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小孩漫畫    2004基改講座    2005基改環境風險座談    2005基改食品安全座談  GMO面面觀網站  2011基改論 壇
2009基改演講台語版   殺戮農場--餵養企業化農場的戰爭     基因改造作物 台語十二講  (YouTube)  
除草劑嘉磷塞的健康風險           法國Séralini事件詳錄

 按我進入 拒買拒吃飼料級黃豆製品 行動專頁         
參考資料書包

「基因編輯」還是要視為「基因改造」

 

(公視有話好說) 基改馬鈴薯申請來台!

訊息日日新 2017

  • 農委會要再做基改種植規範   17-07-23.1

農委會啟動「基因改造作物產業利用管理體系之規劃」,用白話文解讀,大概主要是指基改作物的田間種植規範吧?

2014年當時國科會準備推基因改造科技管理法,而農委會也開多次會議討論農業基因改造生物管理條例草案,從20142015版本至少更新了三次。

不過這幾次的版本並沒有規定的很詳盡,例如種苗生產、商業種植、採收、包裝、貯運等銷售前之行為是連貫的,法規如何作到如食藥署對於進口基改食品設出的追蹤追溯制度等,都應該進一步考慮。

在核准基改作物種植上,其許可過程不宜單獨由中央政府決定,應加入地方政府與民間團體、農民等共同參與的明文規定。

審查核准種植與否的審議代表,其規範條文並未週延,可以參考澳洲基因科技法相關條文,詳列。1. 審議者的權責、人數;2. 人員的成分如基改學、農學、公共衛生、環境、生物安全、倫理等學者,以及消費者與農業界代表。

此外若因基因汙染或其他重大事件而導致他人健康或農作物產銷受損時,過去的草案登沒有明定補償機制。Source

  • 基改公司購併氣象公司做啥   17-07-23.2

現在很多人都在談大數據,連農業也不例外。不過當大農企業掌握了大數據,對農民有好處嗎? 大數據與農業,那要看誰擁有大數據。范達娜˙席娃博士認為這是繼化肥、農藥、基改之後,農民所面臨的新陷阱。

孟山都在2013年花10億美元買進了全球最大的氣象數據公司Climate Corporation,隔年再併購了最大的土壤數據公司Solum Inc。但席娃博士指出,數據不等於知識,孟山都會用數據來套牢農民。這個公司只會販售氣象數據,不會平白地讓農民利用數據來迴避天災。他只會套土壤數據來賺錢,不會告訴農民如何管理土壤,而讓土中生物多樣性永續存在。

從前化工公司把空氣的氮固定成氮肥,廣告詞說「從空氣中作出麵包」。孟山都認為用大數據、人工智慧,可以作出「不需要農人的農業」。不要因為現在農場缺工,就把「不需要農人的農業」奉為圭臬,那可是人類的死路。Source

  • 基改企業操控媒體值得探討   17-07-23.3

媒體研究者若想研究企業如何操控媒體,可以參考這篇報導。在這裡不去談這篇文章的內容,不過文中所提人物的事跡,若干在過去臉書介紹過:Bruce Chassy Kevin FoltaJay ByrneMarion NestleKevin Folta: (1)(2)

Source

基改企業最植入人心的說詞是: 基改作物提高產量,因此能夠解決世界糧食不足的問題。這句話幾乎每個人都聽過,相信者的比率也很高。可是這句話是謊言,是透過無孔不入的各類型廣告深植國人腦海的。

「基改作物提高產量」這個命題邏輯上當然是可能的,所以很容易讓人相信。但真像是玉米、黃豆等這兩種糧食作物的基改品種推出了20年,還沒有一個品系是真的能夠靠基改技術達到提高產量的成果的。

西歐西班牙、葡萄牙以外的國家都不種基改玉米,20年前每公頃玉米產量比美國的低。可是現在雙方已經不相上下。不靠基改技術,玉米的產量還是不斷上升

那怎麼解釋20年來美國玉米產量的提升?很簡單,基改作物是拿比過去品種產量還要高的新品種,來加個殺蟲/抗除草劑的基因,產量比過去高不是基改的功勞,是傳統育種的貢獻啊。

基改技術是改變一個或若干個性狀,不過這很難提高產量。糧食作物的產量決定因素很複雜,簡單用乘號(x)來寫公式,單位面積產量=每公頃植株數x每株穗數x每穗花數x結實率x每粒種子重量。一看之下好像提升每一項,都可以增加產量。

