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小孩漫畫    2004基改講座    2005基改環境風險座談    2005基改食品安全座談  GMO面面觀網站  2011基改論 壇
2009基改演講台語版   殺戮農場--餵養企業化農場的戰爭     基因改造作物 台語十二講  (YouTube)  
除草劑嘉磷塞的健康風險           法國Séralini事件詳錄     台灣基改大事記

  搞非GMO 基改解密   GMO FILE   訊息日日新精選 

    參考資料書包

 (2018-11-22)   改孟山都的真面目(台語演講)

訊息日日新 2019

  • 種基改豆猛施農藥違反人權   19-08-18.1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高級專員辦事處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一項任擇議定書」裁定,呼籲巴拉圭針對施用農藥而毒害人民與水源、土壤、食物的行為,需要展開有效的、全面的調查,然後起訴應該負責的人,全額賠償受害者,並在發行量高的日報刊印披露。

農企業在巴拉圭東部的卡寧德尤省(Canindeyú)廣種基改大豆,猛施農藥,導致當地小農家庭成員出現嚴重疾病,溪水無法使用,果園等作物嚴重遭殃,禽畜死掉。

巴拉圭法院曾認為環境部與農業部的種苗植物健康品質管理處沒能執行其保護農民健康權與環境權的任務,因此核發「權利保護上訴Recurso de amparo」來進行補救,包括農藥施用處須要設置緩衝區來與居家與水道隔絕。可惜並未能執行,農藥傷及農家與環境的情況依舊如故。因此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認定巴拉圭違反人權。Source

  • 基編基改的研發有專利問題   19-08-18.2

政府給計畫研發基因編輯創造出來的基改作物(基編基改)前,要小心技術背後的專利問題。

由於技術專利的關係,基因改造產業這二三十年來集中於幾家大公司手上。不但過去的基因轉殖如此,新興的基因編輯也一樣。杜邦道禮兩公司合併後分出來的Corteva公司據說已經與CRISPR/Cas相關技術的專利擁有者簽下契約。根據歐盟執委會去年年底的一個會議,該公司已經將48個關鍵專利結合為一大的專利集管(patent pool),各公司要以基因編輯來賺錢,非得用到這些專利不可。透過掌控,該公司將成為國際專利的壟斷者。

尋找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的資料庫,杜邦+道禮申請關於基因編輯的世界專利已高達約60件,拜耳(+孟山都)30件,Calyxt20件,其他如先正達、巴斯夫等大廠也都有在申請,連較小的Rijk ZwaanKWS也一樣。在動物方面,英國的GENUS也已在申請基因編輯的專利。Source

看起來,我國的研究策略最好是研發關鍵技術去申請專利,不需要做基編基改。

  • 基編基改倫理問題需要重視   19-08-18.3

中國學者賀建奎利用基因編輯技術處理人類胚胎,希望長出能免疫於愛滋病的孩子,引起全球軒然大波,學術界指出其後遺症相當大,也違反學術倫理,以及牴觸其他40多個國家的法律,中國因此禁止再進行類似研究。

不過還是有若干鉅富支持此類研究,包括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Peter ThielSergey Brin等在內,也有研究者說希望用基因編輯創造出合乎要求的下一代,包括身高、顏色、音樂能力、智力等。這簡直是納粹式的優生學了,不但物化兒童,還可能進一步加深社會不公。

作者認為,看起來,哪些基因編輯可以做,哪些不行,不能夠單獨依靠科學家的自律。Source

  • 基因編輯的基改還是不精確   19-08-11.1

基因改造科技在基因轉殖時代(基轉基改),很多從事基改研發的人都說,傳統育種不精準,基因轉殖只轉特定基因,所以比較精準。雖然不少研究指出隨機插入外來基因的方式造成很多意料外結果,根本不精準,但是他們一再重複講基改很精準的話。

基因改造科技進入基因編輯時代(基編基改),這些人就改口,承認基因轉殖是有意料外結果。不過他們會說,基因編輯就好像剪刀,只剪掉DNA特定的位置,不會像基因轉殖那樣亂槍打鳥,所以就是很精準,還稱為是「新興精準育種」呢。

