不會有。然而粉蝶只會吃甘藍菜(十字花科)的葉片,不會吃種子,因此該試驗並無價值。而且粉蝶是害蟲,根本無所謂。

表面上聽起來有道理,實際上老早在1999年就有Siraj的論文指出粉蝶會吃花椰菜的葉、果莢與種子。一本書Biofuel Crops: Production, Physiology and Genetics也提到粉蝶會吃嫩筴與種子。而一般的昆蟲書都告訴我們,毛毛蟲主要會吃葉片,但有些也會吃花、種子、或果莢。所以這類基改作物是有可能對粉蝶以外的鱗翅目鱗翅目昆蟲造成危害。環境影響評估還是得進行。Source

  • 美國小郡決議公地不種基改   16-05-08.2

美國科羅拉多州圓石郡(Boulder County)在三年前距六辯論是否可種基改作物,本來官方想開放,後來郡代表協議結果在2011年底決議只允許在公有地種,私人農場則禁種。2012 年選了兩位代表,經過幾年的努力,代表會終於決議公有地也不能種基改作物,而且認為該郡應該朝永續農業前進,公有地不等租給大企業經營,必須讓小農承租,到了2020年需要有20%採用有機農法。Source

  • 基改作物根本無法增加產量   16-05-08.3

鼓吹基改的文章實在氾濫而且經常刊登在主流媒體。富比士(Forbes)是有名的財經雜誌,其影響力相當大。該雜誌最近又有一篇了,內文解釋為什麼基改作物生產成本較高。作者說主要的理由是基改可以提高產量。這是老掉牙的宣傳伎倆,雖然早被揭穿,然而他說起來仍然氣不喘臉不紅。

目前基改玉米約有145種通過審核的品項,可是只有一種其基改目標是提高產量的,那就是MON87403,號稱可以提高一穗重量。不過這是2015年才出現,可是號稱基改作可以提高產量是1996年一開始賣種子的時候就在吹噓的。怎麼可能? MON87403轉殖了阿拉伯芥的一個基因,讓玉米種子剛開始發育的時候長得比較大,希望將來能有較高的產量。

不過唸過農藝學的人都知道,產量是很複雜的性狀,包括種植密度、每株的穗數、每穗的行數、每行的粒()數、粒()的授精比率,以及每粒的粒重。這六個性狀任何一個提高了,理論上產量就提高。問題在於,提高某一個性狀,其他性狀很可能就會降低(掠龜走鱉)。種子開始發育比較大,不保證後來真的就比較大,就算一粒種子最後重量提高,也很可能因粒數減少、穗數減少而對總產量沒有幫助。決定產量的因素這樣複雜,怎麼可能轉殖一兩個基因就可以增產呢?

好吧,作者另外提到基改作物提高產量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基改作物不怕除草劑,所以除草劑可以儘量用,把雜草殺個精光,因此產量自然提高。他說2012年比起1996年剛開始種基改玉米時,美國多產出來了2.37億噸玉米。不過作者沒有告訴大家,1996年美國種植玉米的面積是8000萬英畝不到,但是到了20212年面積就超過9600萬英畝。增產的重要原因在於種植面積增加啊。當然,不可否認的,美國玉米的生產力的確提高了。每公頃平均產量在2010年可以有9500公斤,但在1996年的時候只8000公斤。

可是這樣的增加可以歸功給使用除草劑或者基改作物本身產量提高嗎?以沒有種基改玉米,因此沒有沒多用除草劑的八個歐洲國家為例,在1961年每公頃只生產3500公斤,同年美國已經4000公斤。但是由於傳統育種的努 力,到了1996年只比美國略低,到了2010年,歐洲八國玉米生產力卻已經比美國更高或者相等。顯然不靠基改,生產力照樣提高。

那怎麼解釋為何1996年以後美國玉米生產力有提高呢?道理很簡單,因為基因改造只是拿現成的品種來轉殖進去一兩個基因而已,基改公司當然不會採用生產力較差的品種,一定會拿生產力較高的傳統品種來轉殖。這才是答案。富比士的文章: Source

  • 基改毒蛋白與嘉磷賽不利蟲   16-05-08.4

2008年與2013年都有研究顯示殺蟲的基改Bt玉米飼料會影響到大水蚤(Daphnia magna)的生長、繁殖與存活力。新論文用純化的毒蛋白進行試驗,進一步證實毒蛋白Cry1AbCry2Aa分別會對讓大水蚤長得較小、較易死亡,以及極低的幼水蚤生產量。同時施用兩種毒蛋白,情況會加劇。而在沒有蛋白的存下,單獨除草劑嘉磷賽也會提高大水蚤的死亡率。研究者認為農地上種了基改作物,環境中會存在毒蛋白與嘉磷賽,因此應進一步探討不同毒蛋白、嘉磷賽在組合上的影響為何。Source

  • 挺基改孟山都美國會真過分   16-05-01.1

「孟山都促銷條款」與「孟山都保護條款」:美國政府在20134月提出「孟山都保護條款」,後來因眾怒難犯作罷。現在又再來一個「孟山都促銷條款」。這個公司真是朝中有人啊。日前美國眾議院農業撥款次委員會給了食藥署300萬美元,配合農業部進行消費者教育,民眾接受農業生物技術的食品與飼料。做法包括「具科學基礎」的飲食教育,期以瞭解農業生物技術產品在環境、營養、食品安全、經濟的對人類的好處。這惹毛了美國民間團體,認為基改技術與產品仍存在健康、環境風險,對於許多農民仍然造成傷害,政府怎可以花納稅人的錢,替基改公司做廣告來對人民洗腦。因此呼籲美國人民打電話,要求參、眾議員拿掉這筆被稱為「孟山都促銷條款」的預算。

所謂「農業生物技術產品」,在美國指的就是基因改造產品。由於消費者普遍對於基因改造技術還有疑慮,因此美國政府與基改公司不喜歡這個名詞,用農業生物技術或生物技術產品來取代。在我國剛好相反,國內大多的所謂生物科技食品公司賣的,其實只是傳統發酵、組培技術的產品。

三年前的「孟山都保護條款」也是很扯。孟山都要強佔製糖用甜菜種子市場,一方面發展基改抗除草劑甜菜品種,另一方面大量併購甜菜種子公司。等到公司掌握了 95%以上的種子市場,就不生產傳統品種,只賣基改品種。一兩年以後,被法院判決環境影響評估沒有做好,需要重新進行風險評估,除了摧毀基改甜菜田,評估期間也不得再種植生產基改種子。然而美國農部表示若不讓公司種植,農民將沒有種子可用,砂糖的生產會有問題,因此還是讓孟山都種基改甜菜來生產種子。政府部門這樣違法亂紀當然不好看,因此就在2013年預算法案中安插了一個條文,即使法院依法裁定某基改種子有健康風險,不得種植,但企業仍然可以要求暫時種植,讓公司有時間完成審核程序。簡直是要讓違法的事情變成於法有據。

這個明顯放縱孟山都的條款當然引起強烈反彈,後來在參議院中被拿掉。新的「孟山都促銷條款」能否闖關成功,大家拭目以待。Source

  • 基改黃豆可能含異惡唑草酮   16-05-01.2

我國已核准的基改黃豆FG72,安全嗎? 進口基改黃豆除了基改本身的健康風險以外,含可能外加嘉磷塞除草劑殘留的問題,嘉磷塞已經被世衛組織列為對人類可能致癌。然而近兩年又多出了另一個可能風險,就是另一種除草劑的殘留,異惡唑草酮Isoxaflutole

自從美洲廣種基改導致若干雜草對嘉磷塞產生抗性後,其他公司為了搶種子市場的大餅,因此開始製造能抗兩種除草劑的基改新品系,杜邦就推出了兼抗嘉磷塞與異惡唑草酮的基改黃豆FG72

然而美國環保署早在1997年就將異惡唑草酮列為可能致癌。所以該署前資深科學家Ray Seidler就呼籲歐盟要抗拒美國的壓力,千萬不要核准進口,因為同時吃下含有兩種可能致癌農藥殘留的食物,其風險如何根本沒人知道,歐盟迄今仍然沒有兩種藥物共作用的風險檢測方法。

就在年初,歐盟食品安全局針對異惡唑草酮就表示:1.此藥物為致癌物質,對發育具毒性,2. 此藥物在黃豆可產生三種代謝物,3.其食品飼料的風險評蘇未完成,由於缺資料,所以無法訂定最高殘留允許值,4.相關操作者、噴施時旁觀者、消費者、非目標陸地脊椎動物、其他陸地動物、地下水等皆有風險。Source

按,歐盟與日本都尚未核准基改黃豆FG72的當作食用與飼料。但我國好厲害,已經在2013/12/24核准進口。這個轉進去兩種可忍受不同除草劑的基改品項,在外國文獻稱為Double-trait stack,然而我衛生署卻列為單一,不是混合品系。意思就是說在我國所謂單一品系,也可能是同時轉殖進去兩個以上的基因的基改轉殖項。

不過在衛福部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中,大豆含嘉磷塞高可達10 ppm,(毛豆卻只有0.2 ppm)。但是異惡唑草酮卻只有0.05 ppm,可能很容易超標。衛福部應在海關進行檢查,遇到國際統一編碼為MST-FGØ72-2的,就抽驗異惡唑草酮的含量。

  • 基改用的嘉磷塞歐官民相左   16-05-01.3

在歐洲政治也會背離民意,嘉磷塞議題上官方與民間意見有大落差。歐洲癌症協會聯盟主席Wendy Tse Yared表示,世衛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將嘉磷塞列為(對人類)可能致癌物質,表示禁用嘉磷塞應該納入歐洲的癌症預防政策。聯盟已將此訊息放在網站,近日會與會員商討相關事宜。

包括英法比葡與馬爾他等國的許多癌症學會都呼籲禁用或少用嘉磷塞,以資維護健康。例如法國擁有700,000會員的le Ligue contre le cancer 就發起請願活動,要求歐盟不再重新給予嘉磷塞使用許可令。該組織最近也對法國政府的反對立場表達贊揚。

