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日日新 2016 (下)

  • 如何破解基改鼓吹者的謊言   16-12-25.1

基改鼓吹者又有新謊言了。英國科學週刊New Scientist (新科學人)日前登了一篇文章,聳動的題目就是「真的要救地球,就不要再買有機食物」。但實際上在我國,非難有機農業的論調也並非不見。針對這篇科學報導,英國老牌有機農業組織「土壤協會」當然不會示弱,該協會創新組的主任Tom MacMillan應記者訪問,對該文章多所批評。 Source

該文指出:『有機農場的確比慣行農場容納更多樣的野生生物。但是由於有機農法產量低,因此需要開闢出更多農地,在熱帶地區就要砍掉更多的熱帶雨林。有機農法所釋放的溫室氣體比慣行農法還多,而兩者的差距還會越來越大,因為有機農法不願種植基改作物』。

回應如下:

1.      看起來新科學人這篇文章是要推基改作物了。該文作者這幾行字背後想要傳達的訊息是「基改作物產量高,可以減少耕地的擴張,可以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這個說法完全是謊言。

2.      用一小塊田做試驗要得到基改作物產量比較高的結論,那不希罕;不過整體農人種出來的產量才算。這可以從以下連接就看得出來,基改技術本身迄今並沒有提高產量,提高產量的是被拿去基改的近代傳統育種所產生的品種。

3.      就是偏向基改科技的美國國家科學委員會,今年所出的報告《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Experiences and prospects》也說基改作物並沒有更高產。

4.      有機農法不用農藥化肥,怎麼說也不會釋放更多溫室氣體。大多數有機農法都是小農,不會像美洲大農種基改作物用的是猛燒柴油的超大型農機、直升機,還用更多的農藥(除草劑)。附圖中的研究結果就很清楚了。(來自 Rhodale Institute 2011 The Farming System Trial: Celebrating 30 Years)

5.      有機農業在已開發國家或許平均產量略低,但是在容易發生飢餓的開發中國家,有機農法的產量反而更高。( ) 原因是窮國家也用農藥化肥,因此農地生態系受害,幫忙製造、吸收養分,以及協助抵抗病蟲害的眾多生物不見,又買不起足夠的農藥化肥,導致慣行農業的產量低落,反而不如有機法。因此有機農業怎會是導致熱帶雨林被砍掉開闢農場的元凶?基改作物才是啊。紀錄片「殺戮農場講得很清楚。

  • 基改作物非實質等同的證據   16-12-25.2

對於基改作物的安全性,美國政府採消極寬鬆的審核態度,強調"實質等同",認為只要轉進去的基因,其所產生的蛋白質沒有健康餘慮,就可以認為實質等同非基改的,上市後不需任何管理。用此理由來非難其他採"預警原則"的國家。"預警原則"是說沒有充分證據指出安全無疑,那就要加以管理。

現在英國國王學院的新論文指出,基改玉米NK603與其近同源系玉米的成分相異頗大,根本沒有等同。論文指出至少幾個重大的不同:1.葡萄糖消化系統(glycolysis and TCA cycle pathways)的酵素顯著不同;2. glutathione metabolism上的蛋白質及代謝物不同;3. 多胺(polyamines)的成分多寡差很多。 Source   另參考

  • 我國啥機關主管基改草皮草   16-12-25.3

孟山都與Scotts Miracle-Gro公司合作發展了基改草皮草(匍匐翦股穎Agrostis stoloniferacreeping bentgrass),向美國農部申請商業化,但私下保證不販賣種子。美國農部趁川普未上任前,近日居然準備給予商業化許可。這可讓人看不懂。

在2003年登記核准作為飼料用,未被許可種植。因為許多科學家都認為該基改草種子小,被風吹得很遠,會引起野化的後果。然而公司仍加以種植,導致該基改草已經在野外自生,美國農部原本要加以隱密,但消息還是曝光,因此在2007年罰款50萬美元。

孟山都與Scotts發展這抗嘉磷塞除草劑的基改草,目的除了賣種子,還能夠提高除草劑的使用量。但多用嘉磷塞,也可能與農作物一樣,讓其他草也產生抗性,反而要使用其他毒性更強的除草劑。民團呼籲美國公民在1月9日前趕快反應給農部,希望能夠取消核准。Source

我國高爾夫球場比較不用翦股穎這類草,但是萬一孟山都來申請上市,那就好玩了。因為我國食用基改作物是由衛福部食藥署管理,飼料由農委會畜牧處管理。那麼將來若申請做為高爾夫球場的草皮,那該誰管?教育部體育司嗎,還是環保署呢?

  • 中國黑龍江要禁種基改作物   16-12-18.1

中國地方政府也會依據民調來施政嗎?中國國家統計局黑龍江調查總隊今年10月在黑龍江全省進行問卷調查,91.5%的被訪者反對在黑龍江省種植基因改造農作物。委託調查的單位是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該會根據調查結果,在新修訂的《黑龍江省食品安全條例》中規定,自明年51日起,全省禁止種植、生產、加工和銷售基改玉米、水稻、大豆等作物,以及含有基改成分的食用農產品。而且銷售基改食用農產品和食品,應當設專櫃或者專區,並在顯著位置進行明示。Source

按: 用專櫃專賣基改食品,這可比我國的規範還進步。問題是,據指出,中國政府近來要推基改科技,黑龍江地方政府此舉難到會有政治意涵嗎? 參考袁紅冰近著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

  • 美國快速核准基改鳳梨上市   16-12-18.2

美國FDA在沒有嚴格審查下,快速核准Del Monte公司的基改鳳梨上市。該公司透過基改技術,將原來會把茄紅素轉換成胡蘿蔔訴的酵素給降低數量,因此鳳梨肉就會成為粉紅色,而非一般的黃色。本基改鳳梨會在哥斯達黎加種植生產,然後銷到美國市場。按照新法規,基改蘋果也需要標示,但是美國農部尚未決定如何標。Source  (按,雖然茄紅素與胡蘿蔔素一樣有益健康,但是基改技術本身有無法預測的風險,在沒有確定沒有健康風險之前,拜託不要到台灣來申請)

  • 做研究拿基改公司的錢妥嗎   16-12-18.3

不論在美國或台灣,生技/醫學界違反學術倫理的案件比較常見,這背後應該會有一些原因,但至少會與研究人員的利益有關。

基因改造作物品種主要就是孟山都等五家化工農藥公司在掌控,這些超級跨國公司憑其雄厚財力,成為美國作物科學家研發經費的重要來源,那麼他們掌控「甚麼題目可以進行研究,甚麼研究結果不能夠發表」,這樣的指控就不是空穴來風。

近年來有些期刊都規定,研究者投稿時,若研究涉及利益衝突(COI),就需要加以揭露。因此就有學者廣泛蒐集基改作物相關的研究報告,分析其研究結果與作者是否有COI(例如經費來自公司)有關。在僅有的兩篇中有一篇說沒有相關,有一篇說有關係。沒有相關的那篇,作者本身就具COI。有相關的那篇,所分析的研究報告才92篇。

現在,法國T. GuillemaudE. LombaertD. Bourguet三位學者分析了579篇關於抗蟲基改作物殺蟲效能與持久性的論文,其中高達404篇來自美國的研究,83篇來自中國。分析之後,發現579篇中有229論文(40%)其作者是具有COI的。在這麼多篇論文中,其結果有利於基改公司的高達54%。而有350篇論文(60%)並沒有宣稱COI,其結果只有36%是有利於基改公司的。

在研究題目的選擇上,若不具COI,則研究殺蟲效果與研究持久性(害蟲產生抗性)約各占一半,但是若是公司給錢的,則高達70%是研究殺蟲效果的。針對殺蟲效果,結果有利於公司的,在具COI者高達69%,但不具COI的只有55%。針對持久性,結果有利於公司的,在具COI者高達39%,但不具COI的只有26%。這個新的實證研究指出,基改公司的經費真的會影響論文的發表。Source

  • 食品標示為基改或天然之辯   16-12-11.1

基改食品的標示在法律上還蠻明確的,但標示為天然的,那代表的又是甚麼?即使在基改標示規範很嚴格的歐洲,吃基改飼料做出來的動物產品仍舊不用標示為基改(我國也是)。美國近來有消費者告上法院,認為餵食基改飼料所產生、製造出來的乳產品如乳酪,不應該標為天然的食品。

提告者引用消費者報導的調查,指出絕大多數消費者認為,禽肉產品若標示為天然的,應該指的是餵食非基改飼料所得者。另也有86%消費者認為天然的指沒有人工添加物在內。美國法律也已追隨其他六七十國國家的腳步,立法準備基改標示(雖然標示方法飽受批評),但針對吃基改飼料做出來的動物產品,也是不用標示為基改。FDA在1990年代有過非法律性質的提示,寫道:標示為天然的食物,表示沒有包含或加入任何人工的或合成的(包括色料)物質,那些物質通常認為是原來所沒有的。

針對近年來對於食品是否能標示為天然的爭論越來越多,因此FDA已經宣布將予以檢討,這引起熱烈的迴響。有機貿易協會認為含有基改成份的食品不應該標示為天然的。但是天然產品協會持相反意見,認為可以標示為天然,理由是若天然等同於非基改,那麼標天然就會等同於標有機。(按,天然產品協會的說法合乎邏輯嗎?)  Source

  • 二代基改出問題孟山都挨告   16-12-11.2

孟山都近年來經常被農民告,最新的一次與孟山都新一代的基改作物有關,這種基改作物可以忍受嘉磷塞與汰克草(Dicamba)兩種除草劑。農民買來種就會多使用這兩種除草劑,但是後者常會飄逸到鄰田,造成鄰農的損

現在密蘇里桃樹種最多的農民已經受不了,上法院告孟山都。去年果園中有七千棵桃樹受到汰克草的傷害,損失約150萬美元。今年估計有三萬棵受到永遠的損傷,那損失就更嚴重了。Source

  • 基改蚊釋放在美國首度遭阻   16-12-11.3

為了防除登革熱病媒,英國Oxitec公司研發出基改斑蚊,並曾在幾個國家進行試驗性釋放,不過好像沒有顯著效果,有些國家就中止試驗。該公司也在佛羅里達州的Key Haven社區申請釋放數百萬基改蚊的試驗,若如願進行,這可是美國第一遭。然而現在已經受阻,因為食品藥物管理局FDA還是踩剎車,這是民意的勝利。但是若其他社區不反對,試驗還是可能進行的。

在FDA準備核准的消息試出後,地球之友(FOE)等數個民間組織聯合,在11月21日發函給FDA,期限在60天內FDA若不根據濱危物種法的要求,先行評估釋放基改斑蚊對於該法表列物種有何影響,就要向法院控告FDA違法。

幸好Key Haven社區居民解除了FDA的難題。根據FDA的回函,該社區已在11月8日透過公投否決該項釋放試驗,因此控告的原因已告消失。若Oxitec公司藥到其他社區釋放,還是要具備環境影響數據,重新申請,申請後FDA還是需要根據濱危物種法的規定進行環境評估,發現沒有顯著衝擊後才得核准。Source

  • 基改企業做紀錄片企圖漂白   16-12-04.1

基改公司向來打擊非基改不餘遺力,但就忘了做紀錄片。現在終於有了,那就是Scott Hamilton Kennedy製作的,片名叫做食物的演化(Food Evolution),這是六月中旬推出來的。內容充斥了基改宣傳的老梗,摘錄幾點荒謬處:

1.「反對基改者是基於假科學」。

這個意思是說發現基改產品有健康風險、產量沒有更高的論文都是假的、不科學的囉,而認為基改產品安全、高產的才能叫做好的科學論文。

會有如此傲慢的態度,難怪那麼多人討厭孟山都。孟山都科技主管Robert Fraley表示,過去公司在「透明化」程度做得不夠而引起誤會。但是他忘掉孟山都另一個更嚴重的缺失:太過「傲慢」,這句話出於《把吃甚麼的權力要回來》這本書。  

2.「所有科學家的共識是基改食品並無安全之虞」。

這根本是胡扯 (見下一則 或者)。

3.Seralini的論文未經同儕審查,其後因許多爭論而被撤銷」(was not subject to peer review, and was later retracted amid much controversy.)

這個事件是基改學術迫害諸多事件中最大的,也是基改宣傳術中近來最常被用的,通常都說實驗有諸多瑕疵,因此被期刊撤銷。

批評Seralini 的說詞顯然是惡意抹黑,但是製作Food EvolutionKennedy說未經審查,那不是外行到不行,就是惡意詆毀;不過這位專業記錄片製作者大概也是被告知,被誤導的受害者。

這篇論文可是經過嚴格的同儕審查才登刊到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期刊的,怎可能未經審查? 未經審查怎會被刊登,而後發生那個被政治撤銷的醜聞? (Seralini事件始末詳: Seralini.htm )

4.消費者若「不願意採取科學方法所要求的精確與開放心胸,那就不應該說(反基改)是基於高度科學的」。

這顯示鼓吹基改者唯我獨尊的心態無所不在,只有強調基改有好處無缺點的才叫科學。

5.「某些公司由害怕基改的消費者飽賺了錢,然後經費支持反基改要角」。

被紀錄片點名的學者包括Chuck Benbrook。孟山都一直宣稱種基改作物可以減少農藥使用,對環境有好處。就是這位學者發發論文,指出殺蟲劑用料的確略有減少,但除草劑用量增加很多,整體而言農藥用量不減反增。這樣的說法已經被其他學者,甚至美國官方承認了。

這樣的學者若受到有機食品公司的經費支持,有甚麼不好呢?退一步說,有機公司的力量比起孟山都+杜邦+拜耳+先正達-道禮,簡直是雞蛋對上巨石,怎能相比擬?

