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小孩漫畫    2004基改講座    2005基改環境風險座談    2005基改食品安全座談  GMO面面觀網站  2011基改論 壇
2009基改演講台語版   殺戮農場--餵養企業化農場的戰爭     基因改造作物 台語十二講  (YouTube)  
除草劑嘉磷塞的健康風險           法國Séralini事件詳錄

  搞非GMO 基改解密   GMO FILE   訊息日日新精選 

    參考資料書包

  (2018-06-05) 台灣基改大事記

訊息日日新 2018

  • 終結者基改化身滅種者基因   18-11-17.1

「終結者基因」改頭換面,化身「滅種者基因」(From Terminator to Exterminator)

­二十多年來孟山都左手賣基改種子,右手賣嘉磷塞除草劑,真是賺翻了。一開始的時候他們賣基改大豆種子,透過美國專利法,讓農民每年都需要買種子,不可以自己留種。公司經常派人到田間取樣監測,更設免費電話,鼓勵農家「密報」有自留種子的鄰居。被「抓到」的農家都會被孟山都告到法院。

不過南美國家的專利法大多不保護作物種子,因此孟山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農家種。對此,孟山都研發帶有終結者基因的基改種子,農民買種子播下去,發芽、開花、結種子一切正常,但是種子可以吃,去沒有生命力,無法用來播種,因此只好乖乖地年年都要向孟山都買種子。

這樣的「終結者基因」是基改公司謀財的工具,對農業、農夫與消費者都沒有好處,因此技術曝光後,馬上引起全球喧然大波,公民團體紛紛出面抵制。

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193個簽約國一致同意,於2000年宣告禁令,各國不得販賣終結者種子。雖然美國並非簽約國,但孟山都還是屈服於世界輿論而宣布不做商業生產。

十八年後,今天起到29日,生物多樣性公約在埃及舉行大會,預計會中將有不少團體與國家代表討論基因偏向技術(gene drive,基因驅動)

基因偏向技術是基因編輯技術的特定應用,透過此遺傳工程,可以讓生物族群透過繁殖的過程,改變族群的特性,極端者讓族群趨向滅種。相對於二十年前開始的GMO(基因改造生物),基因偏向技術做出來的可稱為GDO (基因偏向生物)

目前基改企業先以基因偏向可以消滅瘧蚊為號召,希望博得世人的認同。但學術界與民間組織對於基因偏向技術的潛在風險相當介意,認為基改企業最終目的在於進一步掌控農業與食物,甚至於擔心成為生物恐怖份子的武器。

相對於GMO的「終結者基因」,ETC Group GDO稱為「滅種者基因」,已經號召全球許多民間團體反對,並希望透過生物多樣性公約,禁止GDO的研發利用。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風險爭論有不一樣觀點   18-11-17.2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針對網傳基改大豆的訊息,於2018-10-20刊載事實查核報告。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199

該中心1029日收到作物永續發展協會(CLI)來函,提出該會對於基改食品安全問題的意見。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251

查核中心於2018-11-14來函要求我(Kuo)針對該協會的意見予以回答。2018-11-15立即覆函。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252

因為內文稍長,這裡只做最簡短的陳述,全文請看前三則超連接。

***************************

 ()

 (CLI) 歐盟執委會支持的兩篇論文指出,大鼠吃基改玉米無不良反應。

(Kuo) 兩篇論文無法否決認為基改可能有害的試驗結果,基改食品是否安全仍應質疑。

()

 (CLI) 百位諾貝爾獎得主贊同基改技術。

(Kuo) 這些大學者的連署是被基改企業誤導,基改黃金米可以救貧童、基改作物可以解決飢餓問題等說法都是基改企業經不起考驗的宣傳。

()

 (CLI) Séralini et al.論文被撤銷。

(Kuo) 這個撤銷的決定並不符合學術出版倫理,而是孟山都背後運作的結果。

  • 美國要求各國接受基改新法   18-11-17.3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表示,會持續透過大使館,讓各國政府接納基因編輯等技術。

阿根廷、巴西、哥倫比亞、多明尼加、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巴拉圭、烏拉圭、約旦、澳洲、越南、加拿大、美國等13國已在WTO生物科技委員會會議中簽署一項聲明,用來支持基因改造食物。 Source

  • 併吞基改孟山都拜耳再吃苦   18-11-17.4

今年六月拜耳公司以600億美元買下孟山都,順利拿下孟山都基改與非基改種子部門,但是也負起孟山都嘉磷塞除草劑的龐大官司案件。

八月時美國法院判孟山都培2.89億美元給一位罹癌校工,雖然後來法官削減成0.78億美元,但類似的官司還有八千多件等著拜耳。

現在拜耳再嘗苦果,本月初歐洲專利局也撤銷了孟山都的一項青花菜專利,該專利由孟山都子公司聖尼斯種子公司(Seminis)取得。

目前青花菜大多以雜交一代品種出售,我國種子公司也推出不少品種,美國當然也不例外,聖尼斯是全球最大的蔬菜種子公司,業績相當好,當然不會放過青花菜。

不過在美國青花菜有個缺點,一般雜交品種因為青花菜的梗較短,無法百分百機械採收,也因為容易被葉片遮住,遮住處無法那麼翠綠。

聖尼斯在2013年取得的EP1597965專利,主要是青花菜的梗超長,沒有前述兩個缺點。這個新的雜交一代品種是透過傳統雜交育種取得的,由於這創新的特性,在美國拿到專利沒問題。但是拿到歐洲專利7卻讓歐洲民間團體相當氣憤,因為歐洲專利法跟我國一樣,規定動植物不得授予專利。

不過歐洲在1998年通過「生物技術指令(Biotech Directive (98/44/EC)」,開一扇門讓動植物基因改造的研發成果可可以用專利來保護。一開始,的確只有基改方面的研發成果授予專利,不過後來歐洲專利局逐漸放鬆,連傳統育種的成果也逐漸授予專利,因此歐洲人民組了「No Patents On Seeds」組織來抗爭。

總算歐洲專利局在去年採用新的專利審查準則,因此根據新準則,撤銷EP1597965專利。沒有專利,其他公司就可以透過育種,推出長梗新品種。 

然而兩大啤酒公司CarlsbergHeineken所擁有的傳統大麥專利卻沒被撤銷,因此民團將繼續抗爭。Source

按,我國於2011年差一點就修法允許授予動植物新品種專利。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用嘉磷塞官司後續消息   18-11-04.1

美國大量種基改作物,嘉磷塞使用量大幅增加。世衛組織國際癌症研究屬於2015年宣告,嘉磷塞很可能認人類得癌。

美國一位校工所用的嘉磷塞除草劑沒有標示可能致癌,導致他得癌症,因此告上孟山都。法院判孟山都公司罰以天價2.89億美元給校工,其中2.50億是懲罰性賠償金,0.39億是補償性賠償金。

孟山都上訴,舊金山高等法院的法官維持孟山都敗訴的判決,但法官表示懲罰性與補償性賠償金應該相等,因此只罰孟山都0.78億美金。

校工的律師團準備再告,但校工表示他已時日無多,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完成官司,因此接受新的判決。雖然如此,在美國還有八千多個類似的官司等候孟山都。Source

  • 基改與嘉磷塞對無刺蜂有害   18-11-04.2

科學研究指出,巴西無刺蜂 Melipona quadrifasciata 的幼蟲只要接觸到嘉磷塞,幾天內就會死掉。殺蟲基改毒蛋白Cry2AaCry1F的毒性較弱,但是也會延遲幼蟲發育。

巴西是第二大基改作物生產國,僅次於美國。目前全球基改作物有87.8%可以忍受除草劑,53.5%含有各類殺蟲毒蛋白。Source

  • 研發耐鹽水稻傳統勝過基改   18-11-04.3

氣溫上升,近海農田的鹽分逐漸會升高,到時候糧食生產怎麼辦?印度基改專家說,傳統育種速太慢,趕不上迫切的需要,因此他們研究將紅樹(水筆仔這類植物)耐鹽基因轉殖到水稻。問題是耐鹽性基因相當複雜,因此轉殖相當困難,一直沒有成果。

其實許多國家都在留意耐鹽水稻品種,中國的陳日勝於1986年在廣東省湛江市的海邊蘆葦叢裡發現了一株耐鹽但產量低的水稻,取得種子,並且選出海稻86’品種。   

中國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2016年參與成立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用傳統育種技術發展耐鹽新品種,明年可做出高產的品種,預計於2020年上市。根據中國報紙,在這之前袁隆平團隊已經將海稻種在杜拜的沙漠,產量略高於世界平均。Source 1     Source 2

  • 歐洲監察使要調查基改審核   18-10-28.1

歐洲監察使(European Ombudsman)確認將調查2015年三件基改黃豆的核准進口案。孟山都的MON 87769MON 87705以及杜邦的305423這些黃豆採用基改技術改變其脂肪酸成分,案件由英國GeneWatch與德國Testbiotech當年提出。但執委會拒絕重新審視,Testbiotech法院提出控訴成功後,才於今年展開。(按,我國核准305423的進口)

但今年七月GeneWatchTestbiotech再向監察使訴願,認為執委會的作為對於人類與環境健康的維護仍然不足。特別是:1. 對於改變營養狀態的基改產品,缺法如何評估風險的準則;2. 沒有對油份改變作健康風險評估;3. 沒有對兒童等較易受害的族群加以關照。Source