這次他們又錯了,因為科學證據指出,基編基改意料外結果還是不少。

其實基編基改動物的例子也不少,為了讓豬後腿長得壯大,賣得錢比較多,因此用基因編輯的方式,把控制肌肉的生長,讓後腿不要長太大的基因關掉,真的創造出「肌肉豬」來,不過,意料外的風險也出現了。

這篇報導直接證實基因編輯的確會造成意料外結果。

Recombinetics公司用基因編輯作出長不出牛角的乳牛,還申請專利。不過美國食藥署的研究員拿這無角年來進行試驗,發現除了目標的基因被編輯以外,還意料外地插進去一段構築體的基因。文章中指出,多數基因編輯的研究報告可能都忽略了這個意料外的現象。他們也搜尋了其他人的研究報告,發現不少文章都指出,在基因編輯的目標基因的位置,或者附近,都會出現複雜的基因組重新排列組合,包括一段序列的插入、剔除、倒置、以及一般標準分析方法測不出來的染色體易位。

所以不要再說基因編輯很精準了。Source

按,雖美國食藥署的研究員有這重要的發現與認知,問題是美國政府已經認定基因編輯很精準,所以不算基因改,其產品不用審查就可上市,上市時也不需標示。研究員的發現有足夠的力量來回天嗎?

看來。歐洲法院認定基因編輯還是基因改造,是比較正確的。基因編輯的產品不一定有問題,但也不排除有問題,所以仍需視為基因改造來管理。

那麼,動物是如此,農作物也應該一樣吧?

有意思的是,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基因表現與治療組(GETG)」主持人,Dr. Michael Antoniou說,「在醫學研究社群內,大家都認為基因編輯技術就是基因改造技術,技術過程與產品都會有風險,需要進行嚴格的管控,但是農業研究者卻要求不要管控基因編輯」。Source

  • 基改科技還是敵不過大自然   19-08-11.2

可耐受嘉磷塞除草劑的基改作物播種了之後,勢必更常使用除草劑,某些雜草會因此演化出嘉磷塞殺不死的特性,這其實也不足為奇。最厲害的抗性雜草就是長芒莧(Palmer amaranth)

抗嘉磷塞雜草出現,就意味著原來的基改技術失效。基改作物剛出現時,在中噴施嘉磷塞除草劑,會殺光所有雜草,但作物不會受影響。抗性長芒莧出現後,噴施嘉磷塞雖然作物無恙,雜草卻也殺不死。農民當然不會想要。

基改公司很利害,為了繼續賣基改種子,就轉殖入兩個基因,讓農作物可以同時忍受兩種除草劑,農民種下種子,只要噴施兩種除草劑,就可以有效地殺光所有雜草,包括不怕嘉磷塞的長芒莧,公司還比以前多賺一種除草劑。這另一種除草劑有的是用2,4-D,有的是用汰克草(Dicamba)。這兩種除草劑其實毒性比嘉磷塞還高,除草效果也較差。

不過,基改大企業還是贏不過大自然,現在已經有好幾個地區發現,長芒莧再度演化出兩種除草劑都殺不死的抗性個體了。面對這個新局面,將來的農民怎麼辦呢?

美國農藥公司FMC Corporation的技術主管Drake Copeland表示,可在除草劑之外,加上覆蓋作物的種植,以減少雜草的滋長。農藥基改公司巴斯夫(BASF)的技術銷售主管Daniel Waldstein也同意覆蓋作物的作法,還加上建議用輪耕的方法減少雜草。Source

*************************

(唉啊,再生有機農法的重點中不就有種植覆蓋作物、輪作嗎?)