反對基改的NGO組織當然也會接受各界的小額捐款,從事各項公益活動,有何不對呢?反之,這幾家跨國大財團可是集資成立NGO來宣傳基改,打集反基改,他們的力道真的是令人咋舌。比較瞭解的人都知道活躍在我國的作物永續發展協會 (CropLife International Taiwan)就是其中之一。

基改公司經費支持的學者就好玩了,見以下的消息。 之二之三

以上紀錄片的五點講法來自:Source

  • 基改品是否安全學界無共識   16-12-04.2

前一陣子立法院的公聽會,我還聽到有所謂的學者還在講「所有科學家的共識是基改食品並無安全之虞」的不實宣稱。真象是至少有三百多位全球學者聯名表示基改食品安全與否,學術界並無共識

好吧,再舉一個有力的證,這次是真正的基改專家,而且是美國首次推出上產上市基改作物產品的Belinda Martineau。她寫過一本書介紹她的基改番茄,書的中文是《番茄一號》。她在推薦《Altered Gene, Twisted Truth》這本書的時候,寫的是: 這本書很易讀、很完整、很符邏輯,而且很具啟發性。作者揭穿了騙子如何擁護基因工程。就算是密切關注農業生物科技多年的人讀起來,還是會吃驚不已。(來自Amazon)

《Altered Gene, Twisted Truth》這本書寫的就是有多少科學家的研究發現基改食品是有問題的,以及美國政府、若干學術團體與基改公司、學者如何欺騙世人的。(本書內容介紹之一 之二、  之三 )

怎麼會有基改都是安全的共識?

  • 美國最新基改食品民調出爐   16-12-04.3

根據美國PEW研究中心發剛發表的調查報告,至少53%的美國成人認為科學家對於「基改食品安全」這個命題有沒有共識。另有28%認為至少有過半的科學家認為基改食品是安全的。認為幾乎所有科學家都說基改食品安全的,只有14%。

高達30%的美國人認為科學家常不會,或根本不會關心公共利益,只有19%認為科學家常會予以關心。而48%認為科學家偶而會關心公共利益。反之,高達30%的美國人認為科學家研究的目標主要是有利於廠商,只有18%的人認為其目標不是廠商,48%認為有時候目標是有利於廠商。

有55%的美國人認為有機食材較為健康,但只有39%的人認為基改食品較非基改食品不健康。不過前一個月內有買有機食材者高達68%,有賣非基改標示的食材者也有44%Source

  • 美國圓石郡逐漸要禁種基改   16-12-04.4

美國科羅拉多州圓石郡(Boulder County)決議在公有地也要逐漸禁種基改作物。基改玉米只能種到2019年,基改甜菜只能種到2021年,即使是試驗用種植也不行。Source

  • 基改棉會妨礙菌根菌的發育   16-11-27.1

新論文指出,抗蟲基改棉會妨礙到土壤有益真菌的發育以及與作物的共生。

近年來的研究指出,健康土壤中含有大量的菌根菌,會連接作物根部,與作物形成共生共榮的關係,可以幫忙農作物吸收養分、協助作物抵抗病蟲害,更可以積存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是非常好的益菌。不過在慣行農法下,土壤菌根菌數量急遽降低。不少慣行農法系統下的試驗發現,接種菌根菌可以增進作物的生長。

中國華中農業大學的研究者種植三種Bt 基改棉以及近同源系非基改棉,然後比較作物的表現與叢枝菌根菌(Rhizophagus irregularis)的生長。結果發現Bt棉會妨礙叢枝菌根菌孢子的發芽以及與作物根的接觸共生,會減少根系上叢枝菌根菌的拓殖達40%,叢枝菌根菌的分枝比較少,菌絲比較短,叢枝吸胞出現的平率也比較低。Source

  • 美國有機準則排斥二代基改   16-11-27.2

美國國家有機標準委員會經過票決,一致同意建議美國農部,在有機生產上禁止使用第二代基改技術,包括基因編輯,如CRISPRTALEN、合成生物學等,的產品。例如用此方法所產生的香蘭素vanillin;但是分子輔助選種則是可以使用的技術。委員會認為在這方面,有機定義應該與其他國家一致。Source

  • 抗除草劑基改作物走入死巷   16-11-27.3

目前有在生產的基改作物有85%都可以忍受除草劑,其中以可以抗嘉磷塞的為主,固殺草(Glufosinate)次之,而嘉磷塞也是目前全球用量最多的,佔有一半以上的市場。其他抗除草劑基改作物可以忍受的除草劑還包括2,4-D、汰克草 (Dicamba)等。然而在美國,由於大量使用嘉磷塞的關係,導致至少有13種雜草產生抗性,雜草演化出九種忍受嘉磷塞的方式,導致這些基改作物原來的作用逐漸失效,農民種植了後,除了嘉磷塞,還需噴施其他除草劑,才能完全除掉雜草,導致大豆農提高嘉磷塞的濃度,或者加用其他草藥,每公頃多用了0.3公斤除草劑,增幅達28%

針對這個問題,基改公司的第二代抗草藥基改作物結合不同抗性基因,推出可以忍受兩種或三種除草劑的新一代基改作物,種了基改種子後,需要施用兩種或三種除草劑,才能夠完全防除雜草。然而這些除草劑都已使用多年,而且至少有18種嘉磷賽殺不死的超級雜草也可以忍受其他種除草劑。因此不論加重嘉磷塞的用量、使用多種除草劑,或者種植可以審受多種草藥的基改種子,只會有短暫的效果。

將來若要延續抗除草劑基改作物的上市,需要仰賴新型態的除草劑,可是近三十年農藥公司都沒能推出新型除草劑。據估算需要篩選20萬以上的化合物,才能找到一個新藥劑,而目前一種新型態的除草劑的上市需要花11年的時間,所需經費約2.86億美元,這讓許多農藥公司裹足不前。而一項新的抗除草劑基改作物要花13年的研發,經費高達1.36億美元。

即使研發出新型態的抗草藥的新基改種子,無論如何,雜草總是有辦法演化出抗性來。因此,或許抗除草劑基改作物已經走入尾聲 Source

  • 基改飼料玉米傷及白鼠小腸   16-11-27.4

新出爐的報告利用組織學、免疫組織化學與形態調查等方法,探討基改玉米MON810對於雄性成年白鼠空腸黏膜的影響。處理組的飼料含有30%的基改玉米,只要餵食90天,就發現細胞型態的異常,包括小腸腸壁上產生潰瘍、裂縫等。可以看到腸絨毛損壞,黏膜受到侵蝕,有些腸隱窩(腸腺)完全破損。 Source 1  Source 2

  • 英國農民團體呼籲勿種基改   16-11-27.5

與民意相反,英國政府對基改作物採取比較正面的態度,包括農業部長,因此脫歐之後,是否開放種植基改的議題就再度浮上台面。

英國民團如土壤協會、綠色和平、地球之友、GeneWatch UK、GM Freeze等對於基改油菜的可能種植咸表反對,認為有害環境。GeneWatch UK主任Dr Helen Wallace認為,孟山都等基改公司一昧將基改作物種子推展到其他國家,卻不管種了之後如何影響野生生物,摧毀既有市場。政府不應該對基改遊說讓步。

不但民團反對,現在連農團也表不滿。全國農民聯盟(NFU)副主席Guy Smith表示,是否開放種植基改作物,應該留意會不會影響農產品外銷。英國的基改政策若與歐盟各國相反,那要小心他們會怎麼想。 Source

  • 林淑芬立委質詢基改的汙染   16-11-06.1

根據上下由媒體的報導,包括在高雄港及台南官田榨油廠周邊都發現散落地面的基改黃豆種籽,甚至有開花結莢植株。對此林淑芬立法委員的臉書:【2004年向跨國基改財團妥協,2016年台灣本土作物遭殃!】

林淑芬委員指出,2004年農委會預告「基因轉殖植物輸出入許可辦法」草案,其中第二條清楚指出,基改植物「直接供作食物、飼料或加工使用者」受該辦法規範,所以廠商必須提供基改植物「國內外之運輸路線、方式及運輸過程之安全防護措施資料。」才可以輸入。但是最後公布的版本,居然把這條拿掉了!原因是,「防檢局紛獲美國加拿大等經貿夥伴國及國外相關產業團體提出意見,表示疑慮與關切。」

當時農委會拿掉這一項,導致目前以食品及飼料為目的進行報關的基改黃豆、玉米等,因沒有法規規範基改食品及飼料的運輸,造成基改作物污染台灣農地的漏洞。林立委員已經要求農委會立刻檢討「基因轉殖植物輸出入許可辦法」,將基改食品、飼料的運輸過程儘速納入管理。Source

  • 德國將立法禁止種基改作物   16-11-06.2

歐盟在去年通過新法律,審核還是由歐盟進行,但是若蒙核准,個別會員國仍得以向歐盟申請選擇不要,由歐盟轉交廠商。目前已經有十餘個會員國申請不要種基改。

德國政府進一步表示要立法禁種基改,目前已經通過一項立法草案。根據草案,廠商若向歐盟申請基改作物的種植生產,德國將要求該廠商在申請時把德國剃除在外。廠商不理的話,就算歐盟同意了,德國也會禁種。這部草案原則上德國內部都同意,唯一有歧見的是禁令到底由聯邦政府,或是由幫政府頒布。Source

  • 英國一超市不要用基改飼料   16-11-06.3

英國著名超市Waitrose (維特羅斯、維狄)宣稱將不用基改飼料生產豬肉,要改用多瑙河流域種植的非基改黃豆。這被認為是英國開始不用大宗基改飼料的開始。這是因為南美洲非基改黃豆的需求量日益擴大,為了確保來源,因此改用歐洲的黃豆。為了此新措施,該公司花了三年的時間。他們相信採用近距離的非基改農產品,對自己的農人、對整個地球,對公司與消費者都有好處。

英國曾在1999年,由一家超市開始,其他超市跟進,把70%含基改原料的加工食品拿下架,就再也不回頭。Source

  • 紐約時報揭穿基改公司謊言   16-10-30.1

有沒搞錯?連紐約時報也在吐槽基改?這篇報導對於有在追蹤"GMO面面觀"網站,或者" 搞非GMO基改解密 "臉書者,應該不是新鮮事。然而過去主流媒體一向對基改產品相當寬容,因此紐時的報導或者可以看作適風向球。基改公司或學者一再強調基改作物能夠增產,可以解決糧食不足問題。基改作物可以解少農藥使用,有益於環境。他們說有peer revied的學術論文可資證明,不相信的就是反科學。

這些人抱持著只有我最懂的蠻橫態度,實在令人反感,不過沒關係,事實勝於研究。記者拿不種基改作物的歐洲國家與種基改的美、加兩國的實際耕作數據進行比對,發現不論是玉米、黃豆、油菜,在歐洲的產量增加幅度比起美國,可說不遑多讓。歐洲非基改甜菜的增產率反而遠高於美國的基改甜菜。美國殺蟲劑用量是略有下降,但除草劑用量卻增加更大;反之,法國不論殺菌劑、殺蟲劑或除草劑,用量都逐年下降。按,2013澳洲的學者就作過玉米的類似比較Source

  • 基改黃豆新加工品吃出問題   16-10-30.2

在全球反基改浪潮下,基改公司都很怕產品標示基改,但是營養代餐Soylent粉包可說是異軍突起,還很「驕傲地」宣稱原料是基改黃豆。他們要用此新一代的產品來取代舊食物,特別是針對矽谷電子業的忙碌員工。

不過最近傳出若干消費者喝下肚後,胃部產生毛病,因此公司已經暫停販賣。幾週前,公司另一個棒狀產品也發生類似問題,迫使公司退錢回收產品。公司表示員因的調查尚未結束,但可能是兩種產品皆有的成份在作怪。Source  

  • 立法委員辦基改食品公聽會   16-10-30.3

陳宜民立法委員於1028日舉行「基因改造食品面面觀」公聽會,邀請發癌的包括學者1. 林基興博士(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2. 余淑美院士(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3. 賀端華院士(中央研究院植物暨微生物學研究所);4. 葉錫東副校長(國立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5. 康照洲院長(國立陽明大學藥物科學院);6. 郭華仁名譽教授(國立台灣大學農藝學系);7. 倪貴榮所長(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民間團體1.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消費者文教基金會 鄭正勇委員(食品委員會)、張宏如代理秘書長;2.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周家慧副執行長;3.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發言大綱為:1. 基因改造食品是否安全?2. 基因改造食品的審查流程與管理制度是否需要改進?3. 限制基改作物的種植與發展,是否會影響到國內農業生技產業的發展?參考郭華仁的發言內容:PDF

  • 基改飼料黃豆與食品級不同   16-10-30.4

假設您還在說黃豆沒有飼料級與食品級的分別,那就大錯特錯了。沒錯,政府目前對黃豆的分級,採用一級、二級...等,是針對黃豆裡面的雜質、破碎率百分比去分的,這是來自美國農部的分類法,是適用於大宗物資、主要用於飼料的。所以民間稱之為feed grade soybean。可是少數美國人是吃豆腐喝豆漿的,這就稱為food grade soybean,這並沒有納入大宗物資的分類。目前在google上有11600筆資料,怎麼會沒有食品級與飼料級之分呢。實際上,美國大學有在針對食品級黃豆進行育種的(第二圖)。一般而言,美國食品級黃豆品種的蛋白質含量較高,也不採用基改品種。

我國人民直接食用的黃豆,目前約75%是由大宗黃豆(統豆)選出來的(稱為選豆)。飼料用大宗黃豆進口過程在船中,不論是統艙或者貨櫃,都處於高溫、高濕的環境,溫度有時候還高達60度(這是大食品公司的好朋友告訴我的)。此等環境黃豆很容易氧化、長黴菌,所以常會施用化學物來抑制。這樣在船上近一個月的時間運到台灣來,合適我們吃嗎?