  • 基改馬鈴薯風險風波有後續   18-10-28.2

基改馬鈴薯InnateWhite Russet等的育成者,Caius Rommens博士出版《潘朵拉的馬鈴薯:最糟糕的基改作物》以及接受訪問之後,果然他的東家,J.R. Simplot公司發表一份文宣來反擊。

不過該文宣只是用Rommens過去發表一篇研究論文,內容有些差錯而主動撤銷的這瑕疵來大作文章,對於Rommens所提出的,該等馬鈴薯科學上的可能風險,都沒有好好地澄清。

對此Rommens表示,他的文章所犯的錯誤指示一個DNA片段中序列上不對,這對基改馬鈴薯的得到專利並沒影任何影響。公司卻放大企圖將他污名化。

Rommens的書中提到基改馬鈴薯會產生一些毒素。公司的回應是說關於毒素已經有檢測,必沒有問題。但Rommens表示,公司應該知道書中所謂的毒素,根本不是公司所檢測的那幾種,書中所提的毒素,如aminoadipate, chaconine-malonyl, tyramine等,公司根本沒做。

他說,根本沒有批評公司,他只批評一個人,那就是他自己。他說他本人的錯誤是研發時並沒能預見其風險。Source

  • 德國大公司要推非基因飼料   18-10-28.3

德國倉儲式超市Kaufland提供非基改標示包裝食品已經超過700件,件數還會盡速增加。現在該公司宣告,將推出非基改飼料養出的碎牛肉、牛肉漢堡,來推動肉品的新標準。Source

  • 食農運動領袖反對基因偏向   18-10-21.1

基因改造生物(GMO, 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還是日正當中,現在又有了新名詞,基因偏向生物(GDO, Gene Drive Organism)。不過話說回來,應該是說基因改造涵蓋基因轉殖(gene transformation,轉基因)、基因編輯(gene editing)、與基因偏向(gene drive)三大技術。

最近全球超過200個食農運動領袖與團體(如農民之路),簽署一封宣告書,指出釋放基因偏向生物,可能危及生物系統,其釋放可能會改變生態系統與食物鏈,降低生物多樣性,反而可能傷及有益生物。宣告書呼籲全球對基因偏向下禁令,其能杜絕後遺症。按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在下個月會開會討論管控基因偏向技術的方法,其中之ㄧ就可能是加以禁止。(這不是沒有先例,在2000年該公約會員國開會時,就決定全球禁止販賣帶有終結者基因的基改種子)

基因偏向技術能夠透過生殖,把特定性狀迅速地擴散到族群中。這是因為生物體中原本就存在有某類基因,在繁殖的過程中此等基因會有較多的比例出現在後代中,經過幾代後會造成整個族群偏向該等特性。基因偏離就是利用這樣的系統,培養出基改生物,然後野放,希望改變某生物的族群。

ETC Group剛出版報告《Forcing the Farm: How Gene Drive Organisms Could Entrench Industrial Agriculture and Threaten Food Sovereignty》,提到基改公司目前只吹捧基因偏向技術可以消滅老鼠、瘧蚊等大家痛恨的生物,其食她們擁有這項技術的專利,目標就是要在農業領悅大賺其錢。報告列舉了各種應用方向,包括消滅果蠅與蚜蟲等害蟲、讓超級雜草族群變得容易被除草劑殺死等。這些方向或許農人會喜歡,但我們更應該小心其後遺症。
(
按,連支持基因改造科技的美國科學院都認為基因偏向生物的釋放
http://www5要非常小心。)  Source

以下是關於基因偏向的若干介紹:

1.          基改果實蠅是用新的「基因偏向」技術做出來的(2015-08-07)

2.          原子彈早已過去,「基因彈」何時丟下(2016-06-11)

3.          被指為"基因彈" "基因偏向gene drive" (2016-07-11)

4.          拿良心來作保育:保育不允許基因偏向(2016-09-02)

5.          比爾蓋茲涉嫌操控國際公約活動(2017-12-05)

6.          巴西人民反基因偏向科技(2018-02-24)

7.          基改企業的反撲(2018-07-07)

  • 基因編輯是否基改澳洲謹慎   18-10-21.2

關於「基因編輯」產品是否比照基因改造產品,需要審核通過才能上市,上市後要予以標示,美國政府認為不需要,歐盟認為需要。現在澳洲的州與聯邦政府部長會議表示,需要進一步考慮基因編輯技術潛在的風險,才能進一步決定。

在會議中,基因技術管制辦公室(OGTR)、紐澳食品標準局(FSANZ)原本的建議是與美國相同,不視為基因改造。

論者對部長會議的進展表示滿意,認為該兩個機構只聽部分基改研發者的意見,無視於許多科學報告指出的,基因編輯會產生不少意料外後果,根本不如研發者說的很精準。Source

  • 香蕉不需要基因編輯的拯救   18-10-21.3

基因科技企業在這二十年透過各種管道,一直重複灌輸錯誤的訊息,而且樂此不疲。其中一個是「黃金米可以拯救貧國兒童」,還騙到200個諾貝爾得獎主的背書。

另一個是「香蕉黃葉病是香蕉的末日,只有基改才能拯救」。不過這句話唸了近20年,基改並沒有發揮功效,但香蕉產業也沒陣亡。只是他們不反省基改的缺點,卻怪罪給反基改的人。

現在美國《連線》雜誌(Wired)又來吹噓了,只不過換個技術,用「基因編輯」來取代過去的「基因轉殖」。

其實香蕉黃葉病的問題已被我國香蕉研究所克服了,透國傳統育種,現在已久了抗病品種,而且還準備把種苗外銷賺錢

專家指出,香蕉黃葉病的蔓延,主因有二,一個是大面積單一品種的種植,讓黃葉病病菌(Fusarium oxysporum cubense)容易蔓延;另一個是施用嘉磷塞除草劑,而嘉磷塞可能促進該真菌的生長。從耕作方法改善,根本不需要基因編輯。Source

  • 基改馬鈴薯研發者的懺悔錄   18-10-15.1

前天出版的基改新書《潘朵拉的馬鈴薯:最糟糕的基改作物》將會轟動,因為這根本是一本基改研發者的「懺悔錄」。

作者Caius Rommens研發基改作物26年,先是在孟山都,後來跳巢到馬鈴薯種苗公司J.R. Simplot當主管。他領導50位科學家在研發基改馬鈴薯,不過後來產生懷疑,現在已經離職。

Simplot近年來以推出基改馬鈴薯聞名,其中一個目前仍在我國的審核當中

以下摘錄若干他的訪問稿。

1.          我過去認為本人對於馬鈴薯的理論知識足以改良馬鈴薯,這個錯很大。

2.          我任職Simplot的時候確信基改馬鈴薯是完美的,就好像父母相信孩子是完美的。現在知道那樣的認知有偏差,所有的遺傳工程都有偏差。公司要求成功的壓力很高,我們評估基改作物只是為了確保其安全性過關,而非質疑其安全性。

3.          我們都被洗腦,也自我洗腦,相信生命的秘密(DNA)是固定的,可以在實驗室加以改變,改變一個基因只會產生一個作用。錯了,我們對DNA的了解還很有限,所瞭解的百分比與一般美國人沒差多少。

4.          我們只注意短期的好處,不管長期的缺失,就好像過去的DDT、橙劑一樣。

5.          我過去特意忽視基改馬鈴薯其實比較不健康,常長得畸形、矮小、更容易死掉等。

6.          我的基改馬鈴薯標榜比較不會磨擦變褐色。我現在才知錯了。原來這個基改馬鈴薯還是會磨擦破皮,只不過導致褐化的基因被關掉,所以看不斯出來破皮。可是褐化的物質其實有保護作用,沒有褐化,基改馬鈴薯反而會產生其他毒素。.

7.          基改馬鈴薯烤炸後會產生比較少的丙烯醯胺,問題是炸薯條會致癌嗎?

8.          基改廠商申請免管制所提的數據都沒什麼意義,都沒有去處理意料外的影響。政府審查只用他們提供的數據,這是有利益衝突的,應該交由獨立科學家組團隊來做實驗,特別探討意料外的風險。Source

  • 基改馬鈴薯研發者說有風險   18-10-15.2

RNA干擾素替J.R. Simplot公司創造基改馬鈴薯的Caius Rommens出版專書,認為他的基改馬鈴薯有意料外的風險。

他接受GMWatch的採訪,進一步說明這些基改馬鈴薯的若干建康風險。

首先,比起原來的,基改馬鈴薯的amino-atipate含量高出5倍,這比基改玉米LY038者還要高。玉米的離胺酸含量低,因此孟山都在荷蘭一家分公司Renessen LLC研發LY038基改玉米,提高離胺酸含量,也就是提高其飼料品質。可後來被發現LY038含有較多的amino-atipate,此化合物具神經毒性。經過烹煮、加工後,amino-atipate也會轉化成高度醣氧化終產物advanced glycoxidation end products (AGEs),這類化合物會引發糖尿病、阿茲海默症、癌症等。可能由於歐盟要求更多的風險評估,因此孟山都在2009年撤銷申請。基改馬鈴薯的amino-atipate含量比LY038基改玉米還高,因此市具有可能風險的。

第二,普通馬鈴薯磨破皮後會產生少見的胺基酸tyramine。由於破處會呈黑褐色,加工時切掉,順便去掉tyramine。基改馬鈴薯不會褐化,因此反而會讓人吃到tyramine。一般人可能較沒關係,但吃了單胺氧化酶抑制劑(MAOIs)類抗憂鬱症藥物者無法代謝tyramineTyramine累積在體內可能引發高血壓。