其實不然,農作物也會掠龜走鱉,種密一點提高每公頃植株數,結果要不是每株穗數降低,就是每穗結出的種子較小較少...等。提高每粒種子重量也可能讓種子數量降低。因此,向來提高產量的育種就是要在田間種植採收,選擇單位面積產量較高的當作新品種。

不敢說將來的基改技術可不可以打破這個產量魔咒,但是過去20年來真的還沒有,基改企業騙很大。

  • 基改管理規範再嚴也會出錯   17-07-23.4

雖然澳洲設有《基因工程法》來規範各種基改科技及其產品,也成立基因工程管理辦公室來主辦動植物與微生物的基改科技,但總有違法的事件發生。根據該辦公室的彙整,2011年以來少有32件,觸法者包括大農企業與政府、大學的研究室。

坎培拉大學研究登革熱病毒,將之轉殖兩個基因,用來製造疫苗,希望能夠治療紅谷腦炎病毒(Murray Valley encephalitis virus)。然而被發現在進行過程,部分設施原先的規定中必沒有准許使用。另一項過失是某基改作物試驗田未能管理好,讓羊隻進入啃草。此外也發生拜耳公司移送基改還花種子時有種子外洩情事,基改疫苗流入下水道等。

但是該辦公室表示,這些事件都屬輕微過失,並沒有發生危害見框或環境風險。胎辦公施會加強與申請者連系,確保遵循規範。Source

  • 用基改解決飢餓問題有風險   17-07-23.5

基改科技解決飢餓問題? 那可是誤判問題的危險方案。生態農業,而非基因改造,才是解決世界上飢餓問題的好方法。這在2008年的《農業知識與科技促進發展之國際評估(IAASTD)》就已經點出來。本文是支持IAASTD結論的最新論文,指出基改作物在富裕國家的缺失,包括沒有更增產、病原產生抗性...等。而在窮而飢餓的地方倡議基改作物,並沒有怎樣增加收入,反而減少自給式農耕,造成負債的情況。Source

  • 新基改玉米仍具風險要注意   17-07-16.1

RNA干擾技術與新基改玉米的風險

上個月美國環保署在公告開放公眾評論,僅15天後就悄悄地核准SmartStax Pro基改玉米的上市,還違反慣例地沒有刊印在聯邦公報上,讓民間團體措手不及,無法展開討論。這個基改玉米會產生雙股RNA來殺死玉米切根蟲。

這種技術已經用來研發基改馬鈴薯

********************************************************

全文分幾個段落來討論這個新基改玉米SmartStax Pro

1. SmartStax Pro的歷史背景

2. 雙股RNA的秘訣

3. 雙股RNA的健康風險

4. 我國食藥署如何審查RNAi?

5. 後語

********************************************************

1. SmartStax Pro的歷史背景

美國在1996年開始種抗蟲基改玉米,全株含有可殺死玉米螟的毒蛋白,2001年開始種含cry3Bb1毒蛋白,可殺死玉米切根蟲的Mon863玉米。但經過若干年以後,切根蟲逐漸演化出抗Cry3Bb1毒蛋白的能力,切根蟲對Mon863逐漸產生抗。

其後道禮公司也在2004年推出基改玉米DAS-59122,可生產Cry34Ab1Cry35Ab1兩種其他毒蛋白來殺切根蟲。

孟山都與道禮兩公司合作,在2008年推出很有名的SmartStax基改玉米。這個基改玉米結合九個外來基因,除了能忍受嘉磷塞與固殺草兩種除草劑之外,還可以在玉米全身,包括玉米粒裡面產生六種毒蛋白,用來殺死玉米螟、切根蟲、鱗翅目害蟲、秋行軍蟲。其中用來殺切根蟲的就有前述Cry3Bb1Cry34Ab1Cry35Ab1三種來自細菌的基因

不過在2008年推出之後三年,就發現切根蟲再度進化,SmartStax的三種Bt毒蛋白聯合起來,已經殺不死切根蟲了htt/gmo.agr0.3

因此孟山都就採用RNA干擾(RNAi)新科技,研發出可以產生DvSnf7 雙股RNA,以及Cry3Bb1毒蛋白、可忍受嘉磷塞的新基改玉米MON87411,要透過RNAi來殺蟲。

這個MON87411玉米於2014年首先通過美國的允許食用,2015年美國允許種植。我國於2015年也通過供食用,日、韓兩國於2016年通過,歐盟迄今尚未核准作為食用。(不過看起來好像沒有實際生產?)