食品級黃豆用牛皮紙袋密封,也放在船艙較冷涼地方,品質較不容易劣變(也沒有基改之虞)。 這也就是為何蔡培慧立委要開記者會,要求政府針對黃豆的用途來分流了。感謝培慧委員努力,進行黃豆源頭管控的革新工程,嘉惠消費者。這是政府開放黃豆大宗進口50年來頭一遭,黃豆用途分流見曙光。

我美國年進口230-250萬噸的黃豆,到底有多少是作為食用的?這個數據有點複雜。數年前蔡佳珊記者在經典雜誌發表的文章,根據國內加工業的估算,國人每年吃進去的約20萬噸。培慧委員根據美國在台協會的統計,是28萬噸。

不過國人吃的黃豆製品可分成兩種來源,一是黃豆直接加工,如豆漿豆腐豆乾,另一是榨油後剩下的豆粕提煉出大豆蛋白質,用大豆蛋白質做出各種加工食品如素肉等等。或許美國在台協會指的是兩者加在一起的。記者會新聞稿     Source   

  • 新聞報導基改食品容易誤導   16-10-30.5

新聞報導的標題「進口黃豆 食藥署:97%都是基因改造」有誤導之嫌。97%記者自己計算寫出來的,那不是食藥署說的。編輯應該為此誤導加以澄清。97%是非基改豆重量(約6.5萬)除以總黃豆進口量(約250萬噸)得到的,這是小學生都會的算數。可是大多數的基改豆是作為飼料的,但這不是大家想知道的答案。大家要的是我們吃下肚的豆製品,有多少比率是基改的。

進口黃豆直接作為豆製品(豆漿、豆干等)的約只有25萬噸左右,其中非基改的約6.5萬,所以直接豆製品的基改比率約75%。目前非基改黃豆的進口是過去的3倍多。那為何非基改豆漿店比以前多很多,但非基改豆干就比較少呢?那是因為豆漿用的的豆子原料很少,增加的成本心當有限,豆干剛好相反。Source

  • 基改孟山都左右美國環保署   16-10-23.1

基改孟山都被視為全球最惡質的公司,日前正在被地球公民仿國際法庭的格局,針對該公司在環境權、食物權、健康權、學術自由、戰爭罪共犯、和生態滅絕等的六大罪行進行審判。就在此段時刻,孟山都仍然不改其財大氣粗的惡習,企圖阻檔美國環保署關於除草劑嘉磷塞是否致癌的專家會議。

嘉磷塞是孟山都的搖錢樹,在專利即將到期時有推出嘉磷塞殺不死的基改作物,使得無法用直升機在作物田上噴灑的美國大農趨之若鶩,甘願被孟山都用契約綁死,買他的種子就需要用他的除草劑,讓孟山都在賺種子錢之餘,還能用專利已失的嘉磷塞賺更多的錢。針對這個寶,孟山都當然是愛護有加,40年來對外宣稱嘉磷塞對動物無毒,容易在土中分解。這個謊言後來紛紛被拆穿,還被法院判廣告不實。更嚴重的是,去年世衛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將嘉磷塞列為對動物是致癌物質,對人類也可能致癌。

對此孟山都當然會使上渾身力量,全力反擊。據說透過影響力,讓歐盟的食品安全局作出研究報告,結論是嘉磷塞對人類「不太可能」會致癌。這份報告引發各方嚴厲批評,歐洲許多癌症相關組織紛紛挺身要求慎重處理嘉磷塞議題。今年更有Dr. Kenneth Portier領銜的90位學者聯合為文刊登於期刊,指出歐洲食品安全局報告的諸多缺失,主要是針對不少相關的研究論文,該局都不予採納,或誤認為證據不足。

美國本土更是厲害。在孟山都的施壓下,環保署在IARC宣告半年後就提出長達227頁的嘉磷塞評估報告,報告中也說「嘉磷塞對人類而言,不像會是致癌的」。這當然引發各界的批評,使得環保署準備在十月18-21日舉行一連四天的公開會議,要討論嘉磷塞到底會不會致癌。然而這個會議在業界的杯葛下被迫延期!透過作物永續發展協會(CropLife)的運作,在開會六天前寄抗議函給環保署,表示前項會議會嚴重歧視業界的利益,要求若真的要開會,應該剔除若干與會學者。

被「嚴重指責」的學者如知名流行病學家Dr. Peter Infante。理由是Infante曾經是控告孟山都化學藥品傷害的原告,另一個理由是Infante擔任過環保署科學顧問,他是顧問群中唯一的流行病學者。因此作物永續發展協會要求環保署不可讓Infante參加開會。另外Dr. Kenneth Portier也被點名。協會的信中指出,Portier曾說過嘉磷賽有安全顧慮,要求業界放棄嘉磷,尋找其他替代方法,以避免嘉磷塞這種致癌物散佈在環境。信中更指出,Portier的兄弟是嘉磷塞的積極反對者,要求環保署保證其兄弟的立場不會影響Portier的判斷。若環保署還是讓Portier與會,則要保證他沒有預設結論。Source

  • 民間在海牙審判基改孟山都   16-10-23.2

國際民間團體於本月中在在荷蘭海牙進行仿國際法庭的規格,審判孟山都的罪行,法庭計畫在今年年底公布審判結果。雖非官方,孟山都集團也拒絕派代表參加,但其目的顯然是要引發國際輿論界以及司法界的關注,敦促海牙國際刑事法庭早日將生態罪正式列入國際刑事法庭管轄的範圍。所以,這次對孟山都的審判不僅具有十分重大的象徵意義,而且也是從全球範圍檢討轉基因植物對環境與人體健康危害的一次難得的機會。

其實今年九月,海牙國際法庭已經宣布擴大其審理案件的範圍,首次接受涉及環境罪的案件,接受立案處理“非法開發自然資源”以及“非法侵佔土地或者破壞環境”的案件。這就意味着嚴重破壞環境而不受到法律追究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非法侵佔土地,污染河水以及砍伐森林的企業領導以及政府官員將面臨遭受國際法庭審判的威脅。Source

  • 基改種子落地歐盟有在管理   16-10-23.3

歐盟進口基改黃豆、玉米與油菜。其中油菜籽最容易在運輸過程中,因管理不當而落到土壤,並且生根發芽。雖然至今歐盟境內還沒有因運輸而造成基改污染的案例。但歐盟早已經意識到風險,並要求廠商自主進行環境監督並每年提交報告,其中就包括了運輸這一環,因此就不容易發生污染的情事。

例如歐盟執委會在去年核准基改油菜籽Mon88302進口作為食物與飼料。申請時廠商也提出上市後環境監督計畫,其中包括了涉及進口、倉儲、運輸、加工等業者的監督網絡。由於種子加工後失去活性,因此基改加工品就不需要。監督計畫中也規定必須蒐羅相關科學研究、專家報告等,期以發現潛藏的風險。

為了避免貿易商混雜不同的基改油菜籽,歐洲生物科技產業公會也協助孟山都監控、提供訊息。監督網絡的全部成員都要遵守歐盟的基改標示、可追溯、文件紀錄等規定,依法標示為基改之外,也要說明是「非栽種用」。一旦有風險問題,廠商必須立即通報歐盟執委會。在ISOHACCP一般準則外,在裝卸和運輸時,也要限制具有活性的種子散落、外溢。特別是;並定期查看、剷除野逸自生的基改油菜,一旦定期剷除無法遏止,則視為潛在危害。Source

  • 台經院基改研究成果太失真   16-10-15.1

台經院在10月13日舉辦生物經濟產業與科技創新趨勢的研究成果發表會,其中關於基改食物與科技方面的有30分鐘,可惜報告內容太失真了。這樣的研究成果若被政府單位採納作為施政基礎,那就麻煩大了。因為聽來聽去,怎麼與孟山都的作風那麼像,基改科技壞處完全不講,只講些大家希望聽到的好消息,偏偏好多是不對的。

1). 報告指出全球糧食需增產70%,但是資源成長受限,因此需要依靠綠色革命與基改技術來克服。

這樣的論調太陳舊了。綠色革命與基改技術的缺點嚴重,不是可永續經營的好辦法,這在聯合國系統都已經講了好幾年了。

2). 報告還在說基改增加產量,在1996年到2013年,基改玉米比過去增產12.1%。

這說法嚴重扭曲真相。12.1%的增產不是基改科技本身的關係,因為基改轉殖的基因不是增產基因(沒有任何基改作物有轉殖增產基因的)。真正原因在於基改技術所採用的材料(品種)本身的產量本來就比1996年之前的品種較好,那是傳統育種的功勞

3). 報告說種基改作物減少農藥使用。

報告者一定把除草劑忘掉了。八成以上的基改面積種的都是可以忍受除草劑,請問農民不會多用除草劑嗎?

4). 報告說種基改作物,農民賺錢。

其實美國農民即使有賺錢,也都被基改公司賣貴參參的種子給賺走了。南美洲更慘,引進資金廣種基改,賺錢的是企業農,眾多小農與原住民卻慘兮兮

5). 報告引用百位諾貝爾得獎主公開信支持基改,這也是很可笑的事

6). 報告引外國研究,說基改標示會增加食品的成本。

當然標示出基改,難免因非基改原料較貴使得食品價格提高,但這與標示無關。我國立法要求標示,給了業者時間消化掉庫存的標籤。所以業者的成本是在印標籤時增加了基改成份幾個字的色料費用。能否請台經院計算一下,全國增加這幾的字的色料,到底需要多少錢?

7). 報告說非基改黃豆僅佔進口量的2.31%,市面上卻一堆標榜非基改的。

報告的說法會讓讀者認為許多標示非基改都是假的。這有蓄意誤導之嫌,因為進口的240萬噸基改黃豆大多是用作飼料,這樣算出來的2%當然失真。正確的比法是衛福部基改標示立法前後,非基改黃豆進口量多出多少。答案是由一年2萬噸增加到去年的一年6萬噸。台經院這個錯誤,日前消基會才犯過。雖然衛福部在基改方面還有努力空間,但這兩單位的說法抹煞了衛福部這兩年來的成果。

8). 本報告與消基會都建議將「非基改食品」加以立法。

這都是莫須有的。報告也引台北市柯市長的講法,說非基改食品難以查驗,考慮要修改校園午餐的基改規定。柯市長的說法很多人也在講,基本上都沒有想到終端產品的檢驗根本不是食品安全把關的好辦法,那需要花掉很多人力物力。

重點在於進行源頭管理以及落實追蹤追溯制度。衛福部的基改立法就已經把這兩點放進去了,只要加工業者得知所進的原料是基改的,當他做出成品賣給下家,有依法告訴下家那是基改做的,下家就依法加以標示。如此一來,沒有標示基改的就是非基改(可能在3%以下),根本不需立法規範非基改,也不需大規模檢驗終端產品,只需定期或不定期抽驗,懲罰未能依法標示者,就可以將不依法標示的比率降低。

9). 報告說基改食品通過安全評估才可上市,因此其食品健康風險與有機、非基改者相同。

這太過高估基改食品的官方風險評估了。簡單地說,官方的風險評估難以發現基改成份的長期性風險,也沒針對基改科技的預料外結果加以評估。基於這兩大理由,歐盟才採用預警原則,我國也理當如此。報告者說基改食品沒有健康風險,標示只是善盡消費者知的權利而已,這種說法是錯的,是對於預警原則的誤解,不宜再訛以傳訛。

 (The precautionary principle to risk management states that if an action or policy has a suspected risk of causing harm to the public, or to the environment, in the absence of scientific consensus, the burden of proof that it is not harmful falls on those taking an action that may or may not be a risk.)

10). 報告者說新興育種科技如基因編輯,沒有轉殖外源基因,所以不算基改作物。

「外源基因」這樣的定義見諸農委會2004年植物品種及種苗法,可是這早已落伍了。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2015)的基改定義就比較周延:「…. 表現具外源基因特性或使自身特定基因無法表現之相關技術……」。基因編輯可以使自身特定基因無法表現,因此依法基因編輯當然也是基因改造的。

其實這所謂「新興育種技術」,只要涉及體外的基因工程或分子生物技術,都可能得到不可預期的後果,因為是不可預期,所以沒試驗前也不知道否有無安全上的風險。基改轉殖項那麼多,應該是有些可能沒有風險,有些可能有,但是沒有嚴格測試前都不知道。這就是為何每一個新的基改作物都需要審核的理由。從這的角度來談,在爭論processed- base product-base何者正確,那是沒意義的。

  • 消基會檢驗基改記者會瑕疵   16-10-09.1

消基會今日開記者會,表示經過抽驗,小吃攤所賣的豆製品率多含基改成份卻沒有加以標示。為民眾把關值得肯定,不過就該會新聞稿的內容,有不少點可以加以申論的。

1. 消基會說我國自產黃豆只有200公噸,這是五年前的數據,103年已有1173噸,104年更達2725噸。

2. 消基會引食藥署的說法,表示流通在國內的非基改黃豆約僅占所有黃豆的2.7%,這沒有說清楚,有誤導之嫌。沒錯,我們每年進口230-250萬噸黃豆,可是那大多是做油料飼料用的。業者由其中選出表面較為完整乾淨的豆子,直接加工給人吃。台灣人一年吃了約20萬噸的黃豆直接加工品(豆漿、豆腐、豆干),其中多數就是這樣來的。但是在四年前,這20萬噸黃豆中還是有約2萬噸哪是非基改的食品級黃豆,佔10%。去年一年非基改豆進口量已達6萬噸,佔20萬噸直接加工黃豆中的30%

由2.7%到30%差別很大,一般民眾不容易瞭解,消基會有義務說清楚一點。

3. 消基會用2.7%來說「全台的大小食肆都標榜本XX皆使用非基因改造食品,實在令人存疑」。這也是誤導得很厲害,「都標榜」三個字把性質差異大的各種加工品都混為一談了。