第三,基改馬鈴薯含有更高的chaconine-malonyl,此物的健康風險未知,但與配醣生物鹼有關,有要留意其健康風險。

第四,基改馬鈴薯在受到微生物感染後,較無法表現症狀,因此人較容易誤食而產生過敏或吞下毒素。Source

  • 基因編輯衝擊美非基改市塲   18-10-15.3

在美國基因編輯食品恐將衝擊非基改市塲。

法國生物製藥公司Cellectis旗下的美國Calyxt公司這幾年用基因編輯技術開發各類經過遺傳工程改造過的農作物,企圖打入食品市塲,以別於過去用基因轉殖技術創造出來的飼料用黃豆、玉米。

現在Calyxt公司用基因編輯技術(TALEN)所開發的黃豆FAD3KOFAD2KO等,號稱高油酸成分,已經與美國American Natural Processors公司欠下合約,要供應FAD這類的黃豆做為加工食品用。這家ANP公司可是以提供非基改、有機食用或飼料聞名的加工廠。

遺傳工程公司與研究者都認為基因編輯技術沒有轉殖外來基因,因此不是基因改造技術,其產品不需管制。美國農部也接受這樣的看法,因此母公司Cellectis與美國農部接洽,詢問FAD這類的黃豆需不需要管制時,美國農部的回答是不需要,不算基改產品。這樣的話,ANP公司用FAD這類的黃豆來加工,也可以稱為非基改產品了?這就是ANP敢與Calyxt簽約的基礎吧。

根據農部在2015年給Cellectis的回覆函,雖然認為不須予以管制,但仍須得到食藥署與環保署的認可()。不過,根據這兩個署過去的作為,應該也會同意吧?

其實,有很多證據指出,基因編輯產品仍可能產生預料外後果,因此仍應視為基因改造。見:Source

  • 新報告指出基改編輯有風險   18-09-29.1

歐洲議會裁定,基因編輯所得到的生物,仍需視為基因改造生物,其上市需要依照規定審查上市後也需標示。這樣的裁示是有科學根據的。

地球之友會(Friends of the earth)出版報告,蒐集不少新的研究論文,指出基因編輯並沒有所說的那麼精準,還是會出現意料外的錯誤,可能有害於健康與環境,因此能否上市,當然需要審核。

基因編輯所產生的抗除草劑基改作物,會增加除草劑的用量,也相當不妥。

基因驅動(基因偏向)技術會讓特定族群的遺傳組成偏向到某的方向,同樣的具有各種風險。

該報告建議採取預警原則來看待基因編輯產品,其審核需要有獨立的研究(而非只有廠商提供),進行健康與環境影響評估。其上市也需採用可追溯機制來進行標示。 Source

  • 巴西檢察官要禁三基改玉米   18-09-29.2

巴西聯邦公共部檢察官於820日提出公共民事訴訟,要求暫停三種基改玉米的商業化上市。理由之ㄧ是其審核「直接違反預警原則,置環境與人體健康於嚴重風險之下」。

這三種包括孟山都的MON87411MON87460,以及先正達的3272。美國、加拿大、巴西等國都已經核准這三種基改玉米可以種植,以及作為食用、飼用。我國也全都核准作為食用,但在歐盟都未通過審核(文章對此有所出入)

巴西是在2016年由國家生物安全技術委員會(CTNBio)審核通過的,但委員會的成員Dr. Karen Friedrich就認為不妥。以MON87460為例,送審資料中就指出其成分與非基改者以所不同,而其安全性的資料太少,欠缺致畸性、免疫與組織學等方面的數據,也沒有28天及90天的毒理學比較。

除了前述健康風險數據的不足,檢察官也認為該等數據乃是基改公司所提供,而且文獻引用不足。安全評估並沒有考慮到巴西的生物群落,也未能證實基改品項產量有比較高。

此外,檢察官也認為需要依照生物安全議定書來規範基改生物活體,議定書要求確保基改生物能夠安全地運輸及使用。巴西是該議定書的簽約國,但美國則否,因此不應由美國進口基改活種子。 Source

  • 科學不是基改公司說的才算   18-09-29.3

「科學」兩字,誰說的算?

前一陣子歐洲法院宣告基因編輯仍屬於基因改造,其上市仍需視同基改產品加以處理,上市前須經審核通過,上市後需標示。

最近ACSH (American Council on Science and Health,美國科學與健康理事會)網站登出一篇文章,標題是「EU's War on Biotechnology: Science Strikes Back」。這篇文章就在指責歐盟的宣告,內文大力評擊這樣的宣告,並且引述三位科學家所寫的評論文章。這是ACSH標題說「科學反擊(歐盟)」的依據。

問題是,已有不少科學研究論文指出,雖然基因編輯針對特定基因加以處理,但是其結果仍出現不少意料外的改變。這些意料外的改變是否有不好的後遺症,沒有經果測試審核,怎麼可以肯定會或者不會呢?在這個情況下,歐洲法院採取「預警原則」,視為基改,哪有不妥呢?這不就是基於科學的謹慎態度嗎?

美國ACSH (American Council on Science and Health)是企業界贊助為主的民間團體,其中還包括併購孟山都的拜耳公司。ACSH站在企業的立塲,指責歐洲法院「不科學」,根本是漠視歐洲法院乃是根據科學論文來作裁決的事實。我們要問,「科學」是企業以及其同路人說的才算嗎? 質疑的人就是反科學嗎? 這未免太目中無人了吧。所以ACSH立塲頗受懷疑,不是沒有理由的。Source

  • 加拿大基改鮭魚上市沒標示   18-09-16.1

到加拿大吃生魚片要小心點。今年基改鮭魚在加拿大迄今已經賣出4.5噸,雖然多數加拿大人認為應該標示,但政府仍執意不規定標示。這些基改鮭還賣給餐館作為生魚片。

基改鮭含有三種魚的賀爾蒙基因,因此該等鮭魚肉含有超高的魚類生長素,生長速度相當快,正常的要養27個月才能出售,基改鮭只要18個月。Source 1   基改鮭魚 風波不斷

  • 中國基改豆不種改種阿根廷   18-09-16.2

中美兩國貿發貿易戰,基改大豆儼然而為武器之一。為了抵制美國基改豆,中國已向阿根廷申請核准基改大豆轉殖項,審查可望於年底揭曉。批評者認為中國研發基改大豆,不肯在本國生產,卻很費力氣地到南美洲生產,是企圖得到便宜糧食,卻把風險留在生產國。該基改大豆是中國大北農集團所研發,可以同時忍受兩種除草劑,嘉磷塞與固殺草。Source 1   Source 2

  • 中國基改玉米違法再添一樁   18-09-16.3

中國允許研發基改玉米,卻仍不敢核准生產。但七月時爆發山東登海種子公司在新疆、陝西違法生產基改玉米種子  

九月初又發現金慶種子公司對基改玉米在甘肅非法進行採種近萬畝,張掖市發基種子公司在2016年、2017年連續兩年生產基改玉米種子共9400餘畝,這是迄今公所知規模最大的違法採種基改玉米。張掖市是玉米採種重鎮,供應全國一半的玉米種子量。Source

  • 替基改企業粉飾有新書出爐   18-09-02.1

當科學碰到商業:談《科學的種子》這本書。

今年六月Mark Lynas出版了《科學的種子》,從書的副標看得出,他認為反對基改的人都錯了,反對者都不科學:《Seeds of Science: How we got it wrong on GMOs》。

「科學」這兩個字被綁架很久了。

產品問世,企業界與企業界的同路人只會說產品的好處,卻不管產品的缺點或者所帶來的後遺症。當反對的聲浪興起,他們常會用反科學、無知、愚蠢等字眼來譴責,用來捍衛其利益。

這樣的譴責由Mark Lynas來說、來寫,顯得更有威力,因為這位支持核能、支持基改的大將本來是綠色和平組織的人,還參與過反基改的行動。後來雖退出綠色和平,卻藉原來的身分,回過頭來打擊批評基改的組織與人。

怪不得基改企業把他看作寶。

很多媒體、文章盛讚這本書,但是美國知情權組織US Right To Know (USRTK)登刊文章,指出Mark Lynas所寫的新書恰好是不科學、反科學。Source

近代科技的爭端,正反兩面各據其詞,各有憑據,這乃是常事。不過雙方也會有超乎常理之語出現,藉由網路亂竄。以基改食品來說,美國用基改食品要讓中國人滅種這樣的講法,在中國就相當流行;我國經常也可看到謠傳,說牛蕃茄、彩色玉米都是基改的。

只要聽到消費者說「我不吃基因食品」,若干基改學者常會加以嘲笑,因為傳統食品也大多含有DNA的成分,顯然那些「老百姓」不懂得基因與基改(基因改造)的區別,因此其反對吃基改食品根本是理盲(大意如此)。不過,就算懂科學的農學、食品科學學者專家,偶而會聽到他們講出「基因食品」,顯然,這些懂得的人把「基因改造」簡化成「基因」兩字,而不是一般慣用的「基改」。

話說回來,「不科學」的傳言是既存的事實,但是有讀過理則學(邏輯學)的人都應該知道,在反對基改、農藥、核能的那一邊,若有人說出不科學的話,不表示所有反對者都是不科學的,都是無理取鬧的。《科學的種子》剛好就犯了這個邏輯上的謬誤,他舉的例子或許有些是真的,但是那不足以表示說基改有風險的人是不科學的。