有了可以產生生DvSnf7 雙股RNAMON87411作為基礎,緊接著孟山都與道禮再度合作,拿SmartStax來進一步作基改,使得該玉米除了原來的六種毒蛋白,還額外可以產生DvSnf7 雙股RNA,把這新基改玉米稱為SmartStax Pro,預計2020(之前)上市。

2. 雙股RNA的秘訣

那麼,雙股RNA為何可以殺蟲?

過去都認為RNA就是單股的mRNA,承接DNA的密碼,轉譯出蛋白質(酵素),只有訊息傳遞者的任務,吃下去很容易分解。

後來發現雙股RNA的存在,不少病毒就具有雙股RNA。這個雙股RNA進入其他生物體,會找到宿主體內特定基因所轉譯出來的mRNA,讓這個mRNA無法轉譯成蛋白質(酵素),因此使該特定基因無法再作用,形同被關掉。

雙股RNA的具干擾作用在1998年被發現,八年後發現者就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一開始醫學界很興奮,因為RNAi技術很可能具有醫療上的用途,例如當作標靶藥物來處理腫瘤,或者關掉某基因來治療某疾病等。

概念簡單,實際上的應用還蠻複雜的,因此用雙股RNA來做醫療用途的方法,迄今尚未能合法上市,倒是醫學院用RNAi來進行研究,還相當普遍。

不過基改/農藥企業倒是手腳很快,已經用基改技術來製造雙股RNA,用來作為殺切根蟲的新利器。

孟山都的MON87411所轉殖的個基因中有一叫做dvsnf7,可以讓玉米全身細胞都會產生一個約僅240個鹼基的雙股RNA,切根蟲吃到MON87411的根,就會把這特定的雙股RNA吃進去。切根蟲吃到這雙股RNA,會以為是病毒入侵,因此產生自衛反應,要把虛擬的病毒消滅,方法是自行把snf7基因給關掉,結果不是關掉病毒基因,而是關掉切根蟲的重要基因snf7,因此切根蟲就會死掉。

除了透過基改作物,孟山都還在研發階段的另一種應用是大量製造雙股RNA,然後向農藥一樣地噴灑,用來殺掉害蟲。

對於嘉磷塞具有抗性的雜草,是因為體內突變後產生了可以忍受嘉磷賽的酵素。只要找到對的雙股RNA,就可以撒在抗性雜草上,這個抗性雜草就能夠用嘉磷賽來除掉。

把特定雙股RNA加在糖水,用來噴蜜蜂,就可以殺死寄生於蜜蜂的蟹蟎,而不會影響到蜜蜂本身。

打賭,孟山都將來會用「生物性農藥」的名義來賣雙股RNA製劑。其他基改企業如先正達也砸下重金來研發這個領域。

3. 雙股RNA的健康風險

那麼,雙股RNA有何健康風險?

首先,大自然中生物種類何其多,何其複雜,每個生物的基因又多如牛毛,因此就算用生物資訊庫來嚴挑獨特的雙股RNA序列,其應用仍然很可能傷及目標以外的其他生物。這是美國農部兩位昆蟲學者在2013年發表的論文所提出的警告。同年,就有學者指出,殺死玉米切根蟲的另一個雙股RNA也會殺死瓢蟲。

就算孟山都說的,他們選的雙股RNA序列沒有在瓢蟲出現,因此SmartStax Pro不會殺死瓢蟲。可是,他們真的這麼有把握把瓢蟲與其他生物所有的基因都比對過了嗎?

