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小孩漫畫    2004基改講座    2005基改環境風險座談    2005基改食品安全座談  GMO面面觀網站  2011基改論 壇
2009基改演講台語版   殺戮農場--餵養企業化農場的戰爭     基因改造作物 台語十二講  (YouTube)  
除草劑嘉磷塞的健康風險           法國Séralini事件詳錄

 按我進入 拒買拒吃飼料級黃豆製品 行動專頁         
參考資料書包

「基因編輯」還是要視為「基因改造」

 

(公視有話好說) 基改馬鈴薯申請來台!

訊息日日新 2018

  • 基因編輯基改技術有別傳統   18-07-14.1

基因編輯技術崛起,基改企業與學者一再強調基因編輯沒有轉外來基因,因此與傳統育種無異,不應視為基因改造技術,不需要審查,上市後也不用標示。

採預警原則的民間團一再認為,根據科學研究,基因編輯仍然會出現意料外結果,因此仍需視為基改技術。但都被基改企業與學者污衊為不科學。

好了,又有一篇報告指出基因編輯確實不同於傳統育種,更妙的是這個研究報告的七位作者中,兩個來自過去也認為基因編輯等同傳統育種的德國主管機關,聯邦消費者保護和食品安全辦公室(BVL),一個來自基改企業,道禮-杜邦公司。

主要不同處有:

1.      植物同一個基因常存在好幾套,用來預防隨機突變。傳統育種不會處理到所有的,總會留下一兩套,但基因編輯同時全部都加以改變。

2.      在傳統育種,基因體的改變不全然是逢機的,會受到自然基因調控的影響。雜交時,基因體某部份比其他部分會受到更大的影響。CRISPR-Cas基因編輯的改變基因的方式,在自然基因調控上是見不到的。

更有趣的是,過去基改企業與學者都說基因編輯沒有外來基因,因此無法檢測。但這篇論文指出,大多數的基因編輯產品還是會在DNA上留下一段特定的「簽名」,若研發者將這個被移除的(核甘酸序列)簽名加以公開,那麼在市塲上就可監測管控了。

奇怪的是,即使有此發現,但是德國主管機關BVL還是認為基因編輯若沒有轉殖外來基因,就不要用基因改造技術的管理方式去管理,理由是會妨礙到國際貿易。由於該研究的資金來自基改企業,因此文章中有這樣違反發現的建議是必然的。Source

  • 基改玉米飼料餵鼠可能傷胃   18-07-14.2

餵鼠試驗顯示殺蟲基改玉米可能傷胃。澳洲學者Carman團隊從美國農家拿到混合型基改玉米(MON863MON810NK603等三轉殖項,進行餵鼠試驗,對照組是澳洲本地非基改改玉米。MON863MON810各含不同的殺蟲Bt毒蛋白,MON810NK603還可以產生不一樣的淡白質來防止除草劑嘉磷塞的傷害。

經過6個月的試驗期,發現吃基改飼料的大鼠,胃部有若干癥狀顯示受傷。首先是胃上皮細胞緊密接合的程度受到影響,這可能導致微生物或蛋白質等較易由縫隙進入身體,造成感染、過敏等問題。

再者分泌胃酸的腺體會腫得比起對照組的大,腺體邊的細胞也會長得比較拉長。某些腺體成現異狀,這也可能是胃癌的前兆。平均而言,餵食基改玉米,胃部損傷程度比起對照組高出33%Source

按,Carman團隊在2013年也發現基改飼料讓豬胃發炎子宮膨大Carman團隊其他相關研究遠在1998Arpad Pusztai 因為發現基改馬鈴薯上老鼠胃部細胞不正常,而受到迫害去職。

  • 北愛爾蘭仍維持無基改農區   18-07-14.3

北愛爾蘭交通、氣候行動與環境部長表示,內閣已經核准不要種基改,讓國家繼續無基改農區的地位,維護北愛做為綠色、永續食物生產國的地位。

歐盟在2015年通過新法律(2015/412指令),基改公司申請種植,審核還是由歐盟進行,但是若蒙核准,個別會員國仍得以向歐盟申請選擇不要(opt-out)。目前已經有二十個會員國不要種基改。實際有在種基改玉米的只有四個國家,主要是西班牙,葡萄牙、捷克與斯洛伐克三國少量重植。Source