歐盟健康與環境聯盟(HEAL)請求各國具影響力的癌症學會去呼籲各國政府立即禁用嘉磷塞,並且向歐盟表達反對重給許可。其資深政策顧問Lisette van Vliet對於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IARC唱反調相當不以為然。接著IARC宣稱嘉磷塞可能致癌之後,EFSA就說不太可能致癌。van Vliet表示EFSA也會犯錯,若EFSA能做得像IARC那麼好,歐盟就不可能重給許可。因為根據歐盟法規,致癌物質是不可以許可使用的。

嘉磷塞的使用核准期限到今年六月底截止,若未能通過再核准,表示此項除草劑就要從歐盟全面下架。對此,歐盟執委會根據EFSA的意見,建議延展15年使用期到2031年。然而歐洲議會日前票決,只允許展延7年,並且設下限制使用的若干情況,包括公園、遊戲場、庭園都應禁用,非專業者不得使用,在農業使用上應禁止用於收獲前噴施,綜合防治方式下可以不用時也不准使用。

決議中還包括1.對嘉磷塞展開獨立的全面檢討其毒性、2.要求執委會與EFSA立即公開所有科學評估資料、3.要求執委會針對境內與進口的食物與飲料監測嘉磷塞殘留、4.強烈批評執委會對於嘉磷塞的環境賀爾蒙效應(內分泌干擾)不夠嚴謹、5.強烈批評基改公司讓嘉磷塞使用引起超級雜草。 

然而歐洲議會的決議並沒有約束力,因此現在傳出來歐盟執委會不顧議會的決議,準備展延嘉磷塞的使用達10年,並且對非專業的使用也不設限。對此議員深表不滿,要求執委會三思。Source 1  Source 2

不少科學發現在開始應用時大家叫好,後來陸續出現後遺症。在農業科學上,農藥、化肥就是兩個很好的例子,基因改造算是比較新的案例。原因在於,這些科學採用了化約論(Reductionism)來進行研究。化約論簡化了現象的複雜程度,方便設計試驗,比較容易找出現象背後的原理。

例如植物營養學要研究農作物到底由土壤吸收哪些養分才能生長。但是根部環境很複雜,除了土壤顆粒、水分與空氣,還有眾多的細菌、真菌、放射菌、藻類、原生動物、節肢動物、環節動物、軟體動物、甚至於哺乳動物等。科學家為了方便研究,就用水耕法讓根部的環境剩下水與空氣,然後精確地放入精確數量的養分,很快地發現只要氮、磷、鉀以及若干微量要素就可以讓植物生長,因此發明了化學肥料。化學氮肥一用,土壤有機質卻減少,土壤因此硬化,根長得不好,氮肥的用量需要提高,才夠農作物吸收。

然而多施的氮肥轉化成氧化亞氮,飛到空中其溫室氣體效應是二氧化碳的300倍。另一半轉到水域造成優氧化,近海漁獲量大減。所以原理不等與真相。化約論得到的科學發現若在試驗時所設計的領域內使用,大概不會有問題,然而當應用到領域外實際的情況,當然可能出現始料未及的事。這在數學上稱為外插法,玩過股票的都知道是怎樣一回事。

農藥、化肥研究出來,應用在實際的農田,雖然如預期的可以提高產量減少病蟲害,但也造成人類、環境的健康受損,生物多樣性降低。農事就好像吃了鴉片,以後每年都得仰賴農藥化肥,否者難以有收穫。相反地,有機農業就是要用整體論(Holism)的方來進行新生態農法的研究。基改科技可說是化約論的極致。農業問題以及人類營養問題相當複雜,基改科技卻徹底加以簡化,認為只要轉進去一兩個基因就可以解決。

基改作物雖然讓美國農民更容易大肆噴施除草劑,部分的殺除劑也不需使用,然而沒過幾年,後果一一呈現,除了增加農藥的總用量而危害環境,更造成諸如基因汙染、專利糾紛、出現超級雜草與超級害蟲,以及第三世界國家小農受害等事件。這就是化約論的後遺症。

第一代基改作物轉殖外源基因,被認為是健康風險的來源,因此除了美國還在頑抗立法強制標示外,很多國家都採取預警原則要求改標示。不過基因科技日新月異,第二代採用基因編輯技術,包括ZFP/ZFNsTALE/TALENs、CRISPR/Cas等,其中以CRISPR/Cas操作最為簡單,實際的成果就是最近美國賓州大學研發成功的抗褐化蘑菇。其他作物的研發也很積極。

第二代基改作物基因編輯技術號稱為精密基因改造(Precision genetic modification),重點在精密一詞,因為基改公司或研究者都說,此類技術精確地直接處理生物體本身的特定一個或數個基因,沒有帶進其他生物的基因,沒有健康風險,因此不需要視為基因改造,就不需要特別去做審核,將來上市後也不用特別去標示。

真的這樣嗎? 實際上在2014年就有一篇論文談到各種基因編輯技術可能的風險 (New Plant Breeding Techniques and Risks Associated with Their Application)。最近Jonathan Latham博士也為文質疑。原來,基因編輯技術既不精,又不準。

其實基改科技界的「天真」早在第一代就有了。第一代基改技術再進行基因改造時,都會使用來自病毒的一段小DNA序列CaMV 35S來作為啟動者,讓轉殖進去的外源基因可以發揮作用,認為這段小序列只負責發動附近的基因,本身不會有其他功能。然而1996年以後陸續發現CaMV 35S會造成某個重組熱點,讓DNA斷裂的機會增加數百倍,會讓植物免疫系統失能,更含有一段重疊的病毒基因,其功能至今未明。

那麼第二代的基因編輯真的精準嗎? Latham博士提出反駁的論據。
1. 基因編輯技術出來後,一直宣稱可以今準地操控剪貼DNA。實際上到2014年都還有論文說要提高其精準的程度。這表示過去所謂精準都是宣傳。其實CRISPR/Cas9會造成多個目標以外的效應,一點也不準確。

2. 即使很準確地處理某一個基因,並不代表轉殖生物體就很準確地只改變某一個特性。基因與性狀間複雜的程度相當高,處理了一個基因有可能導致未可預期的結果。
以新的基改豬來說,利用基因剪輯技術處理掉控制肌肉生長的MSTN基因,豬腿就可以長出多餘的肌肉來。然而這些基改豬的存活率卻很低。道理很簡單。提高豬腿重量牽涉的不只是腿部肌肉長的多出一兩倍。大腿肉長那麼粗大,表示皮膚面積也需要擴充,小腿關節更要加強來承受重量……,更不用說意外的效應可能提高畸形率,降低存活率了。因此,基因編輯技術所得到的生物體,仍然要視為基因改造,加強其審核與事後監控。
 Source

  • 基改蘑菇在美國問世未上市   16-04-24.1

美國賓州大學用基因編輯技術CRISPR來做出基因改造的蘑菇(洋菇),目前已經獲得美國農部的核可,但還是得等到食品藥物管理署的放行,才能夠生產上市供食用。一般蘑菇在料理過程容易褐化,外觀上較不討喜,使用CRISPR術把某基因關掉,就不會有導致褐化的酵素,可以維持白色。不過贊助該研究的Giorgio公司尚未決定是否要上市,因為該公司其實對有機蘑菇比較有興趣,害怕基改菇會讓消費者觀感不佳。

美國政府認為此種技術沒有轉殖外來細菌/病毒的基因,因此不會視為基因改造生物。根據2014年的一篇論文,包括基因編輯等一些新的育種技術仍然有其會導致意外的風險這些技術如Oligo-directed mutagenesis (ODM)、Nuclease-mediated site-directed mutagenesis (如Zinc-finger nucleases,ZFN、Transcription activator-like nucleases,TALEN、CRISPR/Cas-Nuclease)、Cisgenesis與Intragenesis。Source 1   Source 2

  • 歐或將基因編輯視為非基改   16-04-24.2

在較為謹慎的歐盟,對於基因編輯技術是否應視為基因改造而加以管理,存在有正反意見。但歐爭民間團體透過資訊公開法取得文件,顯示歐洲執委會可能屈服於美國(TTIP,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的壓力,認定使用基因編輯所做出來的品種並非基因改造,因此會按照美國的方式來處理,不需要加以管理,就是說將來可能就不用審核,也不用標示了。民間團體對此深表不滿,認為一旦同意TTIP,歐盟會逐漸放寬安全的標準來適應美國,會危及將來環境與人體健康。

曝光的文件指出,在去年10月7-28日之間,歐盟執委會與美國代表是少有三次的會計討論基因編輯等新育種技術。執委會委員Andriukaitis在去年1030日到124日訪問美國時也與美方代表Michael Froman談到這個議題。而美國在113日致函執委會,表示政府間若對於新育種技術有不同的管理方式,可能會造成貿易的困擾。Source 

  • 馬鈴薯抗病品種多不需基改   16-04-24.3

馬鈴薯栽培最怕晚疫病,但是最近在英國大量試驗各種古老的以及新的品種,發現能夠抗晚疫病的品種還真不少。有些抗病品種可能吃起來味道不夠好,但是經過若干年的選育,在維持抗病性的情況下,味道與產量越來越好,根本不需要基改技術。Source

  • 美國賣基改卻進口有機雜糧   16-04-24.4

美國大量輸出黃豆、玉米等雜糧,但是由於本身種的超過九成多是基改品種,導致有機玉米、黃豆的供應短缺。可是近年來有機農乳的市場需求不斷升高,導致需要向國外進口有機飼料。有機玉米進口量在近三年內增加兩倍,達到30萬公噸,大都來自羅馬尼亞與土耳其。今年一、二月的進口量更是去年同時期的五倍。有機黃豆主要由印度與烏克蘭進口,今年一、二月是去年同時期的兩倍。Source

  • 墨西哥小農對抗基改孟山都   16-04-17.1

墨西哥是玉米起源中心,至今小農仍然種植種類繁多、各式各樣的玉米,對人類貢獻相當大。然而近代卻飽受自由主義的經濟迫害,特別是1992年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之後,美國玉米大量傾銷,一個原本玉米自產自足的國家,現在卻有三分之一來自國外,造成許多小農難以維生。