此外,多用了汰克草還產生另一問題,傷到鄰田引起許多法律糾紛:Source

面對長芒莧演化出可抵抗兩種除草劑,基改企業會不會一口氣製造出可以抵抗三種除草劑的基改作物呢? 最好不要,因為可產生三種殺蟲Bt毒蛋白的基改作物,種了以後,害蟲也已演化出可以抵抗那三種Bt毒蛋白的抗性個體出來:Source 

  • 最強的殺蟲基改還是會失效   19-08-11.3

殺蟲基改作物種了後,個體上會製造出Bt殺蟲毒蛋白,特定的害蟲吃了會死掉,稱不用在噴殺蟲劑。然而廣泛種殺蟲基改作物,整個田區好像篩選一樣,會對該Bt毒蛋白有抗性的害蟲就會出現,讓該殺蟲基改作物失效。

於是基改公司轉殖兩種Bt毒蛋白的基因,作物體內會產生兩種不一樣的毒蛋白。公司認為同時會產生兩個突變的機率相當低,所以害蟲就不會再產生抗性。沒有到2013年的學術論文就指出,已經出現抗性害蟲,不怕兩種毒蛋白同時出現了。

夜蛾科的Helicoverpa zea會危害玉米與棉花,因此稱為玉米穗蟲、棉鈴蟲。基改公司不信邪,因此發展出可製造三種Bt殺蟲毒蛋白的基改玉米(LeptraTrecepta)與棉花(Bollgard 3TwinLink PlusWidestrike 3),但是最後抗性害蟲仍然演化出來。

業者想到另一種毒蛋白,是蘇力菌營養期分泌的毒蛋白(VIP),有別於Bt毒蛋白。有人說這是殺蟲毒蛋白的終極武器。先正達公司就做出了可產生Vip3A毒蛋白的基改棉花(Vipcot) 基改玉米(Viptera),但現在昆蟲學家也發現已經有抗性害蟲出現。

學者認為三種Bt毒蛋白或者Vip3A毒蛋白現在或許還有效,但裂縫已經出現,因此農人要特別小心。

先正達則表示,Vip基改玉米、棉花應該沒有問題。Source

  • 美國有機準則會承認基改嗎   19-08-11.4

美國有機驗證準則受到企業的影響太大,連農業部長官都表示,希望能讓有機準則把基改產品納入可用資材。

有機四大準則,健康、生態、公平、謹慎的最後一項謹慎,指的是對於新科技的採用要相當小心,因此尚無法排除健康環境風險的基改生物,在各國規範中,都是直接寫在規範內,不得使用的。

不但美國人反對,其他國家也需要發聲,來鞏固這個防線。Source 1 Source 2

  • 澳洲島州已延長基改禁種令   19-08-11.5

澳洲唯一的島州,叫做塔斯馬尼亞州。塔州從2001年開始就禁種基改作物,去年年底檢討的結果,認為值得繼續維持禁令。因此農業局長昨天已宣佈,禁令延長到2029年。

塔州農民組織TFGA對此表示歡迎,認為維持非基改農區的形象,有利於農產品外銷歐洲。Source

  • 波多黎各是美國基改採種區   19-08-04.1

波多黎各是美國在加勒比海地區的自治邦,經濟情況極差,85%的糧食來自美國本土,但是其南部的農業重鎮,胡安娜迪亞斯(Juana Diaz)卻已經是孟山都(被拜耳吃掉的那一家)與其他基改企業的重要採種區,生產基改棉花、黃豆種子銷到其他國家。

根據國際媒體AJ+ 的報導,孟山都雖然財力雄厚,但仍然與當地小農一樣,享受90%的免稅,灌溉水也免費外,竟然還拿到約300萬美金的工資補貼。然而當地人卻因為大面積種基改作物,而遭受農藥的傷害。Source

按,這不就是夏威夷的翻版嗎?之一之二

  • 飼料用基因改造大豆有號列   19-08-04.2

海關進、出口貿易統計系統從今年開始,增列「飼料用基因改造大豆」的號列,可說不簡單,這要感謝蔡培慧、陳曼麗兩位立法委員的關心協調,以及農委會、食藥署、財政部關務署等單位的費心設計。

自從田秋堇以及林淑芬、尤美女等委員在立法上的努力,2014年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修法時將基因改造產品列入法律管理後,進一步要求海關將基改與非基改產品分別列號。總算於2014年底開始,首次可查到基改產品與非基改者個別的進口數兩與價值。過去我國進口多少基改、非基改的黃豆與玉米,都無從海關資料得知。