按,我國政府雖然沒有宣告禁種基改作物,但迄今仍未批准任何基改作物的種植,維持全國無基改農區的地位。國內目前有534個農場宣示不種基改作物。

  • 中國種子偷賣基改玉米種子   18-07-14.4

中國在深圳登記的山東登海種子公司(登海种业)承認出售非法基改玉米種子,並且也在中國西北方種植。該公司在75日表示,該公司在新疆鞏留縣的伊犁分公司的種子生產基地,被當地農業主管部門認為有違規種植情況而遭調查。公司副總經理已被當地公安機關拘留。

登海種子公司在20146月與的北京大北農生技公司簽訂合作協定,研發玉米非基改自交系 DH351 的基改工作。2016 10月,北京大北農把作好的基改DH351種子400粒交給該公司,公司用來繁殖了約50公斤基改DH351種子,並保存於種子庫。根據該公司的片面解釋,因內部管理問題,那50公斤基改種子被員工當作是非基改自交系 DH351,繁殖了12000公斤。直到2018 3月總公司才獲知此事,才把那12000公斤的基改種子轉到新疆鞏留縣的分公司進行封存,準備待國家核准生產後再行使用。沒想到在鞏留縣卻「誤種」了基改玉米種子達2590畝農地。

在這兩次的種植,登海種子公司皆均違反該國《農業基改生物安全管理條例》的相關規定,因此鞏留縣公安局介入調查。Source

  • 美基改標示食品公司有異見   18-07-07.1

美國是極少數先進國家沒有要求基改標示的。就算前年國會終於通過立法,農部遲到現在才提出方案供討論。

針對高級加工品部分,方案中並不需要標示。對此,連Unilever聯合利華、Hershey好時、Nestle雀巢都出面表示不滿,認為還是需要標示。

按,黃豆油、砂糖等高度加品都沒有DNA、蛋白質等公認的基改成分,直接拿市售產品也測不出是否來自基改原料,因此大多數國家的確不要求加以標示。有要求標示的只有歐盟與我國。

我國規定由基改黃豆、玉米所製造的黃豆油、醬油、玉米糖漿等產品都須要標示為基因改造,但可以加上不含基因改造成分等字。

致於管控,因為我國對基改產品有嚴格的追蹤追訴制度,廠商的進原料、出產品都需要保留紀錄,因此有疑問時是可能查出來的。

還有,美國農部的方案中所提出的基改標誌,居然是用笑臉在暗示消費者,基改產品是好的。此外,也提出一個新名詞bioengineered來取代美國人熟知的genetically engineered,或全球通行的genetically modified。對此,聯合利華也表示最好名稱沿用舊有的,標識成較為中性的。

不過不要以為聯合利華等大廠反性了,他們還是贊同方案中允許廠商只用QR code來標示基改。民間團體對此是相當不滿的,因為文字標基因改造,消費者容易看,不需智慧型手機。每樣都用手機花了幾分鐘才能知道是否為基改,根本是違反性、避重就輕。Source

  • 基改新技術企業反撲有內幕   18-07-07.2

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在2000年就通過生物安全議定書,作為各國管理基改生物的基礎,同年又禁止孟山都販賣轉殖了終結者基因的基改種子,這讓基改企業引以為戒。

本月份該公約在加拿大蒙特羅開會檢討合成生物學對生物安全的影響之際,卻傳出加拿大拒發簽證給布吉納法索Terre à Vie(生命之地)主席,Ali Tapsoba,他準備要發言反對釋放基因偏向(gene drive)所創造出來的瘧蚊。

這引起很多推測,因為基改企業已經花了大錢要推動基因偏向技術,準備用來掌握農業生產。美國軍方更用一億美元加以研究其軍事用途。

Ali Tapsoba案例只是企業反撲的個例,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的新報告指出,根據荷蘭官方的電子信件,可以看出企業、學者與若干官員如何勾結,企圖主導議程,弱化生物多樣性公約對於生物安全的把關。這些官員來自荷蘭、加拿大、巴西、宏都拉斯等國以及聯合國。Source 1   Source 2

  • 基改企業迫害學者案例詳論   18-07-07.3

違反學術倫理的事件在這這一二十年來,以生物科技領域最顯著,背後的原因不言可喻。

基改作物產品健康風險的研究爭議不少,但爭議的背後不是真理,而是企業利潤。就中,Seralini與同仁發表於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FCT)應該是最為激烈、最有名的。