美國在1996年開始種基改作物後,墨西哥也開始陸續種植基改棉花與黃豆,到了2004年面積已達10萬公頃,2011年達最高紀錄20萬,去年再度降到10萬以下。然而玉米的強況較為特殊,墨西哥政府至今仍未敢開放基改玉米的生產種植。然而2001年首度發現國產玉米受到基改汙染(推測是來自美國進口玉米種子所長出的基改玉米),此後若干年,連基改玉米的試驗都被停止。

不過2009年政府再度核准本國生技學者以及孟山都、杜邦等基改公司的基改試驗。但民間團體認為即使是試驗,仍然對原生種玉米有所威脅,因此提出訴訟,於2013年再度中斷試驗,需要等到最終判決,才能知道4公頃的基改玉米試驗能否繼續進行。對此生技學者相當反彈,認為基改玉米可以透過忍受乾旱的品系,提高玉米自給率。反對此等說法的農業科學家則表示根本不需要基改,透過傳統育種、強化灌溉設施、農業推廣教育等就可提升產量。

至於基改黃豆,由於在尤卡坦(Yucatán)半島研究,於2014年發表的科學論文指出,當地產的蜂蜜含有基改黃豆的花粉,因此引發蜂農的抗議。因為歐盟每年大量進口墨西哥蜂蜜,然而2011年歐盟開始限制含基改成分的蜂蜜,論文發表後當然引發恐慌,要求法院處理。當年七月,當地法官根據科學論文,取消農業部長的核准種植基改黃豆。其後Campeche (坎佩切州)法官也做相同的裁決。

然而證據顯示,孟山都在聯邦政府的背後下,偷偷地想在尤卡坦光復失土。在2014的兩項判決於201511月確定後,聯邦政府暫時下令禁種基改黃豆,將來要申請種植許可,需要先與當地原住民諮商。而墨西哥最高法院也指派原住民發展委員會(CDI)與生物安全基改生物跨部會員會(CIBIOGEM)確保諮詢過程有馬雅族群的參與。然而CDI卻仍採取閉門會議,未能如法院的要求公開。所以,這個爭端恐怕還要延燒下去。Source 1  Source  2

  • 全球基改種植最新情況出爐   16-04-17.2

2015年全球基改作物種植面積為1.797億公頃,比2014年全球少了近200萬公頃(1%)。這是1996年以來首見下降情況。根據紐約時報,全球基改面積已趨近飽和。

全球基改作物栽培面積,87.3%在美洲,亞澳地區11.1%,而中東與非、歐洲僅佔1.6%。在2015年一共28個國家種基改作物, 比2014年少了古巴,多了越南。美國、巴西、阿根廷、加拿大、印度、中國、巴拉圭。這七國就佔了94.5%,而光是前三名就佔了77.7%。

七大國之外,其餘的是西班牙、葡萄牙、斯洛伐克、捷克、烏拉圭、巴拉圭、墨西哥、玻利維亞、宏都拉斯、哥斯達黎加、哥倫比亞、智利、澳洲、菲律賓、巴基斯坦、緬甸、孟加拉、越南以及南非、布吉納法索、埃及、蘇丹等。

依作物分,大豆、玉米、棉花、油菜各佔全球基改作物面積的51、30、12、5%。 玉米首見減少,而黃豆則持續增加。依轉殖特性而分,抗除草劑、抗蟲、多抗(除草劑與蟲)特性的全球基改作物面積,各約 551333%。比起2014 ,單純抗蟲、抗除草劑者都減少,但雙抗者增。Source

  • 新基改技術歐洲陷入了長考   16-04-17.3

早期基改技術通常是將外源基因透過遺傳工程,轉殖到優良品種。這些基改品種雖然因為基改公司量力的促銷,栽培面積已達到全球耕地面的的一成。雖然各國政府都有進行若干程度的審查,然而不少研究指出基改食品有其健康風險,消費者仍然抱持謹慎的態度,因此許多國家都設有強制標示的法律要求。

較新的基改技術仍然使用遺傳工程來改造生物體的組成,但並沒未轉植其他生物的基因,而是直接改變生物體本身的基因,例如關閉某一個基因,使得該生物不在產生某種酵素。這方面的技術有好多種,一般都通稱為基因編輯。基因改造的研究者以及基改公司企圖遊說政府與大眾,認為此等技術必沒有健康風險的問題,不應該視為「基因改造」,所以政府根本不需要加以管理,其產品更不用標示。但是許多學者與民間團體持不同的看法,認為這種說詞只是為了偷渡新的基改產品,實際上基因編輯的結果仍然會產生不可預期的新個體,所以仍然應該視為基因改造生物加以適當管理

實際上向來審查寬鬆的美國,對基因編輯也比較放鬆,已經有數種以此方式做出來的基改作物核准生產上市。抱持預警原則的歐盟較為謹慎,雖然歐盟基改學者也主張放寬,但是反對者眾,因此歐盟執委會八年來就在對基因編輯技術,討論是否將其成品視為基因改造加以管理。但可能歧見太大,因此原本準備2015年年底前定案,但一拖再拖,現在連三月底的承諾再度泡湯,執委會的人已經表示並沒有時間表了。際上無論執委會怎樣通過,歐洲法院都有最終的法律解釋權。法國生物技術高等理事會(High Council of BiotechnologyHCB)對此課題基及討論,將會形成法國的意見送給執委會參考。原本有七民間團體參與HCB的討論,經過數個月的參與,他們發現與基改企業的利益衝突的諸多科學意見完全不被採納,因此已聲明集體退出HCBSource 1   Source 2  

  • 夏威夷反基改大公司開始退   16-04-17.4

夏威夷是美國基改作物最大的試驗基地,大農藥公司在此試種基改作物,大量使用農藥,對環境與人類健康危害甚大,引起居民反彈。在許多當地民間團體的努力,以及EarthjusticeCenter for Food Safety等知名組織的協助下,透過傳、上街頭、告法院以及地方立法的各方面的努力,終於有點成果。公開噴施農藥資訊、設置緩衝帶、全面檢測等的實施已露曙光。夏威夷事件受到全美國甚至全球的矚目,至少有五部紀錄片問世。最近巴斯夫(BASF)宣告離開,杜邦(Dupont )縮小試驗田面積達1200公頃以上,先正達(Syngenta)則不再於Kauai (可愛島)進行,顯示運動的初步結果。當然,這些大廠會不會反攻,還是需要警惕。Source

  • 加拿大農團拒絕種基改苜蓿   16-04-10.1

加拿大(油菜為主)是種植基改作物面積第四大的國家,與印度(棉花)相當。不過最近加拿大全國農民聯盟(NFU)寫信給農業與糧食部部長,要求立即採取措施禁止本年度春季播種基改苜蓿(牧草用)。該種子是由孟山都授權給Forage Genetics International販售的。除了禁種,NFU還要求部長採取邊境管制,防止美國被基改汙染的傳統苜蓿入境。Source

  • 種基改失敗布吉納法索求償   16-04-10.2

非洲目前僅有三個國家種基改作物,其中布吉納法索由20008年開始種抗蟲基改棉花,2014年栽培面積達50萬公頃。可是由於去年基改棉花表現差,棉絮變短,降低其價值,導致8400萬美元的損失,因此決定今後不再種孟山都的基改棉,直到情況改善為止,並且準備向孟山都求償。孟山都表示這可能是環境的影響,與基改特性無關,希望能繼續談判。Source

  • 中國化工買基改公司遭抗議   16-04-10.3

中國化工集團用430億美元併購農藥、基改公司先正達案,引發抗議,前化工部長秦仲達領頭約四百人聯署,向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出質詢書,要求國資委就此案,舉辦公開、透明、公正的聽證會,邀請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各民主黨派與消費者代表出席討論,期能遏止此項災難,避免中國受到毒害。

質詢書指出先正達已如喪家之犬,許多國家都已禁止其若干農藥的販售。而該公司正積極開發可能帶來更大危險的下一代基改因作物,這將對中國糧食作物造成廣泛而無法控制的污染,對中國消費者的健康與食品安全以及中國農民的生計造成嚴重危害。根據路透社的報導,雖然簽署人數不多,在極權中國下能夠公開反對政府的策略,算是少見的例子。Source 1   Sourc e 2   Source 3

  • 我國立法基改標示美國不爽   16-04-03.1

引用: 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 331日公布將提交美國總統歐巴馬及國會2016年各國貿易障礙評估報告,報告列出外國政府對美國出口造成顯著影響貿。其中提及我國含基改原料食品強制標示規定,以及禁止校園提供含基改食品膳食等。反批: 美國聯邦政府自己不好好依九成多美國人民的要求立法強制要求基改食品標示,使得州政府只好自立自強,自行立法要求,怎麼反過來關切我們的依法標示呢?

我國政府千萬不要被嚇到,TPP的12簽約國中,過半的國家是有基改標示的,這包括汶萊、紐西蘭、澳洲、秘魯、越南、馬來西亞、日本。也想加入的韓國,或想加入中國也一樣有標示。Source

  • 奈及利亞五百萬人反種基改   16-04-03.2

奈及利亞100個民間團體,會員總計500萬人(哇)聯合告訴該國生物安全管理署(NABMA),反對將基改棉與基改玉米帶入該國糧食與農業系統,認為會危及人體與環境的健康。奈國前總統簽屬實施國家生物安全管理法,打開種植基改作物的門窗。孟山都在該國的公司依法申請基改棉與基改玉米的種植許可。特別是基改棉引起民團的緊張。非洲的布吉納法索在2008年開始種基改棉,然而因棉絮品質差,因此已經在2013年開始停止種植,並且已向孟山都要求損失賠償。Source

  • 科學刊物基改影片錯誤頗多   16-04-03.3

PanSci 泛科學這個5分鐘不到的短片怎麼錯誤如此多?