過去我國每年消費者吃下去的黃豆製品約20萬噸,其中約18噸都是由進口的「統豆」挑選出來完整的「選豆」加工而成,這些統豆都是裝進整個船艙,或者貨櫃的,作為飼料、油料的基因改造黃豆,黃豆處於相當高溫的環境,容易發霉,因此需要用抑菌劑處理,更不要說黃豆品質的劣化了。另外2萬公噸則是小包裝,放在船中較冷涼位置的所謂「食品級」非基改黃豆。

基改管理立法以及將基改與非基改分別列號之後,消費者可以查得到非基改黃豆的進口,可以看到,食用的非基改黃豆已經由過去的2萬公噸增加到去年的8萬公噸。增加的幅度算蠻大的,但是國人吃下去的20萬噸黃豆中,還是有12萬噸是基因改造的「選豆」,加工後貼上「基因改造」標示合法上市,還是失了很多基改黃豆,這在世界各國仍然是特殊的狀況。

因此台灣無基改推動聯盟要求政府比照玉米,將飼料用黃豆獨立號列出來,這個困難的事情終於完成了。

所謂飼料用,就是不可以流入消費者的食物鏈,以就是說不能再由飼料用統豆挑選出選豆給人吃了。希望政府與民間多多傳播宣導此消息,以維護消費者吃的權利。

  • 殺蟲基改作物總有失敗一天   19-08-04.3

殺蟲基改作物種了後,個體上會製造出Bt殺蟲毒蛋白,特定的害蟲吃了會死掉,稱不用在噴殺蟲劑。然而廣泛種殺蟲基改作物,整個田區好像篩選一樣,會對該Bt毒蛋白有抗性的害蟲就會出現,讓該殺蟲基改作物失效。

於是基改公司轉殖兩種Bt毒蛋白的基因,作物體內會產生兩種不一樣的毒蛋白。公司認為同時會產生兩個突變的機率相當低,所以害蟲就不會再產生抗性。沒有到2013年的學術論文就指出,已經出現抗性害蟲,不怕兩種毒蛋白同時出現了。夜蛾科的Helicoverpa zea會危害玉米與棉花,因此稱為玉米穗蟲、棉鈴蟲。基改公司不信邪,因此發展出可製造三種Bt殺蟲毒蛋白的基改玉米(LeptraTrecepta)與棉花(Bollgard 3TwinLink PlusWidestrike 3),但是最後抗性害蟲仍然演化出來。

業者想到另一種毒蛋白,是蘇力菌營養期分泌的毒蛋白(VIP),有別於Bt毒蛋白。有人說這是殺蟲毒蛋白的終極武器。先正達公司就做出了可產生Vip3A毒蛋白的基改棉花(Vipcot) 基改玉米(Viptera),但現在昆蟲學家也發現已經有抗性害蟲出現。學者認為三種Bt毒蛋白或者Vip3A毒蛋白現在或許還有效,但裂縫已經出現,因此農人要特別小心。

先正達則表示,Vip基改玉米、棉花應該沒有問題。Source

  • 高蛋白非基改黃豆品種問世   19-07-28.1

以色列新種子公司Equinom推出蛋白質含量高達58%的黃豆種子品種(一般35-40%),用來搶攻非基改以及有機黃豆的市 場,這兩類黃豆的需求量越來越大。公司表示,該品種育種過程對沒有使用到基因轉殖或基因編輯等基改技術。Source

Equinom公司的主力在於黃豆、豇豆、豌豆、綠豆、鷹嘴豆(雞豆)、藜粟等蛋白質作物。

  • 美國遊說歐盟棄管基因編輯   19-07-28.2

基因轉殖技術創造的基改作物(簡稱為#基轉基改)開始問世後,美國就採取比較寬鬆的管理方式,但比較多國家基於預警原則,採取比較嚴格的法規,尤其歐盟為然。歐盟市 場很少看到含有基因改造標示的食品。對此美國經常透過外交官、貿易談判等管道,向各國進行遊說工作,希望能跟隨美國。