沒有錯,不少罐裝豆漿、豆漿店已標榜採用非基改黃豆,然而包裝豆干標榜非基改的就很少。這是因為一瓶豆漿所用的豆子數量相當少,但一包豆干所用的就多很多。鑒於接加工黃豆中已有30%是非基改豆,因此至少在豆漿,店家標榜非基改是相對較為可靠的。可惜豆漿並沒有被消基會納入抽查。

4. 消基會的檢測並沒有能夠公布基改成份百分比,使得這次記者會失色不少。依規定,非有意摻入基因改造原料之摻雜容許量為3%。消基會只驗出產品中含基改成份,這不夠好。因為含量若低於3%,基本上不會構成違法,這記者會就沒有賣點了。其實種苗改良繁殖場就提供基改成份定量檢測的服務,消基會大可以在初步驗出有基改成份後,將有問題的委託種苗場進一步測定,即可節省檢測費用。

5. 消基會建議參考美國非基改生物專案「Non-GMO Project」,做出Non-GMO產品標準。這不可能是官方的系統。美國聯邦政府先前不制定基改強制標示的法律,目前通過法律,卻要採用不方便的QR code,而非像我國與其他60多國的標籤上直接印出基因改造字樣。由於美國政府根本不理會人民的願望,因此才會有「Non-GMO Project」的民間標準。可是貼「Non-GMO Project」標示會進一步增加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我國與其他國家現行法律,都是規定含基改成份要標示,非基改的可以不用標。基本上只要政府確實把關,把不實宣稱為非基改的業者抓出來嚴罰,這就可以了。一般人大概不會去要求「Non-GMO Project」的。

6. 消基會表示,黃豆油、玉米油、調合油、醬油、澱粉、玉米糖漿等都非常可能是基改的產品,難以測出(超過或低於) 3%的限值。這又是誤解了。這些高層次加工品本來就已經沒有基改成份了,談甚麼3%呢。依食藥署的規定,這些加工品若來自基改原料,還是需要標示基改,但可以加註已無基改成份,就是這個道理。

7. 至於消基會建議依食用、非食用目的,分流管理黃豆,包括運送、進口、加工等。這是很有要的。理由見:16-02-21.1

  • 進口基改種子運輸途中洩地   16-10-09.2

一年前日本「農民連食品分析中心」所長八田純人在我國發現進口黃豆種子散落土地長出黃豆植株,經檢測證實是基改的,部分還就地長出結種子。現在已被上下游媒體加以證實,在官田工業區和永安工業區拾獲為數眾多的基改黃豆和玉米種子,二次造訪時發現的數量更達數百顆,這些種子部分仍可以發芽。主管單位農委會防檢局、畜牧處、農糧署與衛福部食藥署皆表示,並未對進口基改玉米與黃豆運輸過程的洩漏情形進行監管。相關法規也都未規範,可謂三不管地帶。農委會陳吉仲副主委承認法令是有不足,將釐清進各環節的權責單位,修補法規缺漏之處。八田所長則表示,針對日本基改油菜籽掉落自生的現象,經民間的努力,有兩地區業者已經加以改善,但大多業者仍漠不關心。Source 1  Source 2/ 

  • 土產飼料玉米發現基改汙染   16-10-09.3

農糧署今年六月抽驗朴子市農會收購之國產硬質玉米,兩次抽驗1631件中,分別測出16件含基改成分,可疑數量共680噸。可疑數量共有680噸現已由檢調偵辦中。但因尚未公布,因此連購買到這批玉米的飼料廠商大成長城都不知情。農糧署認為可能是有人用較便宜的進口基改玉米來混合賺取價差。Source

  • 基改籽落地生根有雙關意涵   16-10-09.4

上下游系列的「基改種子落地生根調查報導」,指出進口基改黃豆玉米在運輸過程,因防護不當,掉落在路旁而且發芽長出來。這樣重大的事情當然需要加以處理,期以杜漸防微。標題中的落地生根是很有意思的雙關意。「落地生根」字面的意思當然是種子掉在地上發芽長出根,不過在成語上也可以指稱外來者來此定居,有著安家立業,繁延子孫的意涵。

本報導中,「種子發芽」衍生了兩個問題,可能是大家所關切的。其一是從美洲渡海運來台的基改種子到底會不會發芽?其二是掉在地上若能發芽長出,會不會汙染到本土作物? 答案全文詳: 上下游88512/

  • 基改公司併購俄國學者擔心   16-10-02.1

Elena Sharoykina是俄羅斯國家基因安全協會(NAGS)共同創辦人,以及基改作及相關農藥安全性大型研究計畫「Factor GMO」的倡議人。她最近撰文指出,拜耳與孟山都併購案對俄國而言,簡直是基因改造過的NATO(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理由是兩大公司都有軍事上的背景。

俄國總統普廷在環保組織、農人與其他社團的支持下,不但要樹立無基改國家,要讓國人吃到健康食物,更要成為全球最大的健康、環境友善、高品質有機食物。因此在七月簽署法案禁止基改動植物的育種與生產,成為全球最大的無基改農區。

歐洲國家大多不種基改作物,目前只剩5國少量種植,佔全球基改作物面積不到0.1%。然而TTIP (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定)卻帶來不確定因素。

Sharoykina質疑併購案與TTIP之間有維妙關係。本來併購協商不順,但就在八月德法兩國領導人物都說TTIP談判已經實質失敗不久,併購案就急轉直下,立刻談成。她認為併購案是TTIP談判過程中的一部分,對歐盟而言可以因併購案在全球生技產業上分一杯羹,而美國可望藉以打開歐洲基改種子市場。若併購案真的在明年底通過,這個基改北約組織就可望直逼俄羅斯邊境,威脅俄國生物、遺傳與食物的安全。

作者表示歐洲各國人民應該挺身反抗歐盟官僚體制的腐敗,建立由巴黎、柏林到莫斯科的大無基改農區,期能根據永續原則改變世界經濟。Source

  • 基改孟山都操控手法很厲害   16-10-02.2

從嘉磷塞事件可以看到孟山都操控手法的一角。

孟山都靠除草劑嘉磷塞賺翻了,這支農藥佔全球除草劑的過半市場,專利期間不用講,只有孟山都獨佔,專利期後藉著可以忍受嘉磷塞的基改種子,綁架農民,買孟山都種子就需要買公司指定廠牌的除草劑,還是接近獨佔。

雖然嘉磷塞上市前孟山都自己的評估試驗顯示對動物有害,卻密而不宣,還廣告說對嘉磷塞比鹽巴還更安全,對鳥魚與哺乳類生物無害,1996年紐約州檢察官提告孟山都涉嫌不實廣告,使得該公司將廣告撤掉。孟山都的另一個廣告說嘉磷塞在土中迅速分解,施用後不會污染土壤,2007法國法院判廣告不實,罰孟山都15000歐元。即使如此,各國政府卻也認同嘉磷塞無害人體的說法,因此幾乎沒有國家在針對農產品嘉磷塞殘留量作例行抽驗。

不過嘉磷塞有害動物、人類的直接、間接證據越來越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根據大量公開研究報告,在2015年三月宣告嘉磷塞會讓動物得癌,人類也可能致癌。這對孟山都而言簡直擎天霹靂,其反撲的力道當然是很強勁的。

民團透過資訊公開法得到電子信函得知,在IARC的消息在星期五出現後三天,孟山都法規事務部主任Dan Jenkins已經透過電話與電子信函告訴美國環保署官員,要求該署「修正」嘉磷塞相關紀錄。他更將公司所撰的嘉磷塞論據傳給該署,希望由署來駁斥IARC的說法。當然不只如此,孟山都更直接評擊IARC的科學家,企圖讓IARC的發現形同無效。

孟山都也透過法律拿到IARC委員會主席Aaron Blair的電子信函與其他記錄,藉以指責委員會的不當。更有甚者,孟山都更脅迫國會,成功地讓眾議院監管和政府改革委員會主席出函給國家衛生研究院,列舉孟山都與同路人對IARC的不滿意見,並且對於衛生研究院的給IARC研究經費表達反對意見。

美國環保署在IARC宣告半年後就提出長達227頁的嘉磷塞評估報告,報告中並沒有直接說此除草劑主成份不會讓人類得癌,而是技巧地說「嘉磷塞對人類而言,不像會是致癌的」。這樣的反應也同樣見於歐盟食品安全局(EFSA)EFSA在一個月後的嘉磷塞評估報告說法也如出一轍:not likely

對於EFSA的說法,資深環境毒物學學者Christopher Portier聯合90位各國科學家在年底發表論文加以駁斥Portier曾經擔任美國疾病管制局內的主任,後休後擔任IARC委員會成員。包括Portier在內的許多學術界人士對於美國環保署的說法相當憤慨,認為該署已偏離科學原則,忽略關鍵證據來圖利企業。

針對各界的批評,環保署準備在十月18-21日舉行一連四天的公開會議,討論嘉磷塞到底會不會致癌。然而公司卻要求該署不要開這樣的會,若要開會,也應該剔除一串的科學家。顯然這個會議會很精彩。Source    參考   

  • 基改孟山都國際審判有基礎   16-10-02.3

10月中要進行的孟山都世紀裁判,雖說是民間,但是現在已經有了國際刑事法院(ICC)的精神支持。國際刑事法院成立於2002年,向來只處理戰犯以及滅種屠殺的案件,對於重大的環境與文化犯案則相當遲疑不前。不過檢察官Fatou Bensouda在月中公布案件審理的選定與擇先政策說明書《POLICY PAPER ON CASE SELECTION AND PRIORITISATION》,表示針對羅馬規約所屬,若罪犯與環境毀壞、非法開發自然資源、或者非法掠奪土地,將來也會加以處理。Source

  • 基改酵素會是過敏原要小心   16-09-25.1

目前許多產業都使用到純化的酵素來進行加工作業(圖),這些酵素可能萃取自微生物或者植物。越來越多的基因改造(基因重組)生物科技用來製造這些酵素,以提高其產能,或者增加其作用力。

新論文指出,透過單項過敏原檢查(specific IgE testing),813位相關工廠內的工作人員中,對於這些基改酵素會產生敏感反應的,以α-amylase(澱粉酶)最高,44%,其後依次為stainzyme (41%), pancreatinin (35%), savinase (31%), papain (31%), ovozyme (28%), phytase (16%), trypsin (15%) and lipase (4%)。而接觸到phytase, xylanase and glucanase的工作者,體內會有最高的抗體(up to 110 kU/L)。

另外針對其中134位,用問卷調查方式發現與工作有關的臨床診斷呼吸器官病徵與是否接觸到特定酵素有關,未接觸的病徵很低,接觸的酵素濃度越高,病徵越強。Source

  • 基改與非基改黃豆進口數據   16-09-25.2

根據今年1月到6月海關進口數據,粒狀大豆的進口分為基改的與非基改的。

用基改黃豆半年的進口量來比較,今年的進口量略比2015年的半年平均量低一點,今年107.8萬噸,去年133.6萬噸。基改豆有67%由美國進口,33%由巴西進口。

就非基改黃豆而言,今年的進口比去年還多,今年3.62萬噸,去年才2.98萬噸。顯然,非基改黃豆的市場還在擴張。非基改豆61%來自加拿大,32.3%來自美國,6%來自澳洲。

非基改黃豆粉(及細粒)在半年也有近9千噸的進口,其中54.2%來自印度,45.5%來自美國。有趣的是,雖然基改黃豆粉(及細粒)只有200噸的進口,但其單價卻比非基改者高,主要來自日本。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大豆調製品以及大豆蛋白質調製品等三項進口商品(表中後三列),並沒有區分基改與非基改。除非證據顯示這三項大豆調製品都只有非基改產品,否者在法律上是有問題的。

根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2條,含有基因改造食品原料的食品(及食品原料),其容器或外包裝應加以標示為基因改造。

第30條也規定,若要輸入含有基因改造食品原料的食品(及食品原料),應依海關專屬貨品分類號列,加以申請查驗並申報有關資訊。

目前關資料並沒有該三項大豆調製品的海關專屬貨品分類號列,因此業者所進口的該三項大豆調製品即使是基改成份,也無從申報,而這些進口貨品在加工上市後當然也不會標示為基改,這就會讓業者在未知的情況下觸法。

對此,食藥署與關務署應儘快增加相關分類號列,讓業者有所遵循。 

  • 基改紀錄片詳錄對牲畜有害   16-09-25.3

法國調查記者Paul Moreira2014年製作紀錄片《轉基因諸戰Transgenic Wars》,說明基改作物,以及種基改作物所噴施的除草劑,對於牲畜與人類健康的影響。此錄影片在930日以前可上網免費觀看,英文配音,但要注意其中有畸形小豬的影像。

關於基改飼料與牲畜健康,紀錄片主要報導丹麥畜農Ib Pedersen。他發現衛基改飼料,豬容易得病,容易產生畸型小豬。他認為,罪魁可能是除草劑嘉磷賽,因為狀況與阿根廷種基改作物,除草劑多用34次,可能與畸型兒比率高有關。根據阿根廷法律,在居住所1.5公里以內的區域都不准使用農藥,但是違法使用者相當普遍,某些健康問題嚴重的地區,村落距離基改大豆田才200公尺。 

紀錄片也特別提到基改鼓吹者Patrick Moore博士。Moore曾經是綠色和平組織的理事長,但30年前脫離組織後,反而成為各種有害環境產品的代言人,包括核子工業、礦業與基改產品。他甚至於還說過,全球暖化有益地球。紀錄片特別納入了Moore「經典」之作。他上節目說,喝了一夸脫的嘉磷賽也無害。住持人要他喝,卻當場落荒而逃。  Source

  • 併購基改孟山都拜耳有成竹   16-09-18.1

拜耳併購孟山都一案,有許多種解讀,加拿大環球郵報就比較樂觀,認為這是孟山都丟掉包袱的好機會,因為「孟山都」幾乎是基改種子的同義詞,在眾人眼中早就成為專門毒化食物、窮化農民、惡化環境的壞蛋一個。