1.比起基改技術而言,傳統種效率不高,時間太長: 就過去做出來的基改玉米或黃豆而言,基改方式不但花好幾倍的錢,還得花更多或一樣的時間。理由很簡單,講者以為只要把外源基因放進去就可以了。不,放進去以後還得在田間試種選種歷經五代,把各種不良的突變淘汰掉還能確定該轉殖項(就是做成功了)。此後還花一兩年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健康風險評估。之後再送到 政府審核有得花時間,前後大該約10年。基改技術唯一的好處是可以跨物種,例如把細菌、動物的基因轉到農作物,這是傳統育種作不到的。

2.基改作物可以降低生產成本: 並不一定。因為基改種子比傳統者貴2-5倍。

3.基改作物可以忍受除草劑,因此減少除草劑的使用: 剛好相反,就是因為可以忍受除草,農民會多用幾次,導致美國除草劑的用量增加10倍,(參考)

4.基改食物沒有健康風險有共識: 但是有不少學者認為尚無共識,(參考) 。其實本短片在後面也用文字說沒有共識,這是自相矛盾的。

5.大鼠吃基改馬鈴薯試驗這一段也有若干錯誤(見) :
#
應該是吃基改玉米NK603
#
不是吃基改接近兩年才長瘤,而是一年以後長瘤的速度與數量就開始比沒吃基改的大鼠又快又多。
#
該試驗使用的大鼠品系比較容易得癌症: 這品系就是一般用來做這方面試驗的。基改公司孟
山都的風險試驗也是用同樣的品種。
# 該試驗樣品數少: 其實是因為處理的組別很詳細,整套試驗用的量很多,因此每小組用10隻。孟山都用的每小組20隻,但是分析結果的時候只挑10隻。

6.這短片完全不講基改作物生產所帶來的環境、健康與社會風險,特別是印度、阿根廷(與其他南美國)影片

  • 美政府核准基改鮭生產挨告   16-04-03.4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FA0)於去年核准基改鮭魚上市,又沒規定上市時需要標示,這引起軒然大波,不但紐約時報公開呼籲應該要標示讓消費者自行決定要不買,美國參議員在審查聯邦預算法案,更順便要求食品藥物管理署暫時禁止基改鮭於上市,直到該署提出基改鮭強制標示的準則才得放行。

現在美國民間魚類保育、食品安全等約12個團體更聯合向法院控告食品藥物管理署(FDA)違法,理由是濫用法律。

按,FDA是引用1938年的聯邦食品、藥物與化妝品法來審核通過基改鮭,但是所引用法條是獸醫用藥,而非全新的基改動物。(按,美國並未針對基改生物訂定專法,而是引用現有法律,例如,抗蟲基改作物因為會產生殺蟲毒蛋,因此被認為是一種殺蟲劑,所以引用植物保護法中審核農藥的條款來審核基改作物) 另外,原告也認為FDA的審核並未徵詢野生生物主管單位的意見,這也違背法律的規範。雖然FDA只准許申請公司AquaBounty在巴拿馬飼養基改鮭,但是該公司卻須稱將來要在美國本土飼養。Source  基改鮭文章

  • 黑龍江省要設非基改黃豆區   16-03-27.1

中國黑龍江省省人大代表提案,建議立法補貼種植非基改大豆的農民,並且設立特別保護區,嚴禁種植與加工基改作物,以避免基改作物污染其他大豆植株。大豆保護區目標設為430萬公頃,期以將非基改大豆種植面積由現在的140萬公頃將恢復到2010年的水準。保護區內產出的非基改大豆則優先供應給黑龍江及其他各省大學的食堂。黑龍江省目前尚無種植基改大豆,但基改種子仍有可能在陸路運輸中漏出或因其他原因落入土壤。Source

按,據說中國黃豆產區的基改汙染相當嚴重了,怪不得會有這樣的提案。中國早期黃豆是足夠自給的。經濟起飛後肉食流行,因此需要進口黃作為飼料。進口量在1993才25萬噸,1997年就已經250萬度以上,略高於我國。2010年已超過5000萬噸((進口的第二大國才略高於300萬噸,圖數據來自FAO),去年更飆到8000萬噸以上,這當然是基改豆。即使如此,國內自己生產的非基改黃豆還佔有約13%,問題是基改汙染到底多嚴重,還沒看到數據。

  • 種基改作物斑蝶數量大消退   16-03-27.2

每年帝王斑蝶由美國中西部農業區大量遷徙墨西哥,這是墨西哥很重要的觀光收入。但是此壯觀的景象在這幾年銳減許多,原因之一就在於除草劑的用量倍增,導致斑蝶的主食草種「馬利筋」數量遽降,到了2008年田間幾乎已經不見馬利筋的蹤影。美國魚類暨野生動物局(Fish & Wildlife Services)已經展開馬利筋種植計畫,希望能夠復育帝王斑蝶。Source

墨西哥的報導並非無的放矢。根據美國政府的網頁,1996年以後。美國本土除草劑嘉磷塞的用量直線上升,到了2013年全國用量已是1996年的10倍。而用量的增加主要就在玉米、黃豆、較少的是棉花。這三種作物在美國有9成以上都是基改品種。而基改品系大都可以忍受除草劑,農民當然會盡量噴。基改公司與基改學者經常說種基改作物可以減少農藥的使用,簡直是蒙著眼睛說瞎話。

  • 美國大食品商基改標示風潮   16-03-27.3

美國本土又有兩家食品大廠也跟進要標示基改: Mars(瑪氏)Kellogg's (家樂氏)  Source 另見底下一則

消費者想要知道的是,這幾家大公司在台灣有沒有遵照我們的法律,進行基改標示?

  • 反基改標示失利美商開始標   16-03-20.1

美國通用磨坊(General Mill)在台灣最有名的產品是綠巨人玉米與哈根達斯冰淇淋。這家公司宣稱,數週之後,所有含基改的產品都要標示。

根據我國2014年通過的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不論什麼公司甚麼產品,只要基改食品原料,都必須標示為基改。但是美國聯邦政府迄今仍站在基改企業那一邊,堅持不立法強制標示。該公司宣布的時機剛好是黑暗法案2.0版在參議院闖關失敗之後,頗為有趣。

 (據說參議員電話如海嘯般湧入,要求投反對票)該法案若通過,美國各級政府都不得立法強制標示,即使像通過地方立法要求標示的佛蒙特州,也都要被迫取消標示規定。現在黑暗法案被打掉,今年七月開始,佛蒙特州就會強制要求標示,對公司來講,產品只在一個州標示,其他州卻不要,這反而會需要兩種包裝而增加成本。因此通用磨坊才會乾脆全國都給予標示。

通用磨坊也表示在其網站會列出哪些產品含基改,那些沒有,以利顧客搜尋。康寶公司比通用磨坊更早表示產品要標示。年初美國康寶表示將會陸續出品含有基改的產品,以及標示為非基改的產品。而這樣的標示並不會增加產品的售價。Source

  • 反基改夏威夷再抗爭禁農藥   16-03-20.2

最近夏威夷可愛島居民再度提出訴求,要求夏威夷州禁用陶斯松(chlorpyrifos )農藥、針對限制使用的農藥應公開施用情況,並且在學校、醫院、住家旁邊設置無農藥區的緩衝帶。夏威夷一位學生的頭髮檢查出36種不同的農藥,其中還包括高毒性的,在美國本土是需要有執照才能噴施的。原因是在於夏威夷成為美國做重要的基改作物試驗基地,農藥使用的很兇,最多的竟然116! 而夏威夷小島面積不大,一共有27所學校距離這些試驗田不到1.6公里。

按,夏威夷居民長期受到基改試驗田的威脅,甚至於某地區生出高比率的畸形兒被認為與農藥有關2013年可愛島郡也通過2491法案,要求種基改作物的需在田四周要維持緩衝區,並需要登記所用的農藥。同年大島郡議會以63票決通過113草案,禁止在本島(即夏威夷島)種基改作物。孟山都等基改公司展開大反撲,出錢雇用學者來進行遊說,更告上法院,引起一波波的法律攻防戰,迄今未止。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 普渡大學誤說基改產量較高   16-03-20.3

一項普渡大學的研究被認為立論的根據有偏差。該研究指出,若美國所有農民都轉種非基改作物,產量會因此下降,需要更多的農地來增產。不過詳究其研究方法,卻發現引用的數據有問題。

普渡學者引用美國農部的數據,比較種基改以及種非基改農場的表現。可是農部的數據並非普查而來,而是農部透過農家調查所得到的回應(只是部分農民有回報),因此無法反映真實的情況。因此農部的報告顯示基改產量高,有可能是種基改的農家較敢花錢投資,除了買較貴的基改種子外,也用了較多的農藥化肥與灌溉等,所以所謂產量較高,不一定是基改種子本身的生產力所致。

若真的要比較,那就得透過嚴謹的試驗,在兩塊田所有的條件與管理方式都一樣,只是種子不同,所得到的產量比較結果才能說是基因改造所造成的。實際上鼓吹基改的比爾蓋茲基因會就曾在非洲進行這樣的比較試驗,結果發現非基改的玉米品種,產量反而比基改的要好。Source 1   Source 2   按: 就算要用調查的數據來比較,也需要用正式的統計數據,如聯合國糧農組織的資料庫。實際上。澳洲的學者透過這些數據,發現歷年來玉米的增產,可能不是基改的貢獻,傳統育種才是真正的原因。  

  • 四千美國廚師希望基改標示   16-03-13.1

美國廚師超過4000位聯署要求國會議員不要簽屬黑暗法案。

儘管高過9成的消費者希望基改產品能標示,但美國聯邦政府硬是不理,對基改產品採取相當寬鬆的審核與管理,不要求標示基改。使得三十多個州紛紛要自行立法,要求廠商上市時需要標示。這當然引起孟山都等基改公司以及大食品公司不滿,撒下大錢做廣告警告消費者說標示會增加售價。這招雖然有用,畢竟還是有三個州通過立法。因此大企業釜底抽薪,遊說國會議員在2014年提出H.R. 1599法案,此《食品安全與精確標示法Safe and Accurate Food Labeling Act》於去年七月在眾議院闖關。

該法案會禁止各地方政府進行基改標示立法,也確立自願標示(而非強制標示)的聯邦規定,更讓食品公司在含基改的產品也可以標示為「天然」。該法案得逞的話,美國人民就沒有機會得知買到的食品有無基改成份,因此被諷稱為否決美國人知情權的法案,簡稱黑暗法案,「Denying Americans the Right to Know (DARK) Act」。幸好此法案在去年年底聯邦預算法案審查時被否決。