此外這兩位昆蟲專家也提到,外來的RNA小片段也有機會刺激到哺乳類動物的免疫反應。

這篇論文的首位作者Jonathan Lundgren還寫一篇論文討論RNAi與蜜蜂的關係,但美國農部不允許發表。再加上其他的迫害,Lundgren只好辭職到自己購買的農地繼續試驗工作。他自稱並非反對RNAi,但是把無數的雙股RNA放到廣大的玉米田是另外一回事。這讓我想到俠醫林杰樑的學生,長庚大學顏宗海教授日前告訴我的話。他說醫界在研究RNA,那是把定量的RNA放在某個體,甚或某器官,可是用基改作物來產生雙股RNA,讓人類天天吃,他無法理解為何可以這樣。

針對RNAi的可能風險,Jonathan LathamAllison Wilson兩位學者就指出,至少要釐清三件事:

1. RNAi對目標植物有無產生目標外的影響;

2. RNAi對無脊椎動物吃下該特定RNA有無影響;

3.對哺乳類動物有無潛在影響?

澳洲科技研究機構CSIRO2012年用RNAi技術基改研發出具有較低的升糖指數,有利於控制血糖濃度。可是包括紐西蘭遺傳與分生學者Jack Heinemann等期期以為不可,認為該基改小麥被關閉的基因,與人類製造肝醣酵素的基因類似。因此若該基改小麥的特殊RNA傳到人體,可能導致肝醣製造功能受損,嚴重還可能讓孩童致死。倫敦國王學院分子遺傳學者Michael Antoniou認同這樣的說法。

美國生技公司Alnylam Pharmaceuticals專攻RNAi技術的應用於新藥開發,吸引多家大藥廠的投資。不過所研發的新藥revusiran在去年臨床二期試驗當中因治療組患者死亡率過高而被迫中止,羅氏、輝瑞和雅培等公司紛紛打退堂鼓。

 (以上主要參考以下兩篇報導)

不是所有的雙股RNA都會有甚麼後遺症,但也不會是都沒有安全疑慮。對消費者而言,最佳方式是上市前應該做嚴格的環境、健康風險評估。而這樣的評估需要進行長期(一年以上)的動物餵養試驗,才能發現是否有慢性風險。

那麼我國是如何做審查的?

4. 我國食藥署如何審查RNAi?

掌管基改食物健康風險的食藥署在2013年核准基改黃豆MON87705作為食用。這是一種含有低飽和脂肪及高油酸的基改黃豆,此外就是前面提到,2015年核准的基改玉米MON87411。這兩個轉殖項都用到RNAi技術。

該署對於這新技術是如何審查的呢?目前該署的審查是根據2010年公布的《基因改造食品安全性評估方法》。其內容是有提到廠商需要提供待審轉殖項的各種新的成分,包括未轉譯之RNA。若這個新物質(RNA)經評估結果與已知具食用歷史之物質非等同時,則須再依(六)之2.所列項目進行評估。所以依照該準則,基改植物新產生的新RNA是需要進行安全性評估的。可是(六)之2.所列的各項安全性評估大多是針對轉殖植物所產生的新蛋白質,對於新RNA如何評估其可能的風險,並未有像蛋白質那樣明確的規定。因此該署對於RNAi的把關是否足夠嚴謹,令人好奇。

其他國家常會將基改作物審查結果報告於以公開,讓各界獲得,可是我果食藥署並未如此做,因此外人無法得知這兩項用RNAi技術得到的基改作物,到底是怎樣審查的。這樣的不公開,怎會讓消費者安心呢?

再者,這兩項基改作物有沒有進口上市,讓消費者吃到了呢?

根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食藥署核准上市的基改食品,其輸入業者應建立基因改造食品原料供應來源及流向之追溯或追蹤系統。照道理,業者輸入時應該針對產品附上傳殖項的國際統一編碼,這樣才達到追蹤追溯的要求。

我們不曉得海關有沒有這樣的要求,但是海關進口統計資料上顯然是沒有詳列統一編碼,而市場上的標示當然也只指出是基因改造,可是到底是哪個基因改造項,那是無法得知。因此這兩項基改食品有沒有被消費者吃下肚,消費者當然就莫名其妙了。

5. 後語

要處理害蟲的問題,有機生態農法是仰賴生態平衡,讓農場上下的各種生物來平衡害蟲的危害,以期達到穩定的收成。

慣行農法的思維是見不得病蟲害的發生,沒發生期可能會施藥來預防,發生了一定要噴農藥,來達到最高產量。不過長年來慣行田也經常發生病蟲害,而且由於病原逐漸產生抗性,因此第二代的抗蟲方式就是採用基改技術,讓農作物產生毒素來殺蟲。可是沒多久,害蟲還是會產生抗性。