社會學教授John Lang指出,孟山都對的公關與產品的風險溝通太過強悍、太為挑釁,所抱持的心態是「這是科學,你不懂科學就不會瞭解」,這樣的策略當然行不通。反之,拜耳這方面的紀錄就好多了,而且其產品也較多元,例如阿斯匹林。因此對於反對者而言,拜耳會比較難纏。拜耳併購孟山都,有機會讓拜耳重新塑造基改食物的爭論。Source

  • 併購基改孟山都拜耳虎添翼   16-09-18.2

經過近半年的談判,德國拜耳化工公司終於在914日宣告以收購價每股128美元,價值高達660億美元,併購了孟山都種子公司。

約在1970-80年代開始,農藥化工的五大公司為了涉足基改種子科技,紛紛吃下許多小種子公司。到了2011年,種子的國際貿易總額中,孟山都一家就佔了26%,杜邦其次,也有18%。再來分別是先正達9.2%、拜耳3.6%以及道禮的3.3%。就德國巴斯夫(BASF)沒有跨足進來。

這波流行的併購風從2014年開始。該年7月孟山都展開協商,希望買下先正達。孟山都是全球最大種子公司,第5大化工公司。先正達則是全球最大農藥公司,第3大種子公司)。談成的話,新公司會在種子與農藥產業雙居龍頭,不過沒有成功。

雖然沒有成功,卻讓中國的中國化工在2015年11月出價430億美元買下先正達。中國化工擁有全球第7大的農藥公司ADAMA。這次併購在今年2月達成,目前也獲得美國政府的首肯,但在巴西、加拿大與歐盟還有得瞧,但預計年底可過關。

其次是杜邦(農藥第6大)在2015年12月宣稱要用680億美元買下道禮(農藥第4大)。本併購案尚未通過反壟斷法的審查,但杜邦也預期年底可過關。

再來就是這個月14日的孟山都併購拜耳案。而同時期也有肥料大公司之間的戲碼。今年8月「加鉀」肥料公司 (Potash Corp.化肥產能世界第1,市場佔有率第4) 開始協商要吃下市占率第2的艾格瑞公司(Agrium),並於9月12日以300億美元成交。

然而,大公司除了越來越能壟斷種子、農藥與肥料這些資材外,軟體也跑不掉,那就是大數據。

ETC Group的 Pat Mooney就指出,大公司掌控種子、土壤、氣候數據,以及新的基因組資訊,終將控制全球農業資材,包括種子、農藥、肥料與農機。

Pat Mooney ETC Group (前身為RAFI)三位創辦人之一,在1980年代前後就開始關切大公司壟斷種子的動態,1979年出版《Seeds of the Earth: A Private or Public Resource?》了這本擲地有聲的小書,1990代我開始研讀這領域時,這本書算是啟蒙者。

話說除了種子與農藥,孟山都還掌握了精準農業這個領域。精準農業包括電腦操控的大型農業機械、衛星科技以及氣候、土壤、地理、作物生長、病蟲害發生等大數據。孟山都在2012年就已2.1億美元買下Precision Planting LLD這家精準農業相關公司,隔年又用9.3億美元買了Climate Corp 這家氣象公司。這簡直是如虎添翼。本來農機大公司John Deere想向孟山都買Precision Planting LLD,現在該公司落入拜耳手上,這筆交易能否成行,尚在未定之天。Source

按,再過不久,當全球的種子、農藥、肥料與農機都掌控在這兩三家怪獸的手上,農民與消費者不就成了它們的禁臠。那我們怎麼辦呢?還要隨著它們的遊戲規則,去追求那些高耗能、高資金的技術嗎?

猛然回頭,我們的希望就在那燈火闌珊處:農業的典範轉移

  • 基改論文遭謗法學者獲平反   16-09-18.3

發表基改有健康風險的論文,卻被嚴重汙衊的的法國學者Gilles-Eric Séralini,法院確定還他清白。

論文在2012年發表後馬上引起基改陣營的嚴重抨擊。國著名雜誌Marianne magazine刊登了一篇文章,表示全球各地的研究者紛紛嚴厲地批評Séralini的論文。作者Jean-Claude Jaillette認為Séralini已預設立場,然後用詐欺的科學方法來強化其結論。其實記者所云「詐欺的」,其實來自美國富比世雜誌(Forbes),原始作者赫赫有名,就是Henry I. Miller。這位仁兄過去擅長用詆毀的方式來汙衊提出香菸導致嚴正與心臟病的學者,現在則為農藥與基改作打手。

誹謗官司在2015年11月6日由巴黎高等法院宣判,該雜誌社以及撰稿記者都有罪。被告不服提上訴。巴黎上訴法院已在今年9月7日宣告誹謗罪定讞,據說被告需繳罰鍰24千歐元。Source  Séralini事件詳錄  

  • 混合型基改玉米風險評估差   16-09-11.1

根據歐盟食品安全署基改委員會一位成員的說法,食品過敏件數在近年來急遽增加,不能排除是基改食品引起的可能性。

針對農藥/基改公司先正達所推出的混合型基改玉米Bt11 x DAS-59122-7 x MIR604 x TC1507 x GA21是否要給予核准,歐盟主管機構EFSA(歐洲食品安全署)一位委員Jean-Michel Wal在5月提出異議,EFSA在8月底才將其意見公告。

此品系商品名是Agrisure® 3122,我國已經於2012年核准作為食用。

此品系殖入8個基因,其中有3個基因可產生三種毒蛋白來殺死鞘翅目昆蟲,另外2個基因可產生兩種毒蛋白來殺死鱗翅目昆蟲,另外2個基因分別可讓此玉米忍受嘉磷塞以及固殺草這兩種除草劑。最後一個基因則用來方便篩選品系的作業。

此混合型基改品種是由個別的單項基改品系透過傳統交方式結合在一起的。一般只要基改公司所提交的各個單項基改品系健康風險評估都通過審核,審核委員會就會推論由之雜交混合而成的混合型基改品系並沒有健康風險的問題。

但是Jean-Michel Wal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Agrisure® 3122經由多次的雜交混合,但是對於這多次的混合,廠商先正達沒有提供各別風險評估的數據,而EFSA也沒有提出要求。

他表示Agrisure® 3122必需有直接安全評估,不能夠由單項基改品系的評估來推論。沒有直接的安全評估,Agrisure® 3122就可能對於部份的人有健康風險。

專精於過敏學的Jean-Michel Wal說,在歐盟也好、全球也好,一般的過敏反應,以及其後的食品過敏件數在近年來急遽增加,已成為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其原因未知,但許多專家都認為與環境栽培作物的改變有關。Source

  • 訴諸權威文章吹基改無風險   16-09-11.2

日前一則投書「當113位諾貝爾得主連署支持基改...」,引用六月底百位學術祭酒的連署,以及五月中美國國家科學院的報告,企圖說明基改食物無害。該文患了大學生邏輯課上的,「訴諸權威」的謬誤。

這些諾貝爾得主呼籲綠色和平放棄反基改的工作,認為綠色和平阻擋了基改黃金米的研發,無法讓貧童獲得胡蘿蔔素來克服維他命A缺乏症。實際上他們被大企業與部分基改研究者蒙蔽了,用同樣的理由來指責綠色和平。

駐在黃金米研發基地,菲律賓國際稻米研究所的一位學者,就在四月發表了學術論文。論文中指出,當地農民尚未能種黃金米,不能歸咎於綠色和平的阻檔,根本是黃金米的品種產量低落,尚未達到推廣的階段。基改企業的說詞是綠色和平的反基改鼓舞了菲律賓人進入稻米研究所,破壞基改試驗田,因此無法研發成功。真相是某年基改米試驗結束,研究者已獲得數據後,民眾才把許多試驗小區中的一小塊稻米田加以破壞。

美國非官方的國家科學院提出了近四百頁的報告,號稱是檢視過900多篇論文,得到的結論是基改作物對人體的風險並無更大。然而詳細閱讀該報告,就可發現報告選擇性地「檢視」論文。

例如種基改多次使用除草劑嘉磷塞,導致食物中含較多嘉磷塞。報告中寫道,論文發現嘉磷塞與癌症無關。然而至少有四篇原始論文指出非何杰金氏淋巴瘤的罹患與嘉磷塞有關。科學院的報告並沒有引用這四篇,卻採納結論是「無關」的論文。

再者報告引用另一篇論文,指出多年來數以億計的雞隻吃了基改飼料,並未發現動物健康因此受損,用此來引申基改食物無害。然而寫報告的「大學者」怎會不知道,大多雞隻都只養了50天就進場屠宰,根本沒機會觀察到長期性疾病有無發生。光是這兩則,就很難讓人不去聯想到,該院委員會成員中有多人與基改企業關係匪淺。

「113」的作者未深入探討,就全盤接受科技權威的論調,還反過來嘲笑反基改者缺乏知識。那麼到底誰缺乏知識呢?該文的各項引申可相信嗎?

百位諾貝爾得獎主連署信的謬誤:A  B  C   D

美國國家科學院報告的謬誤:A  B  C

  • 基改的基因偏向有潛在風險   16-09-04.1

基因改造(Genetically Modification)的技術有好幾種,包括基因轉殖(Transgenesis,轉基因)、基因編輯 (Gene editing,編基因)、與基因偏向(Gene Drive,偏基因)。

基因偏向技術用來將某特定族群給消滅,例如病媒蚊、蟑螂、老鼠等,看起來好像立意良好,然而其後果其實堪慮。

計以數千的各國政府代表、保育學者與NGO人士聚集夏威夷,參加2016年「世界保育大會」(WCC)。環境、生態保領袖,呼籲各界小心基因偏向的可能後果。會中壓倒性地投票,並且發出公開信,要求「事實暫停」支持、背書偏向技術的研發,去作為保育或其他用途,除非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通過全盤的影響評估。

包括珍古德博士在內的眾多保育領袖對於公開信給予支持。公開信的標題是「拿良心來作保育:保育不允許基因偏向」,信中寫道,偏向技術尚未作過非預期後果的測試,也尚未評估對於倫理、社會的衝擊,不應該推廣作為保育工具。

學者擔憂,該技術可稱為突變的連鎖反應,其非預期後果可能會比想要解決的問題還嚴重。 Source   Ref 1   Ref 2  Ref 3   Ref 4

  • 基改小麥汙染懷疑與鳥有關   16-09-04.2

美國發生三次基改小麥汙染事件。這個事件會發生在美國,非常有趣。

美國是基改大國,種植面積在卻年佔全球基改面積的40%,而且經常透過各種關係,向外國施壓,要強迫他國接受基改產品。而境內的黃豆、玉米、黃豆、甜菜超過9成都是基改品系。

在這樣積極擁抱基改科技的國度,迄今政府卻仍不允許基改小麥的上市。孟山都約在1994年就已經作出了基改小麥,並且分送17個州進行試驗。後來卻無疾而終,試驗單位紛紛將基改小麥予以摧毀。

個中道理其實也不難推測,因為美國人可是餐餐吃麵包的。

不過事隔多年,從2013年開始,已經發生三起基改小麥自生於田間的事件,也造成了外銷小麥可能混雜基改,導至日韓等國抵制,讓小麥農外銷受損,孟山都還因此需要賠償。雖然事件已經平靜,但這些基改小麥究竟如何出現,迄今仍是個謎。

上個月聯邦政府對此等事件提出報告,要點是認為主管機構有疏於管理的情事。

至於基改小麥神秘出現的原因,現在也有新的說法。因為學者發現出問題的農田,基改小麥較為集中在電纜線下面,推測是鳥糞帶來的。

小麥能否通過鳥腸而仍保有生命是一回事,十多年前掉下來的小麥種子選擇在這幾年發芽又是另外一回事。看起來謎團仍未解。Source

  • 基改小麥汙染日本恢復進口   16-09-04.3

七月底美國發生第三次基改小麥汙染,日本馬上暫停由汙染區華盛頓州進口西部白麥。已經進口的也暫時停止流通。不過由於事件已告平靜,日本也已經建立起檢測方法,因此日本政府宣告解除前兩項禁令,只要檢測不出,還會繼續遊華盛頓州購買。Source

按:我國食藥署在85日表示,自102年起已持續針對邊境進口之小麥原料進行監測,迄今尚未發現違規輸入情形,本署將持續監測,並密切注意各國最新情形。但所謂檢測是從102年開始的,其技術對於今年7月傳出的汙染事件是否適用不無疑問。日本做法是不管有沒有檢測到,反正出問題先暫時禁運,等到技術確定後再決定是否恢復進口。顯然日本的方式比較周延,比較能讓人民有信心政府的把關。

  • 孟山都在印度撤回基改申請   16-08-28.1

我國居然領先歐盟、美國,繼澳洲、日本、南韓之後,在今年核准第三代的基改棉(Bollgard® III x Roundup Ready™ Flex™)作為食用(棉籽油吧)。這新的基改棉一共轉殖8個基因,主要的功能是可以忍更高濃度的除草劑嘉磷塞,以及產生三種毒蛋白來防除鱗翅目害蟲。農民所以需要使用更高濃度的嘉磷塞,是因為第一代忍受嘉磷賽的棉花基作物種久了,若干雜草已經是一班嘉磷賽使用的濃度殺不死的(號稱超級雜草)。種此Roundup Ready Flex新基改棉,農民可以噴施更高濃度的嘉磷塞來除掉超級雜草,而不至於傷到基改棉。所以需要三種毒蛋白,是因為第一代殺蟲基改棉Bollgard只能產生一種毒蛋白,種了不久,害蟲產生抗性,只得第一代基改棉生效,因此才轉了三個毒蛋白基因。