第二代的黑暗法案接著出現,這是是參議院農業委員會的Pat Roberts參議員提出的2609法案,並且已在該委員會已146的差距票決通過。根據Wiki,這個參議員在農業委員會會議的缺席率高達65%­。

全美4053個廚師簽署「食物政策行動組織」的聲明,要求所有參議員在下週投票時否決這第二代的黑暗法案,讓基改食品的強制標示也能於美國落實。該組織的共同創辦人,也是廚師身分的Tom Colicchio表示,該法案罔顧全民要求知道食物是甚麼、如何種出來等資訊的願望,讓食品加工廠繼續蒙蔽消費者;身為食物專業人士、家長,同時又是消費者的眾多廚師要求參議員挺身,讓美國的食物系統能夠透明化。Souce 1    Source 2  

  • 印政府砍孟山都基改權利金   16-03-13.2

即使孟山都在34日威脅要退出印度棉花種子市場,但印度政府鐵了心腸,5天後就把該公司索取的權利金砍掉70%。孟山都與印度Mahyco種子公司聯合成立Mahyco Monsanto 生技公司,MMB),從2002開始販賣基改棉花種子公司,目前種子的市占率已超過九成。但該公司本身賣的量有限,而是授權給本土種子公司約50家,然後索取抗蟲基因專利的權利金。

由於種子公司抗議MMB要的權利金太高,因此印度政府上個月祭起反壟斷法,開始調查MMB是否控制種子費用。農業部長也表示將大砍該公司的權利金金額。通常贊同生物技術的印度全國種子協會這次也站在政府這邊,認為政府的管控種子費用,也應該把技術費用(權利金)納入一併處理。該協會表示,現在基改棉花在抗蟲方面,效果已不如過去,超級害蟲的增加使得農民使用更多的殺蟲劑。

孟山都表示費用太高、種子失效等說法都不成立,已經上法院與政府抗爭。Source1   Source 2

  • 蘭花的基改育種要看本益比   16-03-13.3

今年台南後壁的蘭花展覽,在「爭艷館」闢劃出「大數據時代之蘭花生技專區」,由中央研究院農業生物科技研究中心、成大蘭花研發中心、台大和中興大學等四個蘭花基因定序研發團體負責展出,呈現台灣原生蘭、學術研究成果的新品種蘭花展示,以及生物技術應用等。

按:這種研發金額高的工作,在歐美日本都是私人公司的事情,因為能否賺錢是很難講的。所以到目前,觀賞植物少有基改品系,目前僅玫瑰與康乃馨。

日本Suntory公司曾經買斷了澳洲某公司的藍色基改玫瑰,雖然通過日本美國等地生產,到目前也沒有聽說有怎樣的市場。另一個是康乃馨,主要在歐洲。

基改觀賞植物研發的項目少,主要的原因在於研發經費高,而且各國的審核管理造成成本與時間上的需求也大。在歐洲,連人的健康風險評估都需要,因為偶而還是會有人吃花。無性繁殖的基改觀賞植物雖然也少有環境上的顧慮,但是照規定一定都要做。因此業者還是以傳統育種為主。

在黃豆等大宗作物,做一個基改品系花很多錢,但做來以後可以用傳統回交技術轉到許多品種,提供龐大的市場,才夠回本。龐大的種苗市場才是為何四大基改作物的生產面積占有率那麼高的原因。

蘭花最重要的特徵是其外觀,即使做出一個基改品系,也只會賣那個品系,很難採用回交技術創造出多個市場喜歡的基改品系。這也是為何民間不看好的原因。

所以政府投資做這方面的研發,做好能先打好算盤,真的花得來才做。Source

  • 進口非基改豆可能有嘉磷塞   16-03-06.1

我國進口的大宗基改黃豆大多含有0.2 ppm以上的黃豆,但是來自美加兩國的非基改黃豆有沒有?

美加兩國的生產黃豆,除了播種前以外,在種植過程中是不會施用嘉磷塞除草劑的,但是難保在採收期之前使噴。這是因為農民通常希望能夠讓採收期一致,或者怕採收期遇雨,希望提早採收,因此常在採收期之前1-2週噴 嘉磷塞來同步乾燥田堶悸漣@物。

這樣的話非基改黃豆也可能含有少量的嘉磷塞,雖然應該是比基改豆少。有機黃豆則是不准使用,因此沒有這種顧慮。美加兩國在採收期常使用 嘉磷塞來乾燥植株的,除了非基改黃豆,還包括玉米、黑麥、黑小麥、小米、豌豆、亞麻、向日葵、蕎麥、油菜、甜菜與馬鈴薯等。穀物調製公司Grain Millers就表示,燕麥若用 嘉磷塞來加速採收,公司就不予以收購,因為提早採收後穀物的品質較差。

由於目前有說法表示嘉磷塞可能間接導致其他慢性疾病,如麩質過敏、乳糜症等,因此消費者若知道吞下肚的農產品在採收前使用 嘉磷塞,可能會以所顧忌。

一位加拿大農人就說,雖然農人喜歡用嘉磷塞來處理小麥,但是大概都不想吃含有嘉磷塞的麵包。美國小麥品質協會曾經檢測麵粉樣品的嘉磷塞,不過全部都低於殘留允許值。可是美國的小麥允許值高達30 ppm (意思就是若低於30 ppm就合格,但我國小麥的允許值只有5ppm,衛福部若認真查驗,說不定可以打掉不少美國進口的麵粉)。基於消費者的壓力,最近美國FDA答應針對各種農產品,開始檢驗 嘉磷塞含量(以前是完全不管)。這可能對孟山都形成壓力。Source 1  Source 2

  • 研究基改美國再傳學術迫害   16-03-06.2

基改公司把基改種子裹上類尼古丁農藥,增加種子售價,然後告訴農民可以減少昆蟲危害,增加產量,此謊言被農部昆蟲學家揭穿,結果這位科學家遭受停職的處分。

美國昆蟲學家Jonathan Lundgren數年前買了12公頃的農地,成立了他認為有利可圖的農場,農場可見開了花的野草,作為永續農場的示範,旁邊也設置了非營利的獨立研究室。他認為美國的農業已陷入危機,大面積單一作物缺乏生物多樣性,充斥的農藥化肥,造成負面衝擊,許多可授粉的蜂蝶等昆蟲數量大為減少,危及許多農作物如果樹或葉若干菜類的生產,每年影響300億的收入,更危害人體健康。

Lundgren博士服務於美國農部農業研究處有11年之久,他的研究本來是很慣行的,順著農部的政策以及農藥業界的想法進行試驗,還因此分別得到農部以及歐巴馬總統的獎項。不過三年前他開始察覺農藥的危害,因此研究方向有了大幅度的轉變。可是讓他在工作崗位外另外建立農場與實驗室,卻是與受到學術迫害有關。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他被以行為不檢與擅離職守等莫須有的理由而遭到停職的處分。

Lundgren博士在2012年發表論文,指出類尼古丁殺蟲劑並不會增加基改黃豆產量(基改公司都會用類尼古丁農藥裹上種子,增加種子售價,然後告訴農民可以減少昆蟲危害,增加產量)。過一年他又發表論文指出,基因殺蟲劑(RNAi pesticides)這種新型殺蟲劑具有風險,需要有新方法來評估風險)。這兩篇論文引起媒體的注意,因此美國公共廣播電台特地專訪他,後果是引起上司的注意,要他再向媒體講話前應先徵求同意。不過Lundgren博士認為他身為法規科學家,與外界討論他的研究應該是工作的一部分。

數個月之後,他再度接受媒體訪問,約14天後就遭受行為不檢的調查,調查指出他在辦公室內舞蹈、裝著要弄歪椅子,還有對兩個姓名相同的同事取了不當的綽號來區分(一個叫APaverage penis,另一個叫EPenormous penis)。此外還嘲笑一位女同事太老,老到可以跟拿破崙約會。為此,他被停職三天,事實上他的同事都不認為這有甚麼問題。

2014Lundgren博士寫了文章,指出另一種類尼古丁農藥可丁尼(clothianidin)會傷害帝王斑蝶,他先將論文草稿承給上司檢閱,依上司的意見修改後投稿,同時也寫了一篇訪問稿給公共電台。接著農業研究處病蟲害管理方面的負責人馬上跟他索取相關資料,兩週後他的上司怒氣沖沖地責怪他擅給訪問稿,並且說並沒有允許投稿。再過一個星期,他搭飛機到他處向農民與國家科學院演講,出差當天提出申請卻忘了簽名。飛機抵達目的地時馬上接到上司的電話,說他的出差沒事先核准,因此記他擅離職守。他又被停職兩週。

對於此學術迫害,Lundgren已委託律師提出訴訟。律師幫他整理出農業研究處另外9個有類似被迫害經驗的研究人員,但是這九位都要求匿名,以免遭受報復。不過另一個研究員則準備挺身而出,這是與Lundgren共同發表論文的另一位知名昆蟲學者Jeffrey Pettis,他還被降級。其實這一兩年,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類尼古丁農藥是蜂群急遽減少的重要因素。去年11月他接受華盛頓Shafeek Nader公益基金會的表揚。 Source  (其他科學家遭迫害案件)

  • 西班牙基改玉米汙染有新徑   16-02-28.1

目前基改玉米轉殖項一共有143種,但歐洲目前核准生產的只有其中一個,MON810,主要是種在西班牙,約14萬公頃,其餘國家如葡萄牙8000公頃、捷克3500公頃、羅馬尼亞800公頃以及斯洛伐克100公頃。但是現在有13個民間團體出面警告歐盟執委會與西班牙政府,今年開始應立即禁種MON810玉米,理由竟是大芻草。

大芻草(Zea mays spp. mexicana)是玉米(Zea mays spp. mays)的前身,原產中南美洲,種子成熟就脫落掉到地上,被視為雜草,兩者屬同一種的不同變種,可以雜交產生後代。西班牙境內在2009年首次發現大芻草的蹤跡,但西班牙政府未曾向歐盟報告過。現在大芻草已成為馬德里以東地區嚴重的玉米田雜草,這些地區種了不少的基改玉米MON810,若發生基因汙染,大芻草變成基改植物後恐怕會更為頑強而不易清除,將來甚至於有可能污染到鄰國只種非基改玉米的國家如法國、義大利等。Source