就基改、農藥議題而言,經常有科學論文指出這些科技產品已造成一些不好的後果,或者這類產品可能有風險。在網路發達的今天,只要下一點點功夫,都可以找得到相關證據。Mark Lynas的書居然還在講「科學家的共識是基改產品無風險」這樣無知的話,置那麼多的研究報告於無顧,寫書的出發點昭然若揭,Stacy Malkan文章的標題就很清楚地點出來:Mark Lynas促銷農化企業的商業要務。

從牛頓以降,拉瓦節()、達爾文、法拉第、愛迪生、愛因斯坦等許多巨人開拓人類的視野,也創造出新的文明,讓「科學」這個名詞登上眾人認知上的最高峰。然而近幾十年來,商業利益的入侵,科學早已產生質變。透過商業宣傳、以及科學家、政客的體制收買,假科學逐漸左右世人的認知,一直到後來證據慢慢出爐,真相才紙包不住火地暴露出來。煙草、糖的危害健康,只不過是先後的兩個例證。

基改孟山都左手賣嘉磷塞,右手賣抗嘉磷塞基改種子,獲得極大的利潤。但是原本宣傳完全無害的嘉磷塞逐漸被研究出其健康風險,這個月初基改孟山都才被法官判賠近3億美元給一位經常使用嘉磷塞的罹癌校工。

孟山都所以輸了官司,與USRTK有很大的關係。

由於USRTK的努力,藉官司之便,透過資訊公開法得到許多密件,孟山都各種變造科學、妨礙科學、腐敗學者與官員的證據一一見光。光是把其不當行為證據的10%在法庭上揭露出來,就足以讓12位陪審團人員無異議地判定孟山都該賠。

當某人用「科學」來捍衛某產品時,千萬要懂得懷疑,因為背後有利益時,什麼事都可能做出來。

  • 鬼捉刀基改孟山都官司失利   18-08-26.1

孟山都諸多惡行在法院曝光,這次被罰3億美元只是剛好而已。

長期研究孟山都惡行的記者Carey Gillam前天寫了一篇報導,揭穿了孟山都一件「鬼捉刀ghostwriting」的事跡。

孟山都所以被告失利,是因為2015年世衛組織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寫報告,宣稱除草劑嘉磷塞對動物會致癌,對人類很可能致癌。有些人說,很可能致癌不等於會致癌,但人類又不能像老鼠那樣,可以餵嘉磷塞做試驗,當然很難證明會致癌。若干相關性研究的結果,其實就能得到可能致癌的結論。

孟山都知道這份報告殺傷力很大,所以在IARC還沒宣告前,就已經部署好各種策略要打擊IARC的公信力。招數之一就是禮聘外界號稱「獨立」,與孟山都沒有關係的16位學者來撰稿,並且投稿發表於期刊Critical Reviews in Toxicology (CRT)。論文標題是"An Independent Review of the Carcinogenic Potential of Glyphosate",跟IARC一樣,也是綜合了各方的研究論文加以研判,研判的結果剛好與IARC的相反,認為嘉磷塞不太可能讓人類得癌。

該論文註明「本文在投稿到期刊前,沒有經過任何一位孟山都的人員或任何律師的審視」,用此來表示沒有利益衝突。

但是在被起底的龐大孟山都檔案中,就有証據清楚地揭發該騙局,因為投稿前,孟山都高級科學家William Heydens不但看過,而且還增刪、修改過。原告律師指出,被他修改的地方高達28處。

William Heydens在法院宣誓下的證言,就承認看過原稿,至於有沒有修改28觸他說,忘掉了。

難怪陪審團會認為IARC的可能致癌說有道理。

Carey Gillam接下來寫到,論文造假宣稱,是很嚴重的不良行為,期刊Critical Reviews in Toxicology理應給予撤銷該論文才對。

雖然國際機構,包括生物多樣性公約與其他三個組織都寫信,要該期刊處理這樁違反學術倫理的事件,但是經過一年多還沒有動靜。

奇怪了,有利於孟山都的文章,這麼明顯的罪狀下還這麼難以撤銷。對孟山都極端不利的Seralini論文,在期刊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來了一位孟山都人馬當副主編後,很快地就被以莫須有的理由給撤掉,後來才有其他期刊看不下去而予以重刊。 Source

壓制科學的其他孟山都檔案紀錄:  之一   之二

  • 歐洲無基改區開第九屆大會   18-08-26.2

第九屆歐洲無基改大會將於96-7日柏林舉行。主辦者是“Save Our Seeds”組織,德國黑森邦(法蘭克福所在)環境、氣候保護與農業局協辦。該局局長Dr. Beatrix Tappeser,剛好是歐盟64個地區政府無基改區聯網的會長。

本屆大會主要的議題是「基因編輯」。盛逢基因編輯技術的崛起、基改大公司的裁併、以及嘉磷塞的風波不斷,本此會議應該相當熱鬧。

七月25日歐洲法院判決基因編輯產品仍屬於基因改造之後,歐盟以及會員國政府在標示、追溯規定上會有如何的動作,很值得討論。基改飼料的進口以及其動物產品的標示問題也都會加以討論。 Source

歐洲在2007年時還有8個國家少量種植,現在只剩下西班牙以及葡萄牙還種一些基改玉米。我國雖然尚未核准種基改作物,但已有農家宣稱不種基改作物

  • 基改遲未標基改鮭公司虧錢   18-08-26.3

研發基改鮭魚的科技公司AquaBounty2018上半年淨賠520萬美元,原因之一可能是美國基改標示辦法遲遲未能上路。

該公司從1996年就開始研發體內含更多賀爾蒙,大幅提高生長速度的基改鮭魚,約在2009年成功。不過申請歷經6年,美國食藥署才核准上市。事關美國人的飲食,反對者又很多,冗長的審查期差點讓公司破產

雖然食藥署允許該公司在內陸印地安州的設施養殖基改鮭,但是由於基改標示尚未正式實施,因此依照進口警示,基改鮭卵仍然不能由加拿大進口,形同無法境內生產。

美國政府受到基改企業強烈的遊說,向來主張基改產品不需標示。後來地方政府開始立州法後,美國國會終於在20167月底立法強制標示,並要求農部於20187月開始實施。不過農部遲到今年五月才公佈若干張標示圖案讓大家提供意見。可是亮麗的色彩,還有往上翹的嘴型,一看就知道要吸引消費者買,而不是中立地告訴消費者那是基改產品。

雖然最近農部公開第二批圖案,笑臉不見了,但捨基改食品不用,還是要用生物工程食品,民間還是不滿意。由於7月底期限已過還沒定案,因此非營利組織Center for Food Safety81日就具狀告到法院,控訴政府蓄意拖延,置人民於不明狀況。

這幾年由於美國民意逐漸傾向不吃基改食物,政府又沒要求標示,導致「無基改驗證」的流行,變相提高消費者購買非基改食品的價格。

除了標示問題,AquaBounty解釋其虧本的原因還有內陸生產設施的成本,以及在加拿大研究基地的費用等。 Source

  • 基因編輯非基改日專家挨批   18-08-26.4

日本環境省組一個專家委員會,審查基因編輯的審核問題,只經過兩次開會,就建議利用基因編輯技術關掉、或剪掉某基因,其所製成的生物不需要經過審核即可上市,但政府仍應建構全面性的資訊系統,這些基因編輯生物仍應向主關機關報備,納入該系統加以管理。封閉式室內生產的基因編輯菌種就不需報備。

民間團體對此建議大表不滿,認為就算沒有轉殖外來基因,基因編輯仍然屬於基因改造過的生物,仍然需要先經過審核。

日本消費者連盟的纐纈美千世秘書長表示,才開兩次會就下結論,怎麼可能就認定基因編輯式安全的,這議題不能只讓科學研究者討論,需要廣納各方面的專家參與辯論。

歐洲法院一位佐審官在今年一月表示其立塲,認為基因編輯不是基因改造,但也是引起多方批評,七月時歐洲法院已正式宣告基因編輯產品仍然屬於基因改造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官司還有後續   18-08-19.1

孟山都左手賣耐嘉磷塞除草劑的基改種子,右手賣嘉磷塞,還常年宣稱嘉磷塞對人無毒,結果在美國被判賠得癌校工原告近3億美元。現在斯里蘭卡也將跟進。

Rajarata大學的Channa Sudath Jayasumana教授表示,針對嘉磷塞類除草劑,已有農民組織、研究者、病患以及因而亡身的家屬正準備要將拜耳/孟山都,以及其他製造此類除草劑的藥商告上法院求償。研究指出嘉磷塞可能與該國北方農民未知原因的腎臟病(CKDu)有關。學者認為嘉磷塞施用後與土中離子結合,產生高毒性,農民使用地下水,因而讓農民致病。北斯里蘭卡約有400,000CKDu病例,20,000因而死亡Mahinda Rajapaksa因此宣布全國近用嘉磷塞。Source

按,除了斯里蘭卡,各類禁用或準備近用的國家/地區還有若干。比利時、百慕達、薩爾瓦多、以及中東六國的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巴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塔爾、阿曼等禁用。哥倫比亞於2015年禁用,後來放寬,只禁止空中噴施。荷蘭禁用於非農業區,法國將於3年後禁用。

  • 世界級反基改大將相繼來訪   18-08-19.2

這幾個月內四位國際反基改知名人士相繼來我國談生態有機農業。

Vandana Shiva於五月參加糧農倫理研討會。本週農田生態研討會,來了Hans HerrenAndré Leu 、與Tyrone Hayes。他們各從不同層面闡述基改作物的不對。