問題來了,用新的RNAi基改作物來殺蟲,看來一開始也會有效,可是能維持多久呢?今年三月份科學美國人有一篇文章就在探討這個問題,其中一個警句值得大家思考:「面對創意十足的敵人,對抗切根蟲的新科技可能只有短暫效果」。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 印度學者力陳基改油菜不宜   17-07-16.2

印度目前僅核准種基改棉花,但政府機構已經研發出基改油菜籽,而且早在2010年就獲得基改科技主管機關GEAC允許種植,但民間團體不斷地反對,因此環境部長一直沒有核准。最近一群科學家又寫信給Narendra Modi首相請求勿准基改油菜籽的上市,這些科學家還包括Panjabrao農業大學的前副校長Sharad Nimbalkar博士。

信中痛陳位居政府高官的部分學者罔顧農民與生物多樣性,引進不恰當的科技,會讓印度農人的種子掌控在外國公司的手上。信中也呼籲首相調查研發者與GEAC之間的關係。

五月時接任環境部長的Harsh Vardhan準備在做最後決定前,與民間人士舉辦一連串的會議。Source

  • 基改企業在中國要展開教育   17-07-16.3

全球許多消費者對基改食品抱持懷疑的態度,這牽涉到基改企業與官方的溝通技術問題。所謂溝通,就是要雙方能夠站在相同的地位互相表達自己的想法,盼能達到共識。若有一方企圖用「教育」的方來說服對方,那就不叫溝通了。農藥/基改公司道禮(陶氏Dow)化學就患了這個毛病。

該公司在中國表示,中國仍有許多消費者拒絕基改食品,但只要提供基改作物提高生産力的事實和數據,就能針對群眾展開教育,有助於消除對基改產品的誤解與疑慮。

看起來基改企業還是學不到二十年來的教訓。Source

  • 基改小菜蛾與基改埃及斑蚊   17-07-09.1

英國Oxitec公司研發帶有殺雌基因的基改小菜蛾OX4319L-Pxy,釋放後與一般雌蛾交配,所產生的後代若是母的,毛毛蟲長了就就死掉,雄的繼續成長再找一般雌蛾交配,如此循環幾代後雌蛾數量逐漸減少,就可以達到防治小菜蛾的目的。該公司目前已經併入Intrexon公司的名下。

該公司與美國康乃爾大學合作,擬在紐約州立農試場附進行釋放研究。康大於去年三月向美國農部動植物防檢局申請試驗許可。但各界對此頗有疑慮

防檢局於今年四月發部審查結果,認為該基改蛾的釋放沒有甚麼環境風險。經過兩個月的公告受理各界670個意見後,該局表示各界的疑慮不至於發生,因此於七月六日公告核准OX4319L-Pxy基改蛾的釋

對於防檢局的決定,紐約東北區有機農法協會表示不滿,認為該局的評估不夠完整,也未考慮區域性的差異,要求紐約州環保局再核發該州釋放許可前,先根據該週環境相關法律(State Environmental Quality Review Act)進行完整的評估。

今年四月也有業者想引進Oxitec的基改埃及斑蚊,企圖用來防治登革熱。登革熱大家都怕,可是在我國會傳播登革熱的蚊子除了埃及斑蚊,另外還有白線斑蚊。埃及斑蚊分布於本島南部;而白線斑蚊則全島皆有,雖然數量不多。若釋放基改埃及斑蚊,終究讓南部成為白線斑蚊的大本營,會不會就讓登革熱遍布全島,這個可能性是否該考慮呢?

國家蚊媒中心對此採比較保守的態度,在六月下旬表示,預計要3年後才可能會評估是否在高雄旗津及屏東小琉球兩個離島,施放基改蚊。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提升黃豆油酸多此一舉   17-07-09.2