其實在2005年,孟山都就推出抗蟲基改棉(Roundup Ready™ Flex™ Bollgard® II),只轉殖了兩個毒蛋白的基因,在南非、澳洲、哥倫比亞都在2006/7年核准種植,但是在印度卻觸礁。

印度在2003年開始種第一代Bollgard基改棉,失效後於2006年開始核准種第二代的Bollgard II基改棉。孟山都同時在2006年向印度申請Roundup Ready™ Flex™ Bollgard® II,卻因為審查程序冗長,因此一直無法通過。最近更傳出,孟山都已經撤銷申請案。去年因為Bollgard II產量欠佳,農民對於基棉種子高額權利金深表不滿,導致印度政府要求孟山都取消權利金。孟山都揚言要退出印度市場,但印度政府不為所動。現在孟山都撤出申請也就不奇怪了。由於印度是孟山都除美國以外最大的基改棉種子市場。其實孟山都的撤出會造成相當額度的年收入損失。Source

  • 中國要基改也要作基改立法   16-08-28.2

中國政府花大錢發展基改作物,宣稱五年後要開放種基改黃豆、玉米,並且表示都經過評估認為與傳統食物無異,才會上市,現行食品安全法在修法後,法規已經在照顧到基改食品的消費者健康。

即使如此,來自消費者、學術界甚至於產業界的反對聲浪還是相當大,一再質疑如何開放,而市面上也有一些含基改食品並沒有標示基改。綠色和平組織更指出,即使還沒有開放生產,基改玉米與稻米已經偷種,各地超市都可以買到非法基改食品。人代會委員已經有15位委員要求基改產品需要單獨立法管理。因此官方表示在市長尚有需求時,會提出基改食品安全與標市的規定,制定一個基改成份的門檻值,超過就必須標示。Source

  • 推民間法庭審判基改孟山都   16-08-28.3

簽名支持民間法庭審判孟山都。民間團體、學者等於1014-16會在國際法庭所在地海牙舉行民間的審判庭,公開審理孟山都在環境權、食物權、健康權、學術自由、戰爭罪共犯、和生態滅絕等六大罪行。雖非官方,但是預期結果會讓更多人知道這家公司做了多少壞事。

簽名支持審判孟山都,請點擊進入。簽完名可以馬上查閱,這網頁提供最新的10位簽名者Source

  • 美國官方掩飾真相大挺基改   16-08-21.1

口服液中的氨基酸大多是培養細菌製造出來的,細菌的氨基酸與動植物的氨基酸都沒有兩樣,不會有甚麼問題。在1989年時,美國人喝了「昭和電工」出品的口服液,死了37人,約1,500人得怪病,長期癱瘓;研究後發現,口服液裡含有基改菌所製造的色氨酸(tryptophan);色氨酸本身沒問題,問題在於基改菌自動將體內過多的色氨酸(比非基改菌高出20)轉化成1,1'-ethylidene-bis-L-tryptophan,雖只占0.1%,該衍生物卻具高毒性,而未能被製造公司與政府察覺,導致慘劇。

然而推動生物科技的美國FDA誤導人民,把1,1'-ethylidene-bis-L-tryptophan的來源說成是口服液的過濾過程,而非基因改造技術本身。導致知道口服液事件的人也不會認為基因改造技術有問題。對於FDA的扭曲真相,在《Altered Genes, Twisted Truth》第三章有詳細的說明。

第一代基改番茄,莎弗番茄在上市前,研發公司Calgene自行做風險評估,把結果報告送給FDAFDA看到老鼠吃了莎弗番茄,胃部產生損傷,認為未能證實其食品安全。三位FDA專家也都寫了有安全顧慮的備忘錄往上報。然而FDA高層卻不於採納,仍然把這些備忘錄當作密件鎖起來。後來《Altered Genes, Twisted Truth》的作者透過資訊公開法,才取得這些備忘錄。這些內幕披露在書中第10章。

美國FDA更多的掩飾基改風險,請看原文

  • 南非種基改玉米學者不認同   16-08-21.2

非洲種植基改作物的國家有限,只有蘇丹、布吉納法索與南非,其中南非的面積較大,在去年為230萬公頃,作物包括玉米、黃豆與棉花。最近學者在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Science發表論文,探討種植基改作物的缺失,指出對小農而言,基改品系並沒有好處,種植各色各樣的作物與品種,對於變遷下的環境壓力,反而更有好處。作者認為BT基改玉米指有在氣候對了,雨下對了時間點等,其有點才能反映出來,否者,農民自留種反而表現更佳。基改種子的高售價當然也對小農不利。此外,種基改玉米,農民還需要留一部分田來種非基改品種(庇蟲區),這對小農而言也相當麻煩。Source

  • 布吉納法索開始停種基改棉   16-08-14.1

布吉納法索盛產棉花,都是手工採棉,棉絮品質好。後來與孟山都合作,將孟山都基改棉品種的Bt基因回交到布吉納原來的品種,希望能得到可產生Bt殺蟲蛋白質,同時保留高品質棉絮的基改棉品種。

布吉納終於在2008年開始種基改棉,面積是10萬公頃,後來逐漸提高到2013年的50萬公頃,佔全國棉田的70%。但是在2015年降回40萬公頃,今年就已幾乎全面停種。

一開始推廣基改品種的時候,都拿著研究論文的「試驗數據」來鼓吹,說基改棉的產量比傳統品種高出18.2%。可是後來發現,那個孟山都資助的試驗並沒有採用正規的實驗組與對照組,而是拿棉花田中的基改棉區與非基改棉區的樣品來作比較。

棉花田分為基改品種區與非基改品種區。後者特別稱為庇蟲區。孟山都一開始就知道種殺蟲基改作物,就好像噴殺蟲劑一樣,會讓害蟲產生抗性而使基改種子失效,所以在賣種子時透過合約,約束農民不可以全種基改種子,一塊田要保留20%種非基改種子,也不噴農藥,讓害蟲大量繁殖(因此稱為庇蟲區),用來稀釋基改田區種產生出來的具抗性害蟲,使得具抗性害蟲不至於大肆繁殖。這樣就可以讓基改品種子不至於失效。

由於庇蟲區的棉花不抗蟲,又不加以好好管理,其產量嚴重低落是必然的,因此用來與基改品種的產量比較,那當然只是宣傳伎倆。

不過導致農民今年停種基改棉的倒是棉絮工業界。雖然號稱回交育種保持基改棉有好的棉絮品質,但畢竟未必就能如願。今年主管棉花產業的官員表示,基改棉絮品質差,不但在國際是場上價格低落,也讓過去布吉納引以為傲的高品質棉絮聲譽受到打擊。因此本季的基改棉佔有率已掉剩10%,下一季可能全軍覆沒。Source

  • 中國基改政策又轉向推基改   16-08-14.2

中國政府又想推基改科技,2015-2020的五年計畫要納入抗除草劑黃豆與抗蟲玉米的研發,也會同意其生產。不過黃豆可能會面臨強力反對,玉米作為飼料大概阻力較小。近二十年來,對於基改科技中國政府可說是舉止不定,有時寬鬆有時緊縮。其背後的可能原因,在袁冰紅教授即將出版的新書,《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會有詳細的內幕。Source

  • 金字塔型殺蟲基改開始失效   16-08-14.3

超過九成以上的基改作物,目前都只有兩種特性,可忍受除草劑,或者可殺蟲,或者兩者兼具。不過種了以後,基改品種會失效,因為雜草會產生抗性,成為除草劑殺不死的超級雜草。害蟲也會產生抗性,成為超級害蟲,吃下基改作物的毒蛋白並不會死掉。

針對這缺點,基改公司乾脆轉殖進去幾個基因,例如產生兩種不同毒蛋白的兩個基因,理由是害蟲很不容易產生同時可以抵上兩種毒蛋白的突變體,因此這種混合型(stacked)作物就比較不會失效。

混合型品系最誇張的是孟山都與道禮兩家公司合作的SmartStax玉米(MON89034 x TC1507 x MON88017 x 59122)。這個基改玉米一共轉殖進去9個基因,其中有1個可以忍受除草劑嘉磷塞,2個一樣的基因用來忍受除草劑固殺草,3個基因分別可殺死秋行軍蟲、玉米螟、與鱗翅目昆蟲,另外3個基因用來殺死切根蟲。吃了這個玉米,我們就把六種不同的殺蟲蛋白質給吞到肚子裡。

類似的混合型玉米,除了SmartStax還有AcreMax XTreme、Agrisure 3122。其他公司也有不同的產品,如先正達的Duracade就轉殖7個基因。這些混合較多基因的品項稱為金字塔型(pyramid)品系,大概象徵其「固若金湯」吧?

不過,害蟲的演化還是技勝一籌,今年在美國至少已出現三篇論文,報告各種金字塔型基改品系的逐漸失效,例如某些地區種SmartStax,田堶悸漱螳睌峇w開始對SmartStax有了抗性。一開始當然問題沒有那麼嚴重,但這是個想當重要的警訊。Source

  • 康乃爾大學生開課反對基改   16-08-07.1

我們的學生才開始要參與課綱修訂,這位年輕人就要在校園開課了。頂著長春藤聯盟康大畢業的頭銜,大概是不少年輕人的夢想吧。康大大學部的學生Robert Schooler可不這麼想。他不但不想拿到文憑,還要在校園內開課,來與教授群唱反調。

他在高中就醉心科學,但是上了康大,依規定上課、考試等老套讓他很難適應,身心都不對勁,因此乾脆休學,自習營養學,從中得知康大退休的T. Colin Campbell名譽教授對於營養與人類疾病間的關係有很突出的研究。受此影響,就馬上成為素食者,之後發現身體與情緒都大為好轉。從此他開始注意生產食物的農業,親身參與三季的生態農法作物生產,得到很多啟發,例如了解慣行農業的諸多缺失等。

回康大復學,Robert Schooler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新學期修一門課,卻讓他大為吃驚,這門課叫作「基改爭論」,由四位教授主持,加上若干外請的講師。課程美其名稱為辯論,內容卻是一言堂,專講基改作物的好話與謊言,例如餵養全世界需要基改作物、嘉磷塞比鹽巴還安全、相信科學就得相信基改、除草劑不會有生態或健康風險…。

在課程進行的那學期,剛好有機構透過資訊公開法取得相關電子信函,顯示這四位教授與若干受邀演講者,如康大生命科學院院長、康大科學聯盟主任等,都與孟山都有關係,使得該機構刊登了一篇文章加以批露,標題是:學術界的大師級儡傀

他終於看到康乃爾大學不堪的一面,康大會開出這樣的課程,可是有其長遠的歷史,就是與孟山都等基改企業合作。他見識到康大的研究成果如何牽連到大量的生態破壞、違反學術倫理、乃至於科學上的欺詐行為。

這位行動派,沒考慮到要畢業拿文憑的學生,想要洗刷康大這樣的不良紀錄,他的做法就是在校園開課!這個免費的課程在秋季(09071116)就要開授,歡迎校內外的人聽講,無法到場的人還可以上網看。課程的名稱叫做GMO WTF,名稱的靈感來自有名的紀錄片GMO OMG (基改,老天爺)。年輕人都知道WTF的意思,我就不寫出來了。

這個課程是由學生主持,邀請各方專家基於證據來討論基因改造生物。邀請來演講的包括作家Frances Moore Lappé 一座發燒小行星的未來飲食法》的原作者、Steven DrukerAltered Gene, Twisted Truth》的作者、Jonathan Latham病毒學博士與Independent Sicence News編輯、Allison Wilson遺傳學博士與Bioscience Resource Project科學部主任、Belinda Martineau蕃茄一號》原作者與基改番茄育成參與者、以及康大名譽教授T. Colin Campbell

為了此課程,這位大學生也成立網站。除了提供課程內容,也會經常發布基改科技新知與新聞、政策的訊息。當然他也需要一點資金,因此舉行公開募資,他有點開玩笑地把目標設在560萬美元,這個數目剛好是到處鼓吹基改科技,特別是到非洲,的比爾蓋茲基金會捐贈給康大科學聯盟的金額。

基因改造作物這種產品是基於最極致化約論的科技,其後遺症馬上顯現出來,乃是無可避免的。祝這位年輕人能夠早日翻轉化約論科技的典範。Source

  • 第二代的基改黃豆出師不利   16-08-07.2

抗嘉磷塞除草劑的基改作物從1996年開始在美國推出後,因為可以用直升機噴施除草劑,基改作物不會受傷,所以很受美國大農的歡迎。多年來玉米、黃豆、棉花、甜菜的基改品種採用率早已超過九成。然而一開始就有學者提出警告,多噴施嘉磷塞會加速雜草的產生抗性。果不其然,在2004年嘉磷塞殺不死的超級雜草早就蔓延開來,到了2012已擴及12個州。農民逐漸發現抗嘉磷塞基改作物已經失效,除草劑怎麼噴也無法有效除草。

不要以為孟山都會擔心農民不再買他的基改種子。這家公司或許還暗中高興呢。因為這第一代基改種子的專利也快到期了,到期後農民就可以自行留種,孟山都不會擔心農民不再繳權利金嗎?事實上不會,既然第一代基改種子已經失效,那農民也就不會再留種自播,孟山都只要能推出第二代的基改種子來解決這個問題,仍然還可以享受另一個20年的專利期。

孟山都早在2006年就研發出第二代基改黃豆,稱為Roundup Ready® 2 Xtend。這個品種以同時忍受嘉磷塞與dicamba(汰克草)這兩種除草劑,農民種下後只要使用兩種除草劑,抗嘉磷塞的雜草還是可以被殺光光。孟山都早在2010年就已經申請上市。

這個第二代基改黃豆我國在2013年就核准進口作為飼料與食物。雖然美國政府在2011年就准許2 Xtend作為食物與飼料,卻遲遲不敢發給種植許可,直到2015年才通過。但即使可以種植,仍然有諸多問題尚待解決。其中最麻煩的是汰克草這種除草劑。

汰克草的揮發性很強,使用後鄰田的農作物很容易受傷。孟山都知道2 Xtend基改豆推出後,會造成很多鄰田發生汰克草藥物傷害的事件。因此就研發汰克草不容易揮發的新配方。這一招很厲害,因為農民向來都向各公司購買汰克草。現在孟山都推出2 Xtend基改豆,還可以讓農民不得不買孟山都的汰克草新配方。

只不過到現在美國政府還沒有核准這個汰克草新配方的使用,因此孟山都還無法販售。然而,不知有何居心,在農民還買不到新型汰克草的時候,孟山都還是將2 Xtend基改豆種子上市,讓農民買去種,在賣種子的同時,孟山都還「善盡告知責任」,通知農民不要使用汰克草。可是農民買這新種子,當然是想用汰克草,還是會去買舊的產品。問題就產生了。

根據華爾街日報與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的報導,剛開始種2 Xtend基改豆,汰克草傷害到鄰田作物的事件就相當多,一位農民Wallace先生的農田有2000公頃,他估計黃豆田被傷害了40%。這導致許多農民與鄰居撕破臉。

密蘇里州就有100位農民、阿肯色州就有25位具狀告官。調查若發現鄰居不依法施用汰克草,就會遭罰最高1000美元。不過這罰緩實在太低,因此阿肯色州官員準備調到5000元或更高,甚至於可能進一步限制汰克草的使用,即使是新型態的汰克草。

阿肯色大學的雜草學者Tom Barber表示,由於汰克草會傷害到鄰田其他黃豆品種,因此一開始種2 Xtend基改黃豆,就會迫使更多的農民採用第二代基改黃豆,即使他們不想。可是一旦大量種植此新種子,會不會又讓雜草也快速地產生可忍受汰克草的特性呢?