Prof. Tyrone Hayes 研究除草劑草脫淨(atrazine)的環境賀爾蒙作用,發現農田施用草脫淨導致雄蛙變性,不利族群的繁延,也會誘導鼠類發生前列腺癌,可能讓人類得到生殖性癌症。而賣除草劑可讓人類得癌症的公司,同時也賣抗癌藥物,而抗癌藥的作用機制恰好就與草脫淨的作用機制是相同酵素aromatase,只不過一個促進酵素活性,一個抑制。

除了在研究室他還挺身反農藥運動,成為被藥商迫害的對象。會後他表示,若除草劑總用量沒有減少,光是禁用嘉磷塞會增加草脫淨的用量,因此還是一樣。看起來,規有機生態農藥法是需的。

André LeuIFOAM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的前任主席,現任國際再生農業(Regeneration International)國際部主任,來我國好幾次了。他的報告首先呈現近年來低濃度農藥殘留妨礙兒童神經發育,導致各種症狀發生的許多科學研究,然後再提到農業生產並不需要農藥化肥。他舉出各國的相關實例,國內比較少見的是在果園中種攀藤性豆科植物,有興趣者可以找合適的豆類來試看看。他指出,生態農業是農業生產體系的重新設計,這當然是巨大工程,需要各部門共同努力。

André Leu今年三月出版新書《Poisoning Our Children: The Parent's Guide to the Myths of Safe Pesticides》,將許多農藥殘留妨礙兒童的科學文獻證據通俗化,對於為人父母的,會是很重要的書。希望國內出版社有興趣翻譯出版。

昨天Hans Herren說,2008年完成,2009年出版的IAASTD,到明年屆滿十年,會檢視十年來的進展。(另見)

不過他指出,通常政府比較不重視都是民間團體藉此報告要求政府做什麼的。昨天的演講,他指出,全球用在農業生態學的研究,佔農業研究不到1%,需要腦好提升。這呼應了我上週有機農業論壇上所建議的 

他從幾個面向來指出,「世界糧食不足,所以需要農藥化肥與基改種子來提高產量」這個講法根本錯誤,美國就是用這些東西大量產出糧食,然後低價賣給各國才導致各種顳生產發生問題的。誠然。

然而,消費者會買比降便宜的農產品,卻不知道便宜農產品背後有很高的社會、環境成本。因此他表示依定要從真正成品(True Cost)去克服。

他提到夫人Barbara Gemmill-Herren (FAO農業生態學專家)所參與的一篇報告:《TEEB for Agriculture & Food Interim Report》。TEEB (The Economics of Ecosystems and Biodiversity) 從經濟學層面來討論生態農業。指導該報告研究方向的正是《看守世界》主持人Danielle NierenbergNierenberg主持出版的2011世界現況〈滋養地球的創新方法〉中文版

見另一篇TRUE COST ECONOMY的報告

 Shiva來台的一些報導: 

  • 嘉磷塞官司基改孟山都慘賠   18-08-12.1

一天來報導最多的國際新聞大概是孟山都判案。孟山都判例上,雙方攻防戰的精采一頁,值得公共衛生、毒物學專家以及律師們參考。

孟山都旗鑑產品,除草劑Roundup被世衛組織認定很可能讓人類致癌。但是這個草藥在販賣時從來沒有警告,反而宣稱對人類無害。

學校草皮管理員Dewayne Johnson因患上非何杰金氏淋巴瘤,認為是長期使用嘉磷塞除草劑(品牌Roundup)所致,因此告製造商孟山都未能事先警告。

經過一番審理,美國加州高等法院判孟山都應賠患者近3億美元。後續還有上千個官司等著孟山都。

看各家的報導,有兩點要注意。

1. 這除草劑的主要成分是glyphosate,在我國翻譯成嘉磷塞,在中國叫草甘膦。可惜不少媒體不察逕用草甘膦,這是不太妥當的。

2. 嘉磷塞除草劑已過了專利期,市面上有不少品牌。在種基改作物的國家,因為孟山都把基改種子與除草劑綁在一起賣,因此其產品叫做Roundup的還是大賣。當然其他外國品牌含嘉磷塞的也不少。

3.我國含嘉磷塞除草劑最有名的叫做年年春,但含春字的品牌也有30個。不含春字,但主成分也是嘉磷塞的約15()

參考:舊金山法院內孟山都不好過的一天孟山都告輸加州環保局間大審判孟山都六大罪狀孟山都左右嘉磷塞的安全評估描述不法孟山都的照片書籍孟山都檔案可上網下載孟山都檔案: Séralini 論文風波是孟山都在背後操控

  • 巴西種基改嘉磷塞污染母乳   18-08-12.2

經檢測,巴西Urucui地區媽媽的母乳,高達83.4%含有孟山都有名的除草劑嘉磷塞。遠在750公里外的Oeiras,雖非農業區,其百分比也這麼高,研究者推測,這個除草劑已經滲入地下水。Source

按,不太需要問母乳中嘉磷塞的濃度。因為嘉磷塞屬於內分泌干擾物(環境賀爾蒙),在很低的濃度下有可能造成神經系統的不正常(智商或動作能力的降低、發育障礙如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與泛自閉症),嬰兒神經系統正在發育,是最高風險的類群。

  • 非基改的抗病葡萄品種問世   18-08-12.3

法國政府厲行減農藥政策,重點會在葡萄園。法國葡萄面積占總作物面積的3%,但是農藥用量卻高達20%,主要用於防除白粉病、霜霉病。

法國國家農業研究院(INRA)屏除非基因改造技術,採用傳統雜交育種,將亞洲、美洲的抗病品種與歐洲品種的抗病性結合於一身,成功地推出四抗病品種,預期原本每年噴藥從18次降到一兩次,農藥用量可減少80-90%

不過有釀酒專家表示,這些新品種所釀的酒可能品質不對,或許會讓法國久喪失其地位。他認為,透過有機或生物動力農法,採用硫製劑或者精油,也可以應付病害。

不過其他的說法有點過份。他說,不同洲的葡萄品種雜交就好像人跟猴子交配一樣,並不自然,釀出來的酒是人為的、非自然的科學怪酒。

那四個品種釀出來的酒或許真的沒有那麼好,但從科技的角度,目前的傳統品種就算都是人為雜交出來的,遵循的仍然是自然法則。科學怪酒這個名詞應該留給基因改造出來的葡萄品種。Source

  • 中國抗輪點病基改木瓜失效   18-08-12.4

中國在2006年核准抗輪點病基改木瓜品種華農一號的生產販售。初期抗病性表現良好,不過2012年海南島開始出現華農一號的植株還是會感染輪點病毒,其後逐漸擴散到廣東。

南華農業大學的專家從20122016年間進行田間取樣研究,証實輪點病毒發生突變,導致抗輪點病基改木瓜失效。此外另外一種病毒,木瓜畸葉嵌紋病毒,也會讓華農一號得病。Source

  • 印度基改標示規範鬆造假多   18-08-05.1

印度法規規定基改食品需要標示,不過法規比較寬鬆,因此違反規定的情況相當嚴重。

位於新德里的科學與環境中心(Centre for Science and EnvironmentCSE)做了調查,發現食用油、包裝加工食品與嬰兒食品約有32%含基因改造成分,但是多數並沒有標示含基因改造。約15%偽稱為非基改。亞培嬰幼兒營養的兩種產品也含有基改成份。Source

按,我國基改標示的規範相當嚴格,食藥署每年也會做調查。去年調查結果顯示相關包裝食品中,160件只有一件的標示全符合規定(0.6%)。散裝食品94件中有兩件黃豆製品應標示卻沒有標示(2.1%),有一件黃豆製品錯誤(1.1%)

  • 中國市級政府檢驗基改種子   18-08-05.2

中國陝西省的寶雞市(面積約苗栗縣的10倍大) 設有種子管理站。該站在724日在三家種子公司,以及三間研究機構抽驗種子計3379份,都未發現含有基改成份。(不過看照片應該是使用簡單的速測法,準確度較差) Source

  • 川普政府基改政策比前朝鬆   18-08-05.3

應民間要求,美國政府決定2016年開始,在所有可以進行農耕的保護區將停止基改作物,以及禁止類尼古丁殺蟲劑。但現在川普政府卻反其道而行,要開放保護區可以重基改玉米、黃豆,以及使用類尼古丁殺蟲劑。首先就要開放50多處保護區。民間團體對此深表不滿。Source

  • 歐盟法院說基因編輯是基改   18-07-29.1

近年來號稱不需轉殖外來基因的基因編輯技術獲得重大突破,基改企業與學者一直宣稱此技術很精準,創造的來的品種與傳統育種相似,不應視為基因改造作物,因此不須加以特別管制。但是不少學者發現基因編輯還是會有許多意料外的突變產生,因此應視同基因改造。

歐盟鑒於雙方說法分歧,一直沒有做出決定。歐洲法院佐審官(Advocate-General)曾在一月底宣告其初步立場,認為基因編輯等新技術不需要視為基改,除非含有核酸重組或外源基因。

比利時生物技術研究所等不到官方確定的說法,因此從2016年就開始把基因編輯產生的玉米拿去做田間試驗,這是比國政府私下允許的

不過雖然在企業強力運作下,歐盟法院還是在725日裁決,基因編輯技術仍視為基因改造技術,其產品仍應先通過審核才能上市,上市後也需標示。

据說我國食藥署準備把基因編輯技術認為不是基因改造技術,希望這是誤傳。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草藥禍延鼠孫   18-07-29.2