  • 基改用除草劑健康風險複雜   16-02-28.2

除草劑年年春系列(在國外用的商品名是Roundup,主成分是嘉磷塞)的健康風險又有重要發現。 嘉磷塞是孟山都的產品,該公司宣傳此成分毒性相當低,在環境很容易分解。孟山都擁有嘉磷塞的專利,但專利於2000年到期,因此該公司研發可以忍受 嘉磷塞的基改作物,要求購買基改種子時需要答應購買指定廠牌的除草劑,用來確保嘉磷塞的銷售業績。由於85%的基改作物都可忍受除草劑,因此農民使用除草劑的次數增加,使得基改產品含有更高量的 嘉磷塞。但近年來證據逐漸顯示嘉磷塞的健康風險不可低估。去年WHO已經宣告 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也很可能使人類得癌。

再者,也有證據顯示除了主成分嘉磷塞以外,除草劑內所含的添加劑,如表面活性劑等,或許也是具毒性,不應該忽視。例如法國學者Séralini研究團隊在2014年就指出,雖然於動物而言, 嘉磷塞的毒性較殺蟲劑低,但是含嘉磷塞的除草劑,對人類細胞的毒性卻比殺蟲劑還厲害。該團隊綜合前人的研究報告,於去年發表文章,表示含 嘉磷塞除草劑所以會有導致畸型、癌症與傷害肝腎,可能與嘉磷塞以及其添加劑導致內分泌失調以及氧化損傷的能力有關。

現在該團隊發表研究報告,研究團隊以六種嘉磷塞為主芻份的不同品牌除草劑來對人類細胞做試驗,各品牌所用的添加劑不一樣。數據證實添加劑成分的確會造成內分泌失調,其作用所需的濃度比 嘉磷塞還要低。作者認為評估除草劑的健康風險,不應該針對主成分,附加的添加劑也應該加以進行。Source

  • 巴斯夫要縮簡基改研發力道   16-02-28.3

農藥/基改種子公司BASF(巴斯夫)宣稱將重整植物生物技術研發部。目前的700個研發人力會縮減掉350位。位於美國、德國、比利時與巴西的研究站要縮小面積,而夏威夷、印度與波多黎各的研究站則會關閉,相當尖端的高科技領域將中斷,以節省投資。開發的重點擺在抗除草劑以及抗真菌病的基改黃豆,高產與耐逆境基改黃豆玉米會予以精簡,抗真菌病的基改玉米與高產基改稻米計畫則將終止。Source

  • 烏茲別克要健康逐漸禁基改   16-02-28.4

位於中亞的烏茲別克共和國總統宣布今年為「健康母子年」,擬修改食品安全及品質法,包括禁止嬰兒食品採用基改原料,也將採取措施來限制所有含基改原料的進口產品。根據該國科學界的說法,烏茲別克也會宣告禁種基改作物。目前只有28個國家種植生產基改作物,有38個宣告禁止種基改作物,其餘約120多個國家則皆沒有核准種植,包括我國。種植基改的28個國家中,美國、巴西、阿根廷、印度、加拿大、巴拉圭、中國、巴基斯坦、南非各佔全球基改作物面積的40.323.213.46.46.42.12.11.61.5 %。這8個國家就佔了97 % 而前五大基改國就佔了90 %Source

  • 基改多含嘉磷塞美開始監測   16-02-21.1

世界各國的主管機關很少有在監測農產品的嘉磷塞殘留量的。嘉磷塞是全球用量最高的除草劑,在我國也是一樣。去年世界衛生組織宣告嘉磷塞會讓動物致癌,對人類也很可能致癌。現在美國FDA應民間要求,已經答應可能開始針對某些農品展開檢測,包括多數是基改品系的玉米、黃豆,以及牛奶、蛋等。Source

按:研發公司孟山都長年來宣稱嘉磷塞無毒,但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不是如此

我國向來也沒有在檢驗農產品嘉磷塞的含量。前年林淑芳立法委員就要求食藥署提供進口黃豆的嘉磷塞含量檢驗數據。結果在103批中發現69批含有 嘉磷塞的殘留,其中有51批由0.36.1 ppm不等。食藥署認為我國規定黃豆的 嘉磷塞殘留允許值為10 ppm,因此全數合格。

然而我國規定稻米的允許值為0.1 ppm,毛豆為0.2 ppm。食藥署的理由是三者的種植方法不同。官方的意思應該是水稻與毛豆都是非基改,除草劑用量較為克制,因此產品的殘留較低。黃豆玉米大都是進口基改品系,除草劑用量很大,殘留量應較高,若比照稻米或毛豆的標準,700萬噸的黃豆、玉米飼料就難以進口。

問題在於過去國人每年吃的20萬公噸黃豆中,只有2萬公噸(1)是非基改的進口黃豆,其餘都是由進口作為油料與當飼料的基改黃豆挑選出來的(號稱選豆)。這是其他國家所沒有的情況。其他國家在用整粒黃豆加工做為豆製食品時,大都是用非基改品系,包括歐美、日韓與中國都是。

田秋堇前立委表示,食安法把基改食品納入管理後,非基改黃豆的進口量增加兩倍。不過這表示我們吃下肚子的黃豆還有7成是可能含有 嘉磷塞的。要解決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比照玉米。玉米在進口時有區分飼料用以及非飼料用的,兩者分開號列。

黃豆若能比照的話,油料飼料用的分成基改與非基改兩種,其他用途(食用)的黃豆也分成基改與非基改兩種(其實目前小包裝進口作為食用的都是非基改的)。油料與飼料用的不得流入食品鏈。這樣就可以避免國人大量吃到含 嘉磷塞的基改黃豆。

  • 珍古德短講中有提到反基改   16-02-21.2

最值得大家花5分鐘的,關係人類命運的智者之語: 來過我國15次的珍古德皇家女爵士 (另見台灣珍古德協會 )。這五分鐘中她也譴責孟山都與基改種子。她在去年替一本揭發基改科技真相的新書《變造的基因․扭曲的真相》寫序,並譽之為「五十年來最重要書籍之一,是關心地球生物、後代子孫的人都要看的一本書。作者Steven Druker是為勇者,有資格獲得諾貝爾獎」。Source

  • 印政府審查基改油菜遭反對   16-02-21.3

以栽培面積論,印度是全球第四大基改國家,但僅限於非食用的棉花,其他食用作物如小麥、水稻、玉米、油菜、茄子等都僅止於試驗階段。基改茄子在2012年經主管機關環境部的遺傳工程評估委員會(GEAC)通過,但被最高法院禁止,因此當時環境部長Jairam Ramesh宣布無限期終止。目前則是基改油菜在闖關。

德里大學的作物遺傳工程中心研發出DMH11 基改油菜,宣稱產量高過對照品種約25-30%。而且在2011-013年已通過兩階段的生物安全試驗,因此將相關資料送到GEAC,希望能進行審核以得到生產許可。不過在審送審之前,反對團體與數個研究單位的學者早在2010年就開始展開抗議行動。德里的副部長Manish Sisodia也致函Narendra Modi總理,請求終止試驗未果。

環境部部長Prakash Javadekar日前允許GEAC進行審核,此舉引起50個農民團體的反彈,超過8000人聯署譴責Javadekar部長允許黑箱作業,不將審核資料公開。他們表示已經有非基改的品種可以選擇,產量也相當好,因此質疑政府受到化工、種子公司的綁架。Javadekar表示會嚴格把關,除非沒有其他增產方法,否者不會同意使用基改作物。Source

  • 茲卡病毒突變或與基改有關   16-02-05.1

巴西西北方Bahia地區Juazeiro市從20155月以來爆發好幾千個初生嬰兒小頭畸形(microcephaly)症,而且還迅速蔓延到中南美洲,甚至有政府單位建議婦人暫時不要懷孕。

現在美國CDC與巴西衛生部長都已確認這是染上茲卡Zika病毒。根據檢驗,部分死嬰胎盤、羊水或腦部都有Zika病毒。

Zika病毒是透過埃及斑蚊傳染,非洲、東南亞和太平洋群島本來就有零星疫情,但一般認為Zika病毒對人體威脅不大。

然而Zika病毒為何在中南美洲會發生如此嚴重病情?原因至今尚未確定,但現在有一種說法,認為或許是巴西釋放基改埃及斑蚊所導致的。

英國Oxitec公司研發基改埃及斑蚊,企圖控制登革熱的散播。公司說基改雄蚊與一般雌蚊交配,所生產的幼蟲除需要餵食高劑量的抗生素四環黴素,否者會死掉。在廠房內大量繁殖的時候需要投藥,幼蟲才能活下來。釋放出去與雌蚊交配,生下來的後代無法生存,因此基改雄蚊可以減少埃及斑蚊數量,也不會有基改蚊孳生的問題。

該公司徵得巴西政府同意,於2011年開始在Bahia地區釋放基改埃及斑蚊。首先三個月每週是放30,000隻,隔年一、二月每週釋放540,000隻。據說埃及斑蚊減少約75-90%,效果良好。

然而Oxitec公司事先已經知道,基改雄蚊本來就有3%的存活率,若餵食到含有一點點四環黴素殘留的食物,其後代就有15%的存活率。而殘留的四環黴素是畜牧業常用的農藥,遍存在污水道、化糞池、與牧場,因此環境中很容易讓基改蚊後代活下來。

小頭畸形為何會在Bahia地區播發病情呢? 現在有學者懷疑與當地四年前在當地大量釋放基改蚊有關,可能是存活下來的基改蚊間接導致Zika病毒產生突變,突變後的Zika病毒導致嚴重的症狀。

學者的推論是這樣的,基改雄蚊的生產用到了跳躍的基因piggyBacpiggyBac基因容易在個體基因組中改變位置,也可以水平移轉進入不同物種傳播,是遺傳工程技術人員喜歡用來轉殖基因的幫手,但也可能引起個體的突變,突變率還相當高。