2012年開始,用基因編輯技術來改造農作物的案例越來越多,美國進一步宣告基因編輯出來的不算基因改造生物,因此不需審核其風險評估,上市後也不需標示。歐洲方面則正、反兩面意見呈現拉鋸,不過去年725日歐洲法院仍根據歐盟法律對於基因改造生物的定義,判決基因編輯產品仍屬於基因改造。(我們可以可以簡稱為#基編基改,與基轉基改相提並論)

對此美方深感「沮喪」,因此加強遊說力道。去年9月雙方官員會談後,雙方就表示「歐盟可望較能體會出要求改變法律的壓力」。除了外交方面的官方壓力,美國也從民間著手。

今年荷蘭舉辦的基因編輯技術研討會CRISPRcon 2019上,美方就提供所有參加費用、包括交通食宿花費等,不限名額,盡量「招募」歐洲各國記者參加。會前還找了12位對此議題不熟悉的記者,花一天的時間來「補習」,這個行程並沒有在議程上公開。

這個研討會雖然宣稱廣為邀集各方不同聲音,來一起討論CRISPR技術的未來,實際上持批評意見者被邀請上台的比例相當少,因此為CRISPR漂綠的味道甚濃。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提供經費的包括基改大廠拜耳/孟山都、Corteva(原杜邦/道禮),以及美國的生技產業組織(BIO)與聯合黃豆委員會等。

歐盟執委會除了美方的遊說,本身企業也予以施壓,企業遊說組織就提出說帖,要求針對基編基改要採用「實際可行以及基於科學」的方式,不要加以規範。

(又來了,只有他們才是基於科學,那些引用多篇科學論文說明基因編輯有安全疑慮的就不是科學)Source

****************
1.
對基編基改採「中道」的方式來管理是最妥當的

2. 台灣經濟研究院在0725舉辦「新興精準育種科技發展趨勢國際研討會」,也是專門為基因編輯量身訂作。

其實分子輔助選種才是最好的精準育種

在研討會中,技術演講者完全不提基因編輯技術風險方面的研究,只是一再講基因編輯多好用多好用,這包括荷蘭一家種子公司的人。

其實他們所提的基因編輯應用,有很多都也是在基因編輯還沒有出現以前,他們針對基因轉殖的可能應用所講的,那些「預言」其實也大多沒有做出來,反而傳統育種做到了(有些是加上分子輔助選種的幫忙)

  • 美國佛蒙特州立法審核基改   19-07-28.3

美國基改作物的管理有其既有規範,各州政府也都予以遵行。不過佛蒙特州今年通過的法案卻要在州層級設立委員會,當有新的基改種子準備上市前,會召開委員會來加以審查是否在州內放行。

這是因為聯邦政府允許忍受除草劑汰克草(dicamba)基改種子上市後,農民在廣大基改田施用汰克草,經常飄到鄰田,傷害別人非基改作物引起許多糾紛。

這類混合型基改作物是孟山都()公司因應第一代基改種子失效的狀況所推出的。第一代可以忍受嘉磷塞,嘉磷塞用多了後雜草產生抗性,光噴嘉磷塞也無法殺死。因此第二代抗除草劑基改種子可以忍受兩種除草劑,農人種了後只要噴兩種除草劑,對嘉磷塞有抗性的雜草還是可以殺死。

但是沒想到孟山都用的汰克草太容易漂移,引起眾多糾紛,好幾個州都立法禁用汰克草。但佛蒙特州市第一個州要額外管理基改種子的。其他州會不會跟進值得注意。Source

汰克草引起的糾紛: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

  • 美國或讓有機可用基編基改   19-07-28.4

川普政府放寬基因編技術,認定基編基改作物不再是基改作物,因此不用管理。這對於否認有氣候變遷這回事的川普,其實也料得到。上行下效的結果,現在連美國農部的次長Greg Ibach也跟著在國會表示,國會可以開始討論基因編輯作物否要納入有機規範了。

這真的是「反了」。有機農業的真諦在於促進生物多樣性、集體資源、保存農業傳統,而政府只聽信基改業者的的話,根本沒有進行基改作物對環境與人體健康的影響。

(根據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IFOAM,有機農業四原則健康、生態、公平謹慎的謹慎原則,對於新科技要很小心,未能證實其安全救不宜使用,所以世界各國的有機規範一致反對基改作物)