已發表論文的內容有對有錯,有錯而被指出,作者可加以澄清,若發現有錯可以登載更改過的部份於後期。若有結論不夠確定,這是常態。通常只有在被發現有造假、竄改、抄襲等違反學術倫理的事情,論文才會被撤銷。

Seralini2012論文幾乎是首次長時期的用飼料餵食試驗來探討某基改玉米與除草劑嘉磷塞的健康風險,因此能發現兩者分別、或者合併,在餵食一年後顯示大暑出現毒性反應,而且意外地發現腫瘤也出現的比較多。

論文發表後引發基改陣營的大肆批評、攻訐,許多人寫信要求期刊裁撤該論文。FCT期刊不但不理,還讓Seralini再發表一篇長文,回覆近40條批評,一篇論文引發這樣鋪天蓋地的評論,可說空前。不過後來來了一位與孟山都有關係的副編輯,Richard Goodman,居然以結論不夠確定為主要理由(其他兩個已被Seralini答覆),加以裁撤。這引發許多學者的質疑,並且撰稿加以質疑。被裁撤的論文後來全文照刊於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

而該副編輯在2013-2015年期間,還明顯地歧視發現基改產品有健康風險的論文,直到他離職,FCT期刊才恢復常態。

英國學者Eva Novotny今年發表了一篇論文,詳細地把這個事件與後續發展加以陳述,並且在論文標題直陳裁撤事件背後的腐敗因子:「Retraction by corruption」。

文章很長,不少內容已摘譯,流水帳式地放在GMO面面觀

以下就只翻譯該長文的段落標題。

論文報導  論文全文下載

壹、前言

貳、孟山都 2004論文

2.1 試驗設計

2.2 結果

2.3 報告有問題

參、Seralini 2012論文

3.1  試驗設計

3.2  結果

3.2.1主要發現

3.2.2 死亡率與腫瘤的數據

肆、Seralini論文敵對的批評

4.1 位於倫敦的Science Media Centre (SMC)

4.2 致函給FCT編輯

4.3 孟山都的反應

4.4 更多的批評

4.5 法律訴訟案

伍、歐盟的主管機關EFSA

5.1  EFSA的判定

5.2  EFSA的背景

5.3  國際生命科學研究所(ILSI)

5.4  EFSAILSI的連接

5.5  EFSA的批判

陸、後續的長期性研究

柒、Seralini論文的答辯

7.1  作者對諸多批評的回覆

7.2  來自其他科學家的支持

捌、Seralini論文的裁撤

8.1 編輯的信函與出版者的聲明
8.2 裁撤的理由
8.3 編輯的利益衝突

玖、Richard Goodman的作為

9.1  生物科技副編輯的任用

9.2 與孟山都的電子信函來往

壹拾、     對裁撤的反應

10.1  Seralini及其團隊的反應

10.2  Loening的論文

10.3  其他人的反應

壹拾壹、 Seralini論文重新出版

壹拾貳、 FCT20132014年間刊印的基改論文

12.1 裁撤一篇論文

12.2 拒絕一篇論文

12.3  登刊一篇企業的論文

12.4  關於Zhang et al. 的論文

12.5  孟山都2004論文仍予保留

壹拾參、 (Richard Goodman離職後) FCT的改變

壹拾肆、 後續發展

14.1 實驗室用飼料的汙染

14.2 合作研究

壹拾伍、 孟山都檔案

壹拾陸、 討論

壹拾柒、 結論

  • 中國基改稻種污染巴基斯坦   18-07-01.1

近年來巴基斯坦從中國進口高產的雜交水稻種子,稻米栽培面積大幅提高,產量大為增加,光是稻米出口就比去年增加29%。但是海關查驗進口的種子,偶而會發現夾帶有基改稻種。中國學者研發基改水稻,迄今中國當局仍然不准生產,但是民間違法偷種的情況相當嚴重,因此外銷到巴基斯坦的稻種受到基改污染,也是相當可能的。

今年的海關查驗就檢查到中國進口稻種受到基改污染,因此予以查扣。由於三個檢查單位中只有兩個檢查出基改成分,另一個未檢出,因此中國大使館希望農部能在兩國專家都在的情況下再行檢測。巴國稻米外銷協會表示,在外銷的稻米中也出現過檢出基改而被退件的情事,因此要求政府合格的檢查室嚴加把關,避免傷害到稻米外銷。Source

  • 歐盟審查委員對基改有異議   18-07-01.2

鼓吹種基改作物的企業與學者都說,「基改食物不具健康風險」已經是科學家的共識了。實際上不少研究仍然顯示基改食物可能具有健康風險,不少學者也認為需要留意。最新的例子來自歐洲。