另一位雜草學者Jason Norsworthy在溫室用低濃度的汰克草來噴施豬草,沒有被殺死的豬草會長出種子,把這種子再種到溫室,這樣連續處理經過三回合,他發現第三代的豬草即使用一般使用的濃度來噴施,豬草還是不會死。這表示只要經過三代,豬草又會成為汰克草殺不死的超級雜草。所以農民怎麼辦呢?  Source 1   Source 2

  • 印度棉農開始棄基改改傳統   16-08-07.3

印度是全球棉花最大生產國,棉絮輸出佔第二。目前所種的種子超過9成都是孟山都的抗棉鈴蟲基改品種。不過第二代的Bollgard II種子已經逐漸失掉抵抗力。因此農人每公頃殺蟲劑用量由2005年的0.5公斤躍昇到2015年的1.2公斤,而肥料由135公斤增到270公斤,所以生產成本越來越高。導致印度政府下令孟山都須降低種子售價。

更慘的是由於這幾年兩次乾旱,使得粉虱的大量滋長,棉花受損嚴重,因為Bollgard II無法抵抗粉虱。致使農民開始放棄基改科技,北印度在去年就有3000公頃改採中央棉花研究所推出的本地品種,而近年更跳到72,280公頃,雖然這只占基改面積(1100萬公頃)的一小部分。

由於售價的降低以及少部分種子售量的減少,孟山都今年種子短收15%Source

  • 美國第三度爆小麥基改汙染   16-07-31.1

美國第三度爆發基改小麥的汙染事件,首次是2013年在奧立岡州,第二次是2014年在蒙他那州。這回是華盛頓州,再度引起外銷市場的恐慌。奧立岡事件之後農民告上孟山都,雖然公司付了250萬美元給農民,但拒絕承擔責任。

目前全球尚未有任何國家核准基改小麥的生產。有農民在一休耕田中發現22株小麥,經過州農業局的檢測,發現是孟山都的基改產品MON 71700,含有CP4-EPSPS蛋白質,也就是說屬於可忍受除草劑嘉磷塞的基改小麥。針對其他田區是否也有基改小麥,美國農部已經展開調查。官方已經將此事告知貿易單位以及進口商,但也說明售出小麥中並無混雜到基改種子。

南韓食品藥物安全部立即暫停部分美國的小麥進口,並且要求美國政府提供檢測此未經核准基改小麥的詳細檢測資訊。日本、中國與歐盟官方也已對此新聞有所反應。Source 1   Source 2 

  • 阿根廷輸韓小麥有基改汙染   16-07-31.2

韓國政府海關管制作的很好,又把受基改汙染的小麥給踢出去了。上次是在2013年美國本土發生小麥受到基改汙染,因此短時間禁止美國小麥口。這是根據《卡塔赫納生物安全議定書》的條文,禁止未經審核通過的基改活性生物進出口。這次是來自阿根廷的飼料級小麥。七月12日針對大宗進口的貨櫃裝72,450噸飼料小麥檢測,發現含有基改小麥種子,因此下令整批全部銷毀或原船送回。

目前全球並沒有任何基改小麥允許上市,雖然孟山都已經研發成功十多年了。阿根廷出口商表示該國並未種基改小麥,因此推測是該船上次裝的小麥含有基改,但沒有清理乾淨。Source

  • 基改風險論文被撤銷的內幕   16-07-24.1

法國Gilles-Eric Seralini教授在2012年於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FTC)期刊發表研究結果。論文指出基改玉米NK603以及除草劑嘉磷塞會讓大鼠長腫瘤。約一年後該論文遭撤銷,讓許多學者用來說該論文錯了,基改產品沒有健康風險。

712Stéphane Foucart指出該論文被撤是有隱情的,背後是有孟山都的影子。其實很多人早就這樣推測,但現在已有相關的電子信來佐證。Foucart是法國世界報著名資深科學記者,他除了環境、氣候的科學議題外,還擅長於挖掘企業影響科學的證據。這次的電子信來自美國US Right to Know (USRTK),這個組織倡議食物系統的透明化。透過資訊公開法,該組織拿到了關鍵電子信,因此在世界報作了報導。

Seralini教授的論文指出大鼠長期間吃下基改玉米NK603與/或除草劑嘉磷塞,會造成肝、腎的毒性反應,也會有干擾賀爾蒙的作用。研究也意外的發現這些大鼠會長出更多的腫瘤,因此作者認為應該進行更透徹的腫瘤發生研究。但是該期刊主編A. Wallace Hayes2013年宣布將論文撤銷。一年後該論文原文在另一期刊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登載。( 12-09-22.1以後)

由於撤銷前不久,FTC期刊來了一位與孟山都有關係的副主編Richard E. Goodman,因此引起議論。現在透過電子信的整理,Foucart還原了較為詳細的經過。

在Seralini發表該論文前,Goodman教授就與孟山都關係斐淺,在他一封信中透露其薪水的一半來自孟山都等六家大基改化工公司,工作是建構食物過敏源的資料庫。Goodman聽命於孟山都是有證據的。某報紙曾引用Goodman的話,寫出了對基改食品安全性的存疑,孟山都把此事告訴Goodman,他就寫了一封信給六家公司所有與他有連繫的人,向各公司與各人致歉,表示報紙誤解他的話。

Seralini20129月初發表該論文後,Goodman馬上寫信孟山都,要求提供對該論文的批評內容。沒幾天,主編Wallace Hayes就讓Goodman當上FTC副主編,但該人事消息卻延到隔年二月才公布。Hayes在11月2日寫信告知孟山都,以自己以及Goodman教授的身分,要求孟山都「提供對Seralini論文相當有意見者的名單,以便挑選當作審稿者」。

Seralini的論文在2012年登出來當然是經過審查委員同意的,而2013年被撤銷也是經過審查委員開會決定,可是透過Stéphane Foucart的批露,顯然這次的委員成分已有孟山都的影子了。Source 

  • 有機企業挺基改標示黑暗法   16-07-24.2

有機產業強調生態循環,希望結合生產者、加工者、交易者與消費者共同努力,在健康、生態、公平與謹慎的四大原則下,不但能夠永續維護健康環境、提供安全食物,甚至於可以固定空氣中二氧化碳,來捍衛地球。

這個本來是屬於小地區內小農自產,提供當地居民健康食材,地產地消的食農產業。然而在現代商業社會架構與思維下,總是難免有企業來涉足有機產業。企業的涉足若能堅持四大原則,本來也很好。然而畢竟不少企業只看鈔票的累積,忘掉了那四大,不把農業多功能性當作一回事,後果當然是可以預期的。

最顯著的例子是加州有機大農場。這些企業化有機農場為了降低勞力成本,業主引用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日以繼夜地在大有機農場工作;該等移民未受到人道的待遇卻不敢舉發,因而死於農場的案例屢見不鮮。這是嚴重違反了有機農業四大原則的中的「公平原則」,可說人神共憤。企業的背叛有機原則,最新的例子來自美國「有機貿易協會OTAOrganic Trade Association」,爆衝點就是參眾兩院最近通過的基改標示「黑暗法案」。

由於OTA內若干委員的背書該法案,讓國會議員誤認民意所在,這是法案通過的重要原因之一。這法案實施後,各州政府明確的基改標示立法,也是有機部門與消費者大多入認可的單純標示方法會被撤銷,這當然引起譁然,導致以農民為主的「有機種子生產者與貿易協會OSGATAOrganic Seed Growers and Trade Association」認為OTA已被少數有機大企業掌控,憤而宣布退出OTA,並且呼籲其他團體也退出。

之所以認為OTA背叛有機農業,是因為該協會發布不實消息,說是該(黑暗)法案會在全國實行強制標示基改成分,所應該標示的產品比起佛蒙特州等的地方法規還要多出好幾千樣,同時該法案也以得到有機產業的全盤支持。可是這都是假的。Source

  • 基改蘋果在美國推出五十箱   16-07-24.3

美國華盛頓州首次生產基改蘋果Arctic Golden Delicious,今年約僅50(每箱可能約1.2x1.1x0.6?)。外觀與一般金黃色的金冠蘋果(Golden Delicious)沒有兩樣,但是切開後放很久都不會變褐色(但果肉上的細菌應該很多了)。在美國不會標示為基因改造,因此購買時要小心。我國則尚未核准進口。Source

  • 基改黃金米比不上簡易技術   16-07-18.1

百位諾貝爾獎得主簽名挺基改黃金米的事件持續被吐槽。這回是前營養學教授Ted Greiner。他曾在孟加拉作過關於貧農罹患為生素A缺乏症的改善工作。

他認為基改黃金米根本尚未成功種植,沒有足夠的材料,三階段的人體試驗那就更不用說了。然而遠在未能證實有效之前,基公司老早就花了5000萬美元在廣告黃金米如何可以拯救千萬貧童的生命。他認為說穿了,基公司從一開始就只想拿基改黃金米來羞辱反對者,現在又用來說服諾貝爾獎得主簽下並非其研究本行的公開信。

他進一步指出,黃金米就算有效好了,當地居民也不見得領情。基於在當地研究的經驗,他了解當地人對於米的種類、顏色、味道是很挑的,他門不會輕易改吃與傳統不一樣的米,特別是黃色系的。由於稻米 若儲藏不當,可能感染檸檬黃亮黒青黴(Penicillium citreonigrum),導致米穀變質成黃色。這些米可能會缺維生素B1,若無其他營養來源,可能導致腳氣病。當地居民儲存米的條件差,對於變成黃色的米是頗為小心的。雖然變黃的米與基改黃金米在顏色不太一樣,然而要大規模讓居民吃黃金米,恐怕相當困難。

他在1990年代曾參與世界觀國際基金會(Worldview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的計劃,讓1000萬孟加拉人民種植並且食用胡蘿蔔素含量高的各類食物(還包括有油質的食物),透過大規模的調查,證實有效,而且多樣化的食物提供更多樣化的營養,不只胡蘿蔔素而已。Source

  • 基改新科技可能讓窮人受害   16-07-18.2

希娃博士(Vandana Shiva)再推出一篇好文章講新的基改科技,那就是被指為"基因彈" "基因偏向gene drive"。

孟山都推基改作物,多施用除草劑,導致若干雜草演化成為不怕除草劑的"超級雜草",其中以Palmer野莧最廣為分布,造成基改作物失效,讓基改公司非常頭痛,因此推出新基改作物,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農民種植過程需要噴施兩種除草劑,超級雜草嘉磷塞殺不死,第二種草藥總會有效吧。

這第二代的基改作物推出後,可想像的有兩種後果,其一是農地上要承受更多的第二種除草劑,其二是過了不久,可能雜草再度演化,連第二種草藥也噴不死。如此下去,人類將伊於胡底?