不少研究指出嘉磷塞除草劑就算在允許值以下,對動物仍有長期性影響。世衛組織國際癌症研究所在2015年指出,嘉磷塞很可能令人致癌。三月份的研究論文指出,孕婦尿液中的嘉磷塞濃度高者,其懷孕期縮短的機率較高

最新的報告指出,嘉磷塞甚至於會影響到大鼠的孫輩。阿根廷是全球第三大基改作物種植國,嘉磷塞除草劑用得很多。國立Litoral大學研究者拿懷孕9天的母鼠做試驗,在飼料中添加嘉磷塞除草劑,一直到斷奶期。添加濃度有兩種,分別是每天每公斤體重給2以及200毫克的嘉磷塞。然後觀測一代與二代鼠的生殖狀況。

美國環保署設定,若每天每公斤體重攝取1毫克,一輩子都沒問題。而在阿根廷,攝取黃豆,嘉磷塞含量都在2毫克以上,環境中嘉磷塞含量也是在這個範圍。農藥企業根據其試驗,宣稱每天每公斤體重給1000毫克,對雌鼠無害。

試驗結果指出,母鼠懷孕到斷奶期間每天攝取嘉磷塞除草劑,並沒有顯示對胚胎有毒害,母鼠本身及其餵乳行為也都正常。所生下的女兒鼠(一代)體重沒有差異,青春期陰道展開也無異狀。

一代雌鼠雖然也可受孕,但是受精卵植床數較低,第二代鼠胚胎較輕較小,異常比率較高。在200毫克處理組,生下畸形鼠的機會較高。顯然企業的說法不正確。Source

  • 加拿大基改小麥污染有遺緒   18-07-29.3

加拿大某處路旁去年出現基改小麥,官方到今年614日才發布新聞,日本馬上在15日宣布暫停加拿大小麥的進口。韓國也在18日跟進。不過因為加國官方檢查不到出口小麥含有任何基改,因此627日韓國就宣布解除禁令。日本則遲到720日才解除。

不過直到現在,那個基改小麥到底是哪一個品系,是怎麼來的都還尚未找出答案。Source

  • 食藥薯不應限標非基改項目   18-07-22.1

食藥署擬限縮可標示為「非基因改造」食品的範圍,這是妨礙消費者知情權,請臨崖勒馬。

1.      我國目前允許上市的基改食物有五類:黃豆、玉米、棉花、油菜及甜菜。

2.      國際目前允許上市的基改食物有:除了黃豆、玉米、棉花、油菜、甜菜以外,還有鮭魚、稻米、馬鈴薯、亞麻、甘蔗、紅花、蘋果、杏李、木瓜、番茄、甜椒、茄子、菜豆、櫛瓜、苦苣、與苜蓿等計21類。

3.      我國食藥署目前對於可標為「非基改食品」的項目,就是上述21類的食物,以及含這21類食材的加工品。例如綠豆上市時不可以標「非基改綠豆」,因為綠豆全世界都還沒種植上市。

4.      食藥署準備修改實施細則,若通過修改的話,鮭魚及以下的15種作物,因為沒在我國申請核准過,因此就算是非基改的,將來在國內都「不可以」標為非基因改造。

5.      以蘋果為例,若蘋果不能標示為非基改,可能讓部分國人不知道有基改蘋果在國外某的地方上市,不想吃到基改食物的人因為不知情,所以不會提高警覺。

6.      請大家填寫反對意見:https://goo.gl/C31nJw

  • 木瓜育種傳統比基改更有用   18-07-22.2

看到農人如何預防木瓜生產過剩而滯銷的好新聞,不禁想到這個傳統育種勝過基改的故事。木瓜栽培很怕蚜蟲來叮,因為叮了以後會傳染輪點病病毒,木瓜就會生病無法有產出。在夏威夷是用基因改造技術製造抗病毒,我國農民則採用網室栽培,不但防蚜蟲兼防輪點病病毒,還可以拒絕其他害蟲入侵。

我國有教授研發基改木瓜,但不出幾年就失效,因為病毒有不少品系。後來他推出兩種病毒的基改木瓜,但沒有通過農委會的環境影響評估,因此還是不能夠在國內種。倒是台大園藝系的張老師與種苗改良繁殖塲合作,張老師蒐集許多木瓜品系,利用傳統雜交技術把分散在各品系,微小的抗病毒基因聚合在同一個品系內(這是很艱辛的過程),這個品系因為有許多微小的抗性基因,因此可以抗各種輪點病病毒品系,也不怕病毒發生突變。

這樣好的品種就算不用網室,也不染上輪點病。張老師退休前我問過他,那麼為何不趕快釋出推廣種植。張老師說,在國內推出這不怕染上輪點病的非基改品種,因為不需網室本較低,可能造成搶種導致木瓜價格崩盤。就算要推出也需要策略。 Source

  • 基因編輯會引起基因大丟失   18-07-22.3

越來越多研究證實基因編輯技術會導致意料外的突變,不像基改學者或公司所宣稱的那麼「精準」。

繼六月中,德國方與道禮-杜邦基改企業參與的研究顯示基因編輯有別於傳統育種之後,七月中另也有大學研究指出基因編輯利器CRISPR–Cas9會引發大量基因丟失,以及複雜的基因重新排列組合。因為這是用老鼠與人類與治療有關的細胞所進行的試驗,因此這個結果表示用基因編輯作為醫療用途需要謹慎,因為最嚴重的情況,可能會導致重要的基因被關掉或重新啟動。Source   論文  Source 2

  • 阿根廷有基因小孩新紀錄片   18-07-22.4

新紀錄片《基改小孩》出爐。這不是在說基改技術在試管培育出小孩,而是在描述若干媽媽挺身反基改來捍衛兒童。(有趣的是,專門講基改好處的紀錄片,《Food Evolution 食物的演化》正在我國上演,這個片子的訊息放在本文最後面)

1996年以後,阿根廷政府核准種抗除草劑基改黃豆,以及菸草,並且使用嘉磷塞除草劑,導致許多兒童受農藥之害。

片中訪問兩位醫師,Dr. Hugo Gomez Demaio是兒童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Dr. Mario Barrera是醫學院的神經外科醫生。兩位致力於探索嘉磷塞與DNA受損的關連。

另一位人物是獲得2012年高曼環境獎(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又稱綠色諾貝爾獎、環保金人獎)的家庭主婦Sofia Gatica。她家飽受外圍大農場農藥之苦,出生三天的女兒因而腎衰竭過世,兒子也因之癱瘓無法走路,因此結合當地婦女,成立「Ituzaingó媽媽」團體,希望阻止Ituzaingó農區濫用農藥,來維護兒童健康。

她在基改黃豆田地區致進行追蹤,要找出空中噴用嘉磷塞與癌症、腎臟病等的關連,也致力於反孟山都。

Ituzaingó媽媽」發現社區內四分三的兒童血液中測得出好幾種農藥以及重金屬。她們把結果交給政府,政府居然說只要簽名放棄追究引用水污染,政府就會改善水質。媽媽們飽受來自各處的侮辱和威脅,2007年還有人持槍威脅Gatica退出反對運動。

運動終於有成果,2008年阿根廷總統下令該國衛生部長調查Ituzaingó地區使用農藥的狀況。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醫學系也證實了農藥殘害公眾健康,証實了媽媽們的調查。

Gatica的努力下,市政通過法案,禁止Ituzaingó地區住宅2500米範圍內進行空中灑藥。最高法院更在2010年全面禁止在人口稠密區附近噴灑農藥,而且控告農藥傷害的舉證責任改為政府與大豆農人,一反過去受害者要舉證的缺失。

她們進一步到美國控告孟山都,在國內控到菸草商Philip Morris,緣由是明知嘉磷塞有毒,還非分別販賣、鼓勵使用。但是整國國家的嘉磷塞用量還致偏高,菸農還是不太了解農藥的傷害,媽媽們仍須努力。Source 1  Source 2  Source 3

按,還不知我們何麼時候可以看到《基改小孩》,不過《Food Evolution 食物的演化》正在強力推銷中。美國黃豆基金會撐腰的食物紀錄片鼓吹基改黃豆多麼好,那當然是可以理解的。以下見三篇對《食物的演化》紀錄片的說明: (2016)(2017)(2017)

  • 基改用的嘉磷塞與學術倫理   18-07-22.5

農藥的安全性研究若受到廠商的左右,那麼,政府所設定的把關不就很不可靠了?