我國核准三種具高油酸的基改黃豆進口作為食用,包括杜邦的DP-305423-1與孟山都的MON87705MON87705xMON89788

可是落花生油的主要成分就是高油酸。當初糧商、食品公司由美國大量進口黃豆作沙拉油與飼料,告訴大家黃豆油很好,使得我國落花生種植面積由10萬降到2萬公頃。

現在好了,美國基改農藥公司又說黃豆油品質不好,要改吃高油酸的基改品種。

實際上,攝取食物的關鍵是均衡取食,不是仰賴單一種食物。好吧,就算單一種食物提高某單一成分有其好處,也要考慮有沒有代價,例如基改產品的潛在風險。

何況提高黃豆油酸含量的育種並不需要用到基改技術。傳統育種也作得到。

美國密蘇里州黃豆農出資委託大學作傳統育種,已經作出高油酸非基改品種,油的品質媲美橄欖油。不但黃豆,油菜向日葵也都有非基改的高油酸產品。Source 

  • 論文指出基改風險企業不滿   17-07-09.3

五月底時自然雜誌登載一篇研究論文,指出CRISPR基因編輯導致數百個意外突變,一點也不精準

這論文引起兩家廠商的不滿,指控該有所錯誤的論文讓其股價垂直落下,應求期刊撤掉該論文。

怪了,指出基因編輯會引發意外突變的論文可說不少,為何單挑這一篇。廠商的理由能夠說明: 該論文引發媒體大幅報導,讓大眾注意到,導致對公司的明顯傷害。怪都要怪Nature雜誌名氣太大了。

這可是笑話,簡直把科學當作牟利的工具,科學不可以阻擋其利益。

根據在關心論文被撤的組織Retraction Watch 的說法,公司要求撤銷論文,因為該論文對之不利,這種事情可不是第一次。法國Seralini事件大概是最慘烈的吧。Source

按,Nature所登的論文當然也可能出錯。科學研究就是這樣,一篇接過一篇,真相就會逐漸明朗。也不是說這篇錯了,就表示該技術就是安全的,還要看其他的論文。

Nature發表的論文不是不可以撤,但撤掉一篇論文有其準則(出版倫理委員會(COPE,Committee on Publication Ethics)。該公司可以提出各種科學上的論據給期刊,但不宜把商業利益作為要求撤掉的理由之一。因為這若成為常態,會讓科學家在研究、撰稿時蒙上陰影,甚至於退縮,而影響到科學進展。

Nature期刊應該把受到基改企業壓力下撤掉Ignacio Chapela的論文,其後才再度恢復的事件牢記在心。

  • 基改企業藉紀錄片企圖漂綠   17-07-02.1

紀錄片影展的主辦單位要小心。

前幾天華府環保影展(Environmental Film Festival in the Nation's CapitalDCEFF)推出了一部叫做《Food Evolution》的紀錄片。這個影展很有名,在2014年上映過齊柏林的「看見台灣」。

不要以為傑米奧利佛把他的《食物革命》影集,或者他的相關著作拍成紀錄片。差多了,食物革命是Food Revolution,少一個字母,大大不同()

http://seed.agron.ntu.edu.tw/publication/20170627.png

圖,三張海報。Food Evolution() 華府環保影展() 紀錄片本網Food Revolution() 傑米奧利佛

《食物演化Food Evolution》來頭不小,導演Scott Hamilton Kennedy在美國紀錄片上略有名氣。片中請到的敘述者(narrator)是電視科學節目名人,《宇宙大探索》的主持人Neil DeGrasse Tyson

紀錄片中受訪者還包括《雜食者的兩難》作者Michael Pollan、紀錄片《牛糞傳奇》描寫的Vandana Shiva、《欺騙的種子》作者Jeffrey Smith

慢一點,還含有《美味的陷阱》一書的作者,紐約大學Marion Nestle教授,以及許多食農紀錄片現身過,美國食品安全中心的創辦人Andrew Kimbrell

光是看到這五位翻轉食農的健將,大家可能會期待這個新紀錄片。

!!!!!錯了!!!!!,這是基改企業用來漂綠的。

【此紀錄片的企業背景】

《食物演化》的經費來源是食品技師協會(Institute for Food Technologists),這個研究所部分的資金來自幾家大食品公司,目前的所長Cindy Stewart曾經在杜邦工作過。

在記錄片簽約時,該研究所的所長是Janet Collins,她曾是孟山都與杜邦的部門經理,現在是美國作物永續發展協會科技與法規部的副總裁。

作物永續發展協會(CropLife International)在台灣也有分會,是赫赫有名的農藥推展機構,在各國花錢辦事鼓吹農藥與基改,資金的來源當然是那些大農藥/基改公司了。