根據2017的年調查在美國購買有機食材的人,其理由高達70%的消費者是要避免買到基改食材。有機組織Cornucopia Operations的理事長Melody Morrell就表示:「若政府允許有機農業採用基因編輯的產品,基改標籤還活得下去嗎?那麼誰會得利,是農家還是生技公司?Source

美國有機準則若干規定很奇怪: 之一之二之三

  • 基編基改產品已在美加上市   19-07-21.1
    #基轉基改與基編基改
    基轉基改:取材外來基因透過遺傳工程加以轉殖而成。
    基編基改:針對自身基因透過遺傳工程加以編輯而成。

基因編輯作出來的品種在美加兩國已經逐漸上市。

Cibus推出可以忍受硫醯尿素類(sulfonylureas)除草劑的基改油菜,商品名是Falco,不過該公司認為透過基因編輯、寡核苷酸定點突變(oligonucleotide-directed mutagenesis)所得到的植株並不算基因改造,美國政府也這樣認定,加拿大食品檢驗局則在2017年核准販售,因此今年二月公司已在美、加等地推出32K40K68K等三個品種供種植。Source

不過在生物安全議定書網站上,該公司有再基因改造名冊中加以註冊(),根據議定書,寡核苷酸定點突變是視為基因改造技術的。Source

另外今年四月該公司也將類似技術育出的高油酸油菜授權給Valley Oil 公司種植。Source

更快的是Calyxt公司推出基因編輯過的大豆BNF No. 164,美國中西部某些餐廳已經用其大豆油來炸食物,但該公司拒絕透露那些餐廳的店名或地址。Source

  • 基編基改歐盟官方陽奉陰違   19-07-21.2

#基轉基改與基編基改
基轉基改:取材外來基因透過遺傳工程加以轉殖而成。
基編基改:針對自身基因透過遺傳工程加以編輯而成。

基改公司與研究者極力遊說歐盟,認為基因編輯不是基因改造,所以不需審查,上市也不用標示。他們故意曲解歐盟2001年對於基因改造生物的定義,但是歐洲法院審視該法律後,裁定基因編輯仍然是基因改造。

不過民間團體透過資訊公開法取得資料,發現歐盟執委會並沒有認真執行法律,對於基因編輯產品形同放任。

依法歐盟針對進口的基改產品需要加以管理,第一步就需要先建立產品的檢驗方法。不過英法奧西等11個國家已經通知歐盟執委會,各國都沒有基編基改的檢驗方法,因此尚不能針對進口產品展開抽驗。歐盟聯合研究中心研究者表示,透過專利申請等資訊,可以做出檢驗方法。

歐盟健康暨食品安全總署本來就應該應各國要求,趕快研發基編基改產品的檢驗方法,然而該署的機構DG SANTE卻被發現,阻止了該項研發,顯然歐盟官方涉陽奉陰違。Source

按,美加已在生產上市少數基編基改大豆、油菜了。

  • 基改微生物產品該不該標示   19-07-21.3

基改微生物用在做啤酒、麵包,其產品依法不需要標示,不過去年歐洲發生一個個事件,讓這個問題浮現。

去年歐洲禁賣約一百萬噸的飼料。原因是含維生素B₂的添加物遭基改菌KCCM-1045的污染。Source

該飼料添加物是中國一家公司出品的維生素B₂ (riboflavin核黃素),核黃素本身沒問題,只是該產品是用基改枯草桿菌生產分離出來的,核黃素分離出來照道理應該不會含有基改菌,但進口產品卻被檢查出來有基改菌。該基改菌含有抵抗抗生素的基因,因此對目標物種、使用者、消費者、與環境都具有風險。雖然掺料量不多,但歐盟食品安全局還是下令禁賣。問題是因為依法該飼料添加物不需標示,因此歐盟花不少時間才能找到被污染的最終產品:飼料。