這就是為何聯合國系統要推"農業典範轉移"的原因。工業化農業已經走入死胡同,對人類的永續經營危害很大,因此大家對農業的想像要做180度的改變。

可是有錢人(包括比爾蓋茲)不這麼想。孟山都想用基因偏向絕招,來將整個Palmer野莧族群加以毀滅,徹底解決超級雜草的問題。 (基因偏向如何滅種,參考)

可是莧屬中有很多食用植物,分布很廣,對許多窮鄉僻壤的農人來講是很寶貝的。基因偏向把Palmer野莧殺光,會不會連帶也禍及食用莧類呢? Source

  • 參眾兩院通過基改黑暗法院   16-07-18.3

以孟山都為首的美國食農大企業又再次獲得大勝利,第三代黑暗法案成功地連闖參眾兩院,現在就看歐巴馬如何履行其競選承諾了。

雖然二十年來不斷吹噓基品有多安全有多好,基於知的權利,仍有90%以上美國消費者希望能立法標示基改,讓消費者自行決定買不買。但是食農大企業就是怕一旦清楚標示,會影響其營業額,所以花很多錢來敉平倡議基改標示的活動,枉顧全球早有60幾個國家早已立法標示了。

由於聯邦政府FDA遲遲不肯立法強制基改標示,因此加州首先發難,於2012年年底票決地方立法,結果在孟山都、道禮(陶氏)、拜耳、先正達等基改大財團與百事、可口、雀巢等食品大財團聯手斥資4500萬美元洗腦下,以些微的差距落敗。其後約有20州紛紛要立法,大多也是失利。不過還是有幾個州通過立法了,這包括佛蒙特、緬因、康乃狄克與阿拉斯加等州。特別是佛蒙特已在七月初正式實施。

地方立法雖然仍居少數,但效應很大。若干大食品公司認為一個國家分成兩套制度太麻煩,就乾脆宣布全國實施基改標示好了。這包括Mars(瑪氏)Kellogg's (家樂氏)、通用磨坊(General Mill)、康寶濃湯(Campbell Soup)等。

當然這些公司哪是省油的燈,他們早已使出殺手鐧,希望藉著混水摸魚式的立法,一方面通過有在標示,實質上卻沒效果的聯邦立法,另一方面則強制取消地方立法。這樣的居心當然路人皆知。因此前後三次的立法就被民團稱為黑暗法案(DARK ActDenying Americans the Right to Know)Source

前兩版的黑暗法案都沒過,第三次就如願以償,據指出,提案國會議員光是今年就收了企業210萬美元的捐款。

其實,針對第三代黑暗法案,連主管機關FDA都頗有微詞,認為這個法案不週全,例如同樣來自基改黃豆,但黃豆油就不用標示(在歐盟與我國都需要標),肉品與蛋類也可以不用標。再者,依照法律,食品成分的標示都需要用文字寫出,但此新法案允許用QR code來取代,這也與食品標示法律牴觸。Source

民團大敗之餘,只好聯名上書歐巴馬總統,希望他記取競選時答應基改標示的諾言,否決這黑暗法案。歐巴馬是否會厚著臉皮說這個法案也是要求基改標示,那就等時間證明吧。Source

  • 挺基改諾貝爾獎得主遭批評   16-07-10.1

六月底百位諾貝爾獎得主為黃金米簽名背書,佔盡了全球主流媒體。臉書在72引用Glenn Davis Stone的新論文,認為這些大學者「馬失前蹄、鬧笑話、被蒙蔽」,並且呼籲他們多方瞭解基改大公司的宣傳手段,不要認為反對基改的都是一些意識形態作祟的、沒有科學背景的人。個人微薄聲音在本地並未引起迴響,倒是歐洲兩大報也不約而同地批評這百位名人,力道猶過之。這分別是法國世界報(Le Monde)0704的報導,與西班牙國家報(El Pais)0705的投書。

世界報記者Stéphane Foucart專訪美國華盛頓大學Glenn Davis Stone教授,表示菲律賓反基改者的破壞一小塊基改米試驗區,是在整個試驗結束後進行的,根本無關黃金米的沒上市。黃金米產量低,並未送到菲律賓申請上市才是真正的原因。Foucart認為有人利用諾貝爾獎得主來操控公眾意見,這些得獎主可能沒被告知真相。他指出當日在全國記者俱樂部入口把關,不讓反對者進場的Jay Byrne曾經是孟山都公關主任,現在是一家公關公司的執行長。不過Jay Byrne表示現在與孟山都沒有關係。

記者進一步指出,選擇6月底操作簽名事件,時機相當敏感。因為此時正好美國國會在票決「黑暗法案」,歐洲也正在考慮是否延長除草劑嘉磷賽的允許使用年限,以及使用基因編輯技術產生的新一代產品是否要視為基改作物來管理。Foucart對諾貝爾獎得主的警告是:鑒於上述的諸多議題,各位講得、寫的都要小心,因為根據新的標準,各位可能會被認為是「違反人道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者的同謀。按,違反人道罪這頂帽子是得獎主們先套在反對基改作物者頭上的。

發表在西班牙國家報的作者是位醫師,Manolis Kogevinas,巴塞隆納全球健康研究所的研究員,國際環境流行病學學會主席。他譴責百位名人的攻擊綠色和平是「荒謬的、危險的」。他認為那些得獎主雖然在科學上以所貢獻於人類,但是那不表示他們在人體營養與永續發展等複雜議題上有足夠的知識。

他指出,綠色和平在環保議題上有多可佩的成績,名人的攻擊綠色和平與世人的見解以所偏差。得獎主的批評應該放在那些導致環境大規模破壞的活動,攻擊綠色和平不但無所助益,也很危險。Source

  • 挺基改諾貝爾獎得主要虛心   16-07-10.2

百位諾貝爾獎得主為黃金米簽名,社會學者也看不下去。Sarah Hartley認為這些科學家沒能充分瞭解反基改者的立論下,率爾簽名背書,反而會僵硬了雙方的辯論,讓進步停滯不前。因為基改議題除了科技外,更脫離不了經濟、社會、環境與倫理等各層面的考慮。她的團隊研究基改辯論若干年,指出負責任的辯論應符合五項準則:1.需要能誠實、2.認知科學的價值、3.涵蓋廣泛論者、4.考慮各種可能性、5.準備好可以回應。可惜許多科學家的態度卻是背道而馳。

認真討論基改作物,需要誠實以對現有科學知識的品質,以及科技承諾的好處究竟有多少可以實現。基改黃金米到底何時才能真正提供生產,到底能對哪些人有利,這等問題讓人如墜五里霧,導致大眾與科學家之間產生誤解與不信任。例如黃金米在菲律賓即使再等好幾年,也不見得能上市。

若要讓黃金米研發者、政策制定者與公民社會能夠有效地進行對話、作出透明的決定,那就不能把話題局限於人體與環境風險,而應該涵蓋不同科學(如分子生物學與生態學),邀請各相關團體如農民、消費者、民間組織(如綠色和平),並且納入複雜的社會問題,如專利、營養供應、社群培力等。此外也應討論其他可能的方法。例如菲律賓在沒有基改黃金米之下,從2003年開始採用其他方式來克服為生素A缺乏症,已經有很可觀的結果。

Sarah Hartley指出,百位諾貝爾得獎主的簽名信函很具煽動性,顯現的是他們對基改辯論的認知可說是天真而有所瑕疵,反而會讓雙方更行對立,也會讓人覺得他們利用自己的特權與權威,企圖讓特定的技術去解決政治問題。Source

  • 西班牙農民種基改獲利更低   16-07-10.3

歐洲只有西班牙種基改作物約10萬公頃,其餘也只有5國各不到1萬公頃。可是現在傳出來,西班不少原來種抗蟲基改玉米的農家已經放棄不種,改種非基改品種。原因是基改品種產量已開始低落,而基改種子比非基改種子貴,但是種出來的玉米售價卻比非基改玉米低25%。因此種基改農民獲利越來越低。Source

  • 諾貝爾獎得主誤挺基改金米   16-07-02.1

一堆諾貝爾獎得主為黃金米簽名,真正是「馬失前蹄」。

象牙塔的內部與外邊畢竟是兩個世界。學者或許在其研究領域很突出,這並不保證他在領域外的發言一定正確。一個諾貝爾獎得主如此,110個得獎主湊在一起也是如此。黃金米簽名事件可以印證。

美國「全國記者俱樂部」在6月30日有一場盛會,由Support Precision Agriculture這個組織公開了一百多位諾貝爾獎得主的簽名信函,要求綠色和平不要再反對基因改造農作物,特別是黃金米,也呼籲各國政府不要受宣傳影響,要讓農民都可以種基改種子。Support Precision Agriculture組織的網址是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這組織哪裡來還不清楚,不知道與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com有無關係?但是按下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com網址,幾秒之內就會出現Genetic Literacy Project的網頁,而Genetic Literacy Project就是孟山都資助的眾多宣傳工具之一。

不管Support Precision Agriculture組織與基改企業有無關聯,對於基改黃金米無法讓農民生產,諾貝爾獎得主認為是綠色和平的不理性宣傳所致,這就鬧笑話了。這110位簽了名的學者可能來不及看到兩個月前在期刊線上發表的一篇論文: Disembedding grain: Golden Rice, the Green Revolution, and heirloom seeds in the Philippines。

經過24年的努力,基改黃金米仍然未能成功,這篇論文詳細剖析其研發經過,結論說並非綠色和平等反對組織的阻擾,而是要歸咎於黃金米的研發有其瓶頸,而其深層關鍵就是主流科學的化約式觀念。

瑞士與德國的兩位學者在美國洛克斐勒基金會的資助下研發黃金米,並於2000年發表論文,指出黃金米轉殖了外源基因,可在白米中產生胡蘿蔔素,幫助窮國貧童攝取足量的胡蘿蔔素,避免兒童產生維他命A缺乏症。研發者Dr. Ingo Potrykus當年就成為Time週刊的封面人物,封面還寫了「這種米一年可以拯救一百萬個兒童」。在主流媒體的報導下,黃金米可拯救貧童的形象就因而深植人心。

Potrykus知道其研發過程用到許多基改公司的專利,貧農難以使用,成功地遊說基改公司放棄權利金來做形象。因此先在美國,後來到了菲律賓進行田間試驗。選菲律賓作為試驗田基地,除了維他命A缺乏症普遍外,也因為當地設有國際稻米研究所(IRRI),水稻的研究改良能力很強。但IRRI研發十多年,黃金米仍未能讓菲律賓農民種植。

研發的不順遂,根據Disembedding grain論文的剖析,其原因根本不是諾貝爾獎得主所怪罪的綠色和平組織,而是因為基改品種在試驗田上的產量仍相當低落,因此IRRI到目前都還未能向菲律賓主管機關申請許可,當然無法提供給農人種植。那麼,是不是因為如諾貝爾獎得主所寫的,或基改學者所經常講的,由於綠色和平組織的支持,引發破壞基改試驗田的活動,才會讓試驗無法順利而導致延遲呢?不少鼓吹基改的人經常掛在嘴上的是「由於綠色和平的阻擾,讓黃金米無法上市,導致全球數以百萬計的兒童因此死掉」,這是真的嗎?

Disembedding grain論文加以否定。因為IRRI的基改米試驗田區相當多塊,每年也都有在進行,一塊試驗田被毀掉一次,並不影響試驗結果,而根據其他沒受到頗壞的試驗田試驗結果,就足以得到基改米的產量相當低落的結論。按,IRRI經常受到颱風侵襲,有一次還籠罩在颱風眼正下方,但IRRI仍然不斷地推出傳統育種出來的新品種,怎可以把黃金米的尚未成功怪罪給一小田區的一次破壞呢。

更會讓諾貝爾獎得主難堪的是,IRRI在2014年還承認「缺乏維他命A者每天吃下黃金米,是否真的就會改善,迄今尚未有試驗證明」。那麼2000年就在說黃金米可每年可已救活100萬兒童,豈不就只是宣傳而已?實際上即使證實了,基改米對於營養缺乏症,根本還是無濟於事,因為貧童缺乏的可不只是維他命A。況且在缺乏油脂的情況下,胡蘿蔔素是難以吸收的。這就是基改主義化約論的缺失,以為轉殖胡蘿蔔素基因就可以拯救貧童,這未免太天真了。

真正的解決之道在於鼓勵多方攝取地方上可生產的多種食物,包括維他命A含量很高的胡蘿蔔、紅鳳菜、番薯、芒果等,以及可提供油脂的落花生。基改黃金米解決貧童維他命A缺乏症的許諾尚未成功,然而經過各種傳統的方式,包括教育宣導、立法要求攝取富含維他命、鐵、碘的食物等,菲律賓維他命A缺乏症已經由2003年的40%降到2008年的12%,現在應更低了。

貝爾獎得主不但在黃金米事件上被蒙蔽,公開信中還籲各國政府開放基改作物的種植,這簡直比宗教家更不了解人間社會。

研發者Dr. Ingo Potrykus在2013年晉見教宗方濟各,並呈送教宗一包黃金米,這包米還得到教宗的祝福。可是教廷畢竟不為所動,不但不替基改作物背書,教宗方濟各甚至於還在2015年發出的第二道通諭中,痛陳基改作物的殘害小農,「許多地區在引入基改作物後,讓農業生產集中於少數人之手,多數的小農逐漸消失,他們失去耕地,無法繼續務農,被迫搬入都市簡陋居所,當臨時工辛苦過活」。

在這裡要呼籲這些諾貝爾獎得主多方瞭解基改大公司的宣傳手段,不要認為反對基改的都是一些意識形態作祟的、沒有科學背景的人。放下光環,虛心閱讀各方的資料,包括各類廣泛的論文,您們會發現,原來學術界有那麼多人基於學術良心在反對基改科技,那不是沒有理由的。Source 1   Source 2   Disembedding grain

  • 美國基改黑暗法案有第三代   16-07-02.2

繼第一代與第二代黑暗法案之後,美國第三代黑暗法案又上場,這次更陰險。在大企業背後遊說下,美聯邦政府堅持基改不標示。地方政府如佛蒙特州則成功立法,自71日起強制實施標示制度。然而74日後國會即將討論新的黑暗法律。這次的法案說要"強制"各類食品用QR code 來標示各種成分。不但標示門檻高(有很多產品因此不用標),而且即使沒放在QR code內,也不會被處罰。就算QR code再嚴格,有幾個消費者會很認真的去用手機查然後再找其中有沒有基改成份?這與全球60幾個家,包括我國,直接用"基因改造"四個字標在產品上簡直有天壤之別。Source

  • 俄國國會禁止生產基改生物   16-07-02.3

俄國國會下議院(State Duma)通國政府法案,禁止育成、生產基改動植物,除非研究所需。此外也授權政府,對於特定基改生物或含該生物的食品有害人類與環境健康者,政府也可以禁止輸入。按普廷總統在去年就在國會表示, 俄國應該成為全球最大的有機食物供應國。而副總理在京都第12屆科技與社會論壇上也表示,餵養世界並不需要基因改造。Source

2016(上)  2015(下) 2015(上)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