而在Juazeiro市釋放出數量如此龐大的基改埃及斑蚊,這些基改蚊與野生雌蚊交配產生眾多後代,就會有為數不少的個體存活下來,也讓野生埃及斑蚊帶有piggyBac基因。此跳躍基因到處傳播,很有機會透過水平移轉跑到Zika病毒,誘發此病毒產生突變。

突變的Zika病毒或許蔓延的能力更強,可能再度透過水平轉移進入人體,影響到子宮內人類胚胎,因此導致小頭畸形或其他症狀。Source

學者的推測有待進一步證實。但就在今年初,被譽為當代愛因斯坦的大學者,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教授應邀在BBC里斯講座(Reith Lectures)演說,就指出若干科技可能毀掉地球,而這些科技後遺症包括核子戰爭、全球暖化、以及基因改造病毒

對於基改生物,人類真的要很小心。

  • 加拿大果農不願種基改蘋果   16-01-31.1

把金蘋果Golden Delicious、青蘋果Granny Smith 拿去進行基因改造,得到了Arctic系列的兩種基改蘋果已核准在美加兩國上市。下一個是基改蘋果會是來自紅色的Fuji,不久的將來也可望在這兩國生產。Golden Delicious(金蘋果)Granny Smith(青蘋果)已核准在美加兩國上市。下一個是紅色的基改蘋果Fuji,不久的將來也可望在這兩國生產。這種切了以後,久放仍不褐化(但可能長很多菌類吧)。不過害怕消費者的抵制,加拿大卑詩省的果農協會在開年會時,要求政府立即撤銷種植許可。該協會還計畫要求政府凍結基改果樹的研發。Source

  • 印度政府承認基改棉花失效   16-01-31.2

印度是棉花第二生產大國,從2003年開始引入抗蟲基改品系,是由孟山都與印督公司合資的Mahyco Monsanto Biotech India Pvt. Ltd 推出,目前已獨佔棉花種子市場的90%。由於基改種子含專利費用,賣價太高,因此棉農負擔甚重。現在印度政府準備出面壓低專利費用。印度政府表示,基改種子種了幾年以後,現在害蟲也逐漸產生抗性,使得基改種子的效果不如剛開始的時候,因此費用也應隨之調降。該公司向法院要求取消此,認為價格的管制是非法的、違憲的。但政府表示根據基本產品法(Essential Commodities Act),政府應保有適當的庫存以控制某些產品(小麥、稻米、玉米、糖與種子)的價格,此法可以凌駕專利法。Source

  • 牛隻死因可能是一基改玉米   16-01-31.3

我國核准進口(2004-2018)的一種基改玉米被認為對牛隻具有長期性的毒害。歐盟於2007年就已撤銷該產品的使用許可。

這是先正達(Syngenta)的抗蟲及耐固殺草基因改造玉米Bt176 (SYN-EV176-9)。美國在1996年開始就生產此基改轉殖項。此時歐盟對基改產品尚未有具體管制法規,因此核准後,德國一家畜牧場就引進Bt176的種子,種植用來做為飼料。

場主Gottfried Glöckner是農業碩士,也是認證過的農業技師與講師。他從1986年接手牧場,自己生產傳統玉米、牧草作為飼料(其飼料含玉米40%、牧草24.5%、黃豆4%...),用生技方法飼養。牧場牛隻健康情形、泌乳量良好。

由1997年開始Glöckner 開始種Bt176,面積逐年增加,並將所得基改玉米作為飼料的成分之一。在2000-2001年,作為飼料的玉米全部都是Bt176。

不過在2001年牛隻生病率與死亡率突增(見圖),起初Glöckner並不認為與基改飼料有關,因此依其所學讓政府單位與若干大學進行各種獸醫學測試,希望能找到原因。測試結果並非是病菌、病毒等的致因,但牛隻有局部癱瘓、腎功能喪失、血中尿素含量高、肝中毒、粘膜的與上皮的症狀等,而牛乳發現含有基改BtDNA

由於除了引用基改飼料外,牧場作業並無任何改變,因此Glöckner2002年告知先正達公司,認為牛隻的問皮可能與基改玉米Bt176有關,隨之律師建議他停止使用Bt176作為飼料。先正達則回答應該與基改無關,但也無法解釋為牛隻生病死亡。其後先正達想用錢來解決,在2003年提議給補償金43,225元,後來又加碼到71,607歐元,但Glöckner一直不答應,並揚言告上法院。

除了牧場不順,Glöckner的婚姻也出現問題,他太太在2000年離家出走另結新歡。在Glöckner表示要上法院之後,先正達的人警告他,他太太會有事。而他太太真的在2003年告他在1999年到2000年間家暴,卻提不出醫院證明或他人的證詞,Glöckner則於予以否認。到了2004年由於牛隻的健康問題,因此Glöckner就把牧場與牛隻給賣掉,損失可說慘重。

在2005年Glöckner還是告上法院,並於當年結案,先正達同意付他100,000歐元。不過在2009年法院宣告他敗訴,原因是他太太並沒有在一文件上簽名(兩人於2005年離婚)

法國知名學者Gilles-Eric Seralini根據當年Glöckner牧場案件所留下來的各項獸醫學測試的報告與數據進一步分析,認為牛隻的生病與死亡可能與基改有關。

首先,他取到當初先正達自己做的研究報告,這報告過去並未被公開。先正達在研發Bt176之後,曾在美國拿4隻牛作14天的餵養試驗,第7天就有一隻牛死掉,先正達就把這牛隻移除,然後在報告中寫了並未發現基改飼料有毒害,然後提出審查申請。

由於2014年有報告指出,Bt毒蛋白(Cry1Ab)的毒性機制與cadherin(鈣粘蛋白)有關,而已知細胞膜上的鈣粘蛋白對牛的腎功能與母牛生產而言非常重要。他建議任何基改作物在核准上市前,應進行長期的哺乳類動物飼養試驗。Source

  • 美國基改不標示造成不公平   16-01-22.1

美國消費者很慘,聯邦政府不規定基改標示,所以超市裡約有七成的食品多多少少都含有基改成份。許多消費者不想吃,只能夠去找經過驗證,貼有非基改標示的產品,這樣的制度就會把驗證費用轉嫁給消費者。

也由於非基改食品的需求日增,連帶使得美國種子公司也越來越需要額外尋求驗證,在種子包裝上貼起非基改標示。Source          按我國的基改標示法規算是較為嚴格,只要商人遵守規定,政府嚴格進行查驗,那麼購買產品時注意看標示,有標示為基因改造的就是含基改產品,沒有標的,基改含量不會超過3%。這樣的規定,不會增加消費者的負擔。至於種植方面,我國政府應該維持現狀,不要開放任何基改作物的種植,避免產生類似美國的後遺症。

  • 美國醫院開始提供非基改餐   16-01-22.2

美國佛蒙特大學醫學中心餐廳要供應非基改菜單。他們將1.採購更多的有機天然(非加工)食物,2.採購非基改的豆漿、毛豆、芥花油等。該醫院主任Diane Imrie表示,好幾年前就有人表示醫院餐廳應減少基改食物,因此2014就朝此方向進行,因為我們不相信基改食品的安全性有被證明過。Source           按,我國已修法,中小學學校餐廳不得供基改食品。接下來應處理大學與醫院的餐廳了。

  • 基改黃豆抗兩除草劑安全嗎   16-01-22.3

食品安全的主管機構通常都會訂定個別農藥的殘留允許值,只要該農藥的檢測值低於允許值就算安全合格。但是若天天吃下含量剛好在允許值之下的食品,累積起來已沒有問題呢(累積效應)?若食品中有好幾種農藥同時出現,各個都不超過允許值,那合起來是否也安全無虞呢(加乘效應)?

答案是不知道。連大家都認為比較可靠的歐盟主管機構都承認,這兩種問題的測驗方法都還沒有發展出來。不過,歐盟健康與食品安全部部長Vytenis Andriukaitis表示,這兩種效應的確應該加以考慮。

會提到這個問題主要是歐盟核准了孟山都的一項基改黃豆進口作為食用或飼料用。這個特定的基改黃豆商品名是Genuity® Roundup Ready™ 2 Xtend™,轉殖項代號是: MON-877Ø8-9 (我國也於2013年核准進口)

此基改轉殖項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即dicamba (汰克草)glyphosate (嘉磷塞)。這是因為廣種基改作物多施用 嘉磷塞,使得許多雜草演化成嘉磷塞殺不死的「超級雜草」。為了延續種子的販售,因此孟山都推出這混合兩種轉殖基因的黃豆,在種植時只要施用兩種除草劑,就可以殺死不怕 嘉磷塞的超級雜草。意思就是說所採收的黃豆可能含有多量的嘉磷塞與汰克草。而根據最近的毒理學試驗,嘉磷塞與汰克草是會有加乘效應,有產生遺傳毒性、肝毒性與腫瘤等的可能。

雖然有若干歐盟會員國要求展開嘉磷塞與汰克草加乘效應的檢測,但尚未達到法定會員國數目,因此迄今都沒有進行此等檢測,卻允許2 Xtend™的進口。因此德國的Testbiotech已發起網路聯署,要求歐盟執委會在還沒有恰當的方法來檢驗加乘效應前,應暫停類似基改產品的進口。Source

  • 義大利基改風險研究出問題   16-01-22.4

義大利Naples大學獸醫學者Federico Infascelli近年發表數篇文章,指出母羊餵以基改黃豆飼料,外源基因片段會出現在乳汁中,可能影響到小羊。不過現在被懷疑那幾篇論文有造假之嫌。

去年七月義大利國會在討論是否開放基改作物的種植,Infascelli團隊的論文被用來說明基改作物的風險,引起國會議員Elena Cattaneo的注意,委託米蘭大學學者展開調查。結果發現電泳膠片若干影響有被消除的痕跡,不同報告中出現不同的試驗卻有相同的影像。進一步找影像公司主任Enrico Bucci分析,顯示論文重複使用發表過的影像而且經過變造。Cattaneo將調查結果送給Naples大學,大學表示會進行調查,將於二月底發布處理結果。