歐盟主管機構針對複合型基改作物,包括先正達Bt11 x MIR 162 x 1507 x GA21殺鱗翅目昆蟲與抗嘉磷塞、固殺草兩種除草劑的基改玉米(轉殖六個基因),以及Bt11 x 59122 x MIR604 x 1507 x GA21殺鱗翅目、鞘翅目兩類昆蟲與抗嘉磷塞、固殺草兩種除草劑的基改玉米(轉殖八個基因),給予的審查意見是不具健康風險。

但是審查委員中就有Jean-Michel Wal博士不以為然,認為這兩個複合型基改玉米的健康風險缺乏審慎的研究數據來審核。針對這樣的異議,主管機關將加以刊登,列為不同意見書。

Wal博士的異議是很有理由的,因為歐盟的審核只是根據單獨轉殖項(分別有四個與五個)的審查資料,例如Bt11MIR 1621507GA21分別都有進行過動物試驗,經過審核通過。但是審查機構認為既然分別都通過了,那麼複合起來也不會有健康風險,所以不需要針對複合型基改作物在進行風險評估試驗。(其實我國也是這樣進行複合型基改作物的審核)

但是這樣的審查方式不考慮那麼多個別轉殖項合在一起,是否會有加乘的雞尾酒效應,怪不得Wal博士提出異議了。可惜Wal博士的任期即將屆滿,無法續任。那麼這樣的聲音會不會就中斷呢?不過,就算無法繼任,這樣的聲音也不會消失,除非有很確切的科學證據,基改作物是否具健康風險,學術界還是沒有共識。 Source

  • 企業借害蟲恐嚇非洲種基改   18-07-01.3

秋行軍蟲(Spodoptera frugiperda)原生於美洲,會危害玉米、高梁、小米、稻米、落花生、大豆、馬鈴薯以及若干蔬菜。非洲在2016年首見於奈及利亞國際熱帶研究所(IITA)的玉米田,不久就發現許多非洲國家都 有其蹤跡。

跨國企業抓住這個機會,極力鼓吹非洲國家種基改玉米,特別是比爾蓋茲基金會所資助成立的Water Efficient Maize for Africa (WEMA)WEMA在肯亞、烏干達、莫三比克等國進行所謂抗旱、抗蟲的基改玉米,宣稱效果不錯。對此,美國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WEMA所屬非洲研究員、比爾基金會所成立的非洲農業科技基金會(AATF)、康乃爾大學,以及基改企業所組成的國際農業生物技術應用服務組織(ISAAA)紛紛加以背書,ISAAA甚至於恐嚇說,若不接受基改科技,「將步入飢餓的邊緣」。

不過,非洲生物多樣性中心(ACB)整理了在美洲(秋行軍蟲肆虐地區)所發表的報告,發現基改作物並沒有真正解決蟲害的問題,而害蟲在不少地方已經演化出抗性,導致基改特性失效。根據ACB的最新報告,ACB發函請ISAAA提供基改玉米在非洲可以避免危害的證據,但ISAAA卻不於理睬。WEMA的試驗結果也沒有在學術期刊上發表過。非洲生物多樣性中心表示,WEMA藉著剛出現的秋行軍蟲來作為在非洲推廣種植基改作物的敲門磚,簡直是重演木馬屠城記。他們表示各類生態農法,包括間作、推拉農法以及綜合病蟲害防治法等,在非洲都已證實有效,非洲政府要推廣的就是這累積於整體性的政策。Source

  • 澳洲通過工業用的基改紅花   18-07-01.4

澳洲政府核准一項紅花(Carthamus tinctoriussafflower)基改品系的商業生產。此基改品系是用RNA干擾技術防止油酸轉化成亞麻油酸,因此紅花籽脂肪酸內的油酸成分高達92%,可提煉作為工業用途,不是作為食用,但榨油後的粕可以當作飼料。 Source

******************

2018(上)  2017(下)  2017(上)  2016(下)  2016(上)  2015(下) 2015(上)  2014(下)  2014(上)  2013(下)  2013(上)   2012(下)  2012(上)  2011(下)  2011(上)  2010(下)   2010(上)   2009(下)   2009(上)   2008(下)   2008(上)  2007(下)  2007(上)  2006(下)  2006(上)   2005(下)   2005(上)   2004(下)   2004 (上)  2003