當然紀錄片製作單位會說,即使錢來自基改企業,他們仍擁有完全的自主權,會做到平衡報導。前面提到的五位就是以批評基改作物聞名的。

【此紀錄片的企業影子】

不過,這幾位被訪問的時間縱使很長,實際放到影片上的卻很短,而且遭斷章取義,扭曲原意。

Marion Nestle就為文澄清,她一再要求將她講的那一段剪掉,導演一直不肯,認為影片是做到平衡報導,但Nestle不以為然。她表示「經常受訪,很少會被錯誤引用或誤會其意的,但《食物演化》卻是這樣,我認為這不啻是基改企業宣傳的狡詐伎倆」。

Michael Pollan同意Nestle的說法,表示有類似的感受,認為這個紀錄片是基改企業所資助,他被引用的話無法精確地反映本人的觀點。

該紀錄片於五月時就提前在加州柏克萊大學放映,但是映後有45位學者聯署公開信,指出《食物演化》有基改企業贊助的背景,以及當作基改食物的宣傳片本質。

他們指出片名採用演化兩字,就是要把「基改有異與傳統」的認知給沖淡。

的確,遠古時期人類所吃的食物都是天生的,一萬年前發明農耕以後,透過選種、留種自播,逐漸將野生植物馴化而成作物。歷經數千年,透過天然雜交、突變,以及各地農民的慧眼巧手,創造出琳瑯滿目的品種。就是近代科學育種,還是透過天然的雜交與突變,只是在遺傳學的基礎上,能夠加速品種的育成。

《食物演化》企圖讓觀眾先體會萬年來由野生植物到地方品種,而後到近代品種的一連串的自然演化過程,接著要誤導觀眾說基因改造只不過是這個演化過程的最新趨勢而已,真自然,很安全。

這個說法其實是二十年來基改企業以及若干基因工程學者一貫的論調,就是基改科技與傳統育種沒什差別。只是過去用講、用寫的,現在換成影片罷了。

除了堅稱基改食品安全外,影片還把認為基改食品可能有風險的學者專家都打成反科學、無知、愚蠢之徒;有機食物是不好的,提倡者都在騙人。

實際上基改科技是近二十年來農藥大公司透過遺傳工程,在細胞的層次強行操控基因,做出天然雜交、突變所無法做到的,產生許多無法預知的改變,增加未知的風險,這是為何許多研究會發現基改食物飼料導致動物產生各種病變甚至腫瘤,也讓許多消費者對基改食物產生疑慮的原因。

這種疑慮恐怕不是一片Q&A為主的記錄片可以消弭的吧。

【此紀錄片的企業漂綠】

應用科技的成果要不要推廣,還得看各種層面,不能光談科學。基改作物是要種來做生產的,其生產牽涉到的範圍很廣,包括糧食生產、環境維護、種子供應、農民生計與國民健康等,基改作物在某些方面的表現,真的不敢恭維,也是最為人詬病之處。

這部紀錄片是企業漂綠的動作,企圖用一些名詞來洗刷不良紀錄。類似的伎倆在2010年出現過。

當年基改公司、農藥公司、大宗穀物貿易商在南美洲成立「良心大豆圓桌會議 The Round Table on Responsible Soy」還把最著名的保育組織WWF給拖下水,企圖掩飾南美洲廣種基改引起的嚴重社會問題。不過有沒有良心,不是他們自己說的算,眼光雪亮的人多的是。

製作單位應該會透過各種管道,找各種方法在台灣上映這部紀錄片,不管片子的譯名是不是《食物演化》。紀錄片影展的主辦單位要小心了。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 中國製維生素含基改微生物   17-07-02.2

德國在2014年檢查中國進口的維生素B2(80%,飼料級),發現其中含有具活性的枯草芽孢桿菌(Bacillus subtilis)孢子。法國在2015年也有類似的情況。現在德國方面已經確認該菌不但用來製造維生素B2,還具有對抗氯黴素的基因。此外,在染色體外的質體也可以找到抵抗其他五種抗生素的基因,包括紅黴素、四環黴素、卡那霉素、撲類惡素、安必西林等。

維生素B2 (核黃素)不但是營養補充劑,也是食用色素E101,用於食品加工。早期都用化學合成的方式來製造核黃素,後來培養細菌來萃取,目前大多用基改菌來提高產能。

相對於基改作物的受到諸多批評,基改微生物因為都是在密閉環境下培養,然後萃取最終產物,產品不會有菌體或者轉殖基因,因此並未受到關注。然而歐盟的基改管理較為嚴謹,相關準則規定在最終產品,不論做為食用或飼料添加用,都不得檢出該基改菌或者其轉殖DNA