奇怪的是歐盟連基改成分都難以檢查出來的基改黃豆油都需要標示了,為何基改飼料添物不需要呢﹖

理由在於該核黃素是「用」基改微生物(協助)做出來的,不是「由」基改微生物做出來的。遠在2004年,經過一翻辯論,歐盟才規定在密閉空間,用基改微生物來進行發酵,所製造出來的食品或飼料添加物、維生素等產品,若不含基改微生物,就不需加以標示。Source

按,就算「用」基改微生物做出來的,那就絕對安全嗎﹖

昭和電工公司出品的口服液在美國上市,1989年引起服用者罹患嗜酸細胞過多症(Eosinophilia myalgia syndrome EMS),約1,500人長期癱瘓、37人死亡。追查後發現該產品所含色氨酸(tryptophan)是用基改菌製造的,但0.1%的色氨酸被基改菌轉換成有毒的1,1'-ethylidene-bis-L-tryptophan。這可算是「用」基改菌做出來的產品還是有可能具健康風險的案例。Source

  • 這個不需用基因編輯來基改   19-07-14.1

基因編輯技術這樣用多此一舉。中國研究員利用基因編輯技術,要來「修理」大豆兩個控制開花的基因,讓北方的品種可以種在中國南方低緯度地區。那些北方品種拿到南方種,常會提早開花,導致產量低落。

發表在期刊的論文顯示,該技術創造出來的突變體(其實應該稱為基因改造大豆),果真慢開花,所以長得比較高,因此莢數也較多,可以做為進一步育種用。Source

這有點可笑,因為適合亞熱帶地區的大豆品種,其實是蠻多的。研究經費這樣用可真浪費啊。

  • 基因編輯基改管理宜採中道   19-07-14.2

台灣經濟研究院要在月底舉辦「新興精準育種科技發展趨勢國際研討會」,議程看得出來,在技術方面只談基因編輯在農業的應用,沒有分子輔助選種方面的,因此用了「新興」兩字。

基因編輯技術的確是新興科技。去年年底中國科學家採用基因編輯來處理人類胚胎,養出對部分愛滋病具免疫力的嬰兒。消息一出,全球為之震驚,紛紛譴責,廣東省調查組認定為犯罪行為,中央因此於六月公佈人類遺傳資源的管理條例來加以約束。

農業部門比較幸運,不但已有產品問世,美日等國還認定基因編輯技術產品不屬於基因改造產品,不適用基改產品的管理辦法。

基改企業與學者還不斷指出,過去的基因轉殖的確比較不精準,無法控制轉殖在DNA上的位置,會有意料外的後果,但基因編輯「很精準」,就像用剪刀一樣,能在DNA特定的位置加以處理。(他們五年前還一直批評傳統育種不精準,強調基因轉殖很精準,沒有健康風險,一有新技術,就忘掉之前講的話了)

對此,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基因表現與治療組(GETG)」主持人,Dr. Michael Antoniou在文章中指出,「在醫學研究社群內,大家都認為基因編輯技術就是基因改造技術,技術過程與產品都會有風險,需要進行嚴格的管控,但是農業部門卻要求不要管控基因編輯」。

Dr. Antoniou的研究過去做過基因轉殖,現在也做基因編輯,因此對這兩種技術都很內行。他為文呼籲歐盟不要鬆綁基因編輯的管理。

與美、日等國不同,歐盟對於基因編輯採取較為謹慎的態度。雖然基改學者與企業不斷透過各種管道進行遊說,但是去年725日歐洲法院仍根據歐盟法律對於基因改造生物的定義,判決基因編輯產品仍屬於基因改造。

基改陣營對此深表不滿,他們的對策是要釜底抽薪,希望透過歐盟執委會的重新選舉,由新的執委會修改法律,重新定義基因改造生物這個名詞,企圖讓基因編輯脫鉤,那就可以不受基改法規的控制了。

不過Dr. Antoniou一針見血地指出,關鍵不在定義,而在於基因編輯技術仍然很不完美,因為研究論文顯示,基因編輯還是產生許多意料外的後果,不但是編輯目標以外的地方,就連編輯目標也會出現意外。