最近兩邊期刊論文就在談嘉磷塞除草劑。這類除草劑是孟山都的農藥旗艦產品,在約2000年專利到期後,仍藉著基改種子賺農藥的大錢。

基改種子有85%都是可以忍受除草劑的,幾類抗除草劑基改種子中,可忍受嘉磷塞者其市佔率最大,孟山都賣基改種子時,就可以用契約的方式綁住農民,要農民買指定的嘉磷塞除草劑廠牌,形同右手賣種子,左手賣除草劑。

因此在世衛組織的癌症研究所宣稱嘉磷塞對人類很可能致癌的前後,可以想像孟山都有多麼緊張。然而緊張歸緊張,這家公司卻使出令人咋舌的手段來維護其利益。

這樣的事蹟向來都是民間團體(如美國的USRTKUS Right to Know)在評論,最近不同學者根據USRTK(向法院申請)要來的檔案,號稱「孟山都檔案Monsanto Papers」的,以及其他資料,先後在學期刊發表兩篇論文,

第一篇列舉孟山都透過代寫論文的學術槍手(ghostwriting)、干擾學術期刊的論文發表等利益衝突侵蝕學術倫理,以及左右聯邦主管機構等不當行為的證據文件。Source

第二篇專注於孟山都的透過學術界維護其利益,比起醫療界的腐敗有過之,而且在要求透明化的時代,這樣的干擾仍然持續。 Source

  • 基改用嘉磷塞的法院攻防戰   18-07-22.6

故甘迺迪總統的姪子,小羅伯甘迺迪在法庭內觀察孟山都案的攻防

小羅伯是美國環境法教授、律師以及環境運動者。

加州最高法院正在審查Dewayne Johnson vs Monsanto案件,務農者Johnson因患上非何杰金氏淋巴瘤,認為是長期使用嘉磷塞除草劑(品牌Roundup)所致,因此告上製造商孟山都。這是因為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2015年宣稱嘉磷塞很可能會讓人類罹患B細胞淋巴癌。

在開庭第七天,哥倫比亞大學腫瘤與流行病學專家,Alfred Neugut教授對上孟山都的律師George Lombardi

根據小羅伯的臉書,Neugut教授在法官面前描述了成堆的科學研究報告,指出該除草劑與非何杰金氏淋巴瘤有關。

Lombardi律師冗長地,不精確地描述Neugut教授之前的證詞,讓Neugut大喊 「不要誤用我的話」。

孟山都提供的報告,《Agricultural Health Study》認為證據顯示嘉磷塞很安全。Neugut上台批評該報告簡直比垃圾還不如,好像「用金磅秤去秤狗屎」,因為報告中問題太多,因此其結論不可靠。

之前Lombardi表示IARC這個科學機構的可信度不高,只找到一個不會致癌的物質(IARC has only found one substance to be non-carcinogenic),對此,Neugut批評Lombardi的說法簡直白痴,指出IARC 的任務不在找,而是去審查已經被認為可致癌的物質(IARC only reviews substances already thought to be cancerous)

Lombardi也說根據IARC 的公告,說咖啡也是被歸類在「很可能致癌」的項目中,因此不能說嘉磷塞就是元兇。這再度被Neugut罵白痴。教授指出,咖啡飲料所以被指可能會引發食道與胃部的癌症,是因為熱度的關係。他指出,科學研究已經確認熱飲與辣味可能引發食道與胃部的病變,某些亞洲人族群喝的咖啡飲料比西方人還要熱上30度,被認為與胃癌有高度相關。Source

  • 基因編輯基改技術有別傳統   18-07-14.1

基因編輯技術崛起,基改企業與學者一再強調基因編輯沒有轉外來基因,因此與傳統育種無異,不應視為基因改造技術,不需要審查,上市後也不用標示。

採預警原則的民間團一再認為,根據科學研究,基因編輯仍然會出現意料外結果,因此仍需視為基改技術。但都被基改企業與學者污衊為不科學。

好了,又有一篇報告指出基因編輯確實不同於傳統育種,更妙的是這個研究報告的七位作者中,兩個來自過去也認為基因編輯等同傳統育種的德國主管機關,聯邦消費者保護和食品安全辦公室(BVL),一個來自基改企業,道禮-杜邦公司。

主要不同處有:

1.      植物同一個基因常存在好幾套,用來預防隨機突變。傳統育種不會處理到所有的,總會留下一兩套,但基因編輯同時全部都加以改變。

2.      在傳統育種,基因體的改變不全然是逢機的,會受到自然基因調控的影響。雜交時,基因體某部份比其他部分會受到更大的影響。CRISPR-Cas基因編輯的改變基因的方式,在自然基因調控上是見不到的。

更有趣的是,過去基改企業與學者都說基因編輯沒有外來基因,因此無法檢測。但這篇論文指出,大多數的基因編輯產品還是會在DNA上留下一段特定的「簽名」,若研發者將這個被移除的(核甘酸序列)簽名加以公開,那麼在市塲上就可監測管控了。

奇怪的是,即使有此發現,但是德國主管機關BVL還是認為基因編輯若沒有轉殖外來基因,就不要用基因改造技術的管理方式去管理,理由是會妨礙到國際貿易。由於該研究的資金來自基改企業,因此文章中有這樣違反發現的建議是必然的。Source

  • 基改玉米飼料餵鼠可能傷胃   18-07-14.2

餵鼠試驗顯示殺蟲基改玉米可能傷胃。澳洲學者Carman團隊從美國農家拿到混合型基改玉米(MON863MON810NK603等三轉殖項,進行餵鼠試驗,對照組是澳洲本地非基改改玉米。MON863MON810各含不同的殺蟲Bt毒蛋白,MON810NK603還可以產生不一樣的淡白質來防止除草劑嘉磷塞的傷害。

經過6個月的試驗期,發現吃基改飼料的大鼠,胃部有若干癥狀顯示受傷。首先是胃上皮細胞緊密接合的程度受到影響,這可能導致微生物或蛋白質等較易由縫隙進入身體,造成感染、過敏等問題。

再者分泌胃酸的腺體會腫得比起對照組的大,腺體邊的細胞也會長得比較拉長。某些腺體成現異狀,這也可能是胃癌的前兆。平均而言,餵食基改玉米,胃部損傷程度比起對照組高出33%Source

按,Carman團隊在2013年也發現基改飼料讓豬胃發炎子宮膨大Carman團隊其他相關研究遠在1998Arpad Pusztai 因為發現基改馬鈴薯上老鼠胃部細胞不正常,而受到迫害去職。

  • 北愛爾蘭仍維持無基改農區   18-07-14.3

北愛爾蘭交通、氣候行動與環境部長表示,內閣已經核准不要種基改,讓國家繼續無基改農區的地位,維護北愛做為綠色、永續食物生產國的地位。

歐盟在2015年通過新法律(2015/412指令),基改公司申請種植,審核還是由歐盟進行,但是若蒙核准,個別會員國仍得以向歐盟申請選擇不要(opt-out)。目前已經有二十個會員國不要種基改。實際有在種基改玉米的只有四個國家,主要是西班牙,葡萄牙、捷克與斯洛伐克三國少量重植。Source

按,我國政府雖然沒有宣告禁種基改作物,但迄今仍未批准任何基改作物的種植,維持全國無基改農區的地位。國內目前有534個農場宣示不種基改作物。

  • 中國種業偷賣基改玉米種子   18-07-14.4

中國在深圳登記的山東登海種子公司(登海种业)承認出售非法基改玉米種子,並且也在中國西北方種植。該公司在75日表示,該公司在新疆鞏留縣的伊犁分公司的種子生產基地,被當地農業主管部門認為有違規種植情況而遭調查。公司副總經理已被當地公安機關拘留。

登海種子公司在20146月與的北京大北農生技公司簽訂合作協定,研發玉米非基改自交系 DH351 的基改工作。2016 10月,北京大北農把作好的基改DH351種子400粒交給該公司,公司用來繁殖了約50公斤基改DH351種子,並保存於種子庫。根據該公司的片面解釋,因內部管理問題,那50公斤基改種子被員工當作是非基改自交系 DH351,繁殖了12000公斤。直到2018 3月總公司才獲知此事,才把那12000公斤的基改種子轉到新疆鞏留縣的分公司進行封存,準備待國家核准生產後再行使用。沒想到在鞏留縣卻「誤種」了基改玉米種子達2590畝農地。

在這兩次的種植,登海種子公司皆均違反該國《農業基改生物安全管理條例》的相關規定,因此鞏留縣公安局介入調查。Source

  • 美基改標示食品公司有異見   18-07-07.1

美國是極少數先進國家沒有要求基改標示的。就算前年國會終於通過立法,農部遲到現在才提出方案供討論。

針對高級加工品部分,方案中並不需要標示。對此,連Unilever聯合利華、Hershey好時、Nestle雀巢都出面表示不滿,認為還是需要標示。

按,黃豆油、砂糖等高度加品都沒有DNA、蛋白質等公認的基改成分,直接拿市售產品也測不出是否來自基改原料,因此大多數國家的確不要求加以標示。有要求標示的只有歐盟與我國。

我國規定由基改黃豆、玉米所製造的黃豆油、醬油、玉米糖漿等產品都須要標示為基因改造,但可以加上不含基因改造成分等字。

致於管控,因為我國對基改產品有嚴格的追蹤追訴制度,廠商的進原料、出產品都需要保留紀錄,因此有疑問時是可能查出來的。

還有,美國農部的方案中所提出的基改標誌,居然是用笑臉在暗示消費者,基改產品是好的。此外,也提出一個新名詞bioengineered來取代美國人熟知的genetically engineered,或全球通行的genetically modified。對此,聯合利華也表示最好名稱沿用舊有的,標識成較為中性的。

不過不要以為聯合利華等大廠反性了,他們還是贊同方案中允許廠商只用QR code來標示基改。民間團體對此是相當不滿的,因為文字標基因改造,消費者容易看,不需智慧型手機。每樣都用手機花了幾分鐘才能知道是否為基改,根本是違反性、避重就輕。Source

  • 基改新技術企業反撲有內幕   18-07-07.2

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在2000年就通過生物安全議定書,作為各國管理基改生物的基礎,同年又禁止孟山都販賣轉殖了終結者基因的基改種子,這讓基改企業引以為戒。

本月份該公約在加拿大蒙特羅開會檢討合成生物學對生物安全的影響之際,卻傳出加拿大拒發簽證給布吉納法索Terre à Vie(生命之地)主席,Ali Tapsoba,他準備要發言反對釋放基因偏向(gene drive)所創造出來的瘧蚊。