透過外交途徑,德方詢問中國廠商,廠商只承認其產品含有抗氯黴素與紅黴素的基因,至於這基改菌種是刻意使用,或者是疏忽汙染,目前尚未能確認。

研究報告也指出,該基改芽孢桿菌具有各種不同的新特性,讓蛋白質的產生不穩定,可能會因此產生新的蛋白質。Source 1   Source 2

  • 繼印尼後巴西核准種基改蔗   17-07-02.3

巴西核准基改甘蔗,專家有所疑慮

巴西國家生物安全技術委員會(CTNBio)於六月初宣告,甘蔗技術研究中心(CTC)研發抗甘蔗螟蟲(Diatraea saccharalis)的基改甘蔗,已經審查通過,給予食用、飼用與種植許可。

CTC公司執行長表示,即使通過,至少3年後才可望出口,也可能需要10年的時間才能讓此基改蔗佔有該國甘蔗田的10%。他們已經向美、加、俄、中、日、韓與印尼等國提出進口審核。

有趣的是印尼早在2013年就通過三項耐旱基改蔗的種植許可,然而到2016都沒展開生產。

不過CTNBio的成員,南大河州聯邦大學的Valério De Patta Pillar教授認為其實該基改蔗並沒有做好環境影響評估,包括與野生種產生交配的機率等。

環境部一位專家也表示該公司並沒有檢討基改蔗對於生物多樣性的影響。而外國種抗蟲基改作物也衍生了一些問題,如害蟲產生抗性,毒蛋白對於非目標生物,包括土壤內微生物等都會有所影響。Source 1   Source 2

  • 美國民間魚車反基改有功勞   17-07-02.4

國民眾大多希望基改食品要標示清楚,但是基改企業向來不喜歡,害怕標示後消費者不會買,因此遊說美國政府加以阻擋。但是民意的力量驅使國會展開行動,總算在2016年立法成功,比我國慢了兩年。

不過通過的法案沒有明白規定如何標示,因此預計明年出爐的標示規定,有沒有符合消費者的要求,還在未定之天。

美國基改標示立法所以成功,四隻「魚車」可能貢獻不小。基改作物種植以後,歷經15年美國人才於2011年3月展開大規模的遊行,由紐約苦行到首都,要求基改標示。

當年Rica Madrid受委託要在汽車上座話當作道具,沒想到她居然做出「魚車Fishy car」,前後包括於魚玉米、魚黃豆、魚甜菜、魚蘋果等(圖)。本來要做一個魚貝果象徵基改小麥,後來沒做出來。

有人說魚象徵基改作物可以把動物的基因轉殖到農作物。不過Fishy一字也指不可靠的、惡的,有譴責基改食物的意思。

這個魚玉米車是由玻璃纖維加上鋼絲、鐵絲做出來,重約250磅。五年來這些車子全國跑,現在立法成功,可以功成身退當骨董了。史密森美國歷史博物館曾經與她接洽,希望能捐出做為館藏。但魚玉米車已經放到eBay拍賣,目前標價1076美元。Source  圖來源:魚玉米魚甜菜魚黃豆魚番茄

  • 先正達搶先賣基改賠償很大   17-07-02.5

基改公司先正達被堪薩斯州聯邦法院裁決,要賠償農民損失2.2億美元。原因是該公司基改玉米MIR 162 (Agrisure Viptera®)在中國還沒有核准前就賣種子給農人種,結果被中國禁運。律師說這才開始,還有好幾千個玉米農人在等。Source 1   Source 2

  • 中國基改紫米問世米心有色   17-07-02.6

紫米有益健康,因為含有抗氧化成分花青素。一般紫米的顏色都在米糠層,碾米後米心還是白的。最近中國學者將八種基因放在構築體內,一口氣轉殖到水稻,得到的紫米,米心也都有色素。圖最左是一般紫米(),碾米後成白米()。右三個是基改米,碾後還是有色素。

問題是,要冒基改的風險,有需要嗎?傳統紫米的色素還不夠嗎?花青素來源不是很多元嗎 Source

 

2017(上)  2016(下)  2016(上)  2015(下) 2015(上)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