他指出,剪刀剪一下DNA,或許剪到正確的地方,但是剪了以後細胞會自行修復DNA,這個自行修復我們仍然無法控制,許多意料外的情況就在此時發生。

Dr. Antoniou建議歐盟採取「中道」的立場,不需要禁止基因編輯,但也不要放鬆對基因編輯的管理。加以管理不但有科學根據,也是把民眾與環境的健康擺在產業利益的前面。Source

Dr. Michael Antoniou2003年就參與英國政府基改科學審查委員會。他與Dr John Fagan合作,在2012年發表《GMO Myths and Truths基改迷思與真相》網路版,並2014年再版第三版於2018以紙本問世,內容加入基因編輯。

作了三十多年的遺傳工程,Dr. Antoniou的演講功力也相當精采,可以用淺顯的語言介紹基因編輯

其他影片:1. The Lies Behind GMO Foods ;2. Health risks from GMO foods and glyphosate based herbicides;3. Sources & Mechanisms of health risks - GMO foods & glyphosate;4. Dr Seralini's Report on toxicity of GMOs and Roundup 

  • 美國基改小麥的污染有兩類   19-07-14.3

美國農地今年再度出現違法基改小麥種子,美國農部表示,迄今這類基改種子有兩個品系,MON71300MON71800。根據ISAAA的資料庫,目前只有MON718002004獲得食用許可,不過卻沒有得到種植許可。MON71300則全未獲准。

2013年開始,美國本土舊出現過好幾次的違法基改小麥種子在田間長出的事件,但迄今,其來由官方都說找不到。Source

  • 夏威夷的基改玉米大幅萎縮   19-07-07.1

根據美國農部的統計數字,在2011/12年度,夏威夷基改玉米種子生產面積為2,796公頃,產值2.5億美元。而2018/2019年度面積只剩1,024公頃,產值1.06億美元,萎縮了一大半。

論者認為可能是民間的力量,加上法律訴訟,帶動州立法,迫使基改企業決定部分離開夏威夷。

基改面積的減半,絕對有助於夏威夷承受的農藥量,特別是除草劑。

此外,透過立法,夏威夷州也於去年禁用殺蟲劑陶斯松,學校外圍設置環衝區,區內不准使用任何限用農藥。教育局最近也通令所有公立學校禁用除草劑。Source

007探員的貢獻不知有多少?

  • 種基改大豆危害亞馬遜森林   19-07-07.2

亞馬遜森林素有地球之肺的美譽,但巴西總統Jair Messias Bolsonaro (雅伊爾·梅西亞斯·波索納洛)在今年上任後,亞馬遜森林再度陷入大危機,五月時以每分鐘消失ㄧ座足球場(1公頃)的速度,砍伐改種基改大豆。

巴西在1998年核准種基改作物,但爭議不斷,政府隨即下禁種令,但由阿根廷走私黑市基改豆種子,農民偷種之下,政府於2003年暫時取消禁令,到了2004年,亞馬遜森林已砍伐了270萬公頃改種基改豆。不過巴西政府一直努力阻擋,因此到了20187月,亞馬遜森林的基改大豆種植面積只剩下不到80萬公頃。

然而波索納洛政權為了拼經濟,置森林保護於不顧,反而鼓勵砍伐森林成農地。一位國安顧問表示,不能接受亞馬遜森林乃世界遺產的說法,亞馬遜森林為巴西所有,其管理需要以巴西利益為目的。

但國際上關注亞馬遜森林的力道依然不斷,挪威仍撥鉅款以高解析度的人造衛星來監控森林。Source

  • 種基改巴西大豆田有新害蟲   19-07-07.3

巴西廣種殺蟲基改大豆,含有Bt毒素可以殺死鱗翅目的大豆夜蛾(Anticarsia gemmatalis)、大豆尺蠖(Chrysodeixis includes)等害蟲。

不過主要的害蟲控制了,現在卻發現新的大豆害蟲,Bt毒素殺不死的新害蟲疆夜蛾(Peridroma saucia),這種新害蟲還是鱗翅目的。真是山中無老虎……Source

按,我國中海拔山區也有疆夜蛾,據說不常見。

******************

2019(上) 2018(下)  2018(上)  2017(下)  2017(上)  2016(下)  2016(上)  2015(下) 2015(上)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