這引起很多推測,因為基改企業已經花了大錢要推動基因偏向技術,準備用來掌握農業生產。美國軍方更用一億美元加以研究其軍事用途。

Ali Tapsoba案例只是企業反撲的個例,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的新報告指出,根據荷蘭官方的電子信件,可以看出企業、學者與若干官員如何勾結,企圖主導議程,弱化生物多樣性公約對於生物安全的把關。這些官員來自荷蘭、加拿大、巴西、宏都拉斯等國以及聯合國。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企業迫害學者案例詳論   18-07-07.3

違反學術倫理的事件在這這一二十年來,以生物科技領域最顯著,背後的原因不言可喻。

基改作物產品健康風險的研究爭議不少,但爭議的背後不是真理,而是企業利潤。就中,Seralini與同仁發表於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FCT)應該是最為激烈、最有名的。

已發表論文的內容有對有錯,有錯而被指出,作者可加以澄清,若發現有錯可以登載更改過的部份於後期。若有結論不夠確定,這是常態。通常只有在被發現有造假、竄改、抄襲等違反學術倫理的事情,論文才會被撤銷。

Seralini2012論文幾乎是首次長時期的用飼料餵食試驗來探討某基改玉米與除草劑嘉磷塞的健康風險,因此能發現兩者分別、或者合併,在餵食一年後顯示大暑出現毒性反應,而且意外地發現腫瘤也出現的比較多。

論文發表後引發基改陣營的大肆批評、攻訐,許多人寫信要求期刊裁撤該論文。FCT期刊不但不理,還讓Seralini再發表一篇長文,回覆近40條批評,一篇論文引發這樣鋪天蓋地的評論,可說空前。不過後來來了一位與孟山都有關係的副編輯,Richard Goodman,居然以結論不夠確定為主要理由(其他兩個已被Seralini答覆),加以裁撤。這引發許多學者的質疑,並且撰稿加以質疑。被裁撤的論文後來全文照刊於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

而該副編輯在2013-2015年期間,還明顯地歧視發現基改產品有健康風險的論文,直到他離職,FCT期刊才恢復常態。

英國學者Eva Novotny今年發表了一篇論文,詳細地把這個事件與後續發展加以陳述,並且在論文標題直陳裁撤事件背後的腐敗因子:「Retraction by corruption」。

文章很長,不少內容已摘譯,流水帳式地放在GMO面面觀

以下就只翻譯該長文的段落標題。

論文報導  論文全文下載

壹、前言

貳、孟山都 2004論文

2.1 試驗設計

2.2 結果

2.3 報告有問題

參、Seralini 2012論文

3.1  試驗設計

3.2  結果

3.2.1主要發現

3.2.2 死亡率與腫瘤的數據

肆、Seralini論文敵對的批評

4.1 位於倫敦的Science Media Centre (SMC)

4.2 致函給FCT編輯

4.3 孟山都的反應

4.4 更多的批評

4.5 法律訴訟案

伍、歐盟的主管機關EFSA

5.1  EFSA的判定

5.2  EFSA的背景

5.3  國際生命科學研究所(ILSI)

5.4  EFSAILSI的連接

5.5  EFSA的批判

陸、後續的長期性研究

柒、Seralini論文的答辯

7.1  作者對諸多批評的回覆

7.2  來自其他科學家的支持

捌、Seralini論文的裁撤

8.1 編輯的信函與出版者的聲明
8.2 裁撤的理由
8.3 編輯的利益衝突

玖、Richard Goodman的作為

9.1  生物科技副編輯的任用

9.2 與孟山都的電子信函來往

壹拾、     對裁撤的反應

10.1  Seralini及其團隊的反應

10.2  Loening的論文

10.3  其他人的反應

壹拾壹、 Seralini論文重新出版

壹拾貳、 FCT20132014年間刊印的基改論文

12.1 裁撤一篇論文

12.2 拒絕一篇論文

12.3  登刊一篇企業的論文

12.4  關於Zhang et al. 的論文

12.5  孟山都2004論文仍予保留

壹拾參、 (Richard Goodman離職後) FCT的改變

壹拾肆、 後續發展

14.1 實驗室用飼料的汙染

14.2 合作研究

壹拾伍、 孟山都檔案

壹拾陸、 討論

壹拾柒、 結論

  • 中國基改稻種污染巴基斯坦   18-07-01.1

近年來巴基斯坦從中國進口高產的雜交水稻種子,稻米栽培面積大幅提高,產量大為增加,光是稻米出口就比去年增加29%。但是海關查驗進口的種子,偶而會發現夾帶有基改稻種。中國學者研發基改水稻,迄今中國當局仍然不准生產,但是民間違法偷種的情況相當嚴重,因此外銷到巴基斯坦的稻種受到基改污染,也是相當可能的。

今年的海關查驗就檢查到中國進口稻種受到基改污染,因此予以查扣。由於三個檢查單位中只有兩個檢查出基改成分,另一個未檢出,因此中國大使館希望農部能在兩國專家都在的情況下再行檢測。巴國稻米外銷協會表示,在外銷的稻米中也出現過檢出基改而被退件的情事,因此要求政府合格的檢查室嚴加把關,避免傷害到稻米外銷。Source

  • 歐盟審查委員對基改有異議   18-07-01.2

鼓吹種基改作物的企業與學者都說,「基改食物不具健康風險」已經是科學家的共識了。實際上不少研究仍然顯示基改食物可能具有健康風險,不少學者也認為需要留意。最新的例子來自歐洲。

歐盟主管機構針對複合型基改作物,包括先正達Bt11 x MIR 162 x 1507 x GA21殺鱗翅目昆蟲與抗嘉磷塞、固殺草兩種除草劑的基改玉米(轉殖六個基因),以及Bt11 x 59122 x MIR604 x 1507 x GA21殺鱗翅目、鞘翅目兩類昆蟲與抗嘉磷塞、固殺草兩種除草劑的基改玉米(轉殖八個基因),給予的審查意見是不具健康風險。

但是審查委員中就有Jean-Michel Wal博士不以為然,認為這兩個複合型基改玉米的健康風險缺乏審慎的研究數據來審核。針對這樣的異議,主管機關將加以刊登,列為不同意見書。

Wal博士的異議是很有理由的,因為歐盟的審核只是根據單獨轉殖項(分別有四個與五個)的審查資料,例如Bt11MIR 1621507GA21分別都有進行過動物試驗,經過審核通過。但是審查機構認為既然分別都通過了,那麼複合起來也不會有健康風險,所以不需要針對複合型基改作物在進行風險評估試驗。(其實我國也是這樣進行複合型基改作物的審核)

但是這樣的審查方式不考慮那麼多個別轉殖項合在一起,是否會有加乘的雞尾酒效應,怪不得Wal博士提出異議了。可惜Wal博士的任期即將屆滿,無法續任。那麼這樣的聲音會不會就中斷呢?不過,就算無法繼任,這樣的聲音也不會消失,除非有很確切的科學證據,基改作物是否具健康風險,學術界還是沒有共識。 Source

  • 企業借害蟲恐嚇非洲種基改   18-07-01.3

秋行軍蟲(Spodoptera frugiperda)原生於美洲,會危害玉米、高梁、小米、稻米、落花生、大豆、馬鈴薯以及若干蔬菜。非洲在2016年首見於奈及利亞國際熱帶研究所(IITA)的玉米田,不久就發現許多非洲國家都 有其蹤跡。

跨國企業抓住這個機會,極力鼓吹非洲國家種基改玉米,特別是比爾蓋茲基金會所資助成立的Water Efficient Maize for Africa (WEMA)WEMA在肯亞、烏干達、莫三比克等國進行所謂抗旱、抗蟲的基改玉米,宣稱效果不錯。對此,美國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WEMA所屬非洲研究員、比爾基金會所成立的非洲農業科技基金會(AATF)、康乃爾大學,以及基改企業所組成的國際農業生物技術應用服務組織(ISAAA)紛紛加以背書,ISAAA甚至於恐嚇說,若不接受基改科技,「將步入飢餓的邊緣」。

不過,非洲生物多樣性中心(ACB)整理了在美洲(秋行軍蟲肆虐地區)所發表的報告,發現基改作物並沒有真正解決蟲害的問題,而害蟲在不少地方已經演化出抗性,導致基改特性失效。根據ACB的最新報告,ACB發函請ISAAA提供基改玉米在非洲可以避免危害的證據,但ISAAA卻不於理睬。WEMA的試驗結果也沒有在學術期刊上發表過。非洲生物多樣性中心表示,WEMA藉著剛出現的秋行軍蟲來作為在非洲推廣種植基改作物的敲門磚,簡直是重演木馬屠城記。他們表示各類生態農法,包括間作、推拉農法以及綜合病蟲害防治法等,在非洲都已證實有效,非洲政府要推廣的就是這累積於整體性的政策。Source

  • 澳洲通過工業用的基改紅花   18-07-01.4

澳洲政府核准一項紅花(Carthamus tinctoriussafflower)基改品系的商業生產。此基改品系是用RNA干擾技術防止油酸轉化成亞麻油酸,因此紅花籽脂肪酸內的油酸成分高達92%,可提煉作為工業用途,不是作為食用,但榨油後的粕可以當作飼料。 Source

******************

2018(上)  2017(下)  2017(上)  2016(下)  2016(上)  2015(下) 2015(上)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