不過這項秘密調查被提前外洩。該大學分子生物學者Tommaso Russo將消息先告知Nature期刊。而Bucci也在一月中旬把分析結果放到網站上。因此Food and Nutrition Sciences期刊已經將一篇論文撤銷。不過該期刊表示該篇論文的結論仍然是有效的,造假事件只是「誠實的錯誤」。

當事人否認有造假事宜,並對Nature期刊表示,在結果正式公告前,他不準備討論此事。Source

  • 康寶濃湯標示基改並不漲價   16-01-17.1

雖然許多國家,包括我國都已立法要求基改產品應該標示清楚,美國民調也顯示大多數消費者認為應該標示,然而聯邦政府迄今堅持基改產品與一般產品無異,不需要強制標示,但允許食品公司自己決定要不要標示。

在此情況下美國許多州政府都希望透過地方自治自行立法標示,然而卻因為孟山都公司聯合食品大廠,花錢進行廣告,威脅美國人說若投下贊成標示的票,會增加產品的成本,由消費者賣單。因此除了少數幾個州,大多州並沒有成功。

不過現在其中一家食品公司已經改變策略,那就是以出品濃湯聞名的康寶公司。該公司表示,將會陸續出品含有基改的產品,以及標示為非基改的產品。而這樣的標示並不會增加產品的售價,直接打臉孟山都。至於將來是否會繼續賣含基改的產品,則由消費者的態度來決定。Source

  • 一項基改玉米孟山都不敢推   16-01-17.2

歐盟曾經核准抗切根蟲基改玉米MON863的輸入,MON863可以合成殺死切根蟲的毒蛋白Cry3Bb1。但在去年年底歐盟執委會已通知各會員國,MON863的展延申請以及貿易核准都已被撤銷,因此不能再行輸入。這項變動除了MON863這單一轉殖項,還包括含有MON863在內的混合品系,如(1) MON863 x MON810(2) MON863 x MON810 x NK603、與(3) MON863 x NK603等都已不能再上市。

歐盟執委會表示,這是應孟山都的要求,該公司主動撤銷在世界各國的申請展延,而該公司在2011年以後已經不再販賣這類基改玉米的種子供種植。實際上在2004年以後,民間團體依法要到孟山都的MON863動物試驗報告,就發現該公司提供的數據顯示該玉米具有健康風險。雖然不再核准進口,但是由於過去有過種植,因此混雜的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我國過去也核准過MON863基改玉米以及前述三種混合品系的進口,不過在2013、2014年以後就沒有展延,因此目前是不准進口。然而目前進口的基改玉米中有沒有混雜到MON863,則有待主管機關把關並且告知抽驗結果。Source

  • 基改草申請上市卻不要販賣   16-01-17.3

最近孟山都向美國申請一種基改草皮草的商業生產,然而卻宣稱不會上市。這是怎麼一回事?這個草皮草叫做匍匐翦股穎(Agrostis stoloniferacreeping bentgrass)Scotts Miracle-Gro公司與孟山都合作,做出可以忍受除草劑 嘉磷塞的基改轉殖項,並在2003年登記核准作為飼料用,然而迄今卻未被許可種植。然而該公司仍加以種植,導致該基改草已經在野外自生,因此在2007遭罰款50萬美元。為了防止再度被罰,因此兩公司再度申請種植許可,同時宣稱不賣基改翦股穎種子,大概是打苦肉計吧。Source

  • 美國用金援要肯亞接受基改   16-01-11.1

肯亞在2012年禁止基改產品的輸入,去年肯亞人也上街頭反對基改。但在孟山都、蓋茲基金會的金援與美國政府的「督促」下,肯亞可能開放基改棉花、玉米的種植。過去肯亞研究機構曾在孟山都的資助下,花了600萬美元開發基改番薯,結果去宣告失敗。小農團體則表示害怕開放後,孟山都會調高種子售價。除了向肯亞進軍,孟山都在2013年也企圖把基改棉花種子引進馬拉威,但經研究其本益比,發現對農民不利,因此宣告失敗。Source

  • 中國再傳農民偷種基改玉米   16-01-11.2

根據路透社報導,綠色和平組織去年在遼寧省五個縣的玉米田抽驗,發現93%的樣品含有非法基改成分,顯示農民非法種植基改玉米。不過這也可能表示該地區的玉米種子已受到基改汙染。此外綠色和平也到大型超市抽驗,發現玉米製品幾乎都驗出非法基改成分,因此可能已擴散到了全中國,甚至被吃掉了。Source

  • 美國地方政府推無基改農區   16-01-11.3

美國政府對基改作物的管制向來極為寬鬆,很少有審查不通過的,通過以後也沒有如何種植的規定,而上市食品有沒有含基改成份也都不用標示。這樣的聯邦治理使得在美國基改汙染事情頗為頻繁,甚至於影響到美國農產品的外銷。各地小農為了自保,不讓基改汙染壞了自家經濟,因此紛紛提議郡級的無基改農區,雖然受到大公司的干擾,畢竟已有九個郡已成為無基改區,包括華盛頓州的San Juan郡、威夷州的Maui郡、奧岡州的JosephineJackson郡,以及加州的HumboldtMarinMendocinoTrinitySanta Cruz等五郡。科羅拉多州的Costilla可望成第11個。。

奧勒岡州Jackson郡在2012年就開始爭取做為無區改農區,提出Ordinance No. 635郡法規草案,要禁種基改。雖然基改大財團花了約100萬美元來對抗,但該法規在2014年五月仍然獲得壓倒性票決通過。然而大企業動員兩個種基改作物的農家,在該年年底上法院控告No. 635違反該州的務農權法(Right to Farm Act)。去年五月在該州的聯邦法院已經判決No. 635郡法規並未違法,確定無基改農區可以成立。年底時法官最後裁定通過雙方同意的判決(consent decree),郡內不得種植基改作物,不過已經種下去的基改苜蓿可以不用犁掉。

協助打官司的民間團體表示,打贏了這小蝦對抗鯨魚的官司,表示非基改、有機農民有權得到法律保障,來確保不會受到基改田的汙染。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 美國著名巧克力拒用基改糖   16-01-03.1

美國Hershey's巧克力今年開始停用甜菜來的糖,改用甘蔗糖。原因是美國的甜菜幾乎都是基改的。美國在2013年種了467,008公頃的甜菜以及368,588公頃的甘蔗,但是每年還是得大量進口砂糖。而在美國種植的甜菜中高達99%都是基改品種。雖然基改甜菜提煉出的糖並沒有基改成份,但是由於考慮到消費者的觀感,為了順應民情,因此Hershey公司才做出此決定。按,目前全球只有三種基改甜菜,兩種是孟山都出品的,第三種是拜耳的忍受除草劑固殺草的T120-7。而全球有在生產基改甜菜的也只有美加兩國,僅是全球栽培面積的10.7%(2013年)。

我國在半個月前(2015/12/14)核准基改甜菜的進口作為食用,期限到2020/12/14。這是孟山都出品的忍受除草劑 嘉磷塞的H7-1,國際碼是KM-ØØØH71-4。很奇怪的是,我國進口的是蔗糖,甜菜糖很少,偶而才由不種基改的法國進口,倒是曾有一年由美國進口甜菜渣。因此孟山都花錢來申請的動機值得去瞭解。Source

  •  保加利亞銷毀違法基改食物   16-01-03.2

保加利亞第四大城Burgas的食品安全局局長表示,一年來被銷毀的食品約15632公噸,其中以含有黃豆成分者占多數,因為基改成分過量的緣故。局長表示此問題要歸咎進口商,主要是沒有標示、或缺乏進口來源文件、或在沒有管理的管道上銷售等。Source

  • 基改作物增產的謊言再揭穿   16-01-03.3

大多數人都相信,至少聽過「基因改造作物可以提高產量,所以能夠己決世界糧食不足的問題」。但可能不知道,這可是基改公司以及部分鼓吹基改科技的人所發出來的宣傳口號,憑其強大的媒體能力,強迫大家接受。

幸好這幾年越來多的證據出爐,揭穿了這個天大的謊言。最新的一篇報告是由Canadian Biotechnology Action Network (CBAN)出版的《餵養全世界不用基改作物Do We Need GM Crops to Feed the World?》。本報告的前一版是2014年的《Will GM Crops Feed the World?

本報告的重點在: 已上市基改作物並沒有轉殖提升產量的基因;2.實際情況這些作物也沒有增產;3. 基改作物有沒有增農民收入;4.種了基改作物反而增加農藥用量,傷害環境更加厲害。

過去幾年的類似報告如

l   2015 Twenty Years of Failure: Why GM Crops Have Failed to Deliver on Their Promises.

l   2015 Feeding the World without GMOs.

l   2014 Will GM Crops Feed the World?

l   2014 GMO MYTHS AND TRUTHS: An evidence-based examination of the claims made for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2nd. ed)

l   2013 Hope Not Hype: The Future of Agriculture Guided by the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of Agricultural Knowledg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r Development.

l   2013 Feeding the world: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versus agricultural biodiversity.

l   2012 High and Dry: Why Genetic Engineering Is Not Solving Agriculture’s Drought Problem in a Thirsty World. Source

  • 基改管理入法後非基改增加   16-01-03.4

中央社報導:『大眾重視食安、基改問題後,不少標榜非基改黃豆的招牌出現,到底可信度有多少呢?專家說「可信度約只有1%」,尤其是一般早餐店的豆漿還有攤商的豆腐、豆花更是少之又少』。這篇報導的數據是有問題的,記者的「可信度只有1%」更是不知所云。

在兩年前,每年進口230萬公噸中只約22萬公噸直接供食用(豆腐、豆干、豆乳等),在這22萬公噸中,約2萬公噸進口的是非基改/有機黃豆。所以文章說「估計99%都屬於基改黃豆製造」是錯誤的,應該是約90%才對。

不過由於消費者意識的抬頭,業者進口更多的非基改黃豆。在今年上半年,就已達到3萬公噸,是過去的三倍。這可以解釋市面上供應非基改產品的增加。 Source1  Source2

 

2015(下) 2015(上)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